綴白裘/八/安天會

Top / 綴白裘 / / 安天會

安天會

北餞

(外上)七寸瀟湘管。(末上)三分玉兔毫。(付上)落在文人手。(丑上)猶如斬將刀。(外)某徐勣。(末)某杜如晦。(付)某殷開山。(丑)某程咬金。(衆合)請了。(外)今有大唐師父往西天五印度求取三藏金經,奉俺聖人命令,着一十八路總管都在十里長亭餞行發路,怎麼這時候還不見尉遲老將軍到來?(衆)想必就來也。(淨嗽上)某覆姓尉遲,名,字敬德,乃朔州善陽人也。今有大唐師父往西天五印度求取三藏金經,奉俺聖人命令,着俺家一十八路總管多在那十里長亭餞行發路。某須索走遭也。(衆)老將軍請了。(淨)吓,列位請了。(衆)老將軍為何來遲?(淨)吓,列位吓!

【點絳唇】一來為帝主親差。

(衆)二來呢?(淨)

二來為老夫年邁。

(衆)我等多要持齋戒了。(淨)

持齋戒,只將這香火安排。(合)送師父,臨郊外。

(衆)遠遠望見長旛寶蓋,想必師父來也。(淨)呀!

【混江龍】遙望見長旛和那寶蓋。

(衆)那些軍民百姓,好不熱鬧!(淨)

見軍民百姓多也鬧垓垓,這一行兒騎從,蕩散了滿面塵埃。坐下馬,如同流水急。俺心裏想是朔風來。俺這裏按幞頭,挪玉帶。(老旦上)(淨)見師父,禪心倚定,師父將慧眼落得個忙開。

(老旦)一鉢千家飯,身穿百衲衣。貧僧有何德能,敢勞衆位公卿遠遠相送?(衆)不敢。(老旦)此位莫非就是尉遲老將軍麼?(淨)不敢吓不敢。(老旦)久聞老將軍東蕩西馳,南征北討,定下六十四處烟塵,擅改一十八家年號;貧僧只看得幾卷經文佛法,不知老將軍陣上的威風,天色尙早,請老將軍試說一遍,貧僧洗耳恭聽。(淨)師父若不嫌絮煩,待某家試說這麼一遍。(老旦)願聞。(淨)

【油葫蘆】十八處多將年號改。我扶立起這世界。

(老旦)可曾殺生害命麼?(淨)

師父道俺殺生害命,可也罪何該!想當日尉遲恭怎想到今日裏個持齋戒?今日個謝吾師,恁便超度了俺這十宰。俺這裏便整頓了布袍,拂了土垓,就在那塵埃中展脚可便也舒腰拜。(衆合)望師父特地親取一個法名來。

(老旦)要貧僧取法名麼?就取名慧善慧能慧智慧聰慧信。恁孩兒尉遲寶靈,待貧僧取經回來,一個個與你們摩頂受戒便了。(衆)多謝師父。(淨)

【天下樂】救度俺衆生的們,可便離了苦海。師父恁便虔也麼心,我可也無掛碍,只按着救苦救難的這觀自在

(老旦)參得透?(淨)

參得透,色卽是空。

(老旦)參不透?(淨)

參不透,空卽是色。師父那片修行心,可便也有甚麼的歹?

(老旦)那南御園交鋒,勤王救駕一事,貧僧不知,天色尙早,再請老將軍試說一遍。(淨)這節事也非為別的而起。(老旦)端為着誰來?(淨)哪!

【後庭花】多只為病秦瓊,他狠利害;皆因是尉遲恭,年老邁。我想那一日相約定,相約定,這多是杜如晦使的計策!〔老夫聞言聽罷,〕忿氣可也滿胸懷。這多是家,家的十宰。那一日,鼓不擂,鑼不篩,箭不發,甲也怎生披?只聽得耳根裏報將來:御菓園暗計排。(衆合)御菓園暗計排。(淨)

【青歌兒】堪恨那無知,無知的潑賴!我見一人倒在,倒在得這塵埃。

(老旦)倒在塵埃的是誰?(淨)那年五月五日蕤賓佳節,借那南御園改作御菓園,他弟兄三人做一個插柳會。(老旦)那三人?(淨)第一建成。(老旦)第二呢?(淨)元吉。(老旦)第三呢?(淨)第三乃是吾主。他遶着御園連轉三次,離百步之外竪一高竿,高竿之上掛一金錢,要射中金錢之眼。(老旦)可曾射?(淨)那時吾主在飛魚袋內挽一張梢不長,靶不短,拽得硬,射得遠,銅胎鐵靶叱咤的寶雕弓。(老旦)好弓也!(淨)在走獸壺中拔一技撚一撚,轉千遭,水銀灌桿,叮叮噹噹,百步穿楊棗子狼牙箭。(老旦)好箭也!(淨)扭入硃紅扣,搭上紫金批,左手推靶,右手兜絃:左手推靶,似挺彈臺;右手兜絃,如抱嬰孩;弓開如半輪秋月,箭發似一點寒星。那箭無不發,發無不中,中無不倒,倒無不死。他就颼,颼,颼,連射三箭。(老旦)可曾射着?(淨)正中那金錢之眼。(老旦)好神箭也!(淨)那時吾主就扭項回頭看他二人賣弄那家的武藝;不道建成就起不良之心,他就掣劍在手,欲傷吾主。(老旦)可曾傷?(淨)不道那劍有些戀鞘;那元吉就把弓來打。(老旦)可曾打着?(淨)又被花枝兒抓住。(老旦)阿彌陀佛,聖天子百靈相助。(衆)大將軍八面威風!(淨笑介)哈,哈,哈!不敢吓不敢。(老旦)那時老將軍在于何處?(淨)那時某家在澄清澗洗馬,忽有軍士來報,說主公有難,速往救駕,那時嚇得某家人不及甲,馬不及鞍,只得剗馬單鞭趕至御菓園高叫一聲:『呔!勿傷吾主!勿傷吾主!』不道建成元吉見了某家,也就害慌了。(老旦)見了老將軍這等威嚴,也不怕他不慌。(淨)有詩為證:『建成元吉失霜鋒,頃刻英雄一夢中。不是尉遲鞭在手,(衆合)誰人搭救聖明公?』(淨)那時被某家扢搭的一把扯住了他的獅蠻寶帶,滴溜溜滾下馬來。

我就脚踹着他胸懷,脚踹着他胸懷,却叫他怎生樣的䦛䦟。叵耐寒才使的計策,便把那人殺害怒氣可也滿胸懷!老微臣,唿喇喇,一騎馬兒趕將來,颼一鞭兒,(衆合)打碎了他的天靈蓋!

(老旦)天色已晚,貧僧趲路去也。(衆)我等再送師父一程。(老旦)不消了。(衆合)

【尾】百忙裏修行大善,性兒分毫不改。梵王宮將金經取回來。望師父徐徐而去。(老旦下)(淨)早早兒的歸來!

(淨笑同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