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八/翠屏山

Top / 綴白裘 / / 翠屏山

翠屏山

酒樓

(末上)

【引】愁旅寓,聽關山,人物蕭條屬歲闌。

驅馬薊門北,往來成古今;結交期一劍,情極為知音。我楊雄只因身在公門,一身碌碌,未曾少暇,就是那石秀兄弟,與我恁般情厚,時常不得相親。喜得今日稍閒,不免回去與他相叙相叙。(小生內嗽介)(末)那邊來的好似家兄弟,不免迎上前去。(小生上)

【引】遊此地,不知還,直道無憂行路難。

(末)兄弟那裏來?(小生)家裏來。(末)早吓。(小生)小弟要尋哥哥講幾句話,為此起早特來尋你。(末)尋我?如此,家中可有什麼事情?(小生)家中吓,——沒有,沒有。(末)旣沒有事情,不消回去了,和你到前面酒樓上去暢飮三盃,相叙相叙如何吓?(小生)酒樓上到也使得。哥哥請。(末)兄弟請。行行去去。(小生)去去行行。(末)這裏是了。呔!酒家。(丑)來哉。隔壁二家醉,開壜十里香。大爺吃酒𠍽?三爺也來裏。(小生)正是。有好酒打一角上樓來。(末)兄弟請。(小生)哥哥請。走來,我們要講幾句話兒,不許容人上來。少停算賬,多算些與你罷。(丑)噢哉。(下)(末)走來。(丑)𠍽個?(末)我叫你便來,不叫你不要上來。(丑)噢,曉得個哉。(下)(末斟酒介)兄弟請。乾。(小生)請。(末)兄弟,我一向不得工夫,不曾與你相叙,今喜空閑無事,我與你吃個盡興方回吓。兄弟請。(小生)哥哥請。乾。小弟借花獻佛,奉敬哥哥一盃。(末)請。乾。(小生)來吓。(末)住了。兄弟,你方纔說有什麼話講?(小生)吓!就是那個——咳!吃酒。(末)兄弟,酒也要吃,話也要講。(小生)是吓,酒也要吃,話也要講。就是那個——(怒介)咳!(末)阿呀,兄弟!

【風入松】你從來開口沒遮攔,〔今日裏呵,〕為甚的欲言如赧?

(小生)就是家中也該回來走走。(末)兄弟,

我一身在官多羈絆。

(小生)一身在官,難道家裏多是不要的?(末)吓!我曉得了。(小生)哥哥曉得什麼來?(末)

敢是家無主,必竟將伊輕慢?

(小生)小弟蒙哥哥如此厚待,『輕慢』二字,一發赧顏了。(末)這等說,為什麼來?(小生)哥哥,就是這個——咳!(末)呸!我與你相交半世,難道不曉得俺楊雄的性兒麼?

咱家性須不耐煩。〔噯,〕你疾速請免推難。(小生)

【前腔】蒙兄骨肉恁相看,好敎俺一言難按。哥哥自伊出去歸家晚,腦背後不生雙眼。

(末)吓!有什麼事情?(小生)

朝夕裏在公門中事繁,你那家,

(末)家什麼?(小生)

家門內,怎防閑?

(末)吓!敢是我家中有什麼事麼?(小生)是嫂嫂……(末)嫂嫂便怎麼?(小生)哥哥,元來嫂嫂不是個好人。(末)怎見得?(小生)小弟已看在眼內多次,故爾直言,哥哥休怪。(末)我不怪你,你說是那一個?(小生)你道是誰?(末)是誰呢?(小生)就是那海闍黎。(末)可就是那海和尙麼?(看介)(小生)正是。(末)他便怎麼樣?(小生)哥哥,那和尙呵!

【急三鎗】他做功德多顚倒,直到更深散。兩個相嘲笑,在眉間。

(末)已後便怎麼?(生)已後呵!

三日後,還經懺,歸來晚;只見嫂嫂帶着酒,豔粧殘。

(末)吓!有這等事!(小生)這個還不打緊,小弟呵!

【風入松】昨宵不寐五更寒,只聽得佛聲高讚。

(末)吓!又是一個!(小生)呸!好沒志氣!是個報曉的頭陀!(末)頭陀便怎麼?(小生)每夜在後門首叫來叫去,那時小弟就有些疑心了。

我潛身暗裏相凝盼,見一個和尙俗家粧扮,悄出去,一似雞鳴渡關。說甚麼僧未起不如閒!

(末)

【急三鎗】〔咳!〕怎知道賊潑賤多淫悍!〔兄弟,你住着,〕我頃刻裏便除奸!(小生)却不道奸情事,須親見?(末)〔兄弟,〕難道你無確見,怎虛攀?

(小生)此事必要哥哥親眼看見,方好行事。(末)阿呀!兄弟吓!怎得我親眼見他!(小生)哥哥,不難的,待明日裏呵,

【風入松】只推値宿又輪班,〔等待三更時分,〕那時節,打進門環。

(末)走了吓。(小生)不走的。

他從後門一路常行慣。

那時節哥哥把住前門。(末)我把住前門。(小生)小弟把住後門。(未)把住後門。(小生)等那禿驢出來的時節也,呔!

我一一索綑,莫敎他鬆泛。〔吓!哥哥,〕歸家去,切莫要破顏。

哥哥,你要依我。(末)我就依你。(小生)你要依我吓!(末)我依你罷了。

我只得權寧耐,且相安!

酒家,上在我賬上。(內應)(小生)飮散高樓便轉身。(末)敎人怒氣欲沾襟!(小生)五更專等頭陀到。(末)兄弟,準備鋼刀要殺人!請了。(小生)哥哥請轉。(末)兄弟,怎麼說?(小生)今晚回去切不可提起。(末)我曉得。請了。兄弟請轉。(小生)哥哥,怎麼說?(末)你方纔說我把住前門?(小生)把住前門。(末)你把住後門?(小生)小弟把住後門。(末)等那禿驢出來的時節,我就——(嗽介)請了。(下)(小生)嘖,嘖,嘖!是個漢子!是條好漢!方纔被我說了,他就毛髮倒豎,怒氣冲天。不枉我石秀與他結義這麼一場!(笑介)我明日幫他行事便了。吓!明日幫他行事便了!(下)

殺山

(小生上)

【山坡五更】鬱匆匆,層嵐如靛;急煎煎,寒颷如箭。虛飄飄,孤踪似萍;冷颼颼,怒髮如虬顫。我也不自憐,愁他作話傳。不平意氣難消遣,因此刃落霜街,塵襟血濺。我還想他胡做作,沒高見!被我一時賺出閨中媛。若得個迹剖情眞,說甚麼言深交淺!

迤邐行來,已是翠屏山了。好一個荒僻去處!少不得要在這裏做一個法場,不免站在古墓之中等待。呀!你看,氏已出轎,迎兒隨後,大哥也來了。(末押二旦上)(末)

【前腔】亂紛紛,叢篁如篟;響泠泠,幽泉如咽。(旦,貼)愁戚戚,一心似呆;意懸懸,千轉如揉線。

(貼)迎兒,為何只管走到這個荒僻去處來?(旦)便是。(末)

我思量起,事到頭來難辭辯。今日一身做事,敢向誰埋怨?俺是個男子鋼腸,怎肯為妻兒情軟!

(小生迎見介)哥哥。(末)賢弟,過來見了。(小生)嫂嫂拜揖(貼)阿呀!叔叔為何也在這裏?(小生)吓!石秀為嫂嫂有句話兒,在石秀身上有些干涉,故此特來講個明白。(貼)吓!叔叔,你是個曉事的人喲!

何緣隨人把話煽?(末)〔咳!〕雖然,也要還咱一句言。

(貼)阿呀!天吓!有什麼說話介?(末)住了!你前日對我說,叔叔幾番調戲你,今日無人在此,對個明白。(小生)正是,對個明白。(貼)阿呀!這是過了的事,提他怎麼?(小生)噯!嫂嫂,你休說這般閒話!今日在哥哥面前

【古輪臺】問明白,無端浪語為誰來?(貼)〔叔叔,〕為何沒事耽驚怪?那些寧耐!

(小生)嫂嫂,你休要口硬,我把一件證見與你看看!(二旦)有什麼證見!有什麼證見!(小生)還你個證見!(解介,出衣抛介)這不是!(二旦見衣呆介)(小生遞刀與末介)哥哥,此事只問迎兒就知明白。(生揪旦介)你這小賤人!我且問你,怎地僧房入奸?如何黃昏勾引,五更敲木魚?快快實說!

若有半句胡歪,看取鋼刀磨快!

(旦)阿呀!官人待我說,此事與迎兒無干的㖸。那日呵!

入寺燒香,酒酣春色,把迎兒發付早和諧。

(末)罷了!罷了!後來呢?(旦)姐姐與他約定:

但官人不在,夜來香桌早安排。五更出去,暗中來望,頭陀耽貸。不想叔惹非災。

(末)吓!怎麼反說到石三郞身上去?(旦)姐姐恐事情敗露,買囑迎兒,只說叔叔調戲。

都是胡厮賴。眼珠落地,不見影兒篩!

(貼)阿呀!小賤人!怎麼都說出來了!(小生)哥哥。

【前腔】休猜料,非是我叮囑裙釵。還問取嫂嫂根節情因,莫敎遮蓋。

(末揪貼介)你這淫婦!快講!

他無語搪塞,怎把你奸情詞改?(貼)〔官人,〕看平日夫妻兩情厮愛,勸你權將怒兒解。

(小生)哥哥,含糊不得,須問嫂嫂一個明白。(末)賤人!還不快說!(貼)阿呀!天吓!

這是前生孼債,托為兄妹同儕;道場留意,僧房約定,往來無礙。

(末)前日怎麼說叔叔調戲你?(旦)前日呵!

你酒後露狂乖,多尶𡯓,駕言嘲戲難挨。

這是支吾的言語,叔叔並無此事。(末)罷了!罷了!

【撲燈蛾】我怒從心上起怒從心上起惡氣怎分解

(旦)阿呀!官人饒命!此事與迎兒什麼相干介?(末)唗!賤人!

送暖與偷寒,這丫頭好生膽大也!

(旦)官人,饒命吓!(末)

留伊貽害,好叫你先喪塵埃!(殺旦下)惱殺這奴胎,從今斬草去根荄

【又】一時間悞聽,一時間悞聽,惹得交情壞!醉裏露消息,反被你把人來賣也!〔賤人!〕你心腸忒歹險,敎咱一命難挨!

(貼)阿呀!官人饒命吓!叔叔勸一勸㖸!(末)

先下手,恨舒懷,霎時身首早分開!(殺貼下)

【尾聲】抛將怒氣雲霄外,狼藉橫尸不可埋。〔賢弟,〕我和你何處安身別擺劃?

賢弟,如今淫婦都已結果,和你到那裏安身便好?(小生)小弟已尋思一個去處在此。(末)是那裏?(小生)哥哥,我和你都殺了人,少不得吃官司,不如同上梁山入夥罷。(末)且住,那山上那個認得我?況我又是個做公的,怎肯收留?(小生)宋公明招賢納士,天下傳名,況小弟前日曾會過神行太保戴宗,不必憂慮,竟去便了。(末)如此甚妙,同去便了。翠屏深處究緣因。(小生)頃刻尸骸化作塵!(末)若欲避他災與禍。(合)梁山泊裏好潛身。(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