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二/牡丹亭

Top / 綴白裘 / 十二 / 牡丹亭

牡丹亭

離魂

(貼扶旦病上)

【鵲橋仙】拜月堂空,行雲徑擁,骨冷怕成秋夢。世間何物似情濃整?一片斷魂心痛!

(貼)小姐看仔細,坐好了。(旦)枕函敲破漏聲殘,似醉如痴死不難。(貼)一段暗香迷夜雨,十分清瘦怯秋寒。(旦)春香,我病境沉沉,不知今夕是何夕了?(貼)吓,是八月十五中秋佳節了。(旦)㕶!(貼)是中秋佳節。(旦)吓!是中秋佳節?(貼)正是。(旦)老爺夫人為我愁煩,不曾賞玩了?(貼)這多不在話下了。(旦)前日先生替我推命,說要過中秋;看看病勢轉沉,今宵欠好了。(貼)吉人自有天相,不妨事。(旦)你與我推窗一看。(貼)曉得。(作推開窗介)(旦)看月色如何?(貼)小姐,微微月色,濛濛細雨。(旦)㕶!(貼)微微月色,濛濛細雨。(旦)咳!

【集賢賓】海天悠,問氷蟾何處湧?怕玉杵秋空,憑誰竊藥把嫦娥奉?甚西風吹夢無踪?人去難逢,須不是神挑鬼弄在眉峯,〔阿呀!〕心坎裏別是一般疼痛!

(悶倒介)(貼)阿呀!小姐為什麼?小姐醒來!小姐醒來!不好了!夫人快來!(老旦上)百歲少憂夫主貴,一生多病女兒姣。(貼)夫人,小姐一身冷汗,昏迷去了。(老旦)吓!有這等事!我兒醒來!我兒醒來!(旦醒介)

【轉林鶯】甚飛絲繾的陽神動,弄悠揚風馬丁冬?

(貼)小姐,夫人在此。(老旦)娘在此。(旦)吓!娘在那裏?(老旦)兒吓!娘在這裏。(旦)娘吓!孩兒要拜謝你。(老旦)兒吓!怎麼說出這等傷心話來?(旦)春香扶我起來。(貼)小姐,你是病虛之人,勞動不得。(老旦)正是,勞動不得,不要起來罷。(旦恨介)不妨,你扶我起來。(老旦,貼)吓,扶起來。(扶起又坐倒介)(老旦)還是不要動罷。(旦)不妨。(起身介)(老旦)春香扶好了吓。(旦)春香,你放了手。(貼)待春香扶定了好行。(旦恨介)阿呀!你放了手㖸!(老旦)吓,你放了手,看他怎麼?你遠遠防着他些。(貼)是。(旦)娘在那裏?(老旦)兒吓!在這裏。(旦)站遠些。(老旦)吓,站遠些。(旦)再站遠些。(老旦)再遠些。(旦)娘吓!孩兒要拜謝你。(老旦)不消罷。(旦)

從小來,覷得千金重。

(拜跌倒介)(老旦)阿呀!我兒!阿呀!我兒!(貼)小姐!小姐!(老旦)𠲔!賤人!怎麼不扶好了?(貼)扶好的吓。(同叫介)醒來!醒來!(旦醒介)阿呀!娘吓!(老旦)快扶他進去。(旦)

奴是不肖女,孝順無終。

(老旦)咳!看你這般光景,敎我怎生是好!(旦)咳!罷了。(貼)怎麼說吓?(旦)罷了,此乃天之數也。(老旦,貼)怎麼處吓!(旦)

到今生花開一紅。

阿呀!娘吓!(抱住老旦頸介)

願來生把椿萱再奉。(老旦,貼)恨西風,一霎裏,無端碎綠摧紅!

(旦)吓!娘吓!孩兒不幸,將何處置?(老旦)自然奔你回去的。(旦)咳!這個不消罷。

【玉鶯兒】旅櫬夢魂中,盼家山千萬重。

(老旦)縱然路遠,自然要奔你回去的。(旦)是不是,聽孩兒一言。(老旦)有甚話,你且說來。(旦)那後園——(老旦)吓!後園便怎麼樣?(旦)有一枝大梅樹。(老旦)可有?(貼)有的,有的。(旦)是兒心所愛。(老旦)吓!你愛他麼?(旦)我若死後,把我在葬梅樹之下,兒心足矣。(老旦)這個只怕使不得!(旦作氣別轉頭介)(貼)夫人,依了小姐罷(老旦)兒吓依便依你這却是為何?(旦)吓!娘吓!

做不得病嬋娟桂窟裏長生,則分的粉骷髏向梅花古洞。

(暈介)(老旦)呀!

你看他强扶頭淚濛,冷淋心汗傾。〔阿呀!天吓!〕不如我先他一命無常用!(貼合)恨蒼穹,妬花風雨,偏在月明中!

(老旦痛介)兒吓!你自保重,待我去與你爹爹說知,廣做道場,保佑你便了。春香過來。(貼)怎麼?(老旦)你小心伏侍小姐,我去去就來的。(老旦走,貼扯住介)夫人住在此,我怕。(老旦)阿呀!春香,這是小姐▲,何須害怕?你住在此,我去去就來的。(貼)夫人就來吓。(老旦)我就來的。(下)(貼)多着幾個人來吓,多着幾個人來。(旦)春香。(貼)阿呀!在那裏叫了,怎麼處?(旦)春香。(貼)在這裏。(旦)來。(貼)春香在這裏吓。(旦)你走來。(貼)吓!阿呀!天吓!偏是這燈都不亮了。好怕人也吓!(旦)春香,你來㖸。(貼)在這裏。(走到近身,旦扯住介)(貼)阿呀!小姐吓!(旦)春香,不知我可有回生之日了?(貼)不妨。(旦)春香吓!

【前腔】你生小,事依從,我情中,你意中。

我死之後,你小心伏侍老爺夫人,不比在我身畔,不要討打吃吓。(貼)這個曉得。(旦)我記起一事來了,我那春容題詩在上,外觀不雅,葬我之後,盛着紫檀匣兒藏在太湖石底下。(貼)這却是為何?(旦)春香

我有心靈翰墨春容,倘直那人知重。

(貼)小姐休說這等傷心話兒。(哭介)(旦)春香,我有幾件舊衣在床側,你拿去穿了罷。(貼)小姐且自寬心,將息起來,待我稟過老爺夫人,但是姓的秀才招選一個,與你同生同死,如何?(旦)只怕等不及了。(作心痛介)阿喲!(暈昏死介)(貼)呀!

這病根兒,怎攻?心上醫,怎逢?

(旦)春香,我死之後,你常在靈前叫我幾聲。(貼)阿呀!天吓!

聽他一聲聲說向咱,傷情重。(合)恨蒼穹,妒花風雨,偏在月明中!

(旦痛死介)阿喲喲!(貼)不好了!老爺夫人快來!(老旦,外上)

【憶鶯兒】鼓三鼕,愁萬重,冷雨幽窗燈不紅。

(貼)阿呀!小姐昏迷去了!(外,老旦)呀!

聽侍女傳言女病凶。

(哭叫介)阿呀!兒吓!

你捨得命終,抛的我途窮!當初只望你把爹娘送。(合)恨怱怱,萍踪浪影,風剪了玉芙蓉!

(外,老旦)我兒醒來!我兒醒來!(貼)小姐!小姐!老爺夫人在此。(旦醒介)爹爹。(外)兒吓!我在這裏。(旦看介)母親。(老旦)我兒,在這裏。(旦看介)春香。(外,老旦)春香,叫你。(貼)春香在這裏。(旦)快扶我到中堂去罷。(外,老旦)扶到中堂去罷。(旦)

【尾聲】怕樹頭樹底,盼不到的五更風。和俺小墳邊立斷腸碑一統。

今日是何夕了?(外)吓,是八月十五中秋佳節了。(旦)㕶!(老旦,貼)是中秋佳節。(旦)禁了一夜的風雨。(外)怎麼處吓?(旦)咳!

怎能夠月落重生燈再紅!

(旦作死介)(衆)阿呀!阿呀!(扶下)

問路

(淨扮老駝上)家人做事興,全靠主人命。主人不在家,園樹不開花。㕶道世界天浪個奇事無得個麼?我老駝相公身邊種花樹賣菓子為活,相公拉屋裏個時節,一顆樹上溜溜球球生滿個菓子;自從相公出去之後,顆顆樹浪生滿子蛀蟲,就是生兩個,纔不拉個星男兒肚細偷子去哉。我老娘家說說,欺瞞我家主公弗拉屋裏,倒是駡哩嚷。我耐弗得個氣,為此發介一個老狠,棄子屋裏,爬過嶺北來尋我里相公。一路問來,有人說道在南安府後邊梅花觀中養病。我尋得去,只見板門大個吿示,南安府個封皮封子個觀門厾。亦聽見人說道姑為子事務了逃走哉;有一個阿姪叫做癩頭黿住拉小西門,等我尋得去問一個實信例介,抹過大東路,投至小西門。(下)(丑上)

【金錢花】自小瘋癩,郞當,郞當。官司拿俺姑娘,姑娘。盡個法,腦皮撞;得了命,賣了房。充小厮,串街坊;充小厮,串街坊。

有數說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學生區區小子,自家非別,癩頭黿便是。間向無人拉裏,拿我個心事來說說介。我里姑娘搭個秀才做個節事務,做呢做得隱秀,走呢走得乾淨。囉裏說起!乞個秀才個老入娘賊,上起小姐個墳來,曉得子,竟出首南安府,要捉我里個姑娘搭子相公。出子差人來捉,道是弗見子了。說道:『聞得有個癩頭黿是石道姑的姪兒,住在小西門,我里去捉俚來見官就有着落哉。』我正拉厾出恭,卽見兩個差人說:『個個鬣鬁頭男兒就是俚,我里動手捉吓。』我一聽聽見子,乞我奔吓;個兩個毴養個說:『捉!捉!捉!』吓!拿我一把捉住子,說:『啲!你可是癩頭黿?』我說:『正是。那了?』不俚拿個索子拉我頭頸裏一套,一個推子我個背,說道:『走!走!走!』一走走到府前,官府正坐堂厾。只聽見個毴養個說道:『差人吿進。』裏向說:『進來。』『啓爺:道姑,秀才逃走了,拿得道姑的姪兒,叫做癩頭黿在此。』官府說:『與我帶進來。』『吓。癩頭黿帶進來。』拿我得來一厾厾拉丹墀底下哉。個個官府看見子我,問道:『你姑娘同秀才那裏去了?』乞我只是弗答應,個個忒頭判就狗頭狗得起來哉,說:『馬不弔不肥,人不打不招;把這厮上起腦篐來!』㕶道個個腦篐是那亨個?是介一個大圈,圈上胡桃大介兩個結,一戴戴拉我頭浪子;兩個皂隸兩邊立子,說道:『招上來!』我只是弗開口。官府說:『收!』只聽見甲拉一收,阿呀,苦惱吓!竟死子去哉!那皂隸先得子我身邊金鐘玉磬;㕶道個個金鐘玉磬囉裏來個?也是壙中之物。俚厾得子我物事,就替我帮襯哉說:『啓爺,那小厮篐出腦子來了。』那忒頭判道:『不信有這等事!帶上來看!』看見子我個鬣鬁頭浪是介爛腌狠臭,是介『呀呸,呀呸!帶下去!』叫左右與我召保,趕出去。乞我奔吓一奔,奔到無人場化,我說,弗要眞正篐子腦子出來,拿個手拉頭浪去一摸,看看原來是鬣鬁頭浪個膿血。個樣場哈,亦虧子鬁鬣頭救子我個性命厾。我為子俚厾列吃介一場苦,只落得身上個件衣裳,秀才不拉我個。今日我就着子,也讓我快活,快活。再踱介踱。咦!眞正配身!等我唱介隻山歌作樂作樂介。(山歌)搖擺搖擺擺子搖,無人所在了吓,擺過子個條橋。(淨上)喂,小官人唱喏。(丑白)咳,有竅。(唱)我小官人乞個腰痛了,唱弗得個喏吓。㕶個樣駝子,唱喏只當伸直子個腰。(推淨跌介)(淨白)阿呀!介個賊種!我大老娘家好意來唱㕶個喏,倒是𠍽駝子吓直子!介個小賊種!(丑)夾嘴介一記嘿好!㕶看見我偷子𠍽個家人物事?駡我賊種!(淨)吓!個件衣裳是我俚相公個喲。(丑)㕶厾相公姓𠍽?囉裏人?(淨)我里相公姓嶺南人。(丑)吓!難道㕶厾嶺南人着衣裳,我里間向是出毛個?(淨)弗要拉厾嘴强,有贜證拉厾,我里相公個衣裳衣帶頭浪有花字個。等我看。(丑)住厾。若是有花字呢,㕶拿子去;若無得,㕶個老毴養個,駝子要打直厾㖸!(淨)哪!嶺南氏。個弗是花字勒𠍽?地方吓地方!(丑)阿呀呀!(作唇衣帶頭介)(淨)㕶囉裏唇得落個了?地方捉賊!(丑)老伯伯弗要喊,脫還子㕶嘿是哉。(淨)起來。小官人,我是取笑,弗要㕶個。(丑)阿眞個介?(淨)眞個,弗要㕶個。(丑)介嘿多謝。(淨)我只要問㕶一個人。(丑)卽揀我認得個說來。(淨)就是方纔說個相公囉裏去哉?(丑)介嘿我弗得知。(淨)㕶眞個弗得知?(丑)直頭法搭知。(淨)認眞弗曉得?地方捉賊!(丑)阿呀!老伯伯,弗要嚷,等我對㕶說。大街浪人多,弗好說,我搭㕶到無人場哈去說。(淨)是個樣官官,最歡喜無人場哈個哉。(丑)啐!老毴養個,我搭㕶到敎場裏官廳浪去說!(淨)有理;就走。(丑)跟我得來。(淨)喂!慢慢里走。(丑)幾裏來。(淨)拉囉裏?(丑)拉裏幾裏貌。(淨)小賊種!弗要奔,奔殺子我老娘家喲。(丑)也弗關我事。(淨)幾裏無人哉,㕶說。(丑)老老,坐子說。(淨)坐子說。(丑)弗好,立子說。(淨)吓,立子說。(丑)弗好,原是坐子說。(淨)小賊種!倒要我老娘家爬上爬下!(丑)老老,我間向秀才是有一個,弗知阿是。㕶先說得來,若說得弗差,我便對㕶說;若說得弗對板,弗要說叫地方,就到當官去▲弗說個。(淨)有數說個:『天上鷂鷹乖,地下鬣鬁乖;』個個男兒乖厾。(丑)也差弗多。(淨)㕶聽我說。

【尾犯序】提起柳家郞

(丑)面孔長個短個?(淨)

他俊白龐兒,典雅行裝。

(丑)有幾哈年紀哉?(淨)

論儀表,三十不上。

(丑)㕶是俚個𠍽人了,來尋俚?(淨)

是他祖上傳留下,栽花種糧。

(丑)㕶個老老會種花樹個,倒是個趣徒。(淨)

自小兒看承他快長。

(丑)㕶幾時別俚個?一向阿有信?(淨)

自春頭別,跟尋到此間,說不端詳。

(丑)弗差,去罷。(淨)㕶說阿弗曾說,就叫我去罷。(丑)㕶說來搭我一樣個哉,我再說俚做𠍽?(淨)我是說屋裏向個多哈事務;那間㕶替我說,間向個星說話。幾時別個?(丑)老老,㕶厾家主公做差子一節事務了。(淨)做差子𠍽事務?(丑)拿個耳朶來。(說介)說哉。(淨)響點說,我弗聽見了。(丑)做個節事務做得弗好。(淨)做子𠍽事務介?(丑)

【前腔】他到此病郞▲。

(淨)病是原有點個。(丑)他遇着秀才。(淨)囉個𠍽秀才?(丑)就是敎小姐書個陳最良

勾引他養病菴堂,到後園遊賞。

一遊遊到小姐墳浪去,抬着子一幅夏容。(淨)𠍽叫夏容?(丑)弗是,叫𠍽秋容(淨)𠍽個秋容?那亨介件物事介?(丑)是介長,是介闊,當中畫介一個女客,多哈樹列。(淨)只怕是春容。(丑)是吓,正是春容。㕶厾相公得子個個春容,朝也拜,夜也拜,立也叫,困也叫,竟痴哉。(淨)竟痴哉麼?(丑)亦做出天大介事務來哉。(淨)做出𠍽大事務介?(丑)

那秀才為眞當假,去掘墳偷壙。

(淨)掘起墳來?阿呀!天吓!個出事務阿是俚做個?以後那哉?(丑)乞個老老上起小姐個墳來,曉得子,出首到南安府,差人捉㕶厾相公搭我里姑娘,解到當官去問罪。(淨)苦惱吓!弗要招沒好。(丑)打列,拶列,阿怕弗招?一招招子,個個官說道:『偷墳見屍者,依律該一秋。』(淨)𠍽個一秋?(丑)一秋㕶還弗曉得?就是個個一秋哉那。(淨)我里相公殺哉?(丑)殺是弗曾殺,則去落得一個頭。(淨)阿呀!我那相公吓!囉裏說起!叫我老老走頭無路哉!(丑)着實哭。(淨大哭介)(丑)老老弗要哭哉。(淨)相公殺哉,叫我那亨弗要哭!(丑)

你休慌。

㕶厾相公造化。(淨)人纔殺哉還有𠍽造化(丑)弗曾殺。(淨)弗曾殺!謝天地。(丑)遇子天恩大赦哉。(淨)赦哉?阿呀!我好快活吓!(丑)老老弗要快活透子,還有介莊奇事來。(淨)亦是𠍽個?(丑)個個小姐死子三年,乞㕶厾相公蠻支支一頓大掘掘活哉。(淨)弗信道死子三年亦活子轉來,只怕無介事。(丑)那說無介事?㕶道叫囉個去掘個了?就是學生。(淨)弗信。(丑)那間搭㕶厾相公做子夫妻哉。

那活鬼頭做了秀才正房。

(淨)㕶厾姑娘介?(丑)

我那死姑娘,倒做了梅香伴當。

(淨)那間囉裏去哉?(丑)幾裏住弗得哉,恐怕人沸沸揚揚。

臨安去,是我送他上路,賞我這件舊衣裳。

(淨)介個緣故。㕶起初說來嚇得我半死,那間說明白子,我好快活!兄弟,㕶曉得我里相公臨安去做𠍽?(丑)幾裏安身弗得了,逃走哉。(淨)弗是。

【尾】他到臨安定是圖金榜。

(丑)介多哈路,㕶囉裏去尋俚?(淨)說弗得

我勒掙着軀腰走帝鄕。

(丑)老老,去便去,路浪要小心個㖸。

一路裏畫影圖形捕兇黨。

說話也說完哉,別子罷。(淨)來,我替㕶說,我老娘家冷靜,㕶當子我個兒子,陪子我去罷。(丑)介個老毴養個,討我個便宜!(淨)討便宜,孫子還透拉㕶處來。(丑)喂!老老,㕶個背為𠍽了駝子?(淨)從小駝個。(丑)阿要我搭㕶醫好子?(淨)天生個,囉裏醫得好介?(丑)拿㕶得來夾拉個兩塊松板▲中子,兩頭用子繩一收沒直哉。(淨)死哉喲!(丑)老毴養個,人沒死哉,背直哉,阿是好方法?敎會子㕶那亨謝我?(丑渾先下)(淨)慢慢能介走。介個小賊種!(下)

弔打

(老旦,貼扮二小軍引外上)

【引】玉帶蟒袍紅,新參近九重。

秋來力盡破重圍,入掌銀臺護紫薇。回頭却嘆浮生事,長向東風有是非。下官杜寶,因淮揚平寇,蒙聖恩超遷相位。前日有個棍徒假充吾之門壻,我已分付遞解臨安府監候,今日閑暇,已差人去提取到來細審一番。左右,棍徒可曾解到麼?(老旦,貼)解到了。(外)帶進來。(二旦)吓。帶臨安府犯人進。(生押小生上)犯人進。(小生)唗!誰是犯人?(衆)這是衙門的規矩。啓爺,犯人當面。(二旦)打開刑具。(小生)岳父大人在上,小壻拜揖。(外)唗!誰是你的岳父?那個與你施禮!(小生)人將禮樂為先。(外)你是個犯罪之人,誰來與你咬文嚼字!(小生)

【新水令】則這怯書生,劍氣吐長虹;元來是丞相府,十分尊重。

(外)看刑法伺候!(小生)

他聲息兒忒洶湧,咱禮數缺通融。俺這裏曲曲躬躬,他那裏端然坐,全不動。

(外)你這厮在相府堦前還不下跪!(小生)生員嶺南柳夢梅,乃老大人的女壻;聞知老大人被圍淮揚,因令愛之托,特來訪問。(外)胡說!我女已故三年,莫說納彩下茶,便是指腹裁襟,一些也沒有,那得個女壻來?可笑!可恨!左右,拿下去打!(小生)唗!誰敢!誰敢!(外)

【步步嬌】有女無郞,早把青春送。

(小生)咳!那裏是惜樹憐枝?(外)唗!

剗口兒輕調鬨。

便是我遠房女壻呵——(小生)到也不遠。(外)

嶺南,我中,牛馬風遙,甚處裏絲蘿共?敢是一棍徒,走秋風,指說關親,騙得軍民動?

(小生)你這樣女壻,眠書雪案,立榜雲霄,自家行止,受用不盡,希罕秋風?老大人。(外)唗!還要强嘴!左右,搜他包裹,定有假雕印信。(衆)吓。布單被一條,木梳一副,小軸兒一幅。(外)取上來。吓!這是我女孩兒的春容,怎生在他身畔?我且問你,可認得南安道姑麼?(小生)認得。(外)可認得敎授麼?(小生)也認得。(外)天網恢恢,元來刼墳賊就是你!左右,揣下去打!(小生)誰敢打!誰是賊!自古道:『拿賊見贜。』(外)這春容就是贜了。(小生)

【折桂令】你道證明師,一軸春容。

(外)春容是殉葬之物。(小生)

可知道是蒼苔石縫,迸坼了雲蹤?

(外)快招來!(小生)

恁敎俺一謎承供,供的是開棺見喜,攩煞逢凶。

(外)壙中有玉魚金碗。(小生)

金碗呵,兩口兒同匙受用;玉魚呵,和俺在九泉下比目和同。玉碾的玲瓏,金鎖的叮咚。

(外)我曉得這都是道姑的引逗!(小生)

則那姑姑,他識趣,拿奸縱;却不似恁爺爺逞那拿賊威風!

(外)他明明招了。左右,取紙筆與他畫供。(小生)叫我招什麼?除非招不合做了老大人的女壻。(外)唗!

【江兒水】眼腦兒天生是賊,心機使得凶。

(小生)也不凶。(外)再不招,我要動刑了!(小生)生員這管筆則會作文寫賦,並不曉得供招。(外)你這樣人會作文字!(小生)不敢欺,到也去得。(外)唗!

你紙筆硯墨,只好招詳用!

(小生)生員又不犯奸盜。(外)

你奸盜詐僞機謀中!

(小生)因令愛之托。(外)還說!

你精奇古怪虛頭弄!

(小生)令愛現在,怎麼虛頭弄?(外)唗!

你把他玉骨抛殘,心痛。後苑池中月冷,斷魂波動。

(小生)誰說來?(外)陳最良來報,豈不是實麼?(小生)生員為令愛小姐費心,則除是天知地知,那陳最良那裏知道?

【雁兒落】我為他禮春容,叫的凶。我為他展幽期,躭怕恐。

(外)氣死我也!(小生)

我為他點神香,開墓封。

(外)𠳨!不說開墓也罷,若說起開墓,恨不得一棍打死這賊!(小生)

我為他吐靈丹,活心孔。〔呀!〕我為他,偎熨得體酥融;我為他洗發的神清瑩;我為他捨性命把陰程迸;我為他度情腸欵欵通。神通,醫得恁女孩兒家能活動。通也麼通,到如今,風月兩無功!

(外)吓,是了。我女兒當年元在後花園着魅而亡的,他必是個花妖柳怪了。左右,將這厮弔起來,取桃條着實打,必然現出形來。(衆)吓。(弔起打介)(丑,付報人上)天上人間忙不忙,開科失却狀元郞。狀元柳夢梅那裏?狀元柳夢梅那裏?(老旦)啲!這是相府門前,這般大呼小叫!(衆)我們是駕上差來尋狀元柳夢梅的。(老旦)吓!裏邊弔打的賊犯是叫柳夢梅吓。(衆)我們同進去看來。(進介)小的們叩頭。(外)你們這班什麼人?(衆)我們是駕上來的。(外)到此何幹?(衆)尋狀元的。(外)那裏人氏?叫什麼?(衆)嶺南柳夢梅。(小生)大哥,我正是嶺南柳夢梅。(外)掌嘴!(衆)吓。(付,丑)老爺,他就是狀元了。(外)𠳨!他是刼墳的賊!你們到別處去尋罷。(付,丑)他們有個家人在外,不免叫他進來認一認。老兒呢?(淨上)那哼?(付,丑)裏邊有個柳夢梅,你去認一認可是你主人?(淨進介)官人拉囉裏?官人拉囉裏?(小生)老駝。(淨)吓!正是我里官人。為𠍽了弔拉裏?(小生)平章寃我是賊,將我百般弔打。(淨)吓!你那平章,等我拚個老性命結果子㕶罷!(撞介)(外)唗!趕出去!(付,丑)我每報與老爺知道。(淨)有理個。一心忙似箭,兩脚走如飛。(下)(外)你這厮方纔假充吾壻,如今一個狀元也是冒認得來的麼?左右,與吾着實打!(小生)阿唷唷!老平章吓,賊是假的,狀元是眞的。打死了,聖上和你要人哩!(外)胡說!凡中狀元有登科錄為證,你可有指實?左右,與我着實打!(衆打介)(末上)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進見介)老平章請了。(外)先生為何光降?(末)聞得新科狀元柳夢梅在此,特來尋他。(小生)我正是柳夢梅,救門生一救。(末)呀!正是新狀元,快放下來。(外)他是個刼墳賊,決不是他。(末)現有登科錄在此,請看。

【僥僥令】這是御筆親標第一紅,柳夢梅為梁棟。高吊起文章鉅公,打桃枝受用。

(外)先生不要認錯了。(末)是晚生本房中取的。(小生)恩師救門生一救。(末)快放下來。(衆放下介)(末)

元來斯文到吃盡斯文痛。無情棒打多情種。

(小生)恩師,他是我的丈人,他把我這等難為。(末)吓!

元來倚泰山壓卵欺鸞鳳。

左右,取宮袍過來(外)𠳨!這樣人與他宮袍穿,扯碎了!(末)此乃朝廷的宮服,斷乎使不得。(衆與小生穿服帶冠介)(小生)

【收江南】〔呀!〕恁敢抗皇宣,駡勅封,早裂綻俺御袍紅?似人家女壻拜門也,近乘龍,偏我帽光光,走空;你桃夭夭,煞風。〔老平章,〕你看我插宮花,帽壓君恩重。

(外)先生,天下同名同姓的儘多,怕不是這個柳夢梅?若是他,童生應試也要候案,怎生殿試了不候開榜到淮揚胡撞?(末)老平章:

【園林好】嗔怪你為平章的老相公,不刮目破窰中呂蒙。忒做作,前輩們性重。敢折倒你丈人峯,折倒你丈人峯?

(外)悔不將刧墳賊先行奏請!(小生)兀自不知;因李全兵亂,放榜𥡴遲,令愛聞有兵寇之事,着我一來上門,二來報他再生之喜,三來扶助你為官:誰想好意反成惡意。今日可是你的女壻了?(外)誰認你女壻來!(背介)(小生)

【沽美酒】則恁那孔夫子公冶長陷縲絏中,柳盜跖打地洞向鴛鴦塜;〔有日呵,〕把爕理陰陽問相公。要無語對春風。只待列笙歌在畫堂中,搶絲邊,御街攔縱,把窮柳毅陪笑在龍宮。恁老夫差失敬了韓重。俺呵人雄氣雄;老平章深躬淺躬(末)快請狀元升東轉東。

(小生)老平章,恁小壻赴瓊林宴去了。呀!

那時節纔提破了牡丹亭杜鵑殘夢。

(欲出介)(末)吓!老平章請了。(小生回頭看外下)(末)請了。(下)(外立起送,怒介)

【尾】一場絮聒渾如夢!

怪哉!怪哉!左右。(衆)有。(外)還是賊呢,還是狀元?

這啞謎心頭不懂。把往事應須問塞鴻。

這事與陳最良商議。左右。(衆)有。(外)把我名帖去請黃門到來。(衆)是。(外)明日與他面君便了。奏上封章聽指揮,還魂一事古今稀。假饒染就輕紅色,也被傍人講是非。𠳨!可惱吓可怪!(氣下)(衆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