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十/醉菩提

Top / 綴白裘 / / 醉菩提

醉菩提

付箆

(外上)

【引】言下辨眞龍,琴劍元無缺。

老僧自從前日披剃一個道濟在此出家,他本來原未全迷,頑性猶然未退,若不重加磨煉,怎能心下豁然?兩日我叫他到禪堂隨衆功課,不知可有些啓發否?正是:欲生極樂地,須下死工夫。(付上)石牛難轉磨,死犬怎耕田?監院參見和尙。(外)我正要問你,這兩日道濟在禪堂用何功課?做什麼生活?細細說與我知道。(付)啓和尙,那道濟全不像個出家人。(外)怎見得?(付)他未晚先圖昏睡,日高猶自安眠;禪堂吃飯亂聲喧,佛殿竟來方便。常向茶寮煖酒,又來香積求羶;聽人念佛叫胡言,戲耍掀翻經案。全不像個出家人的體統。(外)你莫管,我自有道理。他是個宦家公子,膏粱子弟,從來不曾受此清淡,須要漸漸的開示他,自然有個水到成川的日子。(付)容留不妨,怕亂了清規,大衆要埋怨和尙。(外)這也不難。我如今將這竹篦付你,着他隨衆上蒲團打坐;若是渾亂磕睡,就打,自然漸漸成熟了。(付)曉得。(外)監院,你雖把禪門戒律去拘禁他,他是個初來入道的吓,

【玉抱肚】須要從寬簡節,慢慢的將他磨折。讀書人狂裏生機,出家人苦中覓活。(合)蒲團竹篦建功烈,那怕他意馬心猿能跳越?

(外)監院,你可去對他說:求個超生倂出世,豈圖吃飯與穿衣?(付)十年打坐無人問,一悟成功天下知。(同下)

打坐

(生上)

【上馬踢】書生時未達,愿向空門臘。頭上頂僧伽,身上穿直裰;吃素持齋,粥飯持一缽,此情怎說?無酒無漿,熬得個人乾癟!

咳!只因一着錯,滿盤都是空。我前日一時高興,連夜剃了頭髮,只道做和尙與俗家一般,阿呀喲,原來大不相同!每日裏止不過白粥淡飯,口兒裏淡出鳥來!我想在表兄家中,醉的是酒,飽的是肉,那裏知道做和尙這般苦楚?咳!若得成佛作祖,也不枉了!正是:貴人昔未貴,終日飽黃虀;及至登樞要,何曾問布衣?吓!我的出家也只愿如此吓!(付上)法語下蓮座,山僧上法堂。道濟那裏?(生)在這裏。怎麼說?(付)方丈和尙法旨,着你隨衆蒲團打坐,不許昏亂;若是昏亂,攧下禪床打竹篦十下!

(生)你怎麼打得我吓?(付)這竹箆是善知識留下的,和尙亂了清規,打殺了不償命的。(生)這却苦也!我如今只做和尙,不打坐,便完一樁事了。(付)歷代祖師都從蒲團上打坐出來的,你旣做和尙,怎麼不打坐參禪?(生)吓!原來打坐參禪,便可成佛作祖的?(付)正是。(生)旣如此,師兄,你來敎道我,買酒請你。(付)又來取笑了。我來敎道你。(生)你來敎道我。(付)盤着脚。(生)吓,盤着脚。(付)挺着背。(生)吓,挺着背。(付)清着心,理着氣;手用叉;眼用閉;神忌昏,魂忌睡;莫跌落,須仔細。稍差池,看竹箆!(生)師兄不須費心,我已都明白了。(付)旣如此,你在此打坐,我各處去看看來。可信成人不自在,須知自在不成人。(下)(生)吓!原來打坐參禪,就可成佛作祖,這樣容易的,不免打點精神坐起來。

【曉行序】死灰木橛,活潑潑,却做了死人生活。心嘈雜,漫空游,徧青紅粉烈。

不好了!這一回昏倦起來了!

周折,背癢難熬,一陣陣脚麻手瘸。〔不好了!〕團捏沉沉,見大蝴蝶栩栩,忽喇撲跌。

(跌介)阿喲!跌殺人也!(付上)隔牆須有耳,窗外豈無人?道濟,怎麼跌了下來?(生)師兄,我是好端端坐着,不知那個怪我,把我推上一交,頭上跌出一個趷搭來了。(付)和尙吩咐,若跌下來,要打十下竹箆。(生)師兄,這是那個捉弄我,不干我事,饒了我這次罷。(付)也罷,饒你這次,今後再跌下來,一定要打十下竹箆。(小生)如今再不跌下來。(付)坐上去

【前腔】休說,須要神氣清潔。來時境界,怎生粧疊?牢拿住,不許馬馳猿越。

(生)我如今都明白了。(付)旣如此,我去點了定香再來。無常迅速,一心念佛。(下)(生)咳!連我也不信怎麼好端端坐着就跌了下來?我如今再來。

通徹,流水行雲,白日青天,清風明月。

唗!又來了!不許!不許!

團捏沉沉,見大蝴蝶栩栩,忽喇撲跌。

(跌介)阿呀!跌殺了!(付上)吓!道濟,怎麼又跌了下來?(生)師兄,我是好端端坐着,不知又是那個推我下來的。(付)不管推不推,受幾下竹篦!(生)呵呀!苦吓!連跌兩交,又打了幾下竹篦。頭上跌得高高低低,塊塊壘壘,明日叫我怎麼出去見人吓!(付)坐上去!(生)連跌兩交還要坐?(付)不坐上去又要打了!(生)師兄,你如今不要打,你今坐在此,看那個推我的,只打那推我的人便了。(付)也罷,我如今坐在此陪你,看那個推你,我就打他便了。(生)師兄在此陪我,極好的了,待我再來坐。(付)坐好了。(生)吓,坐好了。(付)

【黑麻序】呼吸,按宮商調律,須要合協。運精神,貫想七寶蓮葉。(生)心熱,喉中烟火挈,眼昏背脊折。(付)你莫昏跌,須信道超凡入聖,實悟眞徹。

(生跌介)今番跌殺我也!(付)如今難道又是那個推你這竹篦一定要打了!(生)不要打。(付)什麼規矩!(生)我如今不做和尙了。(付)不做和尙做什麼?(生)噯!

【錦衣香】怎見得為菩薩?怎見得輪迴脫?何必受盡恓惶,遭此磨折!(付)漸入佳境有功烈,妙理誰知?妙法難說。(生)苦一宵磨折,早跌上幾個趷搭。(付)難在初時節;到久久熟滑,參禪悟道,不消一霎。(生)

【漿水令】〔咳!〕扯下了僧伽亂撇,脫落了緇衣直裰,從今不做這苦生活!就參證菩提,有甚風月?(付)跳不出,走不脫。

(生)為何吓?(付)

你摸摸頂上沒頭髮。

(生)我這幾日好苦吓!

葷腥味,葷腥味沒些啜啜;淡白酒,淡白酒沒鍾呷呷。

(付)那裏去?(生)我要回去了。(付)和尙有請。(外上)

【尾】晚鐘敲斷松頭月。

(生)和尙殺人吓!(外)呀!

何事你扯我拽?

(付)啓師父,監寺敎道濟打坐,連跌幾次,怪監寺責他幾下,就使性要跑回去了。(外)喚過來。(付)和尙喚你。(外)唗!你這野驢!打坐參禪,乃出家人之本等,為何亂我的清規?(生)師父吓!

其實熬不過!這口淡身虛,少不得一命絕!

(外)吓!你沒有東西吃,因此要囘去麼?(生)正是。(外)旣如此,到我方丈中陪我吃何如?(生)且住,這老光定有些好東西吃。——旣如此,多謝師父慈悲了。(外)道濟,你旣要皈依佛法,須聽禪門拘攝。(生)若要打坐參禪,頭上萬千趷搭。(外)隨我來。(下)(生扯付介)呔!你看老和尙何等好說話,偏你動不動就打!難道打死了人不要償命的?(付)不償命。(生)眞個不償命?我就還俗,不做這牢和尙了!(探和尙帽丟場上)(下)(付)看你怎麼了吓!(下)

石洞

(白猿觔斗先上)(生隨觔斗上)原來在這裏快活快活!我一拳打倒北高峯,一脚踢翻西湖水。世人多來同我翻觔斗,還你死來不做鬼。原來却在這裏好快活也!

【端正好】祖師禪,如來藏,兀突賬;祖師禪,葫蘆提,如來藏。

好一個世界也!

山共水,好,好,好,也不下西方。

寺裏鳴鐘,那和尙都去吃齋飯了。

一個個挂緇衣,剃光頭,都學些僧伽樣。

禿驢,禿驢!你每好可憐也!

少不得披毛帶角,一個衆生像。

(丑,付上)淅淅索,落葉滿屋角;攅入飛來峯,石佛子自摸我每到飛來峯尋顚和尙耍子去。痴和尙!(生)來,來,來!

【滾繡毬】我與你竪蜻蜓。

(丑)我不會。(生)

我與你緣木杖。

(付)也不會。(生)旣不會呵,

我與你相持打仗。〔不然呵,〕使劍掄鎗。

(付)我與你個肉餅。(丑)我與你個牛肉饝饝,你可要吃?(生)好吓!要吃,要吃。

我與你肉團圓,攅心喜;吃下個冷饝饝,撲鼻香。你是個大施主,大檀那,功德無量。止少些大壜老酒嚐嚐。

(付丑)痴和尙,你要吃酒麼?明日把與你吃,你翻幾個觔斗兒耍子。(生)我的觔斗非同小可。(付)姐的哩。(生)

只敎阿彌尊者哈哈笑,穢跡金剛狠狠裝。打,打,打!

(丑,付)為什麼要打?(生)

打殺無常!

(丑,付)那邊許多猢猻來了,我每打去。(下)(生)那些小厮去趕猢猻,我也去趕。(下)(淨,末上)上命差遣,蓋不由己。奉老爺之命,送酒餔與相公到靈隱寺去,都說前日瘋顚了,在飛來峯石洞裏住。想眞是瘋了,若不然,為什麼相公不做,到去做和尙?這裏是飛來峯,並不見他,敢是又到那裏去了?(生上)翻觔斗,打虎跳;孩子嚷,猿猴叫。一個耍,兩個笑,喜事來,酒肉到。(淨,末)那個是相公,果然是弄得這般嘴臉!相公,相公!(生)呀!

【叨叨令】見一個大哥,一個老爹,齊來看我顚和尙。

(末)你是解元,相公?(生)

那個是相公,那個是解元,前來認我顚和尙?

(淨,末)我二人是太尉老爺差來的。(生)

誰人是太尉,誰人是老爺,差來請我顚和尙?

(淨,末)我二人一個是幹辦,一個是虞候。(生)

旣然是幹辦,旣然是虞候,〔唗!〕休來惱我顚和尙!

(淨,末)果然瘋顚得這個光景了!(生)

兀的不笑殺人也麼哥!

(末)為何大笑?(生)

兀的不苦殺人也麼哥!

(淨)為何又哭起來?(末)我問你為何不住在寺裏。却走到這裏來住在石洞裏?(生)

我是個鐵菩薩,理合住在石方丈。

(淨,末)住在這裏,那裏來的東西吃?(生)有,有,有。

【倘秀才】爛熩肉,一斤四兩;白煮雞,蒜泥蘸醬。還有那老酒三壜儘意嚐。

(淨,末)你旣做和尙,便不該吃酒肉了。(生)

却不道肉林中優曇發,酒池裏白蓮香;醉飽後,高歌拍掌!

(淨,末)我每老爺思念相公在此清淡,差我送鹿餔美酒在此,只怕相公不要吃了。(生)和尙不吃酒肉,誰人敢吃?(淨,末)旣要吃,我每擺在地上儘你受用。(生)好,好,好!吃得暢快!

【脫布衫】捲殘雲,煞煞風狂,吸鯨鯢,滾滾波揚。飽伊肉,還伊肉長;醉人德,飽人佳貺。

(淨,末)還有蘭英月英二位姐姐,多多拜上相公,還要等相公去成其好事哩。(生)妙!

&size(20){【小梁州】原來是情重青樓窈窕娘,倚粧臺,想念才郞。鴛鴦被底效雙雙,情懷放;請看我骯

髒爛臭乍光光!};

(淨,末)相公,趁無人知道,叫乘轎來抬到老爺府中去還了俗罷。(生)更妙!更妙!

你叫我繁華重做官人相,圖得個衣錦還鄕。

你每快走,虎來了!(淨,末)不好了!走吓!(下)(虎上)(生)畜生!你來,同你耍子去。

狠毒勢,猙獰相,留着你呼風嘯月,非我能降。

耍子去。(騎虎下)(付上)不信道人皆合道,人言痴子恐非痴。我遠瞎堂打坐方丈,報說道濟飛來峯石洞裏,顚狂特甚,慟哭狂笑,垢面蓬頭,不免前去指示他一番。(生趕虎上)虎那裏去?我來也!(虎下)(付)唗!道濟,你做和尙須存你和尙的品!(生)師父,你做你的和尙,我做我的和尙。(付)你的和尙比我何如?(生)

【朝天子】你比我貌莊,我比你略狂,都一樣光頭相。

(付)穿衣吃飯,兩事要緊。(生)

穿衣吃飯兩平常,打渾在法堂上。

(付)還該學些經咒。(生)

法師姓,居士姓鳩摩羅什稱三藏。

(付)人道你是眞,我道你假;放出正經來,借此臭皮囊,仗三寶力,立些功德也好。(生)

你道我假粧,我道我合當;待建功,經佛在何方仗?

(付)你兀自不知,卽日淨慈寺要興大工,你代我去做這段功德,那時佛寶爭光,老僧在七寶池邊相會。(生)謹依法旨,弟子從今洗心懺悔也!

【煞尾】脫痴顚,還去立主張;建功德,佛有光。

(付)同我洗澡去。(生)

從今後,把七香湯洗淨身心漾。(同下)

醒妓

(生上)酒渴思呑海,詩狂欲上天。若除詩共酒,何必學登仙?我濟顚太尉府中吃了酒,恰與促織兒下了火;一徑出了府門來,却又遇着小厮王溜兒扯我到酒肆中吃了好幾壺老酒,不覺有些意思了。不免從西湖岸邊回寺去罷。

【新水令】醉鄕深處聖賢留,不知那酒味兒幾人參透?花香緇袖染,雲散杖頭流,嘯傲悠遊。只見那小茅扉,倚紅袖。(下)

(旦,貼上)

【步步嬌】一片楓林芙蓉瘦,衣怯輕羅衫袖。

(貼)妹子,今已薄暮,正當新秋天氣,好派光景!(旦)姐姐,同到門前眺望一囘。(貼)如此却好。

見澄波碧荇流,鏡裏人行,斷橋孤岫。

方纔老爺差人來說,今夜要來看我,怎麼此時還不見到來?(旦)你看那邊一個和尙,乜乜斜斜,想是個吃醉的,倒好看。

人影望烟投,高歌一曲清風候。

(生上)削髮披緇已有年,只因詩酒作良緣。茫茫宇宙無人識,總道顚僧擾市廛。(二旦)可笑出家人吃得這般爛醉,好沒正經!(生)你兩個娘子沒正經,倒說我沒正經!(二旦)𠰻!怎麼倒是我兩個沒正經?什麼來由?(生)

【折桂令】你笑山僧,着甚來由?一醉無功,萬慮皆休!

(二旦)出家人可知五戒麼?(生)五戒十戒,哄着皮袋。

戒的是戰馬耕牛,殺羊屠狗,射虎攖彪。

(二旦)為什麼吃得這等爛醉?(生)

普天下無非醉酒,醉人兒幾個扶頭?

(二旦)你敢是化緣麼?(生)

你問我何求?我問你何求?掉轉頭來,自反知羞!

(二旦)我姊妹二人好意問你,反把我來奚落!叫後生出來打這和尙!(淨上)打個禿驢!(生)呀!娘子,救我和尙則個!(老旦隨小生上)

【江兒水】載酒尋花苑,驟紫騮。

(老旦)老爺到了。(小生)

見紅粧,兩兩欣相候。

(二旦)老爺來了。(小生)你姊妹每為何在此喧嚷?(二旦)我姊妹在門前恭候老爺,不想那裏走來一個醉和尙,調戲奴家,因此喧嚷。(小生)這等可惡!拿過來!(生)救救我和尙吓!(老旦)吓!這是相公。啓老爺,不是醉和尙,是相公。(小生)他為何在此?扶他起來。(生)那個在此?你來救我則個!(小生)表弟。

你自何來花前酒?

(生)可喜,可喜!你來了,我今夜又有酒吃了!(小生)這個何消說得。

管敎你脂香染却袈裟袖。

(二旦)這和尙是那個?(小生)原來你不認得了?

這就是李子修,元名舊。

(旦)就是相公?竟不認得了。(小旦)就是靈隱寺出家的相公麼?(小生)然也。(二旦)這等說,多唐突了。(生)咳!不必煩文,竟做東道。(小生)有理。

與我剪韭烹葵,把舊意還如新湊。

(貼)早上老爺差人吩咐,奴家已備在此久了。(小生)如此甚妙。取酒來,你姊妹奉濟公一杯。(旦)曉得。奴家自從那日邂逅,不想今日重晤。(生)請了。

【雁兒落】你道我今宵重晤舊青樓,我道你是前生少欠這魔頭!我今日破袈裟去偎紅袖,你休笑戴南冠學囚。

(貼)相公,我妹子想慕非止一日,滿飮此杯,休辜美意。(生)呀!

多謝你想念,甚綢繆。今日裏緣到豈人謀?

取大觥來。(小生)表弟滿飮大杯。(生)乾。再來,再來。快活!快活!

須信道酒向歡腸受,說甚麼情由酒上鈎?姐,〕你與我擁着衿裯,分明是海棠花下葫蘆湊。〔表兄,你明日裏呵,〕與我扶頭,說不得獅子林中鸞鳳儔。

(醉臥介)(小生)二姐,你好生扶舍弟到房中安置,我每去了。(旦)老爺請便罷。(貼)丫環,取茶到二娘房裏去。結成鸞鳳青絲網,牢鎖鴛鴦碧玉籠(下)(旦)相公,師太,我扶你到房裏去睡罷。(生不應)(旦)相公,請安置罷。(生)𠰻!這裏是什麼所在?(旦)是奴家房裏。(生)拿刀來!拿刀來!(旦)要刀何用?(生)殺你!(旦)怎麼殺起我來?(生)我不殺你,你要殺我!(旦)這個和尙却也奇怪!(生)這個娘子却也聰明!(旦)你做和尙光着頭,赤着脚,腌腌臢臢,是個酒徒!(生)你這婦人,朱的唇,粉的面,姣姣怯怯,是個色鬼!(旦)咳!你如此光景,不思量犯了戒律!(生)咦!你如此光景,却不思量迷了眞性!(旦)莫怪我說,你旣具佛相,不修本業,墮落畜生餓鬼,地獄裏面尋活計!(生)你也莫怪我說,你投女身,不學貞靜,玷汚父母宗族,青樓高處作生涯。(旦)你立定脚,飮酒食肉,昏昏沉沉,倒在堦頭,受着行人打駡!(生)你掉轉頭,人老珠黃,恓恓惶惶,掩上門兒,愁聽別院笙歌!(旦)我穿羅錦,吃珍饈,好也,情愿攅心,鮫鮹帳裏鴛鴦夢。(生)你頭髮變,面皮黃,苦吓,年紀上身,草荐捲來猪狗食!(旦)呀!

【僥僥令】劈頭驚一棒,刺骨冷氷心!

師父,弟子理會得,望慈悲超度則個。

眼見得漏盡鐘鳴無人救,愿在火坑中把身早抽。(生)

【收江南】〔呀!〕你道是火坑中及早把身抽,少不得綉羅叢裏還你個粉骷髏!只怕你鴛鴦被底撇不下舊風流。你能早休,你不如免休;須知道黃金鎖骨是好因由!

(旦)念弟子五漏賤質,承大師一擊金針,情愿棄却繁華,從師學道;望師父慈悲早早救度。(生)旣肯皈依,當先洗心;凡念不除,從師無益(旦)弟子從此洗心也。師父容弟子拜從。(生)佛門廣大,無所不容;一念若眞,入道如箭。(旦)

【園林好】謝吾師將孽軀早收,謝吾師將禪機暗投,向火坑中輕垂金手把恩愛事一時丟,恩愛事一時丟!(生)

【沽美酒】軟溫鄕,錦綉裯;軟溫鄕,錦綉裯;鴛鴦枕,翠雲裘,抵多少月白光明水自流!菩提兒在口,蒲團上,靜中求。有靈光不朽,把幻中身,豁然參透。七寶閣蓮花開茂,西方路逍遙行走。

天色已明,喜得桌兒上有紙筆,不免剔起殘燈,作詩一首而去。(寫介)暫借夫妻一宿眠,禪心淫慾不相連。昨宵辜負君家意,多與虔婆五貫錢。俺呵:

須信道樂修苦修,人有我有。

你將此詩少間送與老爺看,我回寺去也。呀!

分付那魔登女早收神咒!(下)

(旦)你看師父一塵不染,飄然囘寺去了。吓!却早老爺來了。(小生,貼上)

【尾】曉鐘敲破巫山漏,從今月下柴扉有僧叩。

濟公表弟。(旦)他清早就去了,留詩在此與老爺看。(小生)有這等事?取來。(介)呀!奇怪!

難道做柳下懷中一些不妄求?

(貼)難道是有名無實的相知?(旦)倒做了滌志洗心的師弟。(小生)這是怎麼說?(旦)少間細細吿稟。(貼)旣然濟公去了,原到我房中去吃早飯罷。滿座羣芳綻錦鮮,瓶中一朶更堪憐。饒伊萬種風流態,唯有禪心似鐵堅!(同下)

天打

(生上)

【駐馬聽犯】世道縱橫,眞僞誰分煞是情。

道濟借色身而度世,仗痴顚而說法;叵耐肉眼頑鈍,認幻為眞,被寺中衆僧見逐,起單而來,却也可笑。

眞個黃鐘毀棄,大呂無音,瓦礫雷轟。

眼見得紅塵顚倒若此,怎敎不風魔也!

語不得眞假總歸空,還你個生生死死皆成夢!

迤邐行來,已是六橋了。好一派景色也!呀!那邊烏雲隨起,想有驟雨來了。此間是龍王廟,不免就在拜臺上坐一坐,雨過再行。

牛背上照得夕陽,鵲巢前架起奇峯。(淨上)

【前腔】驟雨狂風,不測天時一霎中。〔雨來了。〕且喜湖堤一望,只有六橋踈柳搖空。

走到前面龍王廟躱雨去。

聽鴉鳴鵲噪,避旋風,濃雲黑霧天如夢。

這裏是了。先有一個師父在此躱雨。躱一躱,雨過再行。

又何須大廈千間庇此身?把茅一棟。

(生)呀!這人頭上空中插着招旗,卽刻天嗔了,待我問他是何等樣人。請問居士尊姓?從那裏來?(淨)師父問我怎麼?(生)閑在這裏,大家說說兒。(淨)在下姓,叫小二,住在城中竹竿巷裏。(生)為什麼尊幹到此?(淨)

【催拍】椿庭逝,萱堂病中;家零替,衣食不豐。

昨日夢見我的先父對我說,今日有難臨身,叫我往西方躱避。醒來對我阿姆說了,阿姆道:『敢是你父親討祭?』因此特地到墳上去做碗羮飯。

一時山色空濛,一時山色空濛,一片濃雲,失去高峯;閃電隨雷,未雨先風。

(生)你心上害怕麼?(淨)小子不怕別的,只愁母親在家懸望,要急急趕囘去;又恐怕打濕了衣服,沒有替換。

為人子,心下悲冲;相依命,死生同。

(生)如此看起來,倒有一點孝心。吓!居士,我且問你:

【前腔】你可曾毀三寶,絕道滅宗?

(淨)我每雖窮,偏歡喜齋僧布施的。(生)

你可曾駡天地,恨暑怨冬?

(淨)天時冷熱,大家到的,何敢怨?(生)

少可也五穀縱橫,五穀縱橫?

(淨)罪過!終日忙忙碌碌,皆為個碗飯,怎敢輕賤他?(生)

你可曾忤逆爹娘,慢長欺宗?

(淨)有大有小,故是再不敢的。(生)

終不然,暗裏傷人,鍊汞熔銅?

(淨)這樣沒天理的事務,一發不去做哩。(生)依你這般說呵,

因甚事遭此奇凶?多應夙世業,恰相逢。

(淨)師父是會相面的𠍽,替小子看看兩日阿有𠍽晦氣?(生)話兒有一句,說出來不要驚怕。(淨)𠍽說話?(生)你今年今月今日今時犯着天嗔了,卽刻之間,天雷來打殺你了。(淨)阿呀!苦惱吓!(生)起來。(淨)我去哩。(生)你往那裏去?(淨)師父吓!果然天雷要打死我,待我跑回去,再見見我的娘,死也甘心哩!(生)咳!你如今回去,萬一雷神下臨,電火上燒,不惟你不免其死,連累你母親也要驚壞了。(淨)師父吓!我今日有緣,遇你來報,我少間若打殺了,你替我寄一個信兒回去,叫我的娘不要哭壞了,我是前世事哩。(生)這個是了。(淨)等我拜別子娘介。我的娘吓!我今日要天打殺哩,我拜辭你了!

【前腔】念孩兒夙業犯凶,念孩兒不能孝終;涕淚濛濛,涕淚濛濛!

(生)雨來了。(淨)阿呀!天爺爺,慢慢的哩。

閃電金蛇,震雨雷轟,魄散魂飛,腸痛心崩!(生)可憐他孝義孤窮,輕舒手,奏奇功。

漢子,不要慌,我念你孝義,我救你一命罷。(淨)師父吓!你救了我的性命,再不敢忘記你的哩。(生)你把我這領褊衫裹着,蹲在我身後,不可驚怕。我叫你出來方可出來。(淨)多謝,多謝。(生)雷火來了,快些躱!(雜扮四將,風伯,雨師,雷公,電母,上轉介)(生)後生,後生,勿犯天嗔,前生寃孽,今世纒身。速退,速退。(衆下)且喜已過了一難也,只怕還有二難。(衆又上介)(生)我今救人,事奉母親;天雷避孝,自古相聞。(衆下)(生)雷火之難已過,且看他第三難。(雷神復上介)(生)雷神聽者,此人雖有夙孼,念其孝心,老僧特來拯救。(雷神立定不退介)(生)唗!雷神不遵法旨。護法神何在?(韋馱上)(生)與我打下去!(,雷下)(生)漢子起來!漢子起來!你的大難過了,快回去罷。(淨)嚇殺我哩!(生)不妨了,起來。自今囘去,孝敬母親,不可違背。(淨)小子何幸得遇活佛?請上受弟子叩拜。

【一撮棹】前孽重,今生合遭凶;夙緣在,慈悲苦孤窮。(生)我憐汝孝,天神感在通。從今後,孝敬活慈容。

(淨)請問師父住在那裏?明日好同母親來拜謝。(生)我就是淨慈寺書記,不必來謝。你孝敬母親,謝我一般。快快回去罷。(淨)如此,小子去哩

記取名和姓,歸將老親奉。心急也,行步敢從容?(下)

(生)你看他拖泥帶水,號哭而去,果然是個孝子,也不枉我一番救他。天色已晴,不免回寺去罷。萬善之中孝獨尊,孝心能感上天聞。從空伸出拿雲手,提出天羅地網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