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八/鮫綃記

Top / 綴白裘 / / 鮫綃記

鮫綃記

草相

(末上)受人之託,必當忠人之事。自家單慶是也。奉本官差押魏必簡下充軍,臨行時有劉漢老送我白銀二十兩,着我途中謀害他性命。又將銀簪一隻為記,成事回來,再找三十兩。一路來人烟湊集,難以下手,且到前邊再作道理呔!魏必簡,快些走上來!(小生)吓,來了。

【縷縷金】心痛切,步徘徊。

(末)呔!死囚!這等慢騰騰,幾時得到衞上?(小生)阿呀!大哥!

奈我兩腿難行動,似刀錐!

(末)你走不動,我馱了你走罷!(小生)大哥吓!可憐方便我略坐一坐。

勝念千聲佛,望垂週庇。

(末)𠲔!我倒受你的氣!你要坐也罷!

向綠陰樹下坐移時,再向前行去,再向前行去。

(小生)阿喲喲,多謝大哥。(末)略坐一坐就要趲路。(小生)是,曉得。吓!大哥,我家業渾如火上氷,此身猶似曉來燈!(末)你自家作孼應難活,禍福無門人自尋。吿訴我怎麼!(小生)吓!大哥,明明是一樁屈事,今日生死皆出大哥之手;若得生還,便是我重生父母了。(睡介)(末)這個死囚!好意放他坐坐,有這許多嘮叨!吓!魏必簡魏必簡!你看他就如死狗一般睡熟了。且住,一路來人烟湊集,不好下手;如今荒僻去處,四野無人,正好下手。魏必簡魏必簡!你休怨我,這是你前生造下孼,今世轉相逢!(舉棍介)且住,這一棍倘打他不死,喊將起來,反為不美;待我尋一塊大石頭照頂門一下,把他腦漿打出來纔是了當。(尋介)(丑嗽介)(末)好不湊巧!可可的一個人來了。(丑上)

【前腔】我在江湖上,走如飛,相面兼風水,子平書。踪迹無南北。一些盤費,口中吃飯體穿衣,全憑這張嘴,全憑這張嘴。

(末)蓼花灘上鷺窺魚,這不是全憑這張嘴?(丑)呀!老哥,我自走路,賊介一𢵓,我撞弗開口,亦拿我一插!(末)擦了,便怎麼!(丑)吓!是了,敢是見小子臉上有些黑黑白白?可是?(末)點點楊花入硯池。這不是黑黑白白?(丑)𠲔!來得快!我要青青白白。(末)一條路界青山色。這不是青青白白?(丑)我如今要個白對白。(末)玉山高並兩峯頭。這不是白對白?(丑)好!難兄不倒。我那間要個蓬蓬半白。(末)呸!走你娘的路!不要在此混賬!走,走,走!(推丑介)(丑)好奇怪!他滿面殺氣,必有害人之心。啐!我是走路,管他怎麼!(小生打哼介)(末)那裏來這個𣬼入的到此混纒!(丑)好奇怪!草叢中有哮吼之聲,其中必有異物,不免轉去尋看。(末)𠲔!再沒有你這個惹厭的人了,去了又來,來了又去!(丑)呀!老兄,這條是官路去來由我,你那裏管得?(末)不是管你,我每行路辛苦,要在此靜坐一回,你只管來纒擾!(丑)不是我來纒擾,我聽見草叢中有哮吼之聲,其中必有異物,因此轉來尋看。(末)要看異物,來,來,哪!這不是異物?——一個死囚,什麼異物!(丑)阿呀!妙吓!你看這漢子鼻息如雷,必非凡品,待我喚醒他問一問。漢子醒來!(打小生介)(小生)阿呀!大哥吓!纔睡得着,把我棒瘡上打這一下,疼死我也!(末)呸!死囚!不知那裏撞一個肏娘的來打了你,又是大哥小哥!(丑)他不知是我;㕶弗要氣,等我去說明白子。(末)這是那裏說起!(丑對小生介)請了。方纔小子不知,非關他事,不要怪他。(對末介)我說明白個哉。(末)惹厭!(小生)呀!大哥,你自走路罷了,為何打我這一下?阿唷唷!(丑)在下是個相士,因見你相貌古怪,況且鼻息如雷,為何披枷帶鎖,要喚醒一問;不知棒瘡在腿,所以失手。我倒得罪子㖸,得罪子㖸。(末)這個𣬼入的是相面的!(小生)吓!是風鑑先生。敢煩一相。(丑)當得。待我扶你起來。(末)呔!不知事的死囚!你身無半文,盤纒都是我的,叫他相了面,那個與你還相錢?你是死數裏的人了,相什麼面!相什麼面!(丑)阿呀,老哥,他是難中人,那個要他相錢?(末)你不要相錢的?(丑)分文不取。(末)眞個分文不取?(丑)一個銅錢弗要。(末)你不要,干我甚事?去相,去相!(丑)蓋個𠍽氣質故朋友,要算生個半邊個哉!(末)是這樣生的!(丑)吓,請過來。(小生)先生,不要相了。(丑)為𠍽了?(小生)我是死數裏的人,相他怎麼?(末打介)呔!死囚!(小生)阿唷!阿唷!(丑)住子,住子,故一記,亦是為𠍽了?(末)你起初要相,見我說了幾句,使性便不要相了;你不要相,可在我心上!可在我心上!(丑)弗要氣,故一逗逗得是個定定能立厾,等我去發作俚。(對小生)呔!你個個人沒理,弗通,刁鑽!你起初要相,那間亦弗要相,是何解說?(又對末介)弗要氣哉,我發作子俚哉。(末)惹厭!(丑)個個朋友直頭耐煩得勢厾!吓,來立正子,咦,嘖嘖,好個相!聽講。(小生)是。(丑)你儀容俊雅,必作高賢;骨格清奇,終須顯達。莫怪小子說你結喉露齒,早年骨肉分離;懸望昏迷,必主人亡家破。(末扯丑轉介)喂!(丑)個一扯為𠍽了?(末)好先生,他這等模樣,怕不是人亡家破?虧你猜!(丑)我不是猜,依相書直講。(末)什麼相書直講!分明亂話!(丑)兄不信,竟是亂話,來聽我亂完子話介。足下賢庚多少?(小生)二十三歲。(丑)廿三,廿四,廿五,好!你大運將通。你鐵面劍眉,兵權萬里;湖目海口,食祿千鍾。若到廿五,廿六,邊城管事,必有將相之權。(末)喂!(扯丑介)(丑)故一扯亦為𠍽了?(末)他沒半文錢在身邊,你奉承他沒用。(丑)我那個奉承他?依相法直言。(末)什麼相法直言!竟是放屁!(丑)阿呀!老兄,你不要小覷了人。起初說我亂話,如今又是放屁,那過去未來的事,你不信也罷;我如今只把眼前一樁事講一講,看你信也不信。(末)眼前什麼事?就講!(丑)眞個要說?(末)就講!(丑)當眞?(末)講吓!(丑)閃開!漢子,你要防備着!(小生)先生,怎麼?(丑)今日午時三刻有人謀害你的性命。(小生)阿呀!先生救一救吓!(丑)弗番道,有我拉里,在我身上包㕶脚指頭弗踢一踢便罷。(看介)方纔直逗個位朋友羅里去哉?兄為𠍽了直奔子個搭去?(末)在此看看野景。(丑)來,我也替兄相相。(末)盤纒短少,不敢相煩。(丑)俗哉,開口就說銅錢銀子!這位兄不要他的,若要子兄個,道是磚兒能厚,瓦兒能薄哉。過來也相一相。(末)如此,多勞。(丑)立正子,把尊冠起一起。(末)是。(丑)八九?(末)七五。(丑)兄這大身,這頭倒小,眞正小頭斑剝厾過日脚!(末)休得取笑。(丑)聽講:看你天庭削尖,地角欹斜,一生勞碌奔波。好個賤相!(末)休得取笑。(丑)借手一觀。(末出手,丑看介)那一隻。好一雙近錢手!銀子是會賺的,只是東手接來西手去,弗聚財。俗語云:『錦被蓋雞籠,外頭霍顯裏頭空。』虛名虛利,阿是介個?(末)好先生,銀子其實會賺的,東手接來西手去,不得實惠。先生如見的了。(丑)𠍽了如見?直頭亂話!(末)休得見罪。(丑)看兄相是無得兒子個。(末)沒有兒子的。(丑)不但沒有令郞,連令愛也沒有,兒女俱無。若有,兄說出來。(末)眞個,先生,果然男女俱無,竟是神仙了!(丑)𠍽個神仙?我拉里放屁!(末)得罪,得罪。再煩先生相一相終身結果如何。(丑)罷哉,弗看哉㖸。(末)哎哎,一定再煩相一相。(丑)兩件被我道着了。(末)先生,來,來,來。(丑)相着子癢筋厾哉。(看末)吓!好奇怪!(末)先生,為何?(丑)起初見你殺氣冲眸,必有害人之心。(末)如今便怎麼?(丑)如今紅光滿面,頗有救人之意。老兄凡事要積些陰德,後來二子送終。(末)先生,此人後來如何?(丑)老兄吓!

【好姐姐】看他形容俊偉,必掌握兵權之貴。〔虧他這幾年,〕經危歷險,此去皆坦夷。(合)憂為喜,窮冬去後陽和至,萬物榮枯各有時。(小生)我在流離顚沛,似萍梗風波之內。

大哥,先生說我今日午時三刻有難。

今朝死生料因皆在伊。

(跪介)(末)喲喲喲,先生請起。(丑)他不是這樣人。(末)

聽他詳察事理,不由我心中不畏。(丑)老哥,積些陰德與子孫。(末)先生,荷蒙囑咐,不敢不相護持。

(小生)先生,再煩一看前途可保得性命麼?(丑看)好了,日已過午,凶星已退,吉曜來臨,此去一步高一步,再無坎坷了。若到榮貴之日,不可忘了小子。(小生)怎敢忘恩。(丑)閑話已久,就此吿別。相逢纔攘攘,話別又匆匆。請。(末,小生)請了。(丑又上)阿呀,老兄!(末)先生為何又轉來?(丑)老哥吓,凡事積些陰德,有二子送終,有二子送終。(下)(小生,末)多謝先生。(末笑介)我若非逢相士,決意害忠良。(小生)大哥何出此言?(末)罷!我實對你說了罷:我臨行時,有員外送我二十兩銀子,又將銀簪一隻為記,成事回去再找三十兩,叫我途中結果你性命。(小生)阿呀,大哥吓!我和你前日無寃,往日無仇,怎要害我性命?(末)要害你性命不對你說了。吓,我和你開了刑具。(小生)吓!若得如此,大哥乃重生父母,再養爹娘了!請上受我一拜。

【憶多姣】承隱惻,蒙拯溺,區區再見天與日,是啣環難報德。(合)恩似山澤,恩似山澤,地久天長罔極!

(末)善惡無根一念移,須知生死在須臾。(小生)此生若得千金報,不負今朝活命恩。(末)天色晚了,快走罷。(小生)大哥請。(末)吓!你只是疑我;也罷,我把批文行李交付與你,由你來也罷,不來也罷。(下)(小生)大哥,還是同去。(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