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八/黨人碑

Top / 綴白裘 / / 黨人碑

黨人碑

打碑

(付上)隔壁三家醉,開壜十里香。幸逢明聖主,沉醉有何妨?自家長安城外酒肆中一個店小二便是。好笑今朝絕早開子店就撞着子一個秀才官人進來,獨自一個對壁撞。個個量倒搭酒保一樣個,半斤頭壺裏吃子十幾壺哉,還拉厾喊『酒來酒來!』弗知阿有𠍽厾身邊,只怕要剝衣裳散場厾介。(小生醉態上)酒保!(付)咦!醺拉厾哉。(小生)酒保,不吃了,我去了!(付)相公算賬:十五壺酒,一隻猪耳朶,一盆鹽荳,一盆瓜虀。(小生搖手介)(付)那說搖手?(小生)不要算。我有個玉玦在此,留在這裏,明日吃了一總算。(付)相公,就見賜點現個罷。(小生)𠲔!蠢才!這是神仙留玉珮。(付)妙!弗差,卿相解金貂。相公明朝竟敲大門進來吃嘿哉。(下)(小生)醉眼模糊天地小,脚跟顚倒路途遙。他年若守酒泉郡,不掛詩瓢掛酒瓢。我謝瓊仙自與傅人龍為八拜之交,眞是意氣相投,可謂天涯知己,在此頗不寂寞。今早不知他往那裏去了?小生獨在旅邸無聊,偶爾閑步到酒肆中沽飮一壺,不覺大吓——竟吃得大醉。且回到寓所去看哥哥回來也未。

【端正好】豔陽天,平夷道,眼瞇離,信步遊遨。只索向醉鄕中覓幾個眞同調。怪眼底乾坤小!

咳!我好笑蔡京那厮,賄賂公行,白丁橫帶,使俺們擎天有志,無路請纓,好不可恨!不如我謝瓊仙今日借此村醪,用澆塊壘,好不洒樂也!

【滾綉球】走荒郊,脚步斜,笑春風,意興饒。憑着那千杯美酒,盡消得萬種愁苗!休提起際風雲,龍虎遭;且締個伴烟霞,漁牧交。得意處,按襟長嘯;放懷時,趁口價長號。俺自有山高水遠能題咏,俺自有鳥語花香伴寂寥,圖什麼青紫金貂!

(作醉望介)你看,這一帶溪山烟色,好難描畫也!

【叨叨令】你看一溪紅浸霞光耀,三山黛鎖雲容罩;求魚野叟在江邊釣,鳴春好鳥枝頭噪:兀的不暢殺人也麼哥!兀的不樂殺人也麼哥!添俺個酒痴生,獨自兒價多狂叫。

閑步之間,不覺早已來到端禮門了。(見碑介)呀!老兄請了。(作揖介)(跌介)(掙起介)𠳶!可惡!我相公好意與你深深作個揖,你不回禮也罷了,怎麼反把我推上一交?放肆!可惡!

【倘秀才】你道是氣昂昂驚人儀表,直恁的將人欺藐。禁不住老拳頭狠這遭!

(打碑作痛介)咦!什麼東西這等硬的!(作細看摸介)(笑介)呀,啐!我只道是一個沒理的人,原來是一座石碑,却打他起來。(笑介)醉了,醉了!且住這裏我時常在此出進,不曾見有什麼碑在此,緣何今日方見?莫不是新竪的?待我看來,是什麼碑記。(念介)『元祐黨人碑。』(作醉語介)什麼黨人?(念介)『奸黨司馬光呂公著』(怒介)阿呀!放屁!放屁!可笑!可笑!那司馬相公就是三歲孩童,那個不曉得他是個正人君子,怎麼說是個奸黨?可惱!可惱!

是那個把公評一旦兒都抹倒?這一座黨人碑,分明坑儒窖!可不是壞國根苗!

你看後邊還有許多名字,不知又是何等樣人?待我再看。(念介)『蘇軾文彥博程頤』呸!益發放屁!把一個夫子也認做黨人,這樣敗倫傷化之事,也竪在那裏!(作拾石介)待我打沒他。石碑,你受俺打幾下者!

【脫布衫】怪着你岩岩突立在都門道。祇為着排陷人豪,須把那黨人名蠲除早。

(大笑介)快活!快活!這許多姓氏都被俺打掉了!石碑,你如今沒用了,請走開,請走開。𠳶!我相公分付你,就該走開纔是,還要公然站立在那裏麼?(外,付扮軍牢上)哥吓,我每奉府的鈞旨,着我們看守那黨人碑,若有人在碑前談議,卽許擒拿解究。(看小生介)(小生作推碑介)呸!

你又不是曹娥墮淚,何須你蠢蠢的怪石空高!

(作推倒碑大笑介)好也!好也!快暢!快暢!(外,付)不好了!一座石碑被這醉漢推倒,却又打壞,怎麼處?(付)啲!你不知死活的狗頭!這一座黨人碑是府所竪的,你將來打壞,又敢推倒,你有多大的胆在此撒潑!拿去見太師爺!(小生)𠳶!你每這些小人!誰敢上前!我是相公,可要認認我的手段?(作打介)(付打小生跌介)呔!狗弟子還要行兇!(作鎖介)快走!快走!(小生)好!你每扶我回去,多多有賞。

【煞尾】好笑我玉山自倒。

(外)吃了酒在外生事。(小生)

怎說得不飮從他酒價兒高?怪不得騎鯨跨鶴,枕麯藉糟。(外)你莫思着誤入桃源,管敎你入泉臺須早!(推小生下)

酒樓

(生上)揮觥對月臥秋霜,騷人俠士豈尋常?隻眼放開天地小,雙眉橫竪血腥香。我傅人龍天涯遊蕩,訪尋知己,以寄死生;不想得遇越水生,情投意合,方遂衿懷。只是奈他躭于詩酒,醉後狂言,不知天地為何物。昨日早上我因有事出門,他亦不在寓所,坐望至晚,竟不見回來。我想他又無親戚,又無知己在此,往那裏去了?我今日起來,放心不下,恐他少年狂性,別戀翠館紅樓,亦未可知。不免出城去,向那花街柳巷去訪問一番,多少是好。

【新水令】劍橫秋水向垂腰,見不平,便聞悲嘯。你看那烟光迷古寺,塔影挂寒濤。多少牢騷!俺心中事有誰曉?

吓!來此已是端禮門外。有個酒樓在此,且進去沽一壺再走。店家有麼?(付上)陳平已愧淹車馬,令何須吝酒錢?是囉個?(生)要飮酒的。(付)吃酒個請樓上坐。(生進介)(付)夥計,拿酒拉樓上去。(生)過來,我問你,昨日可有個二十來歲的後生在此吃酒麼?(付)蓋個相公,我里個樓浪日日輪千輪萬個人出進,後生個,老娘家,中年人,少男兒,和尙,道士,吃子酒,算算帳去哉,囉里記得個多哈?(內亂叫酒來介)(付)來哉,來哉。夥計,多拿兩壺酒後樓去。(內又叫酒介)(付)來哉。伙計,西邊樓浪要酒,快星燙起來。(內應介)(生)酒保。(付)𠍽個?(生)今日樓上飮酒的為何這等多得緊?(付)相公,兩日軋殺弗開。(生)却是為何?(付)纔是看勝會個哉。也有三個一淘,四個一起,替個快活了纔拉酒樓上吃酒打散,酒也燙弗及。個星鷄雜,猪鼻冲,狗耳朶賣得罄盡,就是鹽荳一粒無得剩。(生)這些人看什麼勝會?這般歡喜?(付)相公,說也話長。個個勝會眞正大勝會,難得看見個。個樣豪傑有手段個人哉。(生)是個豪傑?(付)大豪之傑而無比!(生)酒保,你且講一講這個人幹了何等樣事,就稱為豪傑?(付)我倒無工夫拉裏。(生)走來。少停算賬,多與你幾分銀子便了。(付)相公多算點酒錢拉小人?(生)正是。(付)介沒相公請坐子吃酒,等我一頭篩酒一頭說(生)妙吓!(付)相公,近日這裏端禮門內忽然立起一個大石碑。(生)一座石碑,什麼奇事(付)哪!

【步步嬌】這是府新文,將先賢表。

(生)立碑旌表先賢,也是個好事。(付)

只為公論都顚倒。

(生)顚倒公論,敢是旌表的不是賢人?(付)賢弗賢,小人也弗曉得;只聽得碑上有𠍽司馬光蘇東坡拉浪。(生)這是元祐賢人了,為何反說是奸黨?(付)

英豪逐一標,反道助黨奸人,傳諭各州道。

(生)這也可笑,為何反把賢人視為奸黨?這個自然人心不服了。(付)為子弗服了弄出大事務來哉。(生)是那一個就肯出頭?(付)相公,我里長安城裏個人,聽見說子『府』兩字纔畔哉,阿肯出頭個?有蓋個下路相公,弗知那哼吃得醉薰薰摸得去看子個個碑哉。

他就怒氣上眉梢把碑文細細都抹。掉

(生)這個漢子竟把碑文姓名抹壞了?(付)非唯抹壞,乞俚竟拿個四兩氣力拿個碑來一掮,竟跌做兩段!(生大笑介)好!這便是一個奇男子!暢快!掮得好!(付)阿是掮得好?(生)是,掮得好!取熱酒來吃!(付)相公,㕶▲聽得高興哉,讓我去拿一壺飛燙個熱酒來吓。(下)(生)

【折桂令】聽言來髮竪睛搖!〔我想那個打碑人呵,〕眞個是漁陽撾鼓駡的根苗。好助俺胆氣偏豪,肝腸愈熱,磈壘旋消!惜不得買新豐蘭漿桂醑,飮中山雲液松濤。

我聽了這一節事,一定要與這個打碑人呵,

結個刎頸之交,生死相要。三個兒比效桃園,也不忘困守蓬蒿。

且住。這一個人打壞了石碑,難道府就罷了不成?必竟還有些不平之事,待我再喚酒保來問他。酒保。(付)來哉。百滾介一壺熱酒拉裏。(生)你且放下待我來吃。方纔你說的這個人打壞了石碑,如今怎麼樣了?(付)咳!相公,個個人替衆人面浪爭子個氣,那間缸片剃胎頭,獨是個兒兒子吃子個苦哉。

【江兒水】燕捉鷹拿去,披枷帶鎖敲。

(生)有這等事?如此凌辱!這人可曾死麼?(付)死是弗曾死,拉厾欠命。今朝府將打碑人發下樞密院究問。

怎經得三刑六問精皮拷?

(生)可有人保救他麼?(付)蓋個相公,㕶直頭是痴個!個保人阿要性命個?況且俚是下路人,亦無得朋友親眷,死子一百個,只算得五十雙。(生)走來。你可曾見這個人麼?是怎樣一個人品?(付)我看見個,也拉吾店裏吃子酒咧,去個就闖出個樣無頭禍哉。(生)怎生相貌?(付)

是一個白面書生還年少,身材短小無鬚貌。

(生)𠳨,𠳨!是一個白面書生,身材短小?(付)正是,正是。(生)過來。他吃了多少酒去的?(付)

十五斤清香美醪。

(生)他一個人怎吃這許多(付)我弗是鳥說,俚個酒錢弗曾還,拿個當頭押拉裏來。(生)有什麼當頭在此?取來我看。(付取出玉玦與生看介)

這玉玦相留,他效取神仙歡笑。

(內)酒來!(付)來哉,來哉。(下)(生看玉玦介)阿呀!不好了!這玉玦是謝瓊仙腰間所繫之物,這個打碑人一定就是他了。

【雁兒落】驚得俺倒豎着髮𩬆毛!驚得俺無情火睛光燎!驚得俺不平心未肯降!驚得俺殺人心刀欲嘯!〔呀!〕到如今無計上雲霄。他那裏銅垣萬仞高,怎負出泰山峽?怎負過水潮?

我方纔聞了打碑之事,只道世間還有一個義氣的男子,原來就是瓊仙賢弟呀!他如今已落于虎阱,我若不去救他,豈是丈夫行事?且到樞密院前去打聽。且住,不可造次。這玉玦雖是謝瓊仙的,那打碑人莫非不是謝瓊仙,也未可知。(想介)阿呀!我如今想將起來,一定是他無疑了。前日在凌烟寺和他結拜之時,曾遇劉鐵嘴,問我二人行藏筊訣。他道是朱雀開口之象。筊訣四句是(想介)吓!他說:『朱雀若開口,醉裏胆如斗。禍向石邊生,雁行還聚首。』他如今吃得大醉,打碑成禍,這是全應的了。只是後面這一句『雁行還聚首,』莫非我兄弟還有相見之日,亦未可知。咳!

我好心焦!怎能夠崑崙到堅牢?怎生把鴻門輕啓敲,把鴻門輕啓敲?

不要着忙,且吃完了這一壺酒,壯着胆,竟闖入樞密院去,再作道理。(吃酒介)(丑上)

【僥僥令】終日來跌筊,手內擊各敲。走盡南街並北巷,從沒有分文撒在腰。

好笑今日出來,亦見子鬼哉。走子蓋一日厾,得一擋筊。肚裏有點赤稍雄哉。且到店裏去吃子呷黃湯再處。二阿哥。(付)來哉。𠍽人?(丑)是我。(付)原來是劉白嚼。阿是亦要吃呷哉?(丑)是。㕶個筊亦靈子我個,猜得介着。(付)今日生意如何?(丑)好個,謝天地,賺子十二個銅錢不拉㕶子,拿酒來我吃。(付)十二個銅錢嘿吃𠍽酒?(丑)一碗酒,撮介兩粒鹽荳嚼嚼嘿哉。(付)噢哉。(下)(丑)熱點個。(生見介)先生,你不要買酒吃,我有酒在此,這裏來吃。(丑)阿呀,外日,外日(生)來得好。請吃酒。(丑)那哼擾起來?何以克當?(生)是現成的,何妨。(丑)多謝子。(吃介)個一位會相打個朋友阿拉裏?(生)咳!不要說起。如今打出禍來了。(丑)自然:後生家硬頭硬腦惹禍個精塊。(生)前日先生說的多應了,果然醉裏遇石成禍。(丑)我里個筊弗差個,說個句應個句厾。(生)如今又要煩先生跌一筊,看這場禍可有救麼?(丑)有心相擾相公哉。讓我吃完子跌。(生)跌子筊再吃。(丑)跌子再吃嘿哉。關王關王,吃得精光。(生)什麼精光?(丑)你看檯浪碗裏纔空哉,酒壺裏亦空哉,阿是精光?(生)待我叫酒保再取來就是了。酒保,取酒菜上來。(付拿酒上)酒來哉。(生)先生,如今請跌筊,慢慢自吃。(丑)我擾子相公一壺,就弗要卦錢哉。(跌介)關王關王,大將周倉,三請孔明,獨占。傳信君子禱吿上蒼,吉凶昭報,莫誤行藏。𠍽用?(生)方纔講的要救我兄弟,可救得出麼?(丑)救得出個。弟兄爻上卦,只是兜搭大。(生)有什麼阻碍麼?(丑)此乃螣蛇吐舌之象。筊訣有云:『螣蛇來吐舌,陰人面上接。只在戌時邊,救人須救徹。過了戌時中,命斷與祿絕。』是介幾句。但憑宅上去詳嘿哉。(生)我曉得了,只在戌時。天色將晚,不免就此前去打點。吓!酒保。(付上)來哉。客人那說?(生)一錠銀子在此,昨日這一位相公吃的酒也在裏頭了。(付)多謝相公。(丑)介嘿弗送哉。(生)先生慢慢的再用一盃。心忙悲路遠,事急步行遲。(下)(丑吃酒介)(付)先生,㕶厾個樣好生意介弗吃力個,三兩句嚼蛆,一壺酒,一碗菜,騙得嗒拉頸裏哉。(丑)我里弗單是騙酒吃,還要騙殺子人弗償命個來。——竟夜哉𠍽!我今夜要住拉裏哉。方纔有十二個銅錢拉㕶處,竟不夜飯我吃子罷。(付)十二個銅錢吃𠍽夜飯?(丑)就是粥罷哉。(付)就是粥也吃弗來。(丑)走得來,㕶不夜飯我吃子,我敎子㕶個騙酒吃個方法如何?(付)當眞𠍽?旣然是介,竟爽爽利利不一碗炒飯㕶吃子罷。(丑)有心是介,隨便𠍽鹽菜拿點我過過罷。(渾下)

計賺

(淨扮差官上)領却相府令,忙投樞密來。自家府差官便是。奉丞相爺鈞旨,着我到樞密院去,要抓取打碑人首級囘話。來此已是他衙門,緣何靜悄悄在此?想必還未開門。不免在此馬臺上坐一坐,少等一回。(生箭衣掛劍上)

【收江南】〔呀!〕俺是個猛姜維,胆大呵,黃鶴樓,待輕敲。百忙裏,驪宮何處覓神蛟?

方纔劉鐵嘴所言,道只在今晚戌時可救,為此我囘到下處,改扮作差官模樣,到樞密院前去打聽動靜。(見淨介)你看馬臺上坐着一位將官,手持令箭,不知為着什麼事情?待我去問他個端的。尊官請了。(淨)請了。(生)請問尊官是何衙門,坐在此間?(淨)俺奉府鈞旨,要見爺的;因未開門,在此坐守。尊駕是何衙門?(生)小弟就是樞密府內傳宣。前日在府與兄會過一次的吓。(淨)是吓,有些面善。(生)老兄尊姓?(淨)小弟姓。(生)小弟也姓。(爭)正是兄。(生)請問府此時有何公事要見我家老爺?(淨扯生私語介)你是內傳宣,我與你講得的。昨日這個打碑人就是戶部侍郞劉達的女婿,俺老爺怪他彈劾大臣,先要絕他的宗黨,因此發下令箭一枝,着樞密院先抓打碑人首級囘話,故此在這裏候帥府開門。(生)阿呀!老兄,這個機密事不可向人前談講吓。(淨)俺曉得。我和你是一家人,就說何妨?(生)便是。只是我家爺公務未完,還有一會兒開門。可有什麼諭單牌票的?(淨)俱沒有。(生)旣如此,老兄獨坐在此無聊,我和你到前面勾欄院中李師師家裏吃一盃兒,再來伺候未遲。(淨)這個怎好相擾?況有公務在身,恐躭悞了,取罪不便。(生)那勾欄院就在帥府左側,帥府開門,少不得聽見的,同老兄略坐一會就來何妨?(淨笑介)聞得李師師十分美貌,小弟久已有意要去認一認。只是要兄破鈔不當。(生)何出此言?小弟與兄非一日之交。

况同宗一,况同宗一

(淨)便是。與兄同姓,也是難得。(生)

又兼是趨承朱紫一同袍。

就此同行。(淨)請。(同下)(外上)

【園林好】內中軍傳宣最勞,生殺事,須臾可挑。

自家樞密府內中軍的便是。俺老爺身子疲倦,不坐晚堂,着我在衙門上察聽,倘有軍情機密重事,卽時進內傳稟。

早奉着森嚴敕誥,看銅獸有誰敲?看銅獸有誰敲?(生上)

【沽美酒】逞平生胆氣豪,逞平生胆氣豪,探虎穴,入狼巢。俺待要盜出紅綃刴犬獒,並沒人知曉。賴紅裙陣圖圈套。

阿呀!駭死我也!不道瓊仙賢弟竟有身首兩分之禍。幸喜方纔遇着這個差官,被我三言兩語騙入勾欄院中,同幾個粉頭將他灌得大醉,竟不省人事,睡倒在那邊。我如今取了他的令箭,竟投入樞密院中,只說府要提打碑人犯,親自審鞫;倘或騙得出來,亦未可知。不免竟闖入帥府中去。(進介)(外)住了,你是那衙門差官,竟闖入府來?(生)卑職是府差官,奉太師爺鈞旨,有令箭在此,要提打碑人犯親自審鞫不知此時可能出堂?(外)我家老爺身子疲倦,今晚不坐堂了。在下是內中軍,老爺分付我出來,倘有機密重事,容進內堂傳稟。尊駕旣是府來的差官,我就與你傳這一枝令箭進去便了。(生)如此,就煩尊官一傳。只是相府立等,就要囘話的。(外)稟過老爺,就有囘文的。請轅門少待。(外接令箭下)(生)好了!事有幾分湊巧。那劉鐵嘴筊訣道:『螣蛇來吐舌,陰人面上接。』我如今借娼妓來做成圈套,可不是應了他的嘴了?此番若能哄得出來呵:

是縱大海神鰲脫釣,開雕檻彩鳳鳴臯。那怕他追兵後擾,怎當俺純鈎出鞘?俺呵,也顧不得山遙路遙,早離了市曹〔呀!〕此去做林泉高蹈。

(外上)差官那裏?(生)在。可有囘文?(外)回文有了。犯人鎖禁班房,差官就此領去。明日老爺到相府面會。隨我來。啲!管班房的!(內應介)(外)將那打碑人犯放出來,交與府差官去。(丑押小生上)打碑人犯在此。(外)交與差官。犯法身無主,官差不自由。(外,丑下)(生扯小生遶場轉一回介)(小生)阿呀!可憐吓!(生)瓊仙賢弟,愚兄在此。(小生)你是那個?(生)我是傅人龍,特來救你。(小生)阿呀!哥哥,不好了!(生)不要則聲。快些走。

【尾】潑天大禍非同小。(小生)〔哥哥,〕駭得我神魂盡蕩搖!

(生)賢弟,一言難盡!

且離却天羅地網巢。(扯小生下)

閉城

(末上)

【六么令】昨宵忌猜,樞府緣何不繳鈞牌?

自家府差官便是。俺爺昨晚差牙將到樞密府要抓打碑人首級,怎麼不見回話?為此丞相爺又差俺到樞密院問個端的。

思啣紫閣到烏臺。你看銅獸冷閉衙齋。且須擊鼓轅門外,擊鼓轅門外。

(擊鼓介)(外上)何人擊鼓?(末)府差官有緊急軍情事。(外)老爺升堂了。(衆雜扮軍士等引付上)

【引】畫鼓聲喧,驚把巫山好夢旋。

(末)差官吿進。(見介)差官叩頭。奉相府鈞旨,昨宵差牙將有令箭一枝,着老爺抓打碑人首級回話,如何還不繳令?相爺大怒,特差小的來問端的。(付驚介)𠰻!昨晚傳進一枝令箭,說相府要提打碑人犯親自審鞫;我已卽將人犯付與差官而去,並不曾提起首級一事。(末)這是那個傳令的?並不見犯人解到,連差官也不曾囘府(付)內中軍過來。(外)有。(付)昨晚是你傳進的府差官,那裏去了?(外)阿呀!老爺,府差官是這等講了,中軍方敢傳進令箭。又奉老爺鈞旨將人犯親自交與他去。其中緣故,中軍那裏曉得?(付)阿呀!罷了!如此,禁城中有了奸細了!差官先去囘覆相府,說我親自追獲人犯,限三日定來回話。(末應下)(付)中軍過來。(外)有。(付)你可私往各城門上分付緊閉,不許擅開。若沒有令箭擅放一人出城者,卽刻處斬!(外)得令。(付)軍士過來。(雜)有。(付)每人付你令箭一枝,可同捕快人等在城內城外,不論大小人家,盡行搜遍,必竟要緝獲奸細。如今日不拿到者,定以軍法從事!(二雜應下)(付)分付掩門。(衆)吓,掩門。(仝下)

殺廟

(生扯小生上)兄弟,快些逃出城去。

【六么令】飛天大災,未審何時重見雲開?

(外內)守城軍士聽者。(內)怎麼說?(外)樞密府有令,將各城門緊閉;若沒有令箭擅放一人出入者,立刻處斬。(內)吓。(生)兄弟,不好了!城門俱已閉了。

只聽得一聲遙喊閉城臺,想必是奉欽差。這回何處來藏待?

(小生)哥哥,怎麼處?那裏去好?(生)兄弟,事已如此,前面去不得了。這裏有個土地廟宇在此,只得向裏面躱一躱再處。(看介)且藏在神廚底下,不要着忙。縱然就死,有哥哥在此陪你。(二生畔介)(丑上)

【前腔】關王筊來判斷,爻辭不用疑猜。一張鐵嘴好安排,知禍福,定興衰。(打筊響介)各各響,誰向前來買?誰向前來買?

咳!幾裏月裏個生意有介多哈阻隔!聽得今日城外頭東岳廟賽社論千論萬人拉厾白相,我說早點吃子飯去趕勝會,生意自然好個;鼻塌嘴銃趕到城門口,𠍽個要捉奸細了,今朝弗開城門,阿是個樣無時運厾!那間到囉裏去嚼蛆?(看介)間邊有個土地堂拉裏,弗知阿有𠍽人來上廟要問筊,等我進去看看介。(末,淨上)

【前腔】自充捕快急追尋,何處藏埋?鈞牌如火鬧垓垓,過短巷,走長街。窩藏罪犯同招害,窩藏罪犯同招害。

(淨)我每捕快的便是。奉樞密院鈞旨,發下令箭一枝,緝獲打碑奸細。哥吓,城裏大家小戶,逐一搜尋,沒個影兒;莫非不在城中了。(末)再到菴堂寺觀去搜取,或者隱匿在那裏亦未可知。(淨)說得有理。這裏是個土地堂。(末)這個裏面窄小,隱藏不得。(丑上)(淨)哥,劉鐵嘴在這裏,打筊最有准的。我們問他打一卦,看可緝獲得着。(末)有理。先生與我每跌一筊。(丑)要現銅錢個。弗去當官曰跌筊個。(末)自然與你現錢。快些跌。(丑跌介)桃園三義士,諸葛孔明賢。馬前問禍福,凶吉斷來全。𠍽用?(淨)緝獲奸細的。(丑)尋得着個。此是留連卦,留連留連,就在眼前;弗在西北,定在東南。(末想介)旣是尋得着,急早去。(下)(丑)防早去尋,弗拉東南,定拉中間,卽刻就要尋着個。(看介)那亨卦阿弗曾斷完,一溜溜子去哉。㕶個兩個入娘賊!白跌筊個!讓我喊俚得轉來,要子卦錢介。喂!轉來!要尋人拉間邊來尋。(生,小生出上)先生,先生,不要喊,就是我二人。煩先生遮隱一遮隱。(丑)咦!㕶厾兩個也是海能介個大胆,個嗒阿是畔得個?還弗快點奔來?(生)城中俱是尋緝之人,一步也行不得。再煩先生跌一卦,看我二人今日可是命盡祿絕之時?若逃得去,付其上上之筊。(丑跌介)(二生)可有生路?(丑)阿呀,二位吓!此卦乃白虎與朱雀相爭,一場大禍之兆。(二生)可能保得性命麼?(丑)𠳨!性命雖可保得,只是殺氣重,眼前要見點血光厾。筊訣有云:『白虎與朱雀,殺氣滿屋角;須防人不仁,作事有錯愕。』兜搭得勢里。(淨,末又上)哥,都尋不見,再去問劉打筊一個明白。(淨撞見二生,丑作呆介)(末)先生方纔說在東南,尋去不見。再把筊訣來詳一詳看。(淨)哥吓,這個後生好似打碑人,快些拿!(末)正是。奸細拿住了!(小生作奔介)(淨,末捉住)(生拔劍殺淨,末介)(丑作怕,跌介)(生)兄弟,不要着忙;一不做,二不休,有人來拿,見一個殺一個便了。先生起來。(丑)天地神聖爺爺!那說是介殺起來,連我也要纒拉渾水裏哉!(生)先生,是你叫我殺的。(丑)佛爺爺!直頭是放屁哉!那說是我叫㕶殺個介?(生)你說白虎與朱雀相爭,眼前要見些血光;因此我便動手。可是你叫我殺的?(丑)阿呀!阿呀!我個皇帝爺爺!個是筊訣,那哼依俚殺起人來?我個阿爹!(生)先生,你且不要多講。如今見了殺氣了,再跌一筊,看我兩人性命可能保全?(丑)還要跌𠍽硬▲個筊來!再有𠍽,亦是我哉。我倒有一個計策拉裏。(二生)有何計策?(丑)你二人一出,難保性命。(生)便是。(丑)城門上有令箭方許出城。(生)這怎麼處?(丑)來。哪,方纔此說子兩個頭,就借俚個令箭放在身邊。你如今有了令箭,只說是個差官;再剝他一人青衣小帽與相公穿了,只說是捕快:大着胆闖到城門上,說奉樞密院令箭往城外搜捉奸細,有令箭比號,安然出城,可不是有了生路了?(生)好計!(小生剝衣帽換介)先生,倘能脫得此難,後日相會,自當重報。

【風入松】承蒙一計救駑駘。

(作揖介)(丑)快些走罷,唱𠍽個喏介?(二生)

容犬馬報恩有待。(走介)蒼天若念寒儒,脫離龍潭虎寨;還打點語言在外,說樞密院奉欽差。(下)

(丑倒拖關王奔介)咳!劉鐵嘴劉鐵嘴

【前腔】只恨你語言出口應,他來把兩人一時殺害。

阿彌陀佛。我個關王爺爺!(看介)咳!跌得昏頭搭腦,一個關王老爺倒拖拉裏哉。我也弗去跌個牢筊哉,等開子城門竟居去罷。

家中也有妻兒在,相抛撇,已成半載。

只是出來了半年巴,手頭無介一兩五錢銀子拿居去,個嘿那處?今年倒運流年,做做生意,碰來磕去,就撞着子個兩個瘟囚,弄得介一個嘴臉!

拆單單,原剩草鞋;從今後,棄了這招牌!(下)

賺師

(老,正二旦扮小軍引付上)

【西地錦】求士遠離虎墅,臥龍三請茅檐。

按劍談心腹,圖王求大賢;茅蘆藏智士,只在白雲間。咱家乃河北大王帳下狄能是也。俺大王坐鎭雄州,威傾河北,帳下虎將千員,寨外兒郞十萬,將欲圖霸中原,侵分室,奈軍中少一員智謀之士。聞說長安帝都,有一個打筊的渾名劉鐵嘴,此人筊卦無有不驗。俺大王要聘他到來為幕府,凡有興兵刼掠等事,要他占相凶吉,然後行事。因此,差俺扮作商賈模樣,來到長安探聽。訪問鄕人,道他住在長安城外五柳村中,為此咱家又移船到此,問他在家也不在家。軍士們。(二旦)有。(付)你把船兒泊在溪邊,待我獨自上岸打聽他下落。你每都在船中伺候,不許上岸閑走。(二旦)曉得。(下)(付上岸介)呀!上得岸來,那邊有個人來了,待我上前去問他一聲。(丑急上)咳!囉里說起吓!

【賞宮花】怪咱嘴兒忒尖!

我也好笑,自家做個事務,那了弗跌介一筊?出首是何等大事!

這如何不去占?若論這差錯,死也不開言。正是貪子紅心喝子熱,賣子餛飩買麵添。

(付)請了。借問一聲。(丑)放子手!放子手!我有要緊事體拉裏,弗要扯住我。(付)我是問路的。這裏有個五柳村,還有多少路?(丑)前頭三四里就是哉。(走介)(付扯介)還要問一聲。(丑)天地菩薩,介個兜搭!各人有正經,阿是少欠子㕶𠍽個了,是介一把扯牢子死也弗放?(付)那村中有個姓的,住在那裏麼?(丑)做𠍽介生意個?(付)是打筊的。(丑)㕶問俚做𠍽了?(付)我有一注財物送他。(丑)阿是五百兩頭?(付)不論什麼五百兩,打筊有准,就送他幾百兩何妨?(丑)宅上要跌幾百當筊了?(付)止要打一卦。(丑)一卦就是幾百兩,若是跌子十來當,倒是幾千兩哉。(付)自然。(丑)個句說話對子耳朶裏直括,亦好子五百兩頭。你阿要尋俚了?(付)咱家特地來尋他,望老兄指引。(丑)介便弗消尋得,學生就是。(付)先生就是?不要哄我。(丑)故那哼騙得㕶個了?我有名劉鐵嘴,有文書,不對口。(付)兆,兆。(丑)阿是弗差個?(付)果然是先生。請到舟中去跌筊。(丑)那了要到船裏去跌?(付)不是;我財物都在船上。(丑)船歇厾囉里?(付)這裏來吓。子弟每。(二旦上)(付)先生到了,打扶手。(丑)弗妨得,船車浪走慣個。(打扶手下船介)(付)分付開船。(二旦)水手,就此開船。(內)吓。(丑)𠍽個,𠍽個?慢慢哩。跌子筊等我上子岸介。(付)先生,你來得去不得了。(丑)為𠍽了?(付脫衣介)(丑)天爺爺,亦是一出拉裏哉。(付)

【滴溜子】咱每是,咱每是,寨北勢炎。奉將令,奉將令,遠來相賺。道先生陰陽有驗。徵書一紙來,急須打點,拜將築壇休得謙。

(丑怒介)㕶厾是一班强盜𠍽!(付)先生休得粗鹵。(丑)我劉鐵嘴拆單單介拉里,㕶厾來搜搜看,阿有𠍽硬▲袋拉身邊?

【前腔】只看單單拆,拆單單,兩片筊爿。〔我身上呵,〕粗布衣,粗布衣,又加破腌。

(付)先生此去定有好處。(丑)我倒弗敢勞,我是青青白白介一個人,

為何將賊名來染?

(付)先生不必多言。我奉大王爺將令:

徵書一紙來,急須打點;拜將築壇,休得再謙。

(丑)個是囉里說起!(付推丑,二旦同下)

拜師

(淨上)

【點絳唇】地接輿圖,山連天府雄星助。燦爛皇都,指日為民父。

天與人歸意氣揚,斬關破寨逞豪强。圖王定霸平生志,一統山河帝德昌。孤乃田虎是也。只為朝廷寵用奸邪,民不堪命,羣雄四起,爭踞一方。如今王慶坐據淮西宋江義結山東方臈撫有江南,俺乃稱尊河北。孤家趁此人强馬壯之日,要打幾處州城,因軍中少一員參謀贊畫軍機,為此不敢輕動。聞得長安有個劉鐵嘴打筊無有不驗,我已差先鋒狄能前去徵聘他到來同贊軍務;但凡有破城打州之事,問他打筊而行,諒無差誤。正是:臥龍三請賢能士,扶安邦鼎足分。(付,丑仝上)先鋒進。(見介)狄能打恭。(淨)徵聘事如何了?(付)奉大王將令,劉打筊已經聘下了。現在轅門。(淨)聘到了?好,請進來。(付)得令。(丑呆介)(付)請先生進去。(丑)咳!個出事務亦弗好里哉。(對付白)好!㕶害得我盡情里哉!(進介)(衆喊,丑退出介)阿呀!嚇殺拉裏哉!等我進去沒是哉。為𠍽了是介喊起來?(付)快進去!(衆喝,丑爬進介)(淨)先生請起。(丑)不敢。(淨)先生請起。作揖。(丑)立是立弗直個哉;要唱喏,㕶爬下來湊子我罷。(淨)扶了先生起來。(末扶介)(丑)介沒眞個要唱喏哉。大王爺爺唱喏。(淨)請了。看坐來。(丑)罷哉,跌子筊就要去個。(淨)坐了有話講。(丑坐介)(淨)先生,咱本中原武弁,殺人避跡江湖;因見蔡京設應奉局在採辦寶玩,孤家想這宗東西都是民脂民膏,因此中途刼奪,投奔河北。蒙衆軍士推我為頭領,嘯聚山林,養成甲士十萬,虎將千員,今欲打入室,(丑)㕶拉厾白嚌白嚼說個多哈𠍽個?我一點也弗懂。(淨)以圖大業。奈孤智愚才淺,(丑)我也弗深。(淨)不堪掌握軍機,欲求先生鬼谷之才,濟民于水火。因此,不憚千里而來,有屈大駕,愿明以見敎孤家,幸勿推阻。(丑呆介)是㕶拉厾燒紙個,能介通誠個?多哈𠍽個?(淨)我對先生講。(丑)也是好笑個,要說也等我拿個筊跌拉地下子,問㕶𠍽用,然後好講。先拉厾白嚌白嚼鬧熱蓬生哉。(淨)不是打筊。(丑)弗是跌筊要我做𠍽?(淨)請先生做一個軍師。(丑)𠍽叫軍師?賣幾個銅錢一斤?(淨)就是劉備諸葛亮的故事。(丑)要我做一個諸葛亮?(淨)正是。(丑)阿有門角落拉厾?讓我登拉哈。(淨)這是怎麼說?(丑)有素說個:門角落裏諸葛亮喂。(淨)休得太謙。(丑)咳!大王差矣。我本一介小民,兩塊窮骨頭,目不識丁,手不拈筆;自幼讀得一本關王經,並非張子房的秘訣;念得兩行鬼谷數,又不是黃石公的奇謀。四片筊笤,當不得諸葛亮四輪車輻;一掮牌子,那裏是姜太公的一根釣竿?青龍,白虎,朱雀,勾陳,出口難稱六韜三略;甲乙丙丁戊己壬癸,入耳豈是五令三申?排下打筊圍場,豈堪走馬演武?討來卦錢微細,那供萬竈軍需?發令自與行人家宅不同,談兵難向求財謀望酷肖。招兵買馬,豈能卽是添人進口?殺人放火,那裏保得大象無妨?將臺上用我介個乾癟老老,阿呀!弗好哉!(倒介)(淨)這是什麼?(丑)天井裏讓我做子鱉殺大王。(淨)不要如此。扶起來。(末扶介)(淨)衆將官,取金道冠大紅八卦法衣來與師爺穿了。(衆應吹打換衣介)(淨)妙吓!如今就是個軍師了。(丑)大王,你今日拿我是介打扮子,今夜還是叫我謝土呢淨宅?(淨)請軍師登壇,拜付印劍兵符。(末扶丑上臺,淨拜介)(衆)衆將官叩頭。(丑)喂,㕶厾山寨裏,阿是一年四季拜個𠍽?(衆)不是;求師爺發令。(丑)我便是介一個人拉裏哉,但憑㕶厾那哼算計子罷。我倒弗曉得𠍽個發令,直頭搭我摟哉。(衆)師爺登了壇,自然就要發令的。(丑)個也好笑,眞正活剝牛皮蒙鼓,一味裏生做哉。那沒,叫我發𠍽個令吓?(想介)也罷㖸,只得讓我殺一花沒是哉。我竟拿個筊訣上經套子念得去沒是哉。請吓,介沒列位有僭子。吓,叫衆將官。(衆)吓。(丑)咦!倒好白相個。聽我號令。(衆)吓。(丑)

【滾綉球】與我按下左青龍,右白虎。

(衆)吓。(丑)

前朱雀,後玄武。

(衆)吓。(丑)

那螣蛇動處休要走,朱雀臨門百事無。定國安邦,皆由子孫旺相;斬關破道,必定是父母爻扶。印世相生,那怕他銅牆鐵壘?日神生尅,定主有損將亡徒。

(衆)是。請問師爺如今先打那一帶地方?(丑)打刼就是今夜罷哉。(淨)不是;問軍師先興兵到何處。(丑)個是要請敎家師個。(跌筊介)是哉。叫衆將官。(衆)有。(丑)馬到成功,利在西北。(衆)是。(淨)西北是關口地方了。叫衆將官。(衆)有。(淨)師爺有令,就此發兵前去。(衆)得令。(合)

【沽美酒】只見前營移動,不覺又是後營忙。(丑)這是三聖聖,又是三陽陽。(衆)又只見衆兒郞,一個個身披短甲,手執雕弓,捱捱擠擠,都去鬧城牆。(丑)也麼陽陽陽聖,也麼聖陰陽。(衆)又只見衆兒郞,打歪歪,左右兩邊分。(丑)又是陰聖聖,又是三陽陽。(衆)又聽得馬兒嘶嘶嘶,車兒吚吚吚,炮兒哄哄哄,鼓兒咚咚咚。奔兒奔的奔,醺兒醺的醺:都是一班歪喇軍。(丑)也麼陰陰陰聖,又是聖陰陰。(衆)見一座府道城池,銅垣鐵壁,金石銀磚,高似青天,堅如翠嶽,也要打破了,不留停。(丑)這是陰陰聖,又是聖陽陰。(衆)又只見旗門下,相持厮殺,鞭來鐧擋,鎗去刀迎,一來一往,斬了幾個倒運娘!(丑)也麼陽陽聖陰,也麼聖陰陽。(衆合)

【醉太平】賴軍師助我威,鷹揚奮武,顯得個綸巾羽扇指謀謨。那怕他有拔山舉鼎夫!那怕有陸地行舟伍!與家做一個新跋扈!與家立一個新帝都!(丑)這是陰聖陰,陽聖陽的筊譜。(仝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