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二/爛柯山

Top / 綴白裘 / 十二 / 爛柯山

爛柯山

北樵

(淨上)屈曲蒼茫接翠微,片帆輕送遠風吹。人情世事如流水,爭似漁郞坐釣磯。某王安道,乃會𥡴人氏,平生打魚為活。我結交兩個兄弟,一個朱買臣,一個楊孝先。那朱買臣有滿腹文章,爭奈時乖運蹇,不能遂意,每日與楊孝先打柴為活。今日天氣寒冷,我沽得一壺酒在此;他若來時,和他煖寒則個。(下)(生上)某朱買臣。(丑上)某楊孝先。(生)乃會𥡴山人氏。行年四十九歲,命運不通。平生結交兩個弟兄:哥哥王安道,在江湖中打魚為生;兄弟楊孝先,每日同我入山打柴。我自幼娶的一房妻子,乃是東村劉二公之女。東鄰西舍,人家見他有些姿色,都稱他為玉天仙。這也不在話下。俺雖然打柴為生,每日書本不離左右,其志氣非同等閑也。(丑)哥哥,你幾年上攻書起的?(生)兄弟,

【點絳唇】枉了俺十載攻書。

(丑)如此,你也辛苦了。(生)

半生辛苦。

(丑)你待學誰來?(生)

學干祿,誤賺了者也之乎。

(丑)此乃天之數也。(生)

更自道天之數。

(丑)人道你老了。(生)

【混江龍】人道我老來無用。

(丑)可惜你有滿腹文章。(生)

空學成文章滿腹待如何?俺本是謙謙的君子,倒做了落落之徒。幾時能個治國齊家,手擎着那白象簡?那一日談天論地,身挂着紫朝服?聖人道:吾十有五而志于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哎呀,天吓!〕空敎我有潑天才,沒一搭安身處?他們都翰林院出職,剗地理,倒敎我柴市裏落得個乘除。

(淨上)遠遠望見兩個兄弟來了。(生)哥哥。(淨)兄弟上船來。看仔細。(生,丑)哥哥。(淨)兄弟,我見今日天氣寒冷,沽得一壺酒在此,與你每煖寒。(生,丑)常來攪擾,何以克當?(淨)說那裏話。(丑)哥哥,你看我們纔下得船來,又下這等大雪,此乃國家祥瑞也。(生)

【村裏迓鼓】下着的是國家祥瑞,他與那富家,富家來相助。

(淨,丑)那富家好受用哩。(生)

他向那紅爐得這煖閣,炭火上把肥羊煎炙。門兒外雪飄,雪飄,耳聽得風淅淅,他把那氈簾抵擋。

(淨)還有快活了他的麼?(生)還有一等富貴之家,當此大雪之際,他在那紅爐煖閣銷金帳裏,飮的是羊羔美酒,伴的是美妾姣娥,歌的歌,舞的舞,好不快活受用哩!(淨)好受用吓。(生)

忽喇喇,象板敲;忽喇喇,象板敲。韻悠悠,佳人每唱;笑吟吟,美酒沽。〔哥吓,〕怎知道俺漁樵們受苦?

(淨)兄弟,天色已晚,你們入山打柴不得了,囘去罷。(生,丑)你也捕不得魚了。(淨)不捕魚了。(生,丑)多謝大哥,我們去了。(淨)有慢。(生,丑)好說。你看大哥呵!(合)

【寄生草】他把那漁船攬,凍得我便手怎舒?頭直上楊花瑞雪飄棉絮。他那裏收綸罷釣尋歸路,披蓑頂笠歸家去。凍得我便戰兢兢有口話難言。〔哥吓,〕這的是晚來江上也,那堪圖畫處!(同下)

潑水

(丑上)總甲年年做,輪流日日忙;若逢官府到,便是活遭殃。今日新太爺到任。伙計厾,紅吓挂挂,綵子結結,新太爺卽刻就到哉㖸。

【水底魚】引道前來,四方人站開。行的住步,坐的把身抬,坐的把身抬。(下)

(二小軍,二皂隸引生騎馬上)爛柯山下採樵人,誰識塵埃朱買臣?今日歸來洛陽道蘇秦原是舊蘇秦。下官朱買臣,蒙司徒大人引荐,除授本郡會𥡴太守,今日走馬上任,例該宿廟行香,又早三個日期也。

【新水令】乍辭天闕出耶溪,蹴芳塵,兩行僕吏。〔咳!〕鐵心愚婦遠,白髮故人稀。今日個晝錦榮歸,坐享着二千石。(下)

(旦上)好苦吓!

【步步嬌】一夜流乾千行淚,起倒難成寐。〔咳!〕如今懊悔遲!

我聞田舍翁多收十斛麥,尙且易一婦耶,何況他做了官是——𠲔!阿呀!

定然娶一個夫人摟在懷裏。

呀!又道是糟糠之妻不下堂,貧賤之交不可忘耶。

我還是他舊妻,這夫人該讓我做頭一位。(笑下)

(衆喝,生上)喚地方。(衆)地方。(丑)地方叩頭。(生)什麼人喧嚷?(丑)都是這些百姓,也有迎接老爺的,也有瞻仰老爺的,挨擠不上,因此喧嚷。(生)如此,不要趕,容他每覷者。(丑)是哉。喂!太老爺說,叫㕶厾不要嚷,好好例介看。(生)

【雁兒落】雜遝遝,黃童騎着竹馬迎;齊濟濟,白叟頂着香盤跪。

衆百姓,俺做你每的公祖官,須要守俺的法度。已往不,究自今後呵——(丑)阿聽見,句句纔是好話㖸?聽聽吓!

恁若是馴良,咱子民;恁若不守法度,咱仇敵。(下)

(旦急上隨看介)咦,咦,咦!我丈夫老爺果然做了官了!阿呀,有趣吓!

【沉醉東風】看他擺頭踏,吆喝幾回,我盼軒車,遲回半日。

吓!朱買臣,當初你賣柴的時節,只有我氏一人隨着你,今日是——唷,唷,唷!

緊隨着這些人,如同簇蟻。

吓!待我去叫他一聲。有理,竟叫他一聲。喂!朱買臣朱買臣!(內喝介)(旦)阿唷!

我高聲叫,又躭干係。

(丑上)走開點!走開點!(旦)長官。(丑)咦!㕶個堂客是痴個𠍽?(旦笑介)

我非裝呆做痴。

(丑)看㕶直頭是叫化子。(旦)

我非求衣乞食。

(丑)快點走開來吓,新太爺來哉。(旦)長官,

你若容奴一見,三張寶鈔來謝你。

(丑)弗要個樣買帛紙個。太爺來哉,臭花娘還弗走來!(下)(生,衆上)喚地方。(衆)吓。地方。(丑)有。地方叩頭。(生)又是什麼人喧嚷?(丑)有介一個痴堂客,小人趕俚弗肯走,為此喧嚷。(生)唗!本府半月前曾有條約頒行,三日前又有吿示張掛,投文收狀,自有日期,怎麼容留婦人叫喊!(丑)小人打掃得乾乾淨淨,弗知囉裏橫巷裏鑽出來個,小人弗防備了。(生)掌嘴!(衆應打介)(丑)阿唷!阿唷!(生)

【得勝令】〔呀!〕為什麼條約不遵依?為什麼吿示偏忘記?可知道官來莫出戶?要懂得馬到須廻避。

(丑)太老爺!太老爺!(生)打!(衆應,打介)(打完介)(旦上)(生)放起。

竹篦慣打恁光兒腿,榔槌專敲恁花子蹄!

喚那婦人過來。(丑下)個是囉裏說起!臭花娘!(旦)喂!打得好,打得好!(丑)呸!𣬿穿㕶個花娘!㕶害我打子,倒說打得好吓打得好!臭花娘!老爺拉厾叫㕶!(旦)敢是請我?(丑)正是哉,大紅帖子厾請㕶。(旦)不是吓,我是一位夫人吓。(丑)風菱吓,還有帶柄茨菇拉裏來。(旦)唗!狗才!(丑)婦人當面。(旦)咦!丈夫老爺,丈夫老爺。(生)原來就是你這蠢婦!(丑)吓!就是俚個底老,個個清白晦氣!阿唷!阿唷!(生)執事慢行。(衆應介)(旦)丈夫老爺吓!

【忒忒令】與君家生生別離,念妾身㷀㷀旦夕。

(生)我且問你,可記得打俺的手掌?(旦)

你是宰相肚裏好撐船隻。

(生)你如今姓也不姓?(旦)

你休記取婦人言。你今做高官,

(生)認我一認是何等樣人?

駕高車,我低頭跪,特來接你。(生)

【沽美酒】俺年來値數奇,俺年來値數奇;貪討論,假呆痴,隱迹山中效採薇。你學楊花東復西,甚顚狂,逐風飛!

(旦)阿呀!丈夫老爺吓!

【好姐姐】怎知奴身就裏?嚐二十載黃連滋味,難道一朝榮貴便忘炊扊扅?怕難抛棄。落花有意隨流水,歸燕無心戀墮泥。(生)

【川撥棹】恁娘行福分低,恁娘行福分低!恁做夫人做不得。恰纔好夫唱婦隨,舉案齊眉,受用的綉閣香閨,翠繞珠圍;為什麼年將四十,〔呀呸!〕羞羞搭搭薦誰行枕和席!(旦)

【園林好】思蔡澤妻曾逼離,想蘇秦妻不下機:都受了鳳冠霞帔。〔丈夫老爺,〕和你親結髮,怎暌違?難說道不收歸?(生)

【太平令】收字兒疾忙疊起,歸字兒不索重提。〔蠢婦吓蠢婦!〕曾,曾記得慘可可,雙眸流淚,滴溜溜,雙膝跪你?〔俺呵,〕那時節求伊阻伊,指望你心回意回。

左右。(衆)有。(生)取盆水過來。(衆)吓。(旦)要水何用吓?敢是叫我洗澡麼?(生)蠢婦!我將覆盆之水,比你出門之婦,從我馬前傾下,你若仍舊收得盆內者,我便收你回去。(衆)水有了。(旦)這個何難?來。(生)呀!

要收時將水盆傾地。

(衆傾水,旦捧水介)(衆)啓爺,收不起。(生)蠢婦!你旣抱琵琶過別舡,我今與你已無緣。難將覆水收盆內,呀呸!名臭千年萬古傳。打下去!(衆)嘚!下去!(旦)呵呀!水吓水!今朝傾你在街心,怎奈街心不肯盛?往常把你來輕賤,今朝一滴値千金。

【清江引】堪憐奴命眞顚沛!敎奴滿面羞難洗。這的是漾甜桃倒去尋苦李。

千休萬休,不如死休!呀!你看閘下清清流水,倒是我葬身之處了。丈夫老爺,收了奴家回去罷。(生)打下去!(衆)下去!(旦)罷,罷,罷!

倒不如喪黃泉,免得人笑恥!

(跳水下)(衆)啓爺,婦人投水死了。(生)這裏是什麼地方?(衆)青山閘。(生)分付地方買棺盛殮,就埋在此處。(衆)吓。(生)打導。(衆喝,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