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二/療妬羹

Top / 綴白裘 / 十二 / 療妬羹

療妬羮

題曲

(貼扮小青牡丹亭上)雨深花事想應捐,小閣孤燈人未眠。不怕讀書書易盡,可憐度夜夜如年。我喬小青空負俊才,竟遭奇妬。自分桐灰爨下,驥死櫪中。不意夫人一見如故,憐惜安慰,綽有深情;敢謂惟賢知賢,還是不幸之幸。前日向他借得許多書籍,眞個是五車誇富,二酉爭奇;誦讀之餘,愁苦若失。內有牡丹亭曲本一册,本是湯臨川所撰。柳夢梅畫邊遇鬼,杜麗娘夢裏逢夫;有境有情,轉幻轉艶。草草讀過一遍,止悉大凡。(內打一更介)今夜雨滴空堦,愁心欲碎;便勉就枕函,終難合眼。不免再將來重閱一遍。

【桂枝香】公名守,請這生宿秀。俏書生,小姐聰明;頑伴讀,梅香卽溜。剛念得毛詩一首,咏關睢好逑,關睢好逑。

好笑杜麗娘悄然廢書而嘆,道聖人之情見乎詞矣。

便春心拖逗,向花園行走。感得那夢綢繆。〔那柳夢梅驀地將他抱去,〕軟欵眞難得,綿纒不自由。

【前腔】雖則是想邊虛搆,也是他緣中原有。

夢得正好,那不湊趣的花片偏要把他驚醒來。

似這小花神妬色驚回,到不如後來的老冥判原情寬宥。〔最妙的是尋夢這一齣〕恨風光不留,風光不留,把死生參透,只要與夢魂厮守。

(又看介)咳!痴丫頭!做了個夢,怎生就害起病來吓?

甚來由假際猶擔害,眞時怎着愁?

(內打二更介)(又看介)

【前腔】這是相思症候,誰識得個中機彀?姑姑道術無靈,敎授醫功莫奏。

他說若不描畫眞容留傳于世,豈知西蜀杜麗娘有如此之美貌乎?

把丹青自勾,丹青自勾。

他又在畫上題詩一首,道:

不在梅邊相就,便在柳邊重遘。

(淚介)我那麗娘姐姐吓!你眞個死了!

下場頭:院草成墳樹,衙齋改寺樓。

你聽,窗外風雨越發大了。

【前腔】風聲冬吼,雨情秋霤,似同咱淚點飄零,敢也為嬌娥僝僽。

(又看介)後來生養病梅花觀中,恰好拾得此畫。

想情緣未酬,情緣未酬,湖山鑽透,覓得個風魔消受。

生又是個痴漢,只管美人小姐的叫:

叫無休,直叫得冷骨心還熱,僵魂意轉柔。

(內打三更介)

【前腔】半年幽媾,少不得一朝明剖。

那時生聽了鬼話,挖開墳墓,果然還魂重活。

那裏是註重生陽壽還該?方信道歷萬刼情腸不朽。

妙在不去通知陳最良;若一通知,他這迂腐老兒,怎肯相信?那墳再也開不成了。不道平章也是一般見識。

笑拘儒等籌,拘儒等籌!把生人活口,只認作子虛烏有。漫推求,相府開甥舘,還虧得,天街報狀頭。

(作看完介)『第云理之所必無,安知情之所必有?』臨川序語,大是解醒。

【前腔】魂還非謬,詞傳可久。若不信拔地能生,可聽說和天都瘦。〔似俺小青今日裏呵,〕怕不待臨川淚流臨川淚流。好趁你這殘香餘酒,略寫我慵粧懶繡。(內打四更介)數更籌,

(內作風聲介)(遮燈介)

燭閃褰衣護,窗開剪紙修。

牡丹亭翻閱已完,待我再看別種。原來只這幾本舊曲。

【長拍】一任你拍斷紅牙,拍斷紅牙,吹酸碧管,可賺得淚絲沾袖〔總不如這牡丹亭一聲河滿便潸然,四壁如秋。

(重看介)待我當做杜麗娘摹想一囘。這是芍藥欄,這是太湖石;呀!夢中的人來了也。

半晌好迷留,是那般憨愛,那般癆瘦。只見幾陣陰風涼到骨,想又是梅月下,俏魂遊。〔天吓!〕若都許死後自尋佳偶,我豈惜留薄命,活作覊囚?

咳!似他這樣夢,我小青怎麼再不做一個兒?

【短拍】便道今世緣慳,今世緣慳,難道來生信斷,假華胥也不許輕遊?〔只怕世上沒有柳夢梅,〕誰似他納采掛墳頭,把畫兒當綵毬抛授?若不是痴情絕種,可容我偷識夢中愁。

桌兒上偶有花箋在此,不免題詩一首。(寫吟,場上用笙合)冷雨幽窗不可聽,挑燈閒看牡丹亭。人間亦有痴于我,何必傷心是小青?(掩卷淚介)

【尾聲】從今譜夢傳奇後,添附新詩一首。麗娘麗娘!〕你可聽語傷心,也向夢裏酬。

(內打五更掩面拭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