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義俠記

Top / 綴白裘 / / 義俠記

義俠記

打虎

(淨,末上)

【水紅花】官司懸賞有明文,捕山君,看看着緊。咱每獵戶受災迍,枉勞辛,徘徊難進。退只恐違嚴限,進又恐亡身。算來總是命難存也囉!

我每乃陽穀縣中獵戶是也。近日景陽崗上出了一個弔睛白額大蟲,傷人無數。本縣太爺立限要我們捉獲。但此虎猛惡異常,我每如何拿得他!(淨)哥吓,我們穿着虎皮,伏在嶺下,多擺些窩弓藥箭,待他自來納命便了。(末)有理,就此前去。正是狹路難迴避。(淨)官差不自由。(下)(生執棍上)道傍車馬日繽紛,行路悠悠何足云?未知肝胆向誰是,令人却憶平原君。俺武松,久住在皇親莊上,意欲投奔宋公明,為此別了大官人,一路來,就往陽穀縣尋俺哥哥走遭也。

【北新水令】老天何苦困英雄?二十年一場春夢。不能夠奮雲程九萬里,只落得沸塵海數千重!〔想俺今日的武松,〕好一似浪迹浮踪,任烏兔枉搬弄!

迤邐行來,已是景陽崗下了。呀!你看那酒旗上寫着『三碗不過崗。』這是怎麼講?我行路飢渴,且進去少坐一回。店家。(丑上)來哉!酒,酒,酒;有,有,有。賒,賒,賒;走,走,走!客人,阿是吃酒個𠍽?(生)正是渴酒的。(丑)請裏向坐。(生)店家,我且問你。(丑)那說?(生)你那酒招子上寫着三碗不過崗,這是怎麼說?(丑)客人,我里個酒好,比別家的不同;吃子三碗就過弗得景陽崗:為此出名個三碗不過崗。(生)不信這等利害?(丑)直頭吃弗得多個㖸!(生)你去拿來,待俺吃他十來碗,看俺過得崗也過不得這崗!(丑)我去拿拉㕶吃嘿就曉得哉。喂!夥計,拿一壺酒來。吓,客人,酒拉里。(生)就是這個碗?(丑)就是個隻碗。看㕶阿吃得三碗?(生)斟。(丑)噢。客人,斟拉哈哉。(生吃介)乾。(丑)吃得快厾。(生)斟。(丑)噢。客人,又斟拉哈哉。(生又吃介)乾。斟。(丑)是哉。(生)燥些。(丑)拉裏篩哉。客人,阿要拿介點𠍽菜來過過酒吓?(生)店家。

【折桂令】又何須炙鳳烹龍?

(丑)個個朋友倒歡喜吃寡酒個。(生)斟來。(丑)無哉。(生)怎麼講?(丑)無得哉。(生)纔吃,怎說就沒有了?(生)我里個把壺號定個,三碗酒一滴弗多,一滴弗少個。(生)噯!有酒只管拿來,什麼三碗四碗!(丑)客人吃得高興厾哉,阿要我去掇介一甏來吓?(生)好!你去拿一壜來。(丑)噢哉。伙計掇一甏得來吓。(生)待俺吃個爽快的。(丑)客人,一甏拉里。(生)打開。(丑)是哉。(生)燥些。(丑)▲等我來得及咭。吓唷!打開子個泥頭,眞正噴香撲鼻!(生)蠢才!(丑)𠍽個蠢才?無非坌狠點嘿哉。酒厾哉,㕶看個個酒琥珀能個顏色厾。(生指酒介)妙吓!

鸚鵡盃浮,琥珀光濃。

(吃介)乾。斟來!(丑)來哉。個個喉嚨退光漆個𠍽?(生)這酒比前的好多了。(丑)個是原甏頭,一點金生麗阿沒得個,比前頭個大差須遠(生吃介)乾。(丑)客人,吃子五碗哉。(生)店家。

却不道五斗消酲?

(丑)客人,眞正滿肚猪屎!(生)呔!(丑)滿肚個書史吓!(生立起介)(丑)客人吃酒搭酒保一樣個,坐子吃弗下,立起來竪兩碗哉。(生又吃乾介)斟。(丑)吓。(作倒滿舖桌上介)(生)滿了,滿了。(丑)客人,快點拿個瓶甏罐蠻多羅㖸。(生呵桌上酒介)可惜!可惜!(丑)十粒米難成滴㖸。(生吃酒介)(丑)客人吃子九碗哉。(生)店家。

三盃合道自有神功。

(坐介)妙吓!(丑)看仔細。(生)斟來!(丑)客人吃得跌跌銃銃,舌頭纔大厾哉,還要吃來。(生)多講!快斟來!(丑)嚇個小男兒牙拳頭是個吃手厾,客人吃子十二碗哉㖸。(生)噯!別人吃酒,

何用恁虛担怕恐?

(丑)有心開飯店,落怕大肚漢?吃,吃,吃。(倒酒介)沒有了,甏底朝天了。(生接甏看介)沒有了,拿去!(丑)等我拿子甏去介。(生)好酒!爽快!(丑)客人,酒錢厾。(生)酒錢?(丑)正是。(生)多少?(丑)吃子一壺一甏,該銀三錢六分七厘八毫。(生)有。(丑)有嘿拿得來哉那。(生)多蒙大官人贈我的盤纒,一路用來,剩不多了。店家,你拿去。(丑)阿是銀子拉厾包裏?等我打開來吓。(生)不是,連這包裹放在此,改日來取吓。(丑)連個包裹放拉里,改日來拿?(生)趙吓。(丑)介嘿夥計,客人個包裹當拉里,拿進去收好子吓。(生)

好敎俺羞澀囊空!

咳!上崗趲路。(丑)客人囉里去?(生)上崗去。(丑)去弗得個!(生)怎麼說去不得?(丑)景陽崗上如今新出了一個弔睛白額虎,吃人無限,官府大張吿示,一應來往客商須要結伴成羣,于巳午未三個時辰過崗,單身客人不許行走,恐傷性命。去弗得個!(生)噯!你不說猛虎,俺不去也罷;若說起有猛虎,俺不覺精神抖擻,毛髮倒竪!俺偏要去!(丑扯介)去弗得個!(生)放手!

按不住怒氣冲冲!

(丑)去弗得個!(生)呔!誰要你管!(推丑跌介)(丑)好跌厾!㕶要去不拉老虎當瓜子吃,關我𠍽事吓!(下)(生)

俺只是行色匆匆,趁着這落日熹微,醉眼的這朦朧。

虎在那裏?虎在那裏?這厮每多是胡說!連那官府的榜文也是渾賬!下崗趲路。阿喲喲!這個酒湧上來了!妙吓!好塊大石,俺且睡他娘一覺再走。(困介)(內吹銅角虎跳上)(生醒介)好大風!涼快吓!(見虎介)吓!果然有個大蟲來了!

【雁兒落】覷着這潑毛團,體勢雄。

(作打折棍介)呀!

狼牙棍,先摧迸。

(虎三撲生三躱介)

俺這裏趨前退後忙,這孼畜舞爪張牙橫。

(虎又撲生又躱介)

【得勝令】〔呀!〕閃,閃得他回身處,撲着空;轉眼處,亂着踪。這的是虎有傷人意,因此上,寃家對面逢。〔虎吓!〕你要顯神通,便做道力有千斤重!〔今日遇着俺武松呵,〕途也麼窮,抵多少花無百日紅!

(拿住虎介)你這孼畜要來尋俺,俺先把你雙眼踢瞎,看你跑到那裏去!(作踢打虎死介)𠰻!怎麼不動了?死了麼?噯!管他死不死,下崗趲路。(淨,末執鎗上)(生)呀!你看又有兩個大蟲來了!俺武松今番死也!

【沽美酒】只索逞餘威,鬥晚風;逞餘威,鬥晚風。〔呀!不是虎,〕只見雙舉步,兩挪踪。

(淨,末)㗣!你是人是鬼?敢在此獨自行走?(生)

俺,俺是個蓋世英雄喚武松

(淨,末)可曾遇見大蟲麼?(生)你每問我那個大蟲麼?(淨,末)正是。(生)你們聽者:

試言他兇猛。

(淨,末)請試說一遍。(生)

負嵎處,恁威風,身一撲,山來般重;尾一剪,鋼刀般橫。一聲高,千人驚恐;數步遠,衆生含痛。

(淨,末)你怎麼不被他害了?(生)俺呵,

憑着俺胆雄氣雄,空拳兒結果了這大蟲!

(淨,末)原來這大蟲被你打死了?感謝不盡!(生)呀!

叫衆口將咱稱頌。

(淨,末)實不相瞞,我每是陽穀縣獵戶,官府立了限期要拿這虎,我每近他不得,今被你打死,我每却是不信。(生)你每不信麼?隨我來。

【尾】早難道巖前虎瘦雄心橫?

這不是虎麼?(淨,末)𠮾喲!這樣一個大虎,被你精拳打死,就是卞莊存孝也不如你了!(生)噯!

笑恁那隄防鎭日也,全無用。

(淨,末)你如今來得去不得了。(生)噯!來去由俺,怎說去不得?(淨,末)不是吓,少不得要同你到縣中去請賞。(生)請賞?(淨,末)正是。(生)

俺本是逆旅經商,誰承望奏績呈功?

(淨,末)一定要去的。(生)俺若去呵,

怕只怕,六巷三街,前遮後擁。沸沸揚揚,

(淨,末)說些什麼?(生)道陽穀縣一個大蟲沒人打得,倒被俺清河縣人打死了。

怕你那陽穀縣人相譏諷。

(淨,末)壯士也叫陽穀縣中這些百姓認認你這打虎的好漢。(生)退後,我正要到縣中去尋俺的哥哥,

俺可也只索相從。

(淨,末)夥計,把虎拴起來,先抬下崗去。壯士請。(生)二位請。俺不去也罷,

怎當得他每恁趨奉?

(淨,末)壯士請。(生)二位請。(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