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二/邯鄲夢

Top / 綴白裘 / 十二 / 邯鄲夢

邯鄲夢

三醉

(丑上)南湖秋水夜無烟,奈可乘流直上天。且就洞庭賒月色,將船買酒白雲邊。小子在這岳陽樓前開一個大大酒店,因這洞庭湖水廣大,把我家酒都扯淡了。這幾日非但無人來吃,連賒▲無人來賒哉。今日等我來打掃打掃,收拾收拾乾淨點,看阿有人來。(虛下)(淨上)一生湖海客。(付上)半醉洞庭秋。(合)小二哥。(丑上)來哉,來哉兩位客人阿是吃酒個𠍽?(淨,付)正是。(丑)樓上請坐。(淨)拿好酒得來。(丑)吓,夥計,拿兩壺好酒得來吓。客人,酒拉裏。(淨)𠰻,為𠍽了,個酒壺上有洞庭兩字?(丑)無非是盛水的意思。(淨)也罷,拚我每的海量,呑你這洞庭湖如何?(丑)二位大爺,若肯較量,甚好。(淨)小子鄱陽湖生意,飮八百杯罷。(付)小子廬江客,只飮三百杯罷。(丑)這等說,消我的酒不去。㕶說八百鄱陽三百焦,到不得我這壺中半節腰。(淨,付)好大酒壺嘴!(丑下)(淨,付隨意搳拳吃酒介)(小生上)

【粉蝶兒】秋色蕭踈,下的來九重雲樹。捲滄桑半葉淺蓬壺。踐朝霞,乘暮靄,一步捱一步。剛則是背上葫蘆,這淡黃生可人衣服。

【醉春風】則為俺無掛碍的熱心腸,引下些有商量來的清肺腑。這些時,瞪着眼下山頭,把世界幾點來數數:這底是三楚三齊;那底是三秦三晉;更有那找不着的三吳三蜀

說話之間,前面已是洞庭湖了。你看好一座岳陽樓也!

【紅綉鞋】趁江鄕落霞孤鶩,弄瀟湘雲影,蒼梧殘暮。雨響菰蒲,晴嵐山市語,烟水捕魚圖。把世人心閑看取。

你看這邊有個酒舖在此,不免進去觀看一番。小二有麼?(丑上)𠍽人來哉?阿呀,師父,幾裏弗便個,過一家罷。(小生)俺不來化緣。(丑)革勒來做𠍽?(小生)是吃酒的。(丑)吃酒個?樓浪請坐,我去拿酒來。(下)(小生)

【迎仙客】俺曾把黃鶴樓鐵笛吹,又到這岳陽樓將村酒沽。

上得樓來果然好一派景致也!前面漢陽江,上面瀟湘蒼梧,下面湖北江東。(末上)大仙請了。(小生)龍神請了。(末)不知仙師到此,有失迎接。(小生)豈敢。(丑拿酒上)咦,青天白日拉厾說𠍽鬼話?(小生)

來𥡴首,是有禮數的洞庭君主。

請囘水府。(末下)(丑)阿要弗色頭。吃酒罷。(下)(小生吃酒介)(內應叫介)

聽平沙落雁呼,遠水孤帆出,這其中正洞庭歸客傷心處,趕不上斜陽渡。

(淨)個個道人自言自語拉厾搗𠍽個鬼!(付)大約是痴個吓。(小生作醉介)(淨)醉厾哉。(付)弗要理俚,我里吃酒。(小生)酒是神仙造,神仙吃,你每這些人也知道吃什麼酒!(淨)個▲可笑,常言道:『一品官,二品客;』難道我每倒不如你?我每穿的是細軟綾羅。(付)吃的是細料茶食。(淨)用的是細絲錁錠。似你這般,不看你吃的。(付)只看你穿的。(淨)骯骯髒髒。(付)希破希爛。(淨)我每醒眼看醉漢。(付)你這醉漢不堪扶。(小生大笑介)哈,哈,哈!

【石榴花】俺也不和他評高下,說精粗,道俺個醉漢不堪扶。偏你那醉人醉眼不糢糊!只怕你沙陀勢比俺更俗,橫死眼比俺更毒!

(淨)𠳶,𠳶,𠳶!你是何方騷道,那處野狐,出口傷人?你還不去麼!(付)扯破他的衣服!(小生)

為甚麼扯斷絲帶抓破俺衣服,駡俺作頑涎騷道野狐徒?

(付)吓!看看俚葫蘆裏看賣𠍽個藥?(淨)好笑!好笑!倒有一股燒酒氣。(小生笑介)

【鬭鵪鶉】休笑他盛酒的葫蘆,須有些不着緊的〔噯〕信物。硬擎着七情軀,俺老先生,老先生看汝。

(淨,付)看𠍽?無過是酒色財氣,人人之本等。(小生)

則見那使酒的爛了脇肚。

(淨)氣呢?(小生)

使氣的腆破了胸脯。

(付)財呢?(生)

急財的守着家兄。

(淨)色呢?(小生)

好色的守着院主。

【上小樓】這四般兒非親者故,四般兒為人造畜。

(淨)難道人有了君臣纔是富貴,有了兒女纔是快活?都是酒色財氣上來的。(付)是吓,做子一個人,怎生住得手吓(小生)

你道是對面君臣,一胞兒女,貼肉妻夫,則那一口氣不遂了心,來從何處來,去從何處去?俺替你愁,俺替你想,四般兒那時纔住?

(淨)眞正亂話!(付)直頭拉厾放屁!(淨)一會了先生,一些陰陽晝夜都不知道了。(小生笑介)你可知道麼?(付)有𠍽弗曉得!(小生)

【么篇】問你如何是畢月烏?

(淨)月黑子就是。(小生)

如何是房日兔?

(付)吃醉子房裏去吐。(小生)

你道如何是個三更之午,十月之餘一刻之初?

(付)聽俚嘆𠍽個臭氣!(小生)

問着呵,則是一班兒嘴禿速;難道偏則我出家人有五行攅聚?

(淨)咦俚包裹有一個磁瓦枕頭拉哈。(付)打碎俚個。(小生)這個瓦枕,你每如何打得碎他?(淨)𠍽個鐵打個?(付)銅鑄個?(合)打俚弗碎!(小生)

【白鶴子】是那黃婆土築了基,放在偃月爐;封固的是七般泥,用坎離,為藥物。

(淨,付)怎生下火?(小生)

【么】搧風囊,隨鼓鑄;磁汞料,瀉流珠。燒的那粉紅丹,色樣殊,全不見枕根頭一線兒絲痕路。

(淨,付)枕兒兩頭兩個大窟竉,敢是你害頭風出氣的?(小生)

這是按八風,開地戶;憑二▲,透天樞。

(淨,付)為𠍽裏向空空的亮?(小生)

有甚的空籠樣?枕江山,早則是連環套,通心腑。

列位,都來枕上一會麼?(淨)我每枕的是兩頭綉花綾緞的。(付)我還有踏光布個來。(淨)個樣瓦枕頭是寡漢用個。(小生)倒不寡哩,許多桑田滄海,大千世界,都在裏面哩

半凹兒承姹女,並枕的好妻夫。

(淨,付)有𠍽個好處?(小生)

好消息在其中;但枕着,都有個回心處。

(淨,付)個個道人是痴個,拉厾誣言亂語。我里弗要理俚。(小生)吓!此處無緣。列位請了。(淨)走㕶娘個清秋路!(付)囉個留㕶了!(小生)

【快活三】不是俺袖青蛇膽氣粗,則是俺憑長嘯海天孤。則俺朗吟飛過洞庭湖,度的是有緣人何處?(下)

(淨,付)那道人被我每囉唣了一回,竟自去了。(付)介嘿我里▲去罷(淨)說得有理。正是:相逢不飮空歸去。(付)洞口桃花也笑人。請吓。(淨)請。(下)(小生上)好笑偌大一個岳陽樓,竟無一人可度,只索望西北方迤邐而去。

【鮑老兒】這的是自來的辛苦,一口氣許了師父,少不得逢人問渡,遇主尋途。是不是口邋着道詞一路的做鬼粧狐。

呀!忽見一道清氣貫于之南,之北,不免撥轉雲頭順風而去。(內作風聲介)仔細看來,元來是邯地方。此中怎得有神仙氣象也?(遶場行介)

【耍孩兒】史記上單註着會歌舞的邯鄲女,俺則道幾千年尋不出個藺相如;却怎生祥雲氣罩定,不尋俗,滿塵埃,他別樣通疎,知他蘆花明月人何處,流水高山客有無?俺仔細擡抬頭覷,偷鞭影,看他驢撅下,探竿識得龍魚。

【尾】欠一個蓬萊洞掃花人,走一片邯鄲城,尋地主但是有緣人,俺盡把神仙許;則這片熱心兒,普天下遇着咱的都姓(下)

捉拿

(老旦,丑扮梅香引旦上)鐵券山河國,金牌將相家。奴家氏,俺相公位兼將相,欽賜府第一區;朱門畫戟,紫閣雕檐,皆因邊功重大,以至朝禮尊隆。休說相公,便是為妻子的說來也驚天動地。奴家是一品夫人,養下孩兒,但是長的,俱與了恩廕,眞是希罕也!(內喝介)呀!喝導之聲,想是相公回府了。正是:月明銀漢三千里,人醉金釵十二樓(虛下)(雜小軍,末院子引生上)

【賞花時】俺這裏戶倚三星展碧紗,見了些坐擁三台立正衙。樹色遶檐牙,誰近的鴛鴦翠瓦,金彈打流鴉?

【么】俺路轉東華,倚翠華,佩玉鳴金宰相家;新築舊堤沙,難同戲耍。春色御溝花。

蓮步趨丹陛,分曹近紫微;曉隨千仗入,暮惹御香歸。某盧生,在聖上跟前平章了幾莊機務,吃了堂餐,下朝回府。(衆)老爺囘府。(生)迴避了。(衆)吓。(下)(三旦上)(生)夫人。(旦)相公囘朝,奴家開了皇封御酒與相公把盞。(生)生受夫人。(吹打坐介)(生)俺與夫人對飮數杯,要連聲叫乾;如不乾者,要罰。(旦)奉令了。(生)乾。(旦)乾。(生)夫榮妻貴。酒乾。(旦)妻貴夫榮。酒乾(小生,貼上)爹爹母親在那裏?阿呀!不好了!外面人馬刀鎗擠擠排排,將近府門來了!(生,旦)吓!有這等事?

【醉花陰】這些時直宿朝房夢喧雜,整日價紅圍也那翠匝。鈐閣遠,靜無譁俺是個潭潭相府人家,敢邊廂大行踏?

(內)拿吓!(生)呀!

聽,聽不住的叫拿。

敢是地方上走了賊?(小生,貼)不是。(生)反了獄?(小生,貼)也不是。(生)旣不是,

怎的響刀鎗,人鬨馬?

(外,淨校尉引付上)打進去!(小生,貼,旦)為什麼?(生)誰敢無禮!(衆)

【畫眉序】聖旨着擒拿!

(生)呀!原來駕上差來的。(付)

奏發中書到門下。

(生)門下為誰?(付)

竟收拿公相,此外無他。

(生)本爵所犯何罪?(付)

這犯由不比尋常,料干係着重情軍法。

(生)有何負國,而至于此?(付)下官不知,有駕票在此,跪聽宣讀。奉聖旨:『前節度使盧生,交通番將,圖謀不軌,卽刻拿赴雲陽明正典刑,不許違悞!欽此。』(生)萬歲,萬萬歲。(旦)阿呀!相公!(小生,貼)阿呀!爹爹!

波查,禍起天來大,怎泣奏當今鑾駕?

(生)阿呀!這事從何而起!

【喜遷鶯】走的來風馳電發,半空中沒個根芽!

待俺面奏聖上訴寃去。(付)閉上朝門了。(生)呀!閉上朝門了?

爭也麼差,着俺當朝來攔駕。〔咳!〕省可也慢打個商量,咱且退衙。

(付)有旨不容退衙。(生)吓!又不許退衙?夫人,我家本山東,有良田數頃,足以禦寒餒,何苦去求祿?而今及此思復衣短裘,乘青駒,行邯鄲道中不可得矣!

顚不刺自裁劃。

夫人,取佩刺過來。(旦)要他何用?(生)待俺自刎了罷。(付)聖上不准自裁,要明正典刑哩。(生)是吓!想俺是個大臣,生死也要明白。夫人,你同這些孽種到午門外叫寃去,俺赴市曹去也!

遲和疾,鋼刀一下;違聖旨,除死可也無他!

(衆同生下)(旦)阿呀!兒吓!你爹爹身赴市曹去了,我和你快到午門前叫寃去!(小生,貼)有理。(同哭下)

法塲

(老旦上)吾為高力士,誰救老尙書?今日為斬功臣,閉了正殿;看有甚官員來此奏事,只得在此伺候。(旦,小生,貼上)十步當一步,頃刻午門前。此間正陽門了。兒吓!快去擊鼓!(小生)是。(老旦)唗!午門之外,誰敢囉唣?(旦,小生,貼)阿呀!萬歲爺,寃枉吓!(老旦)你是什麼人?(旦)奴家是盧生之妻,誥封一品夫人,領了這班兒子來此叫寃的。(老旦)吓!夫人,你有何寃枉?就此披宣。(旦)阿呀!萬歲爺吓!(哭介)

【畫眉序】宿世舊寃家,當把盧生活坑煞。有甚駕前所犯,吃幾個金瓜。通番罪,暗裏相加;謀叛事,關天當耍。

(老旦)夫人,你在此伺候,待我奏知萬歲便了。(下)(旦)吓!老公公為我每奏知去了,我每且禱吿天地,在此等候。

波查,禍起天來大,怎泣奏當今鑾駕?

兒吓!我每且到那邊候旨去。(下)(內鑼鼓介)(淨,外劊子上)啲!閑人站開!(生綁上)

【出隊子】排列着飛天羅刹,排列着飛天羅刹。

(淨,外)小的每叩頭。(生)你每是什麼人?(淨,外)小的每是伏侍老爺的劊子手。(生)是劊子手麼?(淨,外)正是。(生)起過一邊。(淨,外)是。(生)呀!

看了他捧刀尖,勢不佳。

(淨,外)稟爺,有個一字旗兒,請老爺插帶。(生)旗上是什麼字?(衆)是個斬字。(生笑介)恭謝天恩。(淨,外)老爺,是個斬字,怎麼倒要謝起恩來?(生)你每不知,俺只道是千刀萬剮,元來是只得一個斬字;領戴了。(插旗介)(生)那邊蓬席之下酒筵,為何而設?(淨,外)這是光祿寺排的御賜囚筵,一樣插花茶飯哩。(生)吓!為此那旗呵!

當做個引魂旛,帽插了宮花。〔那邊鑼鼓聲響,〕當做個引路笙歌赴晚衙。

(淨,外)已到囚筵了。(生)

當了個施燄口功臣筵上鮓。

(淨外)老爺趁早受用些,時候到了。(生)咳!皇家茶飯已吃夠了。(淨,外)爺吓,黃泉無酒店,沽酒向誰人?還是吃些的好。(生)吓!黃泉無酒店,沽酒向誰人?(淨,外)正是。(生)吓!如此,待俺跪飮一杯。

【么】暫時間酒淋喉下。〔阿呀!聖上吓!〕還望恁祭功臣,澆奠茶。

(淨)啲!閑人站開!(生)住了,罪臣還要謝恩,愿吾王萬歲,萬歲,萬萬歲。(淨,外)閑人站開!(生)你每不要趕。

一任他前遮後擁鬧嚌喳,擠的俺前合後偃走踢踏;難道他有什麼刧場人,也則是看着耍。

(淨,外)這是西角頭了。(生)前面旛竿下是何處?(淨,外)爺吓!

【滴溜子】旛竿下,旛竿下,立標為罰。雲陽市雲陽市,風流洒角。〔休說老爺一位,〕少甚朝宰功臣這答?套頭兒不稱孤,便道寡,滯了俺一手吹毛到頭也沒髮!

(生)阿呀!(死介)(淨,外)呀!老爺甦醒!老爺甦醒!(生醒介)

【刮地風】〔噯呀!〕討不得怒髮冲冠兩鬢花!

(淨,外)爺的頸子嫩,不受苦哩。(生)

把似恁試刀痕,俺頸玉無瑕。雲陽市好一抹凌烟畫!

(淨,外)老爺也曾殺過人來。(生)是吓!

俺也曾施軍令,斬首如麻。

(淨,外)今日老爺也要如此。(生)

領頭軍,該到咱;幾年間,回首京華!

(淨,外)落魂橋了。(生)呀!

到了這落魂橋下。

(淨,外)時候到了,請爺生天。(生)

只恁這狠夜叉,閒吊牙!甚生天,斷頭閒話!休再想片時刻得爭差。虎頭燕頷高懸掛,還只怕血淋浸展,汚了袍花!

(生跌)(外)開刀!(末急上)刀下留人!(淨,外下)(末)奉聖旨:『盧生罪當萬死,朕體上天好生之德,諒免一刀,謫去廣南鬼門關安置,不許頃刻停留。』謝恩。(旦,小生,貼上)萬歲,萬歲,萬萬歲。(旦)阿呀!相公!(小生,貼)阿呀!爹爹吓!(生)

【四門子】猛魂靈寄在刀頭下。(旦,小生,貼)猛魂靈寄在刀頭下。(生)荷,荷,荷,還把俺嶮頭顱,手自抹。

來者何人?(旦)家叔叔在此。(末)小弟裴光庭在此。(生)我的頭呢?(末)年兄好個壽星頭吓!(生)吓!年兄,那奏本秉筆者宇文融也,也要年兄肯押花字。

也要他題知斬字連名下,伴着中書怎押花?

(末)敢是年兄不知?(生)咳!難道。

只怕老蕭何放不的這淮陰胯?(合)看了些法場上的沙,血場上的花,可憐煞將軍戰馬!

(末)年兄與年嫂在此叙一叙,小弟覆旨去也。(下)(旦)阿呀!兒吓!快同叔叔去謝恩。(小生,貼)是,曉得。(下)(旦)相公吓!你怎麼一句話也說不出了?妾身帶得一壺酒在此,一來與你壓驚,二來與你餞行。此杯酒是:

【鮑老催】唏唏嚇嚇,戰兢兢,把不住臺盤滑;撲生生,遍體上汗毛乍;吸厮厮,也哭得聲乾啞!

(內)聖上有旨,着五城兵馬司催促盧生起程,不許停留時刻。(小生,貼上)阿呀!爹爹吓!五城兵馬司催促爹爹起程,怎麼處?(生)如此,我去也!(旦,小生,貼扯介)(旦)阿呀!相公!(小生,貼)爹爹吓!怎捨得撇了我每就去也?(生)咳!你是婦人家,不知朝廷說我圖謀不軌,要安置我在鬼門關外;罪犯之人,限時限刻。人非土木,誰忍骨肉分離?則怕累了賢妻,害了這幾個孽種,反為不美。我去也!(旦,小生,貼扯介)(旦)阿呀!相公!(小生,貼)阿呀!爹爹!

眼前兒女空鈎搭,脚頭夫婦難安劄,同死去做一搭!

(生)放手!放手!(小生,貼跌介)(生)

【水仙子】〔呀,呀,呀!〕哭壞了他,扯,扯,扯,扯起他,且休把望夫山立着化。(合)苦,苦,苦,苦的這男女每苦煎喳!痛,痛,痛,痛的俺肝腸激刮!我,我,我,我瘴江邊死沒了渣!你,你,你,你做夫人權守着生寡。

(旦)阿呀!相公!再看看孩兒去!(生)

罷,罷,罷,罷!兒女場中替不得咱。好,好,好,好!這三言半語吿了君王假。

我去也!(旦)相公往那裏去?(生)我麼?

去,去,去,去!那無雁處,海天涯!

(推跌衆介,)(下)(旦)阿呀!相公吓!(小生,貼)爹爹吓!(合)

【哭相思】十大功勞誤宰臣,鬼門關上一孤身。流淚眼觀流淚眼,斷腸人送斷腸人。

(同哭下)

仙圓

(淨扮鍾離上)

【清江引】漢鍾離半世有神仙分,道貌生來坌。(付扮曹國舅上)雖然國舅親,富貴尋常論。世上人,不學仙,眞是蠢!(丑扮拐李上)

【前腔】這拐兒是我出海撩雲棍,一步步把蓬萊掙。(老旦扮藍采和上)高歌踏踏春,爨弄的隨時諢。(合前)(旦扮韓湘上)

【前腔】小韓湘會造逡巡醞,頃刻花題韻。(貼扮何仙姑上)笊籬兒漏洩春,撈不上閑愁悶。(合前)

(各見介)(貼)鍾離公,恁高徒洞賓子,奉東華道旨,下界度引眞仙,還不見到來,好悶人也!(丑)呔!做仙姑的,開口說悶人,閉口說悶人,我一拐敲斷你笊籬根!(淨)不要取笑。我每同到蟠桃花下跳舞一囘。(衆)有理。(淨)

【駐馬聽】漢鍾離到老梳丫髻。(付)曹國舅帶醉舞朝衣。(丑)李孔目拄着拐打磕睡。(貼)何仙姑拈針補笊籬。(老旦)藍采和海山充藥探。(旦)韓湘子風雪棄前妻(合)兀的那張果老五星輪的穩,算定着呂純陽三醉岳陽囘。(衆同下)

(小生引生上)

【點絳唇】一片紅塵,百年銷盡。閑營運,夢醒逡巡,早過了茶時分。

(生)師父,前面一座高山,一汪流水,是那裏?(小生)此乃蓬萊滄海大修行之處也。(生)那裏有甚麼景致?(小生)

【混江龍】俺這裏望前征進,明寫着碧桃花下海仙門;到時節,三光不夜;那其間,四季長春。

(生)這山下敢也有虎,就是那海內又有鯨魚哩。(小生)

這海濤中有三番十五衆,鰲魚轉眼;到得那山㘭裏,止一斤十六兩,白虎騰身。

(生)師父,這般大海,又無船渡,如何過去?(小生)你須合着眼隨我過去。(淨衆上坐高處介)(生)一匝眼過海來也,喜的是沒有颶風;只是那海外沒個州郡,好凄涼人也!(小生)

恁道是神仙島,有三萬丈清涼界,全無州郡;比你那鬼門關八千里烟瘴地遠惡州軍!

(生)可有剪徑的?(小生)

剪徑的無過是走傍門,提外事,貪夫小品。

(生)可有跳鬼的?(小生)

跳鬼的有得那出陽神,抛伎子,散地全眞。

(生)呀!那雲端之下是有人家,怎生有穿紅的,穿綠的,𦙲的,跛的,老的,少的?這一班是什麼人?(小生)這都是你的證明師父,待俺數與你聽:

【有板混江龍】有一個漢鍾離,雙丫髻,蒼顏道扮。一個曹國舅,八采眉,象簡朝紳。一個韓湘子,棄舉業,儒門子弟;一個藍采和,他是個打院本,樂戶官身。一個拄鐵拐李孔目,帶些殘疾;一個荷飯笊的&color(navy){何仙姑,挫過了殘春。

(生)他每日夜在此何幹?(小生)

他每無日夜演禽星,看卦象,抽添水火;有時節,點殘碁,斟壽酒,笑傲乾坤。

(生望介)師父,兀那邊來的這老者眉毛好不長也!(小生)

眼睜着張果老把長眉毛褪;雖不是開山作祖,仙分裏為尊。(外上)

【清江引】看蟠花兩度唐堯運,甲子何勞問?蓬山好看春。只要有神仙分。(合)世上人不學仙,眞是蠢!

(小生)仙翁,呂岩𥡴首。(生跪介)(外)洞賓少禮。後面跪的何人?(生)朝狀元丞相國公盧生叩見。(外)請起。老丞相,老國公為何這等寒酸了?(生)這是夢吓。(外)雖然是夢,虧你奈煩了五十餘年;今日到了荒山,看你痴情未盡,待等衆仙到來,提醒你一番。(生)多謝師父。(外)你看,雲端之下衆仙來也。(衆下介)(合)

【沽美酒】上鵲橋,下鵲橋,天應星,地應潮。響綳綳漁鼓鬧漁樵,酒煖金花探着藥苗,青童笑來玉女姣,火候傷丹細細的調。河關撒手,撒手正逍遙,莫把那海山春躭悞了。

(小生)衆仙𥡴首。翁請了。(外)請了。(貼)洞賓先生引的這痴漢來了。(生)原來就是洞賓先生;這師父弟子拜着了也。(外)衆仙眞可將盧生夢中之境,逐位點醒他一番。(衆)說得極是。啲!痴漢子,你跪下聽者。(淨)

【浪淘沙】甚麼姻親!太歲花神,粉骷髏門戶一時新。那氏的人兒在何處也?你是個痴人!(生叩頭介)我是個痴人。(付)

【前腔】甚麼大關津!使着錢神。插宮花御酒笑生春。奪取的狀元郞在何處也?你是個痴人!

(生叩,合前)(丑)

【前腔】甚麼大功臣!掘斷河津。為開疆展土,害了人民!恁那勒石的功勞何處也?你是個痴人!(生叩,合前)(老旦)

【前腔】甚麼大寃親!竄貶在烟塵。雲陽市斬首潑鮮新。你受過的悽惶何處也?你是個痴人!

(生叩,合前)(旦)

【前腔】甚麼大階勳!賓客塡門。猛金釵十二醉樓春。你那受過的家園今在何處也?你是個痴人!(生叩合前)(貼)

【前腔】甚麼大恩親!纒到八旬,還乞恩忍死護兒孫。鬧喳喳,孝堂在何處也?你是個痴人!

(生叩,合前)(外)盧生,你被衆仙眞數落這一番,敢待醒也?(生)弟子老實醒也。(外)如此,請仙姑女把那殘花帚欛柄子傳遞與他,直掃得無花無地非為罕,這其間忘帚忘箕不是痴。那時節騎鸞鶴,朝元證聖,才是你跨驢駒入夢便宜。(小生)盧生,你領了帚拜謝衆仙翁。(生)是。

【沉醉東風】再不想烟花故人,再不想金玉拖身。(衆)敎你三生配馬驢,一世行官運。〔呀!〕碑記上到頭難認。富貴場中走一塵,只落得高人哂!(生)

【前腔】雲陽市餐刀嚇人,在鬼門關掙脫了這殘生。(衆合)這等驚惶,恁還未醒,苦戀三台印。那其間多少寃親。日未𣨎西早欠伸,有甚麼商量要緊?(生)

【前腔】做神仙半是齊天福人,海山深,躱脫了這閑身。(衆合)你掀開肉吊窗,蘸破花營運。賣花聲喚醒迷魂,眼見桃花又一春。人世上,行眠立盹。(生)

【前腔】除了籍,看禾黍邯鄲縣人;着了役,掃桃花閬苑童身。

老師父,你弟子痴愚,今日得見衆仙翁,則怕還在夢裏。

雖然妄早醒,還怕眞難認。(衆合)你怎生只弄精魂?便做到痴人說夢兩難分,畢竟是遊仙夢穩。

(淨)我每大家一同朝見東華帝君去。(衆)有理。(合)

【清江引】儘榮華掃盡了前生分,枉把痴人困。蟠桃當作薪,海水乾成暈。(淨衆先下)(生吊場)那時節一翻身,敢黃粱鍋未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