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二/葛衣記

Top / 綴白裘 / 十二 / 葛衣記

葛衣記

走雪

(小生葛衣上)

【金蕉葉】寒催恨催,淚盈盈,空沾兩腮。姻緣簿,須臾拆開;蒹葭誼,無端悔賴。

倚勢令人太不禁,絲蘿空說附喬林。人情若比初相識,到底終無怨恨心。吓,我想父親在日,與家結姻,何等相厚;如今是見我家貧,一時心變,勒寫休書,是何道理?我當日父親相厚的也不止他一人,那個不知道這頭親事?我如今且不要囘去,就往各家吿訴一番,畢竟也有個公議。阿喲,只是風緊衣單,好生寒冷,叫我怎生行走?

【山坡羊】想當初,許多親愛;到如今,驀然更改,惡狠狠,如狼似豺。好叫我恨悠悠,不斷如江海!漫自猜,無端溺死灰。想梧桐吹倒自有旁人在。世變星移,人情物態。傷懷,蘭蕙深交安在哉?堪哀,宿莽荒榛土一堆!

迤邐行來,此間已是太常門首了。只是這般光景,怎好去相見?吓!『貧乃士之常,』相見何妨,何妨?不免叫一聲:門上有人麼?(淨,付上)侯門深似海,不許外人來。是那個?(小生揖介)吓,大叔,大叔。(淨,付)你是什麼人?(小生)我是公子。(淨)到此何幹?(小生)有事相求。敢煩通報一聲。(付)正是,老爺時常說有個公子,想就是他。(淨)待我進去通報一聲便了。(下)(小生)吓!大叔,學生只因得了一口氣,特來吿訴你家老爺。(付)他進去與你通報了。(小生)多謝。(淨上)公子,老爺此時在那裏賞雪忙,不得工夫,說改日來會罷。(小生)怎麼說,改日?(淨)正是。(小生)不是吓,學生因着了一口氣,要吿訴你家老爺。再相煩報一聲。(淨)老爺性子不好,那個敢再進去稟?(小生)豈有此理。待我自家進去。(付推介)這等惹厭!走!正是閉門不管窗前月,吩咐梅花自主張。(下)(小生)吓!竟是閉門不納。(哭介)進去了!我且再往別家去。只是風雪交加,如何行走?吓!雪兒吓雪兒!你是天上的東西,如何也是這等世態,偏向我沒衣服的身上只管打來!(退介)呵唷!呵唷!

【前腔】疎辣辣,寒林風擺;撲簌簌,雪花無賴;亂紛紛,堆積悶懷;密扎扎,愁鎖圍難解。

(跌介)阿唷唷!我只有這件衣服,又遭一跌。這也不要怪他。

也是我命運乖,偏遭顚仆災。

但我冬天穿葛他們若有故人之情,憐念我便好。咳!任西華任西華,你好痴也!

只怕綈袍戀戀,古道今難再。漫自躊蹰,誰來瞅睬?

此間已是左丞門首了。不免喚一聲:『門上有人麼?』(丑扮醉皂隸上)囉個來哉。酒醉方醒睡,何人來扣門?𠍽人?阿是相面個?(小生)不是。(丑)看風水個?(小生)我是公子。(丑)銀鍾子倒是飯碗豪燥。(小生)噯!公子吓。(丑)陳松子纔是油個。喂,要俚𠍽?(小生)我叫公子,有事要見你家老爺,求稟一聲。(丑)阿稟得個介?(小生)稟得的。(丑)介沒住厾。阿有囉個大叔厾?(末內)怎麼說?(丑)外頭有一個個𠍽公子要見老爺了。(末內)住着,待我通報。(丑)喂!朋友,我替㕶傳子進去哉。(末內)皂隸皂隸。(丑)拉裏,拉裏。(末)老爺說不認得什麼公子,叫你打發他去。(丑)曉得哉個個人介?(小生)在這裏。(丑)老爺說不認得你,叫你去罷。走,走,走!(小生)豈有此理!走來,我叫任西華,與你老爺是通家,怎麼說不認得?(丑)吓!你叫𠍽個?(小生)任西華。(丑)陳西瓜倒練個哉。(摸介)𠲔!倒是個着皮鬆!(小生)𠳨!這個人醉了。(丑)擾㕶個喲介,𣬿!個樣大雪倒兩碗哉𠍽個!(小生)你不肯通報,待我自家進去。裏面有人麼?(丑推跌小生介)呸!㕶是叫化子哉,𠍽個直闖?(小生怒介)吓!我是化子麼?這狗才!這等可惡!(丑)可惡吓!等我來拿一把雪泡㕶使使!(捧雪丟介)(內叫)皂隸。(丑)吓,來哉,大鑊鍋裏放一把哈。(下)(小生)咳!走過兩家都不肯相見;若再到別家去,我想也是枉然。只是肚中又飢,身上又冷,風雪又越發大了,不如且回家去稟知母親,再作道理。

徘徊,十謁朱門九不開;虺隤,似捲盡寒爐一夜灰。

(內喝道介)(小生)前面有官長來了,或者認得亦未可知。我且站立一邊。(雜扮二小軍,末,淨院子,雜扮車夫推外上)

【縷縷金】乘駟馬,出天街,宮闕岧嶤外,展瑤臺。因念無衣客,重裘堪愛。歌殘黃竹轉興衰,忘威怎擔戴?忘威怎擔戴?

(看小生嘆介)住了車,這等大雪,身上穿了重裘尙不能禦寒,那邊道旁站的人還是穿着葛衣,咳!可憐,可憐!(又看介)吓!我看那人有些面善。院子,上前去問他可是公子麼?(淨)是吓。來,老爺問你可是公子麼?(小生)學生正是。大叔,你每老爺是姓什麼?(淨)就是秘書監老爺。(小生)吓!就是老爺。(淨)啓爺,正是公子。(外下車見介)吓!果然就是賢姪。(小生哭)阿呀!老伯吓!(揖介,作悲介)(外)咳!可憐!把衣服換了。(淨與換衣介)(外)聞你落薄,正要差人訪你,果然如此襤縷了。你為何獨自在此?(小生)老伯聽稟!

【山坡羊】嘆不肖一家狼狽。

(外)令尊的許多書籍,如今還在麼?(小生)

論遺編五車猶在。

(外)好!這是賢姪能守了。令堂好麼?(小生)

念寡母㷀㷀在堂。

(外)令堂的甘旨呢?(小生)甘旨麼?(作面腆介)(外)衆人退後。(衆下)(小生)老伯吓!

奈三餐菽水猶尶𡯓。

(外)原聘氏可曾畢姻麼?(小生)

誰知事不諧?怎知是禍胎?

(外)什麼禍胎?(小生)老伯還不知道麼?(外)並不知道。(小生)小姪前日在那靜貞菴中去燒香,正要出門,却是翁的令愛也來燒香;因幼是相見過的,只得上前去作揖,不想被他家人恥辱了一場。(外)你該吿訴他主人纔是。(小生)小姪正欲吿訴,見我衣衫襤縷,勒寫休書。(外)可曾寫與他麼?(小生)被他逼勒不過,只得寫了。(外)吓!寫了?咳!賢姪,你不該寫與他纔是。(小生)老伯吓!

契舊都頽敗;深盟,却變做寃債。

(外)令先尊的相交也不止他一人,你還該往各家去吿訴。(小生)因此吿訴父執諸公。(外)是那幾家?(小生)是左丞,太常。(外)他兩家怎麼公議法?(小生)都是閉戶不納。(外)吓!都是閉戶不納?咳!世道人情,令人可恨!這樣人就該與他絕交了。(小生)

塵埃,似雪壓梅花凍不開。〔今日幸遇老伯呵,〕似春臺動,把東風雪後來。

(外)不消說了,且到我家中去。(小生)多承老伯美意。只是衣衫襤縷,恐怕玷辱了老伯。(外)咳!賢姪,你說那裏話來。

【貓兒墜】死生貴賤,天自有安排。兄吓兄!〕你覆雨翻雲眞世態!〔竟不念兄呵,〕他白楊宿草掩泉臺。分開,(合)那些個千金一諾,重義疎財!

(衆上)請老爺上車。(外,小生同上車介)(小生)

【前腔】徘徊顧望,邂逅在天街。念舊憐孤存慷慨,啣恩佩德意無涯。舒懷,那些個一諾千金,重義疎財!

(衆)到府了,請老爺下車。(外,小生下介)(外)衆人廻避。(衆)吓。(下)(外)賢姪就在我家書房中看書,以圖進取罷。(小生)多謝老伯深感不棄。只是還要回去稟過母親,然後到老伯府上來便了。(外)旣然如此,且到裏邊飮過三盃禦寒,如何?(小生)多謝。自憐蹤迹又飄蓬。(外)學富三冬足未窮。(小生)今日得君提拔起。(外)免敎人在汚泥中。賢姪請。(小生)老伯請,小姪隨後。(外)請吓。(小生)請。(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