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一/清風亭

Top / 綴白裘 / 十一 / 清風亭

清風亭

趕子

(旦上)

【引】兒夫一去杳無音,朝夕愁煩長挂心!

啞吃黃連苦自知,鷺鷥守定隔氷魚望梅止渴,畫餅充飢。奴家周桂英,配與薛永為妻,誰想他上京一去杳無音信,大娘心生狠毒,將奴打入磨房,是我生下一子,朝打暮駡奴家無奈,只得叫薛貴將兒抱出,已經一十三年,不知存亡生死。昨日隣舍贈我盤費,叫奴上京尋取兒夫。你看天色尙早,不免趲行前去。

【批子】奴本是苦命一裙釵,兒夫一別不囘來;磨房產下嬰孩子,薛貴將他抱出來。若還是好人收留在,母子日後得團圓;若是歹人收留去,除非夢裏得相逢?

阿呀!大雨了,怎麼處?你看前面有一座亭子,不免進去躱避片時,再作道理。

刮喇喇,大風吹;滴溜溜,雨又下。轉步來到亭子下,避風雨,無牽掛,尋見兒夫是一家。

(看介)清風亭。你看,靜悄悄的並無一人在此,身子困倦,不免打睡片時。(外內叫介)張繼寶,小畜生!那裏走!(貼奔上)阿呀!爹爹吓!(跌介)

【前腔】天生苦,命裏孤,纔出娘胎不見母。鳥兒亂喚子規啼,倒有愛憐意,偏我的爹娘不顧兒!為爹淚流,為母憂愁!〔阿呀!親娘吓!〕又未知何日見親娘!

小生張繼寶,爹爹送我學內攻書,誰想衆學生駡我是無父之兒,是我回家要見親爹親母,反被爹爹打了一頓,故此逃出門來。我緊走,他緊追;我慢行,他慢趕。你看前面是清風亭了,不免進去躱避則個。

急急走,莫留停,將身躱避清風亭

吓!你看有一婆婆在此,不免就在他裙子邊躱避片時便了。(外上)張繼寶!你往那裏走?為父的來了!

【前腔】我年老,無子女,恩養一子繼寶兒。送他學內習禮儀,誰想一旦惹閑氣?我將他趕打離門戶,追着他回來問因伊。

老漢張元秀,恩養他人一子,名喚繼寶。送他學內攻書,誰想與衆學生爭鬧,回來被我打了幾下,他跑出門來,我緊趕,他緊走;我慢趕,他慢行。趕到此間,不知什麼東西把我絆上一交,不知這小畜生往那裏去了。小畜生吓!你上天,為父的趕你上天;你入地,為父的趕你入地。阿呀!你看亭子裏面有一個小娘子在那裏打頓,若然知道的,道我尋兒;倘若不知道的,只說我這般年紀還與婦人談講。喲!我尋我的孩兒,什麼小娘子不小娘子!張繼寶,我的兒,同為父的回去吓!往那裏去了?吓!你這小畜生躱在小娘子裙子邊,你道為父的眼花不見,却被我看見了。小畜生!你出來便罷,若不出來,我就打死你這小畜生!(貼)阿呀!婆婆救命吓!(旦)

夢魂驚諕,〔呀!〕驀見公公打小孩。見此子貌端莊,好似東京兒夫樣。(貼)上吿婆婆,終朝每日受消磨。

(旦)他是你什麼人?(外)小娘子多管閑事。(貼)

他是繼父來打我。

(旦)親爹親娘那裏去了?(貼)

親母親爹無下落,他將我渾身皮肉都打破。我孤苦零仃沒奈何!望婆婆相救我,免得我一死見閻羅!(外)

【前腔】不肖子,你哭哭啼啼為甚的?為父的養你方成器,誰想你一旦忘恩義?小娘子,休管是和非,我打孩兒干你甚的?

(旦)我是勸你吓。(外)小娘子,你往那裏去的?(旦)我是上東京去的。(外)可又來?

你往東京我向西。

(旦)公公手中拿的是什麼東西?(外)是拄杖,打死這小畜生!(旦)公公,打死不如賤賣;將這孩子賣與我罷。(外)吓!這小娘子好賣富,開口就要買我的兒子!且住,不要看他吃的,只要看他穿的,我假說把這孩子賣與他,看他拿什麼東西與我吓小娘子,你若要這孩子,就賣與你罷。(旦)公公,不要後悔。(外)沒有後悔。(貼)賣了,賣了。(旦)旣如此,公公,

我有金釵雖不重,叫兒早晚相傍送。

(外)這半枝銅釵,要他何用?(旦)這是金的。(貼)是金的。(外)是金的?多少重?(旦)三錢重。(外)値幾換?(旦)七換。(外)三七二兩一錢銀子?(旦)二兩一錢。(外)二兩一錢銀子就要買我的兒子?小娘子,這孩子我要靠老,的不賣的。(貼)又不賣了。(旦)公公,賣不賣由你。在此講了半日閑話,不曾問得公公上姓。(外)老漢姓。(旦)尊諱?(外)名元秀。(旦)公公在家作何生理?(貼)打草鞋,磨豆腐。(外)唗!小畜生!不是為父的打草鞋,磨豆腐,怎養得你這般長大?(貼)天天吃的豆腐渣。(外)少不得打死你這小畜生!(旦)不要如此。公公今年多少年紀了?(外)老漢今年七十三歲了。(旦)家中婆婆呢?(外)媽媽同庚的。(旦)這孩子?(貼)十三歲。(外)唗!小畜生!那個不曉得你十三歲?這等嘴快!(旦)且住,我想婦人過了四十九歲,天癸已絕,那婆婆六十一歲還生得出兒子不成?公公,這孩子不是你養的?(外)不是我養的,難道到是你養的?(旦)公公,婦人家過了四十九歲是不生育的了;若不實對我說,扯你到前面大戶人家去理論!(貼)吓!原來不是他的兒子!(外)且慢,人人說清風亭有拐子,拐子倒沒有,倒有一個女光棍,被他一盤竟盤倒了。我想此亭只有他我兩人在此,就說了實話也不怕他怎麼。吓,小娘子。(旦)公公。(外)說起這小畜生却也話長:我每這裏有個元宵佳節燈山會。(旦)這是處處有的吓。(外)吓!處處有的?那些老老小小都去看燈,我家媽媽說道:老兒,我和你這般年紀,也該去看看燈,散散心。我就同媽媽一走走到大街,吓嗄,眞個是人山人海,好不鬧熱,一擠擠到揚州裏去了!(旦)敢是陽溝裏?(外)是吓,是陽溝裏。後來刮拉拉起了一陣風,淅零零落下一陣雨,把那燈都吹映了,人都走散了;後生的都從大路而去,我兩個老人家打從小路而回。一走走到周涼橋下,只聽得嬰孩啼哭之聲,我上前一看,但見這樣一個盒兒。(旦)盒兒裏是什麼東西?(外)就是這小畜生。(旦)可有金釵?(外)沒有金釵;只有半股銅釵,被小畜生換糖吃了。(旦)可有血書?(外)沒有什麼血書,只有一幅白紙上有幾行紅字。(旦)如此說來,是我的兒子了。阿呀!親兒吓!(貼)原來是我的親娘。阿呀!親娘吓!(外)住了,小娘子,我對你講不得話了。講得幾句,這孩子是你的;若再講兩句,連老漢也是你的了。(旦)公公,尊重些。有我的血書為證㖸。(外)吓!你說有血書為證,恰好老漢帶在身邊。小娘子,你若背得出來不差,就是你的兒子;倘若有一字差誤,諾,諾,諾,也扯你到前面大戶人家去理論!(旦)這個自然。公公請看明白了,待奴家念來。

【前腔】奴是家女,夫是秀才。磨房中生一子,薛貴抱出來。

(貼背後偷看介)(外)呔!小畜生,為父的送你學內攻書識了幾行字,看了吿訴小娘子,不算的。待我來打死這小畜生!(貼)阿呀!母親!(旦)親兒!(外)不好了!媽媽,兒子被人認去了!媽媽快來吓!(旦)公公請上,受奴一拜。(外)不要拜!(旦)多蒙公公恩養,奴家決不忘恩。(貼)母親走。(外)小娘子,你帶了我兒子那裏去?(旦)公公,這是我的兒子,同我上東京去找尋父親回來。(外)阿呀!小娘子吓!這兒雖是你所生,也虧我撫養怎麼就是這樣領了去?(旦)依公公便怎麼?(外)小娘子,你立在東邊,老漢立在西邊,這小畜生立在中間,看那個叫得來,就是那個的兒子。(旦)公公不要後悔。(外)沒有後悔。(旦)且住,這孩子是我親生的,難道不跟我去不成?公公,讓那個先叫?(外)讓你先叫。(旦)張繼寶。(貼)母親。(旦)我的兒,同我上東京尋你父親去。(外)張繼寶。(貼)爹爹。(外)你母親在家中望你回去吃飯;他是清風亭拐子,不要跟他去。(旦)親兒!(貼)阿呀!親娘!(外)張繼寶親兒!(貼)阿呀!爹爹孩兒是同母親東京去尋父親了㖸。(外)不要去。(貼)去了。(外)阿呀!親兒!你眞個去了?為父的還有幾句言語,你可牢牢記着:昔日元宵十五夜,抱歸撫養得成人;幾番打駡何曾走?今日裏呵,得見親娘便負恩。阿呀!兒吓!你同母親上東京回來,若在我二老門前經過,有那吃不了的飯與我二老一碗充充飢,有那穿不得的破衣與我二老一件遮遮寒體,若是二老亡故之後,你拿一碗水飯,一陌紙錢,到我墳上連連哭幾聲。兒吓!不但我為父的爭你一點光,也好與世上人撫養螟蛉之子看樣。(哭介)好比燕子啣泥空費力,長大毛乾各自飛母子今朝同路去,敎我年老雙雙誰靠依?我好苦吓!(大哭介)(旦)

看他父子抱頭苦,鐵石人聞也淚漣

張繼寶我的兒,走吓!(外)張繼寶,你當眞去了?(貼)爹爹,孩兒當眞去了。(外)果然去了?(跌介)(貼)阿呀!爹爹!(旦)孩兒走罷。(貼)阿呀!爹爹吓!(同旦下)(外)

只指望養兒來待老,誰想積穀今朝防不得飢?養兒須要親骨血,恩養他人總是虛!

張繼寶,我的兒!你竟自去了?你好忘恩吓!你好負義吓!噯!待我趕上前去,張繼寶,你且慢些走,為父的來了!慢些走,為父的來了!(哭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