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二/占花魁

Top / 綴白裘 / 十二 / 占花魁

占花魁

酒樓

(小生上)

【引】透骨痴情難自遣,捱長夜,展轉如年。

秦鍾,昨日偶從湖上經過,只見片石居邊綠楊深處,畫閣迎風,朱屏臨水,閃出一個絕色女子:眉灣欺柳,痴裏藏姣;臉暈憎桃,羞中露媚,使我目斷魂迷,神馳心死。只是可笑他一出來就進去了。我呆立半晌,並不見影兒。但不知是何等人家有此美女子,叫我好難摹擬!今早巴得天明,便欲到彼飽看一回。咳!想我就得見面,也是無益的事。但是足尙未行,心已先往。我且停一日生意,閑步一回。

【忒忒令】西子湖迢迢繞旋,天台路匆匆偏遠。迷離望眼怕又早天兒晏。博得個花弄影,竹搖風,人移玉,也算做三生不淺。

(淨抱琵琶隨貼上)

【尹令】度柳浪鶯聲百囀,過花港,蘋香一片。春曉蘇堤茐蒨。

(淨)姐姐,今日太尉的船泊在斷橋,請姐姐快些下船。(貼)

橋斷山連,絕勝仇池小有天(下)

(小生看介)(淨)要嫖就嫖,看𠍽?看𠍽?狗毴養個!(下)(小生)呀!果然有緣又得見他,方纔飽看一回。

【品令】眞個是傾城傾國,花笑玉生烟。他向湖邊青雀,頃刻影飄然。徘徊顧望,恍隔雲堦面。為雲為雨,怎做曲終不見?指點迷津,想洞口漁郞自有船。

我想此番會面,比昨日更覺親切;但到底不知他的下落。此處有一臨湖酒樓,不免上去沽飮一壺。他在船上,可以眺望,倘遇着熟人,又可以問個來歷。酒家。(丑上)來哉。李白聞香下馬,劉伶知味停車。客人阿是要吃酒個𠍽?(小生)我要臨湖賞玩,自飮一壺,隨意將幾碟菜來。(丑)介嘿樓浪請坐(下)(小生)你看果然好個西湖景致也!

【豆葉黃】望琉璃萬頃,碧草芊芊。見浮屠倒影中流,水色接山光如練。馬嘶金勒,珠聯翠鈿。看多少蘭橈畫舫,看多少蘭橈畫舫,盡度曲臨風,聒耳笙歌鬧喧。

(付上)按摩為活計,修療作生涯。自家時阿大的便是。我里個樣人耑靠酒船上活搭活搭,那曉得個兩日聽得寡服兵到子了,個兩隻酒船纔弗知畔子囉裏去哉。我說賭場裏去走走看,囉裏曉得新太爺大張吿示,禁子個賭博氷炭能介拉厾。我說:個嘿那處?兩蕩場哈纔去弗得,只怕我輩之人要休矣,要休矣!此處有一臨湖酒樓,倒鬧熱個,弗知阿有𠍽個官人相公拉厾吃酒?等我去跌介兩記,揑介兩把,騙俚呷糯米水兵兵個肚子也是好個。革裏是哉。(向內問介)阿爹,多時好?樓浪阿有人厾?(內)有一個。(付)介嘿,等我上去做子生活下來替阿爹揑兩把舌頭嘿哉。(內)胡說!(作上樓介)無人拉裏吃酒吓。(看介)吓!有一個拉厾。咳!蓋個體面人也歡喜對壁撞個。來便來哉,弗知阿歡喜個。弗要管,上俚一上看。(小生)吓!你是什麼人?(付)我是一個人。(小生)你是什麼人?(付)我是這個。(小生)吓,按摩?我這裏不用,下去。(付)吓,官人弗用,吾就去哉。咳!蓋介後生也是怕哈落個。𠲔!想是我個兩日踏着子魘門哉,阿像刺毛花▲個能介樣氣質。啐!做正要拉革裏做生意個了,下去,下去!豈有此理!纔學子個樣弗喜個,叫我囉裏去活個牢性命?轉去看。(小生)你去了怎麼又轉來?(付)官人,我拉裏想。(小生)你想什麼?(付)我想我里個種人倒是少不得個。(小生)怎麼少不得?(付)官人,弗是個之酒席用着小人個㖸;假如人家生日賀喜個,就要用着小人哉。弗論囉個相公大爺拿個分單交拉我子,也有三錢一分個,五錢個勒,一兩個勒。小人依子分單浪各家去一掠,掠齊子,原封弗動,交還子個位相公哉。倘然個個人家訂期一日要吃酒哉,是我去下帖子,宅,宅,宅,宅,一下下到子個日,亦要邀客哉。官人吓,個日倒忙個㖸,也有出去個,也有開店個,是我去是介蝦扒蟹拉扯勒拽勒一請,請到哉,亦要我替俚厾揩檯抹櫈,端茶端水,定席篩酒。有介等官人吃得歡天喜地,吃子兩鍾,一恭而別,居去哉。還有蓋等官人吃弗得酒,恐怕吃輸拉別人子,硬生猛頸熬拉肚裏子,兩太陽像個放鵓鴿介能天,就像個箬帽大;是我流勢,去拿熱茶來俚吃。或者官人叫我替俚背心浪跌介兩記,揑介兩把;我就拉俚背心浪廷洞廷洞擂鼓能介一陣跌,凭㕶希迷爛醉個人,我跌得他醉而復醒,個叫做揣摩穴道。(小生)𠳨!(付)還有一等好處,就是官人在此獨坐無聊,或者對我說:『那裏有唱個去尋一個來,陪我吃呷酒,開開心。』我奉子官人之命,弗是介呆頭木西個立拉裏個㖸;就是橘核能介一閘閘到唱個厾去,就像個鷹抓個能個抓子一個來交還子個位官人哉。我個樣人,叫子烟花使者,街院先鋒。(小生)吓!你認得女客的?是有竅的人了。(付)𠍽個有竅?無非弗討惹厭個。(小生)你姓什麼?(付)官人問我個姓麼?我姓隨。(小生)什麼?(付)我姓那個,這個隨。(小生)什麼?(付)吓,官話纔聽弗出個。(小生)敢是姓?(付)正是姓。打官話嘿隨哉那。(小生)號是什麼?(付)號叫年幼,亦叫酒鬼。(小生)酒鬼?如此,你會吃酒的了?(付)官人,說便是介說,原吃弗多個。快活呢,酒壺裏兩三壺;悶起來,是介十七八壺。(小生)那裏吃得這許多?(付)官人,別人吃弗得悶酒,我阿大極吃得悶酒。(小生)我有一句話問你。(付)官人有𠍽說話問我?(小生)我倒忘了。有酒在此,你且吃一杯。(付)官人篩酒我吃,多謝個。官人有緣。(小生)乾了麼?(付)乾了半日哉。(小生)可曉得是什麼酒?(付)囫圇咽子下去,弗曾嚐得滋味,等我再吃一盃。(小生)你再吃一盃。(付)多謝官人。㕶後來要做狀元個。官人是一副狀元面孔了。(小生)是什麼酒?(付)個個酒是糯米搭水做厾個。(小生)這是梅花三白,又叫做狀元紅。(付)個叫梅花三白了?介嘿等我再嚐嚐看。官人,果然是梅花三白,天生我個張嘴吃▲。(小生)敢是吃亂了?(付)正是吃亂哉吓。官人,還是我拉人家做子生活,個星大官相公都曉得我個毛病,纔弗不個銅錢銀子,倒不個酒籌,也有白酒,冬陽,生甘,十月白煑酒,撇王湯倘然陰天坐拉屋裏無𠍽做,我拿個兩根酒籌,總把打得居來,倒拉尺四鑊子裏厾,把火一熱,▲弗用𠍽碗列鍾子,屋裏一向有一隻本山窰玉盃,拷起來嗗死嗗活。一日子我拉人家做子生活,促介兩個魚頭罩拉哈,不拉個隻看死人個瘟猫,拍撻!(小生)怎麼?(付)拍撻,打得捫渣希爛!(小生)打碎了?(付)正是打碎哉。那亦換子家生哉。(小生)換了什麼?(付)換子黑赤赤廠口尖底喇叭樣。官人厾屋裏也有個。(小生)是什麼?(付)就是硏醬個石擂盆。(小生)我且問你,近邊有個絕色女子,你可認得麼?(付)囉裏?個個弗認得。我替官人做起生活來。官人,㕶說俚那打扮那介樣範,我就曉得哉。(小生)這也使得。

【玉交枝】他住在垂陽深院,粉牆朱樓那邊。麝蘭一陣香風散,驀現出嫦娥月殿。湘江六幅恁翩躚,鮫綃兩袖多姣倩。

(付)官人,約來幾哈年紀哉?(小生)

正青春盈盈妙年。他抱琵琶,悠悠洛川

(付偷酒吃介)吓!抱琵琶悠悠洛川?官人,是拉裏哉。這是花魁娘子,果然標致!阿要等我說個星好處來官人聽聽?他一揑腰肢纎細,二眸秋水澄清;三寸弓鞋窄窄,四肢體態輕盈。五官秀色可餐。六銖徙徙烟輕;七竅玲瓏透露,八眉翠黛染成。九重春色為最,十相具足堪稱。(小生)你倒不要說他的妙處,我都看見的了;只說他何等人家,姓甚名誰。(付)官人:

【六么令犯】他是青樓魁選,在家芳名頓傳。

(小生)他姓麼?咳!這等女子,落在門戶人家,可惜吓!(付)官人,比衆不同:

門庭盡公子王孫,車馬喧闐。受用足,花臺月榭,詩酒留連。

(小生)他叫什麼名字?(付)他叫王美娘。如今人都稱他『花魁娘子。』(小生)與他相處一宵要多少銀子?(付)相處一宵,足足要十兩細絲白練厾。(小生)吓!要十兩?(付)阿呀!官人,請收子涎唾。

切莫枉流涎問織女,銀河怎塡?

(內)阿大,下來做生活。(付)吓,來哉。官人,我下去做子生活就來個。(下)(小生)原來這等女子落在娼家,豈不可惜!我想人生天地間,若得這等女子摟抱他一夜,死也甘心!呸!我終日挑着油擔,怎想非分之事?況他交往的都是貴客,我賣油的縱有銀子,也難近他。(想介)我想老鴇愛鈔,若有了銀子,那怕不從?只是怎得十兩銀子?咳!十兩頭要緊,十兩頭要緊。吓!自古『有志者事竟成。』我自明日為始,日逐將本錢扣出,積趲三分,只消一年便成事了。

【江兒水】情向前生種,人逢今世緣。怎做伯勞東去撇却西飛燕?叫我思思想想心心念拚得個成針磨杵休辭倦。看瞬息韶華如電。但愿得一霎風光,不枉却半生之愿!

(付上)官人,個搭一隻船來哉。哪,哪,王美娘拉厾打十番。(小生)

【川撥棹】聽歌聲串,反敎人情展轉。盼煞那畫舫嬋娟,盼煞那畫舫嬋娟,逐春風,魂飛爾前。空敎人望斷鳶,轉敎人泣斷猿!

【尾】從今收拾閒留戀。(付)休負却舞裙歌扇。(小生)我無限春心託杜鵑!

(付)官人,下去會子賬,我搭㕶到塘上去踱踱,何如?(小生)使得。(付)吓!官人下來會賬哉。(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