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二/繡襦記

Top / 綴白裘 / 十二 / 繡襦記

繡襦記

剔目

(旦上)

【引】賣釵收古典,勸郞希聖希賢;窮理義,坐青氈。

倒橐收回萬卷書,明窗淨几惜君諸。寒灰餘燼漫吹㖸。三寸舌為安國劍,五言詩作上天梯。愿郞他日錦衣歸。奴家自與郞沐浴更衣,設一書院另住,先以酥乳潤其臟腑,後以粥湯養其腸胃,未及月餘,且喜精神平復,面貌如初。奴家勸他盡棄百慮,以志于學,俾夜作晝,已經二載;業雖大就,再令精熟,以俟百戰,多少是好。言之未已,郞出來也。(小生上)

【引】命途遭偃蹇,鴻鵠暫困林間。毛羽長,看孤鶱。

(旦)官人。(小生)大姐。(旦)官人,妾聞天之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你貧賤患難,皆已歷盡,何不奮志于學,以俟百戰?(小生)大姐,卑人聲振京闈,名聞天下,海內文章,莫不槩覽;書已讀盡,無庸再讀。(旦)郞,自古書囊無底,那有讀得盡的道理?(小生)說得有理。書囊無底,待我再讀。(旦)

【沉醉東風】你且對青燈開着簡篇,須勵志,莫辭勞倦;坐待旦,竟忘眠。乾乾黽勉,如與那聖賢對面。(合)鳶飛戾天,魚躍于淵;察乎天地道理,只在眼前。(小生)

【前腔】看詩書不覺淚漣。

(旦)你看書為何墜下淚來?(小生)

這手澤非爹批點?

(旦)不怨父母還是個好人。(小生)自古天下無有不是的父母。

想熊膽苦參丸,娘親曾勉。〔今日呵,〕虧殺你再三相勸。(合)鳶飛戾天,魚躍于淵;察乎天地道理,只在眼前。

(小生)大姐,夜深了,進去睡罷。(旦)豈不聞古之聖賢懸梁刺股,以志于學?你今懶惰,焉能有成?你且看書,待我做些針指陪你。(小生)若如此我再讀書。(旦)

【江兒水】刺綉拈針線,工夫自勉旃。謾配均五綵文章炫,似補袞高才將雲霞剪,皇猷黼黻絲綸展。若論裙釵下賤,十指無能,羞逞芙蓉嬌面。(小生)

【前腔】聽玉漏催銀箭,金猊冷篆烟。奈睡魔障眼精神倦。(內吹打介)聽紅樓猶把笙歌按,倒金樽,秉燭通宵宴。

(旦)你還想紅樓翠館怎麼?(小生)

眼倦情懷撩亂,聽聲徹槽檀。

(內)請了。(小生)

想是曲罷酒闌人散。(旦)

【玉交枝】你文章不看。

(小生)小生着實在此看書。(旦)𠲔!

口支吾,一剗亂言!

讀書有三到。(小生)那三到?(旦)心到,眼到,口到。你書倒不讀,

為何頻顧殘粧面?不思量繼美承前。(小生)看你秋波玉溜使我憐,一雙俊俏含情眼。(旦)你不用心玩索聖賢,却為妾又垂青盼。

(小生)我的娘,誰叫你生得這般標致?(旦)看書。(小生)大姐,身子倦了,睡了罷。(旦)你眞個不耐煩了麼?(小生)其實有些不耐煩了。(旦)旣如此,

且把書來收卷。

(小生)有理,收拾了去睡罷,明日再看。(旦)罷,罷,罷!為妾一身,損君百行,何以生為?

我拚一命先歸九泉!

(小生)大姐何出此言?(旦)你方纔說喜我的甚麼?(小生)我說喜大姐這雙俊俏的眼。(旦)吓!你喜我的眼,你何不早說?罷!

我把鸞釵剔損鳳眼,羞見你不肖迍邅!

(小生)呀!不好了!

見涓涓血流如湧泉,潸潸却把衣襟染。

大姐,小生在此看書,『曰:其至矣乎?夫聖人所崇德而廣業也。』

今始信望眼果穿,好敎人感傷腸斷!

大姐甦醒!小生在此看書,『曰:君子之道,或出或處,或默或語。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臭如蘭。』大姐吓!(旦)

【玉抱肚】我在冥途回轉,尙兀自心頭火燃。你還只想鳳友鸞交,焉得造鷺序鵷班?

亞仙亞仙,你好痴吓!這等不習上的,管他怎麼?

向空門落髮,伊家休得再來纒。紙帳梅花獨自眠。

(小生)且住,他是個女子,尙然如此立志;我是個男子,何故執迷如此?大姐,你不須煩惱,我聞得上國開科,明日別你前去,若得一官半職,回來見你,若不得官,永不見你之面也。(旦)如此却好。我有白金十兩,贈君為盤費。(小生)多謝大姐。(旦)但不知幾時起身?(小生)大姐!

【川撥棹】我明日別朝金殿,把胸中經濟展。(旦)論所學達者為先,論所學達者為先。早成名,吾心始安。(小生)〔大姐,〕我不成名誓不還,我不成名誓不還。(旦)

【尾】孤闈再把重門掩,不堪離恨寄氷絃。斷雨殘雲思黯然!

(小生)阿呀!大姐吓!(哭下)(旦)才郞快着祖生鞭,騰達飛黃路佔先。從此閨中常側耳,泥金帖子好音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