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八/玉簪記

Top / 綴白裘 / / 玉簪記

玉簪記

姑阻

(貼上)

【月兒高】松梢月上,又早鐘兒響。人約黃昏後,春暖梅花帳。

郞約我在此等候,怎麼這時候還不見到來?

我倚定欄杆,悄悄將他望。猛可見的花影動,我便覺心兒癢。

那邊聲響,想是他來了。呀!原來不是。

那聲兒是風戞簾鈎聲韻長。

站在那邊的是——(看介)啐!

那影兒是鶴步空庭立那廂。

呀!等了這一回不見他來,我且回房中去再作區處。倦立庭前看月色,咳!且回鴛帳坐香消。(下)(小生上)

【前腔】夢回羅帳,睡起魂飄蕩。纔見芸窗月,心到陽臺上。靜掩書齋,月下閑偷傍。

妙常有約,此時該去了。正是:三春花信曾有約,七夕渡河人又來。(下)(老旦上)欲覓閑消息,須敎悄地來。夜深人不見,書舘為何開?不知我姪兒那裏去了,不免叫他一聲。必正姪兒那裏?(小生急上)來了。

忽聽得花間語,小鹿兒在心頭撞。

姑娘拜揖。(老旦)你書倒不讀,往那裏閑走?(小生)姪兒在亭子上乘涼。(老旦)今晚也不當十分熱吓。(小生)姑娘是老人家,不覺得熱;姪兒是,嗄唷,熱得緊吓。

為愛閑亭風露涼。

(老旦)乘涼罷了,為何如此慌張?(小生)

失候尊前心意忙。(老旦)

【前腔】書當勤講,奮志青雲上。坐待春雷動,一躍桃花浪。

(小生)今晚怎麼這等熱?(老旦)

你姓字爭先,不墮前人望。

姪兒吓,你莫怪我做姑娘的說。(小生)姪兒怎敢。(老旦)

你半夜花間月,休去閑飄蕩。

(小生)姪兒是再不頑耍的,今晚偶然閑走閑走。(老旦)

好把流螢守着囊,當惜春風又過牆。

(小生)姑娘,這裏熱得緊。(老旦)這裏果然熱。也罷,你隨我到經堂上去,我一邊打坐,你一邊看書。待我出定時方許你寢息,不可不依。(小生)咦,姑娘,如今覺道涼了些了。(老旦)吓!你方纔說這裏熱得緊,及至敎你到經堂上去,又說涼了。這是怎麼說?(小生)不是吓,姑娘在經堂打坐,姪兒在傍邊看書,可不攪亂了姑娘的禪心?(老旦)不妨;從來敎通敎。(小生)姑娘,還請各便的好。(老旦)胡說!要識修卽修。(扯小生下)

失約

(貼上)

【石榴花】聽殘玉漏,展轉動人愁。〔噯,〕思量起,竟含羞。我把玉簪敲斷鳳凰頭。傍孤燈,暗數更籌。今日個出乖露醜。這事兒落了他人後。想昨宵雨約雲期,到今朝鳳泣鸞愁!

(小生慌上)

【前腔】忙來月下,恨殺那人留!

(進介)娘吓!等壞了!(貼背泣介)(小生)呀!

為甚事,淚雙流?武陵人抱悶,悠悠夜深沉,不餌魚鈎,我心中暗愁。

(貼)愁什麼?把人丟下就是了!(小生)阿呀!娘吓!

這話兒好敎我參不透!只指望雲,怎翻做綠慘紅愁?(貼)

【泣顏回】休說那風流!一霎時忘却綢繆,〔好吓,〕敎我黃昏獨自!〔看㖸,〕等得我月轉西樓。將人便丟,那些兒見你的情兒厚!

(小生)阿呀!不是小生故意來遲㖸。幾乎做將出來!正走到半路,被我那狠心的姑娘走得來叫我;幸而聽見,只得回轉。不想帶我到經堂上,他一邊打坐,叫我一邊看書,待他出定時方許我寢息,故此來遲。乞恕小生之罪!(跪介)阿呀!姑娘吓!你害得我好苦吓!(哭介)(貼背介)

看他愁模樣,堪愛堪憐,定不是將沒作有。

這等沒起來。(小生)你惱得我緊,怎敢起來?(貼)叫你起來便起來罷了,什麼模樣!(小生)要我起來,你笑一笑,我纔敢起來。(貼)這個,我倒不會笑。(小生)如此沒,小生也不會起來。(貼笑介)阿呀,起來㖸!(小生)娘吓!

【前腔】一日隔三秋,鴛鴦結牢鎖心頭。猩紅一瓣,魂靈兒却被他鈎。何曾下口?更難忘燈下鞋尖瘦。我若做浪蝶遊蜂,〔老天老天,〕須敎是裾馬襟牛!

【尾聲】從今莫忘神前咒。今夜情兒難罷手。怎能個閏一 更兒相聚久?

夜深了,和你進去睡了罷。(貼)恐怕師父出來查看,你去罷。(小生)姑娘我已送他進房去了,今晚料不出來。(貼)今晚斷斷不成的了,去罷。(小生)吓!當眞?(貼)當眞。(小生)果然?(貼)果然。(小生)如此,我眞個去了㖸!(貼笑拽小生衣,小生摟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