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八/荊釵記

Top / 綴白裘 / / 荊釵記

荊釵記

別任

(生上)

【稱人心】功名遂了,思家淚珠偷落。妻年少,萱堂壽高;恨閒藤來纒擾,敎人恥笑。難貪戀榮貴姻親,百年守糟糠偕老。

辛苦芸窗二十年,喜看一日中青錢。三千禮樂才無敵,五百英豪我佔先。因參相,被流連,改調潮陽路八千;泥金已報平安字,慰我高堂望眼穿。下官王十朋,叨中上第,濫蒙聖恩,除授饒州僉判,已經寫書回去接取家眷到來,同赴任所;誰想不從奸相姻親,將我改調潮陽,以此未得起程。本待再寄封書信回去,奈無便人,如何是好?(淨隨生上)

【普賢歌】先蒙除授在潮陽,僉判十朋也姓。丞相倚豪强,將他調海邦。只為不從花燭洞房。

下官王士宏,蒙聖恩除授潮州僉判,只因年兄不就相府招贅,把他改調潮陽,將下官改任饒州;今日起程赴任,特來吿別。(淨)啓爺,已到狀元公館了。(生)通報。(淨)曉得。有人麼?(丑上)是那個?(淨)家老爺拜辭老爺。(丑)少待。稟爺,老爺拜。(小生)道有請。(丑)家爺出來。(生)廻避。(淨)吓。(下)(小生)吓,年兄請。(生)不敢。年兄請。(作進見禮介)(小生)請坐。(生)有坐。(小生)請問年兄幾時榮行?(生)小弟今日起程,特來吿別。(小生)多蒙光降。(生)不敢。小弟正欲請敎:那相府招親乃是美事,為何不就,以致改調?(小生)年兄吓,小弟一言難盡。(生)願聞。(小生)小弟呵:

【白練序】十年力孝,今喜成名志氣豪;也只望封妻報母劬勞。誰知那相府逼勒成親苦見招?為不從,將咱改調。此心懊惱!(生)

【前腔】吾兄免自焦,休得見小。論吉人,終須造物相保。休辭途路遙,聞說潮陽景致好。(合)焚香吿,一心靠着蒼天便了。

(外上)吏部文憑發,忙催赴任行。自家吏部當該是也。為送文憑與王士宏,說到狀元寓所去了,為此特地而來。此間已是,不免逕入。二位。(二生)請了。到此何幹?(外)

【婆羅門賺】限期已到,請馳騎,登途宜早。(生)意難抛,今朝拜別俺故交。(小生)自懊惱,我往潮陽歸海島,君往饒州錦繡繞。(外)休嘆息,愿此去各家善保,且寬懷抱。

(生)外廂伺候。(外下)(生)

【前腔】愿赤心報國安民,大凡事,理宜公道。(小生)望吾兄忠心一片天可表,去任所,管取民歌德政好。(生)德政好時民無擾多蒙見敎。(小生)乏款曲,休嗔免笑。(衆旗傘上)(生)吿辭先造。

吿辭了。昔日與君仝獻策,今朝各自奔前程。(衆喝下)(小生)咳!罷了,罷了!叵耐權臣奸詐深,將人無故苦相侵!正是:虧心折盡平生福,𠲔!行短天敎一世貧!

【紅芍藥】切齒恨奸臣,將咱改別調,却將那王士宏除授改。咱授海濱勤勞,空敎,空敎那厮謀陷我!天憐念,豈落圈套?但願得夫妻母子來此永團圓,一家多榮耀!

【前腔】到得潮陽且歡笑。其時放懷抱,施仁佈德,愛善除豪,官民共樂。還敎,還敎要訓愚共暴,當效他退之施敎。但願得三年任滿再還朝,那爵祿官誥!

【尾聲】忠心赤胆報皇朝,功名富貴人難效,姓字凌烟閣上標。

逼勒成親吾不從,任敎桃李怨東風。饒君使盡千般計,天不從時總是空!(下)

前拆

(旦隨老旦上,合)

【傍粧臺】意懸懸,倚門終日,望得眼兒穿。自他去後歷鏖戰,杳沒個信音傳。多應他在京得中選,因此無暇修書返故園。他若是登金榜,怎不錦旋?敎娘心下轉縈牽!(末承局上)

【賺】渡口離船,早來到家宅院前。咱不免偷閑先下彩雲箋。

有人麼?(老旦)

甚人言?

(末)不免徑入。(老旦)

原何直入咱庭院?(末)為一舉登科狀元。

(老旦)那個?什麼狀元?(末)就是王梅溪老爺。(老旦)吓!王梅溪?這就是小兒了吓。(末)如此說,是太夫人了?失敬了。(作揖介)(老旦)不敢。請問先生是那裏來?到舍有何貴幹?(末)小子是省堂承局。

因來便,特令捎帶家書轉。

(老旦)有勞了。

喜從人愿,喜從人愿。

【前腔】〔吓,先生,〕他為何不整歸鞭?付與書時有甚言?(末)敎傳語,說因參丞相,被留連。

(旦)婆婆,他說留連,敢是不回來了?(老旦)媳婦的兒吓!

你且免憂煎,可備些薄禮酧勞倦。

(旦)回房不及了。

就把銀簪當酒錢。

(老)這也使得。先生,

這物輕鮮,權為路費休辭免。

(末)在京領過狀元的賞賜。(老旦)不必推辭,請收了。(末)多謝太夫人。

去心如箭,去心如箭。

(末下)(老旦)媳婦,我每去報與你爹爹知道。(旦)有理。(合)

【皂角兒】嘆想連年時乖運蹇,喜今日姓揚名顯。步蟾宮,高攀桂枝;跳龍門,首登金殿。把宮花斜插戴帽沿邊。瓊林宴,勝登仙。早辭帝輦,榮歸故園;那時節,夫妻母子,大家歡忭。

(旦)爹爹,母親有請。(外,付接唱同上)

【尾聲】鵲聲喧,燈花豔。

(旦)丈夫有書回來了。(外)媽媽。(付)老老。(外)

果然今有信音傳。

(外)吓!李成家婆。

準備華堂開玳筵。

(老旦)親家,孩兒有書回來了。(付)親家母,恭喜,賀喜。(外)親母,這書是那個寄來的?(老旦,旦)是承局寄來的。(旦)送與爹爹開拆。(外)不敢。還是送與你婆婆開拆。(老旦)還是親家開拆(付)住了,㕶厾弗要推,看書面上寫囉個開拆就是哉。(外)這句也說得有理。待我看來。『此書煩至溫州城雙門巷老貢元岳父大人親手開拆。』喂,媽媽,是我開拆。(付)老老,若是㕶開拆,等我尋一管赤毛頭搭㕶鬭鬭。(外)開拆之拆。親母,有佔了。(老旦)好說。(付)老老,念嚜是哉。(外)你們大家來聽吓:

【一封書】男八拜,

吓!這書不像個有才學的人寫的吓。(付)那了?(外)兒子寫與母親應寫『百拜,』怎麼是『八拜?』(付)老老,故嚜眞正有才學個寫個:㕶兩拜,我兩拜,親家姆兩拜,夫婦之情也是兩拜,共成八拜(外)𠳨!

拜覆母親尊前妻父母:離膝下到都,一舉成名身挂綠。

(付)老老,𠍽個叫『挂綠?』(外)中了狀元謂之脫白挂綠。親母,恭喜,賀喜。(老旦)同喜,同喜。(付)喂!四隣地方!我里個女婿中了狀元哉!(外)媽媽,進來。你在外邊嚷什麼?(付)弗是,嚷拉鄕隣聽聽,免子差使好個。(外)吓!有麝自然香,何必當風站?(老旦)親家,請看完了。(外)

招贅万俟丞相府。

我兒,來,來,來!(旦)爹爹,怎麼?(外)這句有些不妥。(付)咦!𠍽了?賊頭狗腦,等我去聽聽看。(外)

可使前妻別嫁夫。寄休書,免嗟吁。草草不恭。兒拜覆。

(付搶書介)拉裏哉!好吓!我只道家書,倒是休書!老小花娘纔替我走出去!(外)阿呀!這,這是那裏說起!(老旦)阿呀!

【剔銀燈】親家母,不必怒起,容老身一言咨啓:我孩兒頗頗知法禮,肯貪榮忘恩失義?

(付)小娼根!老花娘!纔走出去!(外)媽媽,不可如此。

須知道天不可欺。決不肯停妻娶妻。(付)

【前腔】忘恩義!窮酸餓鬼纔及第,輒敢無禮!只因賤人不度機,敎娘受腌臢惡氣!如今,却元來誤你!羞殺了夫人面皮!

(外)媽媽,一紙家書未必眞。(付)思量情理轉生嗔。(二旦)霸王空有重瞳目,有眼何曾識好人?(旦)婆婆,怎麼處?(老旦)不妨,有我在此,隨我來。(下)(付)走出去!(外)媽媽,不要嚷,我去打聽個着實,再作道理。(付)老烏龜,快點去打聽!若無介事,饒㕶;若有個樣事嘿,我就撞煞拉㕶個老入娘賊身浪厾!(外)媽媽,不要動氣,待我去打聽打聽就來。(付)快點去!快點去!(下)(外)正是:莫信直中直,須防仁不仁。阿呀!難道王十朋果然有此事?我若不信,這書中的筆迹是王十朋的;我若信了,難道敎我那女孩兒嘿再去改……吓!阿呀!阿呀!(哭介)我越想越苦吓,越想越惱吓!(哭介)

【步步嬌】想當初,要與家把姻親結,是我先送過年庚帖〔我見他貧窮,〕是聘禮不求奢;止有這一股荊釵,我也再無別說。〔咳!老天吓老天!〕指望百歲永和諧,誰知半路相抛撇!

咳!呀,呀,呀!呸!

【江兒水】說甚今生契?都應是前世孼!

喂!王十朋王十朋,你若幹了這樣沒天理的事是呀!

縱做高官顯爵,你的名兒缺!

喂!我怎麼樣待你的?阿呀!

和你共處同居,把你全家接。〔喏!〕臨行時,又把黃金貼。眞是負心薄劣!〔方纔也不要怪我那婆子吵鬧吓,〕就是活佛爺爺,也倒下蓮臺自跌。

【川撥棹】你忒情絕,好,好敎人腸寸摺!

方纔說這書是承局寄來的,他一定在府前公幹,吓!我如今就,就到府前去尋他便了。

我向承局問個枝葉,向承局問個枝葉,好和歹,我心始洽。我回家好細說。問他行,好辨別。

【尾聲】薄情人,做事忒乖劣!閃得人沒下梢來沒下節!

咳!我是倒也罷了吓!阿呀!

只是苦煞我的姣兒他沒話說!

我如今就去打聽,我如今就去打聽。(下)

女祭

(老旦上)

【引】柳拂征衣路未央,可憐年邁往他鄕。(末上接)漫自慇勤設奠,血淚洒長江

(老旦)舅,小姐的綉鞋在那裏拾的?(末)吓!還在前面些,請老安人再行幾步。(老旦)

【綿搭絮】尋踪覓跡,含淚到江邊。

(末)老安人請住步,小姐的繡鞋就在此處拾的。(老旦)吓!小姐的繡……(作哭噎介)就在此處拾的?(末)是。(老旦)擺下祭禮。(末)曉得。(老旦)阿呀!媳婦的兒吓!你看渺渺茫茫浪潑天,可憐辜負你青年!(末)小姐吓!你清名雖則留千古,哪!只是白髮親姑誰可憐?(老旦)看香。(末)吓,有香。(老旦)快些。(末)來了。(老旦)香呢?(末)吓!老安人,男女只為起身得促,那香到忘了。(老旦)𠰻!些須小事,你就忘了?(末)咳!眞正不小心!(老旦)阿呀!媳婦的兒吓!你一炷香也沒福消受!也罷!

只得撮土為香,禮雖微,表娘情意堅。望靈魂暫且聽言:指望松蘿相倚,誰想你抱石含寃!〔阿呀!媳婦的兒吓!〕撇得我無倚無依!

媳婦的兒吓!你帶我的孝纔是正理,今日裏呵!

敎娘反披蔴哭少年!(末)

【憶多嬌】哭少年,送少年,安人奠酒,男女化紙錢。催促登程休辭倦。不必留連,不必留連。要趲程途萬千。

(老旦)舅,把祭禮撇在江中罷。(末)曉得。小姐吓,保佑老安人在路上好行好走。我們是去了㖸。(老旦)

【風入松】嘆連年貧苦未逢時,誰想一旦分離?我孩兒自別去求科舉,怎知道妻房溺水?我待說來,猶恐驚駭孩兒。

吓,舅。(末)老安人。(老旦)

你決不要與他知。(末)

【前腔】〔安人,〕不必恁躊蹰,且聽男女區處。只說狀元有信催迫起,先令我送安人來至。那其間,方說個就裏。〔吓!老安人,〕決不要便驚疑。(老旦)

【急三鎗】痛意情難訴!常思憶,常憂慮,心戚戚,淚如珠!(末)且是登程去,休思憶,休憂慮,在途路上免嗟吁。(老旦)

【風入松】你如何叫我免嗟吁?我這老景憑誰?年華老邁難移步,旦夕間有誰來溫顧?恨只恨,他們的繼母逼他嫁,葬魚腹。(末)

【急三鎗】若說是葬魚腹,如何懺,如何度,經與咒,總成虛!(老旦)你在黃泉下,有誰來懺,誰來度?屈死得最無辜!(末)

【風入松】〔咳!〕果然死得最無辜!〔哪!我家的小姐是,〕論貞潔眞無。姻緣契合從今古,拆散了夫妻皆由天數。(合)哭啼啼,擔愁在途,未知何日裏到京都?

(老旦)阿呀!媳婦的兒吓!(末)老安人且免愁煩,趲路要緊。(老旦拭淚,末隨下)

男祭

(老旦上)

【引】細雨霏霏時候,柳眉烟鎖常愁。(末隨小生上)昨夜東風驀吹透,報道桃花逐水流。(合)新愁惹舊愁。

(老旦)極目家鄕遠,白雲天際頭。(小生)五年辭故里,洒淚濕征裘。吿稟母親知道,孩兒夜來夢見媳婦,扯住孩兒衣袂,道說:『十朋十朋,只與你同憂,不與你同樂。』醒來却是一夢。(老旦)兒吓,敢是媳婦與你討祭麼?(小生)孩兒已曾備下祭禮,請母親主祭。(老旦)阿呀!我那媳婦的兒吓!非是你兒夫負你情,只因奸相妬良姻。生前淑性甘貞潔,死後靈魂脫世塵。飱玉饌飮瑤樽,水晶宮裏伴仙嬪。待你兒夫任滿朝金闕,與汝伸寃奏紫宸。(小生)母親,孩兒吿祭了。阿呀!我那妻吓!我和你好似巫山一片雲,秦嶺一堆雪,閬苑一枝花,瑤臺一輪月;到如今,雲散雪消,花殘月缺,好生傷感人也!

【新水令】一從科第鳳鸞飛,被奸謀,有書空寄。幸萱堂,無禍危;痛蘭房,受岑寂。捱不過這凌逼,身沉在浪濤裏!(老旦)

【步步嬌】將往事今朝重提起,越惱得肝腸碎!清明祭掃時,你省却愁煩,且自酹禮。

舅,看酒來。(小生)卑幼之喪,何勞母親奠酒?(老旦)兒吓!

須記得聖賢書,道吾不與祭如不祭。

(小生)看香。(末)有香。(小生,老旦,坐介)

【折桂令】爇沉檀,香噴金猊,昭吿靈魂,聽剖因依:自從俺宴罷瑤池,宮袍寵賜,相府將咱勒贅。俺只為撇不下糟糠舊妻,苦推辭桃杏新室,致受磨折,改調俺在潮陽〔阿呀!妻吓!〕因此上,躭悞了,躭悞了恁的歸期!(老旦)

【江兒水】聽說罷,衷腸事,〔阿呀!媳婦的兒吓!〕只為伊,却原來不從招贅施奸計。懊恨娘行沒仁義,凌逼得好沒存濟。今日個母子虔誠遙祭,望鑒微忱,早賜靈魂來至。

(老旦坐介)(小生)看酒。(末)有酒。(小生)

【雁兒帶得勝】徒捧着,淚盈盈,一酒巵;空列着,香馥馥,八珍味。慕音容,不見伊;訴衷曲,無回對。(拜介)〔呀!〕俺這裏再拜自追思:重會面,是何時!搵不住雙流淚,舒不開咱兩道眉。先室,俺只為套書信的賊施計。賢妻,俺若是昧誠心,自有天鑒知;昧誠心,自有天鑒知!(老旦)

【僥僥令】這話分明訴與伊,須記得看書時。懊恨娘行忒薄義,抛閃得兩分離,在中途路裏;抛閃得兩分離,在中途路裏!(小生)

【收江南】〔呀!〕早知道這般樣拆散呵,誰待要赴春闈?便做到腰金衣紫待何如!說來的話兒又恐怕外人知。端的倒不如布衣!〔妻吓!〕只索得低聲啼哭自傷悲!(老旦)

【園林好】免愁煩,回辭了奠儀。

我那媳婦的兒吓!我做婆婆的本待要拜你一拜,又恐你消受不起吓。也罷。

我只得拜馮夷,多加些護持,早早向波心脫離。惟愿取,免沉溺;惟愿取,免沉溺。

(小生)舅,化紙。(末)曉得。(化紙介)(小生奠酒介)

【沽美酒】紙錢飄,蝴蝶飛;紙錢飄,蝴蝶飛;血淚染,杜鵑啼。好敎人覩物傷情越慘悽!魂靈兒想自知,俺不是負心的;負心的,隨着燈滅!花謝,有芳菲時節;月缺,有團圓之夜。俺呵,徒然間早起晚息,想伊念伊!〔阿呀!妻吓!〕要相逢,除非是夢兒裏,和你再成姻契!(合)

【尾】昏昏默默歸何處?哽哽咽咽思念你。愿伊直上嫦娥宮殿裏。

(老旦)年年此日須當祭。(小生)歲歲今朝不可違。(老旦)天長地久有時盡。(合)此恨綿綿無了期。(小生)阿呀!我那妻吓!(老旦前走,小生哭下,末隨下)

開眼

(付扶外上)(付)老老看仔細。

【三台令】夜來花蕊銀燈,曉起鵲聲翠屏。(外)何喜到門庭?頓敎人側耳頻聽。

(付)坐子。(外)每日心懷耿耿,終朝眼淚盈盈;只為孩兒成畫餅,敎人嘔氣傷情!(付)昨夜燈花結蕊,曉來鵲噪聲頻。(外)吓!料我寒門冷似冰,量無好事到門庭。(付)老老,物性有靈,必有佳兆。老老,你坐厾,等我拿茶拉㕶吃。(外)就來。(付)是哉。(下)(末上)

【引】乍離南粤郵亭,又入東甌郡城。

李成自離吉安,又到溫州,一路來聞得老員外思念小姐,兩目昏花。咳!可憐!已到自己門首了。你看,門景凄涼,不免竟入。(付上)是囉個來外頭?(末)是李成。(付)㕶個男兒一向拉囉裏,今日勒居來?(末)男女隨狀元在任所。(付)天煞個!㕶弗居來,員外為子小姐,一雙眼睛纔哭瞎哉。(末)吓雙眼都沒了?可憐!如今員外在那裏?(付)坐厾中堂,跟我來。老老,李成居來哉。(外)吓!李成回來了麼?(末)員外,小人回來了。叩頭。(外)在那裏?(末)小人在這裏。(外)來,有話問你。(末)什麼說話?(外)𠲔!(咬介)你撇得我好,好吓!你起身之時,我再三吩咐你,送老安人到京,會見了狀元,卽便回來;你一去五年,望得我好苦吓!我只道你死了!(末)吓!員外,小人送老夫人到京,見了狀元,本要就回,被苦留相送赴任,所以不能得就回。(付)個樣忘恩負義之人,理俚做𠍽!(末)阿!老安人吓!那狀元不是忘恩負義之人。(付)肏娘賊!吃子俚厾兩年飯脚水,就護俚厾哉!(末)他當初除授饒州僉判,因奸相招贅不從,改調潮陽烟瘴地方,意欲陷害;後因朝廷體知本官處事廉能,持心公正,陞任吉安府太守。因此修書打發小人回來迎請員外,安人到任,同享榮華。有書在此。(付)老老,書拉裏,拆開來看看,寫個哆哈𠍽個拉上頭?(外)前番一封書,害得我家破人亡!如今又是什麼書不要看他!(付)正是,前頭個封書休子我里囡兒,那間倒怕俚休子老太婆了。(外)我雙眼昏花,那裏看得他?李成,你把書拆開來,字字行行念與我聽。(末)小人怎敢?(付)嘮叨!敎㕶拆便拆哉,有介哆哈推辭!(末)如此,待小人跪了,拆開來念與員外聽。

【一封書】壻百拜岳父母前:

員外可聽見?(外)你念。(末)

自離膝下已五年。因參相,不見憐,改調潮陽路八千。今喜陞為吉安府,遣使來迎到任間。匆匆的奉寸牋,伏乞尊前照不宣。

(外)書呢?書呢?(末)在這裏。(外)我聽了此書呵!

【下山虎】正是見鞍思馬,覩物傷情;觸起我關心事,敎我怎不淚零!如今吾壻得沐聖朝寵榮;我女一身成畫餅!

(末)員外保重,不要哭了。(外)

他穩坐在吉安城〔我那玉蓮的親兒吓!〕這猛浪滔天魂未寧,追思越悲哽!況當此衰年暮齡,反要艱難匍匐行!

(付)老老,哭弗活個哉,差弗多點罷。(外)李成,我且問你:狀元聞了小姐的死信,怎麼樣光景?(末)員外,狀元聞了小姐之信,痛哭不休,登時悶倒在地。(外)吓!竟悶倒在地?以後便怎麼?(末)以後虧得老夫人和男女救醒。(外)還好。(末)員外,那假書一事已明白了。(外)怎麼明白的?(末)前日在贛州境上遇着了前日下書的承局在那裏做驛丞。(外)也做了官了?(末)狀元見了,立刻拿下拷問寄書的情由,原來就是孫汝權套換的。(外)吓!就是這賊子套換的?阿呀!好個周四府吓!(付)正是。(外)喂!李成,自你去後,那孫汝權反吿我圖賴婚姻事,虧得周四府精明,審得賴婚是虛,威逼是實,把他打了四十,監在獄中。(付)喂!老老,今朝姑娘來說,孫汝權自知情虛,吊煞拉監裏哉。(外)縊死了?這也是皇天有眼吓!(末)是吓,皇天有眼。(外)李成,狀元母子可感激我每?(末)怎麼不感激?他感得你

【前腔】義深恩厚,恨繞愁縈。久絕鱗鴻信,因此悶懷倍增。母子修書,遣我來請。料想恩官必待等。(外)況天寒幷地冷,未可離鄕背井。且待春和欵欵行。

(付)老老。

【亭前柳】你垂鬢已星星,弱體戰兢兢;況兼寒凛凛,那更冷清清!(合)此行怎去登山嶺?且過殘冬,待春暖,共登程。

(外)媽媽。

【前腔】我不去,恐辜情;欲去怕勞形。李成,〕你須先探試,臨事怎支撐?(末)小人只索從台命。(合)且過殘冬,待春暖,共登程。

(末)昔日離家過五秋。(付)今朝書到解千愁。(外)來年回到吉安郡。(合)不棄前盟共白頭。(付)老老,說便是介說,㕶厾自去,我不去。(外)為何不去?(付)俚厾拉裏千憎萬厭歇,那間我去討俚厾個怠慢!(末)老安人吓,他每不是這樣人,不必多心。(外)是吓,他們不是這樣人。(付)我到底弗去。(外)吓!媽媽,我和你兩個老人家在路上說說話話,好不熱鬧。還是去的是。(付)旣是更等,我戲箱裏拿個虎面子戴子勒去。(付下)(外)李成來,我再問你:狀元可曾續絃?(末)員外吓,狀元是誓不再娶。(外)吓!狀元是誓不再娶?(末)誓不再娶。(外)眞個?(末)眞個。(外)果然?(末)果然。(外)阿呀!哈哈哈!(笑介)好個賢哉女壻吓賢哉女壻!李成,我的雙眼復明了。(末)吓!員外雙眼復明了?這是什麼?(外)這是柱杖。(末)果然復明了。謝天地。(外)喂!李成,你出門之後,我為了小姐日夜啼哭,雙眼都昏,不想今日復明,這也是難得的吓。李成,你隨我來。(末)那裏去?(外)到將仕公家去。(末)去做什麼?(外)他當日為了小姐之事,受了許多氣,今日將這些事報與他知道了,也待他喜歡喜歡。(末)喜歡喜歡。(外)快活快活。(末)快活。(外)隨我來。(末)是。曉得。(下)

上路

(末上)曲折隨溪踏軟沙,雨餘乘興過山家。雲間絕壁浮喬木,谷口飛泉响落花。一逕欹斜穿碧草,數峯重疊亂明霞。但看山色時多變,世事于今何足嗟!我李成自隨狀元蒞任之後,差我到家中迎請員外,安人到任所同享榮華,誰想員外思念小姐悲愁,兩目皆昏;虧得喜信,如今依舊復明。這兩日在舟中悶坐不過,今日天氣晴朗,不免請員外,安人登岸散步一回,有何不可。正是:鳩因雨過頻呼婦,蝶為春深苦戀花。(下)(外上)

【小蓬萊】策杖登程去也,西風裏,牢落艱辛,淡烟荒草,夕陽古渡,流水孤村。(付上)滿目堪圖堪畫,那野景蕭蕭,冷侵黃昏。(末上)樵歌牧唱,牛眠草徑,犬吠柴門。

(外)(臨江仙)綠暗汀洲三月景,錦江風靜帆收。垂陽低映木蘭舟,半橋春水滑,一段夕陽愁。(付)㶚水橋東回首處,美人親捲簾鈎。落花幾陣入紅樓。(末)行雲歸楚峽,飛夢遶温州。(外)老夫錢流行,只為玉蓮投江身死,終朝痛哭,雙眼俱昏;誰料賢壻不棄舊盟,差李成回來接我老夫婦到任同享榮華,方知始末,喜得雙眼復明。因此把家事託付與妹子看管,我老夫婦前赴吉安。媽媽,今日風清日麗景曙花明,大家岸上散步一回,可使得麼?(付)老老,說得有理。(末)請員外,安人緩行前去。(外)

【八聲甘州】春深離故家,嘆衰年倦體,奔走天涯。一鞭行色,遙指剩水殘霞。牆頭嫩柳籬畔花。見古樹枯籐栖暮鴉。嵯岈,遍長途,觸目桑麻。(付)

【前腔】呀呀,幽禽聚遠沙,對彷彿禾黍,宛似兼葭。江山如畫,無限野草閑花。旗亭小橋景最佳。見竹鎖溪邊三兩家。漁槎,弄新腔,一曲堪誇。

(外)行了一回,不覺筋衰力倦,那裏坐一坐便好。(付)眞正走弗動哉,坐介坐再走。(末)員外,安人就在這草坡上略坐一坐,待男女去看看船歇在那裏,來請員外,安人下船便了。(外)就來。(末)曉得。(下)(付)老老,今日受個樣苦,纔是孫汝權個天煞個害我里耶!(外)媽媽,不要說了。

【解三酲】為當初被人謊詐,把家書暗地套寫,致我兒一命喪在黃泉下!受多少苦波查!今日幸逢佳壻來迎迓,又還愁逆旅淹留人事賒。(合)空嗟呀,自嘆命薄,難苦怨他。

(末上)員外,安人,船兒就在前面,請登舟去罷。

【前腔】步徐徐,水邊林下;路迢迢,野田禾稼;景蕭蕭,疏林中暮靄斜陽挂。聞鼓吹,鬧鳴蛙。一徑古道西風鞭瘦馬。漫回首,盼想家山淚似麻!(合)空嗟呀,自嘆命薄,難苦怨他。

(末)看仔細走吓。(同上)

男舟

(淨上)

【引】肥馬輕裘,賦詩飮酒,不減少年時候。

解任歸來二十年,水邊亭子屋邊田。雖然白髮難饒我,老景安閑便是仙。老夫鄧謙,別號芝山,官拜禮部尙書,年過八旬,位列三台。享朝廷之洪福,賴祖宗之蔭庇,吿假歸田二十餘年,終日登山玩水,飮酒取樂。只是一件,求詩畫個最多,甚覺煩冗。今日閑暇,不免捲簾對竹,撫景題詩,消遣長晝,有何不可。鄧興拉厾囉里?(付上)來哉。老爺,叫我做𠍽?(淨)㕶去立拉門前,若是求詩畫個呢,說吾弗拉屋裏;若是請吃酒個嘿,說我拉屋裏。(付)是哉。(丑上)纔離太爺府,又到尙書門。有人麼?(付)是囉個?(丑)都爺請你家老爺赴席。(付)帖兒在那裏?(丑)帖兒在此。(付)少待。等我騙騙俚列介。(淨作吟詩介)山外青山樓外樓。(付)老爺,求詩畫個拉厾外頭。(淨)𠳶,𠳶,𠳶!賊肏娘賊!賊狗腿!我對㕶說個,亦來稟哉!阿有囉個厾拿竹引得來打個賊狗腿!(付)老爺,㕶看子帖子就曉得哉。(淨看)『年家眷弟錢載和頓首拜,卽刻求駕一叙。』原來是請吃酒個。下帖子個囉個拉厾?(付)是驛丞。(淨)叫俚進來(付)驛大哥,我里老爺叫㕶進去。(丑)吓。老爺,驛丞磕頭。(淨)阿呀,請起請起。(丑)不敢。(淨)鄧興,掇一个櫈子拉俚坐坐。(丑)不消。(淨)都爺幾時到個?(丑)前日到的。(淨)我弗得知,倒弗曾去望俚。(丑)都爺分付停舟避風,風息就行的,為此弗曾來報。(淨)還請何客?(丑)本府太爺。(淨)旣然是介,勞㕶去說聲:說我一請就來,一來就望,一望就吃,一吃就散,我老娘家磨弗起夜作個哉了。(丑)曉得。(淨)叫俚轉來。(付)老爺叫你。(丑)老爺,怎麼?(淨)我一向要賞你,今日來得湊巧,剩一個白銅錢拉裏,賞拉㕶子。(付)磕頭。(丑)多謝老爺。(淨)叫俚轉來。(付)叫㕶,只管奔個!(丑)老爺什麼?(淨)來還子我個銅錢,我還弗曾搭奶奶算帳個來了,改日拿來子罷。(丑)咦!白磕落子一個頭哉。(淨)鄧興,分付寫帖子,開禮單。(付)老爺,𠍽個多哈樣數禮物?(淨)備介四樣禮嘿是哉。(付)囉里個四樣?(淨)風魚哉耶。(付)風魚眼睛烏珠突落個哉。(淨)拿點紅紙頭嵌拉哈子嘿是哉。(付)一樣哉。(淨)還有火腿厾來。(付)前日子老爺要吃了割落子一塊個哉。(淨)介個蠢才!拿拉灰裏擢擢,灶墨撻撻就是哉。(付)有子兩樣哉。還要兩樣。(淨)拿兩個鷄蛋,再拿兩個稻柴,就是四隻盤哉。(付)𠍽個鷄蛋,稻柴,個嘿那算盤介?(淨)㕶弗曉得,只要帖子上寫得明白:未出公鷄一對,未織草鞋一雙。俚厾橫是弗受個。再歇我拿個頭一得,㕶退介一步;兩得,退介兩步;第三得,㕶竟拿子就走嘿是哉。(付)我曉得哉。(淨)叫轎子。(付)吓。轎夫,轎夫。(內)弗拉屋裏,纔出去挑糞哉。(付)老爺個個酒有點吃弗成。(淨)那了?(付)轎上纔去挑糞哉。(淨)個星肏娘賊個!阿該應先挑我老爺去,然後去挑糞?(付)弗多路,老爺步行子去罷。(淨)也罷㖸。

【接前引】按撫排佳宴,相邀意非淺。

(付)老爺到(丑上)老爺有請。(兩旦軍牢引生上)

【引】有事罣心頭,坐此江城久。

(丑)老爺到了。(生)打扶手。(丑)吓,打扶手。(生)年兄。(淨)年兄弗消上岸,小弟上船來哉。(生)看仔細。(淨)年兄,小弟不知節鉞降臨,有失拜候;又蒙寵召,得罪,得罪。(生)小弟久不屈晤,常懷渴想;今幸降臨,幸甚,幸甚。請坐。(淨)有坐。小弟與兄拉那裏一別,直至如今?(生)在車駕司一別,直至如今。(淨)是吓,還是在車駕司一別,直至如今。鄧興,拿禮單來。(付)吓。(淨)年兄,薄禮幾色,伏乞笑納。(生)年兄,這個不敢領。(淨)年兄,弗要作客,隨意點子兩樣嘿是哉。(生)不敢領。(付)老爺,一定要受個。(生)小弟決不敢領。(淨)喲,個是要受個。(付)老爺,一定要全收個。(淨)賊狗腿!說道弗受嘿弗受哉,有個星多嗒!(付)啐!出來忘記哉。轎夫挑子居去罷。(下)(淨)阿呀,阿呀,失謝哉。(生)謝什麼?(淨)向蒙年兄見惠個幅絹,我說拿來做件員領着着,兩個豚犬看見子,大個亦要,小個亦要,叫裁縫量一量,分一分,一件亦多,兩件亦少,至今還丟起拉厾來。(生)小弟還有,明日着人送來。(淨)如此說,小弟倒不裁哉。(笑介)(小生上)(外喑上)

【引】春風簫鼓樓頭酒,好景天成就。

(旦)太爺到。(外)啓爺,太爺到了。(生)請下艙來。(外)請太爺下艙。(吹打介)(小生)老大人。(生)豈敢。(淨)老公祖。(小生)老先生。(淨)連日少會。(小生)連日殊失請敎。(生)看酒。(淨)弗要定席哉,竟坐子罷。(生,小生)有理。請。(淨)請吓。(合)

【排歌】位列三台,功高五侯,知機養浩林坵。丹衷常運濟時謀,鶴髮猶存許國憂。(合)白蘋長,碧荇流,錦江波息穩仙舟。談心曲,逐官遊,晚山深處曰雲收。

(淨)阿呀,公祖,昨晚治生家裏失盜。(兩生)𠰻!失了什麼東西?(淨)了弗得!二三十人打進後門,盜了一坑宿糞去。(兩生)此乃小事吓。(淨)那說小事?糞乃五穀之精,若無糞擁稻苗,穀子怎得成器?如今盜去不打緊,竟絕子小弟個口粮哉。望公祖與治生追一追。(小生)這個自然。(淨)若追得出來,小弟也不要哉。(兩生)將來何用?(淨)拿來入官,竟上了庫嘿是哉。(各笑介)(生)休得取笑。(淨)年兄,小弟吃弗慣悶酒個,必須行其一令,取其一樂,何如?(生)妙吓!取色盆大杯過來。(淨)弗要色盆,星零桑郞,弗雅道個,倒是口令罷。(生)斟酒送與老爺。(淨)要小弟行令𠍽?(生)自然。請敎年兄。(淨)介嘿公祖佔哉。(小生)豈敢。(淨)乾。無𠍽酒面個。竟是一個『乾』字便罷。(二生)請敎。(淨)我數個十數,若數着子十字就吃酒個。(生)妙吓!(淨)我數起哉,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生)年兄飮。(淨)是小弟吃個,是無欺個。乾。年兄請。(生)還是守公請。(小生)豈敢。(淨)個是順行個。(生)斟酒。(外)吓。(生)年兄,酒便小弟飮,數要年兄代數。(淨)代數,個個酒也要代吃個,阿是吓?(生)自然。(淨)篩酒得來。(外)吓。(淨)代數。酒乾。該年兄數起哉。一二兩三四五溜六七八九十。(小生)又是老先生飮。(淨)亦是我吃?個也奇哉。斟酒來。(吃介)(生)年兄方纔重了兩數,有了二不用兩,有了六不用溜便纔是。(淨)我方纔是介數個了?阿呀,阿呀!大犯,大犯!該罰,該罰!大鍾來!(生)斟酒。(外)吓。(淨)罰酒。乾。那間公祖來哉。(小生)老先生,酒便晚生飮,數也要老先生代數一數。(淨)也要代數?個個代數,酒是也要吃個哉。(小生)自然。(淨篩酒吃介)代數。酒乾。聽明白子:一二,不用兩,三四五,不用溜,六七八九十。(生)又是年兄飮。(淨)咦!亦是我吃?乾。(生)年兄量越好了。(淨)咳!那間吃弗得哉,前番一呷一鍾。(二生)如今呢?(淨)那間只好兩呷兩鍾哉(小生)原是一般的。(淨)那間要請年兄行令哉。(生)年兄,我每催花飮酒如何?(淨)妙吓!(生)折一枝花過來。(外)風大攏不得船。(淨)隨便𠍽罷。(生)吓!有子,我袖出荊釵質酒籌。吩咐起鼓。(小生)吓!

【尾聲】見荊釵,眉先皺。吾家舊物倩誰收?

(淨)為𠍽公祖見了荊釵掉下淚來?(生介)其中有個緣故,少停便知。(小生)

覩物傷情淚暗流!

(內吹打介)(淨)吓,吓,吓!一位都爺,一位太爺拉裏吃酒,𠍽人個船能放肆!(生)吓,是老荊的船在後請太夫人,故此吹打。(淨)旣是年嫂的船拉裏,我里弗便,統個船到烏鵲山去罷。(生)有理。分付移船到烏鵲山去。(外傳介)(合)

白蘋長,碧荇流,錦江波息穩仙舟。談心曲,逐官遊,晚山深處白雲收。(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