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一/亂彈腔

Top / 綴白裘 / 十一 / 亂彈腔

亂彈腔

擋馬

(付上)

【急口令】笑呵呵,笑呵呵,一心要做一個打喇哥。好不囉囌!閘馬草,喂駱駝,裝袋烟兒,伏事這個,伏事那個。若有些兒不稱意,鞭子打了無其數,靴尖踢了幾百多。仔細思量起,再也不做這個打喇哥!

家住南朝數十秋,撇却爹娘兩淚流。生在中華地,柳葉鎭上做酒頭。咱焦光普,只因那年家八虎闖幽州,大破唐二府,將俺失落此地,被太后拿住,帶到泥鰍殿上要將我斬首。那時我就心生一計,就大笑三聲,大哭三聲。娘娘問道:『臨斬的孩子,為何又笑又哭?』我說道:『哭的是捨不得家中老母;笑的是可惜我這一雙好手。』娘娘又道:『好手要他仔麼?』我說道:『好手,好手,能造清香的美酒。』那時娘娘龍心大悅,賞了俺五十兩銀子,叫俺在這柳葉鎭上開一個酒店。天色已明,不免打開舖面。

【披子】聽得籠雞報過三聲曉,慘慘昏昏天又明。家家戶戶開了店,個個人家開了門,來來往往都是小蠻子,並沒有南朝一個人。我將那招牌掛在門兒外,字字行行寫得清。上寫着羊羔共美酒;下寫着臘白共元紅。相逢不飮空歸去,洞口桃花也笑人。懷抱琵琶攔門坐,等待南來北往人。(旦上)

【前腔】楊八姐打馬過北關,地北天南總一般。來來往往都是邦漢,女娘懷抱着小嬰孩。耳邊廂忽聽得琵琶響,我且打馬兒闖過了關。(付)

【小曲】昔日昭君和北番,懷抱琵琶在馬上彈;一心捨不得天子,聲聲哭出了雁門關

【又】雁門關雁門關上無人家,多見樹木少見花;前面幾棵酸棗樹,後面幾棵桃杏花。烏里咦呀里古羅咱不兒哇

【披子】耳邊廂聽得鸞鈴響,丟掉了琵琶往前行。焦光普舉眼抬頭看,見一個將軍年少人。我上前擋住了將軍的馬,請問將軍往那裏行?(旦)我是蕭后娘娘欽差將,差我關外去探軍情。(付)你旣是蕭后娘娘欽差將,且請你下馬飮盃巡。(旦)我和你又非親來又非故,怎好無故擾店東?(付)將軍說話理欠通,自古道:山在西來水在東,五湖四海皆朋友,人生何處不相逢?(旦)聽得此言就下了能行馬。(付)我將馬兒拴在馬棚中

(旦)低頭進酒店。(付)將軍四下觀。(旦)上邊有佛像。(付)供奉關大王。(旦)兩傍掛古畫。(付)劉海戲金蟬。(旦)壁上有絲絃(付)不敢,不敢。小弟會頑頑。將軍見禮。(旦)你為何把我摟這麼一摟?(付)將軍,你南禮也不知,番禮也不曉。上前一抱,是個滿禮;深深一恭,名為南禮。(旦)如此,只行南禮。(付)將軍請坐。(旦)

【前腔】上面坐下楊八姐(付)焦光普提着酒壺瓶,滿滿的斟上一盃酒,叫聲將軍,與你接個風。(旦)我這裏端起一盃酒,自幼不飮第一鍾。

(付)將軍,你道我這酒有毒麼?我每滿洲人的良心最好,我就吃與你瞧。(吃介)

我這裏忙忙的再斟上第二盃酒,叫聲將軍,你請飮杯巡。(旦)〔呀!〕我這裏不吃二盃酒,辜負東家一片心。只得乾了這盃酒,叫聲店家我要行。(付)叫一聲將軍你且住,姓甚名誰說我聽。

(旦)你且不必問我,我且問你。(付)喒姓吓。(旦)姓?(付)。(旦)敢是姓?(付)喲,將軍不懂我的話麼?我說這麼一個比方兒你聽:紅紅果兒,綠綠葉兒,放在鍋裏背囉就脆,囉囉囉,胡囉就焦,囉囉囉。(旦)如此,姓?(付)着。將軍,倒底你姓什麼?

【前腔】非是我店家盤問你,國舅單查外來人。光普睜開雙鳳眼,仔細看看這將軍:他在馬上似一個男兒漢,下馬來分明是一個女佳人;進店門一陣脂粉氣,耳朶上還有兩個大窟竉。莫不是宋朝——

(旦)𠺽!住了。(拔劍介)什麼?(付)我說羊皮襖兒反穿着,請將軍吃個羊羔美酒。(旦)店家說話須要小心!(付)

【前腔】我這裏一個字未出口,他那裏明明白白扯出了鋼鋒。〔呀!〕自古道:膽小難把將軍做,貪生怕死是庸人。你莫不是宋朝楊八姐(旦)〔呀!〕大膽的哥兒走了風!(殺介)(付)叫聲將軍你且休動手,我也是南朝一個人。

(旦)你旣是南朝,家住那裏?(付)

我家住大國三原縣焦家莊上有聲名。

(旦)你叫甚名字?(付)

我名兒喚做焦光普

(旦)可認得焦贊麼?(付)

焦贊是我的叔伯兄。(旦)你不說家猶自可,提起家我有親。聽說家有了後,我喜在眉梢笑在心。請問二哥因何來到此?你把情由說我聽。(付)我本待要把眞情來吿訴你,又恐怕牆裏說話牆外有人聽。我且關起了鴛鴦門兩扇,同你到後面去說分明。上前便把小妹問,你到番邦有甚情?(旦)只為父兄身有難,來到幽州探聽情;遇着兵來戰敗,因此上假粧番將出關門。(付)〔八妹,〕饒你縱有千般智,只恐怕難出這關門。我朝軍師觀星斗,說是南朝落下一將星。二國舅造下了排門册,要捉家一滿門;有人拿得家將,一兩骨頭一兩金。

(旦)如此,二哥救我!(付)我有一計,又恐說我討了八妹的便宜。也罷。

【前腔】焦光普跪在塵埃地,對了蒼天把誓盟:上有神來下有神,日月三光作證明。焦光普若有三心幷兩意,死在千軍萬馬營!要你把青絲來剃下,打個辮子坐在我店中存。(旦)二哥說話不中聽,叫我剃掉青絲萬不能。(付)你若不把青絲來剃下,敎我如何救你身?

(旦)旣如此,但憑二哥計議罷。(付)那年大破唐二府,將俺失落在此地,娶了一個老婆,養下一個兒子,叫做焦立子,是個啞巴子。如今將他殺了,你却粧做我的兒子,住在此間,再作道理。(旦)話雖這等說,豈有為了救我殺你的兒子,做此忍心之事?(付)我眞心救你,那顧得兒子?(旦)這個斷難為情。(付)我且與你到後面去見了嫂嫂,再作商議。(旦)如此,二哥請。(付)八妹請。(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