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一/雜劇a

Top / 綴白裘 / 十一 / 雜劇a

雜劇

堆仙

(二旦扮仙女引老旦王母,三面二生雜衆扮八仙上)

【新水令】捧蟠桃,歡笑慶千秋,老人星,獻花祝壽。祥雲開寶殿,瑞靄遍朱樓。壯觀中州,看五岳昇平久。

(淨)海上蟠桃初熟。(外)人間歲月如流。(生)開花結子已千秋。(衆)我等特來上壽。

【水仙子】漢鍾離遙獻紫瓊鈎;張果老高擎着千歲韭;藍彩和漫舞着長衫袖。捧壽麵,是曹國舅姚孔目姚孔目將鐵拐拄護得千秋。獻牡丹的韓湘子,進靈丹是何仙姑呂純陽滿捧着玉斝得這金甌。

【雁兒落】將仙桃仙菓,首把仙鹿仙丹授;聞仙花仙酒香,聽仙樂仙音奏。〔呀!〕俺這裏迎仙子下瀛洲,引仙鹿到丹丘,看仙童仙鶴舞,聽仙家仙女謳。仙座下嬉遊九尾龜,獨角獸。仙苑內清幽,萬年松,千歲韭;萬年松,千歲韭。(同拜介)

【沽美酒】禮三星,忙叩首,與衆仙打𥡴首。俺向那金母筵前敢問候。想起那蟠桃話頭,被方朔小兒偷。但嚐的都敎有壽,但吃的永遠千秋。全仗俺神通廣厚,管敎恁仙緣輻輳。〔俺呵,〕今日個德修道修,做一個聖流。〔呀!〕播萬載清風宇宙。

(老旦)稱慶已畢,各歸洞府。(衆)領法旨。

【清江引】瑤池捧獻蟠桃酒。福祿壽三星宿,永享萬年春,快樂延年久,頃刻間到蓬萊同聚首。(同下)

上街

(正旦,小旦上)

【玉娥郞】艶陽天,春色鮮,好時光,遍地花香錦綉裝。無心綉鴛鴛,腮邊淚兩行。百花開,遊蜂採,粉蝶成雙,李白桃紅柳線長。恨情郞,心性太顚狂,別去戀紅粧。你抛撇了奴獨守空房。你去尋歡暢,丟我受淒涼。害相思,和你去同訴閻王!害相思,和你去吿閻王

(小旦)嫂嫂。(旦)姑娘。(小旦)天氣晴明,和你上街去做生意罷。(旦)走吓。(合)家住在維揚,兩脚走忙忙。賺些錢共米,家去過時光。(同下)(老旦,貼上)

【前腔】到中秋,桂飄香,月兒明,獨坐房中少知音。身心總不寧,愁恨對孤燈。睡眼的,朦朧夢,見郞君摟抱着寃家臉貼唇。喜歡心,伸手解羅裙,恩情海樣深。猛然間,驚醒來時不見了影。丫頭快點燈,床前仔細尋。尋人見妙人兒,好不傷心!尋不見妙人兒,怎不傷心!

(老旦)妹子。(貼)姐姐。(老旦)他們兩個都上街去了,我和你也去做些生意罷。(貼)說得有理。待我閉上了門兒同走。(老旦)走吓,行動,行動,自有三分財氣。(貼)坐吃山空,出門便是活計。(同下)(付上)

【字字雙】小子生來忒俏麗,詫異;花街柳巷慣嫖妓,樂地;吃酒賭錢學串戲,有趣;母親叫我讀詩書,淘氣,淘氣!

腹中無一字,頭戴方巾子;走到城隍廟,認了按察司。自家蘇曾揚州人氏。母親叫我學內去攻書,我一心只想表姐,那有心情念書?今日天氣清明,不免到街坊上去遊玩一番,有何不可?來富拉厾囉裏?(丑上)來哉。來富來弗富,見錢就脫褲。相公,叫我𠍽?阿是要個個?(付)啐出來!𠍽个意慮!叫㕶出來跟我相公到街上去遊玩遊玩。(丑)我弗去,前日子夫人道是我跟相公去白相子了,打子我廿記,今日還拉裏痛來。弗去。(付)㕶跟子我相公去,少停居來,賞㕶。(丑)前日子說了賞㕶賞㕶,一个低銅錢▲弗見面,難間亦是賞!只好驀頭介一搡!(付)我相公現給交介一百▲銅錢拉㕶,何如?(丑)看銅錢面浪,也罷㖸;單差夫人要打嘿那?(付)阿是要介屁股種菜了!(丑)介沒走㖸。(付)走吓。(丑)相公,前街上纔是開店開舍个,無𠍽好白相;個星好娘娘纔厾冷巷裏後門頭張張望望,我里竟到後街去看堂客,阿好?(付)說得弗差,竟走後街去。正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付,丑下)

連相

(正,小旦同上)(正旦)不將辛苦易。(小旦)難賺世間財。嫂嫂,天色晚了,我每回去罷。(正旦)走吓。(內)走吓。(小旦)嫂嫂,那邊來的好似我們二位姐姐,我們等一等一同回去,却不是好?(正旦)有理。(老旦,貼上)只為飢寒二字,終朝兩脚奔波。(正,小旦)你們兩個今日可好?(老旦,貼)不濟,只做得兩個生意。(正,小旦)我每做了三個。(老旦,貼)嫂嫂,妹妹,天色晚了,我每一同回去罷。(正,小旦)我每正要回去,一同走罷。(付內)打連相的這裏來。(貼)姐姐,那邊有一位相公在那裏叫,我們一齊走去看。(三旦)走啥。(丑隨付上)子曰:『學而時習之。』(四旦)相公,街上走路,怎麼對着人懷裏亂撞?(付)相公弗曾看見了。(丑)好厾,標致厾!(付)你們是做什麼的?(四旦)相公,我每是打連相的。(付)好!我相公正要打連相,幾個錢套一套?(四旦)啐!這個相公好胡說!幾個錢打一套,什麼幾個錢套一套!(付)弗差,要緊子點了,套差哉。(丑)好突骨老面皮!(付)放屁!(丑)好臭吓!(付)胡說!(丑)拉厾漿缽頭裏。(四旦)相公,天色晚了,我們要回去了,明日來打罷。(付)住厾,早得勢裏來,十分晏子,叫人拿篾䉡送㕶居去嘿哉。(四旦)這沒,講講價錢。(付)要幾哈?(四旦)兩個人唱,止要五錢。(付)四個人唱呢?(四旦)四個人唱要一吊錢。(付)一吊錢什麼大不了的事,只要我相公快活,銅錢弗用數,銀子弗用稱,打開瓶袋是介一把。(四旦)有多少?(付)這些。(四旦)十兩?(付)十兩要買㕶厾兩三個厾。(四旦)敢是一兩?(付)還多。(四旦)多少?(付)一分。(四旦)啐!一分銀子要打連相,見你娘的鬼!(走介)(付)住着,住着,㕶跟相公府上去,只要唱得好,就是一吊錢,何如?(丑)我里相公最肯撒漫個。(四旦)如此,快些走。(付一路走,一路問介)㕶今年幾哈年紀哉?(老旦)三十六了。(付)㕶介?(正旦)二十六。(付)㕶呢?(小旦)也是二十六。(付)㕶呢?(貼)我麼,今年十六歲。(付)我今年也是十六歲。(四旦)那個來問你?(付)㕶厾少弗得要問我個吓。(丑)猪嚕嚕出痘子,好肉麻!(付)放屁!我里阿要拜個同年罷?(四旦)相公十六歲,我每一個三十六,兩個二十六,怎拜得同年?(付)除子正數,單算零頭,四六廿四,五六得三十,阿是同年?(四旦)拜不得。(丑)一拜就拜拉哈哉。(四旦)小雜種!(丑)弗要駡咭。(四旦)快些走罷。(付)弗要慌,這裏就是我相公的府上了。(四旦)好個府上!(付)吓!說差哉,是舍浪。(丑)我里相公耑要拉個星箉衣裳娘娘個場化去收晒浪個。(付)放狗屁!請吓。(四旦)相公府上,自然先請。(丑)弗要推,上下肩哉,走罷。(同進介)(四旦)相公好吓。(丑)我里相公日日是介酒勒肉勒吃得走,阿走弗動,只怕要生瘟病哉。(付)放屁!進去請夫人小姐出來看打連相。(丑)我弗去。(付)為𠍽了?(丑)我進去子,㕶猪八戒吃鑰匙開心哉阿拉。(付)胡說!(丑)介嘿拿個三個讓子㕶,拿個個落厾貨讓子我罷哉。(老旦)小雜種!(丑)弗要駡吓,我▲會駡個㖸!(老旦)你敢駡!(丑)我就——(老旦)你就怎麼?(丑)我就到戲房裏去。(奔下)(付)你每先唱起來,等夫人小姐出來。(四旦)唱不成。(付)為𠍽了?(四旦)沒有打咤的。(付)不妨,我相公會打咤。(四旦)好吓,相公打完了咤,就去燒湯。(付)放屁!放屁!(四旦)

【玉娥郞】沒奈何上長街,姐姐妹妹,趲將上來,脫下繡花鞋。姐姐等我來,姐共妹,唱曲鬧垓垓。

(付)住了罷,莫說話,聽我餘下打個咤:姐兒門前一顆槐,槐樹底下搭戲臺,他做師父點鼓板,他做副末把場開。吓打打吹鎖吶,湯湯湯把鑼篩,引出正旦小旦來。希里呼羅撒臭屁,不唱正本唱雜戲。(四旦)

【又】見王孫公子戲耍溪邊,鎭日間太陽向西旋。城中少人閑。唱一曲花共酒,夕陽尖尖。

(付)且住下,莫說話,聽我餘下打個咤:一個大姐本姓,生得邋遢又骯髒,廠開胸脯門前站,鼻涕拖在嘴唇上。丈夫與他一疋布,叫他裁剪做衣裳;做件布衫六個袖,鈕扣釘在背心上。希里呼羅撒琉璃,打扮起來去看臺戲。(四旦)

【又】見荒郊化紙錢,士女姣娃,戲耍鞦韆。桃花開滿園,雞冠賽杜鵑。你是個知心人兒,不在我的跟前。

(付)住了罷,打個咤,留在肚裏做什麼?一個小官本姓,年紀不多二十五,結識了十七八個大哥哥,天天吃酒肉,吃得肥頭胖耳朶。討了一個俏老婆,只要有錢就做一窩。婆婆撞見問媳婦:這是那一個?媳婦叫婆婆:這是我的夫夫。(四旦)

【又】到夏來,暑熱天,水閣涼亭鳥聲喧,鴛鴦舞翩翩,佳人恨緜緜!狠心腸,撇下奴,別戀嬋娟;撇下了奴,別戀嬋娟。

(老旦)唱完了。(付)唱完了?叫你妹子來拿銅錢。(老旦)與我是一樣的。(付)不好,你要打偏手。(老旦)啐!妹子,相公叫你去拿錢。(貼)是了。(三旦)這個相公獃得很,小心些。(貼)我每走江湖的人,倒怕了他麼?相公好。(付)你好我也好。你是那裏人?(貼)就是本地人吓。(付)本地人,好得很。這是一兩銀子,另外還有二錢五分,拿好了,和你到後面去白相相罷。(親嘴介)(貼)啐!(付下)(三旦)好吓!怎麼同相公親起嘴來?(貼)啐!何曾吓?(三旦)怎沒有?(貼)你每看見的?(三旦)沒有看見麼?還聽見咂咂咂,是這樣响綳綳的。我們回去吿訴哥哥。(貼)吿訴我也不怕!(三旦)小娼根!(貼)臭騷奴!(三旦)你和人親嘴倒要駡我吓!(打介)(貼哭介)我的媽吓!(相打下)(淨上)諸般生意好做,惟有王巴難當。金山脚下是家鄕,頂石碑的是我祖上。自家陳二,父親原有些薄薄家私,只為我貪吃懶做,弄得精光。幸喜得老婆同着三個妹子學了些彈唱,在街坊上做些生意,賺些銀錢回來度日。天色晚了,他每也該回來了。閑暇無事,不免把鎖吶來練練着。(吹鎖吶介)(四旦同打上)(老旦)小娼根!(貼)我的媽媽吓!(三旦摜板介)不做這個牢生意了!(淨)𠰻,𠰻,𠰻!這是甚的意思?好好的出門,為甚的鬧起來?(貼)哥哥,我吿訴你。(正旦)老兒,我吿訴你。(老旦)哥哥,我吿訴你。(淨)噯!吿訴我嘿,一個一個來,這麼東也扯,西也扯,可不把我的身子扯散了吓?(貼)那大相公叫我們進去打連相,到後面去稱銀子,話也沒有講。(三旦)話是沒有講,同大相公親嘴。(淨)阿𠲔喂!你這個不爭氣的騷奴!怎麼同人家鬥起嘴來?把我的架子倒掉了吓!(貼)我是要吃茶,何曾與他親嘴?(三旦)你說要吃茶;我每明日上街去,大家同人親嘴,也說是吃茶。(淨)豈有此理!親嘴當得茶吃?我們倒去開茶館了。(貼)我的媽媽吓!(三旦)小淫婦!(貼)臭騷奴!(淨)住了,住了!你每不要吵了,看我面上和了罷。(四旦)要我們和,你在地下磕個頭,我每就和了。(淨)噯!男兒膝下有黃金,怎肯低頭拜婦人?(老旦)小淫婦!(貼)老娼根!(正,小旦)浪蹄子!(貼)我那媽喲!(淨)罷了,罷了!若要好,大做小,我在這裏磕頭了。(二旦)妹子,哥哥在那裏磕頭了,我每和了罷。(正旦)來,來,來,大家見個禮兒和了罷。(各福介)(貼)哥哥,這是我每做生意的銀子,拿去;這是淘氣的銀子,也拿去。(淨)天色晚了,你們到後面去吃些晚飯,明日好上街。(四旦)有理。(合)

【尾】從今不必相埋怨,同胞姊妹被人言。整備來朝去賺銅錢。

(四旦同下)(淨)待我來瞧瞧着,有多少銀子。咦!倒有一兩五六錢。明日去買他一疋夏布,做件褂子穿穿。剩下的銀子做什麼呢?吓,有了,明日叫張小妹的船,備他一席酒,邀幾個同行朋友到虎邱去頑頑。有理的。列位站開些,新出魘子來哉!(下)

殺貨

(貼上)

【梨花兒】奴奴青春正二八,鬢邊斜插海棠花,拈弓箭,騎大馬,手拿鞭鐧當頑耍。好吃人肉孫二娘〔嗏,〕江河上綽號母夜叉

家住十字坡,鐵漢也難過;瘦的包饅頭,肥的熬湯喝。我乃孫二娘。丈夫張青,在此十字坡開張酒店。今日天氣清明,不免將招牌掛將出去。

【梆子腔】招牌掛在高竿上,專守的來往客商人。孫二娘坐在店門首,(內咳喇介)那邊來了客商人。(付扮貨郞上接)猛抬頭觀見日漸西,尋一所旅店把身棲。你看店門前坐下個風流女,搽脂抹粉笑嘻嘻,手中拿把白紙扇,莫非就是掌櫃的?我欲待上前講一句話,猶恐傍人講是非。

有個道理在此。大娘子。(貼)客官那裏來?(付)

我上前深深施一禮,我是江湖上問信的。

(貼)問什麼信?(付)

你這裏可是招商店?

(貼)正是。(付)

今日晚上要投宿的。

(貼)客官,前面店房俱已住滿,只有小店還空。(付)就是你家。(貼)客官,什麼行李?(付)沒有行李,只有小小一個箱籠。(貼)如此,待我來拿。(付)不敢,不敢。(貼)客官有禮。(付)大娘子也有禮。(貼)請坐。我去拿茶你吃。(下)(付)那大娘子倒會做人,我纔進門來就去拿茶我吃。呀,進去拿茶,為何不見出來?想是裏面吃茶。待我進去。(貼上)客官那裏去?(付)進來吃茶。(貼)在外面吃。(付)吓!叫我在外面吃麼?(貼)客官請茶。

吃盃茶,我就開言問:貴郡仙鄕那裏人?(付)家住在陜西朝陽縣,我流落在江河賣皮弦。

(貼)什麼叫做皮弦?(付)就是那個不登不登彈棉花的,叫做皮弦。(貼)吓,客官。

你在江河上做生意,家中還有甚何人?

(付)大娘子,不要說起。

只因我渾家死得早,撇我在江河受孤單!〔吓,大娘子,〕你一人在此來開店,裏面當家的為甚不出來?(貼)我的夫君亡過了。〔客官吓,〕躭擱我青春有三年。

(付)你守了三年寡了麼?(貼)正是。(付)虧你——(貼)虧我什麼?(付)虧你熬得住。(貼)呀啐!(付)大娘子得罪。(貼)那裏去?(付)吿便。(貼)陪你去。(付)陪不得。(貼)怎麼陪不得?(付)我要去出小恭。(貼)如此請便。(付)

你看他眉來眼去似有意,必定是個要錢的。他莫非看上我的容貌好?未必他心是我心。我有句話兒裏面去講。

(貼看扇子介)客官便過了麼?(付)便過了。吓,大娘子,我有句話兒對你說,恐怕你着惱,不好說得。(貼)你是客,我是主,有話請說,我不着惱。(付)大娘子不着惱的?(貼)不着惱的。請說。(付)如此,吿過罪兒。大娘子,是你……這個,這個——還是不說的好。(貼)說罷了。(付)大娘子當眞不惱的?再吿個罪兒。(貼)你的禮數太多了。(付)大娘子,

未曾開口禮當先。我見你丈夫亡得早,躭悞你青春美少年。你若肯與我姻緣配,

(貼)銀子少吓。(付)有吓。

到明朝找你一吊錢,老官板,沒雜邊,十足串,白銅錢,白銅錢。(貼)你若不嫌奴的容貌醜,今夜和你同枕眠。

(付)阿彌陀佛

拿一壺酒來我先飮,晚上和伊談一談。(貼)我本待要將他下了手,

(付)什麼下手?(貼)我說的是酒吓。(付)酒吓?手是動不得的呢。(貼)

凡事還要是三思行。(下)

(付)有趣,有趣!不想我的姻緣倒落在這裏。我與他做了夫妻,要掌櫃,又要算賬;不是我誇口說,銀水,天平,戥子,那一樣不熟?連十五省的話都會講。𠰻!他進去拿酒,怎麼轉不見出來?待我裏面去。(貼持酒上)客官那裏去?(付)我到裏面來吃酒。(貼)外面吃。(付)我不見你出來,只道在裏面吃;和你成了夫妻,還分什麼內外?(貼)外面吃酒,裏面睡覺。(付)是的,不錯,外面吃酒,裏面睡覺。(看介)兩個人吃酒,為什麼一個盃子?(貼)我是不會吃酒的。(付)為什麼不會吃酒?(貼)吃了酒怕臉紅吓。(付)吃了酒怕臉紅,有趣吓!

你有緣,我有緣,千里姻緣一線穿。

(貼)吃酒。(付)我在這裏吃酒,為什麼打我這麼一下?(貼)我與你斟酒吓。(付)斟酒為什麼斟到頭上呢?想是拿冒了些?

我腰間的銀子花了罷,就死在黃泉也甘心。

(貼)吃酒。(付)又是乒乒乓乓的做什麼?(貼)我見你行路辛苦,與你搥打搥打。(付)吓!你見我行路辛苦,與我搥打搥打?妙阿!(貼)與你搥打搥打(付)𠰻!為什麼重重的打我一下?(貼)搥打搥打,生成要打的。(付)你不要看輕了我,出門的人是三脚猫,你這麼動手動脚,想是會幾下的?我也來得的㖸。(貼)我是不會的。請喝一盃罷。(付)一杯吓,我就死,把這一壺多要吃下去。(貼)只怕你吃不下吓。(付)

我連二連三吃幾盃,昏昏沉沉到天明。(作呆坐倒介)(貼)駡一聲,賊子瞎了眼,不認得江河母夜叉!叫一聲

伙計們走動吓!(淨,末,老,外同上)(貼)張一頭牛子在此,快與我宰了!(衆應,殺付,貼自破胸介)

【急三鎗】把賊徒破開剝,須認我母夜叉賽閻羅!

(貼下)(衆)殺人勝念千聲佛,行善空燒萬炷香。(末,老,外擡付尸下)(淨)伙計,你每不要七手八脚,待我來割雞巴頭吓。(下)

打店

(貼上)

【活羅刹】〔呀!〕孫二娘笑嘻嘻,(開門介)忙將的招牌門上掛。住宿的歇了吾的店,準備着剛刀把他殺下,一鑼把包裹行李多丟下。憑你王孫,見了咱,骨軟酥麻!

(坐介)(生,末,丑上)走吓。(生)

行來到十字坡〔呀!〕見招牌門上掛。〔二位哥,〕把行囊放下,此店房正好打中火。

(末)喂!伙計,你去打話。(丑)待吾來。這個大嫂子。(貼)做什麼?(丑)要睡覺的。(貼)𠺽!(生)呣!不會講話!你每這裏可是歇店麼?(貼)客官是投宿的麼?(生,末)正是。(貼)我招牌上寫得明白。(丑)伙計,你看他好標致,動火麼?(末)呣!胡說!(貼)

薄餅捲臘肉,蒙山好細茶;上房都潔淨,小房更幽雅。客官宿一晚。

(生,末)要多少銀子?(貼)

紋銀二錢八。

(丑)甚的睡一夜只要二錢八分銀子?就是三錢也不多吓。(貼)𠺽!(生)呣!多講!(貼)

臨行時贈你三盃酒。

(作收招牌介)(生)如此引路。(貼)

陽關大路把名揚。(引生,末,丑進介)(貼下)(生)進店房四下觀,〔呀!〕你看弓箭器械掛兩傍。

阿呀!二位,這裏是黑店。(末,丑)怎見得?(生)兩傍都有器械。(末,丑)果然。(生)呔!店家!(丑)大嫂子,大嫂子快來!(貼上)怎麼樣?(生)呔!你這裏是黑店!(貼)怎見得?(生,末)兩傍多有器械。(丑)你看那手銃,毛鎗,馬角,七手八脚的掛在上邊麼?(生,末)呣!(貼)客官,我這裏離梁山不遠,是防家的器械吓。(生)吓!是防家的器械麼?(貼)正是。(生)如此,去罷。(貼)是。(囘看生,生喝介)呔!(貼急下)(生)

吾欲待與他講句話,

(末,丑)武二哥請坐。(生)

猶恐怕黑暗裏將吾拿。叫店家。

(丑)大嫂子,來,來。(貼)來了。(見生介)客官犯什麼罪?(生)

不必盤問咱,俺是個江河上含牙戴髮。

(生,末)你店中賣什麼東西?(貼)我家賣的東西俱有名色。(生)報名上來。(貼)客官聽者。(丑)大娘子你說。(貼)

十字坡十字坡前開酒樓,肉似羊羔酒似油;吃酒的還嫌吾的杯兒小,揀肉的要揀大塊頭。

(丑欲搿貼,貼將扇打丑跌介)(生,末)休得如此。(貼)

三杯酒能壯英雄膽,一醉能解萬事憂。可憐他少年花下死!

(生手扭拍桌介)呔!(貼)

流落在他鄕外國州。(貼下)(生)休說起他鄕外國州,可憐英雄似水流!

(末,付)武二哥為何哭起來?(生)

俺只為殺了西門慶,恨贜官發配到孟州(貼上)休說他鄕外國州,叫客官先吃吾的羊肉包饅頭。

(生,末)旣有饅頭,何不取來?(貼取饅頭盤放桌上介)(丑)

吾不讓二哥,吾先吃。

(末)呔!武二哥還沒有吃,你倒先吃了?(丑)吾肚子餓了。(生)二位請。

武二饅首拿在手,(擘開介)〔呀!〕却原來人肉包饅頭!

阿呀!二位阿!這饅首是人肉的!(末)怎見得?(生)饅首內現有人指甲。(末)吓!有這等事?(生)店家!(丑作吐介)(末)店家快來!快來!(貼上)又是什麼?(生)呔!你這饅首是人肉的。(貼)那裏曉得?(生)饅首內現有人指的。(貼)我不信。(生)不信,拿去看!(丟介,貼接看介)客官,我店中有兩樣包子。(生)那兩樣?(貼)羊肉包子早已賣完了;這是鴨子肉的,是鴨嘴喲。(生)為何能小?(貼)吓,這是小鴨子的喲。(生)不吃了。取酒來。(貼)是,待我取來。(生)二位,

休聽他花言巧語;此店中有蒙汗藥酒。

(貼持酒上)酒在此。(生)不吃了。(丑)弗吃哉,阿曉得?我宿上房哉。(生)店家,吾們三人兩處安歇。(貼)客官安宿上房。(生)引路。(貼)這裏來。(拿燈推正門,將燈與生介)客官請進去。(末,丑)我們呢?(貼)這裏來。(開半邊門介)請進去。(末下)(丑搿貼介)噲!大嫂子,我對你說。(貼)𠺽!怎麼?(付)這個,這個銀子錢多在我處,今夜同你睡一覺。(貼)𠺽!(踢丑下,回頭看生)(生)呔!(貼退走下)(生冷笑介)你看這婦人眉來眼去,眼去眉來,俺武二今晚到要防他一二。(將燈照兩角,左邊摸牆踢三脚;右邊推牆打三拳,關門,又拿燈照門,熄火放半邊,上檯困介)(貼上打飛脚立中場介)今日留下三人,兩個解差猶如籠中之鳥;你看這囚徒到十分利害!——憑他鐵金剛也難免俺孫二娘一刀之苦!(看兩邊門角,摸門,用簪撥門閂,雙手掇左右兩邊門摸進,坐地聽,又摸生脚,踢跌出門,飛脚下)(生跳下檯,將手扭膝碎,上檯立介)(貼持刀上,插地坐起,看兩角,將刀撥門,直刺進去,生跳下,用扭打,刀各落地)(生,貼打黑拳一路,生踢貼下,生摸出門拾刀,貼持棍上,打落刀,生踢落貼棍,踢貼捧陰戶下,生追下)(貼持棍上)衆伙計那裏?(四伙計各持棍上)來了!奶奶怎麼說?(貼)上房這囚徒與我擒了來!(衆)吓!(生持棍上,每個打敗下,又與貼打,貼敗下,生追下)(貼上)當家的快來!(淨上)來也!綠林為好漢,馬上作生涯。為什麼大驚小怪?(貼)不好了!有個賊徒拿他不住。(淨)有這等事?取吾的捎棍過來。(貼取棍付淨下,淨使棍下)(貼又雙刀上,開四門下)(生持棍上,淨亦持棍上,對打幾合,貼使雙刀上,三人共打,換棍打,生打淨落棍跌倒;生接貼棍,貼跌爬淨身上,生右脚踏貼背上)

【急三鎗】你在十字坡開黑店,傷天理,俺怎肯便饒伊!

(淨,貼)不要動手!好漢留名!(生放淨,貼起介)俺武松。(淨)原來是都頭。(生)你二人叫甚麼名字?(淨)俺乃張青。(貼)俺乃孫二娘。(生)如此,得罪二位了。(淨)好說。請問都頭為何到此?(生)二位聽者:

【風入松】俺在景陽崗上打死白額虎,陽穀縣探望哥;他娶了淫婦家女,把毒藥灌死我的哥,一時忿怒把奸夫淫婦屠!因此上,發配孟州府,從此地過。

(淨,貼)原來如此。(末,丑持棍打出場,淨,貼各接住,末,丑逃下)(淨,貼)這二位是誰?(生)是解差。(貼)拿他出來殺了罷。(生)這個使不得。(淨)請問都頭為何不上梁山?(生)俺也有心,無人引進。(淨,貼)待吾夫婦二人引進便了。(生)如此甚好。(合)

【尾】金蘭交誼從古少,英豪自古識英豪。有日身榮顯,名姓標!

(淨)都頭請。(生)哥哥請。(貼)叔叔請。(生)嫂嫂請。(笑介)嫂嫂。(貼)叔叔。(貼做走不動意思下)

借妻

(小生上)

【亂彈腔】每日在書房,一心讀古聖文章;若得個一舉成名日,那時節,衣錦早還鄕。

受盡飢寒伴聖賢,幼年勤讀在燈前。老天若得成吾愿,高跳龍門獨占先。卑人李成龍河南汶縣人也,忝在黌門,只因父母早喪,妻子亡過,家業凋零,難以度日;今當大比之年,意欲上京求取功名,奈無盤費。今日閑暇,不免到街坊散步一回。

【前腔】不想爹娘亡得早,誰知妻子赴幽冥?恨我命薄多勞苦,何日得稱心!

(淨張古董上)賣線吓,賣白棉線。(相見介)吓!原來是賢弟。(小生)哥哥那裏來?(淨)你家嫂子紡得幾斤棉線,到街上來賣。(小生)原來如此。請了。(淨)賢弟,長久沒有見面,今日難得遇着,和你到酒店上去吃三盃,與你談談。(小生)多謝哥哥。(淨)小東,小東。這裏是了。賢弟,你且在外邊站一站,待我進去看看着。(小生)哥哥請便。(淨)店家。(丑上)隔壁三家醉,開壜十里香。原來是張古董。可是來還我的酒錢?(淨)未曾見面,就要酒錢!(丑)吃了酒不要還錢的?(淨)自然要還你。今日有個好朋友來吃酒,替我粧些體面,現錢開發你。(丑)就是這樣罷了。(淨出介)賢弟,店家不在,到別家去罷。(丑)張古董。(淨)吓!你在家裏,為什麼不見?(丑)我在裏邊算賬。(淨)這嘿,賢弟請進來。(丑)吃什麼東西?(淨)燒酒打三斤。(丑)菜呢?(淨)菜就隨便罷了。(丑)吓!伙計,打三斤燒酒吓。(淨)請坐。(丑)不得奉陪,得罪了。(下)(淨)賢弟吃一盃。(小生)哥哥請。(淨)賢弟,學業好麼?(小生)哥哥,承問了。(淨)這個,這個,弟婦在家好麼?(小生)哥哥,你弟婦亡故了。(淨)怎麼說,弟婦亡故了麼?咳!老天,老天,偏是與窮人作對!賢弟,弟婦亡故了,今科大比之年,正好去求取功名吓。(小生)我意欲上京,奈無盤費。(淨)把那些釵環首飾變賣變賣就有盤纒了吓。(小生)哥哥有所不知;因你弟婦亡過,那些釵環首飾,岳丈俱已收去。(淨)阿呀,這個不通吓!怎麼收了去?(小生)不然;他恐我浪費了,原許我另娶了一房,依然交還我的。(淨)吓,吓,吓,這是遠水救不得近火吓。請一盃。(小生)請。(淨)呣,呣,呣,這個怎處?有那個好朋友把老婆借去走一遭就好了。(小生)別樣可以借得,那老婆如何可以借得的?(淨)沒有這個人吓,有這個人就好了。賢弟,這樣罷。(小生)怎麼樣?(淨)把你家嫂子借與你前去走一遭罷。(小生)只怕嫂嫂不肯。(淨)由得我,我叫他東去,他也不敢西去。賢弟,酒要少吃,事要多幹。你在這裏坐坐,待我去會鈔。得罪,得罪。店家。(丑上)來了,可是會賬麼?(淨)寫在前日賬上。(丑)𠰻!你方纔說現錢開發的。(淨)不是吓,有個好朋友在此,裝個臉面,把這個棉線當在這裏罷。(丑)罷了。(淨)店家來會鈔。(丑)這個小東擾我的,擾我的。(淨)豈敢,豈敢,怎麼好擾你的?(丑)擾我的。(淨)這沒,多謝,多謝。賢弟,去罷。請了。(丑)請了。(淨)好朋友,好朋友,為兄相交的都是好朋友。(小生)哥哥相交的都是這樣好朋友?(淨)都是這樣好朋友。這裏是自家門首了,你且在此等一等,待我先進去說一聲。得罪,得罪。老婆。(旦上)來了,奴家生來命運蹇,不曾相配好良緣。穿吃二字全不顧,那得風光過一年?張古董,你幹了什麼正經事回來,老婆老婆的叫?(淨)當家的回來,也不問吃茶吃飯,動不動瓜嗒瓜嗒講一個不了!(旦)拿我的線賣的是銀子呢,是錢?拿來與我。(淨)你紡得好線!粗的是棉花,細的是頭髮,一塊眞革搭,寄在店中賣。(旦)想是換酒吃了?(淨)我已戒了酒不吃的了。(旦)沒有吃酒,為甚麼臉彈子紅紅的?(淨)方纔在糟坊中經過,在那裏吊燒酒,冲在臉上紅的。(旦)必定換酒吃了。(淨)老婆,你做了神仙了。(旦)家中米也沒有,還要吃酒!快還我的線來!(淨)不要吵,快去接客。(旦)怎麼說?(淨)有個好朋友在外,你去接了進來。(旦)放你娘的屁!要老婆接客,你就是開眼烏龜!(淨)是我的好朋友相公來看你。(旦)是那個相公?敢是李成龍麼?(淨)是得很,你去請他進來。(旦)我不去。(淨)怕什麼?我的兄弟,就是你的兄弟;我的朋友,就是你的朋友。(旦)放你娘的屁!(淨)你不肯出去,就讓我去吓。賢弟。(小生)哥哥。(淨)你家嫂子聽得你來,連忙掃地燒茶,請你進去。(小生)哥哥請。(淨)愚兄引道。客來了,客來了。(小生)嫂嫂拜揖。(旦)叔叔萬福。(淨)請了,請了。請坐。(對旦白)坐下來吓,怕什麼?這是我的兄弟。若是外人,我也不叫你坐了。坐下來,坐下來。(旦偏坐介)(淨)眞正是醜人多作怪!(小生)嫂嫂好麼?(旦)叔叔,承問。(淨)噯,啞巴子,客人問候你,你不曉得問候客人的麼?(旦)叔叔好?(小生)多承嫂嫂問及。(淨)賢弟,為何不講這句話?(小生)叫兄弟怎講得出口?(淨)呣!講不出口,你往這間房裏坐坐,待我來說。得罪,少陪。(小生下)(旦)張古董,你不去陪客人,倒來扭嘴扭舌的什麼?(淨)老婆,他的女人死了。(旦)死了便怎樣?(淨)那些釵環首飾都被他丈人收了囘去了,要他另娶了一房家小,然後還他;今科大比之年,他要上京求取功名,沒有盤費,同我商量,有那個好朋友把老婆借與他同到岳丈家去走一遭,就將他的釵環首飾取了來了。(旦)銀子錢可以借得,那老婆那裏借得來的麼?(淨)因為沒有這個人,特來同你商量。(旦)商量什麼?(淨)你同他去走一遭罷。(旦)放你娘的屁!旣要把老婆借與人,何不把你媽借與人?(淨)好東西!好東四!難道把你借他就是他的老婆了麼?你不曉得,他女人出嫁這些東四,待我念與你聽,哪,金鐲頭,銀鐲頭,金花,銀花,珠花,翠花;還有緞襖子,緞衫子,緞裙,緞褲子;還有藍二宇送他的金崔臂,張三保送他的洒線紅紗褲子,足足有他娘三四皮箱。你竟不會打算盤,拿到我家裏來,由得我家穿,由得我家吃,好不快活過日子!你不去,不知便宜那個。你不去,總是我們不該發財吓!(旦)聽他說了多少話,連我自己倒沒個主意了。(淨)不要說別的吓,那戒指足足有他娘幾升。(旦)古董古董!(淨)你娘的毴是古董!不會打算盤是古董!(旦)罷耶,去走一遭罷了。(淨)過你娘的窮日子去罷耶!(旦)不是我不肯去吓,恐怕外頭人知道了不好意思吓。(淨)只有我們三個人知道,那個曉得?(旦)不要過夜便好。(淨)那個說過夜?當日去,當日回。(旦)你是個糊塗人,旣說明是不過夜,同他去走一遭罷耶。(淨)好吓!這便是會打算盤的了。(旦)不要說了,請他來罷耶。(淨)賢弟,賢弟。(小生上)哥哥怎麼說?(淨)你嫂嫂肯去的了。(小生)吓!肯去的了?待我自己去問。(淨)你去問,難道哄你不成?吓,兄弟來了。(小生)嫂嫂,兄弟請嫂嫂前去走一遭,不知可使得?(旦)叔叔,同你去走一遭便了。(淨)賢弟,你家嫂嫂是極賢惠的吓。(小生)哥哥,事要趁早,今日就要去。(淨)天色晚了吓。(小生)趕得回來的。(淨)吓,還趕得回來的?進去梳梳頭就去。(旦)天色晚了。(淨)吓,還趕得回來的,快些進去打扮罷。(旦)天色晚了,明日去罷。(淨)還趕得回來的吓。(旦)沒有衣服穿。(淨)當日做新娘子的紅襖子穿去就是了。(旦)舊了。(淨)不舊,好得很哩。(旦)顏色多變壞的了。(淨)罷耶,我的奶奶,快些進去扮罷耶。(旦下)(小生)哥哥,喚乘轎子來纔好。(淨)待我去問。喂!可有轎子?(內)沒有轎子只有個驢在此。(淨)就是驢罷。賢弟,沒有轎子,只有一頭驢在此。(小生)嫂嫂會騎驢麼?(淨)怎的不會?紅頭驢子他都騎過的。(小生)休得取笑。(淨)怎麼還不出來?呔!快些出來啥!(旦上)張古董,這天殺的!把老娘的鏡子都偷去換酒吃了!我要搽粉,只好在水缸裏照了!(哭介)(淨)不要哭。(旦)不哭倒笑!我不去了!(淨)多時沒有打扮,今日打扮起來,還像個新娘子哩。(旦)轎子來。(淨)沒有轎子,有一頭驢在此。(旦)驢兒我是不會騎的。(淨)怕什麼?待我牽過來,我抱你上去。來,我對你說,到他家裏不要吃酒吓(旦)少吃些罷了。(淨)不要講話。(旦)我又不是啞巴子(淨)什麼不是啞巴,要裝個新娘子,不像自己家裏,動不動瓜嗒瓜嗒。早些回來。賢弟,愚兄奉揖了。(小生)此禮為何?(淨)凡事仗託。早些回來,不要過夜。請了。(小生)請了。(淨)賢弟,轉來,轉來。(小生)哥哥,怎麼說?(淨)好弟兄,交情要緊,切不可過夜。請了。(小生)是,曉得了。(淨)賢弟,回來回來。(小生)還有什麼?(淨)這個,這個——(小生)什麼?(淨)就是這兩句。請了。(下)(旦)

【前腔】只因仁義把奴借,借與生配為婚行來看看天將晚,倘然昏黑怎囘程?(下)(小生)我上京博得功名就,不枉了十載守青燈。(下)

回門

(外,老旦同上)長江後浪催前浪,一派新人換舊人。老夫王允,女兒惜珠,嫁與李成龍,今已亡過。孩兒寶兒下鄕去了,怎麼這時候還不見回來?媽媽,和你到門首去看看。(老旦)有理。(小生,旦上)

【前腔】心忙來路遠,不覺早已到門庭。

(外,老旦)喲!賢婿來了。(小生)二位在門首。(外,老旦)此位是誰?(小生)是小婿新娶的(外)請裏面去。(同進介)(小生)岳父岳母請上,待小婿夫婦拜見。(外,老旦)常禮罷(小生)從命了。(外)媽媽,你去分付準備酒飯。(小生)不消。小婿因要上京應試,特來看看岳父岳母,就要回去的。(外)纔到,怎麼就說個去字?媽媽看酒來。

但愿你功名成就了,榮華富貴姓名揚。(小生)此去若能功名就,那時先來報你恩。

(貼上)家無為活計,日費斗量金。(外)寶兒回來了。(貼)姐夫在此?(小生)賢弟。(貼)此是何人?(老旦)這是你姐夫新娶來的姐姐。(小生)岳父,岳母,小婿吿辭了。(貼)為何纔來就要去?(外)寶兒,留姐夫住一宵去。(小生)家中有事,定要回去的。(老旦)要去明日去。(旦)阿呀!我要回去的㖸。(老旦扯外下)(貼)前門已經閉上,旣要回去,打後門走了罷。這裏來。(小生,旦走進,貼關門介)(小生)阿呀!弟開門!(貼)天色晚了,明日去罷。(下)(小生)阿呀!怎麼處?(下)(旦)不好了!我的媽吓!(下)

月城

(淨急上)不好了!不好了!天晚了!

【前腔】猛擡頭,觀見日落西,家家戶戶掩柴扉,行來已到月城裏。

(付,丑扮門軍上)呔!那裏去!(作閉門介)(淨)

只見門軍把門閉。

大哥開一開,我要進城的。(內)呸!什麼時候,還要進城!(下)(淨)怎麼關得這樣早我想他們回去,少不得看見,難道錯過了麼?且回去看看。(外,末門軍上)呔!城門關了,還往那裏走?(淨)爺,小的叫張古董,住在十字坡,要進城望個朋友不想門已閉了;如今煩大哥開一開,放我出去,送錢與你買酒吃。(外,末)呔!我每希罕你的錢麼?下了鎖了。(淨)𠰻!你該把我鎖在月城裏的麼?(外)這奴才討打!(末)罷了,造化這狗入的!(同外下)(淨)這是那裏說起!遭他娘的瘟!怎麼處?且在這寮檐底下蹲一蹲再處。(困左場角介)(內起更介)(小生,旦坐介)(小生)

【前腔】聽譙樓初更起。(旦)恨命薄錯配我兒夫!

(以下凡旦白,淨在左場角白)(淨)我想那善門是難開的;因為是好朋友,把老婆借與他,說過當日去當日回的,就不想送還了。好朋友!天理良心!(旦)張古董這天殺的!把老婆借與人,敎我明日有何臉面到娘家去吓!(淨)看來他每兩個今夜是不回來的了,我明日怎好見人?眞正見不得人!(旦)我想起來恨不得肉也咬他的下來!(內打二更介)(淨)我想這節事與李成龍沒相干,都是我家那淫婦不好。他說住下罷,你該應拿定了主意要回來,怎的順水推船住下了?這個浪淫婦,頭都砍他的下來!(內打三更介)(淨)三更了,天老子快些明了罷!咳!我想他們到了那裏,自然留他吃了晚飯,安排姑爺姑娘睡了。罷!少不得是一間房,一張床,一個枕頭。自己又年輕,李成龍又生得標標致致,棉花見了火不着,也要燒起來了!燒,燒,燒!(旦)我原是不肯來的▲,他說有許多金銀首飾,故此來的吓。(淨)這浪蹄子睡在床上,不知想什麼金銀首飾哩!想想還要想空他的心哩!(內打四更介)(旦)我自從嫁了張古董,這幾年來,今日沒了米,明日缺了柴,這窮日子怎生過吓?(淨)我想那浪蹄子終日嫌我窮,那相公又年輕,又是個秀才,自然看上了他;難道倒喜歡我這一嘴鬍子?咳!總是我自己倒運,叫他同去!不要說了!不要說了!(旦)我看那相公紅光滿面;他若到京,必然高中,這個鳳冠霞帔那個替他帶吓?(內打五更介)(淨)天老子,怎麼還不肯亮?偏偏今夜這樣長吓!我想他兩個一頭睡着,好不受用!害我在這個落地受罪好得很!(旦)罷耶!把張古董一脚踢開了罷!吓,相公,難道你坐到天明不成?(小生)自然坐到天明,送嫂嫂回去。(旦)呣!縱然我們坐到天明,也洗不清的了。依嫂嫂愚見,到不如當眞成了夫婦罷(小生)嫂嫂說那裏話來?老天在上!

【前腔】李成龍若有欺心意,皇天鑒察不容情。(旦)同明月,對天盟誓,愿會合白年春,到安寧。

來㖸。(扯小生下)(內雞鳴介)(淨)好了!天明了!(內)開城,開城。(淨)不要擠,不要擠,捱順了走吓。

【前腔】猛抬頭,觀見日已高,把旗搖,家家戶戶都開了。今朝撞見賊淫婦,必定將他砍一刀!

(下)(外,老旦上)(外)金雞纔報曉。(老旦)農夫起得早。(外)寶兒那裏?(貼上)來了。爹媽有何分付?(生)請姐夫出來。(貼)曉得。(下)(同小生,旦上)(小生)小婿吿辭了。(外)賢婿為何如此要緊回去?那釵環首飾明日着寶兒送來與你罷。(小生)多謝岳丈。(淨急上,作進門見旦打介)賤淫婦!好吓!(外)𠰻!你是那裏來的光棍,為何打到我家來?(淨又打小生介)嘖,嘖,嘖!李成龍,你是好人兒吓!(老旦)嗄!嗄!你是什麼人打到我家來?(淨)吓!你認得他是誰吓?(外)這是我女婿新娶的繼女兒。(淨)他是你的繼女兒?差些!他是我的——(小生,旦搖手介)(外)是你家什麼?(淨)你問他!赫赫李成龍,你好快活吓!我把你這——(外)他到底是你家什麼人?(淨)他是誰吓?(外)是誰呢?(淨)是——噯!說不出口(外)為何說不出口呢?(淨)他是我的老婆。(外)胡說!這是我女婿新娶的,怎麼說是你的老婆?打這厮!(淨)你打我,我扯你去見官府。(外)正要扯你這光棍去見官!(扭下)(老旦)阿呀!寶兒!那人把你爹爹扯到縣前去了,你快去看看。(貼應下)(老旦)賢婿,方纔那個是誰,打到我家來?(小生)呣,方纔那個人麼?噯!你這老人家不曉得的。(下)(老旦)𠰻!新姑娘,方纔那個是什麼人?為何打到我家來?(旦)方纔那個人,噯!你老人家不明白的。(下)(老旦)喲!倒也好笑!問那個不曉得,問這個又不明白。他們都不曉得,𠳨!連我也眞正不明白!(下)

堂斷

(生,末皂隸,付門子,丑官上)神童衫子短,尼姑偷老公。從空伸出拿雲手,兩個和尙撞木鐘。下官成人美江右人氏。蒙聖恩特授河南夢香縣縣尹,到任以來,那些百姓倒也依頭順腦今日是三六九放吿日期。左右。(生,末)有。(丑)把放吿牌抬出去。(生,末)吓。(外,淨上)老爺吿狀。(生,末)稟老爺,有人吿狀。(丑)問他是城裏城外?(生,末)吓!老爺問你每是城裏城外?(外,淨)城裏也有,城外也有。(生,末)老爺,城內城外都有。(丑)㕶!怎麼城裏城外都有?㕶,㕶!又是他娘的革嗒事情了!帶進來。(生,末)吓。(外,淨)老爺吿狀。(丑)你兩個那個是原吿?(外)小的是原吿。(淨)小的是原吿。(丑)呔!王巴入的!你又是原吿,他又是原吿,難道我老爺倒是個被吿不成?(外)就讓他做原吿。(丑)好吓!有個原吿,有個被吿,我老爺就好審了吓。報名上來。(外)小的王允。(淨)小的叫張古董。(丑)㕶怎麼叫這麼渾賬名字?(淨)老爺,不渾賬,小的古董,兄弟叫玩器。(丑)呣,呣,呣!王允下去,張古董說上來(以下淨說,丑向皂隸夾說介)(淨)小的有個朋友。(丑)過來今日這樁事情嚕蘇。(淨)叫李成龍。(丑)把點心。(淨)向年曾有一拜。(丑)拿到堂上。(淨)又是同窗。(丑)來吃了罷。(淨)老爺,老爺。(丑)仔麼?(淨)小的在這裏回話。(丑)你是講,我對衙役說話,耳朶是在這裏聽,有話只管回。(淨)吓!老爺,小的有個朋友叫李成龍,向年曾有一拜,又是同窗。(丑)過來,西門老爺要上京去候選,我老爺明日(淨)他娶王允的女兒,(丑)要與他送行。(淨)死了,那釵環首飾王允收回,(丑)你去對買辦的說,西瓜子兒人參果兒,(淨)許他另娶一房,(丑)栗子,核桃,都要孫春陽家去買。(抵)依舊交還他。那相公窮,(丑)燕窩要上白。(淨)娶不起,今當大比之年,要上京求取功名,沒有盤纒,(丑)海參要密刺。(淨)與小的商量個計策;小的把老婆沈賽花借與他,原說過當日去當日回,不想他帶進城去過了一夜。(丑)再去對張裁縫說:前日奶奶那件披風做短了。(淨)小的天明趕到他門上。(丑)奶奶惱得很,叫他來。(淨)他父子兩個倒把小的打了一頓。(丑)打這王巴入的!(丑,淨各點頭介)(丑)怎麼不說話?(淨)講完了。(丑)我一句也不懂。再說。(淨照前重說一遍介)(丑)是了,本縣明白了;你有個朋友叫做李成龍,向年與你曾有一拜,又是同窗;他娶王允的女兒死了,把那些釵環首飾俱收回去了,許他另娶了一房依舊還他;如今那李成龍要上京去,沒有盤纒,與你商量,你就把老婆沈賽花借與他,說過當日去當日回的,他竟帶進城來睡了一夜了。可是麼?(淨)老爺,不獨睡了一夜,小的早上到他門上,他父子兩個倒把小的打了一頓;可憐鬍子都打碎了!(丑)你這混賬奴才!老婆怎麼借把人家?(淨)這是為朋友。(丑)仔麼這個東西為得朋友的?(淨)為朋友者死而無怨,見得小的是個漢子!(丑)王巴入的!倒說是個漢子!下去。帶王允。(末)吓。帶王允。(外)有。(丑)吓!王允,我老爺做了好幾年的官兒,倒沒有審過借老婆的案件。(付拿點心上)老爺用點心。(丑)擱着。那相公到你家來,還是他自己要住下的呢,還是你留他住下的?(外)是小的强留他住的。(丑)在一個房裏,兩個房裏呢?(外)一處安歇的。(丑)一處安歇的?(吃點心,付在後口接吃介)(丑)呔!王巴入的!我老爺吃東西,仔麼你吃了?(付)我只道是老爺賞我吃的。(丑)沒臉面巴子扯的!收過了,拿到後堂去與奶奶吃了罷。(付)吓。(收下,裝烟上)老爺請烟。(丑接吃介)㕶!一處安歇的?下去。請相公。(生,末)吓。請相公。(小生上)老父母,生員見。(丑)呣,相公,為什麼借張古董的老婆麼?(小生)這是生員的盟兄,他情愿借與我的。(丑)不是他情愿,難道說你是强逼他的不成?只是說過當日去當日回,不該住夜吓。(小生)生員再三辭歸,是岳父母强留住的。(丑)住在一個房裏,兩個房裏呢?(小生)是一處安歇的。(丑)在一處安歇,那些渾賬事是不用講的了。(小生)生員坐到天明,一言未搭。(丑)坐了一夜,一句話也沒有說,那個肯信?自古說:『三女成羣,豈不成姦?』(小生)五人共傘,望大人遮蓋。(丑)請下去。帶沈賽花。(生,末)沈賽花。(旦上,付呆看介)(丑)王巴入的!烟袋不接,倒看堂客!打這王巴入的!打!(付)老爺打人麼?(生,末)打你!(付)打我吓?阿呀!老爺饒了小的罷!(丑)打!(生,末搇付介)(付)老爺,屁股疼,打肚子罷。(丑)就打肚子!(付)還是屁股。(生,末)一五,一十,十五,二十。打完。(丑)趕這王巴入的出去!(生,末)出去!(付)阿吓!打殺爺爺子!(下)(丑)沈賽花,你男人把你借與相公,原說當日去當日回,怎麼過起夜來麼?(旦)是强留住的。(丑)叫你在一個房裏與相公成親的麼?(旦)老爺,我與李相公成親,是老爺看見的麼?(丑)怎沒有?(旦)在那裏看見的?(丑)這句話倒把本縣問住了!帶張古董(生,末)叫張古董。(淨)有。(丑)張古董,本縣問你的老婆,他說沒有同相公幹什麼混賬事,你領了回去罷。(淨)老爺,混賬不混賬,那個曉得?這樣老婆領了回去,烏龜帽子自己帶在頭上。(丑)吓!你怕人駡你烏龜?不妨本縣寫張吿示貼在你門上,說張古董不是眞烏龜,是個披蓑衣的烏龜罷。(淨)名聲不好聽,不要,不要。(丑)不要?請相公。(小生)生員有。(丑)相公,張古董不要老婆了,你領了去罷。(小生)生員若要了盟兄之妻,良心何在?(丑)呣!你又不要,他又不要,難道倒是我老爺要了不成?(末)老爺,奶奶要吃醋的,賞了小的罷。(丑)𠳶!放屁!——怎麼樣呢,吓!拿去寄庫。(末)老爺,人寄不得庫。(丑)一兩天罷了。(末)要吃飯的吓。(丑)這,這,這怎麼處呢?張古董,還是你領回去罷。(淨)噯!入他娘!我不要怎麼樣呢!(丑)王巴入的!不要就罷,仔麼怎麼樣?呣!這怎麼樣倒利害!相公,到底你領了去罷。(小生)生員不敢。(丑)眞正革韃賬!叫王允。(生,末)吓。叫王允。(生,末)吓。叫王允。(外)有。(丑)王允,那張古董不要老婆了,本縣當堂斷與相公,好不好?(外)多謝老爺(丑)這嘿,相公要把三十兩銀子與張古董做財禮錢。(外)我女婿窮。(丑)他窮你不窮,你替他墊上三十兩。(外)小的也窮。(淨)他在那裏放印子錢,富得很哩。(旦)還放鞭子錢,眞正財主。(丑)你這老奴才!那個不曉得你是個土老兒財主!過來,到庫上去取三十兩銀子交與張古董。(外)老爺,這宗銀子那個還?(丑)要你還。(外)不該小的還吓。(丑)老王巴入的,人家女兒出嫁,一應東西都是人家的了,你又拿了他的回來,弄出這樣嚕蘇事來!你不還誰還?下去!叫該班押着,明日把這宗銀子早早交上來。(生)吓。(同外下)(丑)張古董,本縣要打你三十個板子。(淨)為什麼?(丑)那銀子錢衣服家伙都可借得,那老婆可是借得的麼?(淨)老爺,小的下次再不敢了。(丑)你下次再犯,本縣就一糙板子打死你這老奴才!去罷!(淨)吓。(丑)相公,你也要罰。(小生)生員窮,罰不起。(丑)窮也要罰,罰你一口猪,一口羊,抬去祭了聖人,把猪羊拿來我老爺吃。你每兩個就在當堂一拜成親。分付掩門(末)吓,掩門。(隨丑下)(小生)哥哥請上,待小弟拜謝。(淨)噯!混賬朋友!(小生)

【前腔】兄弟怎敢忘了你?黃泉瞑目不忘恩。(下)

(旦)張古董,你得了三十兩銀子,把老婆就丟了?(淨)我的老婆!(旦)放你娘的屁!走你娘的路!(下)(淨)我把你這浪蹄子!臭淫婦!我把——罷,看銀子面上罷!(下)

猩猩

(小生持令箭上)浮雲不共此山齊,烟靄蒼蒼望轉迷。曉月暫飛千樹裏,秋河隔在數峯西。自家乃木鈴關府中一個虞侯是也。昨日太夫人入山進香,行到半山,忽起一陣狂風,現一怪獸,把太夫人負去,如今竟無下落。老爺着我領了衆獵戶各山搜取,不免喚他們來計較。衆獵戶那裏?(外,丑上)來了。飢餐鳥獸肉,寒衣虎豹皮。老爺。(小生)老爺着你們搜尋怪獸巢穴,怎麼樣了?(外丑)我每各山尋探,並無踪跡。這裏小崑崙山有個猩猩怪,除非是他負了去。只是此怪刀劍不能傷,弓箭不能入,就尋着了他的巢穴,也不敢近他的身。怎麼處?(小生)若尋着了他的巢穴,我每報與太尉知道,多點些兵馬圍住擒他便了。(外,丑)這等,我每分路去尋,鳴鑼為號便了。(小生)有理埋伏機關擒猛虎。(衆合)安排香餌釣鰲魚。(齊下)(生持扁担斧上)

【梆子&color(green){山坡羊】鬱崚峋,山巒疊翠;響潺湲,溪流聲沸;影參差,寒颷蔽天;險嵯峨,怪石渾疑墮。

鄭恩身貧落魄,担柴度日,値此寒天,山下柴薪都已被人樵去,只得往山頂上去。

數偶奇,寧辭努力馳。

(外,丑喊上,見生介)呀!我只道是猩猩怪,倒叫我吃了一驚!(生)啐!我只道是狼虎,原來是兩個獵戶。(外,丑)我每為太夫人不見了,官府着我們追尋,沒奈何到此。這樣寒天,你隨便砍幾根柴便了,何苦上這樣高山去受冷?(生)二位哥吓!

俺是個會𥡴太守生涯舊,怎學得金谷膏粱受用儕?

(外,丑)上面虎狼甚多,目下又新出了個猩猩怪,十分利害,你也要仔細些。(生)噯!說那裏話來?當初卞莊刺虎,劉季斬蛇,這便是大丈夫所為。

男兒須知,向中宵起舞鳴雞。

(外,丑)罷,罷!分明指與平川路,却把忠言當惡言。請了。(下)(生)那裏說起?倒被他躭擱了半日工夫。不免作速上去。

馳驅,好一似入商山去採薇。

你看雪花下了。

【前腔】慘昏昏,彤雲無際;亂紛紛,漫空飄絮;冷颼颼,撲面風吹;白茫茫,不辨天和地!

呀!這雪越發大了,那裏躱一躱便好。

望眼迷,早有個孤松石洞低。

這洞中倒也寬展,又有石床石櫈在此。

早難道是神仙洞府堪閑憩?

呀!你看,有許多骨殖在此。

原來是虎豹窩藏且暫栖。

(老旦內哭介)好苦吓!(生)𠰻!那裏有婦人哭泣之聲?

蹺蹊,為甚的空山岫有嫠婦啼?

那邊有幾塊頑石壘砌在那裏,待俺搬他開來。

籌遲,只索去放幽岩將馬穴追。

(作搬石介)你看裏面黑魆魆的。嘚!是人是鬼,早早出來!(老旦跌上)阿呀!救命吓!

【梆子腔】痛傷悲,可憐衰暮受災厄;幸天日得重輝,望提携,感恩無際!

(生)你是何人?為何在此?(老旦)妾乃關主之母,昨到山中進香,被怪獸擒來洞中,天幸得遇壯士,望乞救我一命。(生)有這等事?待我引你下山便了。(內作猩猩怪叫介)(老旦)不好了!那怪獸來了!(急奔下)(生)呀!

驀地裏穿林拔石,長嘯震岩磯。管敎他頃刻喪殘軀!

(猩猩上擒生,生與鬥介)

【前腔】貌猙獰,形魑魅,竪耳招風思呑噬。我翻來覆去如鷹鷙,饒伊個爪牙迫入勝熊羆,看須臾委地頭顱受狼狽!(打倒怪介)早敎他斷送了喉間氣!

(打死怪介)(外,丑上)(丑)哥吓!你聽岩上山崩地裂一般,不知為何?(外)我們上去看來。(作上山見介)呀!這樣一個怪獸,却被壯士打死了!不知太夫人怎麼樣了?(生)太夫人躱在山岩洞中,你每快去報知。(外,丑)你看,這不是府中幹辦來了?(小生上)衆獵戶,老爺不見你們來回話,又着我來問你每,可有些踪迹麼?(外,丑)好了!偌大一個猩猩怪,被一勇士打死,救得太夫人在了。(小生)不信有這等事,同你們看去。呀!好怕人也!請問壯士尊姓大名?何方人氏?待我報知太尉到宅厚謝。(生)在下姓,住居本處集義村中偶殺此怪,何勞致謝?你們快扶太夫人,將此怪去解官,俺自回去也!

【尾】深山傍晚斜陽霽,回生起死得崔嵬。(衆)明日裏整備白璧黃金報阿誰?

(生)你每先把怪獸抬去,一面快喚轎來接太夫人回府。正是:滿地瓊瑤不救貧,空樵明月返柴門。請了(下)(外,丑)好漢子!好漢子!(扛獸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