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八/尋親記

Top / 綴白裘 / / 尋親記

尋親記

前索

(生上)

【引】雙眉顰皺,問天公,何事令人不偶?(旦上)九萬鵬程須展,五百青蚨那有?

(見介)(生)二月賣新絲,五月糶新穀。醫得眼前瘡,剜却心頭肉。(旦)官人,你為何道此幾句?(生)只為前日被官司差我做夫,無錢使用,着你到員外家借了兩錠生錢,如今連本算來,那得許多還他?(旦)官人,別人家欠了一二百錠,不似你這般煩惱;我和你只借得兩錠,何必如此愁悶?況那員外幾次說不要利錢。(生)咳!娘子,你說那裏話?自古『吃酒圖醉,放債圖利。』那些做財主的,巴不得日日加些利錢。你怎麼說他不要?

【雁過聲】思之,這一籌,朝夕為此躭生受。我身衣口食,尙且不能夠;許多錢,終不便干休。

(旦)官人,那有干休之理?(生)

他來錢索時,敎我如何措手?

(旦)官人,他來取討,只得轉個限期便了。(生)

你也不會思前幷算後,過了一日又添上一日利。(旦)〔官人,〕早難道今日愁來明日愁?

(丑隨末上)欲將頰舌說姣娥,未審姣娥意若何?只怕紅粉無情留意少,青蚨有數謾塡多。自家張千,奉員外之命,到家索債。此間已是他門首。小厮叫一聲。(丑)噢。阿有囉個拉裏?(生)是那個?(丑)我俚是員外厾。(生)咳!娘子,纔講得過,那討債的就來了。(旦)呀!也未該月。(生)便是。你進去看茶。(旦)曉得。(下)(生出見介)吓,足下何來?(末)小子是前街員外家。(生)莫非掌事哥麼?(末)不敢。(生)失迎。裏面請坐。(末)官人先請,小子隨後。(生)家下。(末進介)請轉了。(末)這個怎敢麼?(生)自然的。(末)吓,從命了。官人拜揖。(生)掌事哥。(揖介)請坐。(末)官人府上怎麼敢坐?(生)豈有此理。(末)如此,大胆吿坐了。(生)掌事哥何來?(末)方纔在東莊討些小賬回來,在此經過,小厮說此是官人府上,故此特來叩拜。(生)承顧了。(末)不敢。(生)娘子看茶來。(末)不消賜茶。(生)自然要奉一盃。(末)敢問官人前日這節訟事完了麼?(生)學生沒有什麼訟事吓。(末)是這個黃河水決的事體。(生)吓!這節事完了。(末)那官府好沒分曉。秀才官人是朝廷作養人才,怎麼也報了夫?(生)便是。從天降此一禍。(末)況且生員吏役,都是免差的。這也糊塗得緊!(生)這也不干官府之事,都是那些手下人作弊,所以如此。(末)是吓。這節事,官人用了多少銀子?(生)咳!掌事哥,不要說起,足足費了兩錠。(末)吓!這也還好。我那裏有個做小本經紀的也報了做夫。(生)吓!也報了夫?不知用了多少?(生)他比官人便多,足足費了四五錠還不止。(丑)阿爹,轉灣頭荳腐店裏也報子做夫,兩個小猪纔把俚厾捉子去哉。(生)咳!苦死他,苦死他!若在學生身上,一發當不起了!(末)便是。吿辭了。(生)豈有此理。自然要奉茶。娘子快些拿茶出來。(末)呀!小子倒忘了:員外,院君說前日娘子來,多多簡慢了。(生)好說。前日多蒙院君十分相待,員外慨然應付,又蒙掌事哥再四周旋,一發謝之不盡。(末)豈敢。倒是官人講起,在下纔敢說。官人所借的銀子,旣然只用得兩錠,餘下的何不還了我家員外,也省些利錢?(生)吓!借了兩錠,用了兩錠,那有餘下?(末)兩錠敢怕不止吓?(生)呀!只得兩錠。(末)這個連小子也不曉得。前日員外偶然提起對小子說:『某,若到該月,可到後街官人家去取本錢二十錠,利錢不消算得。』(生)呀!豈有此理。多蒙員外慷慨,借我兩錠生錢,以濟燃眉,怎麼說是二十錠?或者不是我家。(末)官人,小子此來原不為取債,況且又未該月,是小子多講。吿辭了。(生)呀!掌事哥,旣蒙降舍,又承問及此事,一定要講個明白。(末)這也不難,小子有賬在此,看一看就是了。(生)有賬在此,絕妙的了。(末)小厮取那總賬過來。(丑)噢。(取賬末看介)在這裏了。貴表是維翰?(生)是維翰。(末)二月裏借的。(生)是二月裏借的。(末)不差,是二十錠。(生看介)呀!掌事哥,這個小賬是沒用的。學生借銀子的時節,自有親筆文契在府上。(末)文契麼,不知可在這裏?小厮取這些文契來看。(丑)噢。阿爹,個張阿是?(末)不是。(丑)個張只怕是哉。(末)正是他。(生)在這裏麼?(末)在此。官人尊諱是?是羽毛的羽字?(生)正是。(末)我說不差的,文契上也是二十錠。(生)借我一看。(末)請站遠些。(生)咳!我不是這樣人。(末)不是吓,君子小人不同。小厮取過了。(丑應,收過介)(生)哎喲!掌事哥,還有一說:前日這個銀子原是我房下來借的,待我問他。若是兩錠,只還兩錠;果是二十錠,就還二十錠。請坐了。(末)說得有理。(生)吓!娘子快來!(旦內)茶就有了。(生)不是。娘子你出來。(旦上)(生)娘子,我且問你:前日你到員外家借多少銀子?(旦)就是用的這兩錠了。(生)我說再不差的,怎麼掌事哥說是二十錠?(旦)二十錠敢不是我家?想是記差了。(生)我也是這等說,待我再去問他。娘子,你去看茶來。(旦虛下)(生思介)阿呀!娘子!(旦上)怎麼說?(生)走來。前日那文契是空頭的,借了銀子,可曾塡上數目?(旦作思,哭介)阿呀!天吓!因你有事在身,心忙意亂,不曾塡得。(生)呀呸!好,好個不要利錢!如今頓添上十倍了!

【女冠子】我妻借錢將文約去,誰知道中他謀計?虛塡二十錠來胡取,你還道是不收利!

吓!掌事哥,你去多多上覆你家員外:

說君子愛財,取之有理;人惡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合)到今敎人怎生區處?

我不管,你自去回他!好個不要利錢!(旦)掌事哥。(末)娘子拜揖。前日簡慢了,院君多多致意。(旦)好說。掌事哥,前日奴家來借銀子,文契原是空頭的;因心上有事,失塡數目,怎麼你家員外欺心,塡上二十錠?煩你上覆一聲:若是兩錠,該月加利奉還;若是二十錠,分文也沒有了。(生)走進去!若兩錠,一倂送還;二十錠是分文沒有了,但憑你家怎麼樣!(末)官人不須着惱,我家員外生錢也是難借的,最少說些,也有幾萬賬目在外,若是都像你每夫妻喬相埋怨,終不然罷了不成?(生)𠳶!我官人可是賴人錢債的人麼?(末)那個在此說你賴介?(生)𠰻!有這等事!人家借了兩錠銀子,要還二十錠的麼?咦!天理何在!(末)官人,就是二十錠錢鈔呢,若是在你身上也不打緊。(生)咳!閑講!那個不曉得我是個窮儒,二十錠可是當得起的?(末)吓!官人,我如今倒有個處置在此,你有什麼釵梳首飾,將來准折與我員外罷。(生)咳!若有釵梳首飾,我也不到你家吿借了。(末)若然,沒有釵梳首飾,就是那田園屋宇,我家員外也是要的。(生)益發沒有了。(末)嗄嗄,若是兩項都沒有,哦吓,官人,還有一個宛轉在此(扯生介)(旦)官人不要去。(生)𠳶!當小心不小心,難道他扯了我去不成?(末)娘子忒多心了。(生)不要睬他!(末)官人,莫若到我家去訓幾個蒙童。(生)哦哦,有來歷,有來歷。(末)二來兼管些賬目。(生)這也使得。(末)娘子陪侍院君做些針指,一者吃些現成茶飯,二來債務又寬三來權做個當頭。(生打末介)𠳶!狗才!這等放肆!我是未遇時的生員,豈是賣老婆的漢子麼?(丑)阿呀,賴賴丕,張家巷上賣柴灰。(背箱介)(末)吓!周羽,賴債的窮坯!打得好!只怕你打出事來了!(丑嚷介,下)(生)放肆!你實契虛塡事怎禁!(末)你不還錢債反生嗔!(旦)果然莫信直中術,眞個須防人不仁。(末)周羽,你打的好!只叫你打的手在釘上來了!阿唷!阿唷!(下)(生)狗才!難道我是賣老婆的漢子麼!(旦扯介)官人為何如此?(生怒介)他方纔敎我呢,搬到他家去訓幾個蒙童,兼管些賬目;叫你陪侍院▲吃些現成茶飯。(旦)這是他的好意吓。(生)什麼好意!他說把你做個當頭!(旦)如此,打少了。這狗才!(生)你且開了門放我出去。(旦)官人請息怒,不消如此。(生)我怎麼樣吩咐你的?文契是空頭的。你不落數目,反說不要利錢的㖸!如今看你怎麼樣!如今看你怎麼樣!(哭踱介,下)(旦)如今怎麼處?(下)

出罪

(丑上)走開!走開!新官新府弗是取笑個㖸!

【水底魚】引導前來。

立進點,個蕩要轉轎個。

四方人站開。

呸!奔拉囉裏去立定子。

行的住步,坐的把身抬,坐的把身抬。(下)

(衆引外上,合)

【前腔】除授河南,任民欣滿懷。萬民樂業,奸盜盡沉埋,奸盜盡沉埋。

(旦上)阿呀!爺爺吓!

【前腔】抱屈啣寃,投詞到馬前。

(衆)打下去!(旦)

望停鞭鐙,聽取奴訴言。

(外)你怎麼不到衙門裏來吿?(旦)

怕衙門倥偬,上下多隱瞞,吏書人作弊,不能到案前,不能到案前。

(外)把地方鎖了,婦人帶着。(衆鎖丑,旦介)(衆)開門。(外)帶地方!(丑)有。地方叩頭。(外)唗!我三日前曾有馬牌肅靜街道,怎麼容留婦人攔街叫喊!(丑)太老爺吓,小人一路拉前頭趕,個個堂客拉後頭叫喊,故此並不曉得驚動子太老爺哉。(外)胡說!打!(打介)(衆)一五,一十;十五,二十。打完。(外)趕出去!帶叫喊婦人上來!(丑)𣬿穿㕶個花娘!囉裏說起!(下)(衆)叫喊婦人進。婦人當面。(外)去鍊。婦人,本府投文放吿,自有日期,怎麼沿街叫喊?(旦)爺爺吓!小婦人有極大寃枉,望爺爺超恤!(外)你有甚寃枉?從實講上來。(旦)爺爺聽稟!(外)你是那一縣人氏?(旦)

【鎖南枝】封邱縣

(外)軍家呢,民家?(旦)

儒士家。

(外)你丈夫叫什麼名字?(旦)

周羽氏投詞下。

(外)你丈夫與何人有仇?(旦)

黃德並無仇,不知誰把尸撇下。

(外)撇下尸首便怎麼?(旦)

那官司裏多向他把殺人罪,我兒夫屈招下。

(外)人命重情,怎麼就招認了?(旦)阿呀!爺爺吓!

【前腔】一時被拷打,屈招是虛假。

(外)招已定了,又來訴什麼?(旦)

只為鋼刀雖快,不斬無罪之人。這寃屈事,難甘罷。

(外)難道問官問枉了不成?(旦)阿呀!爺爺吓!

便做到天樣清,日月明,只怕照不到覆盆下!

(外)日月雖明,怎照得覆盆之下?取上來。(末)狀詞呈上。(外)過來。到封邱縣周羽一起,幷吊原卷聽審。(小生應下)婦人,照訴詞上講來,倘有一字支吾,我這裏就不准。(旦)爺爺吓!

【玉交枝】正遇天寒雪下。

(外)你丈夫在家也不在家?(旦)

我兒夫出外到家。

(外)回來什麼時候了?(旦)

歸來路黑無燈火。

(外)旣無燈火,怎麼曉得有人在門首?(旦)其時丈夫被絆一跌,

覺一物倒臥當途,只道是李謫仙醉眠在芳草坡。

那時丈夫叫小婦人將燈一照。(外)便怎麼?(旦)

却原來是楚霸王自刎在烏江渡

(外)那時便怎麼?(旦)

急扶抬,登時散也囉。

(外)這就是移尸了吓。(旦)阿呀!爺爺吓!

怎知他指鹿作馬!

(外)指鹿作馬,是趙高的故事。這婦人一派虛詞!趕出去!(衆)吓!(旦)阿呀!爺爺吓!

【玉山供】詞非虛詐。若虛詞,怎敢到府衙?

(外)好利口吓!(旦)

這多是痛苦眞情話,使不得俐齒伶牙。東海殺孝婦,三年天旱無雨下。怎做丞相錯斷賊波查?

(外)趕出去!(衆)吓。快些出去!(旦)爺爺吓!若不准小婦人的訴詞呵!

怎敎曹伯明屈死在天涯?

(外)曹伯明屈死在天涯?取上來。(末)是。(外)婦人外廂伺候。(小生上)封邱知縣周羽原卷吊到,請爺消籖。(衆喝丑上)拍轎,拍轎!報門,報門!(衆)封邱縣進。(末)進。(衆)吓……跪。(末)免。(衆)吓……(末)免。(衆)吓……(末)打恭。(衆)吓……(丑傍打兩恭立)知縣遞爵錫,鄒五院貫秦匠。(外)周羽這莊事,貴縣怎麼樣問的?(丑)西,西,西祭。(外)㕶!(丑)鄒五為黃河水甩,黃德布正曾爵鄒五郞定銀隻,鄒五啣厭,把黃德布正塔郞。(外)可有兇器?(丑)爵冐兄弟是姊身。(外)可有證見?(丑)毛西箭。(外)刀?(丑)也不刁速拍速爵就焦。(外)旣無兇器,又無證見,怎麼就問成一個死罪?(丑)細前官問的,小官是個西印。(外)怎麼講?(末)啓爺:是前官問的,他是個署印的官兒。(外)坐。(衆喝介)吓!你是個署印的官兒麼?(丑)西,西,西。(外)你起首是個什麼官兒?(丑)小官薺修細個鎗官,鎗官心個義秦,義秦心個子拍。(外)㕶!他說什麼?(末)他起首是個倉官,倉官陞驛丞,驛丞陞主簿。(外)你是那裏人氏?(丑)小官西笏荐,笏酒,笏清獻。(外)那裏人?(末)他是福建福州府福清縣人氏。(外)你這口聲怎好答應上司?也該學些官話。(丑)小官薺鶴薺鶴再學▲學弗來。(外)回衙理事。(丑)西。(衆)吓……(末)免。(衆)吓……(末)免。(衆)吓……(末)免儀門打恭。(丑打恭出)帶鄒五,帶鄒五!(衆帶生,旦上)(丑)把你農爵西娘回來忽忽拍細你!(氣下)(衆)犯人進。(末)進來聽點。(外)周羽。(生)有。(外)黃文。(衆)有病。(外)周羽,你情眞罪當,怎麼又叫妻子出來訴狀?(生)爺爺吓!小人今日得見青天爺爺,猶如火裏開蓮,死而復生。小人還有口訴。(外)講!(衆)吓。(生)

【五供養】家貧儒素為絕糧,奔走道途。

(外)囘來什麼時候了?(生)

歸來時,天已暮,黑洞洞,不見火。覺一物當途路,疑是甚人醉臥。

小人被絆一跌,就叫妻子將燈一照㖸,

却是尸橫路。此情實口訴,望乞推詳覆盆寃禍。

(外)旣如此,就不該招認吓。(生)阿呀!爺爺吓!

【月上海棠】遭寃苦,不由人不認殺人罪。

(外)怎麼不訴辨?(生)

況無錢使用,敎我有口難訴!

(外)揣起來。(衆應)(外)吓!我看周羽也不像個殺人的吓。(生)阿呀!爺爺吓!

我是瘦怯怯怕犯法的書生,怎做得慘酷酷殺人的周處

(外)放下。(衆應)(外)周羽,其時可有證見麼?(生)阿呀!爺爺若問這一句,小人就該得生了吓!

有誰知見,〔爺爺,〕怎生樣持刀把人殺死?

(外)且住,我想周羽旣要殺人,怎不殺在別處,反殺在自家門首?聖經云:『功疑惟重,罪疑惟輕;與其殺不辜,寧失不經。』古人有矜恕之條,下官豈無出死之意?周羽,我將殺人之罪饒你;只是移尸之罪難免。我如今發配你到廣南雍州蠻地為民,也不問枉了你。(生)多謝爺爺。(外)分付備文書。(末)翻招。(外)那個該差?(衆)是張禁。(外)喚過來。(衆)張禁(付上)吓,來了。張禁叩頭。(外)是你該差麼?(付)是小的該差。(外)好!就解周羽廣南雍州蠻地為民。(付)稟太老爺,小的是短解。(外)吓!你是短解麼?本府今日遷你做個長解。(付)太老爺,小的實是個短解,批到縣家去,自有長解。(外)我曉得批到縣家去,恐担悞了日子,本府遷你做個長解。(付)太老爺,小的其實是短解,到縣家去,就有長解。(外)唗!你見犯人有錢,短解就是長解;今見周羽無錢,長解也說是短解了!打!(衆)吓。(衆)小的願解,小的願解。(外)饒。(衆)吓。(外)聽點,犯人周羽。(生)有。(外)妻。(生)阿呀!爺爺吓!小人妻子有七個月身孕,此去不是一個死,定是兩個亡了㖸!爺爺!(外)吓!也罷,罪坐夫男,妻赦。(生)多謝青天爺爺。(外)解子張禁。(付)有。(外)限你四十日回繳。(付)山路難行,求太老爺寬限幾日。(外)兩月。(付)多謝太老爺。(丑上)地方叩頭。(衆)什麼人?(丑)地方有個稟揭,恐黃文又到別衙門去吿,求太老爺批個執照。(外)吓!到庫上取本府俸銀十兩,與苦主黃文,將黃德尸棺燒埋,不得再到別衙門去吿。(丑應介)(外)周羽,我饒伊一命配他方。(生)謝得恩官作主張。(外)若非氏伸寃枉。(合)怎得生脫禍殃?(外)掩門。(外同衆下)(丑)官人,恭喜,賀喜。(付)周羽,你好造化!(生)多謝大哥。(付)周羽,你回去把衣服漿洗漿洗,停一兩日就要走的。(生,旦)多謝大哥。(生)妻吓,難為了你了!(丑)快點去收拾收拾罷。(仝生,旦下)(付虛下)

府塲

(淨上)心忙來路遠,事急出家門。吓!個是張禁吓,叫俚得轉來。喂!張禁哥。(付)𠍽人叫我?地方看好子犯人,我說句話就來。個是囉個吓?吓!元來是員外。囉裏去?(淨)禁哥連日哉。(付)正是,久違哉。(淨)喂,周羽個樁事務,太爺那亨問哉?(付)太爺好得極,竟翻子招哉。(淨)那說翻子招哉?(付)免死充軍,發到廣南雍州蠻地為民。出子罪哉。(淨)個個太爺做弗開吓,親手殺子人,那說出子罪介?頭一樁事體就糊塗哉!阿曉得是囉個解俚去?(付)就是小子解去。(淨)個是一場苦差𠰻?(付)便是哉。官差不自由,沒奈何。(淨)請到照牆後邊來,我有說話商量。(付)有𠍽說話?(淨)有白銀二十兩送與兄路上盤費。(付)員外個利錢重,不敢領。(淨)不是;有個原故,請收子。(付)吓!莫非周羽是員外𠍽令親,要路上照顧照顧個意思,阿是?(淨)個個周羽呢,是一個惡棍,為此地方上湊出來個。(付)那意思?(淨)道是周羽是個憊賴人,叫我送拉兄子,到路上去結果俚個性命,替萬民除害。(付)旣是介,員外殺生害命,阿各道腥顏爛氣?(淨)阿是嫌少𠍽?(付)弗約。(淨)成事囘來再找二十兩。(付)拉囉個處?(淨)拉我處。(付)如此,多在小子身上(淨)周羽囉哩去哉?(付)叫俚居去漿洗漿洗,停一頭兩日走路。(淨)阿呀呀,㕶公人飯吃老哉吓!(付)為𠍽了?(淨)個個周羽是壞人,倘然溜開子,阿是兄替俚抵罪弗成?(付)是,不差。依員外那介?(淨)依我就叫俚厾夫妻兩個拉府場上分別哉那。(付)吓,吓,吓!個沒,員外,我就試介點手段拉㕶看看。(淨)放鬆弗得個㖸。(付)我曉得。(淨)匆忙之際,送風弗及,居來替㕶接風罷。(付)多謝員外。(淨)張禁哥,我搭㕶做子個樣好事務,子孫昌盛個㖸。(付)非但子孫昌盛,亦且壽命延長。請吓,請吓。(淨下)(付)阿呀,我只道是苦差,到是一樁好買賣!不免喚他每轉來。喲!周羽轉來!(生,旦上)吓!大哥,又喚我轉來怎麼?(付)你回去不及了。(生,旦)為何?(付)方纔太爺傳我進去,說周羽是要緊人犯,停留不得,卽刻就要起身了。(生)阿呀!大哥,你方纔說放我囘去把衣服漿洗漿洗。我夫妻分別,也有幾句言語囑付囑付,還望大哥方便。(付)我豈不知?這是太爺的主意吓。也罷,有什麼說話就在府場上說了罷。(生)吓!府場上?(付)府場上。(生)阿喲!大哥吓!你看府場上人烟湊集,如何使得?(付)吓!使不得?(生)使不得。(付)呔!死囚!(生)阿呀!(旦)大哥。(付)你一路去還要我照顧,這句話就不依我?我就打死你這死囚!(生)大哥不要打,就不囘去。(付)也不怕你不依!地方,交與你看好了,我去收拾收拾就來。(丑應,勸付下)(生)阿呀!妻吓!我和你今日是活活分離了㖸!(旦)阿呀!丈夫吓!你去終須去,我要留難挽留。我有七八月身孕,不知是男是女,縱然生下來也是無父之兒了吓!(生)我的妻吓!我是個該死之徒,也顧不得身後之事了㖸!阿喲!阿喲!(旦扶住坐地,旦亦坐地介)阿喲!丈夫吓!

【小桃紅】和你同甘苦,受盡飢寒,誰想道遭磨難也?此去程途,有誰見憐?(生)何況涉山川,凍餒受顚連!

阿呀!妻吓!(旦)阿呀!丈夫吓!

看你披枷鎖,捱風霜,這苦我也無由見也!我這裏孤單伊誰管?(合)一旦恩情斷,和你再合甚年?只指望來生結個未了緣!(生)

【前腔】尩羸身己,跋涉山川,料想我終須死,不能苟延。誰收我骨在瘴江邊?若遇金雞赦,我便得生還,何況路途遙,沒盤纒,好叫我難回轉也!

(旦)阿呀!丈夫吓!你今別去,不知可有相見之日了!(生)阿呀!我的妻吓!你還想有相見之日麼?

除非是死後靈魂和你重相見!(合)一旦恩情斷,和你再合甚年?只指望來生結個未了緣!

(旦)

【望歌兒】艱難,我欲待隨伊去,又被官府牽;我欲待拚死相隨,爭奈我又將分娩。縱有孩兒,永不識父親之面!(合)生不能個相看和你同飽煖;死不能個魂魄和你相留戀!(生)

【前腔】我好難言!

(旦)阿呀!丈夫吓!生離死別只在頃刻,有甚難言介?(生)妻吓!話便有一句:

只是難言。

(旦)有話快些說來。(生)阿呀!我事到其間,也不得不說了。阿呀!妻吓!

你若要重婚嫁,我也難將你管。

(旦)阿呀!丈夫吓!你說那裏話來?我生是郞妻,死是家鬼。決不改嫁的㖸!(生)好難得!若如此,我周羽就死在九泉之下,也得暝目!阿呀!我的妻吓!只是你有七個月的身孕,不知是男是女。若生下女兒,咳!萬事休提!(旦)若生下男呢?(生)倘若生下孩兒,也是我周羽一點骨血,千萬與他取名叫——(旦)叫什麼?(生)取名瑞隆。(旦)吓,瑞隆。(生)我周羽也沒有什麼家事所遺,那家中止有這幾本破書。阿呀!我的妻吓!

你與我敎道成人,說與終身怨。

(跪介)(旦)丈夫請起。這個何須吩咐?(生背)呀,呀,呀!呸!周羽,你好痴吓!自古道:轉背不知兒女哭㖸!我此身尙然難保,還顧得這許多!阿呀!皇天哪!

只怕他叫,叫別人是爹爹,那其間忘了維翰(合)生不能個相看和你同飽煖,死不能個魂魄和你相留戀!(旦)

【黑麻序】君休疑我將身變遷,不因這遺腹孩兒,死在眼前。

丈夫,你疑我有改嫁之心麼?哪!

只怕捱不過這飢寒,不久身亡,不能夠敎子報寃!(丑上)夫妻淚漣,心事有萬千。

(付上)走!(生,旦)

催促登程,催促登程,說不盡言!

【尾】生離死別恩情斷,兩下裏愁懷萬千。再得相逢不知是甚年!

(付)走吓!(生,旦合)

【哭相思】但願夫妻情不斷,只圖再世重相見。

(付)走吓!(扯生下)(生又上)阿呀!妻吓!(付又上,扯生下)(旦倒介)(丑)咳!娘子,官人去遠哉,居去罷。咳!苦惱吓!(下)(旦)丈夫在那裏?丈夫在那裏?我那丈夫吓

只今不敢高聲哭,猶恐人聞也淚漣!

阿呀!丈夫吓丈夫!(捧肚哭下)

刺血

(貼上)

【縷縷金】蒙娘命,去尋親。程途涉遠水,好艱辛!來到鄂州界,人烟相近。向人前刺血寫經文,慇勤問緣因,慇勤問緣因。

周瑞隆奉母命來尋父親。此處已是鄂州界上了,人烟湊集。這裏有個大戶人家,不免席地而坐,刺血寫經則個。

【抛誦子】刺血寫經事有因,七軸蓮花字字新。身體髮膚受父母,毀傷身己為尋親。南無佛。無量壽佛

(外上)賓客不來門戶俗,詩書不敎子孫愚。(貼)阿彌陀佛。(外)阿呀,道者,你席地而坐,在此做什麼?(貼)小道是刺血寫經的。(外)吓!是刺血寫經的?刺一個字要多少銀子?(貼)只要三分銀子。(外)常言道:『一字値千金。』三分一字也不為多。如此,你與我多刺幾個。(貼)

【前腔】休言一字値千金。

(外)小小年紀,就會刺血寫經。(貼)

刺血寫經事有因。父母在堂不恭敬,何用靈山見世尊?南無佛。無量壽佛

(作刺痛哭介)嗄唷!嗄唷!(外)阿呀,阿呀,住了!

【香柳娘】你刺血寫經,你刺血寫經,須要敬持三寶,緣何未寫先自悽惶貌?看出家人做作,看出家人做作,只▲散誕與逍遙,直恁的哭號啕!旣惜疼怕痛,旣惜疼怕痛,別作生涯計較。何須苦惱!

(貼)小道不是刺血寫經的。(外)是做什麼的?(貼)實不瞞老丈說,小道為尋父親到此,將他做個行頭。(外)阿呀喲,如此說,是個孝子了。請起,請起,請到裏面來。孝子是難得見的吓!(貼作進介)老丈拜揖。(外)放了香盤奉揖。請了。請坐。(貼)有坐。(外)你是那裏人氏?(貼)老丈聽稟。(外)愿聞。(貼)

【前腔】開封府住居,開封府住居。

(外)你父親離家幾年了?(貼)

離家二十年餘。

(外)姓甚名誰?(貼)

維翰

(外)吓吓!周維翰?他為何到此?(貼)

被他人陷害,被他人陷害,與母泣別時,〔我小子呵,〕七個月在娘懷裏。

(外)後來便怎麼?(貼)後來生下小子,

敎讀書應舉,敎讀書應舉;棄官尋父親,都是娘親敎道。

(外)吓!你說棄官尋父,是一位官長了吓?(貼)實不相瞞,小生周瑞隆,忝中第八名進士,除授平江路吳縣知縣。(外揖介)阿喲喲,老夫有眼不識,是一位大人了吓。請坐,請坐。有罪了。(貼)好說。(外)小厮看茶來。(向內介)媽媽,周維翰的背生兒做了官,來此尋父親,你們大家出來看看㖸。看㖸,孝子是難得見的吓,快些出來。嗄,一把年幾還怕羞麼?▲,▲,▲,到走了進去了(笑介)大人,請坐,請坐。令尊是周維翰?(貼)正是。(外)吓,大人,令尊在家下住了二十餘年,與老夫最契。(貼)旣如此,請出來相見。(外)早來兩日便好。他遇了皇恩大赦,辭別老夫回去了。(貼立起介)如此,吿辭了。(外)那裏去?(貼)待我趕上去。(外)吓,吓,吓,且住,大人,你說是背生兒!就是路上遇着,也不相認吓。(貼)是吓!這便怎麼處?(外)吓,吓,吓,有了。令尊有一首詩,名曰臺卿集,就是令尊送與我的。我不忍輕棄,常帶在身,如今轉送與大人。你一路上去,不論茶坊酒肆,有人認得此詩者,就是令尊了。(貼)這是家父所作,以為報本之心。小生為尋父親,只得領命吿辭了。(外)老夫偶有白銀十兩,權為路費。(貼)家父在此打攪,豈敢又受厚賜?(外)不必嫌輕,請收了。(貼)如此,老伯請上,受小姪一拜。(外)不敢。老夫也有一拜。(貼)

【前腔】我嚴親在府,我嚴親在府,蒙員外週全不小,粉身碎骨恩難報!(外)你棄官尋父,你棄官尋父,千里受劬勞,四海揚名孝!(合)願前途旅店,願前途旅店,尋親見了,骨肉團圓歡笑!

(外)伊父飄流二十年。(貼)荷蒙收錄得週全。(外)試看明珠皆合浦。(合)須知月缺再團圓。(貼)請了。(下)(外)吓,大人請轉。(貼上)老伯。(外)令尊還去不遠,你是後生家,還趕得上。(貼)是,請了。(下又上)老伯,老伯請轉。(外)怎麼?(貼)講了半日,不曾請敎老伯高姓大名(外)吓,老夫姓,字好善。這些鄕黨多稱我是員外。(貼)吓!是員外。請了。(急下)(外笑介)哈哈哈!慢慢的走,慢慢的走。你看他頭也不回,竟自去了。咳!難得!那先生眞正是個好人吓。他出門有二十多年,家中有這樣賢哉娘子,敎子成名,讀書上進,中了進士,又做了官,今日來此尋親。(笑介)阿喲喲,自古『積善之家,必有餘慶。』我想他們如今回去,是夫妻相會,父子團團。哈哈哈!就是老夫也是喜歡的吓。媽媽,客去了,茶不要了。進去,茶不要了。(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