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二/兒孫福

Top / 綴白裘 / 十二 / 兒孫福

兒孫福

宴會

(旦冠帶,末扮僕隨上)

【引】禍福遷移似塞翁,還疑在夢兒中。

日暮蒼山遶,春深花自閑故國難回首,遊子幾時還?下官徐利,奉母親之命尋取二哥,誰知流落于山谷之中,幾致絕命。幸遇赤松子拯救,又傳我仙方,賑濟飢民,承府縣奏聞朝廷,奉旨欽召進京,封為光祿大夫之職。雖叨榮幸,只是二哥消息杳然,不能報覆母親。我想人生在世,貪圖榮貴,不顧母兄,豈是人乎?前日雖曾報聞,少慰母懷,卽日上表奏明,親到南中查取二哥回來,少盡弟兄之情,報覆母親之命便了。今日奉旨賜宴文武狀元,因此命下官主席陪宴。堂候官。(付上)有。(旦)筵席可曾完備?(付)完備多時了。(旦)各位老爺到時,疾忙通報。(付)曉得。(同下)(四雜扮四牢子隨丑上)

【新水令】平空的紗帽偶飛來,問何驟然擔戴?非干遊說口,沒甚濟川才;一味的信口胡柴,騙得這武狀元,多聲價。

(雜)武狀元到。(付上)老爺有請。(旦上)怎麼說?(付)武狀元到了。(旦)道有請。(付)老爺出來。(旦)請。(丑)請了。(旦)請了。(丑背介)呀!這官兒好似我三弟一般。(旦背介)呀!這武狀元好似我二哥模樣。(丑)先生為何只管看着下官?(旦)聲音越發是了。(丑)呀!果然是三弟。(旦)呀!正是二哥。(丑)阿呀!三弟!哈,哈,哈!(旦)二哥拜揖。(丑)快活!快活!閑話少說。阿㜆阿好厾?(旦)二哥,自你別後,母親無一日不想念你;一日偶然問起,我不合說了個四字。(丑)咳!弗要說咭。(旦)那時我就改口說了泗州。(丑)好吓,轉口得快。(旦)有什麼好?母親說道此去泗州不遠,措置些盤纒,與你尋了二哥回來。(丑)個嘿那處?千山萬水,㕶囉哩認得?(旦)一路尋問到了廬州地方。(丑)兄弟,虧㕶囉哩有個多哈盤纒到得廬州吓?(旦)你道兄弟那裏有這許多盤費吓?一路呵

【步步嬌】只得做市吹簫求人貸,悞被山巒隔。

(丑)咳!可憐!以後呢?(旦)連飯也沒處去討。

連朝餓怎挨?虧了樵父相携,赤松賑濟。

(丑)𠍽個叫赤松?(旦)是個仙人。(丑)遇着子仙人?個哈妙。謝天地。三弟㕶個官從何來?(旦)那日到了廬州,猝然被人拿住。(丑)為𠍽了捉住子㕶介?(旦)只為天時荒旱,寸草不生;那些人飢餓不過,要將我殺來充飢。(丑)阿呀!個嘿那處介?(旦)多虧了赤松子大仙贈我辟穀靈丹,轉濟了一郡人民;太守聞知,卽上表具奏。蒙聖上呵:

恩詔自天來,功名出自匪夷外。

(丑)吓!蓋個緣故。兄弟吓,個是㕶不違母命,孝心所感吓。(旦)請問哥哥官從何來?(丑)兄弟,㕶做阿哥個老鶴乞跌,全靠個張嘴浪掙來個。

【折桂令】洞川中,苦奉官差,徹夜巡鑼,擊柝燎柴。

其夜吾正拉厾思量個娘,卽聽得海裏唿喇生能介一響,鑽出一件嘿事來。(旦)是什麼東西?(丑)㕶道是𠍽個?

是青龍變馬獸騕▲,勢奔騰,似虎如豺。

個個燒愿心個,叫子海馬;吾個夜看見子,不勝之喜。吾說等吾騎到營裏去請功。(旦)這却好了。(丑)有𠍽個好?性命幾乎喪拉俚身浪子。剛騎得上去,乞個燒愿心個對子海裏介一奔。(旦)這便怎麼處?(丑)此時吾▲身不由主哉,乞吾一把領騌毛扯住子,一奔奔上子岸。(旦)這就好了。(丑)有𠍽个好?越弗好哉㕶道奔子𠍽場化去。(旦)是什麼所在?(丑)

却走到南蠻洞側;眼睜睜,無計安排。

(旦)呀!到了蠻洞那裏,却怎麼處?(丑)此際直頭活弗成個哉;卽得沿海走去,看見一個墩▲擺個哆哈餚饌拉厾,那時吾▲用得着哉,我說且吃俚一飽,就死▲做一個飽鬼。正拉厾大啖,只見兩個洞蠻踱得來哉。(旦)這個不好了吓。(丑)囉哩曉得兩個狗賊看見子吾倒是一嚇;一個說道:『這是中國人吓,如何過來的?』一個說道:『想是飛來的。』吾就順子俚個口一頓鳥說,有枝有葉個嚼哉。個星洞蠻纔是老實頭,竟相信哉,那時到來求敎于我。

我就假意兒與彼籌劃,賺得他特地歸降;因此上受職金堦。};(雜扮四小軍隨小生上)

【江兒水】金勒嘶芳草,紅纓襯綠苔。

(衆)文狀元到。(衆)文狀元到了。(旦)請。(小生)請了。(旦)請了。(丑)請呀!好似我大哥模樣。(小生)這官兒好似我的二弟。(丑)請問殿元尊府是那裏?(小生)學生是淮陰。(丑)一點也不差。(小生)你莫非是我二弟徐亨麼?(丑)呀!果然是大哥!(小生)呀!

相逢驀地堪驚駭。

(丑)三弟,這就是失散的大哥,過來見了。(旦)吓!這就是向年失散的大哥麼?大哥拜揖。(小生)這位是那個?(丑)這就是三弟徐利;你不認得了?(小生)原來是三弟。可喜,可喜!請問二位兄弟官從何來?(丑)我因當兵入招撫洞蠻有功,蒙聖上特授我為武狀元。三弟為尋我,路遇異人,傳授辟穀靈丹濟世,特授此職。請問大哥向來失散在那裏?怎得名登金榜?(小生)二位賢弟,那年為點秀女,母親遣我往城中打聽,一時迷失道路,悞向人家投宿,原來就是叔孫景府中。

被他强納東床生留在,勉拘西席把書程責。刺股懸頭無▲。今日裏幸喜成名,不負青燈數載。

(丑)住子。吾且問㕶,那郡中到屋裏有幾千里路厾?(小生)那有幾千里?不過數里之程。(丑)原來道我只道隔兩重海厾了!㕶做子親,夫妻兩個,日夜同歡同樂丟,個娘拉屋裏竟弗思量哉,還是個人來!

【雁兒樂】為甚麼遠遊兒去不回?全不想高堂母雙眸壞!旣不隔幾千里西漢川,敢阻着數萬里東洋海。

(旦)二哥請息怒。(丑)俚還小來,吾搭㕶是親眼見個爺死,死得何等慘傷!撇個娘拉厾受苦,虧㕶放得落!

怎便硬心腸直恁歪!那裏是具鬚眉人倫在,到不如報親慈反哺烏!你枉却了學書詩把良心昧

(旦)二哥息怒。大哥必有別情。(丑)有𠍽別情!只不過

相挨,貪戀着少年妻恩和愛。丟開,早忘了暮年親,十月胎;暮年親,十月胎!

(小生)兄弟請息怒,愚兄雖不才,頗知孝道。那夜被他强逼在家,不得已成就了親事。誰知他是閥閱之家,因我一字不識,恐岳父回來見責,竟將我鎖禁書齋。彼時我幾次吿回;岳母道,我已差人去回覆的了。(旦)這是他們誑言,以安大哥之心耳。(小生)二位賢弟:

【僥僥令】奈他侯門深似海,嚴錮禁書齋;恰似折翼幽禽,又被牢籠在。怎敢戀新婚,忘母懷?戀新婚,忘母懷?

(丑)依㕶是介說起來,吾做兄弟倒寃屈子㕶哉。

【收江南】〔呀!〕却原來三不孝,非伊罪。〔呵!〕錯認了蔡伯喈

阿呀,阿哥吓!㕶弗要怪吾做兄弟個生成個張老鴉嘴,有𠍽說話咭立括喇嚷過子就丟開手哉。

望賢兄切莫要記心懷,只算誣言浪語亂齊排。恕蚩蚩不才,恕蚩蚩不才。(跪介)俺可也勇于受責罪應該。

(小生)賢弟請起。(雜扮四太監隨貼上)(合)

【園林好】不生男,何須怨哀?幸我第門楣換哉。

(衆)國舅爺到。(旦)請吓𠰻!你是四弟吓?(貼)呀!原來是三哥。(旦)四弟過來見了大哥二哥。(小生)這位是誰?(旦)這是四弟。(小生)就是四弟。可喜,可喜!(貼)為何哥哥們通在此?(旦)少頃對你說。却是你緣何稱了國舅?(貼)哥哥有所不知,因二姐姐生了太子,聖上册立為正宮,前日特差內監宣召我到京,封為翰林供奉,特尙公主。(旦,丑)有這樣奇事!(合)

喜錦上重添花粉,無邊福,一齊來;無邊福,一齊來!

(丑)大哥,兄弟們今日幸爾身榮,況又一時相會,眞乃亘古未聞之事!我等雖在此受享朝廷之福,那知母親在家凄涼苦楚?今日寫一道養親本章吿假回鄕,少全孝道,何如?(小生,旦,貼)言之有理。只是這本如何寫法便好?(丑)個𠍽個難?只消依命直講。

【沽美酒】敍當年家室衰,哀哀,母共子苦延挨,一似狼狽相依困草萊。把衷情細開,料君王必定鑒裁。

(小生,旦,貼)倘然聖上不准,便怎麼處?(丑)若是不准,去求二阿姐。

量賢姐身承恩賚,應不忘西山日昃,須不比長門冷待。侍君情,枕邊無礙。

(小生,旦,貼)只是深宮內院,音信如何通得?(丑)若弗然,吾有個粗主意拉裏。俺呵,

憑着我涕頰淚腮,向金堦痛哀。〔呀!〕再不准呵,把金章疾解。

(小生,旦,貼)說得有理。(付)請各位老爺上席。(小生)今日蒙聖上賜宴,先謝過了恩,然後上席(小生,旦,貼)有理。(合拜介)

【清江引】雁行遙向楓宸拜,感謝君恩大。一姊貴為妃,昆仲封冠蓋。今日裏,小團圓,先喝采。

(丑)國舅請。(小生)我們如今多是國舅了。(丑)弗差,我里纔是國舅哉哈,哈,哈!(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