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一/蜈蚣嶺

Top / 綴白裘 / 十一 / 蜈蚣嶺

蜈蚣嶺

上墳

(生上)削髮為僧改舊妝,雄心殺氣未曾降。平生專助不平事,何日鬚眉名姓揚。俺武松自從殺了淫婦發配到孟州為軍,力舉千金石,醉打蔣門神。又遇仇人作對,除奸殺却解差,又除了貪官,題名壁上越城逃遁。幸遇張青孫二娘夫婦二人寫書一封,荐俺往二龍山花和尙魯智深處入夥敍義;又恐我路上難行,將俺改作頭陀模樣,剪髮齊眉,後髮披肩;又贈俺人頂骨素珠一串,鑌鐵戒刀一把。自別他們之後,行了幾日,水宿風餐,辛勤勞苦。咳!英雄困守,何日得展舒懷?今日趁此天色尙早,不免趲行前去。呀!你看山巒疊翠,峻嶺巍峨,好險僻去處也!

【梆子腔】山鳥啼鳴山樹棲,松山山草草凄凄。山風吹出山虎吼,山水潺潺山㵎溪。(下)

(老旦隨貼上)

【引】春堤伴翠輝,芳草無意養萬卉。

風雨凄凄値仲春,乍寒乍暖近清明。一縷愁腸千萬結,對天無語暗傷神。奴家氏,小字鳳琴,母親去世已久,幸虧乳娘扶養,今已二八。前歲蜈蚣嶺上有一飛天大王與我爹爹商義奴家親事,我爹爹不允;誰想那强徒陡起黑心,暗地裏將我爹爹殺死。如今將近一載,這也不在話下。今乃清明佳節,奴家準備祭禮紙錢往爹爹墳上拜掃一番。吓,乳娘。(老旦)在這裏。(貼)祭禮紙錢可曾端正麼?(老旦)完備多時了。(末暗上)(貼)旣如此,隨我前去。(末,老旦)是,曉得。(合)

只見那姹紫嫣紅,春眞堪嘆!徐步西郊外,嘆人何處淹!覓翠尋芳,誰把花枝佔?(同下)

(淨上)

【梆子&color(green){點絳唇】竊弄干戈,威名遠佈荊莽窩。錦帳流蘇,只少個美貌姣娥。

金寶昏迷刀劍新,天高帝遠總無靈。廟廊聚集多凶曜,權學當初火聖嬰。俺蜈蚣嶺飛天大王是也。那山下有個張勇,他有一個女兒,生得十分標緻,我自見了他,神魂飄蕩,魄散魂消。我心上要與他成婚,他父親執意不從,我就將他殺死。此話將近一載。今乃清明佳節,他女兒必然要到他父親墳上拜掃,不免帶領徒弟們前去搶上山來,有何不可?徒弟每那裏?(衆上)來也!

【水底魚】聽得傳呼,未審有何故?三脚兩步,忙來問師父,忙來問師父。

師父有何分付?(淨)徒弟們,今乃清明佳節,山下那小姐必然要到他父親墳上拜掃,你每同我到彼將好言相勸,成事回來,重重有賞。(衆)吓。(淨)聽我分付。(衆)是。(淨)

【包子令】用心勸諭那佳人,那佳人,好生和我結成親,結成親。

(衆)倘他不從呢?(淨)他若不從,

就搶來不要近傍人。今朝果有姻緣分,叫他快快來從順。(同下)

(末,老,貼上)小姐這裏來。(合)

【吹調】劬勞念,痛殺我老親!恨只恨强徒黑心人!又未知何日裏報仇雪恨!

(末)小姐,來此已是墳上了,請小姐拜掃。(貼)阿呀!爹爹吓!今乃清明節屆,孩兒鳳琴準備芹樽特來祭掃。

誰知早已向黃泉幽▲冥那陰司地裏須把寃鳴。

(衆隨淨上)(末)你們是什麼人吓?(衆)我們是飛天大王蜈蚣徒弟,聞知小姐在此祭掃墳墓,特來請小姐上山去成親,允不允?不允就要搶上山去了。(末)呀!清平世界,朗朗乾坤,難道沒有王法的麼?(淨,衆)也呔!(合)

惱得俺怒冲冲貫斗星,須認得飛天道人

(淨)徒弟們搶上山來!(衆)吓!(搶介)(衆扯貼,老旦下)(末)阿呀!你看他們把我家小姐竟自搶了去了!吓!也罷!苦我老頭兒性命不着,一定要救他轉來。

饒他走上燄魔天,脚下騰雲須趕趁。

待我追上前去,追上前去!

除盜

(生上)

【吹調】趲長途,看羊腸曲徑多。

武松為因貪趲路途,未投宿店;你看天色已晚,不知前面什麼所在了。(末內)阿呀!救人吓!(生)呀!

樹木陰森黑暗途,一望無人所。

(末上)阿呀!救人吓!(生)吓!你這老人家為何這般光景?(末)阿呀!師父吓!不要說起。我同小姐上墳祭奠員外安人,誰想被飛天蜈蚣這强盜把我家小姐竟搶上山去了!(生)吓!有這等事?咳!你不說强盜猶可若說起强盜,惱得我怒髮冲冠,毛髮倒豎!

憑他有三頭六臂,且叫他認得俺剪髮頭陀!

(末)吓!師父,可能救得我家小姐?(生)老人家,那强人的所在你可認得?(末)認得的,就在前面。(生)旣如此,前面領路,待俺相救你家小姐便了。(末)多謝師父。師父,這裏來。(生)

聽說罷不仁不義徒,良家女子受風波;奸淫賊盜施强暴,不怕他小醜衆凶魔!

(末)師父這裏來。(生,末下)(淨,衆上)阿呀!妙吓!俺飛天今日天緣湊巧,剛剛將那女子擄上山來,好生快活!徒弟每,準備筵宴,可曾端正?(衆)端正了。(淨)如此,請新娘出來。(衆)請新人出來拜堂。(貼,老旦上)(淨)阿吓!妙吓!

瞧着我那俏姣娥,常言得意賽登科!

(衆)師父,徒弟們辛苦一場,求師父賞賜。(淨)也罷,就將這老婆子賞與你們罷。(衆)多謝師父。(老旦)阿呀!(衆扯老旦下)(貼哭介)(淨)吓,小姐不要哭,上得山來享榮華,受富貴。

勸娘行且莫要做作,千金難買時光錯。

(生上打門介)(淨)吓!這時候誰人打門?道人那裏?(丑上)聽得師父叫,慌忙走來到。師父有何分付?(淨)看外邊什麼人打門。(丑)吓。(淨)呔!看來。(下)(丑)噢(開門介)(生拔刀介)也呔!(丑跌介)阿呀!(生)你是那個?(丑)我是道人。(生)你師父在那裏?(丑)在裏面飮酒。(生)(生)起來!(扯丑同下)(淨上,生趕上同淨打,生打淨下)(淨)徒弟們那裏?(衆上)來也!(淨)徒弟,黑暗之中,有一强徒,十分利害,你們快些明火執杖擒拿此賊!(衆)吓!(生上同淨打介)(又與衆打介)(生打衆下)(末上)那師父去了半日,怎麼還不見來?(生上)快隨俺走吓!(貼,老跌上,末見介)多謝師父相救,請到小莊,將銀錢相謝。(生)俺是出家人,豈是施恩望報的?奸盜已除,待俺燒了巢穴,送你們囘去罷。(末)多謝師父。(生)快隨俺走。

【尾】今朝忽遇妖魔衅,幸得恩師相救情。這的是禍福同途天降臨。(衆同生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