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四/尋親記

Top / 綴白裘 / / 尋親記

尋親記

跌書包

(旦上)

【引】愁雲障海頭,月冷空閨裏。

獨學無友,孤陋寡聞,想我孩兒在學攻書,敢勝似前番了?若得他成人,也不枉了我敎訓一番。正是:黃金滿籯,不如敎子一經。(貼急上)阿呀!苦吓!

【引】蒙娘嚴命去攻書,受盡萬千羞恥。

娘在那里?阿呀!娘吓!(跌地介)(旦)兒吓,你在學裏攻書,為何這般模樣囘來?快說與我知道。(貼)

【紅衫兒】娘親敎孩兒從義學。

(旦)從義學,為何這般光景?(貼)

早被人欺。

(旦)是那個欺你?(貼)

是那同窗朋友搬鬭是非。

(旦)他怎麼樣欺你?你也該忍耐些罷了。(貼)阿呀,娘吓!

怎受他打駡禁持?這寃屈訴誰?

(旦)你為何不稟先生?(貼)先生呵:

憐他是富室之兒,又何曾問取?(旦)

【前腔】莫怪那人欺侮,自恨我家無主。因你父他鄕,敎娘獨自。〔阿呀,公子吓!〕縱然你打死我的孩兒,有誰來救取?〔吓,兒吓!〕你且寧耐到義館攻書,休得懶廢。若得你一舉成名,那時誰不來敬你?(貼)

【獅子序】他頑劣,娘怎知?

(旦)是他頑劣與你何干?(貼)

況終朝他是飽食暖衣,不似我守着這幾甕黃虀。他怪我做楊修㨗對,又道是我學勤讀書。他是琢磨不就,反生嫉忌。

他還駡得孩兒好恨哩!(旦)他駡你什麼來?(貽)

他駡我是窮酸寒賤。

不是孩兒誇口說,若讀起書來呵:

管封侯萬里,索甚毛錐?(旦)

【前腔】只為家貧窘,難度時。況娘身力薄勢卑。只愁我旦夕間喪在溝渠!

(貼)連娘也不來護我了?(旦哭介)阿呀,兒吓!

非是娘不來護你,爭奈我家不如,力不如,勢不如。與他每爭甚閒氣?

(貼)一學中朋友多是向着他的。(旦)吓!你這些年紀,還不曉得麼?

正是世情看冷暖,果然人面逐高低!

兒吓,你且忍耐,待我做娘的送你去。我對先生說就是了。(貼)若是別家,孩兒去的;若到他家去,孩兒死也是不去的。(旦)兒吓,讀書是大事,你不要執性,還是去的是。(貼)孩兒決然不去的。(旦)你眞個不去?(貼)眞個不去。(旦)果然不去?(貼)果然不去。(旦)你若不去,我是要打的㖸。(貼)就打死孩兒,也是不去的。(旦)畜生!這等倔强!我打死你這畜生!(貼倒地,旦打介)畜生吓!

【東甌令】娘言語,尙兀自不遵依,可知朋友中間爭是非。這番打駡不成器,虧娘數載遭顚沛!

(貼)母親是婦人家,受得這樣氣;孩兒是男子漢,受不得這樣氣的。(旦)那個是男子漢?(貼)孩兒是男子漢。(旦)好一個男子漢!(哭介)阿呀,兒吓!

他年若得錦衣歸,這便是男兒。(貼)

【前腔】男文墨,女針指;敎子讀書,是爹所為。可憐不識趨庭訓,斷機母將兒誨!他年若得錦衣歸,〔我爹爹又不在眼前。〕早難道身掛老萊衣?

(旦)休得與人爭是非,從今勤讀苦攻書。(貼)龍逢淺水遭蝦戲,鳳入深林被鵲欺。(旦)拿了書包,隨我前去。(貼)我是不去。(旦)今日天色已晚,且待明早待我送你前去。我對先生說就是了。你且隨我進來。兒吓!鶴隨鸞鳳飛騰遠,人伴賢良志氣高。隨我進來。(貼哭下)

榮歸

(旦上)

【剔銀燈】孩兒去京華,拜紫宸,一別杳無音信。知他有着荷衣分?知他是依舊白身?思之,敎人斷魂!無由得音書到門。

(付上)春從天上至,恩向日邊來。此間已是。大娘子拜揖。(旦)客官何來?(付)大娘子,難道就不認得了麼?

我當初元是一解人。

(旦)吓,元來是禁哥。我丈夫怎麼樣了?(付)

官人不曾身殞。我中途放他逃生命。人多道他無塜孤魂。

(旦)今日到此何幹?(付)

如今小相公步青雲。

(旦)不信有這等事。(付)吓,娘子不信,現有登科錄在此。

特來報兩樁喜信。

(旦)果然我孩兒中了?謝天地。待小兒囘來,登門叩謝罷。(付)好說。大娘子,吿辭了。(旦)你是恩人我怎知?定將恩怨訴孩兒。(付)敎子喜登黃甲第。(旦)禁哥請轉。小兒囘來要見父親,往那裏去尋?(付)吓,尋親只在鄂州歧。(旦)吓,多謝了。(付)好說。這也難得。(下)(旦)這也可喜。(虛下)(四雜紅毡帽執旗引貼上)

【引】平地一聲雷,桃浪暖,已化龍魚。

(吹打,拜家堂介,衆下)(旦上)(貼)母親請上,待孩兒拜見。(旦)住了,你先去拜了父親,然後來拜我。(貼)阿呀,母親吓!二十年來不曾提起父親,今日孩兒榮歸,為何提起父親來介?(旦)唗!你沒有父親,身從何來?我只道你是孝順子,誰知是忤逆兒!兀的不痛殺我也!(貼)呀!

【入破】錦衣榮歸故里,誰不生歡喜?我娘親緣何翻成一段愁緖?欲問還疑。未審孩兒有何罪?娘寬恕責罰。娘嚴命,兒不敢違。(旦)

【入破一】你怎生不知我吃萬千狼狽?不因你,我也喪溝渠,怎肯受他人禁持?(貼)料想爹行必受何人寃屈。我是個不孝兒,長養成人,兀自不知娘的就裏。(旦)

【入破▲】為築河堤,你爹娘被官差逼離。無錢用,去求張敏借錢使。誰知他虛塡了空頭文契?又把人殺死。誣吿你爹做殺人重罪。他又計囑官司,把你爹屈招認罪。

其時幸有新太爺到任,你做娘的也顧不得羞恥,只得攔住馬頭訴寃。那新太爺清如水,明如鏡,出你爹爹的罪名,發配到廣南雍州。那張敏又買囑解差,不容囘家,就在府場分別,要在中途暗害。

【滾三】又逼我成婚。只因你在娘身,已無可推辭,只得把花容割損方脫離。

(貼)母親,孩兒只是不信。(旦)兒吓,你若不信呵:

只看娘臉上刀痕,是你娘傷心之痛處。(貼)

【滾四】聽說痛言,聽說痛言,使兒心碎!二十載,爹受寃,娘受苦,兒不聞之,逆天罪大。恨張敏不仁,恨張敏不仁,把我爹謀害!這奸賊,誓不同天,難容在世!

(旦)你如今待要怎麼?(貼)

【滾中】〔孩兒呵!〕拚棄了官;縱殺他,只准復仇之罪。

(旦)我兒吓,殺了人是要做重囚的㖸。(貼)

我寧做重囚,我寧做囚!不殺他,被人笑,好羞恥(旦)

【滾拍四】你休得差遲,你休得差遲。爹陷他鄕里,你不去尋親,閑聒甚的?

(貼)孩兒一定要報仇的㖸!(旦)

若去報仇,若去報仇,必落囚牢裏。那時兒遭罪,娘思憶,爹不歸,一家里多荒廢!(貼)未審爹行,災禍如何脫離?目今流落何方地?還是甚處?

(旦)那解子張禁來說,你爹爹去時:

在神祠裏感夢相憐,放他脫離。

(貼)母親叫孩兒到那里去尋介?(旦)

【出破】你若要尋親,只在鄂州界裏尋。端的當今便作行李計,又添我別離淚垂!

(貼)如此,孩兒就去。(旦)怎生前去?(貼)待孩兒進去更換衣服,母親寫起書來。(下)(旦)相公吓!

【一封書】妻氏寸箋,上達兒夫解元:從別後,苦萬千!恨張敏不仁難盡言!今喜孩兒得中選,棄職尋親到海邊。見鸞箋,莫留連,及早囘來雪大寃!

(貼上)母親可曾寫完?(旦)書已寫完在此了。

【哭相思】莫憶娘親便轉歸。

(貼)孩兒就此拜別。

望娘寬取莫思兒。(合)世上萬般哀苦事,無非遠別共生離。

(貼)母親在家保重。(旦)路上須要小心。(貼)是。(旦)孩兒轉來。若尋見父親,早早囘來,免得做娘的倚門懸望。(貼)是。(悲下)(旦)

兒去也,雙淚垂。兒行千里母心隨。叫娘望斷南來雁,一日思兒十二時。(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