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八/漁家樂

Top / 綴白裘 / / 漁家樂

漁家樂

納姻

(生上)荒涼徑路草蕭蕭,蝸舍無烟腹自枵。愁態萬般難訴說,誰來地贈綈袍?我簡人同只為守着這幾本破書,幾年上弄得功不成,名不就,上無片瓦,下無立錐;曉來唯向雲山揮淚,夜來獨對烟月悲吟。一日不能一餐,一夜不能一睡,如此行止,實難存活。前日賣書,偶遇漁翁,他見我飢寒,留我酒飯,又贈我斗米而歸;更蒙他常來看我,少有所贈;我食之赧顏,受之有愧。這也是窮途不必言矣!好笑昨晚有一小厮走到我家,口稱府,說明日送小姐來成親,只此一言而去。我也好笑得緊,一個人窮到了這個地位,那些邪神野鬼也來嘲笑于我。咳!我也料無生路,唯欠一死而已!

【新水令】欲擎兔管寫牢騷,描不盡寒酸窮調!無眠悲夜月,有淚灑荒郊。誰似我落魄鷦鷯!〔阿呀!皇天吓!〕這的是屈殺了讀書人在溝渠,誰曉!(下)

(衆上)

【步步姣】紅葉無媒傳青鳥,强入襄王廟。不須合六爻,玉鏡臺前,羞殺温嶠

(丑)革里是哉。(老旦)這家就是了?呀啐!(丑)𠍽了?(老旦)

你看蘆壁鼠為巢。〔小姐吓!〕果然是月燈為照風為掃!

(丑)棚裏鑽個把人出來。(生上)陋巷無車迹,樂聲何處來?是那個?(丑)相公,昨日說個賬頭送拉里哉。(生)吓!送什麼?(丑)一個活扭扭,好得勢個。進去,進去。(老旦)小姐吓!住不得的,及早囘去;和老爺爭鬧一場,猶可挽囘。不要錯了主意!(丑)㕶個個老媽,亦弗叫㕶住拉里,要㕶介着急!老爺說,送到門首卽便回來,不許一人在此多嘴,還弗走來!(老旦)阿呀!小姐,不要進去吓!(生)住了,你每到此為什麼緣故?(末,丑)奉老爺之命,送小姐到此成親。(生)呀呸!亂話!不是我家。(丑)弗要理俚,㕶厾居去。(末下)(丑)小姐請進去。(老旦)小姐,不要進去。(丑)呸!還弗走來!(老旦)我是不去的。(丑)呸!有㕶介一個老贈嫁厾,老面皮!(老旦)阿呀!小姐吓!(丑)啐出來!小姐弗哭,㕶倒哭起來走!(老旦下)(生)阿呀!轉來!轉來!住在此,領了小姐囘去,不要來害我。(丑)弗害㕶個。(生)我是飯也沒得吃在此。(丑)無飯吃,摸隻蚌來嗒嗒沒是哉。(丑下)(生)轉來,轉來!咳!他們竟自去了。這是那裏說起!小姐吓,從人還在前面,急急囘去,此處不是你站立的所在,休要亂了念頭。請小姐囘去。我是眞正窮儒,將來欲入鬼道矣!吓!卑人只得奉揖了。請,請囘。吓!反坐下了。嗄!我曉得了:

【雁兒落】莫不是鬼胡纒來花月妖?莫不是朋友每粧圈套?莫不是投東却走西?莫不是家冠錯認家帽?(旦)

【沉醉東風】妾難言,來乘鳳簫。

(生)為什麼到我家來?(旦)

為家尊一言顚倒,將奴在浪花漂,做不得富家閨幬。

(生)旣是父女不和,只該在家庭爭論;我家又不是親,又不是眷,到此何用?(旦)

因此上,尋一個鍾情年少。

(生)那鍾情年少,或是富室王孫,或是才華士子;卑人猶如乞丐一般,可不大辱門風吓?(旦)

論不得窮猿餓梟,論不得山荒野魈。

今見官人吓!(生)不敢,不敢。(旦)

在彬彬書禮,奴有一個下梢。

(生)小姐所言差矣!

【得勝令】〔呀!〕這非是鳳凰臺,吹玉簫;這非是苧蘿村,溪山遶;這非是小桃園劉郞到;這非是家風,貯阿嬌

小姐,你抬起頭來看㖸!

似這般蕭條,那裏有活命丹,堪炊竈?〔再看卑人身上呵,〕穿一領破袍,遮着肩兒露了腰,遮着肩兒露了腰。

還是請回的是。(旦)

【忒忒令】奴不怨門楣敗凋。

(生)不怨門楣,難道肚中飢餓也是不怨的麼?(旦)

奴不怨飢寒來鬧。自古嫁雞逐雞,自安貧守操。

(生)小姐,你身享富貴,一旦落寞,就是一刻也難過的㖸。(旦)

奴雖是富家兒,也學三從知四德,定不做失林的敗鳥。(生)

【沽美酒】〔呀!〕則聽他,意堅堅,將富室抛;意堅堅,將富室抛。心不怨受牢騷,那裏是才子佳人會鵲橋

且住,這是他送上門來的,又不是我强娶他的,就成親何妨?成親何妨?咳!簡人同,你好沒天理!看你好一副嘴臉!

他香噴噴,蘭麝飄,我這窮骨頭怎受消!

(旦)官人不必多言,奴到此地呵!

【好姐姐】又非情牽閑花野草,百年事,相依為靠。

(生)這般凄涼,如何過得?(旦)

凄涼滋味,何須預推敲?君休道。生同一室死同窖,一任雨打梨花根也牢!(生)

【川撥棹】〔小姐,〕你休憑着志氣高,也須當論鸞交。〔雖則你父親送來,〕又沒有六禮招搖,媒妁肩挑,庚帖為牢,誰做花朝?這不是有些兒陰謀情巧?請,請娘行自揣度。(旦)

【園林好】恨紅顏生來命薄,貴與賤難容草莽。馬瑤草吓,〕這場醜,傳聞堪笑!

罷,罷,罷!官人旣是不納,待奴去罷。(生)這便纔是正道。卑人有罪,恕不遠送。請。(旦哭介)阿呀!馬瑤草吓!這是你由命不由人的下場頭了㖸!

奴抱石,喪江潮;葬魚腹,姓名標!

(生)呀!這個使不得。就住在此就住在此,如何?咳!簡人同吓,怎麼窮裏又生出這段事來吓!

【太平令】富家兒,不惜窈窕;窮骨頭,偏多腔調!待結個鳳友鸞交,那些個花容月貌!〔今日呵,〕又沒有酒餚素餚,成什麼婚條禮條?

小姐,是便是了,你莫生後悔。(旦)悔些什麼來?(生)不是吓,哪!

恐誤你傾城年少。

(淨,貼上)囡兒走吓。

【川撥棹】漁家樂,賣魚完,買酒澆。把清風明月相邀,把清風明月相邀。醉來時,蘆花帳遶。

(淨)囡兒。(貼)爹爹。(淨)幾里是相公厾屋裏哉。兩日弗見出來,弗知阿曾餓殺厾屋裏來。(貼)爹爹,我每進去看看就曉得了。(淨)有理個。相公。(生)呀!原來是漁翁,大姐,前日多承,感謝不盡。(貼)爹爹走來。(淨)那說?(貼)相公說是沒有家眷的,為何有位娘娘坐在此?還是沒有帶髻兒的。

這事兒有蹊蹺。他話兒怎虛抛?

(淨)等我去問俚。相公走來,𣬿,㕶一向阿是詐窮𠍽?(生)漁翁,別樣可以詐得,這個窮那裏詐得來?(淨)旣弗詐窮,囉里有個銅錢銀子討介一位標致娘娘拉屋裏?(生)咳!漁翁,大姐,我正要吿訴你,說也大奇!(淨)那摸子一隻蟛蜞?(生)昨晚有一小厮走到我家,口稱府,說奉老爺之命,明日送小姐來成親。(貼)原來是一位小姐。小姐。(旦)大姐。(各福介)(生)只此一言而去。我道人窮到這個地位,那些邪神野鬼也來嘲笑于我,不想方纔呵:

【梅花酒】聽鼓樂,鬧蓬茅,又添個那多嬌,說甚麼配兒曹。

(淨)那間個星鼓樂從人到囉里去哉?(生)他每竟將小姐推進了門,竟自去了。(貼)是那個為媒的?(生)大姐!

並沒個月下老。

(淨)阿有庚帖?(生)

那裏有庚帖稿?

(貼)難道主婚人也沒有的?(生)

主婚人也沒有瞧。

為此我在這裏勸小姐回去。(淨,貼)小姐便怎麼說?(生)不想小姐呵,

不惜着香軀,愿嫁一窮髦。

(淨)毛!咳!相公,㕶個時運來哉,造化到了。(貼)便是。(淨,貼)

【錦衣香】他是宦門高,你是窮儒敎;他來憐俊髦,你當瓊瑤報。上門買賣,便宜多少?你何須推却?好良宵,莫要兩手脫空,反生懊惱。

(生)漁翁,婚姻大事,須要門當戶對,相女配夫;我是陋室窮儒,怎做得朱門坦腹?(貼)呀!相公,這不是你去尋他的吓。

他愿結絲羅好,甘為裙布,親任蠶繅,貧戶相偕老。〔相公,你是讀書人吓,〕少不得乘鰲上苑,折桂蟾宮,宮花喜報。

(生)大姐,承你好言相勸,只是我一身一口,尙且難支,怎又添個吃飯的人吓?

【收江南】〔呀!〕却敎他眼看斧甑呵,做不得扊扅陶。〔大姐,〕自古道:巧婦無米也難燒。

(淨)無米我有拉里。(生)漁翁,還有一說,你來看㖸!

床舖兒怎熬?破被兒怎包?那裏是洞房,春色興偏高!

(旦)大姐過來。(貼)小姐,怎麼說?(旦)你去對他說,柴米不須憂慮,奴雖孑身出門,暗裏藏得些金釵珠翠,拿來變賣,可供饘粥;待奴績蔴,可供燈火。只要官人用心讀書,以求上進,奴便死而無怨矣。(貼)好小姐!有志氣!賽過讀書男子!相公,你如今不必再言矣。爹爹,他二人要對天拜一拜,成了夫婦之禮便好。(淨)㕶倒是老世事。(貼)啐!(生)漁翁,旣無主婚,又無媒妁,苟合實難從命。(淨)弗難個,我里一把年紀拉里哉,權做主婚,又做媒妁;囡兒做子相伴婆;竟做親哉啥。(生)只怕使不得。(淨)有𠍽使弗得?囡兒。(貼)爹爹。(淨)俚厾兩個拜,㕶是弗拉哈個㖸。(貼)啐!(合)

【漿水令】喜才郞,天緣湊巧;喜佳人,天然俊俏。自然夫婦合蓍爻,說甚文鸞錯隨野鳥?(貼)〔小姐,〕你休嗟嘆在破窰,英雄年少多顚倒。

(旦下)(貼)爹爹,走來。他每兩下成親,該吃杯喜酒兒纔好。

花燭夜,花燭夜,沒個香醪;斧竈上,斧竈上,烟火俱消。

(淨)個是要個。自古道:『無酒無漿做弗得道場。』(生)漁翁,無酒猶可,無米實難。(淨)相公,一點弗難個,今朝提兩籃魚得出來:一籃魚換子米拉里,拿去燒起飯來;剩一籃魚拿去乾煎煎,當子夜飯菜。還有二個白銅錢拉里,拿去打壺白酒燙燙,吃一鍾,趙一談,就做子花燭哉。(生)旣如此,漁翁,大姐住在此。(淨)做𠍽?(生)吃杯喜酒兒。(淨)三個銅錢酒,還要請人來,話巴哉。(貼笑介)(生)咳!漁翁,只是手頭乾炙炙。(㕶)相公,個歇乾炙炙,到子半夜巴就有點濕搭搭起來哉。(生)休得取笑。(下)(淨)囡兒,我里快點下船去罷。(貼)是。(淨)替俚帶上子門里介。咳!(貼)爹爹為何?(淨)弗是吓,我想辛辛苦苦子一夜,今日上街去子半日,纔倒子破尿鼈裏去哉。(貼)吓!爹爹。(淨)那說?(貼)

【尾】再去釣寒江,弄魚罩,衣食靠取在波濤。

爹爹。(淨)喂。(貼)

那濟困扶危,也是陰德昭。

(騷勢下)(淨)招一個招。(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