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六/雜劇c

Top / 綴白裘 / / 雜劇c

雜劇

探親

(丑扮鄕裏親家母上)

【引】農夫日夜忙,未知何日得安康?

鄕裏庄家日夜忙,勤勞耕種受風霜。樹到秋來黃葉落,眞個人生夢一場!老身媽媽的便是。所生一女,名喚野花,嫁在城中家為媳。終日農忙,沒有去看看女兒。且喜這兩日庄家事畢,今日閑暇,不免到城中去望望他。只是身上沒有好衣,手裏沒有東西,如何是好?

【銀絞絲】要往城裏去探也麼親,思量怎好進他的門?急殺了人!

吓!有了。不免將些麵窩窩,扁豆角兒,七古八雜的拿些去罷了。

麥麵乾扁豆,茄子十來斤;菱角雖小,只得將他混。我今打扮就行程,吩咐親夫看好也麼門。我的老頭兒吓。

(外內應介)噯。(丑)

你與我整備着驢,就把驢安頓;驢,就把驢安頓。(下)

(外扮鄕裏老拿鞭上)

【前腔】老頭兒的今年七十也麼春,止生一女已離門,記掛在心。

(丑換色衣上)(外)媽媽,你在裏面做什麼?(丑)老兒,我今日要往城中去看看女兒,在裏頭開了箱子,穿幾件好衣服。(外)自家女兒,就是隨身衣服何妨?(丑)老頭兒,你不曉得。女兒女婿呢,不怕他見笑;那親家,親母面前,也要像個樣兒。(外)說得有理。

你趁着天氣晴,快去莫消停。進城路上須要小心,說我年高不得出門,吩咐我的親兒不要掛心。我的媽媽吓。

(丑)噯。(外)

問親家,就把親母問;問女兒,就把女婿問。

吓,媽媽,你出門去,也該去辭辭鄰舍人家。(丑)說得有理。

【前腔】出得門來拜街也麼坊。

大娘,奶奶。(內)媽媽,你今日打扮得齊齊整整,往那裏去?(丑)偏你老人家,到城中去望望女兒,我家下無人,諸事拜托你老人家照應照應。(內)是了。你替我問聲姑娘。(丑)多謝你。偏你老人家。去了。噲,老頭兒,把那些東西收拾起來。(外)多已收拾好了。

扁豆角兒搭連裏面裝。(丑)捎在牲口上。老頭兒的,與我扯扯衣裳。(外)你去就回來,家中事體忙。(丑)你也休得要外面去閑遊蕩。

(外)媽媽,這個牲口,前日買了,還沒有騎過,你且騎騎看。(丑接鞭作騎驢跑下)(外)

我且關上門,便把門關上;關上了門,就把門關上。(下)

相駡

(丑上)

【前腔】進得城來,到了門傍;下了驢兒,叫一聲姑娘。我的姐姐兒吓。

(旦上)噯!是那個?(丑)兒子,是你媽在這裏。(旦開門見介)元來是母親。請裏面坐。(丑)兒子,替我把驢子帶了進來。(旦)曉得。

我上草料,忙把草料上;上草料,就把草料上。

(旦)母親,見禮了。(丑)罷呀。自己娘兒,見什麼禮?(旦)

【前腔】一見娘來笑臉也麼開。爹爹為甚不仝來?

(旦)兒子,你在家中是曉得的:

庄家事體忙。(旦)爹爹身子如何樣?(丑)你爹身子好,老健到安康。合家大小全無恙。(旦)〔媽吓!〕孩兒的苦楚吿訴娘。

(丑)阿呀呀,為什麼好端端哭起來吓?(旦)

婆婆的不賢,女兒怎生當?我的媽媽兒吓!他心樣別,別心樣;他的心樣別,別心樣。

(丑)我的兒子,做娘的好久沒有來,今日特來看看你,怎麼有這些閑話?你如今嫁在這裏做媳婦,比不得在家裏,凡百事要忍耐些的。(旦)我也忍耐不住了!(丑)阿呀!兒子。

【前腔】我勸孩兒吓,笑嘻也麼嘻。搭連裏的東西遞與閨女,蕎麥麵窩窩,韭菜饀的。(旦)婆婆不在家。

(丑)我兒先吃些,等你婆婆的回來,拏將過去。(旦)

什麼好東西?(丑)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難為你家老子只麼推,推了這半日。我的姐姐兒吓。

(旦)噯。(丑)

容易却非也非容易;容易非也麼非容易。

(貼扮城裏親家母時樣服色上,向內介)別了呵。

【前腔】辭別了鄰居,回轉也麼家。

(旦)婆婆,回來了?母親在此。(丑)親家奶奶,那裏去了來?(貼)阿呀,原來是親家母。我在隔壁鄰舍那裏講閑話,失迎了。(丑)親家奶奶,見禮了。(貼)不敢。(丑看衣帶轉介)阿呀,奶奶請轉。(貼)不敢。你是客喲。(丑)我是客,你恰是主;主不僭客。(貼)好說。(笑作推渾見禮介)(貼)請坐。媳婦,看茶來。(丑)渴巴巴的吃甚麼茶?(旦掇茶上)(貼)親家母,請茶。(丑接,茶吃介)親家奶奶,這是什麼茶?(貼)是松蘿茶。(丑)苦巴巴的,我們鄕裏却不吃這種茶。(貼)吃什麼茶呢?(丑)我們吃的叫做滿天飛。(貼)什麼叫做滿天飛?(丑)把茶葉抓一把,擱在缸子裏,燒了一鍋滾水,一冲冲將下去,那茶葉就飛起來了。這就叫做滿天飛。(貼笑介)(丑將兩指伸茶盃內作燙痛潑茶介)(貼)做什麼?(丑)阿呀!奶奶,我只道茶盃裏是個棗兒,那裏曉得是我的鼻子影兒。(笑介)見笑了。(貼笑介)

見了禮兒,吃了一盃茶,問聲庄家。(丑)今年的庄家不大怎麼,借了二兩銀,典上幾畝瓜。老天爺不肯把雨來下,蝗蟲蚱蜢滿田爬,本錢利錢不得到家。我的親家母吓。

(貼)噯。(丑)

落下一個大窟竉,我的窟竉大;落下一個大窟竉也麼窟竉大。

(貼笑介)親家母,什麼窟竉這麼大?(丑笑介)親家奶奶,不是那個窟竉。我們鄕裏人家,欠了人的債就叫做窟竉了吓。(貼)親家母,你們做庄家的上年不收,還有下年;不像我們城市人家,往返這青石板上,好不難。來了一位客,要一件買一件,眞眞不便。還是你們鄕裏好。(丑)奶奶,我們鄕裏雖然有幾畝薄產,却是望天收。年成不!好,就不中用了。(貼)親家母,你好久不到城中來走走?(丑)窮忙吓。(貼)我不替你借吓。親家母,我有一句話要對你說,怕你着惱,不好說得。(丑)阿呀,我的親家奶奶吓,當初沒有扳親呢,是兩家;如今做了親家,就是一家人了。有話請說,我是不氣惱的。(貼)親家母不見怪的?(丑)不怪的。(貼)旣然如此,待我先吿個罪兒。(丑)阿呀,你們城裏奶奶就是這等多禮得緊。(貼)

【前腔】吿過了罪兒,把話也麼論。你家的令愛不成人。

(丑)𠰻。(看旦做鬼臉介)(貼)

不愛乾淨。一雙的鞋子撻了後跟。頭也不會梳,臉也不肯洗,針線不會縫。每日裏爬起來鰍打渾,貪嘴又要學舌根。廠着懷來露着也麼胸。我的親家母吓!

(丑)嗨!(貼)

他是坌殺人,其實坌;坌殺了人,其實坌!

(丑)嗨!親家奶奶,這句話,你講差了吓。(貼)為什麼講差了?(丑)他在我家做女兒,自然是我管;如今嫁在你家做媳婦,就是你家的人了。凡百事你該敎導他,難道叫我做娘的陪着他嫁了來罷?(貼)不是這等說。桑條從小直,長大就不歪。這是你從小引慣了他,所以如此怎麼倒說我講差了?(丑惱介)嗨!

【前腔】使我聞言怒氣也麼生親家母說話不中聽,惱人心!出了我的門,來就是你家人;你不敎訓他,說我待怎生?你打你駡,我也不肉疼死是你家鬼,活是你家人。我的親家母吓!

(貼)嗨!(丑)

氣悶人也麼人氣悶;氣悶人,眞個人氣悶!(貼)

【前腔】親家母不必嘴喳也麼喳。還是你從小兒不管他,太油花。大脚也不裹,褲腿也不紮,終日在人家說閑話,調唇弄舌膽子大。誰家的媳婦像着也麼他?我的親家母吓!

(丑)噯(貼)

眞是一個騷辣臭也麼臭騷辣,辣臭騷也麼臭騷辣!(丑)

【前腔】使我聞言怒氣也麼發。(指旦介)駡了一聲賤婢小歪喇!氣殺了咱!枉了養你十七八!不癡又不聾,眼睛又不瞎,忘了在家囑咐你的話?遠巴巴的前來瞧你,仔麼倒惹得你婆婆嘴裏喇撒?你這孼障兒阿!(旦哭介)(丑)氣殺人也麼人氣殺!氣殺人,活把人氣殺!

(各背坐介)(小生扮女婿上)家無為活計,日費斗量金。原來岳母在此。岳母拜揖。(丑)拜你娘的𣬼!臭雜種!(小生)這是什麼緣故?母親拜揖。(貼)又不是年,又不是節,拜什麼揖!討債鬼!小奴才!(小生)𠰻!母親為何也是這等氣惱?哦,我曉得。

【腔前】自我聞言明白也麼了。兒勸媽媽莫要放刁。好心焦!他路途遙遠來把女兒瞧,縱然他不是,求娘躭恕饒。爭爭吵吵,恐被傍人笑。嘴頭子嚕囌,覺得嘮叨,自己不是不知也麼道。我的媽媽吓。

(貼)嗨!(小生)

焦躁人也麼人焦躁,焦躁人也麼人焦躁。(貼)

【前腔】自我聞言怒氣也麼生。駡了一聲寃家小畜生!見了丈母就忘了母親!護了怪妖精,把娘當外人!疼妻反把娘來恨!到不如搬去離了你家門,免得老娘怒氣也麼增。你這小短命吓!逞了你的心,把你心來逞;逞你心,把你心來逞!(丑)

【前腔】自我聞言淚如也麼凄。你兒子疼我,你駡他怎的?老東西!我離家這麼遠,走了大半日,反惹你嘴裏放閑庇!响叮噹的女兒交付與你,若有差遲了也了不得。你這潑婦兒吓!

(貼)啐!(丑)

你仔細看,看仔細!仔細看也麼看仔細!(貼)

【前腔】自我聞言怒氣也麼焦。鄕里的婆娘忒會放刁!鄰里多聽着,誰家媳婦兒

(小生扯貼介)母親進來,休要惹人笑話。(貼)

敢與婆婆吵?我寫張狀子當官去吿。定盤星兒,你錯認了。你挽起眉毛瞧這麼一瞧!你這臭騷奴吓!

(丑)啐!(貼)

你這騷臭𣬼𣬼扯騷!臭騷𣬼!𣬼扯騷!

(丑)阿唷!好駡!我且問你,是那個扯騷?(貼)是你扯騷!(丑)是你扯騷!(貼)是你扯騷!(打介)(丑)阿唷!阿唷眉毛多拔掉了!你這臭娼根!(貼)賤淫婦!(小生勸介)母親,不要如此(丑)養漢精!(貼)養漢吓,我是不曾養漢。你倒在蓮花菴裏偷和尙!(丑背伸舌介)𠰻!這個他那裏曉得?(對旦介)又是你這騷奴吿訴他的了!(旦)媽媽,休得如此。

【前腔】自我勸娘淚珠也麼多。兒勸媽媽心內莫要苦,隨他把我磨。那怕他家有煑人鍋,看他奈我何!怕他做什麼?命裏該死也躱不過。就到陰司去吿閻也麼羅!我的媽媽吓!

(丑)噯!(旦)

難過,眞叫我眞難過!難過,眞也麼眞難過!(貼)

【前腔】自我聞言怒氣也麼昂。駡了一聲賤婢小狗娼,倚着你家娘!我當面打你又何妨?(打旦,丑打貼,小生勸介)誰家媳婦敢這麼逞强?地方保長送你到公堂,打你桚你莫要害慌!你這小賤人吓!(旦哭介)(貼)和你把帳算清,清算賬!賬算清,清算賬!

(丑)這是那裏說起!咱今日到此看看女兒,反受了這場惡氣!罷!囘去罷!

【前腔】自我聞言怒氣也麼哀。攢起拳頭把胸排。拔拔鞋,左手牽驢子,右手把門開;是我前生少下了路途債,什麼娘來,什麼女孩!我從今去了,再也不來!我的寶貝的兒吓!(旦哭介)(丑)永不上你的門,把你門來捱!捱你門,把你門來捱!

【又】眼淚汪汪往前行。

(淨箭衣頂帽吃竹烟筒上)好天氣吓!(丑)

出得門來遇見親家也麼公。

(淨)原來是親家母。為何這般模樣?(小生)與母親吵鬧一場。(淨)元來與你娘吵鬧。你見是那個不是?(小生)母親不是。(淨)母親不是,你為何不敎訓他?吓,親家母不要見氣,請裏面去。兒子,把丈母牽了進去。(丑)啐!(淨)丈母的驢子吓。

路遠風塵大,你纔來就去,理上也不通。是他得罪你,少待且從容。樁樁件件,我也知情性。心上不明,點甚麼的燈?我的親家母吓

(丑)噯。(淨)

和你兒女親,休爭論;兒女親,休爭論。

親家母不要氣,待我去敎訓他。𠰻!喇化無才,親家母遠來,應該好好的看待他,只麼爭爭吵吵,成什麼樣子!我們是有前程的人家,可不被人家笑話麼?(貼推淨介)啐!(淨)阿唷!噲!好沒規矩吓!(老旦上)

【前腔】媽媽的聞言走將過來。你二人吵鬧為着甚來?說得明白。

(丑)隣舍奶奶,我吿訴你。(貼)媽媽,來,我吿訴你。(老旦)阿呀呀!我是老人家,不要扯。(丑)隣舍奶奶,我好端端的來看女兒,這個養漢精——(淨)𠰻!養漢精,難道我是開眼烏龜不成?(丑)開口就駡,動手就打!(貼)媽媽,我吿訴你:這個臭娼根,奔到城裏來,我與他說些家常話,一會兒妖發起來,就駡就打!(老旦)你們多不要氣。

聽我分解。兒女親家拆不也麼開。縱然有不是,也要相躭待。一床錦被多遮蓋。拿壺酒來與你們笑開,從今莫要掛心懷。我的奶奶們吓。(丑,貼應介)莫怪心,心莫怪;你莫怪心,你也莫心怪。

(淨)不差的,你們大家來再見個禮兒。(丑)罷呀。(老旦)來,來,大家笑笑。(扯丑,貼各福,淨作揖,貼推跌介)(合)

【尾聲】各各聞言怒氣也麼消。親家得罪了,自親惡不斷,休惹傍人笑。把從前事兒多掉丟了。

(丑)我要囘去了。(貼)阿呀,親家母,你方纔沒有說話,倒也罷了;如今要去,明明是見怪了。(老旦)不錯,况天色已晚,今夜住在此了,明日叫小官人送你老人家回去罷(丑)住在此,恐沒有睡處吓。(淨)不妨,我們的床大,三個人一頭睡罷了。(丑)啐!(貼)不要睬他!請裏面去。(老旦,丑,貼,旦齊下)(淨)兒子,走來。(小生)怎麼?(淨)你丈母在此,也該買些東西請請他纔是。(小生)沒有錢。(淨)沒有錢吓?我枕頭底下還有七個錢在那裏。(小生)七個錢好買什麼?(淨)打了三個錢白酒,買了兩個錢荳腐,兩個錢韭菜。韭菜炒豆腐一碗,豆腐炒韭菜一碗,就是兩樣。(小生)吓。(淨)走來,豆腐一碗,韭菜一碗,湊了四樣。(小生)啐!(下)(淨)走來,走來。𠰻!怎麼進去了?咳!正所為逆子頑妻,無藥可治。父子不仝道,此之謂也吓!(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