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六/西秦腔

Top / 綴白裘 / / 西秦腔

西秦腔

搬塲拐妻

(丑上)

【水底魚】矮子矮人,矮衫矮布裙。矮脚矮手,矮人三寸丁,矮人三寸丁。

惱恨賤人太不良終朝每日把我降。雖然不是親生母,夜夜打得叫親娘。自家姓,名,叫做武大郞。只為清和縣年時荒旱,要搬到陽谷縣尋個買賣,不免喚老婆出來。老婆那裏?(貼上)

【字字雙】奴奴天生命薄,嫁着窮漢,身子矮鋤,被人恥笑,遭人戲侮。終身結果,叫奴奴如何,如何?

(打丑遷一觔斗介)(丑)老婆子,你出來了麼?作個揖。(貼)罷了。大郞,你叫我出來做什麼?(丑)吓,老婆子,請你出來非為別事;只因清和縣年荒歲歉,難以度日,我們搬到陽谷縣去尋個買賣纔好。請你出來,這麼商議商議。(貼)好吓,只是搬到陽谷縣,何處棲身?想個主意出來方好。(丑)此去陽谷縣有個員外,他今開個當舖為生,我先父在日,曾與他往來,我今去的時節,他看見故人之子,再沒有不看顧的道理。(貼)如此,你別了店主人起身去罷。(丑)說得有理。店家。(內應)不在家中。(丑)那裏去了?(內應)討賬去了。(丑)這是大娘聲音。(貼)就是大娘說一聲罷。(丑)大娘,多謝你。(內)不多謝。(丑)不是多謝你;昨夜睡了一夜的好覺。(貼)大娘,多謝你。(內應)(貼)大娘,店主回來說聲,我們去了。(內)慢你們。(貼)好說。(丑)待我拿了行李走罷。(貼)你走便走罷了,為何把身子擺到東,擺到西?像什麼模樣!(丑)你不知道矮人有多少便宜之處。(貼)有什麼便宜(丑)做衣只消三尺長;走到街坊不恍蕩,婦人女子多來笑。(貼)笑什麼?(丑)笑我這樣好模樣。(貼)啐!(丑)在你面上得罪些。吃了晚飯來睡覺,踏了梯兒就上床;顧了上頭顧不得下,一夜湊到大天光。(貼)啐!不要說了,走罷。出得門來,好天氣也!(丑)這樣好天氣,我要做詩了。(貼)你會做什麼詩?(丑)你道我矮人不會做詩麼?待我做與你聽。(做介)聞說山東錦綉邦,門前車馬响叮噹。口中五糞多嘗過,鼻邊常帶糞渣香。(貼)不要說了,走罷。(丑)走吓。(貼)大郞,你這等走法,走到陽谷縣幾時才得到?(丑)你道矮人不會走麼?天晴有天晴的走法,下雨有下雨的走法。(貼)天晴怎麼樣走?(丑)天晴這麼遊山玩水,我就慢慢的走這幾個俏步。(貼)下起雨來呢?(丑)下起雨來,着了忙了,我就奔他這麼幾步兒就到了。這不是天晴下雨的走法?(貼)不要說了。走罷耶。(貼唱場上先浪調)

【西秦腔】(上上丶丶合四上四上尺六工上上上丶合四上上丶丶上)這春光早又是瓓珊,瓓珊歸去也。梨花剪剪,柳絮飄飄,何方歇,去匆匆,捱過了三春節。春愁,春愁向誰說?嘆離家,背祖業,心兒裏忍飢渴聽鳥兒巧弄舌,道春歸,何苦的人離別?

(丑)咳(放行李介)

吿娘行聽我說。

(貼)說什麼?(丑)

人生最苦是離別。大丈夫——

(貼)好個大丈夫吓!(丑)

受得苦中苦,方為人上傑這路兒上休哽咽。快些收拾,收拾起,這情切。(踢飛脚,拿行李走介)(貼)啼痕處,淚襟血,心兒結。思之,細思之,命乖劣

(貼作銃介)(丑)我的娘看仔細。(貼坐地介)走不動了。(丑)你走不動了,仔麼好呢?(貼)僱個驢兒纔好。(丑)空野地方,那裏去僱驢?(貼)我不去了。(丑)受他娘的累了。這個地方那裏去僱驢兒?(付內唱)捉,捉,捉。搭,搭,搭。(丑)好了,好了!那邊有個趕脚的來了。(付上)

【小曲】趕脚趕脚,落里落托,牽着驢兒路口立着。

(丑)趕脚的。(付)誰叫?(丑)是我叫。(付)青天白日那裏鬼叫?(丑)是伯叫。(付)鱉叫?阿唷!元來是個矮人兒。有趣!有趣!(丑)矮人兒麼?噲!哇哇。(付)哇哇頭上帶個帽兒,像你家爺爺。(丑)好乖乖,會騙嘴!(付)我不仝你頑。(丑)我問你,這里到陽谷縣有多少路?(付)有八十里地。(丑)要多少錢?(付)八個錢一里,八八六百四。(丑)站着,待我算算看。一八四五八,八八七十三。(付)這麼個大人兒,連賬多不會算!(丑)我算不來。站着。吓,老婆,去不成。(貼)為何?(丑)僱一個驢兒到陽谷縣還有八十里路,趕脚的要八個錢一里,八八要六百四十個錢。(貼)他在那裏哄你。(丑)哄我?待我打這厮!(貼)住了,待我去。(丑)老婆,這趕脚的壞得緊。(貼)趕脚的。(付)噯!(場上六板兒,貼,付各看轉朝上介)(貼)好個俊俏的小夥!(付)好個標緻女人兒!(貼)趕脚的,這裏到陽谷縣有多少路?(付)有八十里地。(貼)要多少錢一里?(付)八個錢一里,八八要六百四。(貼)阿呀,這道兒上我也走過的,不要哄我吓。與你一個錢一里罷。(付)大娘子這等說了,就是這樣罷。(丑)呔!驢囚入的!你方纔說這裏到陽谷縣有八十里地,要八個錢一里,八八要六百四。你看我房下生得這樣標標緻緻,與你一個錢一里,你就肯了麼?(付)大娘子,說在我心肝兒上。(丑)你這心肝兒,不是這樣生法!(貼)不要說了,帶驢兒來。(付帶驢)(貼)

【西秦腔】挽絲韁,跨上了驢兒背。

(丑)站着,趕脚的,你把這行李捎上。(付)我這驢兒只騎人,不捎行李。(丑)果然不捎?(付)呸!你的兒子纔捎!(丑)老婆,你與他說一聲罷。(貼)趕脚的,看我分上,與他捎一捎罷(付)看大娘子分上,與他捎一捎罷(丑)呔!你的老婆捎!(貼)不要說了,帶驢兒來。(貼)

挽絲韁,跨上了驢兒背。偷睛瞧着小後生,他有情,奴有心,相看,相看,兩定睛。這姻緣却原來在此存頓停鞭——

(淚介)(付看貼呆介)(丑扯付介)查哩,查哩,為何只管看我的房下?(付)一個人生了一雙眼,不叫咱看,好笑!(貼)

停鞭慢慢行。(付)那佳人有我心,這矮人,這矮人隨後跟,如何,如何的同厮並?(貼)思忖,怎近身?

趕脚的。(付)噲。(貼)

加鞭,帶絲韁,道路上行。

(付帶介)(丑)呔!趕脚的!狗入的!

原何,原何不志誠?

(付)呔!什麼不志誠?(丑)我問你,你走路罷了,為何把房下▲手▲脚?(貼)當家的,這驢兒要到邊上行,我心裏害怕,故此叫他帶到正道而行。(付)這個驢兒要到邊上行,大娘子心裏害怕,故此帶到正道而行,何常▲手▲脚?(丑)這麼個元故。(付)這麼意思兒。(丑)這麼說,我到得罪了。(付)我也不計較。(丑)狗入的!我心裏明白!(貼)走罷。

這矮人,最多心。猜疑,猜疑,妄自尊。兩下裏暗地論。相思,相思,掯殺人!

(丑)快些走吓。(場上打鑼鼓,付趕走介)嗒,嗒,嗒。(丑)

雙程趕作共一程。前村,前村倂後村,抹過了幾處疎林徑。休敎,休敎的有遲近。頃刻間一似風吹緊,霎時,霎時像走馬燈。

(付)下來,下來,歇歇兒再走。(貼下驢坐行李上,丑坐場上角,付坐下場,場面彈絃子,付唱小曲介)阿呀!

把我那個掙錢的哥哥熱壞了。〔吓!〕熱壞了!

一盪子肏肏壞了,吃些草料罷。(貼)當家的,肚中飢了,那裏去買些饝饝來。(丑)這裏路兒又不熟,那裏去買?(付)噲,你方纔不看見那個草坡兒上有這個火燒餅,油炸龜,油汆棉紗線?還有這麼粗,這麼長的厾頭烝捲。(丑)這是你吃的!(付)你吃的!(丑)老婆,我去買饝饝。且住,這趕脚的這麼眉來眼去,有些詫異,待我轉去。(付揑貼手介)我那好大娘!(丑)呔!你這狗入的!好吓!我人兒雖小,人小力大,我的拳棒利害!(付)你會拳棒,我們在江湖上走的人也會拳棒兒。(丑)也罷,和你丟個架兒!(付)來吓,來吓!(打拳介)(丑抓付卵子介)(付)阿唷!阿唷!(丑)這叫霸王請客。你伏了我了麼?(付)伏了你了。(丑)去罷。(付跌介)阿唷!好個霸王請客!(丑)且住,雖然拳棒伏了我,他的眼睛看着我的老婆,——我有個道理在此。趕脚的,這裏來。(付)𠍽哩?(丑拿付鞭畫圈介)這叫做劃地為牢,跳進去。你若是跳了出來,你的腿兒就要斷!(付)我不敢跳出來。(丑)你把眼睛閉着。(付)𠍽哩?(丑)你離了我看我的房下,你的眼睛要瞎哩!(付)我就閉起來。(丑)這麼一個方法就處治了。老婆,我去買饝饝。(丑下)(貼)趕脚的,為何把眼睛閉着?(付)你們這當家的說,我若看了你,眼睛就要瞎(貼)他在那裏哄你。(付)哄我?如此開一個,要瞎瞎一個。咦,一個不瞎;再開一個,兩個多不瞎。(貼)為何站定在那裏?(付)我不敢走出圈子來。(貼)為何?(付)你當家的說,跳出來,腿兒就要折。(貼)也是哄你的。(付)待我跳出來咦,腿兒也不折。我摸調這圈兒。大娘子。(貼)趕脚的,你今年幾歲了?(付)我今年齊頭。(貼)齊頭是多少?(付)二十三。(貼)阿呀,人家齊頭只有二十三十為之齊頭,那裏有二十三歲的齊頭?(付)我聽見人家說齊頭,還不知二十三,二十四。(貼)家裏住在那裏?(付)前面草村裏。(貼)你家中還有何人?(付)只有一個媽媽。(貼)你可曾娶妻麼?(付)不瞞大娘子說,我們這山東路上的女人,黑又黑,黃又黃,瘦又瘦,胖又胖,那裏有大娘子這等樣標緻的?若有像大娘子一般的俊俏,我就娶他一個了(貼)趕脚的,可要我跟了你去罷?(付)我年紀小,不敢幹這勾當。(貼)不妨。有我在此。(付)有你麼,你敢騎我的這個驢兒麼?(貼)我就騎你的驢兒(付)我就拐得你走了。(貼)

今日裏把矮人兒來抛棄。(付)喒們兒如魚似得水了。(貼)一雙兒長久的天和地。(付)喒和你到村中去做夫妻。(貼)加上鞭兒趕囘去。(付)報與我家媽媽來得知。(同下)

(丑上)

這饝饝買來,滾熱的,送與我家美嬌妻。

老婆,饝饝在此。阿呀!多不見了!不好了!老婆被他拐了去了!大爺借問一聲。(內)間什麼?(丑)可曾看見一個俊俏婦人同一個年少的驢夫同往那裏去了?(內)望西而去了。(丑)阿呀!不好了!不好了!我不免趕上前去追他們轉來

傷心,把我的老婆拐了去。我卽忙趕,趕向前移。(下)

(淨上)

俺本是鄆城縣一個小吏,今做了楊花柳絮飛。

家住山東一吏書,鄆城縣內有名儒。有人問喒名和姓,到處人稱及時雨。卑人姓,名,字公明,只因殺了閻婆惜,欲投橫海郡去。行了幾日,前面將到陽谷縣了。你看天色將晚,不免趕上前去。

大丈夫不下等閒之淚,只因未到傷心處。(貼,付上)一路裏恐怕人盤詰。(付)大風吹倒梧桐樹。

(撞淨跌淨)𠳶!做什麼!(付)

自有傍人說是非。(下)(淨)這兩人見了我多驚哩。

且住,這俊俏婦人同了年少驢夫見了我慌慌張張,必有詫異。呀呸,這樣閒事閒非,管他則甚!我自趲路。

閉門不管窗前月,一任梅花自主張。(丑急上)還是一心忙似箭,果然兩脚走如飛。

(丑抱住淨)阿呀!老婆吓!(淨)𠳶!你這矮人怎麼抱住我哭起老婆來呢?(丑)阿呀!大爺!不好了!我一個老婆被人拐了去了!(淨)老婆怎麼被人拐了去?(丑)大爺,我吿訴你。我呢是清和縣人氏,要搬到陽谷縣尋個買賣;行至中途,我老婆走不動,僱上一個驢與他騎了。誰想這趕脚的眉來眼去,把我的房下竟拐了去了。(淨)矮人,你姓甚名誰?你說得明白,我指引得明白。(丑)大爺,我姓,名,叫做武大郞。兄弟叫做武松。(淨)久聞江湖上有個打虎的都頭,就是令弟麼?(丑)大爺,你認得的麼?(淨)認是不認得,聞名久矣。你如今便怎麼樣?(丑)就是方纔說的那趕脚的同我老婆眉來眼去,把我的老婆竟拐去了。(淨)矮人,我方纔見有個俊俏的婦人同着個年少驢夫望西去了。(丑)吓,大爺,你看見的麼?(淨)我看見的。矮人,你會走?(丑)會走。(淨)如此,我和你趕上前去追他轉來。

聽說罷,怒從心上起。(丑)喒兩人追趕不賢之妻。(仝下)

(付,貼上)

咫尺間,已到家門裏,消停且相倚。(淨,丑上)饒他走上焰魔天,脚下騰雲須趕上。

(捉住介)在這裏了!(丑)狗入的!好受用!(付)我何常受用?(丑)大爺,你扯住了,待我咬掉他雞巴。(淨)矮人不可如此,放手。我且問你,你要官休呢私休?(付)大爺,官休便怎麼樣?(淨)官休,送到當官打你三十,枷號兩個月。(付)大爺,私休呢?(淨)私休,把這驢兒與婦人騎了去罷。(付)大爺,這是養命的。(淨)不依,扯他去見官!(付)依了,依了。(淨)饒他去罷。(付)噲,大娘娘。(丑)呔!這狗入的!還不走!(付看貼下)(淨)矮人,我看你到是忠厚人,我有碎銀幾兩相贈,與你夫妻二人尋個買賣。天色已晚將下來,叫你妻子騎上驢兒,趕到縣中尋個安身之處。(丑)萍水相逢,怎好受大爺的銀子?(淨)不必推辭,請收了。(丑)多謝大爺。大爺尊姓?(淨)我姓,吓——我姓。(丑)大爺。老婆,這個大爺送幾兩銀子,你去謝謝他。(貼)惹厭!我不去謝。(丑)大爺,我叫他來謝一聲大爺,他還不肯,反要打我哩。(淨)呀!

這婦人是個不良之輩。這矮人兒必遭他來害死了!(下)

(丑)大爺慢行,大爺慢行。眞正是個好人!難得!噲,我問你,這趕脚的有甚好處,你就跟了他走了麼?(貼)你自己走差了路,我騎了驢兒來尋你,怎麼反埋怨起我來?(哭介)(丑)罷了。只此一遭,下次不可吓。(貼)帶驢兒過來。(場上打鑼鼓亂彈,丑)

請賢妻跨上驢兒背;前情,前情再休提。(貼)這的是前生寃孽債,從今,從今怎脫離?

(打驢下)(丑)慢些,慢些,看打前失兒吓。(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