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六/蝴蝶夢

Top / 綴白裘 / / 蝴蝶夢

蝴蝶夢

歎骷

(丑扮骷髏上場,打觔斗,開四門跌打技藝完,朝上場中間跌倒介)(生扮莊子持摺扇上)

【一江風】曉風涼,旭日遮青障,信步荒蕪上。

卑人姓。名,字子休,乃楚國蒙邑人也。不受趙國之聘,辭別還鄕,隱跡山林,一心悟道。來此荒郊野外,呀!你看烏鴉滿空,白骨成堆,好傷感人也!

見蒼松滿樹,聽聲聲鳥語悠揚,共噪枝頭上。〔吓!這一堆骷髏暴露在此,〕想人生空自忙!想人生空自忙!〔骷髏吓骷髏,〕你的形藏在那廂?這一堆白骨倩誰收葬?

感嘆一回,身子不覺困倦,不免就在樹陰之下打睡片時,有何不可?正是:殘骨尙留芳草地,一番清話有誰知?(生睡下場介,骷髏起打觔斗下)(末繭褶幅巾插骷髏形上)忙忙不知地,悠悠何所歸?生前無所辱,死後有誰談?某白三,戰國無名氏骷髏是也。適聞莊周先生之言,甚有譏誚之意,不免上前去與他辨論一番。先生請了。(生起介)夢裏不知身是客。(末)先生。(生)誰來耳畔喚先生?足下何來?(末)適聞先生所言,句句眞切。如僕者,則無此患也。(生)如此說,足下莫非是骷髏麼?(末)然也。(生)正要請敎。但不知富不如貧,貴不如賤,則知生不如死。望足下敎之。(末)旣蒙垂問,敢呈所知。夫死者,無君於上,無臣於下,無四時之患,無萬感之勞。僕今在飄飄緲緲之間,其樂無窮,雖南面帝王之樂,不我過也。(生)如此說,那生不如死了?(末)便是。(生)愿聞其事。(末)

【宜春令】生能幾?死較長。有誰逃無常這樁?這腌臢臭腑,把幻身軀抛却無眞相。討得來富貴皮囊,只不過王侯尊長。

未歸三尺土,難保百年身;已歸三尺土,難保百年墳。

悲傷,怕提起,在生時,有萬千磨障!(生)

【前腔】生堪惜,死最傷,萬千傀儡扮演這場。似電光石火,一靈怎肯歸黃壤?縱然是再得人身,渾不似舊時形像。

正是敗壞不如猪狗相,人生莫作等閒看。

堪傷,賢愚富貴,少不得似這般模樣!

骷髏,我當為汝吿過陰司,令汝再生人世,意下如何?(末)先生,我為鬼如今已數秋,也無煩惱也無愁;先生叫我還陽去,只恐為人不到頭。(生)請問足下,在生時作何事業?乞道其詳。(末)言之可傷,恐君不忍聞耳!(生)請敎。(末)

【解三酲】俺也曾為功名勤勞鞅掌,為兒孫積下萬廩千箱;俺也曾珠圍翠繞在銷金帳;俺也曾為家園曉夜思量;俺也曾忘寢廢餐;寫不盡千年帳,做了一枕黃粱夢一場!

(生)必竟是何等樣人?(末)

你我同一樣。你便問吾是何人,我便問你是誰行?(生)

【前腔】〔呀!〕聽說罷,令人悽愴。這言詞果不荒唐。臭皮囊,暫為人模樣;碎紛紛,把骨殖包藏。憑你經文緯武為卿相,少不得死後同登白骨場。承你開迷網,怎能個跳出輪迴,方免無常?

(末)先生要免無常二字,我有一偈,你須牢記。(生)領敎。(末)滿眼貪生怕死期,死中樂處有誰知?先生要免無常路,除是長桑公子知。(生)承敎。(末)

【尾】記眞言,還提想,模糊醉眼似徜徉。先生,〕這的是生死關頭,和你夢一場。

先生,請了。(下)(生作醒介)吓!骷髏,骷髏!呀!好奇怪!方纔明明與骷髏把生死之事辨論一番,他道生不如死,臨別時又贈我一偈道:『滿眼貪生怕死期,死中樂處有誰知?先生要免無常路,除是長桑公子知。』我想那長桑公子乃道德眞仙,何由得見?也罷,我如今回去,別却妻子,謝却田園,遊遍天涯,尋訪長桑公子便了。正是:百年渾似夢,大夢古今同。(下)

搧墳

(小生韋馱跳介)(雜扮四天王上,丑扮善才,貼扮龍女,老旦觀音同上)

【一江風】離,乍過神仙境,靈種超凡聖。過神州山河,須臾變做滄桑徑。

(老旦)下方何故一道金光直冲霄漢?護法去看來。(小生)領法旨。啓菩薩:下方有一醒世莊周與骷髏感嘆,故爾氣冲霄漢,實有仙風道骨之體。(老旦)善哉!善哉!此生雖有本心,但他妻室孼債未完,如何得脫吓?也罷,吾如今變一婦人,搧墳求嫁。莊子休必來相助,待吾賜他紈一柄,點醒其妻便了。侍從們,暫住雲頭,待我點醒莊周去路,再回落伽便了。(衆)領法旨。(合)

莊周已悟醒,莊周巳悟醒。孽緣絆住行,將刀割斷塵凡性。(仝下)

(生上)

【新水令】錚錚功烈一時丟,向崆峒,尋師覓友。利和名輕撇手;韁與鎖,早全休。想世路悠悠,歎世人,枉自向紅塵走!(下)

(場上放烟火,旦扮孝婦上,搧墳介)

【步步嬌】輕移蓮步荒郊走,紈扇遮前後非是我無端逐浪遊,只為恩愛夫妻方纔彀。

丈夫吓!你撇得奴家好苦也!

我記囑語,漫追求,看世情風俗,只索要權生受。(生上)

【折桂令】偶行來南北山頭,見幾種骷髏,遶衢休囚。

老少俱無別,賢愚仝所歸;一入土塜內,豈復再回歸?

想着恁掀天富貴,名世文章,做甚麼公侯?莫不是貪生忍辱?莫不是斧鉞誅求?壽盡春秋,歎生前名世驚人,〔死後吓,〕免不得葬此荒坵!

呀!那邊有一孝婦在彼搧墳,不知何意?不免上前去問他一聲。呀!小娘子,這塜內所葬何人?為何去搧他?(旦不應,生又問)小娘子,為何叫之不應,問之不答?却是為何?莫不是啞的麼?(旦)

【江兒水】搧土含深意,何勞問不休?

(生)非是卑人聒耳,實不知小娘子搧墳何意?(旦)

這塜中是妾夫遺首。

(生)為何去搧他?(旦)這塜內乃妾之夫,不幸亡過。生前與妾兩相恩愛,死不能捨臨終時遺言,叫妾若要改適他人,直待喪事已畢,墳土乾燥,方可嫁人。妾思新築之墳,一時那能就乾?為此逐日來搧。(生)如此說,小娘子為改嫁之故了?(旦)

非關改嫁將夫負,也只為身衣口食無所有,那顧含羞遺臭?

(生)據小娘子說來,那世上節婦從何而來呢?(旦)先生,此言差矣!(生)何差?(旦)莫道婦人無節義,男兒也有不綱常。就是古往今來,有多少臣子,受了國家厚祿,還要朝。那忘君負上者頗多。

堪笑男兒,也有那不如箕箒!(生)

【雁兒落】〔呀!〕想着他志昂昂丈夫儔,怎遺下慘喇喇無情咒,你看他美尖尖俊女流,還開這薄嘵嘵無情口!

還虧他說生前恩愛!若是不恩愛的,難道丈夫未死就去嫁人不成?

你出言語直恁太不籌!搧墳的,眞可羞!他道是恩愛鳳鸞儔;難道是吠龐犬逐牛?羞!羞!羞!從今後,笑破了旁人口!

(旦)自古一夜夫妻百夜恩。(生)咳!那裏是一夜夫妻百夜恩!

休,休把海樣恩情一筆勾!把海樣恩情一筆勾!

小娘子,這墳土搧有幾時了?(旦)有一月了。(生)小娘子玉手姣軟,舉扇無力,卑人不才,愿代小娘子一臂之力,不知小娘子尊意若何?(旦)只是怎好有勞先生?(生)好說。(旦)

【僥僥令】深深忙頓首,襝袵更低頭。勞君搧得墳乾後。〔無物相謝,〕拔金釵,當酒籌;拔金釵,當酒籌。(生)

【收江南】〔呀!〕笑恁個無節無操一女流!還虧他說生前恩愛永綢繆!這的是夫妻不能個偕老下場頭!

(旦)先生為何不搧,只管閒談?(生)小娘子不要性急。

看區區運籌,看區區運籌,管敎那土中金水霎時收。

(雜扮鬼上代生搧墳卽下)(生)小娘子去看來。(旦看介)呀!果然一些水氣沒有了。只是多謝先生。(生)好說。(旦)

【園林好】把金釵權為謝酬;這紈先生請收。投李投桃恩厚。圖結草,也難酬;圖結草,也難酬。(生)

【沽美酒】笑裙釵,恁可羞!笑裙釵,恁可羞!嘆日月去如流,何事夫妻不到頭?好休時卽便休。想着他孜孜交媾,誓圖個百年聚首,一朝的輕輕分首,到弄得出乖露醜!〔俺呵,〕頓提起前因後由,這籌兒那籌。〔呀!〕須把這利害機關參透!

小娘子,這釵兒請收去。這柄扇兒,卑人領了。(旦)多謝先生。奴家就此吿辭。

【尾】謝君家,勞生受。(生)你急急回家尋對頭。(合)一任時人笑馬牛。(各下)

(衆引老旦上)莊周已去,侍從們就此回山。(衆)領法旨。(合)

【一江風後】莊周已悟醒,莊周已悟醒。孼緣絆住行,將刀割斷紅塵性。};(下)

毀扇

(貼上)

【引】慚予國色,幸侍超凡客。

妾身氏,自嫁莊周為室,可羨他已參大道。今早出門遊玩去了,為何此時還不見囘來?不免烹茶等候則個。(下)(生上)問予何事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閒。落花有意隨流水,另是乾坤一洞天。娘子,開門,開門。(貼上)吓,來了。先生囘來了麼?(生)正是,回來了。咳!(貼)先生出門遊玩,為何不樂而歸?(生)娘子,卑人呵!

【鬭鵪鶉】早則個徒走徘徊,行到那山前水後,見幾處荒塜纍纍,陡傷心,嗟吁感慨。想人生盡是虛脾,少不得恁般形骸;七尺軀,只落得土一堆!爭什麼名利伊誰!辨什麼長短青白!

吓,娘子我行路口渴,取茶來吃。(貼)曉得。(下)(生)咳!不是寃家不聚頭!寃家相聚幾時休?早知死後無情義,索把生前恩愛勾。(貼上)先生,請茶。(生)放下。(貼)是。(放桌上介)先生,適纔為何恁般嗟嘆?但不知此扇從何而得?請道其詳。(生)娘子要問這柄扇兒麼?(貼)正是(生)待吾說與你聽。(貼)請敎。(生)娘子,卑人呵!

【紫花兒序】望見形影縞白,俺只道遼東鶴化華表歸來。

(貼)是一件什麼東西呢?(生)

一個青春年少嬝娜裙釵。

(貼)這婦人在那裏做什麼?(生)

他搧也麼來,俺三思也不解。

(貼)何不問他一聲?(生)

俺也曾問他五次三囘。

(貼)他講些什麼來?(生)

他只是弄紈,不瞅不睬。這啞謎兒敎我也難猜。

(貼)必竟說些什麼來?(生)吓!娘子。

【山桃紅】他道是良人葬在此中埋,說來的話兒如蜂蠆。

(貼)他說什麼來?(生)吓!娘子。那婦人道:『這塜內乃妾之夫,不幸亡故。生前與妾兩相恩愛,死不能捨。臨終時曾有遺言,叫妾若要另適他人,直待喪事已畢,墳土乾燥,方可適人。妾思新築之墳,一時那能就乾?為此日逐將土來搧吓。』娘子。

可恨他病狂,說出這話兒歪。還虧他生前捨不得恩和愛,怎狠毒似狼豺!見了這敗俗傷風,急得俺怒吼一如雷!

(貼)呣!你那時便怎麼?(生)卑人一時不避嫌疑,代那婦人幾搧,墳土霎時乾燥。那婦人就將這柄扇來謝我。娘子,你道此情,思之眞正可笑又可恨!(貼)阿喲!阿喲!不信天下有這等不識羞的婦人!只是便宜了他。若是妾身在那裏,駡也駡他幾句,羞也羞他一場,方纔氣得過。(生立起)咳!生前個個說恩深,死後人人欲搧墳。正是: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調笑令】俺心中自揣,恁且慢假裝呆。少不得莊周有一日赴泉臺。

(貼)阿呀,先生差矣!人類雖同,那賢愚有不等。先生何故把天下婦人看做一例?就是吾夢裏也有三分志氣,不要想差了念頭。(生)咳!娘子!你這等如花似玉,青春年少,難道熬得三年五載不成?

少不得重赴會鸞鴛,夫妻再結同心帶,裙也麼釵。恁且自思來。

(貼)婦人家三貞九烈,四德三從,到是站得脚頭定的;不像你們男子漢,妻子死了,又娶一個,出了一個,又討一個況且你又不曾死,可不枉殺了人!(生)阿呀,娘子吓!

恁,恁不須氣冲冲將俺直洒。只怕恁待不得墳土乾來。早上俺死,恁晚上就赴陽臺。可不一樣哀哉?

(貼)阿呀!這話兒一發不中聽了!自古忠臣不事二君,烈女不更二夫。這樣事莫說三年五載,就是一世也守得來的!(生)吓!娘子!

【煞尾】但愿恁記得今朝把嘴唇賣。

(貼)扇兒拿來。(生)只恐你等不得。

也將那扇兒搧着那土堆來。

(貼)扇兒拏來!(生)要他何用?(貼)這樣傷風敗俗的東西,留他何用?阿啐!(扯介)(生哭介)我將世情一發看破了!

分明是撞入烟花九里山,擺了一座迷魂寨!(下)

(貼)呀啐!這是那裏說起!從前只道他是有道德的,十分敬重他;不想到是這等胡言亂語吓!也罷,拚得與他做一場了!莊子休莊子休!叫你從前作過事,沒興一齊來!是非終日有,不聽自然無。(下)

病幻

(貼扶生上)

【引】逃名遁世,博得個半途而廢。(貼)待學那鳳簫雙品,不爭的鸞鳳和鳴。

(生)娘子,我一病不起,別無掛碍,只是有累娘子,如之奈何!(貼)先生且免愁煩,保重要緊。(生)咳!娘子!

【小桃紅】我是驥中俊品,儒中席珍,志願超凡聖,也不狥榮與貴,抛却利和名。已是入函谷,叩老君。受道德五千言也,自分着區區上玉京,豈料名心戀紅塵,緣分短,徒到此,哄與頻!(貼)

【下山虎】我是金枝玉葉,如花似雲,嬝嬝二八青春。姣痴未馴〔我家君呵,〕慕你才名遠聞,遣妾侍君。自分樓雙鳳鳴,不料君甘遁超身。半路相抛待怎生?家素貧,單衣薄衾,便是這桐棺三寸吾支分!

(生)我還有要緊說話囑咐你。(貼)不知先生還有何吩咐?(生)娘子,我死之後,切不可把我埋葬。(貼)却是為何?(生)我在生以天地為棺槨,日月為庭壁,星辰為珠璣,萬物為葬送,所以如此。(貼)妾恐鳥鳶啄食,如之奈何?(生)我在上為鳥鳶之食,在下為螻蟻所餐,奪彼于此,有何異乎?(貼)這個如何使得?(生)咳!只是可惜!(貼)可惜什麼來?(生)可惜那柄扇兒毀壞了!(貼)要他何用?(生)若留得在此呵:

你可去搧墳,屍寒土乾燥,好去重婚再連姻。(貼)

【貓兒墜】〔呀!〕超塵出世何必太勞神?〔先生,你倘有不幸呵,〕誓不將身嫁二君。蒼蒼可鑒此衷情。〔先生吓,〕惺惺,妾也曾知書達禮,敢負初心?(生)

【尾】病魔已入膏肓境,想永訣,只須俄傾。

(貼拿衣帽哭介)阿呀!先生吓!(哭下)(生出桌坐笑介)哈哈哈!咳!氏吓氏!你平日聰明,今日也懞懂起來了!

那管得區區身後情!(下)

弔孝

(場上放烟火,雜扮兩蝴蝶上,或單或雙,一舞一展,各飛一囘,一高一低,一上一下,走四角,剪刀股舞完,打虎跳用槍花心勢下,遮淨,丑上,閉眼對立,蝴蝶舞下,淨開眼唱)

【北賞宮花】俺本是休名,休名一比肩。(丑開眼接)俺本是粉飾花衣遊世間。(合)恁看那清風明月閒。〔世人呵,〕恁空自忙,落得簷頭來走馬;快學俺覓高山,做無拘自在仙。

(淨)𠰻!㕶是蝴蝶耶,為𠍽了變起人來?(丑)我奉仙師法旨,着我變做書童。不知那裏使用。㕶也是蝴蝶耶,為𠍽了也變起人來。(淨)我也奉仙師法旨,叫我變做蒼頭。不知那壁廂使用。(丑)我搭㕶大約是一路個哉。(淨)正是哉。我搭㕶吃子多時個苦哉,到如此地位,倘得功行完滿,也好海外成仙。(丑)只是仙師吩咐叫我們不要露形,弗知𠍽緣故?(淨)說弗得,且躱過子個惡時辰再處。(丑)有理個。暫辭揖身過。(合)少頃弄神通。(下)(生上)天上寂無音,蒼蒼何處尋?飛高亦飛遠,多只在人心。我莊周為探取氏節志,所以將身外之身明我死後之事。吓二使何在?(淨,丑上)彀中煉成法,海外去成仙。仙師有何法旨?(生)我等已參大道,只因孼債未完,况吾妻氏,我生時見他有志,未知死後貞烈否。我所以變作身外之身,試他動靜。若果然有志念,可以仝往仙台路去也。(淨,丑)靜聽仙師施行。(生)待我變做楚國王孫,只說久慕吾名,欲拜為師,到彼隨機應變,試看他貞烈便了。待吾變來者。(下)(場上放烟火,小生扮楚國公子上)吾們一同去罷。(合)

【駐馬聽】快騁流黃,特訪南華處士。多道逃名遁世,不爭數日,已夢黃粱。聽哭聲,隱隱出前堂,可知逸士身眞喪。

(小生)蒼頭。(淨)有。(小生)你可去問一聲,這裏可是先生府上麼?(淨)曉得喂,裏面有人麼?(貼內應)是那個?(淨)借問一聲,這裏可是先生府上麼?(內)正是。(淨)公子,這裏正是先生府上。(小生)蒼頭,你去問先生在府上麼?(淨)曉得。裏向個人介?(貼)怎麼?(淨)先生阿拉屋裏?(貼內)先生三日前亡過了。(淨)公子,先生三日前果然亡故了,我里居去罷。(丑)住厾。囉哩去?(小生)吓,蒼頭,你說那裏話來。不遠千里而來,豈可就返?你去對裏面人說,我是楚國王孫。(丑)老伯伯,你去說,先生自家拉裏。(小生)呣!久慕先生大名,欲拜為師,不料先生已過。特備祭禮,要到靈前祭奠一番,以表仰慕之意不知可使得麼?

可傳與他行,道楚國王孫特趨函丈。

(淨)噢!裏向個人介?(貼內)怎麼樣?(淨)我家公子是楚國王孫,久慕先生大名,不遠千里而來,欲拜為師,不料先生已逝。特備祭禮,要到靈前祭奠一番,以表仰慕之意。不知可使得麼?(內)使得的。請進來。(淨)公子,請進去。裏向的說使得的。(小生)隨我進來。阿呀!先生吓!(淨)先生是有德行個,我里也來拜拜。(小生)

【前腔】你是經濟津梁,道德同天不可量。何以蒼蒼不憫,頓使人涕淚悲傷!

弟子乃楚國王孫久慕先生,欲拜為師,不料弟子命薄無緣,先生已故。好苦也!

為此遠賫幣帛到門牆,誰知早已歸泉壤!

蒼頭,你去說,欲請師母一見,有言奉吿。(淨)曉得。裏向夫人,我家公子欲請師母一見,還有言奉吿。(貼內)亡夫不滿百日,不好相見外客。(淨)公子,裏向夫人說:先生亡故未滿百日,不好相見外客。(小生)蒼頭,你再去說,古誼通家好友,妻妾尙且不避,何況公子與先生有師徒之稱?是相見得的。(淨)裏向個夫人,我家公子說:古誼通家好友,妻妾尙且不避,何況公子與先生師徒之稱?是相見得的。(貼)旣如此,我出來了。(上)

懊恨徬徨。三年不整,徒增悒怏。

(小生)師母拜揖。(貼)公子少禮。請坐。(小生)有坐。(貼)不知公子有何事見諭?乞求明示。(淨)喂,兄弟,我搭㕶外頭去走走再來。(下)(小生)師母聽稟。(貼)愿聞。(小生)

【桂枝香】荊南草莽,漢東夷黨,慕先生道範師模,故不辭迢遙鞅掌。羨山高水長,山高水長,瞻依無望,徒懷敬仰。因此吿娘行,願受三生缽,〔師母吓,〕我還持百日喪。(貼)

【前腔】襟懷豪爽,言詞慨慷,愧先夫烏舄西歸,辱公子雲駢來降。

(小生)先生在日可有什麼典籍遺下麼?(貼)先夫實乃虛誣之語;惟老君道德五千言,皆成人之言。(小生)必定是金經玉篆,寶幢法航了。(貼)

豈寶幢法航?寶幢法航,溺沉身喪。〔公子再遲來幾日呵,〕將為殉葬。

(小生)如此說,弟子有緣了。(貼)

只是愧荒涼,萬卷依然在。

只是無物相待。(小生)豈敢。但恐攪亂不當。(貼)說那裏話。(小生)

萬卷經書,恐非三月也。

(淨,丑暗上)(貼)莫說是三個月——

便是三年也不妨

(小生)弟子吿退。因訪先生是路歧,一朝拆散各東西。(貼)公子吓,夫妻本是仝林鳥大限來時各自飛。老人家,將公子的行李挑進來吓。(下)(淨)是哉。(小生)蒼頭,你早晚聽他說些什麼,速來回我。(淨)曉得。(仝丑下)(小生)咳!氏吓氏!

【尾】我改形粧,不似當時相。氏妖嬈怎識?等你改適王孫,我方纔露眞龐。

說親

(貼上)

【引】紗窗清曉金雞叫,將人好夢驚覺。

不如意事長八九,可與人言無二三。妾身自見王孫之後,終日不茶不飯,沒情沒緖,好悶人也!

【錦纒道】自嗟吁,處深閨,年將及瓜,綠鬢挽雲霞。為爹行遣配,隱跡山㠗。實指望餐松飮花,不爭的早又是仙遊物化,恩情似撒沙。〔先生吓,〕閃得我鸞孤鳳寡!猛然自忖度好難拿心猿意馬。心猿意馬,敎我好難拿!(淨上)

【普天樂】趁風光,閒瀟洒;酒方薰,涎流滑。天將暮,烏鵲喳喳,醉扶歸,步履參差,看柴扉到家。〔個個是夫人吓?〕素縞在屏簾下,看他眼兒斜媚,果然國色堪誇。

夫人在上小老兒見禮了。(貼)老人家罷了。(淨)多謝夫人。(貼)老人家,為何連日不見?你今日在那裏吃得這般大醉?(淨)不瞞夫人說,連日伏侍公子晝夜讀書,不曾看得夫人。今日偷閑去出買一壺酒吃,弗知弗覺,有點醉哉。不知夫人在這裏,有失迴避。望夫人休怪。(貼)那個怪你。只是有話問你。咳!可惜你醉了。明日來罷。(淨)夫人弗曉得,我老老有個毛病極好:吃子酒,幹點𠍽事體,倒是明明白白個;若是弗吃酒,做事體倒是顚顚倒倒,糊糊塗塗,再弄也弄弗出來個哉。(貼)如此說,老人家,你是明白的?(淨)明白個夫人有𠍽說話,只管說得來。(貼)吓,老人家。

【古輪臺】我要問伊家。

(淨)吓,夫人要問米價?個兩日大長拉厾。(貼)啐!我說你醉了!(淨)弗醉吓,清清白白拉里㖸。(貼)你曉得我說什麼?(淨)我曉得個。夫人說(學介)要問伊家。(貼)是吓。

你王孫有多少貴庚甲?

(淨作吐介)(貼)啐!

偏遇這無徒醉漢攪喳喳,把人來作耍!

(淨)夫人問我里公子幾歲哉?(貼)正是。(淨)年紀也弗小,今年足足能個廿三歲哉。(貼)阿呀,妙吓!

可羨他人物風流,聰明俊雅。不知可曾連姻何族,入贅何家?那夫人一定是個美姣娃?

(淨)夫人,我里公子還無得親事個來。(貼)老人家,你公子楚國王孫,為何還不娶親。(淨)有個緣故。(貼)什麼緣故?(淨)吾里公子是個四方個鴨蛋,古怪個卵子。高者不成,低戶不就,為此蹉跎至今。(貼)你公子要娶何等樣的人家的呢?(淨)吾里公子時常道:人家弗論,若要娶妻,要像夫……啐!啐!(貼)吓,老人家,要像什麼?(淨)說弗得個;說出來夫人要見怪個了。(貼)我叫你講的,那個來怪你(淨)吓!夫人弗見怪個?(貼)不來怪你。(淨)旣是介沒,我老實說哉㖸。(貼)你說。(淨)我里公子弗娶便罷,若要娶個時節,要像夫人能個樣標標緻緻個方纔要厾。(貼)老人家,公子果有此話?(淨)那哼哄騙夫人介?(貼)呣!只怕沒有此話吓?(淨)介個夫人,吾老老髭鬚像羊▲脬一樣拉裏成,難道說謊弗成?(貼)如此說,阿呀,妙吓!

我今無依無靠,若不嫌奴貌醜,憐我孤寡,成全此事,勞伊傳達。量非野草與閑花。(浪板介)〔老人家,〕我賴你作伐,三盃美酒謝伊家。

(淨)旣是介吾去說哉㖸。(貼)阿呀,轉來。(淨)那哼?(貼)還有要緊話對你說(淨)做親做事,弗要走囘頭路。(貼)我在此立等回話的㖸。(淨)曉得個哉。(貼)吓,老人家,轉來。(淨)亦是那哼?(貼)這……(淨)吓(貼)啐!去罷。(淨)呸!無𠍽說亦叫吾轉來,阿是眞正鰍打渾!(下)(貼)阿呀!妙吓!

【尾】明朝得遂東風駕,那些個一鞍一馬?莊子休莊子休把往日恩情多做了浪淘沙(下!)

回話

(淨上)已將喜氣事,報與幻中人。領公子之命,去探夫人行動。看他遮遮掩掩,意欲要搭公子連姻。我里個公子欲允不允,弗知𠍽個意思。看起來還有點弗局拉厾。來,等吾去回頭哩聲介。來此已是中堂。夫人有請。(貼上)偶遇紅鸞喜,耳聽好佳音。老人家,你來了麼?(淨)正是,來哉。(貼)老人家,親事怎麼樣說了?(淨)夫人叫我買𠍽金子?(貼)啐!親事!(淨)吓,親事吓?弗成哉。(貼)怎麼說?不成了?(淨)公子說,使弗得了,弗成。(貼)怎麼說?(淨)使弗得,成弗得。(貼)啐!老人家。(淨)那哼?(貼)

【醉花影】偏是恁弄虛閑,花打哄!

(淨)囉個厾打恭?(貼)

天大事恁般懞憧!

(淨)我今朝弗曾醉㖸。(貼)

好叫我痴呆望眼空,悶懨懨,斜倚薰籠。好叫我落花偏有意,一霎時弄虛空,洒淚向西風!(淨)

【畫眉序】〔夫人,〕何事忒朦朧?直恁將人認虛空。勸伊家息怒,須言語從容。

(貼)昨日與你說的話,怎麼與吾渾帳起來介?(淨)介個夫人,我話也弗曾說完,就劈面一啐,啐得吾昏搭腦,就是有話也說弗出來拉裏哉。(貼)你昨日怎麼說?(淨)我昨日將夫人這些話對公子說了。(貼)你公子怎麼說?(淨)公子就千歡萬喜,萬喜千歡。(貼)吓!你公子喜歡的麼?(淨)那說不喜歡?

百般的喜上眉峯。有一事心驚怕恐。

(貼)怕什麼?(淨)公子道,堂前擺着兇器,心中有些害怕。

道喜今得遂鸞鳳種,怕只怕堂前器兇。

(貼看下場介)吓!

【喜遷鶯】却元來為靈兒未送,道眼睜睜覩物傷情。何勞唧噥?

(淨)可惜介頭好親事。(貼)

又不是根植崆峒;倩幾個樂人工,抬到空房供。一任他烟滅香消,我這裏喜孜孜,巫山十二峯。這纔是清淨門風。〔恰好處,〕清淨門風。(淨)

【滴溜子】我虛脾弄,虛脾弄將假言傳送。他百般的,百般的,道清淨門風。偏我不做人的分開蓮種。

(貼)你公子怎麼說?(淨)公子說,與先生有師徒之稱,不好行此吉禮之事。況公子才學萬分不及先生,恐被夫人輕慢。(貼)你公子好痴也!與先生不過生前相慕,死後空言,有何妨礙?(淨)喲!個是做弗得親個。(貼)是成得親的。(淨)拜弗得堂個。(貼)是拜得堂的。(淨)阿呀!公子,㕶好造化!

似御溝流情種,千金不用,花星照命,時來風送。

(貼)吓,公子。(淨渾介)噢。(貼)啐!阿呀!

【刮地風】恁公子王孫俊,愛美種。(浪板)〔老人家,〕奴雖是敗殘花,尙有三月紅。

(淨)夫人到是個月月紅。(貼)

猶勝似秋江上老芙蓉。做夫妻,魚水兩和仝。

(坐介)(淨)自然恩愛個。(貼)老人家,吾吿訴你。(淨)𠍽個話?(貼)當初楚惠王慕其虛名,將厚禮聘他,自知才力不及,故爾逃遁在此的。(淨)元來是逃走出來個?(貼)

他沽名釣譽,德劣才庸,虛名敗檢,有眼如盲,代寡婦搧墳,太不通。豈是道德名公?提起叫人怒冲冲!

我將扇兒扯碎了。他臨死時,為了扇兒鬧了幾場。你道可是有道德的麼?

貪戀着閑花野草,倚翠偎紅。談天論地,丟棍抽封,學門出妻難容。他,他本是樗櫟才,老大偏無用!

(淨)吓!元來是介了。(丑上)有緣千里會,無緣事不成。喂,老伯伯,個個親事弗要說哉。(淨)那了?(丑)我里公子此來呵:

【鮑老催】不過尋師訪翁,怎生帶得粧奩用?略停幾日來迎送。

(淨)咳!姜姜有點囘頭,個搭亦弗是哉。個個媒人還做得個來!(貼)你家公子怎麼說?(丑)我里公子說,婚姻大事,必須連夜回去吿知楚王,擇日送了聘禮,然後再來成親便了。老伯伯,公子說:

辦行裝,歸故里,休驚恐。樓他日乘鸞鳳。伊家慢自做牽紅。

(淨)介沒㕶去收拾行李起來。(丑)是哉。(淨)咳!

羞殺吾月下老,白頭翁!

(貼起介)老人家走來。(淨)那說?(貼)你家公子這話講差了。(淨)弗差吓。(貼)哪!我在此呵。

【水仙子】並,並,並,並沒個姑與翁,怕,怕,怕,怕什麼人攔縱?便,便,便,便有那黃金百兩成何用?恁,恁,恁便牽羊擔酒不為豐。笑,笑,笑,笑楚國王孫甚懞憧他,他,他,他多心錯認五更鐘。

(淨)個個聘禮沒說弗要哉。個個酒席之費是要個喂。(貼)酒席之費多少就夠了?(淨)要介十來兩銀子厾㖸。(貼)何不早說?

些,些,些些小事莫要訟。又,又,又,又何須怏怏泣途窮?(下)

(淨)咦!你看哩喜氣匆匆,竟進去拿銀子哉。(丑)正是哉。

【雙聲子】他情意濃,情意濃,渾如醉,心已朦。蝶戀蜂,蝶戀蜂,花間友,恩愛濃;意綢繆,不放鬆。〔咦,〕看他娉婷嬝娜,急走如風。

(貼上)老人家,銀子在此,拿去就打點起來。(淨)等吾去借一本皇曆來揀個好日勒好做親。(貼)自古揀日不如撞日,就是今日好。(淨)今日是來弗及介。(貼)阿呀,來得及的。(淨)咳!眞正累殺哉!囉哩來得及?介沒兄弟,㕶去叫兩個鼓手得來,等我停當起來。(丑)是哉。(仝淨下)(貼)

【煞尾】趁着這更長漏永,好去跨鸞乘鳳。恁是個月下老,莫敎綉幙錯牽紅。(下)

做親

(丑領衆上)(丑)革裏來,革裏來,六局厾纔叫齊裏哉。(淨上)齊哉?𠍽還沒得掌禮個?那處?(丑)就是㕶來噥噥沒哉。(淨)罷㖸,介沒吹打起來。伏以楚國王孫前日來,今朝就上陽臺。可憐不得墳乾燥,我的莊子先生請出來。(丑,小生,貼上,淨隨口念詩賦合拜堂介)

【甘州歌】何幸今朝,楚國王孫,俯降蓬茅;片言相洽,成就了鳳友鸞交。恁俊豪令人情牽繞。兩國和諧歡會好燭影搖,夫婦姣,三生有幸會今朝。兩心同,慾火燒,雙雙攜手赴藍橋

(衆)送入洞房。(下)(小生,貼坐介)(小生)阿呀!阿呀!

【滴溜子】呼心痛,呼心痛,淹淹潦倒!怎禁得,怎禁得珠淚頻抛!

阿呀!阿呀(跌倒介)(貼)為什麼?(淨,丑上)阿呀!公子為什麼?(貼)

霎時平空霹靂忽地波濤起,含羞這遭。只有兩意相投,相偎相抱。

(淨)兄弟,快星扶哩到裏房去。(丑)是哉。阿呀!公子吓!(扶小生下)(貼)吓!老人家,你公子為何霎時暈倒了?(淨)娘娘,㕶阿曉得了?叫子剛要做親,▲子轉筋。(貼)阿啐!(丑上)老伯伯,弗好哉!公子個舊病發作哉!(淨)阿呀!個沒那處?㕶進去看好子哩,我就進來耶。(丑)噢!個是囉哩說起吓!(下)(貼)吓!老人家,你公子什麼舊病呢?(淨)個個舊病麼,是心痛病哉㖸。或三年一發,五年一作。發作起來無藥可救個㖸!阿呀!吾個公子吓!(貼)老人家,且不要哭。可有什麼法兒救他纔好?(淨)吓!本國中太醫院傳一異方。(貼)什麼異方?(淨)要用活人腦髓冲酒吃子,其病卽痊。凡是公子病發個時候,楚王在牢中取出應死罪犯殺了,取他的腦髓冲酒吃子就好。難間個個場哈,囉裏來吓?阿呀!公子吓!個遭要死個哉!(丑又上)老伯伯,弗好哉!公子手脚氷生冷,氣纔無哉!(淨)㕶進去看好子哩。(丑)阿呀!公子吓!(下)(淨)阿呀!公子吓!個是囉哩說起吓!(貼)吓老人家!老人家!(淨)叫𠍽介?人吓,死哉還要叫𠍽來!(貼)那死人的可用的麼?(淨)吓!楚王也曾問過,說死人未過百日,其髓未枯我個娘娘吓,若是囉哩有沒,快點拿來救哩沒好!(貼)吓!如此,不要慌,吾有,吾有!(淨)有沒快點救!(貼)吓!老人家!

【尾】煩伊將公子看承好,我今急去到空房取討。

(淨)噢,是哉。我個公子吓!(下)(貼)咳!莊子休莊子休

只為生死相交走這遭!

劈棺

(場上先設棺材,靈位,生上)

【粉蝶兒】戾鬼遊魂,俺非是戾鬼遊魂;則為那弄嘴婦,痴迷愚蠢。俺也曾信口嘲哂,他百般的賣弄貞烈;那裏是氷清玉潤!〔咳!氏吓氏!那識俺的玄妙也!〕恁漫自沉吟我這裏等剛斧劈頭聲振。(下)

(貼打腰裙兜頭上)

【泣顏囘】非奴意偏心,也只為身勢伶仃。劈棺取腦,我只為貪戀新婚。莊子休吓!〕(拔斧介)伊休見嗔。死靈魂,莫怪我(下一記鑼)無情忍!(浪介)〔呀啐!〕再捱過幾時光陰,心上人也向鬼門!

(看斧抖介)阿呀!阿呀!(生上,立棺材上)哫!(貼)阿呀!(跌介)(生)

【上小樓】想那日悠悠一命赴冥途,無常可也恁追呼。莽騰騰,風雷聒耳,雙足雲浮(下一記鑼)只見那披枷帶鎖,刀鋸與舂磨。(貼立起,轉身跌介)(生)一個個到此間,到此間,恁是假惺惺,不識歸來路。羨俺是神仙當度,因此上,飛過荒廬,飛過荒廬。(又下一記鑼)(貼又立跌介)(生)猛聽得三聲響斧,因此上,身起不須扶。(貼)

【泣顏回】〔呀!〕猛然見鬼遇妖魔,驚得人魂赴冥途!

阿呀!(生)為何持斧開棺?(貼)吓!預知先生還陽,故,故爾持斧開,開,開棺。(生)為何身穿吉服?(貼)恭喜先生還陽,不敢將凶服冲破。

為此開棺持斧,敢將凶服冲破?

(生)為何將棺木抬在空房?(貼)堂中恐,恐,恐不潔淨,為此抬,抬,抬到空房供奉。(生)為何如此慌張?(貼)先生雖則還陽,妾身終有些害怕(生)如此,扶我進房。(扯走,貼)阿呀!

敎人戰悚!(此處擺桌子三隻酒鐘介)假慇懃,掙挫扶他臥。(生看浪,貼驚喊)〔阿呀!〕覷儀容,活似閻羅,不由人不骨軟筋酥!(生)

【下小樓】恁道是身亡旬日餘,幻身軀,已變作蟲蛆,那知俺魂返須臾!

(又一記鑼,生轉中兩分班,貼退下場各看浪介)(貼驚喊)阿呀!(生)

端的是莊周自己。俺這裏一步步挪前進。(要用趨蹌走法,連走連唱)恁一步步往後退。恁道是鞋弓襪小,恁道是鞋弓襪小可怪你痴心愚婦!

為何房中擺列酒餚?這是何意?(貼)為先生還陽,故爾設席相待。(生)這幾日可有人來相訪麼?(貼)沒有吓(生)沒有?(貼)沒有。(生)你看那邊楚國王孫來也!(貼)在那裏?(淨,丑上)阿呀!公子吓!(生)哫!(淨,丑下)(生)作怪,作怪,眞作怪!婦人水性楊花態。若非俺入定出神功,險些劈破天靈蓋!(貼)啐!阿呀!氏吓氏!你聰明一世,懞憧一時。前翻我駡搧墳婦,今人駡我劈棺妻:有何顏面再生人世吓!不免尋個自盡罷!

【尾】夫妻情面冷如冰,如今方信沒情人!(自盡下)

(生)你看這惡婦已自盡了。二使何在?(淨,丑上)仙師有何法旨?(生)就將這棺木盛殮了那惡婦者(淨,丑)吓。(下)(生)我今撇却田園尋訪長桑公子去也!

恁試看純剛斧一柄!(蝴蝶上舞介)(生)

【一江風】隱山中,氏相隨共。寃家今日把無常送。想戰國爭雄,一旦總成空!王侯也是空,貧窮也是空,轉眼成何用?莊周驚醒了蝴蝶夢!(騎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