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六/雜劇a

Top / 綴白裘 / / 雜劇a

雜劇

買胭脂

(貼上)

【梆子腔引】自見那書生,使我心歡喜。若能得後來嫁着此人,使奴心安穩,使奴心安穩。

一見才郞心欲迷,相思相見沒佳期。終朝茶飯無心吃,懶整烏雲緣鬢齊。奴家王月英,祖居長安城外,開下一個胭脂花粉舖。不幸父親前年亡過,只留下我母女二人撐持門戶,十分費力。幸喜得母親康健,諸事調停有方,這也不在話下。前日有一年少秀才官人,常來我家店中置買胭脂,與奴家眉來眼去,話頭勾引甚是多情。怎奈有母親在傍,不便與彼交談,反使奴家心中不樂。今日母親往親戚人家去了,或者那官人又來買我的胭脂,亦未可知。且把店門開了,看我的僥倖如何。

【吹腔】我把那招牌兒先掛下,發賣的兩京胭脂花粉,好物高呈。賜顧者,不悞來人,不悞來人。(小生上)

【引】一見佳人,使我忘餐寢。看他眉黛初匀,薄施脂粉。怎能勾與他巫山近?

千里姻緣一線牽,無緣對面口難言。此人若得成連理,不枉人生一世間。小生郭華洛陽人氏,來到長安赴選。誰料試期尙遠,終日在街坊閑走。前日在綉花衚衕見一個開胭脂舖內有母女二人。那為母的不過五十上下,像個舖戶之妻;那女兒生得十分齊整,更兼風雅宜人,年貌不過十六七歲。不要說別的,只就這雙眼睛,眞正令人銷魂也!不好明言相近,只得終日去買胭脂為由,仝他戲謔一番,看他甚是知情。爭奈有他母親在傍,不好打趣。若得他母親不在跟前,定成一段好事。不免再去走遭。或者他娘不在家,是小生之大幸也!

【梆子腔】一程行來到街坊上,走長街,復穿小巷,早來到那人家。遙望早見那招牌兒京樣

(貼上)這時候還不見母親回來。(半笑坐櫃內介)(小生)呀!妙吓!遠遠望見那位姑娘,端端正正,斜靠在那櫃上。好不丰韵人也!

恨不得一口將他呑。且上前施禮殷勤,且上前施禮殷勤。

小娘子奉揖。(貼含笑囘禮介)相公萬福。(小生)小娘子,今日令堂為何不見?(貼)吓,往親戚人家去了。(小生)吓!往親戚人家去了?(貼)正是。(小生)好吓!此乃天假良緣也!待我去着實調戲他一回,看他怎麼。(貼)吓,相公,你終日買這些胭脂何用?(小生)不瞞小娘子說,是買去送人的吓。(貼丟眼色介)(小生)

我買胭脂去,將來送與那情人。

(貼)吓!好吓!顏色是好的。(小生笑介)

好姣姿,怎能個與你姣娘並?

(背介)且住,他的容貌雖佳,但不知他的脚兒大小。吓,有了。(向貼介)吓,小娘子,我向來買去的胭脂只是平常,你今日可取那上架的胭脂,不知肯否?(貼)吓,相公,今日要上架的胭脂麼?這也不難,待我來取就是了。(貼立起取介)(小生看下喜介)吓唷!妙吓!你看他好一雙小脚兒也!(貼取胭脂交付小生,各揑手介)(小生)吓!果然比昨日的不同!(各看丟眼色介)小娘子,小生有一句話奉吿,不知肯容否?(貼)相公有話,但說不妨。(小生)

看天生一對貌姿容,我和你做……

(住口介)(貼)吓,要坐?請坐吓。(小生)不是吓。

我和你做夫……

(住介)(貼)吓!秀才不做要做夫?敢是那驢夫,馬夫,脚夫?(小生)不是吓。

我和你做夫妻。

(貼笑)吓!掩順些!(小生)

我和你做夫妻。

(各笑,小生跳進櫃介)(淨內)買雜貨吓。(貼)不好了!有人來了!(小生)這便怎麼處?(貼)不妨且藏在櫃裏罷。(淨上)賣雜貨吓

【前腔】南北馳名,各樣貨色新。牙刷盒香與汗巾,還有胭脂粉。

咦,一頓走,走子大姐厾店裏來哉。吓,大姐。(貼)吓,大公。(淨)大姐,阿要買汗巾?(貼)不要(淨)介沒買一個喇叭吹吹罷。(貼)用不着。(淨)阿要買子兩匣粉罷?(貼)也不要。(淨)吓!無𠍽作承我吓?有介一面鏡子拉里,換子點胭脂去罷。(貼)也不要(淨)好個青銅個㖸。(取鏡自照,小生立起,貼推下介)(淨)吓嗄!好寶貝!(貼)什麼寶貝?(淨)我搭㕶兩個人到照出三個頭來哉,阿是寶貝?(貼羞介)(淨囘頭看介)𠰻!我明明看見三個頭,為𠍽子只得兩個人?眞正是個咤頭哉!(又將鏡照,小生又立起,貼推下介)(淨)咦!個個人有點認得,好像郭華。這小雜種吓!今日倒要鬧鬧個哉!吓!大姐,你不肯照顧我,我借你這店門外擺個攤兒,賣幾個錢用用。(擺介)(貼)噯!別處去擺!(淨)這里好。(貼)偏不要你在此擺!(淨)不要發惱,我去便了。(貼)快些走!(淨收介)是哉,就去哉。(虛下)(貼)他去了,快些去罷。(小生跳出,淨撞介)好吓!(小生)我有三錢銀子。(淨)做什麼?(小生)買你的不開口。(淨)吓,吓(接銀看,小生搶汗巾下)(淨)捉!捉!捉!(笑介)好個一條巾汗,賣子三錢銀子!譬如弗曾得,拿去風流風流介。大姐,我有三錢銀子在此,搭㕶白相白相罷。(貼)哫!老狗頭!什麼說話!(小生上)吓!你也在此做什麼?(淨)喏,喏,喏,也有三錢銀子在此。(小生)要他何用?(淨)也買㕶個弗開口。(下)(貼關門介)(小生)小娘子開門。(貼)你還要什麼?(小生)我忘了一件東西在你那里。(貼)沒有。(小生)開了門,待我進來尋㖸。(貼)門是不開的。(小生)你若不開,也罷,方纔搶得一條汗巾在此,我就吊死在你門上!(貼)這樣吊是不死的。(小生)血脉不和,死了也未可知。罷,眞個吊死了罷!(貼)這樣吊法也是不死的。(小生)吓!也吊不死的?也罷,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吊介)(貼)呀!如今果然吊了,倘母親回來,如何是好?不如開了門,救他下來罷。正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開門,小生親貼嘴)(貼)啐!怎麼這等沒規矩!(小生)對天一拜如何?(貼)啐!(小生扯貼拜介)(淨又上)吓!還拉厾來,讓我作樂作樂俚列介。(伴貼背後聞頭介)(貼拜完起,見淨介)呀!怎麼這老兒還在此!(驚急下)(小生也拜完起,搿淨親嘴介)(淨)冐!好吓!我是介一嘴白鬍子,還要親我的嘴!(小生見淨,放手羞介)阿呀!(掩口下)(淨)捉!捉!捉!哈哈哈!再弗曉得我一把年紀還交卯運厾!(渾下)

落店

(末扮楊雄,小生石秀仝上)

【吹腔】迢迢古道路兒欹,涉水登山敢憚遲?看金烏漸漸已沉西,早覓個旅店安身一夜棲。

(末)兄弟,為何不行了?(小生)哥哥,你看樹木叢雜,恐有歹人。待兄弟拏把土泥來撩他一撩。(丑內)呔!留下買路錢,放你過去!(小生)你是大快小快?(丑上)阿呀!他問我是大快小快,大快是梁山上的朋友;小快是偷鷄剪綹兒的。想我怎肯認做娘的小快?呔!我是大快吓!(小生)你旣是大快,敢出林子來麼?(丑)我出來,你們不要跑!看打!(小生接棍介)(末)住了!不要動手。原來是時遷兄弟。(丑)原來是大哥。請了,請了。(末)請了。(丑)這一位硬頭硬腦的是那一個?(末)這就是拚命三郞石秀。(丑)這麼着,大哥,得罪麼。在哥面前說我兄弟要與他見個禮兒。(末)使得。待我去對他說。吓,兄弟,此位鼓上蚤時遷要與你見禮。(小生)就與他見禮。(丑)我聞得石秀好得很,我與他見這麼一個高低。(末)兄弟,與你說過了,上前相見。(丑)哥,我們見禮。請了。(右臂拉小生,小生右脚掃跌丑介)請了。(丑爬起介)大哥,他的武藝子比我高得多哩!待我去賠他一個禮兒。哥,小弟年輕,最喜動手動脚,你却不要怪我。(小生)我不怪你。(丑)二位哥往那里去?(小生,末)上梁山去。(丑)上梁山去?好吓!我正想上梁山,可肯帶挈兄弟去走走?(小生,末)你這般身上,如何去得?(丑)去不得?我有出奇的好衣服。(小生,末)在那裏?(丑)在林子裏。我去拿了來。(下場披龍袍,歪帶冲天冠上)哥,你看好麼?(小生,末)吓!這是王陵裏的東西,你盜了出來,是犯禁的。還不脫下來撩掉他!(丑)這樣好衣服,撩掉他,捨不得。(小生,末)上梁山要緊,衣服是小事。快些脫下來。(丑)是的;上梁山要緊,衣服是小事。我想這個衣服又不是我自己銀子錢買的,我就撩掉了走罷。(小生,末)頭上帽子也帶不得。(丑)怎麼着,那個帽子也帶不得?(小生,末)帶不得。(丑)罷了,拿下來。咦!二位哥瞧,這是金子打的,放在地下。(小生,末)做什麼?(丑)踹扁了,藏着走。(小生,末)住了,好物不可損。(丑)噯!這是金子打的,好東西。也罷,看二位哥面上,我也撩掉了走罷。(小生,末)還要依我一件。(丑)什麼事情?(小生,末)一路上不許偷人家的東西。(丑)如今不做賊了。(小生,末)旣如此,我們趲行前去。(小生,末合)

【梆子駐雲飛】離鄕背井,露宿風餐不暫停。疊嶂穿山徑,怪石危峯嶺。〔嗏!〕&size(20){紅日漸西沉荒涼僻靜,遠望前村,草舍茅廬近。快趲前程,早覓個旅店安身

(末)你看那邊有一宿店,不免去問來。(丑)二位哥且慢,待吾去瞧着。(下卽上)(末)兄弟,怎麼樣了?(丑)不好,我們換個地方去。(小生,末)換到那裏去?(丑)前面那個掛燈的地方住去。(末)吓!手中的是什麼東西?(丑)是個鏇子(小生,末)那裏來的?(丑)是那個店家的。擱在櫃上,喒叫他不應,就拿着來了。(末)呣!又偷人的東西!快些去還了他!(丑)還他?我換他一百二十個老黃邊,路上買東西吃。(小生)不可!快些還他!(丑)這麼着,我就還他。(打觔斗下)(小生,末)吓,店家。(付上)來了。我看這個銀子足足的九五,他怎麼只看是九三?(小生,末)店家,快來!(付)來了,來了!可是要黃豆銀子的麼?(小生,末)是投宿的。(付)二位是投宿的?請到裏面去。二位請了。(小生,末)請了。(付)二位請坐。(丑暗上,探帽介)(付)阿呀!做什麼?不要頑!阿呀!什麼人吓?朋友,你是那裏來的?(丑)我問你是那一個?(付)我是店家吓。(丑)你是店家?我們三個進來,你看他兩個衣冠齊整,就與他見禮,我的衣冠破些,就洒我在這個地方!(付)你倒底是什麼人?(丑)這兩個是我的哥哥。(付)我不信。(丑)不信,你去問!(付)二位,這一位是——(小生,末)是我的兄弟。(付)如此,得罪了。我實不知尊介從那裏進來的。(丑)怎麼着?這麼半天還沒有瞧見我麼?(付)沒有瞧見。(丑)這狗囊的!你小心着!(付)吓,朋友。(丑)做什麼?(付)我方纔實在沒有看見尊介在那裏進來的,是我的不是。我這囘賠你的禮。(丑)你賠我的禮?(付)賠你的禮。(丑)這麼着,我倒得罪。(付)不敢。請了。(丑)請了,請了。(付)客官,請上樓去。(丑)你先走。(付)我引道了。客官,請坐。可用夜膳了?(小生,末)不用了。有酒取一壺來。(丑)快些去。(付)噯,噯,噯!你又偷我的帽子!拿來!不要頑!(丑)那個拿你的帽子?(付)我頭上的帽子呢?(丑)你頭上的帽子倒來問我!(付)這又奇了!我這帽子往那裏去了?(下,取酒卽上)(丑)好帽子!(付)吓!這個不是我的帽子?(丑)這個帽子是你的?(付)不是我的倒是你的?(丑)好帽子!多少錢買的?(付)二百個大錢。(丑)便宜。(付)便宜,送給你罷。(丑)不要你送,我們換着罷。(付)我不換。(丑)你不換?只是你帶得不好。你站定了,我與你帶。(付)吓,我站着,你與我帶。(丑)帽子有個帶法的。(付)我看你怎麼個帶法。(丑)這麼樣帶。你瞧着好不好?(付)呸!你這想我的帽子!你這個人好胡鬧麼!今兒弄了一個賊到我家來了!(下)(丑)這個狗囊的,纔進門來就曉得我是個賊!我慢慢兒的與你談心!(付上)二位請茶。(小生,末)放下。(付)朋友,請茶。(丑)我正想茶吃,得罪你。(付)阿呀!怎麼又抓我的帽子?(丑)好茶!這個盃子好,待我藏起來。(付)又偷茶盃!(丑)誰偷茶盃?(付)你不偷,往懷裏亂揣!(丑)你這個盃子髒得很,我替你抹抹。你瞧,這不是髒的?(付)放下!罷他娘的!盃子也想偷我的!(丑)我偷你的盃子!這多是什麼話!(付)阿呀!三個人吃茶,怎麼剩下兩個盃子?吓!朋友!(丑)我又吃茶。(付)不錯;再吃茶,連這兩個杯子多不見了。(丑)怎麼樣?(付)你們三個人吃茶,怎麼剩下兩個盃子?(丑)你把那個眼睛睜開些,慢慢的瞧!(付)我的眼睛睜得開開兒的!(丑)這是一個,那是兩個,這不是三?(付)不錯,是三個。(轉身介)阿呀!倒底是兩個。(丑)這是一個,那不是三個?(付)這狗囊的!倒會耍戲法兒的!(下)(內)黃豆銀子。(付上)來了。(袖內摸介)吓!我的銀包又不見了!待我去問這個朋友。吓!朋友,我一個東西又不見了。(丑)什麼東西。(付)是一個銀包。(丑)是的;這個銀包是我的。(付)怎麼銀包是你的?(丑)是我一個銀包失掉了,是你拿着。還了我。(付)呸!我一個銀包不見了,來問你,你倒問我要銀包!(丑)你的銀包不見了來問我?我却沒有瞧見。你自不小心!(付)我不小心?(丑)不小心!(付)吓!朋友,你方纔偷我的帽子,如今這個銀包一定有些古怪。得罪你,要在你身上搜這麼一搜。(丑)站着!搜得出便怎麼樣?(付)送到當官夾打問罪。(丑)搜不出呢?(付)搜不出就罷。(丑)他娘的!吃了燈草灰,說着輕飄話兒!從那裏搜起?(付)先看帽子。(丑)帽子裏也是藏東西的?你瞧,有沒有?(付)沒有。脫衣服。(丑)有沒有?(付)沒有。褲襠裏瞧。(丑)你瞧!在屁股眼子裏!(付)呀呸!呸!好臭屁!(丑)你娘的!搜不出來便怎麼?(付)這又奇了!我這銀包那裏去了?(丑)王八羔子小毴養的!(付)吓唷!好打!(下)(丑)這小毴的搜着我的銀包還了得!二位哥,請收着。(末)呣!還不還他!(丑)還他?我路上去買東西吃。(小生,末睡介)(內鷄叫介)(丑)𠲔!這是鷄叫。待我去看這麼一看。二位哥。(小生,末)怎麼?(丑)我下去出個恭就來。(小生,末)就來吓。(丑下)

偷鷄

(小生,末上)

【梆子皂羅袍】遙想當年結義,勝如。心中展轉自猜疑。(末)我有衷腸訴伊。俺為人豈肯忘恩負義?殺姣妻,敎人忿恨難容!(合)&size(20){今夜裏身投旅店,寂寞慘悽。黃韲淡飯身無所依。饑寒二字甘心意。

(丑上)二位哥,請吃鷄。(小生,末)那里來的?(丑)這是我路上買來的。(小生,末)又是偷的!(丑)那裏是偷的?他在那裏叫,攪人家的睡覺,我宰他娘吃了,明早好走路(小生,末)無義之物,我們不吃。(丑)二位哥不吃,這麼,我得罪,有偏了。(付上)更鼓頻頻喧鬧,籠內金鷄原何不叫?我這鷄兒,一更叫一聲,二更叫二聲;如今三更就不叫了。待我看來。不見,想是跑到樓上去了。待我上去瞧着。咦!風也沒有,燈倒滅了!點了再找。(下)(丑藏鷄倒睡椅上介)(付上)吓!這二位睡着了,還有一個在那裏。咦!這是什麼睡法?他的頭在那裏?阿呀,單見屁股不見頭!頭呢?(丑翻身介)我把你這個浪蹄子小毴的!你這個意思,想是要偷我的帽子?(付)我點着燈來偷你的帽子!(丑)你不偷帽子,跑到樓上來做什麼?(付)我一隻鷄不見了,來問你可曾看見。(丑)你不見了什麼鷄?(付)寶貝鷄。(丑)寶貝鷄?我沒有見。(付)這麼,你沒有看見?(丑)沒有看見。(付)罷了,再到樓下去找。(丑)我帮着你去找。(付)不要你帮!呸!怎麼把我的燈吹熄了!(丑)是風吹的。我送你下去罷。(付)我不要你送!(丑推付換帽介)(付)呸!叫你不要送,把我這麼樣亂推!你這個人實在嚕囌!(下)(丑)這個帽子,他不肯送我帶。好帽子!待我藏起來。好鷄腿!(付暗上)(丑)好雞!他娘的!淡得很!弄個醬油兒蘸着就好了。(付)倒是醋罷!我把你這狗囊的!又偷我的鷄吃!(丑)那是偷你的鷄!是我路上買來的鴨子。(付)鴨爪兒是扁的,鷄爪兒是尖的!(丑將鷄爪踏介)這不是扁的?(付)二位醒來(小生,末)為什麼?(付)他把我的鷄兒偷吃了!(小生,末)算幾個錢賠你罷。(付)客官不知,我這鷄一更叫一聲,二更叫二聲,五更叫五聲,有名的寶貝鷄。(丑)二位哥,不要聽他這狗囊的說鬼話!他把我的行李多偷去了!(付)你有什麼行李進來的?(丑)王八羔子!我沒有行李進門的?(付)他娘的!又鬧他的什麼行李出來!(丑)做了個人,沒有行李的?我找出來,把你這個腦袋多打下來!(付)你找罷!(丑)我這個行李在你頭上找下來!(付)他娘的!我頭上那里來的行李?(丑)二位哥,他偷我的帽子!(小生,末)吓!店家,你怎麼偷他的帽子?(付)二位客人,難道我自己沒有帽子的?(小生,末)你除下來看。(付)吓!你又把我的帽子換了去了!(小生,末)天明了,兄弟,會了鈔,趲路罷。(下)(丑下付扯介)呔!小毴的!你那裏去?(丑)我下樓會鈔。(付)我今兒打死你這狗囊的,替我鷄償命!(丑)你要打?站着!試試武藝子瞧!打這三天三夜不許撒刁!照打!(付)站着!我們樓下去打!(丑)好!樓下去打!(下樓介)(付)站着!我們還是文打呢武打?(丑)文打怎麼樣?(付)穿衣服打。(丑)武打呢?(付)脫了衣服打。(丑)爽快些武打!(各脫衣,丑偷付衣,捲在自衣內介)(付)吓!我的衣服呢?(丑)你的衣服擱在那一塊的?(付)我擱在這塊的。(丑)你擱在這塊,原到這塊去尋麼。(付)王八羔子!把我的衣服又偷去了!(丑)誰偷你的衣服?(付)狗囊的!這不是我的衣服?(丑)這是你的衣服?(付)不是我的,倒是你的!我把你這浪忘八羔子,伏了你了!(丑)你伏了我了?(付)你偷得我乾淨!(丑)我偷得你乾淨!小毴的!(付)吓唷!好打!你這狗囊的!(丑)小毴的!耍得好拳!(付)我▲▲▲拳?(丑)這是什麼東西?(付)有名堂的。(丑)什麼名堂?(付)這叫『西牛望月。』(丑)我有解。(付)你解來(丑)呔!(付)吓唷!這是什麼?(丑)也有名堂的。(付)什麼名堂?(丑)這叫『狗吃屎。』(付)我也有解。(丑)你解來。(付)照着!(丑)吓唷!好拳!(付)好拳!把你這浪忘八羔子!(丑)放着我的拳頭利害得很哩!(付)怎麼個利害?(丑)這一下子,你要睡倒半個月!(付)小毴的!你打!(丑)打不着抓你的鼻子眼睛下來!(付)你抓!(丑)我把頭撞!(付)你撞!(丑)呔!照打!(付)小毴的!打了一夜,到底你叫什麼名字?(丑)你不認得我?(付)我不認得。(丑)我就是時遷大老官!(付)是個飛賊。(丑)賊麼?我是梁山上的大頭目。(付)不好了!有梁山上强盜在此,快去報與爺知道。(下)(末,小生上)兄弟,不好了!他去報與祝彪知道了,怎麼處?(丑)不妨!放火燒他娘!(作放火仝下)(淨領衆軍上,末,小生上,殺介)(小生,末敗下)(淨捉丑下)(末,小生上)(末)兄弟!不好了!時遷兄弟被他拿去了!(丑上)二位哥!(末)吓!你怎麼逃出來的?(丑)祝彪這狗頭把我弔在馬坊裏,被我解開扣子逃囘來了!(末,小生)這也難為你了!(丑)難為我又拿了他幾頂帽子!(渾仝下)

花鼓

(旦上)

【梆子腔】奉閨閣,去採花。來到園亭,見秋花的遍開。只有那▲▲花兒開得多姣媚。忙到園亭去看來,忙到園亭去採回。採了花,好去奉多姣愛,多姣愛。

朝霞奉小姐之命,到花園中去採那鳳仙花,不免走一遭也</白>。

【前腔】疾忙移步,走到園中,繞迴廊,薔薇架近。一步步,入名園,花香逼人。轉過池亭,重重花徑,白玉欄杆,太湖石近,太湖石近。(下)

(付上)

【前腔】浪子風流,小小年華,急性遊蜂伴相求救,悟得些兒透。半夜裏跳泥鰍。這的是我興來時候。只恐怕跌殺了兒孫沒後頭!

愛賭身貧無怨,貪花日夜不眠。小子姓,名月娥。姑娘家中有個女兒,許我為親。我對了他這個親,眠思夢想,飯多吃不下。昨日我姐姐帶囘來一個丫頭,名喚朝霞,我意中十分愛他,只是一時不能到手,怎麼好?左右無事,且到花園中去頑頑再處。阿唷!你看花香馥郁,鳥語聲喧,好景致吓好景致!今日起來得早了些,身子十分疲倦,不免就在這太湖石上打睡片時再處。(作困介)(旦上)奉命採花囘,園中花正開。呀!你看大相公在此打睡,叫我怎生過去?吓!有了,待我取物打醒他便了。(作地下拾物擲付,付醒介)是那一個吓?(見旦作起介)(旦)大相公。(付)吓!元來是你。來得正好。(旦)怎麼呢?(付)你到此何幹?(旦)奉小姐之命,採鳳仙花囘來。(付)吓!你今後不要叫他鳳仙花。(旦)叫什麼呢?(付)叫他奉承花。(旦)為何叫奉承花?(付)猶如奉承我大相公一樣的了吓。(將扇近旦嘴介)(旦)啐!(付)朝霞,我正在此想你,趁此沒人,我仝你頑頑去。(作摟旦介)(旦)喲啐!(撇付急下)(內打鑼鼓介)(付)𠲔!聞得新到一起鳳陽婆子打花鼓甚好,不免去看他一看,頑他一頑,有何不可?(整衣慢下,當場浪調六板一套)(貼布裝抱花鼓上,作撲頭束腰拔鞋等身段,遶場急慢走身勢,共十八鼓浪調急板,走至東場角灣腰甩手唱介)

【仙花調】身背着花鼓,(淨持鑼跳上)(旦)手提着鑼。夫妻恩愛並不離他。(合)咱也會唱歌。穿州過府,兩脚走如梭。逢人開口笑,宛轉接謳歌。(貼)風流子弟瞧着我,戲耍場中,那怕人多?這是為錢財,沒奈何。

漢子吓!(淨作坐身勢,回看貼介。)噯!(貼)

哩囉嗹,唱一個嗹哩囉;哩囉嗹,唱一個嗹哩囉。

(各打鑼鼓一記)(貼)一日離家一日深。(淨)猶如孤雁宿空林。(貼)路途貧苦如何了?(淨)老婆子,你腰間有貨不愁貧。(貼)啐!(淨)老婆子,連日不曾上街,今日到街上去尋幾個銅錢用用吓。(貼)使得(仝走介)漢子,好一個大衣架!(淨)噯!這是大人家的牌坊多不知道麼?(貼)牌坊吓?怎麼上邊有兩個哈叭狗兒?(淨)這是獅子滾綉毬(貼)吓!獅子有舅舅,老虎也該有外甥了吓?(淨)冐入鬼,不要說了。(貼)走罷。(淨)咚咚搭鼓上長街,引動風流浪子來。(貼)看得他人心歡喜。(淨)銅錢銀子滾出來。(貼)啐!是拿出來吓!(淨)是拿出來。(付上看,將扇打鼓介)(貼)漢子,什麼東西在我鼓上打了一下?(淨回頭見付介)吓!大相公,什麼東西硬硼硼的在我老婆子的肚上打了一下?(貼)是鼓上吓。(淨)是鼓上吓。(付)我大相公的扇子柄豈不硬乎?(淨)那毛骨瓏鬆的什麼東西?(付)扇子有扇墜,扇墜有鬚頭,豈不毛乎?(看貼介)(貼)啐!(付)你是做什麼的?(淨)是打花鼓的。(付)他是你什麼人?(貼摸腰介)(淨)是我的老婆。(付)是我的老婆吓。(淨)大相公,怎麼樣?朋友妻,不可欺。(付)𠳶,𠳶,𠳶!我大相公要你這樣狗朋友!(淨)大相公,你不知道皇帝老官也有草鞋親?(付)你可曉得四詩上兩句?(淨)那兩句?(付)乘肥馬,衣輕裘,與朋友共。不論,不論。(淨)大相公到像孔夫子的▲脬,文謅謅的。(付)家去來。(淨)老婆囘去罷。(貼)為什麼?(淨)他要把我枷起來。(貼)大相公為什麼要把我們枷起來?(付)不是吓到我家裏去唱吓。(貼)漢子,叫我到他家裏去唱吓。(淨)到他家裏去吓?走,走,走。(付)隨我來。這裏是了。(淨)吓嗄,好個大牢門!(付)呔!是府門!(淨)那兩邊是什麼東西?(付)是『九天日月開昌運,萬里風雲起壯圖。』(淨)這圍牆上呢?(付)斗大的天官賜福。(淨)老大天天入屁股。(付)𠳶,𠳶,𠳶!隨我進來。(淨)好高大門檻吓!(跳進介)(貼)大相公好?(付)好。(淨)大相公害了什麼病,好不好?(付)𠳶!我大相公豈是駡得的!快些唱罷。(付坐,淨,貼打鑼鼓唱介)

【鳳陽歌】說鳳陽,話鳳陽鳳陽元是好地方。自從出了皇帝,十年到有九年荒。(打鑼鼓介)大戶人家賣田地,小戶人家賣兒郞;惟有我家沒有得賣,肩背鑼鼓走街坊。(打鑼鼓介)南方人兒太猖狂,姐兒搽粉巧梳裝。床前抱着情哥睡,下面伸手扯褲襠。

唱完了。(付)完了?兩頭睡。(貼)大相公,花鼓唱完了。(付)好也不見得。(淨)大相公,好的在老婆肚裏。(付)𠳶,𠳶,𠳶!我大相公在老婆肚裏,豈不害了三條性命?(淨)那三條?(付)悶死我大相公,脹死你老婆。(貼)呀啐!(付)氣死你這烏龜!(淨)大相公,不是吓,好曲子在我老婆肚皮裏。(付)好曲子在你老婆肚裏?旣如此,拿曲本來點。(貼)大相公,唱一個連相罷。(付)好吓,就是連相。快唱來。(淨)大相公,唱不成。(付)為什麼唱不成?(淨)要我兒子打叱,今日沒有帶出來,明日帶了出來再唱罷。(付)不妨,我大相公會打叱。(淨)這麼,大相公權做了我的兒子罷。(付)打這忘八入的!(淨跳介)(貼做身段介)

【花鼓曲】好一朶鮮花,好一朶鮮花,有朝的一日落在我家。你若是不開放,對着鮮花兒駡。你若是不開放,對着鮮花兒駡。

【又】好一朶茉莉花,好一朶茉莉花,滿園的花開賽不過了他。本待要採一朶帶,又恐怕看花的駡。本待要採一朶帶,又恐怕看花的駡。

【又】八月裏桂花香,九月裏菊花黃,勾引得生跳過粉牆。好一個崔鶯鶯就把那門關兒上,好一個崔鶯鶯就把那門關兒上。

(貼伏地伸臥作美人勢介)(付欲戲貼,淨打鑼驚付介)(貼)

【又】哀吿小紅娘,哀吿小紅娘,可憐的小生跪在東牆。你若是不開門,直跪到東方兒亮。你若是不開門,直跪到東方兒亮。

(付背淨摸貼介)(淨)那裏去了?(付見驚散介)(貼)

【又】豁喇喇的把門開,豁喇喇的把門開,開開的門來不見了秀才。你不是我心上人,倒是賊强盜。你不是我心上人,倒是賊强盜。

【又】誰要你來瞧?誰要你來瞧?瞧來瞧去,丈夫知道了,親哥哥在刀尖上死,小妹子就懸梁吊。親哥哥在刀尖上死小妹子就懸梁吊。

(付,貼合嘴,淨打鑼驚散介)(貼)

【又】我的心肝,我的心肝,心肝的引我上了煤山。把一雙紅繡鞋揉得希腦子爛,把一雙紅繡鞋揉得希腦子爛。

【又】我的哥哥,我的哥哥,哥哥的門前一條河。上搭着獨木橋,叫我如何過?上搭着獨木橋,叫我如何過?

【又】我也沒奈何,我也沒奈何,先脫了花鞋後脫裹脚。這的是為情人,便把那河來過。這的是為情人,就把河來過。

(付看貼,作手勢,獻臀,摸貼,淨作手勢摸付臀,付搖手作勢,貼暗笑介)

【雜板】雪花兒飄飄,雪花兒飄飄;飄來飄去,三尺三寸高。飄了個雪美人更比寃家兒俏。

【又】太陽出來了,太陽出來了;太陽出來,姣姣化掉了。早知道不長久,不該把你懷中抱。早知道不長久,不該把你懷中抱。

【又】我的姣姣,我的姣姣;我彈琵琶,姣姣吹着簫。簫兒口中吹,琵琶懷中抱。吹來的彈去,絃線斷了,我待要續一根,又恐那傍人來笑。

(付看呆落扇介)(淨拾扇換鑼槌,付作喜自打介)(淨)唱完了。(付作惱介)完了,怎麼樣?(淨)完了要錢吓。(付)要錢,叫你老婆進來拏。(淨)吓。(付)還不走!(淨)吓,走,走,走。吓,老婆,大相公叫你進去拿錢。(貼)吓,我去。(淨)老婆。(貼)怎麼?(淨)他要毛手毛脚的,你進去須要防他。(貼)嗨!他還是小娃娃怕他怎的?(淨)你不要看他是個小娃娃,他會放手銃(貼)啐!(淨虛下)(貼進介)大相公。(付摟介)好吓!你幾時到這裏的?(貼)來了七八天了。(付)你今年多少年紀了?(貼)二十五歲了。(付)好吓!你可會做生意?(貼)什麼生意?(付指貼下身介)就是這個生意。(貼)啐!(淨上)怎麼還不出來?(作聽介)(付)外邊的是你的什麼人?(貼)是我的漢子。(淨)不錯,倒在那裏問我。(付)怎麼你這樣一朶鮮花栽在牛屎上?(淨)入娘的,把我比做牛屎!(付遞銀介)一錠銀子,我仝你頑耍頑耍罷。(抱貼介)(貼)啐!(淨進見介)(付奔下)(淨)好,好,好!臭蹄子!叫你出來做生意,同人家親嘴的!(貼)那個替人家親嘴吓?(淨)是你替大相公親嘴。(貼)幾曾吓?(淨)是我聽見這麼匝。(貼)吓!這是我走進去大相公走出來是碰的吓。(淨)碰的吓!你這臭騷奴!我同你到城隍廟裏去算賬!(急走介)咳!這牢鑼也不要了!(貼)呸!這鼓也不要了!(摜介)(淨急拾鼓看,又打介)還好,咚咚的,還是好的。(貼氣介)(淨)呔!臭蹄子!出來做生意,與人家親嘴!(貼)我何曾與人家親嘴?(淨)我看見的。(貼)看見這麼樣的?(淨)我看見這麼嘖,嘖,嘖。咳!

【高腔急板】你好沒志氣!你好沒志氣!與人鬭嘴,還是笑嘻嘻!(貼轉身持淨介)什麼沒志氣!什麼沒志氣!旣有志氣,不該去偷雞!(淨)偷的雞來是你吃。(貼)說話如放屁!(淨)放你娘的屁!我就一拳一脚打倒塵埃地!(貼)打倒塵埃地,吿到當官去!(淨)吿到當官去,總是我的妻!(貼指淨頭,淨跌介)(貼)誰是你的妻!誰是你的妻!

(坐鼓上哭介)阿呀!我那媽媽吓!

我恨當初悔氣嫁着你!

阿呀!我那媽媽吓!(淨回頭介)咳!老婆,不要說了,不要說了。

算來總是我悔氣!

(跪介)回去罷了。(貼)我不囘去。(淨)吓!你不囘去我就打!(將鑼放地打介)(貼)我也就打!(提鼓放地,打落出銀子,淨拾笑介)吓!這是銀子,哈哈哈!早說有銀子,看銅錢銀子分上,就罷了。吓,介沒,老婆,也要與你講過了。(貼)怎麼?(淨)後生家只可與人親嘴,不可與人躺覺。(貼)啐!(淨)老婆,不是吓,今日呢,罷了。這是後不為例吓。(貼提鼓立起介)漢子,囘去罷。(淨)吓呀。(貼)

【尾】被人嘻笑元何故?(淨,貼各作身段合)只為飢寒沒奈何。

(貼㩔脚踏淨大腿,貼又作身勢介)漢子。(淨)噯!(貼又作身勢,斜腰,看左場角,起一手作勢介)

轉過這衚衕,再唱蓮歌。(走幾步作睡勢下)(淨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