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二/幽閨記

Top / 綴白裘 / 十二 / 幽閨記

幽閨記

大話

(丑,付,外,淨上)

【水底魚】擊鼓鳴鑼,殺人倂放火,倚山為寨,號為攔路虎。金銀財寶,刧來如糞土。無錢買路,霸王也難過!霸王也難過!

山中壯士,全無救苦之心;寨內强人,儘有害民之意。不思昔日蕭何律,且效當年跖盜心。(淨)衆兄弟,你我不是別人。(丑)是𠍽等人了?(淨)乃虎頭山草寇是也。虎頭寨中共有五百名嘍囉,你我東西南北四哨都在這裏,還有中央大哥不見;我們一些生意沒有,待他來時必有意思。(末上)人無橫財不富,馬無野草不肥。列位請了。(衆)中央大哥囘來了。手中明晃晃的是什麼東西?(末)列位,我昨夜巡山到山㘭裏,只見霞光萬道,瑞氣千條,被我把刀尖掘下去,只見一個石匣,石匣裏面一頂金盔,一把寶劍。我拿來與衆兄弟看看。(丑)好吓!虎頭山當滅了!(衆)啐!當興了!(丑)拿來與我們衆人分了罷。(末)成功不毀。列位,不是這等的,我們虎頭山五百名嘍囉,只少一個寨主;如有人戴得此盔者,拜他為寨主。(丑)這等說,拿來我戴。(末)你就要戴,通些文墨,作些詩句;不然,說幾句大話纔好戴。(丑)要說大話,走子我窠門裏來哉。拿來我帶子說。(衆)要說了戴。(丑)喂!大話是那亨說?(衆)是你說大話,倒問起我每來?(丑)吓,拉裏哉。日月未分我在先。(衆)好吓!(丑)拿來我戴。(衆)再說。(丑)還要說來吓?再說㖸。姜要伸腰,頭撞子天。一天星斗未完全。(衆)好!(丑)日月未分我出世,壽星老兒纔把胎頭剃。王母娘娘是我親妹子,彭祖公公是我小兄弟。五湖四海做硯臺水,日月拿來做我的網巾圈。洋子江金山是我屁眼裏個痔,北寺塔是我勾氣通簪。左脚一跨,踏遍子滿蘇州;滿城旗桿,卽算脚裏踏介點木廢屑。一厾眼淚,淹殺子千萬條勾觱栗鰍!(衆)好!果然大話!(丑)拿來我戴。盔內有鬼。(衆)盔內那有鬼?(丑)無鬼不成盔(歪帶介)(衆)歪帶了。(丑)這是有出典的,叫做耳不聞(反帶介)(衆)反了。(丑)點兵剿捕。(衆)不是,頭上的盔反了。(丑)那說一日皇帝弗曾做就反哉?(衆)戴好了。(丑)個▲是有出典勾,衆朝臣來見我,把珠簾捲起▲。(衆)這是怎麼?(丑)一個皇帝一個律法;你拿個『你知我。』(衆)什麼『你知我?』(丑)劍哉耶。插在我『楊柳細。』(衆)又是什麼『楊柳細?』(丑)腰吓。(衆)單打歇後語勾。(丑)寡人做了皇帝,頒行天下,都要打歇後語。(抖介)阿喲!(衆)不要抖。(丑)這是劉備的兒子。(衆)怎麼說吓?(丑)叫做阿斗你厾推我去坐子。(衆)什麼呢?(丑)推位讓國。(衆)不要搖。(丑)這是堯舜皇帝。(衆)怎麼坐在椅角上?(丑)這是吊角將軍。(跳介)(衆)這是怎麼?(丑)小秦王三跳澗,走過去,走過來。(衆)這是怎麼?(丑)這是武王亂點兵。白虎殿可曾造完?(衆)還未。(丑)快些抬到白虎殿去罷,孤家要駕崩了!(跌介)(淨)我看你這個嘴臉怎做得寨主!㕶厾看我來就有樣子哉。(末)也要通文(淨)容易。混沌初分我出身,伏羲神農是我的後輩人。山中寨主無人做,五百名嘍囉獨我尊。拿盔進上來我戴。(末)拿紅帽來我拿了。(淨)且放拉個搭,備而不用。我今日做了寨主,你們都要聽我的號令,如違了旨意,就要梟首示衆!(末)好欺心!寨主尙未做得成,就要殺兄弟!(淨)不是,先說過了,日後方見得寡人言顧行。都走過一邊聽點,走拉個手去。(衆走介)(淨)走拉西邊去。阿呀!弗好哉!(抖倒介)(衆扶介)(淨)戴不得!戴不得!戴在頭上就有一萬斤重。寨主好做,熬不得這般疼痛還帶我的紅帽子安穩。(末笑介)若戴得此盔,我也先戴了。(丑)阿呀,列位哥,方纔我戴子個頂盔,好像京東人事,逐點逐點收攏來哉。(末)列位,我們將他做個難人法兒:但遇客商過去,有買路錢的放他過去;如無買路錢,就與他戴了。壓倒了他,東西都是我們的了。(衆)說得有理。

【節節高】强梁勇猛,人會一家,殺人放火張威霸。行刼掠,聚草糧,屯人馬。慣戰武藝都瀟洒。從來賊胆天來大猶如猛虎離山窩,聞風那個不驚怕!(同下)

上山

(生上)

【醉羅歌】那日,那日離都下;流落,流落在天涯。畫影圖形徧挨查,到處都張掛。我把草為裀褥,橋為住家,山花當飯,溪流當茶。〔我陀滿興福今日至於此地。〕那些個一刻千金價!

(內吶喊介)(生)呀!

兵戈擾,道路賒,幾番回首望京華!

(衆嘍囉上)望京華,望京華,全憑刧掠作生涯。若無金銀來買路,一刀兩段掩黃沙!(生)你每這夥是什麼人?(丑)呔!青天白日,不帶眼珠子出來!我們麼,杭州人說話,無非要丟兒的。(生)原來你們這一夥都是剪徑的毛賊麼?(丑)兒籃裏勾表號,纔不信題子出來哉。(生)我行路辛苦,肚中飢餓,有好酒飯拿來與我吃,有銀錢送些與我做盤纒。(丑)壞哉,壞哉!倒替土地討起三牲紙陌來哉!個是那說!(末)他是說大話的。叫他殺得過我們與他東西。(丑)吓呔!你若要東西,殺得我們過,不點𠍽拉㕶。(生)那個敢來?(淨與生殺介)(倒介)(丑)完了!完了!倒了虎頭山的架子!待我去拿他,要活的就是活的要死的就是死的。呔!看刀!(與生殺,丑跪倒介)(衆)不是這樣,我們一齊上,叫他雙拳不敵四手。(衆)說得有理。(生)你每都來。(衆戰俱倒介)(丑)阿呀!殺他不過,拿『難人法』來!(衆)拿便拿去,你不要怕他。(丑作抖介)(衆)不要抖!(丑)不抖如何。(衆)好!(丑又作抖,跪介)(生)盤纒來!(丑)請壯士戴一戴。(衆)怎麼跪他?(丑)弗知那亨軟子下來哉。(生)吓!這夥毛賊那裏來的這頂金盔?包裹內放他不下,待我踹碎了罷。(衆)請壯士戴一戴。(生)你們要我戴麼?(衆)正是。(丑)一發拿勾劍拉俚拿子,便如法起來哉耶。(丑將劍與生介)太上老君急急如令勅。阿有點頭痛?(生)為什麼頭痛?(衆)阿有點眼花?(生)也不眼花。(丑)阿呀!個是眞命强盜哉!(衆)眞命寨主。(生)盤纒來!(衆)要盤纒,隨我進山去便有。(生)就隨你去。(衆作轉介)壯士,你來得去不得了。(生)唗!我要來自來,要去自去,誰敢攔阻!(丑)我這裏虎頭山,山前有九州,山後有九州,二九一十六州。(衆)一十八州。(丑)啐!俚新來晚到,弗知坑缸井竈,落個兩州拉厾,換點荳腐白酒吃吃也是好個。(衆)壯士,我每虎頭山上一十八州,自種自吃,不納稅粮,有五百名嘍囉,少個寨主,留壯士在此做個寨主,如何!(生)你們要我在此做個寨主麼?(衆)正是。(生)你衆人且退後。(衆)吓。(生)且住,如今朝廷畫影圖形拿我,無處安身,莫若在此權住幾時,再作道理。叫衆嘍囉。旣要我在此做寨主,須要聽我約束。(丑)弗對個。(衆)怎麼呢?(丑)前日子有一個人叫我阿伯,我弗肯;我倒要叫俚阿叔?(衆)號令為之約束,請壯士留名(生)我姓,雙名世昌。(衆)如此,我每就扯大王旗號便了。(生)叫衆嘍囉。(衆)有。(生)

【紅繡鞋】我本為蓋世英雄,英雄;奸邪嫉妒難容,難容。萬山深處隱其蹤,不是路,且相從。屯作蟻,聚威風;屯作蟻聚威風。(衆同下)

請醫

(末上)貧無達士將金贈,病有良醫說藥方。自家乃招商店中王公便是。前日我店中歇下個秀才和一位娘子,因在途中失了一個親人,得了一個佳人,憂鬱驚恐,七情感傷,竟染成一病。那娘子着我請個先生看看,不免就去走遭。不多三五步,咫尺是他家。來此已是。先生在家麼?(淨內)囉個?(末)請先生去看病的。(淨)弗拉屋裏。(末)那裏去了?(淨)醫殺子人了,到縣前去出官哉。(末)什麼說話。(淨)㕶厾有幾个人厾?(末)只有老漢一人。(淨)少來,再叫兩個來,好扛我去。(末)為何?(淨)脚浪生子天泡瘡了,走弗動。(末)怎麼自己不醫好了?(淨)㕶阿曉得醫不自醫?(末)休得取笑。快些出來。(淨上)來哉。

【水底魚犯】四代行醫。

(末)先生,只有三代吓。(淨)弗瞞㕶說,昨夜頭添子一個阿孫哉。

三方人盡知。

(末)四方吓。(淨)個一方不我醫絕子種哉。

不論貴賤,請着卽便醫。扁鵲,料他直甚的?人人道我催命鬼。

我做郞中眞熟慣,下藥之時不懶慢。熱病與他柴胡湯,冷病與他五苓散。醫得東邊纔出喪,西邊又入殮;南邊買棺材,北邊又氣斷。若論我里做郞中,十個醫殺九個半。(末)先生。(淨)你是何人來請我?想必也是該死漢。是囉個㖸(開門介)阿呀,老伯伯,裏向請坐。(末)先生請了。(淨)老伯伯唱喏,請坐。(末)有坐。先生,你在那裏自言自語,說些什麼?(淨)學生姓,家住橋東,燒人個是我隔壁隣舍,做棺材個是我丈人搭子伯公。我若弗送殺介兩個,叫我里丈人隣舍只好喝西風。(末)休得取矣。(淨)請問老伯伯尊姓?(末)老漢乃招商店中王公。(淨)吓!㕶是個人吓,是鬼介?(末)我是人吓(淨)我記得㕶吃歇我一帖藥個吓。(末)吃了先生的藥就好了。(淨)好哉?個是千中選一厾㖸。(末)什麼說話。(淨)囉個有病了?(末)我店中有個秀才染病,特請先生去看看。(淨)介沒吃子茶勒去。(末)不消了(淨)介沒有慢。(末)好說。(淨)阿二,背子藥箱去看病。(內)弗拉屋裏。(淨)阿呀,故嘿那處?小兒不在家,無人背藥箱嘿那?(末)老漢背了去罷。(淨)那哼好得罪㕶介?(末)何妨。(淨)介沒權當小兒哉㖸。(末)說什麼話。快些拿出來。(淨)噢,是哉。介嘿背好子。喂!阿聽得,看好子屋裏,我去看個病就來個?有人來請我看病,上子水牌嘿是哉(內)是哉。(淨走出門介)(末)先生,打這條路走了罷。(淨)走弗得,走弗得。(末)為何?(淨)幾裏醫殺子人個哉,打壇上走子罷。(末)使得。(淨)伯伯,此地▲做一出話靶拉裏。(末)什麼話靶?(淨)個一日出去看病,打幾裏走過,只看見多哈男兒拉厾踢毬,一個毬偏偏滾拉我脚跟頭。我就隨手一脚,踢子破棺材裏去哉個個男兒拿我一把吊牢子,說:『要還我個毬來!還我個毬來!』我說弗翻道,等我來拾還子嘿是哉。姜姜伸個手拉棺材裏去,個個死人一把扯牢子我。(末)阿唷唷!這便怎麼處?(淨)我對㕶說㖸。說道:『先生,我在生時吃子㕶個煎劑藥殺子我,那間個一丸滾痰丸再來弗得個哉』(末)如此,打大街上走了罷。(淨)大街上益發去弗得。(末)為什麼?(淨)▲醫殺子人拉厾個。(末)什麼病死的?(淨)一家人家請我看病,個個人拉厾發瘧疾,我認子俚是傷寒症了,說:弗翻道個,吃子我一帖藥就好。㕶厾去買一担艾得來,替我打子一大條艾絨草荐,拿個病人放拉當中子,谷碌碌一捲,兩頭點起火來一燒,竟燒子百家姓上一句書出來哉。(末)那一句呢?(淨)燒得他烏焦巴弓。(末)如此說,是燒死了?(淨)𠳨,也弗是活個哉。阿呀呀,一掀掀炒得亂縱橫,說:『個個瘟郞中醫殺子人哉,捉俚得來鎖拉死人脚浪,吿俚當官去。』(末)這便怎麼處?(淨)還虧內中一個老者走得出來。說道:『列位,醫家有割股之心,難道是俚要醫殺了?介沒斷俚買棺材入殮,燒化子,便罷。』㕶曉得我囉裏來個銅錢銀子買棺材?只得拿大門前個一隻藥櫃得來放個死人來哈當子棺材。亦要叫人來扛,叫弗起人,就是我里親丁四人。(末)那四人?(淨)是我里家主婆,小兒,兒媳哉。扛子棺材,我里老家主婆說道:『喂,老個,我里又心好哉,唱介隻蒿里歌接接力罷。』我說道:『使得個。』我就第一個來哉,說道:(唱)『我做郞中命運低,蒿里又蒿里。』(白)我里老家主婆來哉,說道:(唱)『你醫死了人兒,連累着妻,蒿里又蒿里。』(白)㕶猜我里個强種拿個扛棒得來,對子地下一甩,說道:(唱)『㕶醫殺子胖個,扛不動,蒿里又蒿里。』(白)我里兒媳好,孝順得極,走得來,對子我深深里介一福,倒說道:『公爹,(唱)從今只揀瘦人醫,蒿里又蒿里。』(末)休得取笑。這裏是了。(淨)吓,介沒㕶先進去說一聲,拿個藥箱得來,等我來打個磕銃哩介。(坐藥箱上介)(末)官人娘子有請。(旦扶小生上)

【引】世亂人荒,幸脫離天羅地網。

(小生坐介)(末)娘子,醫生請到了。(旦)公公,官人病虛之人,叫他悄悄進來。(末)曉得。吓,先生。(淨)阿呀!啐!啐!囉個?(末)先生為什麼打起睡來?(淨)弗要說起。我正拉裏做夢,不㕶喊醒哉。(末)夢見什麼?(淨)夢見老壽星拖牢子我要討藥吃。我說:『㕶老壽星沒吃𠍽藥?』俚說道:『我活得弗耐煩哉了,藥殺子我罷。』(末)休得取笑。先生,娘子說官人是病虛之人,有話悄悄的說。(淨)我在行麼。(末)娘子,先生來了。(淨)伯伯官人個病弗好個哉。(末)為何?(淨)有個催死鬼厾門前了。(末)這就是娘子。(淨)個位就是娘子𠍽?(末)正是。(淨)介嘿藥罐唱喏(末)什麼藥罐?(淨)旣弗是藥罐,為𠍽了官人煎得希乾?(末)什麼說話。(淨)伯伯,個個就是病人麼?(末)正是。(淨)測測能,他是病虛之人㖸。(喊介)呔!(末)先生,叫你悄悄的,為什麼嚷將起來?(淨)哪故是我里做郞中個法門,是介一拍一喊,一身冷汗先出好子一半哉。(末)有如此妙法?(淨)提起脚來把脈。(末)脚上那有脈息?(淨)有素說個,病從根脚起喲。(末)是吓。(淨)阿唷!個雙靴▲該吃帖藥(末)靴怎麼吃起藥來?(淨)阿曉得我是醫皮郞中了?(末)先生,快些看脈。(旦)官人伸出手來與先生看脈。(淨)阿呀無用個哉。(末)為何?(淨)小膀冷個哉。(末)這是手。(淨)便介了,無得膀肚腸子個,等我來把脈哉。(坐介)喂伯伯:

【奈子花】他犯着產後驚風莫不是月數不通?

(末)先生來(淨)那哼?(末)他是男人,怎麼倒說了女科上去了?(淨)話靶,話靶。我手呢把子官人個脈眼睛看子娘子了,說子女科浪去哉。(末)用心些。(淨)那間等我看子手浪嘿是哉。(末)這便纔是。(淨)阿呀!咤異,弗好哉!(末,旦)為什麼?(淨)哪!

【駐馬聽】脈息昏沉,兩手如氷諕死人!

(末,旦)這便怎麼處?(淨)無用個哉。

叫幾個尼姑和尙,叮叮咚咚,做些功德送出南門;再叫幾個道士拉鬼門關上去招魂;叫幾個木匠乒乒乓乓忙把棺材釘。

釘㕶個腦蓋骨。哭㖸!(旦哭介)官人吓!(淨)

連哭兩三聲。

快點叫!(末,旦)官人吓官人!(淨)

再叫兩三聲。

住厾,住厾,娘子,官人個隻手阿曾動?(旦)沒有動。(淨)伯伯,官人個隻手阿曾動?(末)不曾動。(淨笑介)介沒弗要慌。

是我差拿了手背,你慌則甚?

話靶,話靶。我做子一生一世個郞中,再弗曉得手背浪竟無得脈息個。(末)阿唷,阿唷!人都被你嚇死了!(淨)把脈是把弗着個哉倒弗如猜子罷。(末)須要仔細些。(淨)

【剔銀燈】他滿身上如湯似火燒。

(旦)不熱。(淨)阿冷介?(旦)也不冷。(淨)弗冷弗熱,只怕是瘟病哉。

口兒裏常常乾燥?

(旦)也不乾燥。(淨)

終朝飯食都不要?

(旦)略吃些。(淨)介嘿撞着子餓殺鬼哉。

耳聽得蟬鳴聲噪?

(旦)不聲噪吓。(淨)咳!

心焦?

(旦)也不心焦吓。(淨)啐出來,我是猜弗着了。心焦耶關得㕶厾𠍽事?

莫不是病癆?

(旦,末)都不是。(淨)

都不是,不醫便了。

(走介)(末扯介)先生,藥也沒有下,怎麼要去了?(淨)㕶一定要我醫𠍽?(末)正是。(淨)介嘿走開點,肏開㕶個屁股圈來看看㕶生𠍽個病吓。(旦)官人看仔細。(末)先生,還是仔細看一看。(淨)脈也把弗着,猜也猜弗着,弗如等我打殺子俚,一命抵一命罷。(末)先生,還請尊重些。(淨)弗是喲,伯伯,自古道:『明醫暗卜。』㕶對我說子官人個病那哼起個,我嘿就好下藥哉喲。只是要叫我猜,就猜到開年介日脚也猜弗着喂。(末)如此,先生,我對你說了,你不要說我吿訴你的。(淨)是哉,弗說出來嘿是哉。(末)那秀才呢,只因亂離時世,在中途失了一個親人,得了一個佳人,憂鬱驚恐,七情感傷上起的病症。(淨)是介個道理拉哈吓。喂,伯伯,我有個啣絲把脈拉裏。(末)怎麼叫做啣絲把脈呢?(淨)個是我里祖上傳留下來個。假如到官裏去看王后娘娘,把脈也拿個隻手刺上去個就弗雅相哉。(末)不然,怎麼樣?(淨)哪,只要用腰裏個條絲縧,一頭有人啣拉嘴裏子,我聽介聽沒就曉得官人個病原哉。(末)如此,先生解下來,官人銜在口中。(淨)叫官人啣牢子,咬緊子繩頭,好把脈㕶,㕶,㕶,是介個原故了,曉得哉,放子罷。娘子,官人個病體在亂離時世,路途中失了一個親人,得了一個佳人,憂愁驚恐,七情感傷起的病麼?(旦)先生,眞正是神仙了。(淨)㕶厾孫子沒神仙,伯伯對我說個!(末)啐!怎麼說出我來吓?(淨)我若弗說㕶出來,就是個沒人之德哉耶。(末)先生不要取笑了,快些下藥罷。(淨)是哉,等我來下藥哉。咤,咤,咤,多時弗開藥箱,老蟲做子窠哈哉。啅,拿得去。個叫做八寶龍飛奪命丹,九千三百四十七兩三錢五分二厘六毫半銀子合厾個,不拉官人放拉舌頭上,唾津咽下去。(末)官人,唾津咽下去。(小生吃,吐介)(末,旦)阿呀,吐了。(淨)虛弱得極哉,所以胃口纔倒哉。娘子也吃個一服。(旦)沒有病,吃他怎麼?(淨)吃子個藥再弗遺精白濁個。(末)休得取笑。(旦吃,吐介)(末)娘子也吐了。(淨)姣寡了,伏侍官人辛苦,所以也吐哉。伯伯,㕶▲吃點。(末)老漢沒有病,吃他怎麼?(淨)㕶吃子我個藥沒,少弗得有病個喲。(末)不要吃,不要吃。(淨)介個老老弗在行厾來,吃子個個藥,齒落重生,髮白再黑厾來。(末)這樣好的?如此,先生多把些,多把些。(淨)𣬿!方纔沒弗要,聽見說得好子,先生多把些,多把些!來,大大能個撮一把得去放拉舌頭上,唾津咽下去。(末吃,吐介)阿呀呀!吃不得的!(淨)啐出來!費子幾哈銅錢銀子合厾個藥,那說㕶也吐,我也吐!個個意思,要賴我個藥錢𠍽?(末)吃了下去就吐了嘿。(淨)啐!藥阿弗會吃,那哼好生病?走開點,等我來吃拉㕶厾看。(末)吃與我每看看。(淨)吃藥嘿有個吃法個,哪,伸長子個頭頸,張開子嘴大大能介撮一把放拉舌頭浪,唾津咽下去。(作鬼臉吃介)如何?阿是弗吐?(又吃介)(末)果然不吐。(淨惡心介)(末)先生敢是要吐了?(淨)弗吐,弗吐;就要吐,還要歇介掀厾來。(吐介)(末)先生也吐了。(淨)纔是㕶催得慌子了,拿差哉,拿子我里家主婆個勃脚礬哉。(末)休得取笑。先生如今再寫個藥方。(淨)弗要寫得個喲,纔拉㕶身上。記子去罷。(末)怎麼在我身上?(淨)巴頭,柴胡,吹口氣。(末吹介)(淨)馬屁勃,杜仲,桔梗,浪宕子,牛膝,狗脚跡牽牛,貝母,川芎。(末)阿唷,可有什麼了?(淨)沒有了。阿是纔記得個哉?娘子扶子官人進去罷。(末)便是,扶了官人進去罷。(旦扶介)官人看仔細。(小生,旦下)(淨)喂,伯伯,便介了,官人個病弗好,有介個妖怪拉屋裏了。我拉茅山去燒香,學得個捉鬼法拉裏,阿要替你厾捉子出去?(末)極好的了。(淨)介嘿㕶厾走開點吓。我是用菖蒲劍個㖸。(畫符介)等我畫道符捉子出去沒是哉。我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將扇打介)拉裏哉,放拉㕶厾老親娘房裏子罷。(末)使不得。先生,放在外邊去。(淨)要我放拉外頭去𠍽?(末)正是。(淨)介嘿跟我來,走,走,走。伯伯,㕶說聲放沒,我就放哉。(末)吓,放。(淨)響點。(末)放!(淨)再響點。(末)放!(淨)放㕶厾娘個狗臭屁!(下)(末)𠳨這樣人也要做什麼醫生吓!(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