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一/雜劇d

Top / 綴白裘 / 十一 / 雜劇d

雜劇

戲鳳

(生上)

【梆子腔】為君的夜宿在梅龍鎭,見慘慘昏昏燈不明。嘆朝綱多少文和武,只有那江彬知我心。猛聽得譙樓更鼓響,孤身獨坐冷清清。那酒保說將木馬來敲動,裏邊自有送茶人;孤家試把那木馬敲三下,且看他提茶送酒是何人?(貼上)

【前腔】忽聽得木馬三聲響,待奴家出去看分明。行行來到了客房外,〔呀!〕原來是一個軍家吃糧人。忙將酒兒放在桌兒上,〔客官,請酒。〕臉脹通紅轉房門。(下)(生)

【前腔】〔呀!〕見一個丫頭生得好,分明似嫦娥月裏降凡塵。孤家枉有那三宮六院多多少,怎比這丫頭脚後跟?孤家再把木馬來敲響,且喚那女子前來問個明。(貼上)耳風裏聽得木馬連連響,無奈又到店房門。

(生)吓!酒保。(貼)沒有酒保,只有酒大姐。(生)住了,這丫頭要為君的叫他一聲大姐;欲待叫他一聲,猶恐他消受不起。也罷,不免將酒為名,叫他一聲酒大姐罷。吓,酒大姐。(貼)軍爺怎說?(生)方纔那巡更的可是你的丈夫麼?(貼)啐!倒是你的丈夫!(生)不是丈夫却是那個?(貼)軍爺,你是出外的人,眼睛多不帶的!看我頭上釵髻未帶,那有當家的?(生)却是何人?(貼)這是我哥哥。(生)你哥哥叫甚麼名字?(貼)叫李龍哥。(生)吓!叫做李龍?酒大姐,你呢?(貼)奴家是沒有名字的。(生)又來了,為人在世,那一個沒有名字?就是當今天子,也有個國號。一定要請敎。(貼)名是有的,說出來又恐軍爺要叫。(生)為君的不叫就是。(貼)我叫——(生)什麼?(貼)鳳姐。(生)好一個李鳳姐!(貼)吓!方纔說過不叫的,為何又叫起來?(生)為君的隨口叫一聲。(貼)下次不許叫。(生)下次就不叫。我且問你,你們祖父敢是為官?(貼)無官。(生)為宦?(貼)無宦。(生)旣非官宦,為何取龍鳳二字為名?(貼)軍爺,有個緣故:當初爹娘生我兄妹二人的時節,夢見龍鳳落在我家,故爾應夢取名的。(生)原來是應夢取名的。我且問你,你們梅龍鎭上就是這等酒飯麼?(貼)我家有三等酒飯。(生)那三等?(貼)是上中下三等。(生)上等的何人所用?(貼)上等的來往官員所用。(生)中等的呢?(貼)來往客商所用。(生)那下等的呢?(貼)軍爺在此,不好說。(生)為何不好說?(貼)說出來恐怕軍爺要惱。(生)為君的是不惱的。(貼)軍爺旣不惱,奴家就說了。那下等酒飯就是你們那些當軍的所用。(生)怎麼為君的就是這等酒飯?你且把上等的酒飯擺來為君的用。(貼)軍爺,要上等的酒飯,只少一件。(生)那一件?(貼)哪,過渡。(生)過渡,過渡錢?(貼)吃酒呢?(生)吃酒要酒錢?(貼)軍爺,自古道:『酒錢酒錢,酒後無言。』(生)敢是你要錢麼?你且站着。

【前腔】好一個伶俐酒家女,言談吐語甚聰明。為君的就在那飛龍袋內摸一把,取出一錠官寶雪花銀。

拿去。(貼)放在桌兒上。(生)放在桌上,恐怕滾下地來。(貼)滾下地來,奴家會拾。(生)又恐閃子你的腰。(貼)閃了我的腰與你何幹?(生)為君的有些心疼。(貼)敢是心疼你家娘?(生)好大胆丫頭!拿去罷。(貼)軍爺,你進店來可曾見我們的店面?(生)在那裏?(貼)在那邊。(生囘頭,貼取銀介)(生)倒上了這丫頭的當了。(貼)呀!

一見官寶心中想,此人定是不良人。莫不是江洋為大盜,因此不惜銀錢胡亂行?我上前又把軍爺叫,你後邊有幾多人?

(生)為君的只有一人一騎,並無別人。(貼)如此說,銀子太多了。(生)銀子多,人的酒飯,馬的草料,多要豐盛,餘多放在賬上,明日等你哥哥回來總算就是。(貼)旣如此,請軍爺換個座兒。(生)就坐在此間何妨?(貼)坐在此間,奴家是擺不來的。(生)如此,往那裏坐?就在這裏面罷。(貼)這裏面進去不得的。(生)為何進去不得?(貼)是奴家的臥房。(生)是酒大姐的臥房?就在臥房中坐罷。(貼)又道:男女授受不親。(生)這丫頭也曉得授受不親。客房在那裏?(貼)在那邊。(生)竟到客房中坐罷。(貼)這裏是了。(生)酒大姐,人的酒飯,馬的草料,俱要豐盛。(貼)曉得。(生)要你曉得。(下)(貼)

【前腔】李鳳姐將軍爺請入客房內,慌忙便把桌兒整囘身來到廚房下,端出佳餚色色新:上擺着東山木耳西山笋,肉脯羊羔件件精。銀鑲盃子象牙筯,狀元紅對蜜淋漓梅龍鎭上的美味般般有,只少龍肝與鳳心。奴將酒飯來擺好,就把軍爺叫一聲。

軍爺。你看這個人先叫他進去不肯進去,如今叫他出來又不肯出來,待我取笑他一聲。戶長爺。(生)來了。(貼)吓!你這個人奇怪吓!(生)什麼奇怪?(貼)先前進來看着奴家,如今又看着奴家你也是個人,我也是個人,什麼好看?(生)看看何妨?(貼)愛看請看,請看。(生)看你。(貼)看你家娘!可惜我是個女孩兒家——(生)住了,若是男娃子便怎麼?(貼)若是男娃子,我就把你家娘——(生)娘什麼?(貼笑下)(生)妙吓!

【前腔】看他行動猶如風擺柳,站立好似玉天仙。桌兒上擺列般般有,但少侑酒女佳人。再將木馬敲三下,且喚酒保前來散散心。(貼上)又聽得木馬連聲響,想必是茶寒酒冷情。

軍爺,敢是酒冷了?(生)酒不冷。(貼)茶寒了?(生)茶不寒。(貼)茶不冷,酒不寒,只管亂敲,敲碎了桌兒是要賠的㖸。(生)莫說一張,就是一千張,為君的也賠得起。(貼)如此,去拿了斧頭來。(生)拿斧頭做什麼?(貼)敲碎了舊的,好賠新的。(生)又道是成功不毀。(貼)你們當軍的也曉得成功不毀?(生)我且問你,這酒飯是你擺的麼?(貼)可擺得好?(生)好便好,只是少了兩樣。(貼)那兩樣?(生)紅粉佳人雙奴婢,天仙玉女兩嬋娟。(貼)吓!軍爺,我們梅龍鎭雖小,那紅白蘿蔔是不上酒席的。(生)蠢丫頭!我說的是紅裙妓女,什麼紅白蘿蔔?(貼)吓!可是在人面前歌唱陪着人吃酒的?(生)正是。你去喚幾個來陪我吃酒,明日是有重賞。(貼)軍爺,先前原是有的,如今沒有了。(生)却是為何?(貼)如今江彬大老爺在此經過,着地方官趕往囘鄕去了。莫說沒有,就有,更深夜靜,叫奴家不出閨門的女子那裏去找尋?軍爺你去想想看。(生)是吓!莫說沒有,就有,叫你一個不出閨門的女子那裏去找尋?嗄,酒大姐,為君的有一句話要與你講,恐怕你要惱。(貼)軍爺,你是客,我是主,有話請講,我是不惱的。(生)不惱的?為君的就講了。(貼)請講。(生)為君的離家已久。(貼)就該回去走走。(生)路遠山遙,一時難到。(貼)一時難到,對我說也枉然。(生)是吓,對你酒大姐說原是枉然。酒大姐,為君的意欲要你斟一盃酒,不知意下如何?(貼)住了,我有酒賣你的錢,你有錢吃我的酒;我只曉得賣酒却不會斟酒。(生)你不會斟酒?把方纔的銀子來還我。(貼)待我去拿來。(生)住了,你這丫頭好性急!你將官寶還了為君的,為君的打馬另尋別店,你哥哥天明回來,問起昨晚歇下一位軍爺,吃了多少酒飯,留下多少銀子,那時你將何言回答他?你去想來。(貼)待奴商量回話。(生)與那個商量?(貼)心與口商量。(生)何不與我商量?(貼)啐!那個與你商量!且住,他也說得有理,我將銀子還了他,哥哥回來問起,叫奴家將何言語囘答他?沒奈何,只得與他斟一盃酒罷。軍爺。(生)酒大姐。(貼)你可看見白老鼠麼?(生)在那裏?(貼)在那邊。(生)在那裏?(貼)在這邊。(生回頭,貼斟酒介)(貼)軍爺請酒。(生)又上了這丫頭的當了。此酒是你斟的麼?(貼)不是我斟的是那個?(生)這樣斟法,就斟一千盃也不算的。(貼)要怎麼樣一個斟法?(生)要你的手滿滿斟上一盃遞與我手纔算。(貼)難道奴家的手上有糖?(生)無糖。(貼)有蜜?(生)也無蜜。(貼)無糖無蜜,有何好處,要我手遞?(生)為君的取其一樂而已。(貼)你樂我不樂的。(生)蠢丫頭!樂起來大家樂的吓!(貼)

【前腔】可恨李鳳姐,你好差!偏偏遇着那寃家!沒奈何斟上一杯酒,叫一聲軍爺快接鍾。

(生)放下來是不算的。

這丫頭上了為君的當,不知我是正德君。我這裏接酒將他戲,看他知情不知情?

好酒!好酒!(貼)軍爺,你好混賬!奴家好意與你斟酒,你為何將我手心招了一下?(生)為君的沒有。(貼)明明的一下,還說沒有?(生)是吓,想必為君的久不操弓射箭,指甲長了,悞招了酒大姐,也是有之的。為君的一雙粗手在此,十下五下,憑着你搔就是了。(貼)喲啐!

【前腔】日兒晃晃照天涯,駡一聲村軍是誰家!

(生)為君的住在天底下。(貼)不住天底下,難道天上不成?(生)為君的住在寨兒裏。(貼)寨兒裏?怪道有些認得你。(生)認得為君的就好講話了。(貼)認得你是我哥哥的外甥。(生)胡說!(貼)

駡村軍,你忒差!不該在此調戲咱。你在梅龍鎭上訪一訪。李鳳姐原是好人家。(生)說什麼好人家,好人家?你鬢邊不該斜插海棠花。(貼)海棠花,海棠花,反被村軍取笑咱。除下來,丟在地下,用脚踏,奴奴就不帶這枝花!(生)〔呀!〕叫一聲李鳳姐,你好差!為甚將花丟地下?待為君的與你來拾起,再與你插上了海棠花。(貼)李鳳姐看來事不好,慌忙跑轉小房門。(生)前面走的是李鳳姐,後面跟隨朱武宗;任你走到東洋大海去,為君的趕到水晶宮。(貼)我雙手就把門關上。(生)慌忙趕到小房門。

酒大姐開門。(貼)門是不開的。(生)不開,為君的就打下門來。(貼)隨你打我是不開的。(生)呀!

一脚踢開門兩扇,將身走入臥房中。

(貼)軍爺,這是臥房,快些出去。(生)要你打發為君的出去。(貼)又不負欠你的東西,叫我怎生打發?(生)這丫頭偌大年紀打發還不曉得。(貼)你若不出去,我是叫喊起來了。(生)叫喊什麼?(貼)叫喊地方四隣拿你當官去,打你的桚子,桚你的板子!(生)呀!你看這丫頭到也利害!倘然被他叫起四鄰,將我呈送到江彬手下,叫我君臣怎好相見?也罷,不免將實話與他講明。他若有福,封他一官;他若無福,打馬另尋別店便了。吓,鳳姐,你認得為君的是什麼樣人?(貼)無非是個戶長。(生)戶長原是戶長,我這戶長比衆不同。(貼)比衆不同,是打馬草的二戶長。(生)哈,哈,哈!為君的在梅龍鎭上到落了二戶長的美名了!我實對你說了罷,我乃當今正德皇帝。(貼)皇帝是有三宮六院,來此調戲民間女子?(生)寡人是閒耍而來。(貼)旣是皇帝,隨身就該有寶。(生)有寶便怎麼?(貼)有寶是眞的。(生)無寶呢?(貼)無寶是二戶長。(生)如此,你站在一邊,待為君的現寶。(貼)想必是現世寶。(生)胡說!

【前腔】頭上推開烟氈帽,網巾上現出兩條龍。身上解開青號衣,裏邊露出滾龍袍。叫一聲李鳳姐近前來看寶;那一個當兵敢穿龍?(貼)〔呀!〕駡一聲鳳姐瞎了眼,認不得當今聖主公。沒奈何跪倒塵埃地,羞慚滿臉脹通紅。

(生)下面跪的是何人?(貼)是李鳳姐。(生)男女授受不親,跪遠些。(貼)如今是親的了,要討封。(生)方纔你說為君的是二戶長,如今封你做個三戶長罷。(貼)萬歲。(生)寡人再講幾句,又恐羞壞了這丫頭。閉上了門前來聽封。(貼)

【尾聲】李鳳姐就把門關上,三呼萬歲,封我那一宮?(生)我三十六宮都已定,七十二院盡有宮;別的宮裏不封你,封你昭陽遊戲宮。(貼)叩頭就把龍恩謝,再把我兄長爹娘封一封。(生)封爾父為皇國丈,爾母封為皇岳娘,你的哥哥為國舅:在梅龍鎭上造皇宮。(合)忽聽得鼓打三更交半夜。

(生)鳳姐隨我來。

我與你在鴛鴦枕上樂情濃。(摟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