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二/牧羊記

Top / 綴白裘 / 十二 / 牧羊記

牧羊記

遣妓

(淨上)

【出隊子】敎人嘔氣,恨只恨君不見機!好人不做,倒做撒罕兒,美食不餐忍肚飢。你道惺惺,我道你痴。

心事未平空宴樂,除非降順事方休。俺只為蘇武不肯降順,費了多少心機;前日着李陵到望鄕臺治酒張筵,勸他降順。他寧甘餓死,決不失節,那李陵惶恐而回。我如今又尋思一計,想那蘇武孤眠獨宿已久,必思女色,不免着一絕色的女子前去陪奉枕席;若得收留,以作降順之計。小番那裏?(末上)來了。聽得大王叫,慌忙走來到。大王有何分付?(淨)差你到受降城中去喚一個上等的行首來,我在這裏立等。(末)曉得。(淨下)(末)轉過沙漠地,來到受降城。此間已是。呔!龜子。(丑上)來哉,來哉。諸般生意好做,唯有亡八難當。金山脚下是家鄕,馱石碑是我的本行。吓嗄,是個將爺。弗是節裏來㖸?(末)呔!我是大王差來的。(丑)呸出來!我道是要節規個了,倒是叫生意個。這個將爺有𠍽話說了?(末)你家阿有上等的行首?(丑)有,有介一個斬貨拉裏,叫做張姣。(末)喚出來,待我看看可去得?(丑)噢,等我叫俚出來。囡兒拉厾囉裏?快點走出來。(貼上)來了。

【清江引】奴家待客方纔了,只聽得爹爹叫,忙把綉鞋兜,鈕扣牢拴着。輕梳淡粧把蛾眉掃。

爹爹萬福。(丑)罷哉,罷哉。大王厾差介一個作出將爺拉裏,見子俚。(貼)是。將爺萬福。(末)這就是你的女兒麼?(丑)正是。阿好?(末)好!就同我去。(丑)阿要琵琶弦子個?(末)我那裏都有。(丑)介嘿就走。(末)行行去去。(丑)去去行行。(末)住着。大王有請。(淨上)行首有了麼?(末)喚到了。(淨)先着那龜子進來。(末)吓。呔!龜子,大王喚你進去。小心些吓。(丑)阿呀,搗㕶厾娘個屎連頭,好高門檻!眞正烏車爬門檻,只看此一跌哉。(跳進爬介)(淨)什麼東西?(丑)此物。(淨)什麼此物?(丑)橋頭巷口牆頭上寫厾個撒尿者,此物也。(末)啓大王,是烏龜。(淨)這厮巧言!(丑)直道。(淨)你家有幾個行首?(丑)只有一個。(淨)還是親生的,還是倒包的?(丑)是我親▲裏𣬿出來的。(淨)叫什麼名字?(丑)名喚張姣。個星人歡喜俚,纔叫俚張小妹。(淨)喚進來。(丑)吓。我個兒子,一個蟞虱大王拉厾,進去見了。(貼)是。大王在上,張姣叩頭。(淨)抬起頭來。(貼抬頭,淨笑介)哈,哈,哈!(丑)哈,哈,哈!(末)呔!(淨)起來。你是那裏人?(貼)南方人氏。(淨)到了幾時了?(貼)兩個月了。(淨)𠰻!到了兩月怎麼不來見我?(貼)大王的衙門大,不敢進見。(淨)我的衙門大,難道是吃人的?(丑)大王的衙門大,不吃人;我們女兒的衙門小嚎。(末)什麼?(丑)倒會咬人個。(末)呣!(淨)張姣,我喚你非為別事,只因南漢使臣蘇武在此已久,想他孤眠獨宿,必思女色,着你扮做良家女子到那裏,姣聲嫩語,陪奉枕席。他若可收留,可就中取事,以為降順俺們之計。倘得成事,囘來重重有賞。(貼)張姣啓上大王:那相是個忠臣義士,不貪女色,難以近他。(丑)去弗得個。(淨)𠰻!你不肯去?小番,把龜子砍了!(末)吓!(丑縮頸介)阿呀!兒子!救救㕶厾個爺吓!(貼)張姣愿去。(淨)饒了。(末)龜子伸出頭來。(丑)弗出來哉,過子驚蟄出來厾。(末)呔!(丑)我縮子頭看㕶囉裏下刀吓?(淨)張姣

【玉山頽】看你千嬌百媚,〔不要說是蘇武獨宿孤眠,〕見了你,豈不歡頤?須當下禮,陪枕席,小心伏侍。(丑)〔大王,〕若得他心肯,是我運通時,千金賞賜便關支。(貼)

【前腔】娼門為妓,恐他行不怕吝鄙;若是他撞入門來,勾引他,怎生脫離?蒙王差遣,當宛轉小心陪侍。(丑)〔大王,〕若得他心肯,是我運通時,千金賞賜便歡娛。

(淨)明日須當到海隅。(貼)大王嚴命怎生違?(淨)正是得他心肯日。(貼)果然是我運通時。(淨)張姣。(貼)有。(淨)你今日住在我府中,明日着人送你到北海岸邊去便了。小番。(末)有。(淨)撥一所官房與龜子居住,先賞他十兩銀子,成事回來,再賞二十兩。(丑)多謝大王。(淨)張姣隨我進來。(淨下)(丑扯貼介)囡兒住厾,草紙拉裏。(貼)啐!(下)(丑)哪,哪,要緊嘿事,那弗要個?(末)龜子,好造化!俺大王爺喜歡你女兒,賞你房子,又賞你銀子。(丑笑介)我的作出將爺,大王賞了我銀子,我有子本錢哉,搭㕶合夥計做生意哉㖸。(末)做什麼生意?(丑)討兩個丫頭開門頭哉那。(末)呔!放屁!(下)(丑)阿呀!好快活!(唱介)

若得他心肯,是我運通時。千金賞賜便關支。(渾下)

吿雁

(生上)

【引】仗節羝羊北海隅,天困男兒,誰拯男兒?綠雲青𩬆已成絲,辜負年時,虛度年時。

蘇武在沙漠,臥起持節;節旄已落盡,忠心堅似鐵。渴飮月窟水,飢餐天上雪。牧羊邊地苦,落日歸心絕。君親不可忘,相思淚成血。只見淅零零風飄敗葉,黑黯黯塵滾荒郊,悲切切猿蹄鶴淚,凄慘慘鬼哭神號:對此凄涼景狀,好生傷感人也!

【宜春令】西風起,雲亂飛,攪動人傷秋意兒。

(內雁叫介)呀!

見一隻失羣孤雁,向我哀鳴聲嘹嚦。

蘇武自到此地,不曾寄封音書回去,料想朝廷也不知我存亡下落。想古人曾託鯉魚寄書,難道這雁兒偏就寄不得書?

衡陽雁正往南飛,肯將咱一封書寄?這飛禽,看他搖頭擺尾,已知人意。

阿呀!雁兒吓雁兒!

【前腔】你若知人意,我就說與恁。這寃屈,自有天知地知。十九載艱辛歷盡,今日相逢,必有重歸計。若天敎你來周濟,好相隨,不得疑忌。〔呀!〕奇異,聞呼卽至。我就寫封書仗伊傳遞。

且喜雁兒已下,不免寫起書來;只是一件,這個所在,怎得文房四寶?

【大聖樂】好敎人無計施為。〔吓!有了!〕只得裂衣服權當紙。

紙便有了,怎得筆來呢?吓!

我待將草梗輕磨鋸。

紙筆都有了,只是沒有墨,將什麼來寫?也罷!

我只得刺,

阿呀!親娘吓!

刺血寫因依。

呀!你看我的眼淚都成了血了。

看淚珠滴下相和血,那些個血淚相和色更緋。若得書至,也不枉了這場疼痛,這般心機。

書已寫完,不免繫在雁足之上。且住,此書若到御前聖目觀看,非同容易。不免跪讀一遍。

【下山虎】微臣蘇武刺血陳情:一自離朝後,投入邊庭;不想衞律奸臣,便來强挺。苦逼我歸降,不從順。無可奈,自思忖,待引刀鋒一命殞。因此單于怒發,入于陷穽,嚙雪餐氈,苟延此生。

【亭前柳】北海牧羊羣,羝乳放回程。充飢皆草子,相親是猩猩吿天天不應。好傷情,怎禁得兩淚盈盈!

【蠻牌令】持節守忠貞,回首影隨身;因循十九載,並不改忠心。曩聞得先王早崩,泣血淚,效死無能思仁主懷聖明,鑒取微臣激切,無任屏營。

且喜一字不差,不免繫在雁足之上。雁兒吓!

【一盆花】仗你一封達聽,望天朝金闕旺氣騰騰。月冷權栖蓼花汀,天寒暫宿無人境。你翅兒又輕眼兒又明,須把我音書達上,更莫留停。

【勝葫蘆】翩翩去也漸無影,料尅日到京城。若還達上傳宣命,差兵遣將,須有日還朝賀昇平。

【尾】賀昇平,邊疆靜,丹書竹帛定留名。〔雁兒吓!〕望你堅心達庭。

雁兒已去,不覺神思困倦,且到壙中少睡片時。但愿應時還得見,果然勝似岳陽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