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二/十五貫

Top / 綴白裘 / 十二 / 十五貫

十五貫

踏勘

(付上)小子身充總甲,全憑作事奸滑。衙門裏朋友是養家神道,書房裏相公是家堂菩薩。循環簿,朝朝奔走;居民册日日典閘,保甲長,月月還替;人丁手,家家要拉。圖分中賊發火起,常常嚇得心驚胆戰;地方上相打公事,遭遭吃得舌格邋遢。若遇着子人命重情,對子耳朶裏直刮;報衙門只說地方干係,陪差人做勢,兩邊周匝。專要拉哈把持𢳝掯,亦要兩邊指添生發。囉管俚着水干連,阿怕俚弗受吾點抑捺!弗見銅錢,反蛆搭舌;到子我手,詐眼詐瞎。肚腸好像個秤鈎,面孔亦像吊橽。硬頭船慣要先撐,退船鼓亦要准煞。囉道是遇着子家裏個場人命官司,眞正兜搭!兇身亦是窮鬼,苦主亦介滑撻。騷▲銅錢弗曾賺介一個,茶湯水何曾嚐着一呷?見官府,倒折落子幾轉點心;解上司,奔破子幾雙鞋襪。巴弗能結彀完事,囉道是有點喬軋?撞着子蘇州府太爺,竟要拿原招罪名來超豁。請子都爺個令箭,要到淮安來訪察。亦要到兩家踏勘,帶累吾地方無法。非但要擺設打掃,亦要伺候兜搭。幸喜弗曾賺個勞錢;弗然,阿要嚇殺?個叫子無役不賤,落得無賞有罰。閑話少說。自家淮安城胯下橋頭一個總甲夏鬍子便是。只為家裏個場人命,只道冬前處決完子一莊事務哉,囉道是弄子蘇州府太爺況青天監斬,道是俚寃枉個了,竟要覆審。行牌到淮安府裏來,要兩邊踏看。個個太爺比別位府太爺不同,有子皇帝親賜璽書,便宜行事。今早淮安府裏各官出郭迎接,到子馬頭上哉。個也是地方干係,快星到家裏去通知聲,打點伺候。有理個。革裏是哉。馮玉吾!(淨上)氣孛當頭坐,官符接踵臨。阿呀呀,大叔來哉。㕶道阿好笑,事體塔尖沿頭浪哉,亦翻起招來,倒要拉吾里來踏勘起來?亦弗是田地屋宅,有𠍽踏勘?況且蘇州府管弗着吾里淮安府裏事體,阿個扯淡!(付)故也弗要說個句說話,俚是奉子都爺個令箭勒下來個官,到馬頭浪哉,卽刻到耶,屋裏▲該打掃打掃,圍屏書案端正子,弗要帶累我。(淨)纔停當個哉。少停官府面前,帮襯帮襯。(付)個個自然。(內喝介)呀!鋪兵鑼響,像是來哉。快點去迎接。(下)(二旦小軍,貼門子,二生皂隸引外上)

【一江風】閃雙旌,點染花驄影,千里風雷迅玉壺氷,白日清風,掩映腰金冷。

(末持帖上)啓爺,本府太爺邀酒。(外)今早已有辭帖致謝,本府完了公事,就要回去。多多拜上。(末應下)(外)打導。

名轟神鬼驚,名轟神鬼驚,威嚴狐鼠清。莽黃堂,代執烏臺柄。

(付,淨上)(付)地方叩頭。(淨)小的馮玉吾叩頭。(外)你就是馮玉吾麼?(淨)小的是。(外)跪過一邊。叫地方。(付)有。(外)熊友惠家在那裏?(付)就在間壁。(外)其房現歸何處?(付)為寶鈔十五貫未曾追出,縣中老爺封鎖,尙未歸結。(外)向來封鎖,沒有動麼?(付)原封不動。(外)皂隸,押去看來。(小生)吓。(看介)稟老爺,封皮破損了。(外)𠳨!旣有官封,擅行揭動!打!(付)阿呀!太老爺,這是風雨打壞的,小的怎敢開動?問四鄰便曉得了。(外)風雨損壞的麼?饒打。(付)多謝太老爺。(外)喚馮玉吾。(衆)吓。馮玉吾。(淨)有。(外)你媳婦與熊友惠通奸,一向往來踪跡,可曾覺察一二麼?(淨)老爺,小的是酒米營生,日逐在店中生理,兩下踪跡雖未露目,只這金環便是證見。小的兒子現被毒死,不是奸夫淫婦同謀,却是那個?(外)旣係同謀,却從何處買藥?如何下手?怎麼這問官沒個的當,就將兩名剮罪,輕易成招?却也可笑。(淨)老爺,不是他兩人同謀,小的兒子何由中毒?前任老爺已經檢驗過的;老爺是青天,望乞詳察。(外)不必多言。且待本府內外一看,自有分曉。(淨)是。(外)止着皂隸一名幷地方進來,各役外廂伺候。(衆)吓。(下)(淨)老爺,過了中堂,這就是小的的臥房。那邊是廚竈。(外)你媳婦的臥房在那裏?(淨)這鎖門的便是。(外)為何鎖着?(淨)小的因痛傷兒死,不忍開看,因此一向封鎖的。(外)開進去。(淨)吓。(外)

【太師引】啓門扃,四顧房櫳靜。

把那窗兒開了。(生)吓。(外)你看窗外牆垣也高峻得緊。

看粉牆兒高高護庭。

就是房中牆壁也十分堅固。

縱然有窺鄰行徑,料東家無𨻶堪乘。

侯三姑口供,那金環寶鈔放在床前桌上;如今看起來,想就是這張小桌兒了。這樣所在,怎得遺失?

又不是車中雀連宵潛影,那裏有知恩鳥啣將別贈?

旣不是竊取,又非私贈,難道眞個飛了去不成?好難揣擬也!

如昏鏡茫然未明。

叫地方。(付)有。(外)與我開了家大門,待本府進去。(付)吓。(外走介)

怎做得飛熊入夢竟無徵?

(付)請老爺進去。(外)一進門來,你看蛛絲懸破壁,塵土滿頭來。好悽涼也!

看四壁伶仃如懸磬,難道恁窮酸偏不老成?

家雖則一牆之隔,却也逈絕難過;不要說是行奸下毒,就是欲謀一面,私通一語,却也甚難。況馮玉吾也說從來未曾露目,眼見得奸情是沒有的了。沒有奸情,那同謀一事是益發沒有的了。

旣不曾壁光鑿映,怎粧誣掩耳偷鈴?

那邊書架宛然猶在;只是那金環從何而至?如此光景,終無下落。不要說他二人罪難明,就是本府也難回覆上臺吓。

似這般捕風捉影,怕不做一場話柄!

呀!那上邊隱隱的有個窟竉,不知什麼。叫皂隸,上去看來,可與間壁相通的?(生)吓。啓爺,那窟竉是個老鼠穴,通不通一時看不出。(外)吓!是老鼠穴麼?(背介)好奇怪!吾前日夢見雙熊各啣一鼠,必有緣故在裏頭。

還思省,記得熊啣鼠鳴;早難道三刀兩刃,直恁欠聰明!

不要管。左右,把那牆窟竉撬開來看。(生)吓!啓爺,牆中有寶鈔一束,麵餅一個。(外)寶鈔麼?取上來看。咳!這樣寃獄,若非下官虛衷細鞫,那枉死城中又添上兩名新鬼了!馮玉吾。(淨)有。(外)鼠穴內有件東西,你可認得?(淨)吓!這就是十五貫寶鈔。原來那熊友蕙藏在這個所在!(外)胡說!這明明是鼠蟲啣失,還要把人坑陷!左右!把馮玉吾押下小船,候本府回聽審。地方囘去。(付)吓。(下)(外)打道開船。(衆)吓。(外)

【劉潑帽】幾回搖拽心旌,一時間打破疑城。夢中昭吿,賴神靈應。探鼠穴,歸寶鈔,全生命。

(老旦,丑上)船頭接爺。(衆打扶手下)(外)分付開船。晝夜兼行,趕回蘇州。(老旦應下)(外)且住,山陽一案雖已察明,那無錫一案茫無證據。也罷,且待舟過無錫,一面分付船頭放舟前行,本府扮作江湖術士,悄地上岸,私行察訪便了。

【尾】淵魚察見非吾幸,得情更自動哀矜。則看我閃燦雙睛加倍明。(下)

拜香

(淨船家,付,丑院子引生,小生上)(二生合)

【水紅花】微名幸不外孫山。覲天顏,銅符新綰。三千里路,遙望長安。過江干,蘇臺在眼。

(生)梢水,這裏是什麼地方了?(淨)是楓江了。(生)快趲到皇華亭去。(淨)是,曉得。(二生)

猶記中流鼓棹,兩地陷奇寃。今日輕舟一葉,又生還也囉。

(淨)啓爺,已到皇華亭了。(生)分付挽船。(淨)吓。(生)兄弟,我和你聯登金榜,同任江西;雖然感佩君恩,實出公生全之德,為此特地到彼衙門叩謝。就此上岸,和你步行前去便了。(小生)哥哥,公恩德非比泛常,今日公堂叩謝,須當極其誠敬。依兄弟愚見,還須換了微服,手執香條,與哥哥步去。(住)說得有理。院子。(付,丑)有。(生)取青衣小帽過來。(付,丑)吓。(二生換衣介)

【朝元令】衣裁草菅,權作民家扮;香撚降檀,可許天心旦。

分付打扶手。(付,丑)吓。打扶手。(淨)吓。(付,丑,二生上岸)(淨下)(二生合)

咫尺黃堂,匍匐曾慣,𥡴顙哀呼不憚。德海恩山,雲陽市西奪命還。

(付,丑)啓爺,已是蘇州府前了。(二生)快把手揭投進。(付,丑)曉得。門上有人麼?(末上)是那個?(付)新科進士爺叩謁。(末)老爺公務未回,留下揭帖罷。(下)(小生)哥哥,我和你伺候恩公回府,跪門叩見便了。(生)說得有理。院子。(付,丑)有。(生)把香條點了。(付,丑)吓。(二旦隨外上)

念切遶天涯,功名百尺竿。

(二生跪介)老恩臺。(外)吓!你兩個是何人?(二生)難生熊友蘭熊友蕙特來叩謝恩公。(外)呀呀喲!原來是氏弟兄。為何如此打扮?請起。如今是下官的公祖父母了,快請更衣相見。(生)老恩臺說那裏話。蒙恩活命,銘感二天,再生之德,粉身難報。怎敢更衣?(外)豈有此理。快些換了。(二生)如此,從命了。(二生換衣介)

明鏡誦包彈,遊鱗是鱠殘。痛腸難按,止不住鮫珠無限,鮫珠無限!

老恩臺請上受晚生兄弟一拜。(外)治生也有一拜。(生)不忝列鵷班。(小生)相期振羽翰。(外)雙鳳喜高鳴,英雄此日看。請坐。(二生)案下罪囚,豈敢抗坐?(外)說那裏話,英雄偶然失足耳。請坐。(二生)吿坐了。(外)分付備酒。(二旦)吓。(下)(二生)晚生輩萬分僥倖,一叨南昌司理,一叨靖安知縣。老恩臺梓地,正好盡力圖報。(外)公祖此行,為朝廷牧民,非為寒家養奸。此去力行善政,懲治豪强;倘或弟之家人子弟有不肖干犯者,煩盡法處之。這便是二位之好處了。(二生)承老恩臺之敎,令晚生輩愧感交集。(外)且住,二位為民父母,內治尤在所急;不知別後一載可曾娶夫人否?(二生)滯迹蓬茅,至今尙未。(外)如此,下官有一言不便面講,明日相煩司理過公竟造寶舟,轉致二位,倘念區區薄面,乞賜允諾。(末上)啓爺,酒席完備了。(外)二位,治生有蔬酒一盃,休嫌簡䙝,只算治生衙署寂寞,借此扳話耳。(二生)多謝老恩臺晚生輩還要求老恩臺將地方利弊一一指敎,只是攪擾不當。(外)好說。投轄酒非慳。(二生)論心話可投。(付)請。(二生)不敢。請。(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