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連環記

Top / 綴白裘 / / 連環記

連環記

賜環

(丑上)

【清光引】百花庭院重門閉,鼓瑟人妍麗。素手按宮商,秋水搖環佩。響氷弦,和瑤笙,聲清脆。

老妾乃府中一個女敎師,名喚柳青娘是也。今早老爺分付在百花亭上賞春,不免喚貂蟬等一班女樂在此伺候。你看,好花卉!但見白玉堦前紅間紫,紫間紅,都是姣姣嫩蕋;畫欄杆外,黃映白,白映黃,盡是豔質奇葩。那壁廂,合歡相對,宛如繾綣之夫妻;這壁廂棠棣連芳,好似綢繆之兄弟。楊柳軃晴烟,弱質呈來妙舞;海棠含宿雨,朱顏露出新粧。(內)姐姐這裏來。(丑)呀!你聽那些丫頭們都在後花園戲耍去了。待我叫一聲:貂蟬等女樂每走動。(衆上)

【前腔】海棠花下華筵啓,整頓歌金縷。舞袖慢安排,綉褥重舖砌。歌一回,舞一回,唱一回。

柳青娘萬福。(丑)千福萬福,打得你們啼啼哭哭。還不跪着!(衆)就跪。(丑)好個就跪!老爺今日集賢賓,把青玉案擺得端正好。你每兀自踏莎行,鬭鵪鶉,把紫蘇丸,打着黃鶯兒,紅芍藥,引着紛蝶兒,好快活三!叫一聲又不聽,眞個惱殺人!一個懶去上小樓,點絳唇;一個懶插一枝花,雙鳳翅。一個不打點穿紅衫兒,換紅綉鞋,翠裙腰,舞出六么令;一個不準備捧着金盞兒,斟出梅花酒,攪箏琶,唱出新水令。那裏管老爺吃的醉花陰,醉扶歸?多似你這等懶惰,誰賞你一錠金,四塊玉!快快脫布衫,好姐姐,在鳳凰閣上取出神仗兒,各打十棒鼓,打得你們都做了哭歧婆!(貼)老爺今日與夫人家宴,不款外客;我等只因伏侍夫人梳粧來遲了,望柳青娘恕責。(丑)動不動便是你來討饒。也罷,看貂蟬分上,起來演樂。(衆應)(丑)住了,新水令熟了麼?(衆)還不熟。(丑)還不熟?終日做什麼?好自在性兒!擺着演過去。(衆演介)

【柳青娘】四尺上尺六凡工尺工尺上尺仕乙五六六五五六凡凡六五凡工尺六凡六五凡工尺工尺上尺

(丑)你們在此演樂,我去打睡片時就來。老爺來時好生吹打,不要連累我受氣。(衆)是,曉得。(丑下)(生上)

【西地錦】草表初完未奏,花亭且聽歌謳。(旦上)婦隨夫唱意綢繆,丹鳳彩鸞佳偶。

(生)夫人,下官復駕長安迎候夫人來此,不覺又經兩月矣。(旦)相公連日不理朝綱,退歸林圃,其意如何?(生)夫人,你還不知董卓未來,那朝政大小,皆託下官;董卓一來,公卿將相下車迎迓,朝廷鈞軸讓與他掌管,因此下官稍閑。(旦)你也這般屈節與他?(生)你那知我的就裏?翠環奉酒,貂蟬唱曲。(衆合)

【二郞神】朝雨後,看海棠似胭脂濕透,笑眷戀花心蝴蝶瘦繁華庭院,春光錦簇香浮,這檀板金樽雙勸酒;好風光,怎生能彀?(合)慕什麼仙遊,羨人間自有丹坵!

【前腔】清謳珠璣,落吐櫻桃小口,聽響遏行雲音律奏。且及時為樂,浮生此外何求?傲殺那長安公與侯,高尙志,問君知否?(合)何必慕仙遊,羨人間自有丹坵!

(生)貂蟬,你唱的曲是新上的,舊上的?(貼)是新上的。(生)夫人,這也虧他,賞他什麼纔好?(旦)相公隨意賞他便了。(生)吓,我有白玉連環在此賞你,你可用心習學。(貼)是。(生)這連環呵

【集賢賓】無瑕白璧眞罕有,氷肌潤澤溫柔。宛轉連環雙扣扭,這圈套誰能分剖?也是姻緣輻湊,眞個是陰陽配偶。(合)東西就,圓活處,兩通情竇。(貼)

【前腔】連環細玩難釋手,敎人背地含羞。此話分明求配偶。

奴家若與老爺成就了此事呵,

樂琴瑟,便抛箕帚。(生)〔貂蟬,〕你沉吟差謬。

你把他留着,他日自有應驗的。

久已後,自知機彀。(合)東西就,圓活處,兩通情竇。(貼)

【貓兒墜】錦茵蹙皺,羅襪步香浮。裊娜腰肢舞不休,三眠宮柳午風柔。(合)進酒,直飮到月轉花梢,漏滴譙樓。(貼)

【前腔】輕翻彩袖,舞罷錦纒頭,笑整雲鬟照碧流,鈿蟬零落倩誰收?(合)進酒,直飮到月轉花梢,漏滴譙樓。(生)

【尾】玉山頽倒扶紅袖。

(旦)相公,敢是醉了?(生)夫人,

沉沉非關殢酒,端只為憂國憂民志未酧!

(旦)花前歌舞且盤桓。(生)國步艱難敢盡歡?(貼)朝夕焚香拜天地。(合)愿祈國泰與民安。(同下)

拜月

(貼上)清夜無眠暗自吁,花陰月轉粉牆西。欲知無限含情處,十二欄杆不語時。奴家貂蟬,自幼蒙老爺夫人敎養成人,學習歌舞,粗知文墨。感恩萬千。這兩日老爺眉頭不展,面帶憂容,想是為朝廷有難決之事;奈何府中無得力之人。可惜奴家是個女子,若有用我之處,縱不能如西施報君恩而酧苦志,亦當效緹縈救父罪而去肉刑。雖然,老爺面前不敢明言,徒懷憂鬱而已。看此月明良夜,不免到瑤臺上焚香拜禱則個。

【羅江怨】荼蘼徑裏行,香風暗引。天空雲淡籟無聲,畫欄杆外,花影倚娉婷也。環佩叮噹,宿鳥枝頭驚醒。鳳頭鞋,步月行。

移步上瑤臺,焚香拜明月。恩主劍如霜,早把奸邪滅。(拜介)(生暗上)(貼)

螺甲香,拜月明,頓忘却風透羅襦冷。

(生)𠳶!(貼跪介)(生)你這女子半夜三更在此!

【園林好】長吁氣,在荼蘼架邊;有所思,過牡丹亭畔。何處追尋?這裏是百花園,你休錯認武陵源

這裏不是講話的所在,隨我到亭子上來。(走介)(貼跪介)(生)你快說眞情,饒你的打!(貼)

【嘉慶子】偶來拜月閒自遣,端不為麗情相牽。〔連日呵,〕不忍見爹行愁臉,因此上,吿蒼天;凡百事,遂心田。

(生)你自幼在我府中,怎生看待你?(貼)

【伊令】蒙養育,深恩眷戀;敎技藝,安居庭院。

(生)我也不曾凌賤你吓。(貼)

未嘗把我凌賤。

(生)也不曾輕慢你。(貼)

幾曾把奴輕慢?自小相隨勝嫡女,相看已有年

(生)咳!我好悶人也!(貼)

【品令】爹行為何鎭日兩眉攢,形容憔悴,有時淚雙懸?莫非為國難運籌,除奸險?奴不敢問,只得祈吿蒼天憐念,武偃文修,免得忘餐寢不安。(生)

【荳葉黃】這國家大事,兒女每休言。看多少元宰勳臣,都無計把奸雄驅遣;任他圖篡,有誰擅言?你是個閨門中弱質,你是個閨門中弱質,怎分得君憂,解得黎民倒懸?(貼)

【玉交枝】不須愁嘆,獻蒭蕘,乞採奴言。論來男女雖有別,儘忠義一般。休辨西施邦,緹縈救父除刑患;倘用妾,決不畏難。這賤軀何惜棄捐?(生)

【么令】你肯為國家排難,頓敎人憂懷放寬。念君臣有累卵之危,時刻熬煎;百姓有倒懸之苦,不能瓦全。

阿呀!我的兒吓!方纔做爹爹的呵!

枉把你來埋怨。恕急遽,言詞倒顚。

(貼)爹爹,那董卓近日行事如何?(坐)兒吓,那賊近日行事呵!

【江兒水】他奪簒機謀遠。〔他有個義兒叫呂布,〕他助惡羽翼聯。

(貼)何不遣人刺之?(生)禁聲!(兩邊看介)阿呀,兒吓,做爹爹的呵!

我也曾令人暗刺,反失純鉤劍。

(貼)那衆諸侯便怎麼樣了?(生)

諸侯合陣空勞戰。

我的兒吓!我觀此二人皆溺于酒色,為此我做爹爹的咧!

我只得權,

(住口介)咳,咳,咳!豈有此理!(貼)爹爹為何欲言不語?(生)話便有一句,只是不應為父的講的。(貼)爹爹但說何妨?(生)我想事到其間,也不得不說了。我做爹爹的呵!

權把你做紅裙女陣生機變。

將你先許呂布,後獻董卓

你可就中取便。〔此乃我反間之計,〕使他父子分顏,方,方遂我平生之愿!(貼)

【川撥棹】將奴獻,便隨機行反間。(生)向與你玉琢連環,(貼)今可驗。計設在連環。

(生)阿呀,兒吓!

伊若洩漏風聲,吾當滅門罪愆!(跪介)(貼跪扶介)不須憂,請放寬;領嘉謀,當典全。(生)

【尾聲】陰柔用事消陽健,重把山河來建。遠大奇功達九天!

我計已定,今只是不能使呂布到來,怎麼處?有了,我聞得他在虎牢關失了金冠,我把明珠數顆,嵌一金冠,差人送去,他必來謝我,我就留他在後堂飮宴。那時喚你出來奉酒,我假意出去,你可將機就計,私結其心。我後來時自有道理。(貼)孩兒曉得了。(生)奸惡雖强酒色徒。(貼)只消舌劍用機謀。(生)要離漫說能行刺。(貼)不及吾家女丈夫!(生)好,好個不及吾家女丈夫!隨我進來,隨我進來。(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