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一/雜劇f

Top / 綴白裘 / 十一 / 雜劇f

雜劇

磨房

(丑上)閒來無事嬉打哄,只見婆娘打老公。吾問婆娘因何事?竈下沒了一個吹火筒。正是:人平不語,水平不流;媽媽不賢,惱恨心頭。自家孔懷。哥哥孔亨,他上京求取功名,一去杳無音信,媽媽將嫂嫂打在磨房中挨磨。吾想他弓鞋脚小,怎能做得動?故此瞞了母親前去幫扶嫂嫂一二便了。

【亂彈腔】恨娘親心太毒,强逼嫂嫂在磨房。吾行行來到長街上,那邊來了這個小妖精。

(貼上)

奉母命到磨房,手執鞭桿打嫂娘。

(丑)妹子,你往那裏去?(貼)抱柴火去。(丑)抱柴火怎麼籃筐兒多不拿一個?那手中拿的是什麼東西?(貼)沒有什麼東西。(丑)伸手吾看。(貼)沒有。(丑)拿那隻手吾看。(貼)多沒有。(丑)好吓!好一個二仙傳道!(貼)什麼二仙傳道?(丑)多拿手與吾看。(貼)沒有。(丑)妹子,吾把你好有一比。(貼)比做什麼?(丑)旱地裏急栽葱走過來。(貼)吾不走過來(丑)你不走,吾就打!(貼走介)啐!(丑)好吓!怪道沒有,鞭桿子多被你吃了下去了!(貼)啐!鞭桿子那裏吃得下?(丑)不吃下去,怎麼你撒出來?(貼)哥哥,母親叫我拿了鞭桿子去打嫂嫂。(丑)你好沒良心!嫂嫂與你梳頭纒脚,有什麼不好,你要去打他?(貼)哥哥,母親說磨得快也要打,磨得慢也要打(丑)這樣說起來,明明要他死了。(貼)自然要他死;難道要他活不成?(丑)妹子,你做些好事,吾和你到不如瞞過了母親,前去幫扶幫扶他,可好?(貼)好!幫扶嫂嫂。去走吓。(丑)如此走。

湛湛青天不可欺。(貼)別人作事我先知。(丑)善惡到頭終有報。(貼)只爭來早與來遲。

(丑)來此已是磨房裏了。你先進去,若嫂嫂喜歡,吾纔進去。(貼)嫂嫂不喜歡呢?(丑)嫂嫂不喜歡,吾就不進去了。(貼)如此,做個暗號兒。(丑)做個暗號,要吾進去,你把手這麼一招。(貼)不要你進去呢?(丑)不要吾進去,你把手那麼一招,我就走了。(貼)吓,如此,哥哥立着,待我敲門。嫂嫂,開門,開門。(旦上)

【引】兒夫一去杳無音,婆婆嚴命好狠心。

是那一個?(貼)是我。(旦)元來是姑娘。(貼)嫂嫂有禮。(旦)姑娘,外面什麼人?(貼)沒有什麼人,只有一隻哈叭狗兒。(丑)咳!好不會講話!(旦)姑娘,你去看來。(貼看,丑走介)(貼)哥哥,轉來,轉來。(丑)你把手那麼一招吾就走了。(貼)還沒有放下來吓。哥哥,嫂嫂請你進去。(丑)嫂嫂叫吾,就來。(旦)

【高腔】〔呀!〕見二叔好心焦,婆嚴命,膽魂消。

(丑)嫂嫂拜揖。

勸嫂嫂,免心焦,孔懷前來獻好心。

(旦)好苦吓!(丑)嫂嫂不必啼哭,待吾兄妹與你挨磨便了。(旦)多謝叔叔。(下)(丑)妹子和你大家來吓。(貼)哥哥來吓。(丑)阿執,阿執。(貼)阿執,阿執。(丑)調轉來。阿執,阿執。慢着,慢着,待吾來妹子這樣來。

勸嫂嫂放心懷,但愿哥哥早囘還。可恨娘親心太狠,强逼嫂嫂在磨房。

阿唷!妹子,你好使乖吓!怎麼把一個指頭𢵡在上頭?(貼)哥哥,一指重千斤。(丑)你一指重千斤,吾十個指頭重一萬斤了,好不公道!各人來磨各人的。(貼)各人來磨,好!(丑)拿個升子量量纔好。(貼)嫂嫂,可有升子?(旦)沒有。(丑)沒有升子怎麼好?(貼)吓!有了,有了。(丑)在那裏?(貼)在這裏。(丑)好吓!吾這個帽子要討女娘嫁媳婦的,被你放在這個裏頭的!(貼)哥哥,女孩子家不妨得的。(丑)不妨得的?待吾來畫道符:我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勅。拿去量。(貼)哥哥,你算。(丑)咳!咳!咳!把吾帽子揣壞了!(丑)揣揣好(丑)快些量。(貼)一帽子一升羅。(丑)一帽子一升羅,是的了(貼)二帽子二升羅。(丑)二帽子二升羅,不錯的,不錯的。(貼)三帽子一升羅,是的。(丑)是的,是的。(想介)慢着,慢着,一二不錯的,不錯的。(貼)三帽子一升羅。(丑)三帽子一升羅,差了。(貼)香爐脚,不錯的。(丑)什麼香爐脚?(貼)香爐幾隻脚?(丑)香爐三隻脚,不錯的。(貼)四帽子四升羅。(丑)四帽子四升羅。(貼)板櫈腿。(丑)什麼板櫈腿?(貼)哥哥,板櫈幾隻腿?(丑)待吾想來。吓!四隻腿。(貼)五帽子五升羅。哥哥快挨。(丑)阿呀好多吓!

昔日有一個李三娘,磨房中生下咬臍郞;老兒送子邠州去,八角井邊認親娘。

妹子,這個板櫈腿,香爐脚,一概不用。(貼)哥哥,你與我算。(丑)怎麼不算?你在那裏做什麼。(貼)縫縫好。(丑)好吓!方纔量我的沒扯扯大,如今量自家的縫縫小(貼)快些量罷。一二帽子一二升。(丑)一二不錯的。(貼)三四帽子三四升。(丑)三四是的。(貼)五六帽子五六升,是了。(丑)𠲔!方纔吾五六升,這麼一大堆;如今少了這許多。不相干,抓上一把添。(貼)捧一捧出來。(丑)你這丫頭好狠吓!吾抓上一把,你到捧上一大捧出來。不相干,撮一撮添。(貼)抓一把出來。(丑)吓!吾撮上了一撮,你倒抓去了一大把。妹子,我做哥哥的要占點便宜的。(貼)罷了!

昔日裏有個趙五娘,身背琵琶往帝鄕,兒夫入贅丞相,不孝名兒天下揚。

(丑)妹子,吾和你大家來,我和你賭。(貼)哥哥,賭什麼?(丑)你走得快,吾買花你帶。(貼)走得慢呢?(丑)吾把鞭子打。(貼)來吓。(丑)來吓,來。吓!阿呀!不好了!妹子那裏去了?想是鑽在磨眼裏去了?妹子!妹子!(貼)眊!(丑)阿呀!妹子!老虎來了!(貼)哥哥,不是老虎,嫂嫂在那裏叫苦。(丑)嫂嫂在那裏叫苦?待吾串戲與他開心。(貼)待吾去問嫂嫂。嫂嫂,哥哥說串戲與嫂嫂開心。(內)使得。(貼)哥哥,嫂嫂說使得。(丑)這沒我來和你抬過了。(貼)抬過了。(抬磨介)

串戲

(丑)阿呀,做不成。(貼)為什麼做不成?(丑)一個人做不來,要一個幫手。(貼)妹子幫你可好?(丑)如此,你做七脚,我做八脚。(貼)是的。哥哥,沒有行頭。(丑)有。那日我看戲偷在這裏。(貼)你做賊吓!快打扮起來。(丑)來了。來。(貼)做什麼?(丑)頭一句什麼?(貼)你在那裏串戲,到來問我?(丑)吓,吓,吓,這沒再來。(介)十年十年又十年。(貼)啐!有多少十年的?(丑)你不曉得,十年攻書,十年考,十年做不得,豈不是三十年?(貼)人多老了另外來。(丑)另外來。——一年身到母雞啼,一舉成名弗得知。(貼)天下知。(丑)天下知,那些人來公賀,敎場中也擺不得這許多酒。(貼)再來。(丑)小生姓,名,字伯喈,表字蔡端平。(貼)啐!一個人有這許多號的?(丑)你不曉得,為了一個人生下來,一個名,一個號,一個綽號,共有三個號。——吾與張良哥哥七拜之交。(貼)八拜。(丑)那日少拜了一拜。——今日閒暇無事,不免到四叔公家裏去坐坐。(貼)三叔公。(丑)那一日多公了一公。(貼)串戲,只管坐在此!(丑)吓!來吓!

【高腔】冒雪歸來,身上寒冷實難熬。又只見瑞雪團團飄似鵝毛。

老天!老天!你旣要發分,就不該下血;旣要下血,就不該發分了。(貼)風雪,什麼分血?(丑)你不曉得,老脚色沒有了牙齒,只得分吓分的了。(貼)再來(丑)

一進窰門,只見姣妻睡沉沉,本待相呼喚,又恐驚醒了南柯夢。

阿呀!妻吓!(貼)啐!吾去吿訴母親,拿妹子叫妻!(丑)妹子,你不要去吿訴母親了;方纔講過的,你做七脚,吾做八脚,權當了妻,串完了戲,元是兄妹,不妨得的。(貼)吓!權當了妻,串完了戲元是妹子,不妨得的?再來。(丑)吾那妻吓(貼)阿呀!夫吓!(丑)

當初彩樓前不識吾貧窮,隨吾到窰中。你受飢寒,我呂蒙正怎不為你心腸痛!

(貼)哥哥,熱鬧些的來。(丑)吓!要熱鬧些的。串那老爺罷。再來

又只見通通打戰鼓,挨挨擠擠麾旌旗。

叫小校。(貼)你們來看戲。(丑)呸!你在那裏做什麼?(貼)叫人來看戲(丑)呸!怕他們不會看,要你去叫。吾說:叫小校。你說:爺爺有。(貼)吓這麼另外再來(丑)再來

又只見打鼓通通,挨挨擠擠麾旌旗。

叫小校。(貼)有。(丑)呸!吾說你不會的!老爺是大花面,周倉是二花面,要大喉嚨的,怎麼做那小旦的聲音?(貼)吓。再來。(丑)

又只見通通打鼓,挨挨擠擠麾旌旗。

叫小校。(貼)有!(丑)兆阿!

小校的兒,你與吾多帶麻繩,少帶鎗刀,悄悄的走到華容小道,休走了奸雄曹操

(貼)阿呀!(丑)妹子起來。(貼)不起來。(丑)你不起來,吾的戲文又來了。

那挑來路兒不肖,怎的大娘焦燥,怒轟轟,把機割斷了?你來就說來,不來就說不來,哄奴怎的?要奴何來?吾這裏喜盈腮,笑顏開;喜盈腮,笑顏開。相公,你且走進來。

(老旦上)不幸兒夫身早喪,孩兒一去不回來。呀!為何把門關了?開門!開門!(貼)阿呀!哥哥,母親來了。(丑)

又只見紅紅綠綠滿担挑,聲聲叫過洛陽橋洛陽橋下多少風流女,笑倚欄杆把手招。

(老旦)開門!(貼)母親來了。(丑)那個叩門?(老旦)娘在此。(丑)

聞說娘來,到嚇得我戰戰兢兢魂不在。吾只得,沒奈何,拿把椅子頂住了破窰門。又道是婦道之家行不動裙,笑不露齒,不出閨門,纔是道理;為何半夜三更叩吾小叔的窰門?你那裏急急叩,吾這裏只是不開門。

(貼)母親來了。(丑)門外那一個?呔!

你是何方鬼怪,白日裏將人纒害?小官肥肥胖胖精精壯壯,被你弄得面黃肌黑,癟瘦郞當,癟瘦郞當。

(老旦)畜生!開門!為娘的在此。(丑)呀!

這時候還有人行走,若是男子還好,若是女子,與吾三娘命兒不遠,也差不多了也麼哥。大哥走近前來,聽老娘吩咐,老娘吩咐。吾丈夫劉漢卿,前娘所養;叔叔漢相,後娘所生。婆婆與他二十兩低銀,往徐州貿易,折本囘來,婆婆打駡不過,只得投江死了。

吾想為人不敬其兄,豈謂人乎?哥哥打駡,自有嫂嫂來相勸。

吾這裏沒奈何,開了破窰門,任兄打來任兄駡,憑兄長,隨着他。

(老旦打丑介)小畜生!敢是瘋了?(丑)娘娘在上,老臣潘葛接駕。老臣保娘娘立為正宮,並不保娘娘私開國庫。愿娘娘千歲。

說什麼福來臣不喜,禍來臣不驚?娘娘像雨打芭蕉隨風浪飄;兩樹枯李,再叙前因。那氏夫人青春被你活活斷送了!

(老旦打介)小畜生!氣死我也!(丑)娘娘在上,奴婢陳林接駕。娘娘,這粧盒乃是萬歲王爺御筆所封,奴婢不敢擅開。娘娘喏!

娘娘要開粧盒,同到金鑾萬歲臺,查過眞實,問個明白,那時方開蓋。

(老旦)我是你的娘!(丑)

却元來水母娘娘;吾家玉蓮,不知在那一位娘娘帳下?那位仙宮跟前?你陰魂靈隨吾到京中。

(奪棍介)放手不放手?(老旦)不放手!(丑)你不放手,我的戲文來了。——三娘放手!

若有夫婦之情,親手送杯茶;若無夫婦之情,但憑你心下。漫說瓜精,就是天龍吾會拿。

(跌介)(老旦)阿呀!小畜生!還不下來!(丑)

曹操的賊魔家,不少你錢和鈔,為甚的趕到趙周橋?俺某有隨機應變,智廣謀高。手執青龍偃月刀。好叫你謀不成,計不就,一場的好笑!

你請了吾幾次了?(老旦)請過三次了。(丑)好吓!也是會串戲的。

三請雲長不下馬,將刀割去嘴上毛。往日英雄切菜刀。

(老旦打丑介)(丑)妹子,吾和你來吓!

【急板令】花對花,柳對柳,破糞箕對子缺笤帚。今日同你拜一拜,來年養個小娃娃。

妹子,我和你好有一比。(貼)比做什麼?(丑)

好似秦檜老婆長舌妻!

(貼)啐!(老旦)小畜生!小賤人!吾去吿你忤逆不孝!(下)(貼)哥哥,母親吿你忤逆不孝了!(丑)不妨,吾吿他六日爬灰。(貼)什麼六日爬灰?(丑)吾的衙門熟。

【前腔】通政司,巡檢司,照磨司,司獄司,按察司,還有布政司;他有人情吾有禮,這場官司包他輸到底!

妹子,吾們串了半日戲,沒有串個團圓。(貼)串個團圓。(丑)來吓。

【清江引】纔好纔好方纔好,丟掉了僧伽帽,養起頭髮來帶頂新郞帽,我和你做夫妻同諧到老。

阿呀!第二個吓!(貼)哥哥做什麼?(丑)二老官吓!

【哭相思後】流淚眼觀流淚眼,斷腸人送斷腸人!};

(貼)啐!哥哥,你敢是瘋了麼?(丑)阿呀!臭花娘!打家公𠍽?我學介兩記短打拉裏,打個臭花娘!打個臭花娘!(貼)呀啐!(丑)我就一脚!(貼)啐!(下)(丑)直踢子俚到戲房裏去哉。(渾下)

打麪缸

(老旦,外扮皂隸,付吏引淨上)

【引】花花世界乾坤大,皂隸班房站立兩邊排。

一棵樹兒空又空,兩頭都用皮兒綳。老爺坐堂打三下,扑通扑通又扑通。自家糊塗縣太爺是也。今日閒暇無事,叫皂隸抬放吿牌出去。(貼上)

【梆子腔】每每離了這花柳巷,來到這糊塗縣裏來。

自家周臘梅便是我想花柳巷中沒個出頭的日子,且到太爺衙門裏去討個花紅,囘去從良。來此已是衙門,不免竟入。太爺在上,周臘梅叩頭。(淨)你做什麼的?(貼)稟上老爺,我是好人家兒女,想在花柳巷中沒個出頭的日子,求太爺賞個花紅,回去從良。(淨)你今願從良?(貼)正是,情願從良。(淨)周臘梅,我如今堂中替你配個人罷(貼)如此甚好,多謝老爺。(皂)小的沒有妻子,賞與我罷。(淨)吓!不好。有了,張才是個能幹人,喚張才過來。(衆)叫張才。(末上)來了。老爺有何分付?(淨)張才,我把周臘梅配你,可念我老爺一點好心。(末)多謝老爺。(同貼拜介)

雙雙二人拜天地,這段姻緣天賜成。轉身又把太爺謝,謝了太爺就回程。

(丑持公文上)(末,貼下)(丑)吓!那是周臘梅,今晚且到他家頑頑。堂翁在上,今有轅門上送來一角公文要往山東投遞。(淨)罷了。請回。(丑下)(淨)今日那個該差?(衆)張才。(淨)好!喚過來。(衆)叫張才。(末上)來了。老爺,可是又與我一個老婆?(淨)呔!今有公文一角,星夜往山東投遞。(末)老爺,待小的成了親去罷。(淨)投了公文囘來成親。(末)求老爺寬限小人成了親去投罷。(淨)胡說!你若不去,我就打你二十,將周臘梅遷回院去。(末)小人願去

老爺差我往山東去,幾時回來纔成親!(下)

(皂)啓上老爺,皂隸吿假。(淨)為什麼事情?(皂)小的家失了一條牛。(淨)幾時失的?(皂)明日失的。(淨)為什麼前日不來報?要吿幾天(皂)半個月。(淨)為何要許多日子?完了,完了,去罷。(皂下)(付)書吏吿假。(淨)你是為什麼事情?(付)書吏回家做親。(淨)做親什麼要緊事情?去罷,去罷。(付下)(淨)完了,一堂書吏人役都沒有了,叫我老爺怎麼進去?罷了,自己退堂。(打鼓取竹爿搿介,自喝下)(付上)

【引】太爺退堂俺無事,偷個空兒看臘梅

自家書吏今日早堂,老爺將周臘梅配與張才為妻,又差他往山東去了。我且到張才家去走走。此間已是。開門,開門。(叩門介)(貼上)是那個?(開門見丑)元來是相公。老爺把我配與張才,如今不做這個勾當了吓。(付)我曉得;張才是老爺差往山東公幹去了,我走這一遭兒,下次不來了。(貼)旣如此,待我關上門兒。相公請坐。(付)大姐,今夜你獨自一個在此,沒有人陪你,我特來陪伴你,可好麼?(貼)多謝相公。但吃杯茶兒纔好;我初到這裏,也沒有備得,有罪了,怎麼處?(付)也不必了。大姐,你到唱個曲兒我聽聽罷。(貼)奴家唱得不好。(付)唱得好,唱得好,快唱罷。(貼)

【小曲】桅子花開白如霜,牡丹花開靠粉牆。月明和尙度柳翠生月下戲紅娘。小情郞,跳粉牆。鶯鶯燒夜香。

(付)好!果然唱得好!(丑上)我做四衙沒傝𠎷,審起事來眞䩐鞳。沒有銀錢來送我,原吿被吿多打殺好好的一個周臘梅,配與張才去了;今日他往山東去投文了,且到他家去看看故人。這裏是了。開門,開門。(貼)是誰?(丑)是我。(貼)你是那個?(丑)我是四老爺在此。(貼驚介)相公,不好了,四老爺來了!(付驚介)阿呀!四爺來了,這便怎麼處?(貼)且在竈前去躱一躱罷(付)也罷,也罷。正是:情知難做伴,事急且相躱。(下)(貼開門見丑介)(貼)四老爺為何到此?(丑)那張才今日堂上老爺打發他山東去了,我為巡更過此,望望你。(貼)四爺見禮了。(丑)罷了,罷了。周臘梅,今日可冷麼?(貼)冷得緊,得些熱酒來與四爺擋寒纔好;只是纔到這裏,沒有備得,有罪四爺了。(丑笑介)酒到帶得一壺在此,同你吃一盃兒,何如?(貼)如此甚好;只是有擾四爺了。(丑身邊取出酒介,紗帽內取出鍾介)周臘梅,你的容顏一發標致了。(貼)不瞞四老爺說,黃瘦了。(丑)我有個西洋水晶眼鏡在此,我帶上看看。(帶手抽介)好吓!好得很!周臘梅,你唱個曲兒我聽聽,醒醒酒兒。(貼)四老爺,奴家唱得不好。(丑)唱得好,唱得好。(丑將扇子打板,貼唱介)

【西調寄生草】恨寃家沒有些眞情義,全不管家中的柴和米。有了錢就往別處去,終朝坐在那茶舘裏;東家去打牌,西家去下臭棋,丟得奴冷冷清清眞沒趣如今新出一班油花的,眼笑眉花綽我的趣。少不得有日做出話巴戲,少不得有朝做出話巴戲!

(丑)唱得好!我老爺曲興發作起來了,我也來唱。(貼)好吓!(丑)只是老猫聲,不要見笑。(貼)好說。(丑)

【前腔】小兄弟,你生得好個模樣,身材嬝娜,眞像姣娘,口香兒常在那腰間放;金吹臂,帶在白臂膀。我看了你,惹得我魂飄蕩。一百個錢今夜和你打個風流賬,一百錢和你打個風流賬。

(貼)

【前腔】老面皮!不想你是個什麼東西!嚼舌根,討我的便宜!且照管自己的妻。和尙道士,還有那些小魔子,走來走去在你門前嬉,看你的姣妻,燥他的皮!烏龜號,只怕今朝輪到你;烏龜號,今朝只怕輪到你!(丑)

【前腔】眞晦氣!遇着了你。看了你這姣滴滴的容顏,我又十分在意,恨不得拿碗水來呑你在肚裏。要穿要吃我也都肯依。沒來由,放出這般狗臭屁!這叫做露水夫妻不到底!露水夫妻不到底!

(淨執燈籠上,四邊看介)可惜周臘梅,錯配與張才;差往山東去,那得就回來?奶奶不在家,私下走出來;且到他家去,落得把心開。這裏是了。開門,開門。(貼)是那個?(丑)不拘那個,說我在此,那個敢來?(貼)你是那個?(淨)我堂上老爺在此,快些開門。(貼)四老爺,不好了,堂上老爺來了!(丑驚跌介)這便怎麼處?有後門的麼?(貼)沒有後門。(丑)這嘿,那裏躱一躱纔好。(貼)有隻麪缸在那裏,且去躱一躱罷。(丑)也說不得了!(下)(淨)怎麼老早就睡了覺了麼?開門。(貼)來了。(開門見介)老爺在上,周臘梅叩頭。(淨)起來,起來。(袖內取出紅氈帽大脚鞋介)一塊胭脂,一雙大紅鞋子,都是我奶奶的;我偷來送你,權當個賀禮(貼)多謝老爺。(淨又取出金鑼鎚介)還有一個廣東消息子,送與你殺癢。(貼)休得取笑。(淨)周臘梅,你同那個在此吃酒?(貼)曉得老爺要來,特地燙下的。(淨)難得有我的心。斟來。我和你吃一盃。吓!這把酒壺有些面善。(貼)也是人家送來的。(淨)怪道有些認得。周臘梅,我老爺吃不慣悶酒,唱個小曲兒與我聽聽。(貼)唱得不好。(淨)不要太謙了,唱罷。(貼)

【西調】小乖乖,眞扯淡!趁著你年紀小,弄着機關,顧着自己賺錢,放著妻子陪人眠,只圖吃的現成飯。愁只愁,怕你捱不過三十二歲的韓信關。只愁你捱不過這三十二歲的韓信關。

(淨)唱得好吓!斟酒來。(末上)好事偏生多折磨,纔得相逢又別離。今早太爺將周臘梅配與我為妻又差我往山東去。我且回去成了親,明日再去。開門,開門。(貼)是那個?(末)是我張才回來了。(貼)太老爺,張才回來了,怎麼處?(淨慌介)這便怎麼好?躱在那裏去好?(貼)床底下罷。(淨)也沒奈何了!(下)(末)快些開門。(貼)來了。(開門介)(末)有壺酒在此,拿去燙一燙。(貼)冷吃了罷。(末)你不去,待我自己去。(貼下)(末見付拜介)阿呀!竈君老爺下界了!吓!你是書吏,到這裏做什麼?(付)來與你送行。(末)送行到竈邊去的?(付)見你家竈裏灰多,來與你爬灰。(末)呔!(拿棍打介)(付躱打破麪缸,丑鑽出介)(末)阿呀!你是四老爺,為何在此?(丑)查夜。(末)呔!胡說!(打介)(丑)不要打,你聽我說:

【包子帶皮鞋】你名叫張才

(末)呃,張才。(丑)

差往山東怎便回?竈堂燒出書吏,麪缸裏打出四爺來。清官難斷家務事。請,請,請。

(末)請什麼?(丑)

床底下請出大堂來。

(末)堂上老爺也在這裏?快些出來。(淨鑽出介)張才,叫你山東去,怎麼就回來了?(末)太爺為何到我家來?(淨)我來尋你的。(末)同你到堂上去講(付)不要喊,我們三個多湊些銀子與你罷。(末)這嘿,先是你來。出多少?(付)三十兩罷了。(末)拿來。(付)明日送來。(末)那個保?(付)四老爺保一保。(丑)在我處罷了。(付下)(末)四老爺出多少?(丑)我出五十兩。(末)拿來。(丑)沒有帶得,堂翁替我保了罷。(淨)罷了,在我處。(丑下)(淨)我也與你一百兩,明日早堂來領。(末)不相干,把冠帶剝了來做當頭。(淨)噯,噯,噯!留些體面。(末)不管你!(剝衣探紗帽,推淨下)(貼上)這事不關我事。(末)

【吹調】休笑我家多奇事,落得個袍帽當錢銀。(貼)只為他殷勤來意厚,唱一隻曲子做人情。(末)良辰美景休錯過,快上床兒去做親。(勾貼頸笑下)

宿關

(小生上)啲!休趕!休趕!我奉密旨趕君王,吉星臺上作戰場。一人一騎難招架勒馬回頭望故鄕俺劉唐建奉太后懿旨,着我追駕回朝,路遇兵一隊,大殺一場,難以對敵,只得逃囘本國,再作道理。

【梆子腔】勒馬回頭望故鄕,不知何日見君王!行行來到了關門首,下馬暫歇又何妨?

來此已是關上,不免下馬暫息片時再走便了。正是:一覺放開心地穩,夢魂先已到家鄕。(睡介)(貼上)

【又】俺女生長在番邦,騎駱駝潑喇喇揚。想南朝錦繡好江山,幾時到宮中往往?

尤春風,奉父王之命,着俺鎭守尤家關。天色已晚,不免喚蘇里烟出來查關走遭。𠺽!蘇里烟那裏?(付上)來了。

【靼曲】上河流水㗭哩㗭哩㗭,下河流水呼哩呼哩呼。兩口兒蓋著一條麻布被,扯又扯不來,拖又拖不去。㗭哩㗭哩㗭,呼哩呼哩呼。

大姑娘,蘇里烟克膝。(貼)蘇里烟,你除了番話,講幾句蠻話罷了。(付)這麼,大姑娘叩頭。(貼)點亮子查關去。(付)大姑娘,昨日查了,今日又查仔麼?(貼)𠺽!你昨日吃了飯,今日還吃不吃?(付)還吃。(貼)可又來?快打亮子罷。(付應,貼行介)

【梆子腔】生在地長在番,兩國交加。尤春風出帳閒遊戲,小靼子前面掌銀燈,快走行,早來到關門上,蘇里烟近前來聽我音。

(坐介)(付)來了。嘚!你們這些堆子上聽着大姑娘在這裏查關,你們小心着。(內應介)(貼)開了關,外面去瞧。(付)罷呀,又開關仔麼?(貼)快開!(付)又要開他仔麼關?(開鎖拔門開關介)阿呀!大姑娘,不好了!關外有了火了!(貼)快打亮子,待我去救。(作見小生介)這是一個人;那裏是什麼火?(付看介)呀!大姑娘,一條蛇,一條蛇!(貼看介)蛇鑽五竅,五霸諸侯;蛇鑽七竅,帝王之主。(付)大姑娘,這個蛇鑽一竅呢。(貼)𠺽!(付)待我砍了他罷。(貼)慢些,把他的馬扯進關去。(付)是。嘚哆,嘚哆。(作牽馬下又上)大姑娘,扯了進去了。(貼)把他的鎗盜了來。(付)他醒了,便仔麼着?(貼)有我在這裏。(付)盜了馬,又盜鎗。(作取鎗介)大姑娘,這喒子砍了他罷。(貼)喚醒他,問他那裏人氏,姓甚名誰;說得明白,還他鎗馬。(付)着。啲!孩子醒來!(小生)呔!看鎗!(付)臀牌攩住。(小生)罷了!罷了!我只道是天朝,那知還在地!(付)𠺽!孩子,咱問你那裏人氏,說得明白,還你鎗馬;說不明白,看傢伙!(小生)護長聽者。(付)𠳨!什麼護長,叫我聲阿哥罷。(小生)

【前腔】家住支州脫空縣天涯府裏是家園。我父名喚員外,母親氏老夫人。要知我的名和姓,雲裏說話霧裏聽。

(付)站着。大姑娘,他住在支州脫空縣,他爹姓,他媽姓。這個孩子叫什麼雲裏霧,又叫做霧裏雲。(貼)𠺽!死囚囊的!天下那來姓的,又是什麼雲裏霧!這是他哄你的。再去問。(付)仔麼着,他哄我?呔!你這孩子,怎的哄我?天下那來的姓的?你不說,看刀!(小生)聽者。(付)你說罷。(小生)

【又】家住天朝大漢地,皇城裏面是家鄕。我父元沛登天下,母是昭陽賽昭君。要知我的名和姓,劉唐建是我的的眞名。

(付)站着。大姑娘,他家住在皇城裏頭。他爹叫什麼元沛;媽叫什麼賽昭君。他叫劉唐刀。(貼)敢是劉唐建吓?(付)着,着,着。(貼)如此說,是小王帝了。快喚他進來,待我細細問他。(付)來。孩子,大姑娘喚你進去。(小生)我不進去。(付)走罷!你不走,我就砍!(小生進介)(貼)

是他進帳前,偷眼看,果然容貌非凡品。一心要,要與他成親事,未必他心是我的心。

蘇里烟看打磨古來。(付)我不去。(貼)仔麼?(付)我要看着這孩子。(貼)有我在此。(付)這大姑娘看着。(貼)我看着,你去。(付下)(貼扶小生坐介)孩子,請坐。我

【又】雙膝跪在寶帳內,小主公封我在那一宮?

(付上)(小生急立起,貼急坐介)(付看介)仔麼你坐着,我家大——(看貼介)大姑娘,打磨古。(貼)該他吃罷。(付)嘚!孩子,大姑娘該你打磨古吃。(小生)我不會吃。(付)你不會吃,我吃給你瞧。(貼)𠺽!去取打辣酥來。(付)我不去(貼)又怎麼?(付)這孩子有些不老實,我要看着他。(貼)有我在這裏。(付)吓,吓,大姑娘也有些不老實。(貼)𠺽!死囚囊的!快去罷!(付)吓!三月裏芥菜起了心了。(渾下)(貼)

小番不解其中意,那曉我姑娘上面討封贈?(又扶小生坐,貼跪介)雙膝跪在塵埃地,小主公封我在那一宮?

(付拿碗上)(小生急立起,貼又急坐介)(付)吓!你怎麼又坐着?大姑娘,你仔麼跪着他?(貼)𠺽!亡八羔子!你眼珠子多瞎了!是他跪着。(付見手帕介)這是我大姑娘的。(小生)拾的。(付)仔麼好拾呢?(貼)𠺽!快到後營去罷。(付)𠳨!我不去。(貼)𠺽!你不走?(付)吓!我知道,我知道。(笑渾下,又上)(貼)𠺽!還不走!(付下)(貼)

小靼子不解其中意,只管在此亂胡纒。(又扶小生坐,貼又跪介)雙膝跪在塵埃地,小主公封我在那一宮?(小生)

【又】假饒有日登天下,封你做昭陽掌正宮。(付暗上聽介)蘇里烟側耳聽他話,大姑娘上面討封贈。(亦跪介)我雙膝跪在草地上,小主公封我在那一宮?

(貼)𠺽!那宮是女孩子做的,你做什麼宮?(付)大姑娘,你不曉得,如今好男風的多着哩再來。

我雙膝跪在寶帳內,小主公封我在那什麼人?(小生)假饒有日登天下,封你在五府六部做公卿。

(付)不好,我只好管着百十個兵兒就彀了,那裏管得這些子?他們吃酒打架,扯了這個又不是,扯了那個又不是。(貼)你要做什麼官呢?(付)我要做一個百什戶罷。(貼)小了吓。(付)小了?這沒,大姑娘,你封我大大兒的罷了。(貼)也罷,你跪着,我大姑娘封你罷。

你大姑娘後來做正宮,我封你做滿大將軍。(付)

【又】叩頭就把恩來謝,大姑娘封我做將軍。我三呼退出朝門外,文武官員稱咱的名。

(貼)蘇里烟快去準備打辣酥伺候。(付)着。

忽聽娘娘傳密旨,頭不敢抬來,眼不敢睜。(付下)(小生)你在番邦我在(合)千里姻緣一線牽。雙雙同入在寶帳內,鴛鴦的枕上一同眠。(勾下)

逃關

(旦上)

【引】無心捲翠幃,窗前懶畫眉,孤單獨自怨摽梅。

綉帶綉鴛鴦,金釵金鳳凰;烏雲頭上蓋,明月耳邊廂。奴家尤春鳳,姐姐尤春風把守頭關,奴家把守二關。老韃子往南朝打聽消息去了。今日輪當是我解糧,不免招蘇立馬出來。𠺽!蘇立馬那裏?(丑上)

【急板令】自家生長在邊關,武藝子兒眞熟練:使的毛頭鎗,射的朴頭箭。姑娘命我看二關,黃昏獨自無人伴。牛脯煨得爛,羊肉沒鹽蘸,打辣酥斟來滿,一連喝了七八碗。一覺直睡到五更半,起來耍囘猴猻拳。人人道我好像個硬綳漢,那曉得我是個沒中用的王八蛋!

我做將軍,胆大冲風,打仗全然不怕;大營裏放了一個號炮,諕得我半年不敢講話。二姑娘在上,戎囊蘇立馬克膝。(旦)𠺽!(丑)喚蘇立馬做什麼?(旦)吩咐糧草先行,奴家隨後就到。(丑)是。㗣!夥計們,二姑娘有令,吩咐糧草先行,二姑娘隨後就到。二姑娘吩咐過了。(旦)抬鎗。(丑)吓(旦)帶馬(丑)吓,二姑娘請上馬。(旦)

【梆子腔】忙上馬,解糧車;見蝴蝶穿花,穿花的戲耍。(下)

(小生上)

【前腔】心中事,誰知道?未知何日轉南朝

劉唐建只望趕駕還朝,不道行至尤家關,被他每拿住,强逼成婚。咳!我那有心情做什麼親吓!你看四顧無人,不免盜了鎗馬逃回本國便了。

上馬加鞭急速行,一心如箭趕囘程。};(付上)&size(20){後營奉着姑娘命,捧茶來敬太子身。有福之人人伏侍,無福之人伏侍人。

太子爺請茶。太子爺,吓!那裏去了?阿吓!不好了!走了!大姑娘有請。(貼上)

【前腔】忽聽得蘇里烟叫一聲,急速前來問個明。

蘇里烟仔麼這等慌張?(付)太子爺逃走了。(貼)我不信。(付)鎗馬都不見了。(貼)有這等事?(付)去也不遠,還有個二關不得過。(貼)如此,看俺的鎗馬過來,趕到二關上去。(付)吓。大姑娘請上馬。(貼)

懊恨太子好無情,撇下奴家不別行。(付)饒他走向天邊去。(合)須知我足下會騰雲。

(下)(小生上)

【前腔】加鞭急速行,一心如箭趕囘程。(旦,丑上)解糧已到前營裏,加鞭急速轉回程。

蘇立馬,你看前面有個小南蠻,想必是個奸細,與我拿下來。(丑)𠺽!小南蠻那裏走!(小生)㗣!看鎗!(殺下)(丑)好傢伙!二姑娘,那小蠻子的鎗利害,拿他不倒。(旦)戎囊的!趕上去!

【批子】饒你走上㷔魔天,我足下騰雲趕上前。(下)

(小生上)

纔離虎窟龍潭地,又遇黃旛豹尾前。

(旦,丑上殺介)(小生跌介)(旦)綁進關去!(丑)吓。(捉小生同下)

二關

(丑上)我家二姑娘拿了一個南朝的太子爺,好不喜歡!我也快活得很,唱一隻小曲兒頑頑。

【夜夜遊】樹葉兒黃來夜夜兒遊,忽聽得街坊上面賣蠶荳,我家姑娘吃了一碗蠶荳走進來。賣蠶荳的說,你可是吃我蠶荳的白?我說不吃你的白蠶荳,家裏還有頂破涼帽,脚下還有一雙紅綉鞋,紅綉鞋換你的蠶荳來。

(付,貼上)

【批子】饒他走上㷔魔天,我足下騰雲趕上前。

(付)大姑娘,到了二關了。(貼)通報。(下)(付)吓呔!蘇立馬開關。(丑)咦!那個王巴入的叫關,這麼樣急?是了,前日少他兩個麻花兒錢,想是來討錢的。待我來打這王巴入的呔!是那個王巴入的?(付)𠺽!是我,不要駡。(丑)阿呀,原來是阿哥來了來了。阿呀,鎖匙呢?鎖匙不見了。(付)快些。(丑)來了。鎖匙呢?吓!倒在屁股後頭。(開關各見介)(丑)阿哥,阿哥。(付)不敢,不敢。(丑)請問阿哥到此有何貴幹?(付)大姑娘在這裏。(丑)這麼,請進關去。二姑娘有請。(付)大姑娘有請。(旦上)仔麼?(丑)大姑娘到了。(旦)姐姐請。(貼上)妹妹請。(旦)請坐。(貼)有坐。(旦)蘇立馬看打馬酥。(貼)蘇里烟看打馬酥,見了二姑娘。(付)二姑娘,蘇里烟叩頭。(旦)蘇立馬見了大姑娘。(丑)大姑娘,蘇立馬叩頭。(貼)這樣累堆禮。(丑)好了一大半。阿哥,我們見個禮兒(付)罷了,罷了。(旦)姐姐,聞得蘇里烟唱得好小曲,請敎他這麼一隻。(貼)蘇里烟唱一隻小曲二姑娘聽聽。(付)二姑娘,我是不會唱的。(旦)罷也。(付)

【京腔】俊俏寃家,獨立在簾兒下。手中拿的一方香羅帕,遠遠望他好似一幅西洋畫,近着看他明明是尊菩薩。若到我家,燒香點燭供養着他,怎能得個與他說句兒知心的話?

(旦)好吓!蘇立馬也唱一隻與大姑娘聽聽。(丑)阿哥唱了,我也來獻醜罷了。

【前腔】有一個美貌的佳人,懶搽脂粉,獨上高樓,盼不見情人。懊恨寃家眞個薄情,一去不來,躭悞我的青春。將奴抛撇冷冷清清,全不想春宵一刻價値千金!害得奴心心念念,思思想想,朝朝夜夜,暮暮昏昏,短嘆長吁,難捱這孤枕!難捱這孤枕!

(付)好阿!再請敎一隻。(丑)阿哥,你來。(付)罷了。

【前腔】奇怪奇怪眞奇怪,兩個寃家一齊進來,諕得奴戰戰兢兢的魂靈不在。留了那個,這個要怪,倒不如三個人兒一枕的和諧。前後半夜,上班的下班,兩個哥哥,奴是一般兒的看待。

(丑)好阿唱的好!(付)兄弟也再請敎一隻。(丑)我還要來麼?(付)請敎吓。(丑)

【前腔】春花開遍,秋月高懸,有個山西蠻子和那營外的韃子去頑拳,頑得古怪又刁鑽。營外韃子駡了一聲哇不囉蘇阿不羅多的關猴兒;山西蠻子駡的一聲驢子入的驢囚入的王巴蛋。你踢老子一脚,兒子就打你兩拳!

阿哥,獻醜了。(旦)請問姐姐,今日到此有何貴幹?(貼)我們有一個太子爺,可曾逃到你二關上來?(旦)太子是有一個的。(貼)旣在這裏,可快放他出來。(旦)呸!是我拿的,怎麼放出來?(貼)不放出來,恐要傷了姊妹情分。(旦)要傷就傷,不必多言!(各拿鎗殺下)(付)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就殺起來?(攤手𥕱丑上跌介)(丑)呸!什麼大不了,什麼大不了,跌我這麼一交!我且問你,姊妹兩個,為什麼的鬧起來?(付)你不知道,我頭關上來了一個太子。(丑)買了一條帶子?(付)呸!太子吓。(丑)快子?(付)被我大姑娘拿進關去,他就把我大姑娘封了一宮。(丑)吓!就把你大姑娘濃了一濃?(付)𠺽!封了一宮。阿哥,你還不知道列,把我封了滿大將軍,帶管城門一百個兵。(丑)阿呀!失敬了。大爺,大爺。(付)不敢,不敢。(丑)這麼到底為什麼鬧起來呢?(付)你不曉得,那個太子爺逃到你二關上,被你們二姑娘拿住了;我們大姑娘要二姑娘還我們的太子,二姑娘不肯放出來,就鬧起來了。(丑)阿哥,你這句話講差了。你們頭關上封得宮,做得官,難道我們二關上就封不得宮,做不得官的麼?放你媽的屁!(付)𠺽!王巴入的!放我媽的屁麼?照打!(丑)阿哥,這是什麼東西?(付)皮鎚。(丑)可吃得的?(付)吃不得的。把太子放了出來就罷。(丑)不放呢?(付)不放我就一皮鎚,打得你的頭做個肉餅子!(丑)殺謊的王巴!我的頭好端端在這裏,什麼肉餅子!還有什麼武藝子?(付)還有金絞剪。(丑)可吃得的?(付)吃不得的。你把太子放出來就罷。(丑)不放出來呢(付)不放出來把你一絞剪掀調你的腦袋!(丑)殺謊的!我的腦袋子好端端兒的在這裏。阿哥,我和你扛膀子。(付)那個打莊?(丑)你打莊。(付)來罷。(伸臂丑𥕱付背,丑跌介)(丑)你的武藝子潮。(付)你跌了,倒是我的武藝子潮?如今你打莊了。(丑)慢些,我要運氣,不許叫,一叫我的氣就走了。(付)你運。呔!蘇立馬運完了麼?(丑)王巴入的!叫你不要叫,又叫了!來罷。(伸臂付臂𥕱丑,丑跌介)(付)可疼吓?(丑)不疼。(付)不疼?亡八入的!(丑)阿哥,弄你不過。我和你𥕱肚子。(付)就𥕱肚子。那個打莊?(丑)原是你打莊。(付)來罷。(丑)來了。(𥕱肚丑跌介)(付)荳腐腦做的麼?輪你打莊了。(丑)我也要運氣,不許叫吓。(運氣介)來罷。(付)來了。(𥕱丑,丑又跌介)阿哥,眞個弄你不過,與你講嘴頭子罷。(付)那個先講?(丑)我先講。(付)你先講罷。(丑)前營?(付)是我。(丑)後營?(付)是你。(丑)左營?(付)是我。(丑)右營?(付)是你。(丑)老子?(付)是我。(丑)兒子?(付)是你。(丑)慢着,待我算算瞧:前營是他,後營是我;左營是他,右營是我;老子是他,兒子是我。寔在弄他不過。我和你殺罷。(各拔刀殺下)(丑上)殺他不過,這裏有個馬坊,在此躱一躱罷。(躱介)(付上)蘇立馬這亡八入的那裏去了?(丑)不在這裏。(付)王巴入的!你躱在馬坊裏!待我拿他出來。在這裏了。你可伏侍我替我裝烟?(丑)不對你裝烟。(付)不對我裝烟,我就殺你這王八入的!(殺丑,丑走,付趕下)(二旦上)(付,丑急上)大姑娘,二姑娘,不好了!太子爺逃到三關上去了!(旦)姐姐,我同你趕到三關上去。(合)

【尾】夫妻休說是同林鳥,你自留情他自飛。趕到三關作道理。

(二旦下)(付)㗣!蘇立馬隨我到三關上裝烟吓。(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