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八/萬里緣

Top / 綴白裘 / / 萬里緣

萬里緣

打差

(末上)千金一諾重平生,結客翩翩裘馬輕。謾說中多義俠,由來江夏舊家聲。俺黃尙枝忠孝為心,豪雄作志。讀書學劍,常懷起舞聞雞;投筆從戎,每切中流擊楫。輕千金于一擲,何妨担石無儲?笑四海之空囊,博得聲名遠布。向為幕府參軍,今作吳門逸士。塋邱葬祖葬親,不愧先人于地下;有子能文能武,堪稱繼紹之箕裘。宗叔含美,久任雲南未歸,鼎革之後,各憲行文𥡴察,那些差役,紛擾頗不能堪,俺一向代為料理。近來端木兄弟又往雲南尋親去了,家中只有弟婦與占文姪兒,薪水之事,俺不時週濟。這幾日不曾到彼看看,甚是放心不下;今日閑暇,不免去走遭也。

【新水令】半生名姓薄雲霄,問襟期,誰堪同調?不能個經綸匡社稷,且將那踪迹混漁樵。心事牢騷,拂青萍,夜夜裏龍吟嘯。(下)

(付隨淨上)(淨)小的兒,走吓。(付)來了。(淨)

【步步嬌】省下差官非輕小,到處人驚倒。錢財賺大包。

自家江寧按察司差官便是。今奉本官差到蘇州家僞官事情,前日投批在縣裏。縣差人叫,叫,叫什麼?(付)黃蒸籠。(淨)叫黃蒸籠。這奴才又是個酒鬼,滑叫我瞎跑,一些正事也不幹!小的兒,黃蒸籠呢?(付)在後邊。(淨)叫他來。(付)吓。黃蒸籠,老爹叫。(丑作醉態上)來哉。

潦倒奔馳,只管將咱叫。

老爹,請了。黃蒸籠在此,有𠍽見敎?(淨)呔!我認得你是黃蒸籠!(丑)正是。(淨)我把你這狗肏的奴才皮都剝下來,筋都抽掉你的!(丑)㕶厾有個樣新刑法個哈?(淨)我且問你,家事情怎麼樣了?(丑)我昨日到他屋裏去,弗在家裏。(淨)你終日哄我每跑,跑到縣前,縣前又不見;跑到閶關閶關又不見;跑到家,家又不見個人影兒!我問你,你得了他多少銀子,把個犯人藏過了?(丑)阿呀!我個天地神聖爺爺!我幾曾得他一厘含口墊背心個介?我昨日原對㕶厾說個吓:到縣前,縣前不見,到閶關閶關不見,再到家去。阿是介說個?(淨)狗肏的!你不要把這樁事看小了吓!(丑)我看得蠻大個拉裏。(淨)

若是正犯脫逃,少不得將伊代解,還賠錢鈔。

(丑)弗難個,如今原跟我到閶關,閶關不見再到縣前,縣前不見原到家裏去。(淨)滑哄我瞎跑!小的兒,打這狗肏的!(渾下)(末上)

【折桂令】遍街衢,人語稠嘈;又不是賽會迎神,玩月觀潮。

你看,蘇州城中這些人來來往往的,好不熱鬧也!

都只為蟻陣紛紜,蜂衙搶攘,蝸角虛囂。莽形骸,斷送在滄桑世界;好光陰,埋沒在蕉鹿昏朝。轉眼兒黑鬢點霜毫,夢斷黃粱,身委蓬蒿!

呀!那邊來的好似占文姪兒。(貼上)

【江兒水】嚴父離家遠,齠齡跋涉勞。

(末)姪兒,你往那裏去?(貼)

奉親嚴,特向堦庭造。

(末)到我家來何幹?(貼)

為公差,又向寒門鬧。

(末)為什麼事情?(貼)

江寧提解須臾到。

(末)如此說來,一定又有差官到家了?(貼)

憲役行踪尙杳。

(末)你那裏曉得?

本縣承牌特地忙忙先吿。

(末)近來奉過恩赦的了,怎麼又來提解?

【雁兒落】俺只為兩尊行萬里遙;因此上,幾年來微軀效。博得個奉皇恩,大赦了恁嚴親,纔放胆向天涯蹈。

(貼)旣是赦過的了,如何又來提解?(末)呀!

這都是風聞未確話蹊蹺,早難道違王命,起波濤?

(貼)那差人來說的。(末)

恁須是放胆兒添歡笑,休得要哭啼啼,淚雨抛。

(貼)母親說此事全仗伯父照管。(末)你且放心,有我在此。

英豪,憑着俺手擎天,除狼豹;伊曹,怎敎恁母和兒飽獍梟!};(淨,付,丑,同上)

【僥僥令】城街都走遍,水月影難撈。眞個是踏破鐵鞋無覓處,

(丑)來個就是哉。(付)在這裏了。

狹路相逢在這遭。

(末)放手!放手!(淨)小的兒,放不得手的!(末)呔!(打付介)

【收江南】〔呀!〕為甚的急忙忙擒捕呵,沒半語,但咆哮?又不是彌天大罪犯王條,怎容得官家提騎恁雄驍!

(丑)弗要亂橫,好好能介說,等我來對俚厾說。阿呀!爺。(末)你是老黃,認得我的吓。(丑)正是老相知哉。(末)

老承牌舊交,老承牌舊交。為甚麼頓翻面孔也粧喬?

(丑)爺,我為子個齣事務走得來了弗得。(淨扯丑介)(丑)𠍽了,𠍽了?(淨)來,那個戴▲巾子的是那一個?(丑)就是道前爺哉那。(淨)敢是他家的親?(丑)弗是,是自己家裏。有𠍽說話對俚說嘿是哉。走來,走來。(淨)怎樣?(丑)爺是有體面個人,好好能介說。(淨)我曉得。(丑)走得來。(淨)怎麼樣?(丑)㕶阿曉得?(伸拳介)哪!他是會此道的吓,不是好惹的吓!拱拱手嘿是哉,弗要磕頭(淨)呔!(付)我每老爺叩那個的頭!(淨)老親翁請了。(末)請了。(淨)這位是令親麼?(末)是舍姪。足下是那裏來的?(淨)小弟是敝憲衙門江寧按察司差來的。為令親僞官的事情,前日投批在縣裏,縣裏差人叫黃蒸籠這狗肏的!(末)不要駡。(丑)爺非但駡,還把我打哩。(付)呸!肏娘眼子!(淨)呔!他鎭日哄小弟亂跑,跑到家,家又不見;跑到閶關閶關又不見;又到縣前,縣前又不見個人影兒。敝司主又利害得緊,一連拿了七八個違限。小弟沒法了。今日幸遇着老親翁是蘇州大方的朋友,就是了。(末)吓!原來為僞官的事情,益發不該囉唣了。(淨)沒有那個囉唣吓。(末)家叔赴任在未經鼎革之先,阻隔在兵戈載道之外;況上司問明已將舍弟釋放歸家的了,怎麼今日又來提解?(淨)老親翁,你這句話講錯了。(末)何差?(淨)自古千差萬差,來人不差:螞蟻不釘無縫的磚街,無事不登三寶殿。小弟雖然是這等說,但憑老親翁見敎,小弟便領命去了。(末)這等說,你是滅旨拿人了?(淨)你不要講野話吓!

【園林好】我是奉欽差,𥡴查僞僚;持省帖,拘拿家小。官法怎容欺貌?休得要絮叨,休得要絮叨。

小的兒,打這個毴養的!(丑)住子,住子,有話好好能介說,等我來。爺事務,原是介齣事務厾,也弗要怪俚厾。那間爺到縣裏去弄一角囘文,尋介一個寡紙包打發俚去子,個樁事務就完哉。(末)起初不曾用錢,如今休想,叫他做夢!(淨)做夢吓?小的兒,綑他去!(付)肏娘眼子!(末打淨,付介)(丑)弗要打,弗要打!(渾下)(末)

【沽美酒】氣冲冲,貫斗牛,氣冲冲,貫斗牛!心皎皎,凌穹昊,急得俺熱血淋淋難打熬!不平事,好心焦無義漢,怎輕饒?鋤强暴,荊卿絕少;解急難,魯連堪表;任義俠,朱家堪學};〔俺呵,〕一霎裏心豪氣豪,神搖胆搖!(貼)伯父,如今怎麼處?(末)不妨。你且到我家中去。呀!這一回纔掃却胸中煩惱!(末,貼下)(淨上)阿呀!小的兒,小的兒!好打!好打!(付)來了。阿唷!阿唷!(淨)好狗肏的!你闖了禍,連累我老爹打得這般個模樣!黃蒸籠呢?(付)在後邊。(淨)叫他來!(付)黃蒸籠黃蒸籠,老爹叫。(丑)哈哈哈!快活!快活!個兩個野蠻肏娘賊,我說道前爺是體面的,駡起俚來,討俚一拳一脚。阿歪!阿歪!一個腰纔打痛哉。(淨)黃蒸籠!我甚子得罪了你,叫人打得我這麼個樣子?(丑)何曾叫人來打㕶?我原對你每說的,那個道前爺是體面的,有話好好的說。哪!纔是㕶厾個二夥長𣬿出小大爺弗好,開口肏你娘,閉口是肏你娘,惱了他,就打起來哉。(付)肏娘,我駡的?(丑)那弗是㕶駡個?(付)我駡的?(淨)呔!我原說這樁事已赦過的了,不要去罷,都是你說老爺回來,賺了多少銀子;老爺回來,賺了多少銀子!今日賺的銀子在那裏?(丑)拉厾相埋怨哉。(付)我在&color(navy){南京,那裏曉得今日這個道理!(淨)咳!

【清江引】我命中悔氣空來到!(付)帽傘多打掉。

(淨)護書呢?(付)

護書不見了。(丑)打得支支叫。

(付)老爹,他在那裏笑我每哩。(淨)把繩子拴他到南京去。(付捉丑介)(丑)爺來哉!(淨)

倒不如快收拾,往江寧跑。

(淨,付下)(丑)捉!捉!捉!捉個兩個野蠻肏娘賊個轉來!個個狗毴養個,▲要吃起公人食來!道前爺是有體面個,開口肏娘,閉口肏娘,况且有手脚個,惱子俚,一把拖翻子,好打!好打!打得來落花流水!二夥長頭上一頂帽子,乞拾拉裏哉拿得去換呷酒吃吃▲是好個。咦!頭頸裏還有一條繩拉裏來。呀,啐!只管說閑話,等我進去子,換一齣出來看看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