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一/何文秀

Top / 綴白裘 / 十一 / 何文秀

何文秀

私行

(小生上)

【引】沉寃未洩久淹留,幸得皇恩賜職優。

下官何文秀,只為奸臣作對,誤入彀中。適遇山東巡撫,向與先父有仇,聞知下官在彼經過,卽着揚州理刑李綱清密拿,陷害下官。幸得李綱清是我父親的門生,故爾釋放,敎我改扮作雲遊道人,終日在街坊上歌唱道情度日。那日誤入府花園中,得遇蘭英小姐,承他不棄,愿託終身,贈我金扣白銀以為後日相會之記。又被他父親拿住,將我打死,要與小姐一齊把繩索捆定,送入太湖內,以葬魚腹。又虧得老夫人見憐,將銀買囑家人,將我二人救轉,就在舟中成其夫婦。指望逃往他鄕,圖個功名寸進,以報岳母之恩;不意逃至海寧,租房住下,正好攻書,又遇着房主張堂獸心人面,見我妻房有些姿色,假言與我結義,將酒灌醉,自殺丫環,圖詐我因奸致死,鳴官治罪,屈打成招。幸得廉明恤刑御史出我罪名,放我出獄。一路裏改名換姓,到京得中狀元,蒙聖上洪恩封我為七省查盤都御史之職,敕賜上方寶劍,先斬後奏。自出京以來,有三事在心:第一,張堂之仇未報;第二,岳母之恩未酬;第三,我那蘭英妻子三年不通音信,未知他近日如何?故此我着大座船緩緩而行;下官扮作江河上算命先生模樣,私行察訪,打探個消息,有何不可?

【吹調】改衣裝,私行察訪。為當年受無端禍殃,抛撇下鳳侶鸞凰。他三年寂寞芙蓉帳,埋沒我畫眉張敞,今日裏有誰人倚仗?

算命吓算命。(下)

算命

(旦素服上)

【吹調】奴夫主久別離鄕,不知他死活存亡,好叫奴日夜的挂肝腸!想前生燒了斷頭香,因此上今世裏做夫妻不久長,做夫妻不久長!

奴家吳蘭英,得遇郞,死裏逃生,幸成夫婦。指望功名成就,百年諧老,誰知張堂這禽獸屈陷人命,將我夫屈打成招,問罪在獄。奴家久欲尋個自盡,多蒙媽媽收留;恐張堂別起風波,故同媽媽星夜潛逃到此鄕坊村落。禽獸之傍雖脫,不知我丈夫死活存亡,叫奴如何放心得下?今日村戶人家放來三雙鞋兒在此且待媽媽出來一同趲完便了。(老旦布裝上)

【前腔】守孀居,貧老顚連,膝下無兒,女幼憨頑,眼下飢寒誰見憐?苦守孤單,又未知何日裏纔得個心歡忭!

(旦)媽媽萬福。(老旦)罷了。大娘,我和你避難到此,且喜得張堂那厮跟尋我們不着。但不知官人一向如何,未知消耗。(旦)多蒙媽媽收留,在此避難,奴家勤作女工,苦守度日。我丈夫多分已作他鄕之怨鬼了!(淚介)(老旦)阿呀呀!大娘子,不要愁煩。自古吉人自有天相,明日待老身進城去打聽打聽,看可有什麼消息。(旦)多謝媽媽。(老旦)今日幾雙鞋兒在此,趲完則個。(旦)便是。(老旦)吓!我家女兒呢?𠳨!又往鄰舍人家頑耍去了。長兒快來!(貼作頑皮樣上)來了。怎麼?(老旦)吓!你又在那裏頑了!(貼)那個頑吓?吃了飯叫人不要走走的?(老旦)𠲔!你這等頑皮,看你怎麼了吓!(旦)不要講了,大家做起來罷。(貼扭嘴介)(向外擺三椅,各朝外坐,做鞋,貼作帶底勢介)(合)

【前腔】想為人切莫要虛度時光;早起三光,一生勤儉為家長。(旦)自恨我命薄時衰,被爹行撇𩗺。生長豪門,不曾受享。與郞不能個久長,今日裏知他在那方?止不住淚汪汪!

(貼作鬼臉介)(小生搖算盤上)算命吓。

【前腔】步入村坊,見梅殘桃謝,柳絮飛揚,好敎我觸目心傷!猛抬頭,見一家三人相向,那少年女好似我的妻房。看他愁模樣,減却容光,莫不是另抱琵琶,把俺做陌路郞?

不免待我高叫三聲,看他如何。吓!算命吓算命!(貼出看介)(老旦)𠰻!你又做什麼?(貼)大娘,你來看一個人大搖大擺的拿着一個算盤做什麼的?(旦出看小生,各驚介)(旦)呀!

【前腔】驀地裏見一個斯文宗匠,好一似我夫君模樣。莫不是你陰魂悄悄來私訪?〔好苦吓!〕好叫我針刺柔腸!(小生)〔呀!〕我見他自言自語愁模樣,分明和我的那蘭英相像。

(貼笑介)呀!大娘,你為何見了此人失驚打怪的?(旦)不是吓。媽媽,郞一去三年,杳無音信,何不煩此位先生推算郞命限如何?(老旦)這也使得。吓,算命先生請進來。(小生)呀!

【前腔】猛聽得叫喚先生,想必是那佳人心中思忖。我這裏假作不知情,佯佯的進門。

(旦看呆介)(小生)媽媽,奉揖了。(老旦)不消了。先生請坐。(小生)有坐。(貼渾弄算盤介)(旦見小生哭介)(老旦)吓!大娘,官人是何年月日?(旦)今年二十二歲,八月初一子時生的。男命。(小生背唱)

【前腔】這年庚分明是下官命,那佳人,眞是我的蘭英。又緣何在此間,老幼成羣?莫不是另抱衾裯嫁了別人?

待我把言語來試他一試。吓!媽媽,這個八字甚是不好,年冲月令,四柱無情,煞官混雜,一生落薄;更是日犯傷官,目下土逢墓庫,恐有刑傷不測之禍。

這年庚生來不幸,早年間該受些牢獄災星;休咎榮枯,凶吉皆前定。況他命限平平。只恐怕已做了黃泉怨鬼魂,撇下了妻兒好去另嫁人。

(旦大哭介)阿呀!郞吓!

這分明是奴家來害你,害你做了,做了黃泉怨鬼魂!我蘭英在世也,羞難忍,倒不如到陰司和你來質證!

(老旦)吓!大娘,且不要哭。可把你的八字也來推算一算。(旦)呀!媽媽,我的丈夫若果然不在,留此未亡人也無用,還要算什麼命?(老旦)大娘,吉人自有天相,或者未死亦未可定。不要因那推算就認為眞實。(旦)吓!媽媽,承你不避水火救我到此,此恩此德,只怕今生不能個補報你了!(小生)吓!媽媽,何故這位大娘如此悲切?不要哭,我就去了。(貼)慢點,還要饒一隻灘頭來。(老旦)𠳨!又來打混!吓,先生,這位大娘吃了千辛萬苦,來到這裏避難,方纔先生算他丈夫已死,所以悲痛。(小生)原來為此。但不知他那官人姓甚名誰,為着何事那裏去了,丟下這位大娘在此?(老旦)不瞞先生說,那位官人叫做何文秀,原籍江陰秀士,只為仇家作對,因此同這位大娘躱避到此,租賃着張堂房屋居住攻書。不意張堂這厮見我那大娘有些姿色,起意圖奸不遂,自把梅香殺死,誣陷官人因奸致死,問成死罪,解往杭州,一去三年,杳無音信。張堂又來生事調戲,娘子受辱不堪,自尋短見;幸得老身救取。又恐張堂這厮別生事端,故此老身權時認作母女,同他在此鄕村躱避。(小生)呀!旣有如此大寃,為何不到官司吿理?(老旦)阿呀!先生,那張堂勢㷔滔天,官府情熟,衙內書吏盡是他門下,我們如何敢與他作對?只好到陰司閻羅殿上去伸寃的了。(小生)媽媽說的不差。但小生一路來,聞得目下朝廷差下一位御史查盤七省,拿察貪官汚吏,耑除勢惡土豪,不聽人情,一清似水;何不到他手裏去吿?包你寃仇得雪。(老旦)咳!先生,可憐我母女二人,辛勤力作,尙且口食不週,那得盤纒到杭州去?(小生)吓,媽媽,你不消到得杭州去的。小生在路上聽得那按院順路先到此間來看海,明日卽到,你竟攔住他馬頭叫喊,有何不可?(老旦)如此甚好。只是無人會寫狀詞,怎麼處?(小生)難道你這裏沒有代書的麼?(老旦)代書雖有,俱是張堂心腹之人,怎肯與我寫吓?(小生)吓,吓,吓,旣如此,小生略曉一二,待我與你代寫何如?(老旦)多感厚意,只是勞動不當。(小生)好說。取文房四寶過來。(老旦)曉得。(取筆硯擺桌上,鋪紙,貼搶介)(老旦)做什麼?(貼)個張紙頭我要畫畫畫個嘿(老旦奪介)𠳨!(小生)請問媽媽那個出名?(老旦)自然是乾女兒吳蘭英。(小生)抱吿呢?(老旦)就是老身氏罷。(小生寫介)

【前腔】上寫着吿狀人蘭英氏,有夫主何文秀,避仇家到海寧。租賃的張堂房屋,誰知他見了奴頓起淫心。欲圖奸幾番不遂,設筵宴假意殷勤。冷熱酒,把夫君灌醉;殺梅香,誣陷良人。買囑了賍官縣令,用嚴刑,可憐儒懦屈招成。解去杭州已三載,未卜存亡死共生。幸得天臺來按察,覆盆寃禍理應伸。苦哀哀,含悲冐死;痛切切,瀝血陳情!

媽媽,狀已寫完;小生儘知那位按臺不比別人,並不擅作威福。況他專管的是伸寃理枉,決不可害怕。明日竟去攔街叫喊,不可不吿的㖸。(老旦)曉得了。些須命金,休嫌輕䙝,請收了。(小生)多謝媽媽。吿辭了。(回頭看旦拭淚下)(旦)吓!媽媽,方纔這位先生宛然是郞模樣,或者他未死,特地喬粧到此看我下落,又不知是他已死鬼魂出現;好叫我委決不下。(老旦)我也在此疑想。且不要管他,他旣代我寫成狀詞,明日且和你去攔住馬頭叫喊。倘能伸雪沉寃,再作道理。(旦)只是奴家生長深閨,從未出門,這萬千人屬目之所,叫奴怎好去得?(老旦)阿呀,大娘阿!你今負此奇寃,那裏還顧得抛頭露面?和你拚身捨命一同前去便了。(貼)吿狀嚜𠍽難介?讓我去。(取手巾跪下混介)爺爺吿狀吓。(老旦)唗!賤人!小小年紀,倒會作怪!(貼)我是看見戲裏娘子吿狀是介個了。(老旦)𠳨!小賤人!(貼起混介)(旦)

【前腔】這衷腸好敎我難解難分,生和死,未卜眞情。(老旦)明日裏且自去攔街叫屈,博得個枉雪寃伸。(旦)

【尾】嘆薄命,好一似水上浮萍,飄蓬斷梗;又未知何日裏再得個重歡慶?

(老旦)大娘,不要苦壞了身子,且進去吃些熱湯水將息將息,端正明日之事要緊。(旦)曉得。(拭淚下)(貼隨意打混,推老旦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