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一/雜劇e

Top / 綴白裘 / 十一 / 雜劇e

雜劇

別妻

(貼上)

【五更轉】怕到黃昏,怕到黃昏;黃昏已定,起了初更。忙開梳裝匣,架起青銅鏡,手挽烏雲,手挽烏雲。滿天星斗照着乾坤。忽聽撞罷鐘,就把更來定;撞罷鐘,就把更來定。

人生最苦是別離,難捨難分沒了期相思相見知何日?死別生離兩處飛。奴家氏,丈夫花大漢,明日大老爺起兵出征,我丈夫要從征出戰,為此奴家備些酒餚在此,與他餞行怎麼這時候還不囘來?(淨上)咳!為人莫當兵,做鐵莫做釘。做釘被人打,當兵受苦辛自家花大漢,今早在轅門伺候大老爺發令起兵,方纔傳令明朝五鼓起行,我想此去不知勝敗如何,存亡難料,只得囘家與妻子分別一番。來此已是自家門首了。老婆子,開門吓開門。(貼上)是那個?(淨)是我。(貼)原來丈夫囘來了。(開門介)(淨)我囘來了。(貼)丈夫萬福。(淨)罷了,罷了。噯!為什麼要當他娘的兵!(貼)吓,漢子,大老爺明日可起營麼?(淨)明日五鼓就要起營了,捨你不得,故此回來與你分別分別。我的腰刀軍器,鋪蓋行李,可曾端正麼?(貼)俱已齊備了。(淨)拿我的鋪蓋來。(貼)做什麼?(淨)躺一會兒,到了五更天,就要捱步了。(貼)且慢,奴家備得些酒餚在此,與你餞行。(淨)有酒拿來喝罷了。(貼送酒介)(內起更介)

【五更轉】一更鼓兒天,〔呀!〕一更鼓兒天,我兒夫征西,擺着酒筵,擺酒筵就把行來餞。好傷懷!奴望丈夫早早回歸;早囘歸,與奴重相會。

(內打二更介)(貼)

【前腔】二更鼓兒深,〔呀!〕二更鼓兒深,你去了未知何日再相親?你須記妻子身懷孕。

(淨)吓!你有了喜了?咳!好傷心吓!沒個人來看你,苦殺我了!(貼)

奴好傷心!奴好傷心!此去邊關萬里長城。到了時,早寄陽關信;到了時,早寄陽關信!

(淨)咳!邊關上那得有人帶信與你?(內打三更介)(貼)

【前腔】三更鼓兒催,〔呀!〕三更鼓兒催,奴勸丈夫多吃幾盃。

(淨)是吓,待我喝就是了。(貼)

吃幾盃好與你同床睡。

(淨)噯我的騷娘!有什麼心情,還想那話兒麼?少停一會兒就要捱步了。(貼)

奴好悽惶!奴好悽惶!只有今宵同着羅帳;你不眠,敎我如何樣?

(淨作睡着,貼扯介)漢子,漢子。(淨醒介)仔麼?(貼)睡吓。(淨拔腰刀四顧介)賊!賊!在那裏?(貼)啐!睡覺吓。(淨)睡覺吓?阿呀!我的娘!明日要上陣跑馬射箭的,還幹得這個事麼?(內打四更介)(貼)

【前腔】四更鼓兒沉,〔呀!〕四更鼓兒沉,止有今宵一刻千金。出門人不好多相問,你此去不知在那所兒困?

(淨)有什麼好所在麼?不過在帳房裏睡覺罷了。(貼)

身子郞當,身子郞當奴有孕。你去後,有誰來問?你去了,有誰來問?

(內打五更介)(貼)

【前腔】五更鼓兒敲,〔呀!〕五更鼓兒敲,奴對兒夫哭號啕,奴對兒夫哭號啕。叫我怎丟掉?你若是早囘歸,再得個同歡笑。(淨)你且莫心焦,你且莫心焦,巴得個早囘來與你同歡笑。

(內鷄叫介)(淨)阿呀!不好了!天明了!

【前腔】天色明了,天色明了,收拾行囊,馬掛鞍鞽。〔阿呀!〕我的姣姣,我的姣姣,我去後,你休被傍人笑。我去後,休被傍人笑。

(丑上)傍人笑,傍人笑!大老爺放了起身砲,好笑老大昨晚囘家,這時候還不到,又要我來叫。這裏是了。老大,開門吓開門。(貼)外面有人叩門。(淨)呔!那個小屄養的叫門?(丑)吓,吓,怎麼就駡起來麼?老大,是我吓!(淨開門介)吓!原來是第二個。得罪,得罪。裏頭坐。(丑)這是那個?(淨)是你家嫂子。(丑)表子吓?待我來嫖。(淨)呔!是你嫂子。(丑)是嫂子?得罪了。說聲見個禮兒。(淨)罷了,罷了。(丑)嫂子,見禮了。(貼)漢子,這是誰?(淨)是我的二兄弟。(丑)老大,大老爺放了起身砲了,頭隊二隊都捱步了,快些走罷。(貼)叔叔,大老爺放了起身砲了麼?(丑)放過了好一會了,快些走罷。(貼)阿呀!漢子,你須早去早回,路上保重。(淨)

【餘文】〔阿呀!〕我的姣姣!我的姣姣!

(丑)不要挑了,抗着走罷喲(淨)這也奇了,出去打仗,兵器也不叫人拿麼?(丑)這沒,拿了家伙快些走罷。(淨)兄弟,你讓我進去講一句話。(丑)只許講一句。(淨)若講兩句,就是混帳亡八羔子!阿呀!

我的姣姣!我的姣姣!背着行囊,馬掛鞍鞽。我去後,休被傍人笑;我去後,休被旁人笑。

(丑)去罷,去罷。(扯淨下)(丑復上)吓!這個,嫂子。(貼)叔叔,為何又轉來?(丑)吓,嫂子,這個,這個,見個禮。(貼)吓,方纔見過禮吓。(丑)吓,嫂子,老大這一去,只怕回來不成。(貼)為何出此不利之言?(丑)他若不回來,我與嫂子那個——(貼)呀啐!(打丑下)(貼)

【前腔】寃家,你去了,寃家,你去了,抛得奴家獨自回房,冷清清怎生樣的熬!倒不如抱琵琶再去彈別調。養下了兒,叫誰人來抱?養下兒,却叫誰人抱?

(束裙腰咬手帕作騷勢下)

斬貂

(雜扮四小軍引淨上)

【引】雄心赤胆英豪,撩袍勒馬破奸!丹心耿耿,社稷堅牢,萬馬營中逞英豪,斬華雄誰</換行>人不曉?

俺乃關公,自從桃園結義以來,宰白馬祭天,殺烏牛祭地,一在三在,一亡三(中)

(中)

亡。只因水淹下沛,擒了呂布;三弟擒了貂蟬,送與俺家鋪床疊被。這也不在話下。過來。(衆)有。(淨)</換行>看今夜有月無月?(衆)啓爺,有月。(淨)把四圍亮窗掛起。(衆)吓。(淨)

【亂彈腔】一輪明月照山川,推去了雲霧星斗全。坐虎椅,看幾本春秋左傳春秋內,盡都是妖女嬋娟。

我想權臣篡位,卽董卓父子;妖女喪夫,卽貂蟬也!

想起來此事兒令人可惱!今夜裏,喚他來問個分曉。

過來。(衆)有。(淨)喚貂蟬入帳。(衆)吓。啲!大王分付喚貂蟬入帳。(內應介)(衆退下)(貼上)

輕移蓮步出蘭房,想起溫侯情慘傷。兒夫呂布失了陣,擒了奴家付關王

小女子貂蟬被三將軍擒拿,送與二大王鋪床疊被。忽聽得二大王呼喚,只得烹茶奉上。

十指尖尖捧茶湯,走上前來往王帳。我見他煞氣如山重,低頭無語拜大王。

(淨)下面跪者何人?(貼)小女子貂蟬。(淨)為何不抬頭?(貼)有罪不敢抬頭!(淨)恕你無罪,抬起頭來。呀!

燈光下,見貂蟬十分美貌,楊柳腰肢,羅裙不染灰塵,怪不得溫侯父子來爭論。是嫦娥離月宮,降下凡塵。

你乃司徒之女,可知春秋左傳前朝後代聖人褒貶之事麼?(貼)小女子不知。(淨)能知什麼?(貼)能知三傑。(淨)三傑?(貼)三傑,三傑。(淨)三傑?(貼)周公召公太公。(淨)三傑?(貼)蕭何韓信張良。(淨)自周朝到我朝出了多少古今上將?(貼)小女子才疎學淺,倘有一字差誤,望大王恕罪。(淨)恕你無罪。講。(貼)大王容稟。(淨)講。(貼)

前三王,後五帝,年深月久,有四大明王。周文王睡夢裏飛熊入帳,為水火,手指下,定國安邦甲子日,過亳州,兵臨孟津;戊午日,到豳州火化紂王。十八國,論子胥,明夫上將。十二國,娘娘,女中豪强。前七國有二人鬥智;後七國有樂毅投往邦。項羽劉邦爭奪天下;有王剪,滅列國,四海名揚。閏臘月初八日藥死平帝,衆文武扶王莽做了帝王。那家到南陽起兵取救,雲臺上,剮王莽,二十八將。小女子說不盡古今興廢;一朝君,一朝臣,直到我朝。(淨)某聽此言,微微冷笑,好一個貂蟬女伶俐佳人!不問你前朝興廢,單問你虎牢關上誰弱誰强?(貼)貂蟬女聽此言,心驚胆怕,心與口,口與心,自己忖量。論英雄,我兒夫呂布〔呀!〕眼前原有那劉備。我只得說人情,講好話,急忙忙曲膝跪,口稱大王:論英雄,三將軍,天下無雙。

(淨)你丈夫呂布呢?(貼)

我兒夫三姓奴,臭名難當。

(淨)可曾見我三弟麼?(貼)

虎牢關鼕鼕鼕,鑼鼓響,一霎時,唿喇喇,排開戰場。

(淨)頭戴着?(貼)

頭戴着烏金盔,明光彩亮。

(淨)身披着?(貼)

身披着烏油甲,蓋世無雙。

(淨)跨下的?(貼)

跨下的烏錐馬,能行里千。

(淨)手提着?(貼)

手提着一點點丈八矛鎗。在陣前吼一聲,如聞雷響,好一似黑煞星下天堂。(淨)關公聽此言,雙眉倒竪;駡一聲貂蟬女,無義不良!將羅袍齊捲,俺關公今夜裏斬了他,萬世名揚!

貂蟬可知俺家此劍否?(貼)小女子不知。(淨)此劍乃周文王所造,菩薩所贈,倘有不平不德便響。(貼)響過幾次了?(淨)響過三次。(貼)第一?(淨)斬了顏良文醜。(貼)第二?(淨)你丈夫呂布。(貼)第三?(淨)你可知第三響,眼前沒別人,就出在你身上!休走!吃我一劍!(貼)呀!

貂蟬女上前曲膝跪,叫一聲大王聽我言:白日斬了,似脫化男子;今夜裏斬了,奴不為姣奴。

(淨)貂蟬,可知俺家眞斬假斬?(貼)大王眞斬。(淨)非也,你乃司徒之女,能吹劍滾刀之法,大王敎你武藝。掌燈入帳。(貼)是。(淨)為何燈不明?(貼)上有燈花。(淨)去了燈花。(貼)是。呀!

去了燭花心胆搖,吉凶事兒全不曉。烏鴉不住連聲叫,今宵有命也難逃。

(淨)貂蟬你看天上月正圓。(貼)

照見水底月斜圓。(淨殺貼下)滿懷心腹事,月下斬貂蟬。大哥劉備西川;三弟鎭守虎牢關;水淹下沛呂布,春秋月下斬貂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