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六/青塚記

Top / 綴白裘 / / 青塚記

青塚記

送昭

(外上)丹鳳來儀宇宙春。(生上)中天雨露四時新。(淨上)世間惟有為忠孝。(未上)臣報君恩子奉親。(衆見介)請了。今有昭君娘娘往北和番,奉旨到十里長亭餞別。我等須索走遭。正是:文官把筆安天下,武將提刀定太平。(下)(四小軍引付扮王龍上)

【引】綉衣五爪,金帶垂腰,果然是一品當朝,果然是一品當朝。

湛湛青天到大風,張飛喝斷㶚陵橋。人生何處不相駡?一夜夫妻百夜恩。(衆)老爹倒了運了!(付)自家非別,倒運的王龍便是。今有昭君娘娘往北和番,聖上命俺護送到彼。小校,打道到十里長亭去。(衆)吓。(付)

【雜板令】朝庭待漏午朝門。(衆)午朝門。(付)鐵甲將軍去跳井。(衆)去跳井。(付)跳了一個又一個,不登,不登,不登登!

(外,生,淨,末上,見介)(付)列位大人請了。(衆)請了。(付)敢是送駕的麼?(衆)正是。(付)娘娘有請。(旦在內先唱一句)

【梧桐雨】別離淚漣。(雜扮太監,宮女引旦上)怎忍捨宮帝輦?無端反賊弄朝權,劉王忒熬懦軟!

(衆)文官送娘娘。(旦)

看那些文官濟濟全無用!

(衆)武將送娘娘。(旦)

就是那武將森森也是枉然!却叫我紅粉去和番!臣僚呵,于心怎安?于心怎安?

(衆)衆臣參見娘娘。愿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旦)平身。(付)御弟王龍參見娘娘。愿娘娘千歲,千歲。(旦)平身。(付)千千歲。(旦)衆臣免送。(衆)領旨(付)列位大人請了。(衆)請了。(下)(旦)御弟,車輦可曾完備?(付)完備多時了。(貼)如此,吩咐備輦。(付)是。請娘娘上輦。(旦)

【山坡羊】王昭君好一似海枯石爛,懷抱着金鑲玉嵌的琵琶一面。俺這裏便思,眼睜睜盼不到南來的雁,眼睜睜盼不到南來雁!〔阿呀!雁兒呵!〕你與我把書傳,你與我多多拜上劉王天子前:道昭君今生要見無由見!恨只恨毛延壽悞寫丹青,敎奴家紅粉親自去和番。

(付)小校趲路。(旦)

傷殘,放聲哭出了雁門關。輕彈,心在南朝,身在北番。

【竹枝詞】昭君怨,去和番,懷抱琵琶在馬上彈。劉王送,珠淚澘。踢綻了鳳頭鞋半邊。咬牙切齒恨毛延壽,肩背儀容往外番。望長安,盼長安,要見劉王難上難!要見劉王,叫我難上難。

(付)啓上娘娘,來此已是沙漠之地,鸞輦難行,要換一匹馬厾。(旦)如此,備馬。(下)(付)馬夫那裏?(丑上)來了。奔騰千里蕩塵埃,渡水登山紫霧開。扯斷絲韁援玉珮,火龍飛下九天來。馬夫克膝(付)馬夫,可有良馬?(丑)沒有良馬,只得一匹劣馬。(付)可降得?(丑)降得。(付)如此降來。(丑)吓。(裝介)老爺,馬拉里。(付)個是一匹禿馬吓。(丑)原說是禿馬。(付)可有鞍轡?(丑)個個弗是鞍轡?(付)介沒帶好了,待我老爺自家來上了鞍轡。(上介)吓,再說不差個。眞正人要衣裝,馬要鞍轡;有了鞍轡,好看子許多。(丑)正是哉。(付)馬夫,帶好了,待我老爺來溜他一溜看。馬夫,你與我輕輕打介一鞭。(丑)吓。(打馬介)(付)不好了!不好了!(跌介)(付打丑介)介個𣬼養個!入死你的親娘!把我老爺蓋一跌!(丑)自家弗會騎,倒要打人!你看肚帶還弗曾收緊來!(付)介拉為𠍽了弗早說?(收介)那是搖兀弗動個哉。娘娘有請。(旦上)(付)請娘娘上馬。(旦)昭君跨玉鞍,上馬啼紅血;今日宮人,明朝地妾(付)馬夫,帶好了。(丑)是。(旦)這裏是那裏了?(丑)漢嶺了。(旦)

【楚江吟換頭】漢嶺雲橫,霧迷塞下,朔風冷透征衣。};

為何馬不行?(付)這裏是分關地界,南馬不過北。(旦)吩咐加鞭過關。(付,丑)吓。(旦)

早來到分關地,人到分關珠淚垂。漫說道人有思鄕之意,馬豈無戀國之心?莫說人乎,就是那馬到關前,馬到關前,他步懶移。人影稀,人影稀,只見北雁南飛,冷清清,朔風似箭;又只見曠野雲低,細雨霏霏。在王宮,多錦綺;受洪福,與天齊。自幼在門閾之中,那曾受風霜勞役!

御弟,可望得見家鄕了麼?(付)帶轉馬頭,隱隱還望得見。(旦)馬夫,將馬頭帶轉來。(丑)吓。(旦)

【牧羊關】〔阿呀!爹娘吓!〕孩兒今日別了你,不知何年何月何日何時再得相見!

一步遠一步,離家多少路?今日宮人,明朝地婦!阿呀!我那爹娘吓!

我只得轉眼望家鄕,家鄕望不見。只見縹緲雲飛,又只見水連天。水連天,野花滿地。

我自在雁門關上望長安,縱有那巫山十二也,難尋覓。

懷抱琵琶別漢君,西風颯颯走砂塵。朝中甲士千千萬,始信功勞一婦人!愁脈脈,霧沉沉,咬牙切齒恨奸臣!今朝別了劉王去,若要相逢,若要相逢,似海樣深!

思我君來想吾主,實指望鳳枕鸞衾同歡會,又誰知鳳隻鸞孤,多做了一樣一樣的肝腸碎!};(內喊介)(旦)

【黑麻序】俺只聽得金鼓連天震地,人賽虎,馬似龍駒;旌旗閃閃蔽日,一似雲飛天漢。見番兵一隊,好似兇神類。只見他髮似枯松,面似墨漆,鼻似鷹鈎,鬚捲山驢

嗄!御弟。(付)有。(旦)

叫他每一個個下陣到關前去,一個個下陣到關前去。(旦下)

(兩雜扮二伙長上)(付)呔!野蠻子!蠢蠻子!(二雜)呔!(打介)(付)娘娘道你們惡臭氣!(二雜)呔!(又打介)(付)娘娘怕見你們這等鬼樣的,叫你們一個個下陣到關前去。(二雜說番話介)呔!烏里哇,烏里哇,烏里奔吱叉,衣呀吱吱呀呀背兒叉,背兒胡叉牙。(打付仝下)

出塞

(外扮老蠻子,老旦,貼扮二歌妓,二雜扮二伙長,淨,丑扮苦獨立上)

【西調】飮駱漿,飽餐羊酥,就在那馬上眠。日裏打火號,夜裏打火號,苦獨立便把都都兒叫。

(外,二旦坐地介)(外)台西,台西,你們唱個小曲兒頑頑。(二旦)是。

【西調小曲】寃家,有些兒娃娃氣。你揑手揑脚做怎的?倘被傍人看出你我二人其中的意,我那當家的,他也不是個省事的。叫你來早,你偏要來遲。你細思量,那一囘叫你空囘了去?你細思量,那一囘叫你空回了去?

(衆)打詫。(丑)來了。住了罷。莫說話。這個詫打掉了罷,留在肚裏做什麼?一個老兒,本姓,娶個老婆也姓,養個兒子該姓,娶個媳婦也姓,親家公也是,親家母也是,一家六口多姓。一直搬到毛家橋,住的毛房子,蓋的毛毡條。翻過來也是毛,吊過去也是毛;上頭也是毛,底下也是毛;左邊也是毛,右邊也是毛;前頭也是毛,後頭也是毛;中間也是毛,希哩呼囉洒稻草。只有那個和尙頭上沒得毛。

【西調】人人說我會吃醋,又有人說我會管丈夫。那曉得他又吃酒,又要走小路,柴米油鹽全不顧?張三家趕羊,李四家去遊和。好良宵,叫我孤單獨自過!

(衆)打詫。(淨)來了一位婆娘本姓,端條板櫈攔門坐;坐下來,就把褲襠補。一時來補起,燒盆熱水洗屁股。屁股放在水盆內,鋪,鋪,鋪,大屁放了二十五,小屁放了四十五。希哩呼囉,好像洒鹽滷。養個兒子打金鑼。(報子上)報!昭君娘娘到了雁門關了。(外)吓!昭君娘娘到了雁門關了?耶步,耶步。(俱下)(旦,付,衆上)(付)啓上娘娘,王龍想來,娘娘此去,絲竹之音再不能聽見了。(旦點頭介)(付)請娘娘把琵琶扒這幾扒,抓這幾抓。(旦)把琵琶取過來。

【弋陽調】手執着琵琶撥調,音不清明,使人心下焦。指尖兒重把絲絃操,料得個知音少。縱有那伯牙鍾子七絃琴,惟有仲尼堪嘆顏回夭。常言道:功名富貴,難比天高,難比天高。鴛侶賦情多,藕絲絃下焦。音韻撥,多顚倒,撥响難成調;彈不响,音不湊。怎不敎人,敎人惶惶心下焦?怎不敎人惶惶心下焦?

(付)阿呀!絃斷了!(旦)

若是那絃斷了,好一似寶鏡蒙塵人難照。若是那絃斷無聲了,好一似鸞孤鳳隻不堪道。想前生燒了斷頭香,今日裏離多歡會少!

御弟,我有五恨在心。(付)請問娘娘,那五恨?(旦)御弟:

我第一來難忘父母恩。

(付)第二呢?(旦)從人退後。

第二來難割捨同衾枕。第三來損害了黎民百姓。第四來那國家粮草多輸盡。第五來百萬鐵衣郞,敎他晝夜辛勤。我今日裏昭君捨了身,萬年羞辱君臣!

咳!(付)我也在這裏想吓。(旦)你想什麼來?(付)

【前腔】他那裏也是一個娘娘,我這裏也是一個娘娘;他那裏也是一個國母,我這裏也是一個國母:一般的富貴,一般的受用,何須悲怨,何須愁悶?〔阿呀!我的娘娘吓!〕姣容貌,瘦損腰,手托香腮,珠淚也麼落。(旦)〔御弟,〕我寧做南朝黃泉客,不愿做他邦掌印人!(合)哀哀哭進了雁門關,看漢朝,最苦是昭君漢王吓!〕叫人淚洒如傾。是伊家心忒狠!(旦)叫人淚洒如傾,叫人淚洒如傾!我恨只恨,毛延壽,歹心人!誰承望助國無成,反使紅顏受苦辛!眼中只見碧天連水水連雲。淚斑斑,帶月披星,舉頭兒望不見長城

【尾聲】淚痕濕透衣衾重,恨壓巫山,從今休想襄王夢。十二峯頭已避塵。

藍橋水漲人難渡,飄散瓊花舞。若要雨雲重相會,除非夢裏再相扶。(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