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琵琶記

Top / 綴白裘 / / 琵琶記

琵琶記

思鄕

(小生上)

【喜遷鶯引】終朝思想,但恨在眉頭,人在心上。鳳侶添愁,魚書絕寄,空勞兩處相望。青鏡瘦顏羞照,寶瑟清音絕響。歸夢杳,繞屏山烟樹,那是家鄕?

怨極愁多,歌慵笑懶,只因添個鴛鴦伴。他鄕遊子不能歸,高堂父母無人管。湘浦魚沉,衡陽雁斷,音書要寄無人便。人生光景幾多時?蹉跎負却平生愿!

【雁過聲】思量,那日離故鄕,記臨期送別多惆悵。攜手共那人不厮放,敎他好看承我爹娘,料他每應不會遺忘。聞知飢與荒,只怕捱不過歲月難存養。若望不見信音,却把誰倚仗?

【二犯漁家傲】思量,幼讀文章,論事親為子也須要成模樣。眞情未講,怎知道吃盡多魔障?被親强來赴選場,被君强官為議郞,被婚强傚鸞凰:三被强,我衷腸事,說與誰行?埋怨難禁這兩廂:這壁廂,道咱是個不撐達害羞的喬相識;那壁廂,道咱是個不覩親負心的薄倖郞。

【二犯漁家燈】悲傷,鷺序鵷行,怎如那慈烏反哺能終養?漫把金章綰着紫綬,試問斑衣今在何方?斑衣罷想,總然歸去,又恐怕帶麻執杖。〔阿呀!天吓!〕只為那雲梯月殿多勞攘,落得個淚雨如珠兩𩬆霜。

【錦纒樂】幾回夢裏,忽聞雞唱,忙驚覺,錯呼舊婦同問寢堂上。待朦朧覺來,依然新人鳳衾和象床。怎不怨香愁玉?無心緖,更思想。被他攔擋,敎我怎不怨傷?俺這裏歡娛夜宿芙蓉帳,他那裏寂寞偏嫌更漏長。

【錦家傲】漫悒怏,把歡娛翻成悶腸。菽水旣清涼,我何心貪着美酒肥羊?悶殺人,花燭洞房;愁殺我,掛名在金榜。魆地裏自思量,正是在家不敢高聲哭,只恐猿聞也斷腸!

終朝長想憶,尋便寄書人。眼望㨗旌旗,耳聽好消息。(下)

飢荒

(旦上)

【憶秦娥前】長吁氣,自憐薄命相遭際。相遭際,暮年姑舅,薄情夫壻!};

夫妻纔兩月,一旦成分別;沒主公婆甘旨缺,幾度思量悲咽!家貧先自艱難,那堪不遇豐年?恁的千辛萬苦,蒼天也不相憐!奴家自從丈夫去後,遭此荒年,況兼公婆年老,朝不保夕,叫奴家如何獨自應承?婆婆日夜埋怨着公公,道當初不合敎孩兒出去;公公又不伏氣,只管和婆婆爭鬧。外人不理會的,只道我做媳婦的不會看承,以至公婆如此。且待公婆出來,解勸則個。公公有請。(外上)

【憶秦娥後】孩兒一去無消息,雙親老景難存濟。};

(旦)婆婆有請。(付上接)

難存濟!

(將杖打外介)𠲔!(外)阿唷!(付)阿呀!老賊吓!(旦)婆婆,不要如此。(付)

你不思前日强敎孩兒出去!

(旦)公婆萬福。(外,付)罷了。(付)老賊吓!你今日也叫孩兒去做官,明日也叫孩兒去赴選,如今做得好官,忍得好餓吓!如今沒有飯吃,餓死你這老賊!沒有衣穿,凍死你這老賊!(外)阿嗄!阿婆吓!我當初敎孩兒出去做官,知道今日恁的飢荒?你看這般年歲,誰家不忍飢,那家不忍餓?誰似你這般埋怨?難道我是個神仙?(付)像個神仙!三兩日弗動烟火哉,豈不是神仙!(旦)公公婆婆請息怒,聽媳婦一言分剖。(付,外)你有何說話?(旦)婆婆,當初公公敎孩兒出去的時節,不想今日恁地飢荒。婆婆吓,你也難埋怨公公。(外)老乞婆!你聽㖸!(付)我只是氣他不過!(旦)公公,婆婆見這般飢荒,孩兒又不在眼前,心下十分焦躁。公公,你也休怪婆婆埋怨。(付)老賊聽㖸!(旦)如今且自寬心。媳婦還有幾件釵梳首飾之類,典些糧米,以充公婆一時口食。寧可餓死奴家,決不把公婆落後的。(付)阿呀!我那孝順媳婦吓!釵梳解當,自有盡期的。千虧萬虧,只是虧了你!(旦)媳婦是應當的。(付)𠲔!只是可恨那老賊,一子眼前留不住,五株丹桂倩誰栽?

【金索掛梧桐】區區一個兒,兩口相依倚,沒事。為着功名,不要他供甘旨。你敎他去做官,指望要改換門閭,只怕他做得官時你做鬼!

老賊!孩兒出門的時節,你說的話,我一句句都記在這裏!(外)我也不曾說什麼。(付)你還說不曾!

你要圖他三牲五鼎供朝夕!

(外)這句是有的。(付)有的?(外)有的。(付)有的!有的!(打介)(旦)吓!婆婆,不要如此。(付)不要說是三牲五鼎,今日裏呵!

要一口粥湯却敎誰與你?相連累,我孩兒因你做不得好名儒。(合)空爭着閒是閒非。(付)〔老賊吓!〕我偏要爭着閑是閑非!(外)

【前腔】養子敎讀書,指望他身榮貴,黃榜招賢,誰不去求科試?

阿婆,我倒有個比方。(付)飯也沒得吃,還有𠍽屁放㖸?(外)比方吓。

譬如那范𣏌梁差去築城池。

(付)范𣏌梁是官差的,我孩兒被你生生的逼勒去的吓!(外)

想他的娘親埋怨誰?

(付)你不如死了罷!(外)阿婆,然雖如此,

合生合死皆由命。

哪,哪,哪!你看前街後巷這些人家㖸,

少甚麼孫子森森也忍飢?

(付)還我兒子來!(外)阿呀!阿婆吓!

你休聒絮,畢竟是咱每三口受孤悽!(旦)

【前腔】〔婆婆,〕孩兒雖暫離,須有日回家裏。奴有些釵梳,解當充糧米。〔公公婆婆恁般爭鬧呵,〕敎傍人道媳婦的有甚差遲。

(付)你有甚差遲?(旦)

致使公婆爭鬧起。

婆婆,當初公公敎孩兒出去的時節,

他心中愛子,指望功名就。

(外)老乞婆!你聽㖸!(旦)婆婆見此飢荒,

他眼下無兒,因此埋怨你。難逃避,兀的不是從天降下這災危!

(付)老賊!別人家沒有兒子還要螟蛉過繼,偏是你這老賊,

【劉潑帽】有兒却遣他出去!

我要飯吃!(外)你看這樣年成,叫我那裏來?(付)可又來!你是個男子漢,尙然沒來方,

敎,敎媳婦怎生區處?

阿呀!媳婦吓!(旦)婆婆!(付)我今日就死也罷!

只是可憐悞你的芳年紀!(合)一度思量,一度肝腸碎!(外)

【前腔】吾門不幸須傾棄,嘆當初是我不是。

(付)不是你不是,難道倒是我不是?難道倒是我不是?(外)是,是,是我不是。嗄!我孩兒又不在眼前,遭此飢荒,少不得是個死;更被這老乞婆終日埋怨,也是個死!也罷!

不如我死倒無他慮!

(作撞,旦扯住介)阿呀!公公吓!(付背扯住介)阿喲!個是使弗得勾㖸!(衆大哭介)(合)

一度思量,一度肝腸碎!(旦)

【前腔】媳婦便是親兒女,勞役事,本分應為。但愿公婆從此相和美。(合)一度思量,一度肝腸碎!

(旦)嗄,公公,婆婆,大家相叫一聲嗄。阿呀!公婆嗄!媳婦是跪在此了,大家相叫一聲。(外)與你什麼相干?(旦)吓,公公,大家相叫一聲罷。(外)看孝順媳婦分上吓!(各看介)阿呀!我不去叫他。(旦)吓,婆婆叫公公一聲罷。(付)噢。(旦)來㖸。(付)噢。(各看介)阿呀!我弗去叫俚。(旦)終不然,罷了不成?吓,只是公公相叫婆婆一聲罷。(外)阿呀!媳婦吓!(哭介)(旦)公公,來㖸。(外)罷!(各看介)嗄,阿婆。(旦)吓,婆婆,公公是在那裏叫▲,婆婆也來叫一聲。(付)噢,噢。(各看介)嗄,阿老。(外)阿婆。(旦)好了!謝天地。(外)你今後不要來埋怨我了。(付)我那間再弗來埋怨㕶哉。(外)阿婆。(付)阿老。(旦)吓,公公。(外)媳婦。(旦)婆婆。(付)媳婦。(衆大哭介)(合)

一度思量,一度肝腸碎!

(旦)公公婆婆請進去罷。(外,付,旦各哭介)(付)媳婦,隨我進來。(旦)曉得。(同哭介)

拐兒

(淨上)

【打球場】幾年間為拐兒,脫空說謊為最。遮莫你怎生俌俏,也落在我圈套!

自家脫空為活計,掏摸作生涯。舌劍唇鎗,伶俐的也敎他懵懂;虛脾甜口,奸巧的也哄他裝風。鄕貫從來無定居,姓名誰個知眞實?裝成圈套,見了時自然進來;做就機關,撞着的怎生出去?騙了鍾馗手中寶劍,偷了洞賓瓢裏仙丹。眞個來無影,去無踪,對面騙人如撮弄。縱使和你行,同你坐,當場賺你怎埋怨?拐兒陣裏先鋒,哄騙門中大將。何用剜牆挖壁,强如黑夜偷兒;不須挾斧持刀,賽過白晝刼賊。正是:天不生無祿之人,地不長無根之草;但是京師中都曉得我是拐騙的,難做買賣。這兩日手中乏鈔,如何是好?(丑內)𣬿穿㕶個花娘!到三郞廟裏去許許愿心勒介。(淨)咦!你聽這個人要到三郞廟裏去許愿,待我先去看他許什麼愿。𠰻!三郞老爺不在吓,想是人家抬去賽愿了我且假做三郞老爺,看他來許什麼愿心。(坐介)(丑上)

【四邊靜】終日街坊閒串走,斂減▲猪油,渾名叫瞎雞,綽號叫夢▲。偷雞偷狗,掏摸剪綹。夜裏掘壁洞,日裏三隻手。

終朝拐騙過光陰,見人財物便欺心;若還晦氣撞着我,縱然不奪也平分。區區名字叫貝戎,綽號『三隻手。』兩日街浪緝捕個多得勢,做弗得生意。打聽得一注大財香拉裏,且到三郞廟裏去許個愿心介。革里是哉。喂!廟祝!廟祝!吓!無人拉裏,三郞老爺,我是個——弗消說得,㕶是曉得個。若是騙得故注大財香到手,一生一世吃着弗盡。我買個大大能個三牲來祭獻。(拜介)(淨伸二指介)(丑)吓嗄!我個弗曾到手,三郞老爺倒先要加二扣頭厾。咦!手裏個把扇子倒好厾,且借去用用介。(作拿扇,淨扯住介)在這裏了!(丑)阿呀!阿呀!(淨)好吓!正要拏你們這班拐子小厮!拿鏈子來鎖他到五城兵馬司去!(丑)阿呀!苦惱吓!老爹救命吓!小人元是好人家肚細,不拉騙子騙子了,留落拉裏個。求老爹饒子小人罷。(淨)要我饒,拿出買命錢來!(丑)苦惱子,身邊半個低銅錢▲無得拉裏。(淨)待我來搜一搜看。(搜介)這狗頭果然沒有。虧得遇了我,若遇着別人,就是個死!造化你!去罷!(丑)多謝老爹。(淨)呔!這把傘還不値得送與我老爹,還要拿去!(丑)老爹,㕶認差哉;我是拿起來是介雙手送與老爹吓。(淨)吓!原要送與我的吓?(丑)正是。(淨)去罷。(丑)噢。個個毴養個!貪小利個!等我上俚一上介!(淨)這把傘拏去換酒吃,也値得三十個錢。(丑)𠍽個,五十個銅錢買個㖸。(淨)呔!你去了怎麼又轉來?(丑)哪,小人蒙老爹恩德,請問老爹尊姓大名,日後好補報老爹個意思吓。(淨)你這狗頭!問了我老爹的姓名,日後做出歹事,破了,好攀扯我老爹吓!(丑)烏龜亡八!是㕶個妮子嘿有個樣心腸!(淨)我且問你:你方纔許愿心,說有一注大財香到了手,就一生受用不盡;是什麼財香?實對我說。(丑)我方纔個說話,老爹纔聽見個哉?(淨)都聽見了。(丑)弗瞞老爹說,小人是陳留郡人,打聽得狀元也是陳留郡人,一向贅在府,不許他音信往來,近聞得他瞞過府,私下訪問;若有鄕親在此,要託他寄封家書居去。我想決非空信,極少寄介四百五百兩銀子居去。那間我寫一封假家信拉裏,要去發個注大財香;但是我身浪是介難看拉裏,千思百量,弗好去得,故此許介一個愿心。(淨)吓!有這個緣故。書呢?(丑)拉裏。(淨)拿來,我去。(丑背介)吓!原來個個屄養勾▲是個騙子,倒不個屄養個嚇子一跳。個蠻屄養個身浪倒冠冕厾,等我來騙介俚一騙,發個利市。(轉身介)吓!老爹去?(淨)拿書來,我去。(丑)㕶去動阿動弗得。(淨)為什麼?(丑)小人是陳留郡人,舌頭是圓個;老爹是京中人,舌頭是方個。到那裏言語不對,露出馬脚來,就穿綳哉喂。(淨)吓!語言不對,去不得的?(丑)去弗得個。(笑介)小人倒有介一個意思拉裏。(淨)什麼意思?(丑)弗好說。(淨)不妨,你說。(丑)說出來,只怕老爹弗肯。(淨)你且說看。(丑)哪,若是老爹身浪個套衣裳肯借拉我着子嘿,就體體面面走得去,銀子就到手哉。(淨)狗入的,我老爹的衣服倒把你穿!(丑)我元說老爹弗肯個▲;單是不白着個㖸。銀子到了手,另外有賃衣。緹縈救(淨)吓!先講明白了,銀子到了手,怎樣分法?(丑)三七。(淨)你得二分,我得七分?(丑)噯!我得七分,㕶得三分。(淨)不對,不對!(丑)竟是對分;有一千,五百兩一個,何如?(淨)對分了,另外還我賃衣服錢。(丑)就是介。要幾哈?(淨)五兩。(丑)多哉,多哉,只好一兩。(淨)少。(丑)二兩。(淨)便宜你,三兩罷。(丑)就是三兩。脫下來。(淨脫介)(丑)咦!老爹,外面冠冕,裏面一包葱。(淨)這是老爹的便服。(丑着介)正好,配身得勢;眞正人要衣裝,佛要金裝。頭浪個帽子來。(淨)大帽也要賃錢。(淨)幾哈?(淨)二兩。(丑)啐!紙糊頭貨色,五錢。(淨)一兩。(丑)就是一兩。(淨)衣服三兩,帽子一兩,共是四兩了。(丑)小人!囉個少子㕶個?靴來。(淨)靴子,我老爹自己要穿的。(丑)㕶看㖸,身浪着了大衣裳,頭浪戴了大帽子,脚浪像𠍽樣?脫下來。(淨)也要賃錢(丑)再加了一錢嘿是哉。(淨)要五錢。(丑)就是五錢。𠍽要子我個了?(淨一面脫靴,一面說介)衣服是三兩,帽子是一兩,靴子是五錢,一總是四兩五錢,另外的。(丑)噯!只管說!㕶住拉幾裏,我去了就來。(淨)吓!你去了,我那裏尋你?(丑)是吓!㕶囉里來尋我?有里哉,省得㕶弗放心,㕶竟扮子我個家人,跟子我去阿好?(淨)呔!我老爹倒做你狗頭的家裏人!(丑)也不過遮掩一時,過頭子老爹原是老爹,狗頭原是狗頭。要看銅錢銀子的分上。(淨)吓!看銀子錢分上,罷了。(丑)打傘(淨)看銀子錢分上打傘。(走介)(丑)弗好,弗好,轉去。(淨)為什麼?(丑)欺主。(淨)什麼欺主?(丑)㕶看我做家主公個是介兩根狗嘴髭鬚,㕶屋裏人倒是介一嘴阿鬍子,弗像樣。(淨)這是老爹的貴相生成的。(丑)要去掉幾根。(淨)這個使不得。(丑)若是去掉幾根,另外加你養鬚錢二兩。(淨)如此,難道拔下來不成?(丑)一根一根介拔,拔到幾時?哪!有剪刀拉裏。(淨)我原說你這狗頭是剪綹的!(丑)剪綹個用剪刀就是笨賊哉。(淨)這嘿,少去幾根。(丑)是哉,無交話。(作剪下)(淨摸打丑介)狗入的,我叫你少去幾根,怎麼一嘴鬍子都去了?(丑)啐!𣬿穿㕶個娘!我搭㕶合夥做生意,𠍽個開口就駡,動手就打?脫子去,弗去哉,弗去哉!(淨)不是吓,敎你少去幾根;如今像什麼?(丑)為𠍽了?加㕶二兩養鬚錢了,拿子銀子居來,買星肉來白熩熩吃拉肚裏子,拿個白肉湯放拉缽頭裏子,是介出綽出綽介一濊,再拿個草荐得來一遏,明朝就像韭菜能介長子出來哉𠍽。(淨)吓!原長得出的?(丑)那說長弗出?還要比子那間長點厾來。(淨)不要說了。走罷。(丑)那,那,那打傘嘿要彎子個腰纔像,是介直僵僵像𠍽樣?(淨)吓!要彎腰的?(丑)故嘿是哉。喂!㕶生平歡喜𠍽個?(淨)一生最喜歡吃酒。(丑)個個容易;倘然俚厾問㕶說:『你家相公是轎來的馬來的?』㕶那亨說?(淨)怎麼樣說呢?(丑)㕶只要說介兩句說話,却不道怎的,又不道怎麼。(淨)吓!却不道怎的,又不道怎麼。記得了。(丑)若是要吃,只說一個字,『倏,』我就只管拿拉㕶吃哉。(淨)倏。(丑)拿去吃。幾裏是哉。門上那位大叔在?(末上)來了。當値輪該我,叫門却是誰?是那個?(丑)管家請了。(末)相公是那裏來的?(丑)我是狀元老爺的鄕親,從陳留郡來的。(末)請少待,待我進去通報。(丑)且住,請問大叔是府中的呢,還是狀元老爺身伴的?(末)我是從幼跟隨狀元老爺的。(丑)𠰻!旣是從幼跟隨狀元的,為何不認得我?只怕是說謊,倒要盤你一盤。你家太老爺叫什麼名字?(末)吓!相公只道我不是狀元爺身伴的,為此要盤問我?(丑)就是這個意思。(末)我家太老爺叫蔡從簡,太夫人氏,小夫人五娘,可錯?(丑)差是弗差,可還有什麼好親戚,好鄰居?(末)我家老爺間壁有個張廣才大公,是我家老爺的好友。(丑)不錯,有個,有個,一個大公,一個張廣才。(末)𠰻!大公就是張廣才吓(丑)怕我弗曉得了?不是我來盤問你吓,恐怕你是太師身伴的,不當穩便;旣是狀元身伴的,相煩通報,說鄕親求見。(末)請少待。老爺有請。(小生上)

【鳳凰閣】尋鴻覓雁,寄個音書無便。漫勞回首,望家山和那白雲不見。淚痕如線,想鏡裏孤鸞影單!

(末)啓爺,外面有個鄕親求見。(小生)鄕親麼,道有請。(末)老爺出來。(小生)吓,鄕兄請。(丑)大人請。大人請上,晚生有一拜。(小生)下官也有一拜。(丑)久旱逢甘雨。(小生)他鄕遇故知。請坐。(丑)吿坐了。(淨混坐末推介)(丑)他是有些痴的,不要睬他。(小生)請問鄕兄尊姓?(丑)晚生姓。(小生)居住那裏?(丑)就在大人拐角對過;難道大人就忘了?(小生)我每那邊只有個梅小溪,並沒有姓的。(丑)這就是妻父家裏了。晚生出門的日子多,在家的日子少,晚生回去,那些小舅小姨都說道:『咦!那姐夫回來了,那姐夫回來了。』所以晚生順口就姓了『那』哉。(小生)鄕兄幾時到的?(丑)明日到的。(小生)吓!今日。現在怎麼說是明日到?(丑)呀呸,晚生說差了,今早清晨,我說船家這樣行法,幾時纔得到;那船家道:『相公,風不順,只好明日到了。』晚生在舟中悶得緊了,倒頭竟睡,誰想一時轉了順風,一時就到,晚生記了船家的言語,因此說是明日到的。(小生)可曉得下官家中的光景如何?(丑)大人別後,比前大不相同了:前有典當舖,後有米穀倉;幾枝大槐樹,一帶大樓房。(小生)下官儒素之家,那得有此?(丑低問介)請問大人,這位管家還是令岳這裏的?還是跟隨大人的?(小生)這是跟隨下官的。(丑)晚生只道是府中的,所以替大人裝個體面;旣是跟隨大人的,一些不曾動,原是舊門牆。(小生)家父在家好麼?(丑)好,令尊是越保養得妙了。長又長,大又大,肥又肥,胖又胖,委實軒昂!(小生)家父是五短身材。(丑)又有個緣故:那日晚生起身,送行的多得緊,那一個兄長,這一個兄短,只見令尊老大人站在那上馬石上說:『兄,若見小兒,千萬叫他寄封書回來。』我看他倒像長大,以後站下地來,原是五短身材。(小生)過來。(末)有。(小生)聽他語言顚倒,是個假的。打發他去罷。(下)(丑)管家,你家老爺為何進去了?(末)我家老爺道你語言不對,是假的。(丑)𠰻,𠰻,𠰻!我為鄕親分上,故此來望他,還是衣服是假的?帽子是假的?人是假的?你家太老爺有書在此,難道也是假的?小厮打傘到老爺那裏取了回書,下船去罷。(末)相公請住步,太老爺有書,何不早說?老爺有請。(小生上)怎麼說?(末)太老爺有書在此。(小生)吓!太老爺有書的?鄕兄,得罪了。家父旣有書,何不早說?(丑)方纔大人相問,所以未及呈上。令尊大人蔡從簡,太夫人氏,小夫人趙五娘,還有比鄰大公廣才俱着晚生多多致意。(送書介)吿辭了。(小生)豈敢。還有小飯。(丑)怎好相擾?(小生)分付備飮。(末)吓。(小生)聞得陳留郡飢荒,下官曾上本賑濟百姓的,可曾到否?(丑)到的;這些百姓都感激大人恩德。(小生)還是旱荒呢是水荒?(丑)是旱荒。府縣官祈雨,再祈不下來,誰想來了一位道人,用了什麼悶雷法,雨便求了下來,惱了雷神公公,大雷閃電打死了無數的人。(小生)打死的是何等樣人?(丑)打死的都是這些扒灰老兒。(哭介)(小生)鄕兄為何哭起來。(丑)老父不幸,亦遭此難。(小生)休得取笑。(末)啓爺,飯完。(小生)鄕兄,草具簡慢,幸勿見嫌,請到西廳少坐。只是下官要寫回書,不得奉陪,怎好?(丑)大人請便。(小生)你在此照管。(末)曉得。(小生下)(末)相公請酒。(丑)管家,你坐了。(末)相公在此怎好坐?(丑)何妨?我與你老爺是鄕親,你也是鄕親了吓。坐了,坐了。(末)多謝相公。(丑)你出門也久了,也該寫封信囘去。(末)信是要寄的,只是沒有便人。(丑)何妨?我就與你帶去便了。(末)怎好有勞相公?(丑)這是順便,叫做因風吹火,用力不多。(末)如此嘿,待我去寫。只是無人斟酒怎麼?(丑)不妨,有我們小厮在此。(末)勞你斟一斟酒,有罪了。(下)(丑)好酒,好酒!(淨)倏。(丑)拿去吃。(淨)倏。(丑)再拿去吃。(混介)(末上)老爺出來。(小生上)鄕兄失陪,有罪。(丑)豈敢。盛擾不當。(小生)書一封,白銀三百兩,煩鄕兄寄交家父。(丑)大人的書,晚生便領了;帶去銀子,不敢奉命。(小生)為何呢?(丑)恐怕晚生是假的吓。(小生)適纔唐突,幸勿見罪,請收了。(丑)從命了。(丑將銀袖袋過另拿出假銀與淨介)過來,你拿好了。(淨接介)(小生)還有白銀三十兩,送與鄕兄為路費。(丑)這個不敢受。(小生)不必嫌輕,請收了。(丑)多謝大人。可還有什麼話分付?(小生)鄕兄吓:

【駐馬聽】書寄鄕關,說起敎人心痛酸!傳與我八旬爹媽,道與俺兩月妻房:隔着萬水千山,啼痕緘處翠綃斑,夢魂飛遶銀屏遠。

(丑)大人,待晚生回去呵,

報道平安,想一家賀喜,他日再相見。

(小生)憑伊千里寄佳音。(丑)說盡離愁一片心。(小生)須知相別經多載。(合)方信家書抵萬金。(小生)請了。(丑)請了。(小生下)(丑)大叔,你的信呢?(末)在這裏。書一封,銀子五十兩,煩相公順交舍下。這個小意思,送與相公路上買點心的。(丑)信便與你帶去,這個決不敢受。(末)須些薄意,請收了。(丑)如此,多謝了。(末)好說。吓!管家起來。(淨裝睡着介)(丑)大叔,不要叫他,他要殺酒風的,等他醒來,叫他到舊所在來便了。(末)曉得。(丑)阿呀,恐怕天要下雨,這把傘待我帶了去,便當些。請了。再會。(末)相公慢請罷。(丑)我這馬扁行業,勝如戎貝生涯。(下)(末)起來,起來。(淨混介)(末)你家主人去了,只管睡!(淨)那裏去了?(末)敎你原到舊所在去。(淨)却不道怎的。(末)去罷。(淨)又不道怎麼。(末)呸!(淨)倏!(末下)(淨)這個屄養的!銀子三百兩,一大封,在我身邊;他先到三郞廟裏等我去分,我還去做什麼,打從小巷裏走他娘!(走介)(丑奔上,見淨拿傘遮下)(淨嚇急背走介)阿喲!阿喲!這個屄養的來尋我了,待我再轉個彎兒着。這裏有個毛坑,在此倒也僻靜,待我來把銀子打開來看看着。我如今有了這三百兩銀子,做他一套好衣服,這是要的。(帶白帶唱介)(唱)這是那個羊毛出在那個羊身上?(白)我三兩銀子買他一個叫驢騎騎,也是要的。(唱)那羊毛出在那羊吓羊身上。(白)買他幾間房子,再討個老婆,這也是要的。(唱)這也是羊毛出在那個羊身上吓。(白)怎麼這麼幾層紙?太小心了。再買他一個小厮跟着,這也是要的。(唱)那羊毛出在那羊吓羊身上。(內)賣海螄。(淨聽作嚇,掉包在地介)什麼東西?(內)賣海螄。(淨)呸!入他娘遭瘟的!賣海螄吓,我聽錯了,只道拿拐子,倒嚇我這麼一跳,把銀子都掉在毛坑裏去了!說不得掏他起來。(拿起看介)阿呀!阿呀!弗好哉!咳!我一生一世做大騙,今日倒不拉小騙騙子去哉,故▲是我自家弗好吓!

【水紅花】我一生好酒,蜜駝哆,醉羅呼,諸般弗顧。誰知今日遇强徒,被他局渾身脫付。無子衣裳還猶可,那得出租蘇,倒做光下巴阿鬍子也囉!

衣裳騙子去,學子兩句話:却不道怎的,又不道怎麼。還有來,倏,倏,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