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二/鮫綃記

Top / 綴白裘 / 十二 / 鮫綃記

鮫綃記

獄別

(丑扮獄官上)

【窣地錦襠】騰騰殺氣掌刑名,凛凛威風嚇殺人。前程雖是小,有錢尋。只是隄防要小心。

自家大理寺獄官便是。我這裏事理法曹,職司狴犴,看黑沉沉九重門戶,晝夜常關;高聳聳萬仞塼牆,日月難見。那土地堂內,日夜不絕香燈;獄神案前,何曾停歇祭賽?小買賣,不過笞杖徒流;大交易俱是凌遲絞斬。你看枷的枷,閘的閘,牢固着柵頭閂頂;哭的哭,叫的叫,那放他脚鐐手杻?風雨夜,但聞鬼哭神愁;人世上,卽是天堂地獄。那燕子招他不來,老鼠拈他不去。縱使窮兇狡猾,來時也要用錢;饒他鐵胆銅肝,到此也須念佛你。看也有求籖的,打筊的,無非死裏求生;也有下棊的,鬭牌的,不過是苦中得樂。我在閻羅殿前做官,倒在鬼門關上吃飯;相交盡是蓬頭鬼,不要錢財也是痴。雖然是齷齪衙門,其實倒也有些錢賺。昨日爺發下兩名重犯,却是丞相的對頭。咳!可憐那魏從道今日午時三刻就要斬首了!吓,待我喚禁子過來,分付他每一番。禁子那裏?(付上)來了。往來生死路,出入是非門;世間除禁子,都是善良人。老爹有何分付?(丑)禁子,今早堂上分付下來,今日午時三刻要將那魏從道處決了。(付)老爹,怎麼這等快?(丑)你不曉得,他是丞相的對頭,所以如此快。(付)旣如此,老爹也該喚他出來,整頓官飯與他吃飽了等候便好。(丑)有理,有理。且喚他出來。(付)吓。老爺請出來。(外上)

【引】此際身居縲絏,都應命喪黃泉。

禁子,喚我出來何幹?(付)獄司老爹在官廳上,請老爺說話。(外)勞你先說一聲。(付)曉得,老爺來了。(外)大人。(揖介)(丑)呀,老先生請了。(外)大人,罪人失禮,望乞優容。(跪介)(丑)吓,吓,吓老先生。(扶外上坐介)這個再不消介意,請坐。(外)大人在上,從道怎敢坐?(丑)請坐了,還有話講。(外)吿坐了。(丑)豈敢咳!老先生,你這等高年,尋差了對頭了。(外)咳!這是平空架陷從道怎麼與他作對?(丑)咳!看起來也是命運所招。(外)是吓。(丑)吓,老先生,可曉得今早倒下文書來,你們的罪名都已定下了吓?(外)昨日還是胡敲亂打,怎麼今日就定下罪名了?(丑)便是呢,我也在此想吓,不知怎麼這等快。(外)請問大人,從道不知定了什麼罪?(丑)你且慢,令郞呢,問了下的軍。(外)吓!小兒問了下充軍?親兒吓!老夫呢,問了何罪?(丑)你且不要說。令親家問了崖州衞的軍。(外)崖州衞的軍。大人,老夫實是何罪?(丑)你且慢(外)吓,且慢。(丑)你又近些。(外立起介)又近些麼?阿呀,多蒙聖恩寬宥。請問大人,我在什麼地方?(丑)老先生,你在甚麼地方,今日午時三刻就要處決了!(外立起介)吓!今日午,午,午時三刻就要處決了?(丑付)正是(外)阿呀!皇天吓!(倒地介)(丑叫介)老,老,老先生!(外起介)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丑,付)銅牆鐵壁,那裏去?去不得的。(外哭介)阿呀!皇天吓!(付)他是重犯,怎麼就對他說了?(丑)唗!狗才!你叫我對他說的!(外起坐正場介)阿呀!老天吓老天!我好死得無辜也!(丑)吓!老先生,做你不着,認了這個晦氣罷。(外)可憐我死在須臾了,望大人方便,放我小兒出來相會一面,也是大人的恩德。(丑)阿呀,老先生,你說那裏話來。卑職雖欲方便,實是丞相與你作對;卑職是螻蟻前程,只怕難躭這個干係吓。(外)大人,父子之情,人皆有之;或有一言永決,死也瞑目。(跪介)(丑)請起,請起。咳!卑職看你這般哀求,也罷,我拚得這頂紗帽奉承了你罷。(外)多謝大人。(丑)禁子過來。(付)怎麼說?(丑)你可到西監去帶那魏必簡出來,父子相見一面,也是好事。(付)吓。(末上)大理寺發下批文,今朝起解軍犯。禁子那裏?(付)怎麼說?(末)是我,勞你開一開。(付)吓,原來是大哥來了。(開門介)請了。請問大哥到此有何公事?(末)大理寺差來起解軍犯魏必簡的。(付)吓!押解魏必簡麼?(末)正是。獄司老爹在那裏?(付)在官廳上,你自去吓。(末)老爹。(丑)你是那裏差來的?(末)是大理寺差來押解軍犯魏必簡下去的。(丑)少待,就帶出來了。(付帶小生上)

【前引】爹行負屈遭刑憲;這寃枉向誰分辨?

(丑)咦!後生家怎麼幹出這樣事來,連累父親?(小生)小人是被人陷害的㖸。(丑)寃枉不寃枉我也不管,你父親在官廳上,方便你父子去相見一面。只是不要高聲啼哭。(小生)多謝老爹。(五)須要小心吓。(下)(小生)爹爹在那裏?(付)這裏來。不要嚷。(小生)爹爹在那裏?(外)我兒在那裏?呀!(立起介)(小生跪介)(合)

【後引】天地暗,海波乾,恨無雙翼救親難!

(小生)阿呀!爹爹吓!為了孩兒受此極寃痛苦,那裏說起!(外)阿呀!兒吓!如今哭也沒用了。昨日還是胡敲亂打,今日就有旨意下來,你我的罪名都已定下了。(小生)吓!爹爹,難道旨意下得這般快?(外)便是。(小生)請問爹爹問了什麼罪?(外)就是這個——且慢吓。兒吓,你岳父問了崖州衞軍。(小生)吓!我岳丈問了崖州衞軍麼?(外)正是。(末)吓!可是老爺麼?今日起解去了。(外)怎麼這等要緊?(末)阿呀,丞相的鈞旨,誰敢遲留一刻?(外)阿呀!奸賊吓!(小生)爹爹問了什麼罪?(外)且慢兒吓,你問了下的軍。(小生)吓!孩兒問了下充軍。(末)就是小子解去。(外,小生)吓!就是大哥解去?(末)正是。(外)大哥上姓?(付)他叫大哥。上好的好人。(外)如此嘿,小兒在路上全仗大哥照管,自當結草啣環之報。(跪介)(末扶介)阿呀,好說,好說。小子還是老爺台下的子民,自然照顧,不消分付。(外,小生)多謝,多謝。(小生)爹爹在什麼地方?(外)兒吓,我那裏有什麼地方!(小生)阿呀,爹爹吓!就是遠近,說與孩兒知道,也放心得下。(外)阿呀,兒吓!我有什麼地方,今日午時三刻就要處決了!(小生)吓!今日午時三刻爹爹就要處決了!阿呀!阿呀!(跌介)(外叫介)阿呀!我兒!我的兒!(末,付)魏必簡魏必簡,後生家不要是這等吓!(外)我兒甦醒!

【五更轉】來到此,

(小生)我好怨吓!(外)

你休怨嗟。

(末)來扶一扶。(小生)爹爹當初不來求親,也不見得有此大禍了吓。(外)

想行藏總在天。

(扶起小生介)阿呀!親兒吓!你看多少大臣皆死于秦檜之手,何况你我麼?只是非是國難而死,𠲔!我死得好無辜也!(跌介)(衆叫介)吓!老爺,爺!(外醒介)

我含寃負屈遭刑憲。

兒吓!(小生)爹爹!(外)你在此三年,都虧了鄰人李叔看顧。阿呀!兒吓!

你若得生還,須把恩仇辨

(小生)孩兒曉得(外)兒吓!還有一句要緊話分付你(小生)爹爹,還有什麼要緊話分付孩兒?(外)

你去途路上,早晚間,須防却人謀害

(小生)是。孩兒曉得。(合)

思量到此腸欲斷,死別生離似東流難轉!

(內)午時了。(末,付)呀!午時了。快走,快走。(付)不要說了。(外走上場介)我好怕見午時也!(外坐悶死介)(小生)阿呀!爹爹吓!

【前腔】看日近午,心攢箭。〔阿呀阿呀!〕怎說出衷腸事萬千!

(末拍小生介)呀呸!父子說起來,就說到明日也說不了。(小生)阿呀!大哥吓!

我一生父子,只看今日面;少頃之間,再難相見!

(小生跪介)(末)等你去講。(小生)阿呀!爹爹吓!

我生不能養死不能葬,又為我遭刑憲!(合)思量到此腸欲斷,死別生離似東流難轉!

監綁

(旦貼扮劊子手上)禁子,禁子。(付)是那個?(旦,貼)快些開門!(付)來了(開門介)吓!原來是二位。進來,進來。(旦,貼)犯官在那裏?(付)在官廳上(旦,貼)吓!那一個是魏從道?(付)這個就是。(旦,貼)就是這個麼?綁了。(綁外介)(貼)阿呀阿呀!(小生)阿呀!二位大哥方便我父子略再說說。(旦,貼推小生介)走開!走開(外)阿呀!阿呀!(小生)阿呀!爹爹吓!好痛心也!二位大哥呀,放鬆些,放鬆些。(付扯小生介)走!走!走!(外)

【憶多姣】我頭似折,毛孔裂,皮膚寸寸如火熱;六魄三魂俱耗攝。(合)戶盡門滅,戶盡門滅,這段寃仇怎雪!(小生)

【前腔】我難擺劃,珠淚竭。〔阿呀!皇天吓!〕我叫,叫天不應喉閉噎,救父無能心迸血!(合)思量到此腸欲斷,死別生離似東流難轉!

(小生跪走介)(付)走吓,走吓!(小生)爹爹有話分付孩兒幾聲。(外睜眼看,小生大哭介)(外)吓!

【鬭黑麻】我,我死刀鋒,霎時命絕!

(小生)分付孩兒幾聲。(外)阿呀!我那兒吓!有什麼分付你來?只是捨你不得。

愁你羅網難逃,千磨百折!

(小生)阿呀!爹爹!

只是難收你市曹血。子去從軍,父遭處決;泰山崩裂,海枯塵土結。霧漫青天,霧漫青天,不分明月。(各扯下介)};(生上)

【引】天威掣電,只為奸人排陷。

執笏垂紳滿帝京,誰人能掃宇寰清?權奸執柄威天下,常使英雄淚滿襟。下官刑部郞中郝威是也。今日奉旨監斬犯官魏從道,我素聞此公為官清正操守廉能,不樂任仕,退守林泉;不想却被奸民劉君玉誣陷,遂致典刑。我想公豈無門生故友保救?奈有秦檜作對,誰敢聲言?下官雖則監斬,實切不平。只是職忝刑部,迫於王命,如之奈何?我想那公實無可生之機也!(旦,貼押外上)啓大老爺,老爺綁下了。(生)咳!老先,老先,下官素聞你清正,雅志廉能,避奸退歸林下,豈料遭土豪賄賂當道,遂致典刑。咳!可嘆!可悲!(旦,貼)啓爺,午時了。(生)分付收綁開刀。(二旦)吓。(老旦扮內監急上)刀下留人!聖旨下。(二旦)聖旨下了。(生)好了!(老旦)聖旨到來。詔曰:『中書省傳,奉聖旨,有大理寺少卿周三畏一本,為乞恩辨獄事,勘得魏從道雖係主使謀刺,未必是眞;旣罪其子,何忍又刑其父?卽着監斬官釋放回籍,該衙門知道。』謝恩。(生)萬歲,萬萬歲。(老旦下)(生)劊子手,快些鬆綁!(二旦放外介)(生)果然命懸我手,方信生死須臾。(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