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一/雜劇b

Top / 綴白裘 / 十一 / 雜劇b

雜劇

看燈

(此齣雖係遊戲打渾,然脚色不多,不能鋪張,須旦多面多,隨意可以增入;幷各樣花燈俱可上場,令觀者悅目喝采也。)(二雜扮家丁引小生上)有錢朝朝元旦,歡娛夜夜良宵。自家公子是也。今日汴梁城中大放花燈,士女滿街,佳人遍地。叫小厮們。(雜)有。(小生)一路去,若有標致女子,搶他一個回去,不可有違。(雜)是。(合)

【燈歌】正月裏,正月裏,鬧花燈,誰似我身有勢臨?男男女女人無數,並無可意美佳人。(下)

(付上)和尙生來笨,不把爹娘恨;念了三卷經,打破了七個磬。自家乃觀音庵裏一個肉饅頭和尙便是。今日聞得汴梁城中大放花燈,不免去同了瞎子親家一齊看燈去。說得有理。行行去去,去去行行,這裏是了。開門,開門。(丑上)瞎子生來眼不明,終朝下雨當天晴。飯食拿來看不見,不知吃了多少死蒼蠅?(付)開門吓怎麼這半天?做什麼?(丑)吓!是那個叫門?待我去看來。(開門付進介)(丑)請吓。是那個吓?是那個吓?是了,又不知那個小雜種來同我頑的,待我明日拿住了咬他一個死!(關門介)(付)親家。(丑)阿呀!親家你來了幾時了?(付)我進來了半天了。(丑)吓!親家,你今日什麼風吹到我這裏來?(付)親家,我來拜年。(丑)得罪,得罪。(付將脚頓地作響介)磕頭,磕頭。(丑)得罪,得罪。(還磕頭介)(付)親家,今日城中大放花燈,特來同你去看燈。(丑)我眼又不明,看什麼燈?(付)燈雖看不見,聽聽鑼鼓也是好的。(丑)有理。待我閉上了門,鎖好了,同你去。(付)走吓。(合)

【前腔】正月裏,正月裏鬧花燈,同了親家去看燈。男男女女人挨擠,汴梁城中人看人,抬頭要把這燈來看,

(付)親家,那邊走馬燈來了。(丑)呀!

那邊來了走馬燈。

(付)吓嗄,好大溝!(丑)啅,啅,啅!(付)做什麼?(丑)你說一隻大狗吓(付)是一個陽溝。(丑)這嘿,親家,我囘去了。(付)不妨吓,待我先跳過去,你把明杖遞與我,我拿了明杖,你也跳過來。(丑)這嘿,你先跳。(付跳介)過來了,快些拿明杖來。(丑)來了。(付)快跳,快跳。(丑)來了,阿呀!不好了!明杖多不見了。(付)明杖在這裏。(丑)明杖上多是臭泥了。(付)親家,不要說了,前面燈來了。(下)(丑)咳!爛臭,爛臭!(下)(旦上)

【引】奴奴生來嬌態,嬌態,一表人才誰不愛?王母娘娘來做媒,九天玄女下插帶嫁與托塔李天王,好似二郞降八怪,連我老娘算九怪。

自家大娘便是。今日汴梁城中大放花燈,不免叫外甥女兒出來,一同前去看燈。外甥女兒那裏?(小旦上)

【引】桃符初換,好春光,早先被梅占。

舅母萬福。(旦)罷了,罷了。(小旦)呼喚甥女出來,有何話說?(旦)兒子,今日汴梁城中大放花燈,特地喚你出來前去看燈。(小旦)如此,舅母請。(旦)閉上了門。(小旦)曉得。(旦)兒子,我們後街去,前街擠得很哩。(小旦)是吓。(合)

【燈歌】正月裏,正月裏,鬧花燈,同了外甥女兒去看燈。男男女女人無數,汴梁城中人擠人。

(下)(末上)老漢今年四十九,養個兒子叫阿狗。當今聖德田禾熟,五穀豐登年大有。自家胡老兒便是。今有汴梁城中大放花燈,與民同樂,不免叫媽媽出來去看看燈。媽媽那裏?(小丑上)來了。三百六十行,惟有莊家忙。老兒叫我出來做什麼?(末)媽媽,今有汴梁城中大放花燈,與民同樂,故此喚你出來,也去看看燈。(小丑)阿呀,你看我身上又沒得穿,頭上又沒得帶的,看什麼燈?(末)我看你今日打扮得這樣標標致致的,還要什麼穿帶?就是這麼去罷。(小丑)如此,走罷了。(末)媽媽,路上冷清清的,你唱個小曲兒開開心罷了。(小丑)老兒,我這幾日傷了些風,喉嚨不好,唱出來,不好聽(末)罷▲,不要作嬌了。(小丑)這嘿,你不要笑吓。

【寄生草】這幾日街坊上出了一班的小促壽,他在人前人後嚼他娘的舌頭!

(末)他說些什麼?(小丑)

他說我眼大眉粗嘴又臭;我那當家的拿我當做心坎兒上的肉。你看我行動說話那有一點兒的不風流?那些二八强兒,想我到手也不能個。

(末)吓唷!好東西!(小丑)

就是那三七刮兒,想得他的臉兒好像黃皮瓜兒的瘦,那三七刮兒想得他的臉兒好像黃皮瓜兒的瘦!

(末)眞正好東西!你嫁了我,也還沒有謝媒哩。(小丑)

【前腔】提起來,就把媒人怪:他許我四套的衣裳,還有兩行的插帶,把我哄進了門,就把堂來拜。他還說你有十分的人才;那知你一雙頭瘋眼,還有一身蛇皮的癩?你看他尖嘴縮腮,好像那猪八戒!我看你尖嘴縮腮,好像那猪八戒

(末)不要說胡話了。走罷。(小丑)老兒,只怕今夜要下雨呢。(末)怎見得?(小丑)我的雞眼疼得很哩。(末)啐!(下)(小丑)阿呀!慢慢兒的走啥!(下)(貼抱小兒上)

【引】青春二八正多姣,美貌風流人盡曉。不須打扮更風騷,一見盡魂消,一見盡魂消!

今日汴梁城中大放花燈,為此抱了孩子上街來看燈頑頑。阿呀!好燈吓!

【燈歌】正月裏,正月裏,鬧花燈,我抱了孩兒去看燈。男男女女人無數,汴梁城中人看人。

(旦,小旦上)小大姐,好燈吓。(小旦)正是。(合)

抬頭俱把燈來看,那邊來了花鼓燈。

(貼𥕱介)(旦)啐!這麼一條大街,把人這麼撞麼?(貼)你自己𥕱了我,倒來說我麼?(旦)你抱了孩子,眼睛看了上邊𥕱我的。(貼)啐!(旦)啐!阿呀!原來是二奶奶。眞正眼睛看花了,連人都不認得了。(貼)原來是大娘;我的眼睛眞正昏了!大娘,拜年,拜年。(旦)不敢,不敢。(貼)恭喜,恭喜。(小旦)大娘。(貼)這是那一個吓?(旦)你就不認得了麼?(貼)不認得吓。(旦)這就是小大姐▲。(貼)阿𠲔喂!就是小大姐?幾年不見,長成得這樣標致了麼?好吓!可曾吃茶?(旦)吃過了。(貼)過了門了?(旦)過了門了。是舊年十二月十三。(貼)養了幾個兒子?(旦)啐!舊年十二月裏過門,今年正月裏就養兒子?(貼)不瞞大娘說,我拜堂的時節就養這個兒子了。(旦笑介)好吓。叫什麼名字?(貼)叫做現成。(旦)怎麼取這個名字?(貼)別人辛辛苦苦與我做現成了,他的老子樂得現成,所以叫做現成。(旦)原來如此。我今日不曾帶得什麼,有一百個錢在此,與現成官買果兒吃罷(貼)阿呀,這是不要的。(旦)要的,要的。(貼)這沒,多謝奶奶。兒子來謝了奶奶。(旦)噯!不成什麼,不要謝。(貼)要的,要的。多謝奶奶。(旦)我們走罷。(貼)走吓。(合)

【前腔】正月裏,鬧花燈,姊妹娘兒去看燈;城中士女多齊整,汴梁城中人看人。(同下)

鬧燈

(貼,旦扮媒婆上)

【寄生草】寃家嫌我的脚兒大;不怨爹來不怨媽,單只為我從小兒就不肯裹脚,我的媽未曾動手我就將他的駡。到如今一雙脚兒到有兩雙大,去年九寸,今年兩跨。恨只恨丈夫的鞋子穿不着,恨只恨丈夫的鞋子穿不着!(下)

(作旦扮洗衣婦人背亂衣上)

【前腔】臭燒灰,他把良心壞,又不糴米,又不買柴,這幾日何曾買了一頓朝飯菜?有了錢就和那個騷奴去做一塊。你要貪花我也在客房去賣。那賣花錢正好與你買花帶,我的賣花錢正好與你去買花帶!(下)

(老旦尼姑,小貼徒弟上)

【前腔】新年過,鬧元宵,結彩張燈滿市橋。鰲山紮得眞奇巧;戶戶家家把鑼鼓敲。漁婆燈粧得姣,年老的漁翁把頭搖;鳳陽女花鼓敲,打鑼的男人跟着跑。這多是太平景色豐年兆,這的是太平景色豐年兆。(下)

(老,正,貼,小共六旦同上轉介)

【前腔】轉過了荼蘼架,那些姊妹們好看煞,穿紅着綠站在簷兒下。賣風流,故意把人來駡,勾引那有情人說了幾句知心話。遇着了有情人,就說幾句知心話。

(各見介)(貼旦)喲!奶奶,小大姐,二奶奶纔拉裏看燈拜節哉。(旦,小旦,貼)吓!元來是娘娘。舊年多謝子。(貼旦回身見老旦小貼介)阿呀!三師太也拉裏。(老旦)娘娘也拉裏看燈。(貼旦)正是,我里一齊走罷。

【前腔】元宵佳節風光好,流星爆竹多熱鬧。家家門首把燈來點,十番鑼鼓鬧吵吵。

(小淨扮賣燒酒上)燒酒吓(小丑上)(合)

油花浪子甚輕佻,看燈偷看女多嬌滿街衢,捱捱擠擠人喧鬧;滿街衢,捱捱擠擠人喧鬧。

(衆旦隨意虛下)(小淨)燒酒!阿呀!阿是一個鬼吓?讓我去問生俚看。老親娘。(小丑打介)(小淨)阿唷喂!𠍽事體了,動手就打?𣬿穿㕶厾個親娘!(貼旦)大娘娘,為𠍽了?為𠍽了?(小丑)阿呀,原來是娘娘。拜節了。(貼旦)多謝,多謝為𠍽了打哩?(小丑)這個小烏龜,我動也弗動,到說入死你家親娘。(貼旦)個也原弗好,讓我去問俚。喂!買燒酒個。(小淨)吓嗄,娘娘,多時好?(貼旦)好個。正是,我要問㕶為𠍽了駡俚?(小淨)我何常駡歇俚介?我叫俚老親娘,𠍽個駡俚?阿要弗色頭!(貼旦)吓!是介了?介沒,弗厾駡㕶拉厾叫㕶。(小丑)他叫我什麼?(貼旦)俚說叫㕶老親娘。(小丑)我不要叫老親娘。(貼旦)要叫𠍽個介?(小丑)要叫奶奶。(貼旦)買燒酒個,阿聽見,要叫奶奶厾?(小淨)𠍽嘿,事要叫奶奶吓?(貼旦)正是。(小淨)吓嗄,嚇個噢,奶奶嘿奶奶哉式。喂,奶奶。(小丑)我的大相公。(小淨)𣬿!眞正弗色頭!阿要吃呷燒膿?(小丑打介)(小淨)吓嗄!亦是𠍽個了?(貼旦)住厾,弗要鬧,要弗鬧,亦是為𠍽了?(小丑)這毴養的,他調戲我,說什麼與他噥噥!(小淨)我說阿要吃呷燒膿,𠍽個噥噥?自家弗聽見,倒怪別人!(小丑)罷了,是我聽錯了。(小淨)介嘿,到底阿要吃介?(小丑)罷了,吃一盃罷了。(小淨)噢啅,拿去。(小丑吃完走介)(小淨)住厾,弗要走,銅錢來。(小丑)怎麼吃了酒要錢的麼?(小淨)那說弗要,有𠍽捨個了?(小丑)你該早說𠍽。(小淨)早說嘿那介?(小丑)早說要銅錢,我就不吃了吓。(小淨)噯!弗要摟,銅錢來。(小丑)旣要錢,明朝罷。(小淨)囉裏來尋㕶?到見賜子罷。(小丑)今日有錢,我就不吃酒了吓。(下)(小淨)阿呀!弗要走咭,弗要走咭!(追下)(衆上轉介)

【前腔】燈光底下嬌娘俏,行來行去粉香消。

(淨挑白担,作旦搿摺好衣服上,同轉介)(衆合)

小金蓮走動多波俏,害傍人見了魂多掉,害傍人見了魂多掉!

(衆旦虛下)(淨)拉裏哉好吓!㕶倒拉裏看燈快活,阿曉得屋裏鬧翻厾哉?(貼旦)𠍽了介?(淨)文州人討印錢個哉,拍檯拍櫈個說道:『今朝有銅錢嘿罷,無銅錢嘿要𣬿屄厾!』(貼旦)啐!(淨)弗是吓,說道要拆披厾。鬧子半日。(貼旦)難嘿,那哉介?(淨)難嘿,許子俚明朝裏去哉。(貼旦)個也罷哉。(淨)阿二個小屄養個嘿哭死弗哭活介尋阿姆,出子一堆大屎。(貼旦)阿呀!個嘿那呢?(淨)虧子對門個親娘替俚收拾子介了。我說弗要哭,我去尋㕶厾娘耶,所以來尋㕶,㕶到拉裏看燈勒快活!居去罷。(貼旦)弗勒,我還要白相歇來啅,四個喜蛋先拿子居去,我就來耶。(淨)噢。介嘿還有喜封呢?(貼旦)無得。(淨)呸!別樣呢有賒個,個個也有𠍽賒個了?拿得來。(貼旦)不拉㕶子嘿就去轉字背壓寶勒輸落哉。(淨)難介我戒子賭個哉。拿得來,拿得來。(貼旦)啅,拿去!(淨)𠍽了能輕介?(老旦,小貼暗上)(淨)阿呀,三師太也拉裏。三師太唱喏。(老旦)多謝㕶。(淨)三師太,舊年替㕶出脫子蒲包裏個沒事,弗曾不銅錢拉我勒㖸。(老旦)呸!放㕶個屁!(淨)吓唷!個位小師太好厾,叫𠍽個官?(老旦)叫龍德官。(淨)好厾。幾歲哉?(老旦)十六歲哉。(淨)阿吃茶個來?(老旦打介)啐!(同小貼下)(貼旦)天誅地滅個!路倒尸個!罪過動動個,俚厾出家人耶,那是介亂嚼!(淨)𠍽出家人介?兒子養子三四個哉,倒瞞得我個了?(貼旦)弗要拉故搭胡言亂話,走㕶個路罷!居去!(淨)自然居去壳帳住里過年了,介嘿㕶就居來咭。(貼旦)就居來個。(淨)對㕶說,我居去打介一斤酒,切半個下胲拉厾等㕶㖸。(貼旦)是哉。(淨)我里今夜頭吃醉了,是新翻頭要𣬿了哉。(下)(貼旦)啐!溫測死個!(打,追下)(內鑼鼓介)(衆旦上)(旦)你看那邊又有燈來了,我們走吓。(衆)走吓。

【前腔】花燈耀目豐年象,咸歌大有是滿村坊;家家戶戶頌君王,共慶昇平福壽長。但愿得風調雨順民安樂,(付,丑上,混轉介)共辦着一炷清香答上蒼,共辦着一炷清香答上蒼。

(付將丑手把旦肩介)(旦囘頭見介)啐!瞎狗入的!在我們堂客裏混起來!打這瞎狗入的!(付)阿呀!奶奶不要打,他是沒眼睛的。(旦)狗禿驢!明明是一塊兒來的!打你這個賊禿!(打付,付奔下)(旦)我們打死這個瞎狗入的!(丑)阿呀!奶奶,饒了我罷,饒了我罷。(衆)打!打!打!(丑倒地介)(旦)阿呀!不好了!瞎子打死了!(貼)他是詐死,待我來!(把小兒尿介)尿尿。(旦笑同下)(丑爬起介)吓嗄!好大雨!(付上笑介)好大雨!吓!是小孩子的尿。(丑)呸,呸,呸!多是你!(付)怎麼多是我?你自己不該走到堂客隊裏去吓。(丑)罷!不要說了,走罷。悔氣!悔氣!(下)

搶甥

(旦,小旦,貼上)那邊又有燈來了,小大姐站在這個上邊去看。(小旦)是。(內鑼鼓介)(生,末引小生上)(小生)家人們,高坡上站的這個女子生得好標致,與我搶他回去。(生,末)吓。(搶小旦介)(旦)你們是什麼人,把我外甥女兒搶去?還我人來!(小生)呔!(踢倒旦,小生下)(貼)奶奶醒來!王奶奶醒來!(旦)阿嗄!阿嗄!(貼)阿呀!奶奶,你恐怕要生孩子了,快些走罷。(旦捧肚介)阿嗄!(貼攙旦下)

瞎混

(貼又上)小大姐。(付,丑又上)(丑)噢。(貼)小大姐。(丑)噢。(貼)啐!(打丑介)(貼下)(丑)捉,捉,捉!他們叫什麼小大姐,待我也來叫叫看小大姐。(付作女聲介)噢。(丑)小大姐。(付)噢。先生,我們那些人呢?(丑)多擠不見了。(付)阿呀!這便怎麼處呢?(丑)待我送了你囘去,可好麼?(付)只是我走不動了,怎麼處?(丑)不妨,待我馱了你去罷。(付)只是你沒有眼睛,那裏認得?(丑)我認得的。來,來,來。(馱付走介)這裏是了,待我開了門,請奶奶進去(付)好吓!你把我馱到你屋裏來做什麼?(丑)此刻夜深了,奶奶暫住了一夜,明日送奶奶囘去罷。(摸着和尙帽介)𠰻!你是那個吓?(付)親家,多謝你馱了我回來。(丑)呀呸!(下)(付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