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八/白兔記

Top / 綴白裘 / / 白兔記

白兔記

送子

(生上)

【聲聲慢】多事,萬姓荒荒。妻子盡皆流蕩。

古人云:『得寵思辱,居安慮危。』我劉智遠自贅府,朝朝寒食,夜夜元宵,竟不知三娘信息如何。正是:甘草黃連分兩下,那頭苦了這頭甜。(貼上)若將容易得,便作等閒看。相公在此何幹?(生)下官在此看兵書。(貼)看到那裏了?(生)看到曹操張飛對陣,兵把張飛追至㶚陵橋,那張飛大喊一聲,㶚陵橋遂分為兩段。(貼)好雄將也!(生)

【高陽臺】權統雄威,兵分八陣,名振四方威勢;呂望六韜,更兼孫武兵書。張飛一聲大喝斷橋也。論軍令,不斬不齊;凱歌回,凌烟閣上,姓字標題。

(淨上)一路辛勤不自由,如今且喜到邠州。三日孩兒送到此,未審郞收不收。一路問來,說此間已是府了。那裏有一個紅頭將軍在那裏,待我去問他一聲。喂!紅頭將軍。(丑上)什麼人?(淨)小老兒問路的。(丑)問什麼路?(淨)這裏可是府麼?(丑)正是。(淨)我要尋一個人。(丑)尋那個?(淨)要尋劉智遠的。(丑)呔!割舌頭!(淨)阿呀!千辛萬苦,再弗道是走子割舌頭個場哈來哉。喂!將軍,㕶厾幾里個舌頭賣幾哈一斤?(丑)這是老爺的名字,你敢亂叫!(淨)個就是㕶厾老爺個名字了?㕶去,㕶去報。(丑)報什麼?(淨)你去說,徐州沛縣沙陀村火公竇老遞送佳音。(丑)報得的麼?(淨)弗番道,㕶去報嘿哉。(丑)住着。(進介)啓爺,外面有個徐州沛縣沙陀村火公竇老遞送佳音。(生)夫人,想是下官家裏有人到此,待下官出去看來。(貼)相公請便。(下)(生)公,公。(淨)外甥弗見舅公。(見介)阿呀,老爺吓!我是問路個㖸。(生)起來,你可認得我麼?我就是官人。(淨)𠍽個,㕶就是官人了?臭賊頭浪戴子個個,身浪着子個個,賊頭認弗出哉。(生)公,你手中抱這孩子是誰家的?(淨)個個就是㕶個尾巴。(生)這就是我的孩兒?

【山坡羊】幸我孩兒來至,不覺含悲垂淚公吓,〕謝伊送我兒來至此。覷他面龐與娘渾無二。

公,他叫什麼名字?(淨)叫𠍽名字麼?三娘子與嫂嫂借剪刀沒有,把口來咬斷臍腸的。

咬臍,是他娘自取的。(生)我聞伊見說,使我肝腸碎,兩淚交流一似珠!孩兒,你親娘在那裏?孩兒,爹在東時娘在西!

公,你原抱了。(淨)我弗抱哉。(生)為何?(淨)我是抱弗哭男兒個(生)不是吓,待我進去稟過夫人,然後出來。(淨)𠍽個,㕶亦有子𠍽夫人拉里哉了?(生)我又贅在此了。(淨)眞正石灰布袋,處處有迹個!㕶就來吓。(生)就出來的。夫人。(貼上)怎麼?(生)下官前妻三娘所出一子,如今着人送來。若夫人肯收,着他進來;若夫人不肯收留,原着人送去。不知夫人意下如何?(貼)相公說那里話?旣是姐姐所生,就如我養的一般。快抱進來。(生)多謝夫人。公,待我抱了。夫人着你進去。見了夫人,須下個全禮。(淨)這個是弗消分付,我會拉裏。(生)夫人,孩兒在此。(貼)好個孩兒!(淨)夫人請上,待老漢拜見。(貼)老人家不消了。(淨)

【奈子花】謝夫人慷慨仁慈。

(跌介)(生)起來。(淨)有子兩年年紀,兩頭重子,介弗好個。

望收留新養孩兒。

官人,㕶道個小官人拉囉里養個?

在磨房中,養下孩兒。被無知嫂嫂撇在水,是老漢救來還你。(合)若長成,休忘了公恩義。

(貼)

【前腔】看孩兒容貌稀奇,與相公面龐無二。收留在此,猶如嫡子。長成時,敎他些武藝。(合)若長成,休忘了公恩義。

(貼)三日孩兒我自收,三年乳哺不須憂。兒孫自有兒孫福,莫與兒孫作遠憂。老人家年紀老了,留在此燒燒香,點點燭,不要放他回去罷。(下)(生)公,隨我到書房裏來。(淨)還有𠍽書房厾來?(生)這裏就是。(淨)好吓!比我里馬坊裏天差地遠。有趣,有趣!(生)公,我且問你:李三公夫妻一向好麼?(淨)好!越清健哉。(生)李洪一夫妻二人比前如何?(淨)𠲔!個兩個天煞個,越弗好哉!(生)我少不得有日會他!(淨)正是應該個。(生)三姐一向好麼?(淨)囉個?(生)三姐一向好麼?(淨)三小娘?好,好,好!(哭介)自從㕶個臭賊出來子嘿,哥嫂逼他改嫁不從,罰他日間挑水無休歇,夜間挨磨到天明。有𠍽好!(生)阿呀!我那妻吓!(淨)呔!劉窮猫兒哭老鼠,假慈悲!當初三小娘熱一碗,冷一碗不㕶吃子,㕶那間拉里享榮華,受富貴,就忘記子俚哉。無情無義個!(生)公,非是我不想;只因王事在身,難以回去。(淨)啐!蓋個無遢煞個老老,我那倒埋怨俚起來?阿呀,老爺,我老老是個樣性格,老爺弗要氣。(生)還有一說,倘然我不在府中,夫人問及你,有興的話多說幾句,沒興的話不必提起。(淨)個是吃鹽比㕶吃醬多覺搭個。倘然夫人問我說:『竇老,你老爺在家裏做𠍽?』我說:『文呢,着碁,看畫,彈琴,做詩,燒香,吃茶;武呢,踢球,打彈,跑馬,射箭。』(生)吓!好有竅!(淨)走得來,馬鳴王廟裏個隻鷄嘿,再弗提起個。(生)休得取笑。隨我來。(生下)(淨)㕶看,說着子俚個搠心說話了,對子戲房裏是介直閘介進去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