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四/牡丹亭

Top / 綴白裘 / / 牡丹亭

牡丹亭

學堂

(貼上)

【一江風】小春香一種在人奴上。畫閣裏,徒嬌養。侍娘行,弄粉調朱,貼翠拈花,慣向粧臺傍。陪他理綉床,陪他理綉床。隨他上學堂。小苗條吃的是夫人杖。

花面丫頭十三四,春來綽約省人事。終須等個助情花,處處相隨步步覷。我春香自幼跟隨小姐,粧樓刺綉,臺榭觀花;看他名為國色,實守家聲,杏臉嬌羞,老成持重。只今老爺延師敎授小姐講學,就着我伴讀。請來先生叫做什麼——(想介)嗄,嗄,叫陳最良。阿呀,那老人家好不古板吓。老爺又對他說:倘有不到的所在,只打這丫頭。呀啐!可不是我的晦氣!(笑介)想我春香可是與他出氣的麼?今早伏侍小姐早膳已畢,叫我去看看先生可在學館中。(內嗽介)咦,你看那老人家端端正正坐在那裏了,待我去請小姐出來上書。正是:有福之人人伏侍,無福之人伏侍人。(下)(生上)吟餘改抹前春句,飯後尋思午晌茶。蟻上案頭沿硯水,蜂穿窗眼咂瓶花。我陳最良衙設帳,敎授小姐,極承老夫人管待。今日早膳已畢,怎麼還不見小姐進館?却也嬌養了些。待我敲三聲雲板。(敲介)春香,請小姐上書。(貼內應介)(旦上)

【遶地遊】素粧纔罷,欵步書堂下。(貼上)對淨几明窗瀟洒。

(貼)小姐來了。(旦見介)先生萬福。(生)坐了。(貼)春香見先生。(生)罷了。(貼)先生休怪。(生)那個怪你?(貼)不是小姐來遲了些?(生)不是吓,女學生,凡為女子:雞初鳴,咸盥漱,櫛䈂,問安于父母;日出之後,各供其事如今女學生旣以讀書為事,須要早起進學,不得懶惰。(旦)以後再不敢了。(貼)先生,我知道了,今夜我同小姐竟不要睡。(生)為何呢?(貼)等到三更時分,就請先生上書,如何?(生)這又太早了。(貼)喲,早又不好,遲又不好,難吓!(生)多講!去!學生,昨日上的書可曾溫習熟麼?(旦)溫習熟了,只待先生講解。(生)春香,你可曾熟麼?(貼)我麼?也熟了。(生)熟了?背來。(貼)是吓。小姐,先生敎你背書。(旦)先生敎你背。(生)敎你背。(貼)我是爛熟的了。(生)熟了,怎麼不背?背來。(貼)先生,到晚間背罷。(旦)朝上背與先生聽。(貼作背不出)小姐題一字來。(旦)關——(貼)關關——(生)關關——(貼)吓,關關,關關——(生)關關睢鳩。(貼)吓,關關睢鳩,睢鳩。——(生)在——(貼)關關睢鳩,在——睢鳩,在——(生)在河之洲。(貼)吓,關關睢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貼對生)可是爛熟的了?(生)一句多背不出,反說爛熟的了!挐去再讀!吓,女學生,聽講。(旦)是。(生)春香,你也聽着。(貼)曉得。(生)關關睢鳩:關關,是鳥聲也;睢鳩,是鳥名也。(貼)先生,鳥聲怎麼樣叫的?學一個與我每聽聽。(生)𠲔!怎麼樣學與你聽!此鳥性喜幽靜,在河之洲。(貼)吓,是了,我曉得了。不是昨日,是前日——呀啐!不是今年,是去年,我衙內關着一個班鳩兒,被小姐放了,一飛飛到何知州衙內去了。(生)這是興。(貼)一個小鳥兒有什麼興?(生)胡說!興者,是起也;起那下文。窈窕淑女,是幽閑女子;君子好逑,有那等君子好好的去求他。(貼)先生,為什麼要好好的求他?(生)㕶!我依註講解,只管胡講!(旦)先生依註講書,學生自會;但把詩經大意敎演一番。(生)聽講。春香,你也聽着。(貼)吓,曉得。(生)

【掉角兒】論六經,詩經最葩。閨門內許多風雅:有指證姜嫄產娃;不嫉姤后妃賢達。更有那咏雞鳴,傷燕羽,泣江臯,思廣,洗淨鉛華,有風有化,宜室宜家。

(旦)先生這經文有許多?(生)詩三百,一言以蔽之:

沒多些,只無邪二字付與兒家。

(旦)是。(貼)好,講得好聽。(生)書已講完,春香,取紙筆來與小姐寫字。(貼)曉得。(旦)學生自會臨書。春香還勞先生把筆。(貼)先生,小姐自會臨書,春香還勞先生把筆。(生)你書也背不出,又要寫字。(貼)背得出的了。(生)看小姐寫字。(貼)先生,字寫個順硃兒罷。(生)不要多說,看你小姐寫字。(旦)先生,字寫完了。(貼)先生,小姐的字寫完了。(生)寫得快吓。取來我看。(貼)吓。(取字,生看介)好吓!我從不曾見這樣好字。(貼)在那裏讚了。(生)這是什麼格?(貼)先生,這是夫人傳下美女簪花之格。(生)果然寫得好。(貼)先生,我也寫個奴婢學夫人,如何?(生)尙早。(貼作呆介)小姐,我要出恭。(旦)對先生說。(貼)先生,領出恭籖。(生)吓,你來得幾時,就要出恭了?(貼)來了半日了吓。(生)不許去!(貼)哎喲,急了!(生)哴,去去就來。(貼)吓,領籖。(生)就來吓!(貼)曉得。啐!我那個要出恭?且到那邊閑耍一囘再來。(奔下)(旦)先生,敢問師母尊年了?(生)目下平頭六十。(旦)吓,旣如此,待學生綉雙鞋兒上壽。只要請個樣兒。(生)生受你。依孟子上樣兒做個『不知足而為屨』罷。(旦)曉得了。(生)吓,春香去了半日,怎麼還不見來?春香春香!(貼上)哎喲,只管讀書!那邊有個大花園,桃紅柳綠,好耍子吓!(生又叫介)春香春香!(貼)來了。這老遭瘟的又在那裏叫了!吓,待我只做個出恭不完的意思進去便了。(作啣籖手縛裙帶介)(生)春香。(貼)喲,恭也出不完,只管叫交籖!(旦)你為何只管去了吓?(貼)阿呀,小姐,你只管在此讀書,元來那邊有一座大花園,桃紅柳綠,好耍子得緊!(生)吓,吓,吓!你不在此陪小姐攻書,反到後花園去頑耍?自己去了也罷了,又來引動小姐?取荊條來,我要打了。(貼)先生,打那個?(生)打你!打那個!(貼)打我吓?只怕將就些罷。(生)你怎麼引逗小姐?(貼)阿呀,先生又來了!

【前腔】我是個女郞行,那裏應文科判衙?止不過識字兒書塗嫩鴉。

(生)古人讀書:有囊螢的,趁月光的。(貼)

待映月,耀蟾蜍眼花;待囊螢,把蟲蟻兒活支煞。

(生)還有懸梁刺股的哩。(貼)

比似你懸了梁,損頭髮;刺了股,添疤納,有甚光華?

(內叫賣花介)(貼)咦,小姐。

你聽一聲聲賣花,把讀書聲差。

(生)又引逗小姐!這番眞個要打了,取手來!(打介)(貼揪住介)放手,放手!(貼)

我是個嫩娃娃,怎生禁受恁般毒打?

(貼奪戒方擲地介)(生)阿唷唷,有這等事!氣死我也!明日吿訴老相公,這等可惡,要辭館了!(旦)唗!賤人!這等放肆!先生,請息怒。恕他初犯,容學生自去責罰他罷。(生)該責,該責!(旦)有這等事!賤人,拾起來!(貼拾介)(旦)取來!(貼)吓!小姐,送與先生罷。(旦)胡說!取來!(貼)吓。(旦)過來跪了!(貼)怎麼要我跪起來介?(旦)唗!還不跪?(貼)就跪。(旦)對先生跪。(貼)跪了小姐罷。(旦)胡說!(貼)就對先生罷。(跪介)(旦打貼介)(貼)阿唷,阿唷!(旦)好丫頭!這等放肆!自古『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先生打你不得,反去唐突先生麼?(貼)我沒有唐突先生吓。(旦)還要胡說!(又打介)(貼)吓唷,吓唷!(旦)自今以後呵:

【前腔】你手不許把鞦韆索拿,脚不許把花園路踏。

(貼)嘴兒說說罷。(旦)

這招風嘴,把香頭來綽疤!

(貼)眼睛瞧瞧罷。(旦)

招花眼,把綉針兒簽瞎!

(貼)瞎了眼是沒用的了吓。(旦)賤人!要你怎麼?

則要你守硯臺,跟書案,伴詩云,陪子曰:沒的爭差!

(貼)就差些也罷了。(旦)胡說!

則問你幾絲兒頭髮,幾條兒背花?敢也怕些些,夫人堂上那些家法?

(連打介)(貼)阿呀,小姐,再不敢了!噲,先生,討饒討饒㖸!(生)問他下次可敢了?(貼)再不敢了㖸。(生)女學生,他旣知罪了,饒了他罷。(旦)旣是先生討饒,且饒你。(貼)啐!早些說便好。(旦)吓!又胡說!(貼)不敢。(旦)起來謝了先生。(貼)謝了小姐罷。(旦)胡說!謝了先生。(貼)多謝先生討饒。(生)今後再不可如此。(貼做鬼臉學生介)(生)哏,這個丫頭!吓,春香,不是我做先生的苦苦敎授你。

【尾聲】女弟子則爭個不求聞達,和男學生一般兒敎法。(旦合)怎辜負這一弄明窗新絳紗?

(內)老爺請相公用飯。(生)知道了。你先去,就來。(內應)我陪老相公閑話去。你每工課完了,方可回衙。(貼)吓,曉得。(旦)學生送先生。(生)不消了。(貼)春香送先生。(生)罷了。(下)(貼)呀啐!老白毛!老不死!好個不知趣的老村牛!(旦)吓,死丫頭!自古道:『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難道打你不得的?還要背後駡他?(貼)小姐,背後駡了,他是不曉得的呀。(旦)胡說!隨我回衙去罷。(貼)噢。(走介)(旦)走來,我且問你,方纔說的花園在那裏?(貼)小姐,你自去讀書,不要學我這樣死丫頭要頑耍的。(旦)這丫頭倒來還嘴!不是吓,你實對我說,花園在那裏我?也要去閑耍吓。(貼)小姐,你果然也要去麼?(旦)正是。(貼)小姐,來。哪,哪,哪,那邊不是?這邊不是?(旦)可有景致麼?(貼)有景致吓。有亭臺六七座,鞦韆一兩架,遶的流觴曲水,面着太湖山石,奇花異草,委實華麗得緊。(旦)吓,元來有這等一個好所在。(貼)小姐幾時去遊玩呢?(旦)吓,吓,吓我想明日不好,後日欠佳,吓,除非是大後日老爺下鄕勸農,你可分付花郞,敎他打掃亭臺潔淨,和你去遊玩便了。(貼)曉得,待我就去分付。(旦)也曾飛絮家庭。(貼)欲化西園蝶未成。(旦)無限春愁莫相問。(貼)綠陰終借暫時行。(旦)你快去分付收拾,後日准要去的。(貼)是,曉得。(下)

遊園

(旦,貼同上,旦)

【遶地遊】夢囘鶯囀,亂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貼)注盡沉烟,抛殘繡線,恁今春關情似去年。

(旦)春香。(貼)小姐。(旦)(烏夜啼)曉來望斷梅關,宿粧殘。(貼)小姐,你側着宜春髻子恰憑欄。(旦)剪不斷,理還亂,悶無端。(貼)已吩咐催花鶯燕借春看。(旦)春香,可曾吩咐花郞掃除花徑麼?(貼)小姐,已吩咐過了。(旦)取鏡臺衣服過來。(貼)曉得。(旦照鏡掠𩬆更衣介)(貼)雲髻罷梳還對鏡,羅衣欲換更添香。(旦)好天氣吓!

【步步姣】裊晴絲,吹來閒庭院,搖漾春如線。停半晌,整花鈿。沒揣的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雲偏。

(貼)小姐,請行一步。(旦)

我步香閨,怎便把全身現?(貼)

【醉扶歸】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兒茜,豔晶晶花簪八寶瑱。(旦)可知我一生愛好是天然?(貼)〔小姐,〕恰三春好處無人見,不隄防沉魚落雁鳥驚喧。則怕的羞花閉月花愁顫。

(貼)來此已是花園門首,請小姐進去罷。(旦)你看畫廊金粉半零星。(貼)小姐,你看,好金魚池吓!(旦)池館蒼苔一片青。(貼)踏草怕泥新繡襪,惜花疼煞小金鈴。(旦)不到園林,怎知春色如許,(貼)?便是(旦。貼合)

【皂羅袍】原來姹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頽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賞心樂事誰家院?朝飛暮捲雲霞翠軒,雨絲風片,烟波畫船。錦屏人忒看得這韶光賤。

(貼)小姐,杜鵑花開的好盛呵!(旦)

【好姐姐】遍青山啼紅了杜鵑。

(貼)這是荼䕷架。(旦)

荼䕷外,烟絲醉軟。

(貼)是花都開,牡丹還早哩。(旦)

牡丹雖好,他春歸怎占的先?

(內鶯叫介)(貼)小姐,你看那鶯燕成對兒,叫得好聽吓!(旦)

閒凝盼,生生燕語明如剪,嚦嚦鶯聲溜的圓。

(貼)小姐,留些餘興,明日再來耍子罷。(旦)有理。(貼)小姐,這園子委實觀之不足也。(旦)

【尾聲】觀之不足由他繾,便賞遍了十二亭臺是惘然。到不如興盡囘家閒▲遣。

(貼)小姐,你且歇息片時,我去看看老夫人再來。(旦)你去去就來吓。(貼)曉得。(貼下)

驚夢

(旦)驀地遊春轉,小試宜春面。春吓,得和你兩留連,春去如何遣?咳,恁般天氣,好困人也!吓,春香春香。(回看沉吟介)天吓!春色惱人,信有之乎?我杜麗娘常觀詩詞樂府,古之女子,因春感情,遇秋成恨,誠不謬矣。我今年已二八,未逢折桂之夫,忽慕春情,怎得蟾宮之客?咳,我杜麗娘生於宦族,長在名門,年已及䈂,不得早成佳偶,誠為虛度青春。光陰如過𨻶耳!(淚介)可惜我顏色如花,豈料命如一葉乎!

【山坡羊】沒亂裏,春情難遣;驀地裏,懷人幽怨。則為我生小嬋娟,揀名門一例一例裏神仙眷。甚良緣,把青春抛的遠?俺的睡情兒誰見?則索因循腼腆。想幽夢誰邊?和春光暗流轉。遷延,這衷情,那處言?淹煎,潑殘生,除問天!

(困介,丑扮夢神持鏡上)睡魔睡魔分福祿,一夢優悠,何曾睡熟?某乃睡魔神是也。奉花神之命,今有柳夢梅杜麗娘有姻緣之分,着我勾取他二人入夢可也。(執鏡引小生執柳枝上,又引旦起見介)(小生)呀,小姐,小生那一處不曾尋到?却元來在這里。(旦斜視不語介)(小生)恰好在花園中折得垂柳半枝,小姐,你旣淹通書史,何不作詩一首以賞此柳枝乎?小姐,咱愛殺你也!

【山桃紅】則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兒閒尋遍。在幽閨自憐。

小姐,和你那答兒講話去。

轉過這芍藥欄前,緊靠着湖山石邊,和你把領扣鬆,衣帶寬,袖梢兒搵着牙兒苫也,則待你忍耐溫存一晌眠。(合)是那處曾相見?相看儼然。早難道好處相逢無一言?(摟旦下)

(末上)催花御史惜花天,檢點春工又一年。蘸客傷心紅雨下,勾人懸夢彩雲邊。吾乃南安府後花園花神是也。因杜麗娘柳夢梅日後有姻緣之分,小姐遊春感傷,致使秀才入夢。吾神耑掌惜玉憐香,竟來保護他雲雨,十分歡幸也。

【鮑老催】單則是混陽蒸變,看他似蟲兒般蠢動,把風情搧。一般兒嬌凝翠綻魂兒顫。這是景上緣,想內成,因中見。怕淫邪玷汚了花臺殿。

待我拈片落花驚醒他。(向鬼門丟花介)呀!

他夢酣春透了,怎留連?拈花閃碎的紅如片。

秀才,你夢畢之時,好生送小姐仍歸香閣,吾神去也。

【雙聲子】柳夢梅柳夢梅,夢兒裏成姻眷。杜麗娘杜麗娘,勾引得香魂亂。兩下姻緣非偶然。羨夢裏相逢,夢裏仝歡。(下)

(小生攜小旦手上)

【山桃紅】這一霎,天留人便,草藉花眠。則把你雲鬟點,紅鬆翠偏。休忘了緊相偎,慢厮連。恨不得肉兒般和你團成片,也逗得個日下胭脂雨上鮮。(合)是那處曾相見?相看儼然。早難道好處相逢無一言?

(小生)小姐,你身子倦了,請將息片時,小生去了。正是:行來春色三分雨。(旦)秀才。(小生)在。妙阿!睡去巫山一片雲。(下)(老旦上)夫婿坐黃堂,嬌娃立綉窗;怪他裙衩上,花鳥繡雙雙。呀,我兒為何睡眠在此?吓,我兒,我兒醒來。(旦醒介)秀……(老旦)吓,是我吓。(旦)元來是母親。母親萬福。(老旦)我兒,什麼秀吓?(旦)吓,孩兒刺綉才罷。(老旦)你為何不到學裏去看書,青天白日睡眠在此?(旦)吿稟母親知道:孩兒適在花園中遊玩囘來,身子困倦,少睡片時,不知母親到此,有失迎接,望母親恕罪。(老旦)兒吓,花園中冷靜,少去閑行。咳,女兒家長大,自有這許多情態,且自由他。我去了。正是:宛轉隨兒女,辛勤做老娘。(旦)孩兒送母親。(老旦)罷了。(下)(旦)咳,天吓!今日杜麗娘好僥幸也!方纔偶到後花園中,百花開遍,覩物傷情,沒興而囘,晝眠香閣,忽見一生,年可弱冠,丰姿俊雅,手持柳絲一枝,要奴題咏。那時待要應他一聲,心中自忖:素昧平生,不知名姓,何得輕與交言?正想之間,只見那生向前說了幾句傷心的話兒,將奴摟定,到牡丹亭畔,芍藥欄邊,共成雲雨之歡。兩情和合,眞個是千般愛惜,萬種溫存。歡畢之時,又送我囘香閣,幾聲將息而去。正待自送那生出門,忽値母親到來,將奴喚醒,驚得一身冷汗,却是南柯一夢。又被母親絮了許多,奴家口雖無言答應,心內思想夢中之事,何曾放懷?行坐不安,自覺如有所失。娘吓,你叫我學堂中看書,叫我看那一種書方消得悶吓?(掩淚介)

【綿搭絮】雨香雲片,纔到夢兒邊,無奈高堂喚醒,紗窗睡不便。潑新鮮冷汗粘煎。閃得俺似心悠步嚲,意軟鬟偏。不爭多,費盡神情,坐起誰忺?則待去眠。

(貼上)晚粧消粉印,春潤費香篝。小姐,被已熏了,請進去睡罷。(旦)

【尾聲】困春心,遊賞倦,也不索香熏綉被眠。〔阿呀天吓!〕有心情,那夢兒還去不遠。

(貼)小姐,看仔細吓。(仝下)

尋夢

(旦上)

【月兒高】幾曲屏山展,殘眉黛深淺。為甚衾兒裏不住的柔腸轉?這憔悴,非關愛月眠遲倦,可為惜花朝起庭院。

忽忽花間起夢情,女兒心性未分明;無眠一夜燈明滅,怪殺梅香喚不醒。奴家昨日偶爾春遊,何人見夢,綢繆顧盼,如遇平生?獨坐思量,情殊悵怳,眞個可憐人也!(貼上)香飯盛來鸚鵡粒,清茶擎出鷓鴣斑。小姐,請用膳。(旦)春香,我那有心情吃什麼飯?(貼)夫人吩咐,朝飯要早。(旦)你說為人在世,怎生叫做吃飯?(貼)阿呀,一日三餐,叫做吃飯了。(旦)我不要吃。你自去吃便了。(貼)還是去吃些好。(旦)惹厭!還不走?(貼)吓,受用餘杯冷炙,勝如膩粉殘膏。(下)(旦)春香已去。天那!昨日所夢,池亭儼然;只圖舊夢重來,無奈新愁一段;尋思展轉,竟夜無眠。我待乘此空閑,背却春香,悄向花園尋夢則個。(作出門介)吓,天那!正是:夢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一徑行來,你看花園門洞開,守園的都不在此,則這殘紅滿地呵!

【懶畫眉】最撩人春色是今年。少甚麼低就高來粉畫垣?元來春心無處不飛懸。

(絆介)呀!什麼子吓?

是睡荼䕷抓住裙衩線,恰便是花似人心好處牽。

(貼上)吃飯後,不知小姐那裏去了。吓,不免尋將去。

【不是路】何意嬋娟,〔呀!〕小立在垂垂花樹邊?〔小姐,〕你纔朝膳,個人無伴怎遊園?(旦)畫廊前,深深驀見啣泥燕,隨步名園是偶然。(貼)娘回轉,幽閨窣地,敎人見那些兒閒串?(旦)

【前腔】〔唗!〕偶爾來前,〔好吓,〕道得我偷閑學少年。

(貼)不偷閑,偷淡?(旦)吓!

欺奴善,把護春臺都猜做謊桃源。(貼)〔小姐,〕我敢胡言?

這是夫人着我來的㖸。(旦)夫人着你來說些什麼?(貼)

夫人道:春多刺綉宜添線,潤遍爐香好膩箋。

(旦)還說什麼來?(貼)

說這荒園塹,怕花妖木客尋常見,去小庭深院。

(旦)吓,原來如此。我知道了。你好生答應夫人去,我隨後就來。(貼)閒花傍砌如依主,姣鳥嫌籠會駡人。(旦)呀,你看春香已去,我如今正好尋夢也。

【忒忒令】那一答可是湖山石邊?這一答是牡丹亭畔。嵌彫欄,芍藥芽兒淺。一絲絲垂楊線,一丟丟楡莢錢。線兒春,甚金錢弔轉?

且住,我想昨日夢裏那書生將柳枝來贈我,要奴題咏,强我歡會之時,好不話長也!

【嘉慶子】是誰家少俊來近遠?敢迤逗這香閨去沁園?話到其間腼腆。他揑這眼奈煩也天,咱噷這口待酬言。

【尹令】咱不是前生愛眷,又素乏平生半面。則道來生出現,乍便今生夢見?生就個書生,哈哈,生生他抱咱去眠。

我想那書生這些光景,好不動人春意也!

【品令】他倚太湖石,立着咱玉嬋娟。待把俺玉山推倒,便日暖玉生烟。捱過雕欄,轉過鞦韆,掯着裙花展。敢席着地,怕天瞧見。好一會,分明美滿,幽香不可言!

夢到這好時節,為甚花片兒弔下來,把奴一驚也?

【豆葉黃】他興心兒緊嚥嚥,嗚着咱香肩;俺可也慢掂掂做意兒周旋,周旋。等閑間把一個照人兒昏善。這般形現,那般軟綿,忒見一片撒花心的紅葉兒弔將來半天,弔將來半天。敢是咱夢魂兒厮纒?

咳,尋來尋去都不見了,牡丹亭,芍藥欄,怎生這般凄涼冷落,杳無人跡?好不傷心也!(淚介)

【玉交枝】是這等荒涼地面,沒多半亭臺靠邊,好似咱瞇𥉐色眼尋難見。明放着白日青天,猛敎人抓不到夢魂前。霎時間有如活現打方旋,再得俄延。〔呀,〕是這答兒壓黃金釧匾。

(睡倒介)秀才,秀才!呀啐!我若再見此生呵:

【月上海棠】怎賺騙?依稀想像人兒見。那來時荏苒,去也遷延。非遠,那雨跡雲踪纔一轉,敢依花傍柳重重現?昨日今朝,眼下心前,陽臺一座登時變。

再稍停一會兒。呀,無人之處,忽見大梅樹一株。你看梅子磊磊,可愛人也!

【二犯么令】偏偏則他暗香清遠,傘兒般蓋的周全。趁這春三月,紅綻雨肥天,葉兒青遍。迸着苦仁兒裏撒圓。愛殺這晝陰,便再得到羅浮夢邊。

罷,罷,這梅樹依依可人,我杜麗娘死後,得葬于此,幸也!

【江兒水】偶然間心似繾,在梅樹邊。這般花花草草由人戀,生生死死隨人愿。便酸酸楚楚無人怨。待打幷香魂一片,陰雨梅天。〔阿呀,人兒吓!〕守的個梅根相見!

(坐倒介)(貼上)佳人拾翠春亭遠,侍女添香午院清。不知小姐那裏去了?小姐,小姐。呀,小姐走乏了,在梅樹邊打睡哩。小姐:

【川撥棹】你遊花苑,怎靠着梅樹偃?(旦)〔春香,〕一時間望眼連天,忽忽地傷心自憐。(合)知怎生情悵然!知怎生淚暗懸!

【前腔】幾度徘徊口懶言。〔呀,〕聽這不如歸春暮天。

(貼)小姐,去了,明日再來罷。(旦)春香

難道我再到這亭園?難道我再到這亭園?則掙得個長眠和短眠。(合)知怎生情悵然!知怎生淚暗懸!(旦)

【尾聲】軟咍咍剛扶到畫欄邊,報堂上夫人穩便。〔咱杜麗娘呵,〕少,少不得樓上花枝,也則是照獨眠。

武陵何處訪仙郞?(貼)只怕遊人思易忘。(旦)從此時時春夢裏。(合)一生遺恨繫人腸。};〔仝下〕&size(20){

圓駕

(末上)

【點絳唇】寶殿雲開,御爐烟靄乾坤泰。日影金堦,早唱導黃門拜。

鸞鳳旌旗拂曉塵,傳聞闕下降絲綸,興王會盡妖氛氣,不問蒼生問鬼神。下官大宋朝新除授一個老黃門陳最良是也。昨日平章題奏一疏,為誅除妖賊事。中間劾奏柳夢梅係刼墳之賊,其妖魂托名亡女,不可不誅。老先生此奏,却也名正言順;隨後生也題奏一本,為辨明心跡事。都奉有聖旨:朕覽所奏,幽隱奇特,必須返魂之女面駕敷陳,取旨定奪。老夫又恐怕眞是小姐還魂,已着官校傳旨去了,五更朝見,定有分曉。正是:三生石上看來去,萬歲臺前辨假眞。言之未已,直殿將軍早到。(淨,丑上)日月光天德,山河壯帝居;殿廷示威武,堦殿肅朝衣。俺乃直殿將軍是也。萬歲爺升殿,今日輪該値班,不免在此伺候。道猶未了,奏事官早到。(外上)

【前腔】有恨粧排,無明躭帶眞奇怪!(小生上)這啞迷難猜,明鏡有重瞳在。

岳丈大人拜揖。(外)唗!你是罪人,誰做你的岳丈!(小生)平章老先生請了。(外)誰和你平章?(小生)古語云:梅雪爭春未肯降,騷人擱筆費平章。今日夢梅爭辨之時,少不得要老平章擱筆。(外)你是個罪人,誰來與你咬文?(小生)小生得何罪?老平章乃罪人也。(外)老夫有平李全大功,當得何罪?(小生)你那裏平得個李全,只平得個『李半!』(外)怎生只平得個『李半?』(小生)你只哄得那媽媽退兵,怎哄得全來?(外)——誰誰——說來!和你官裏講去!(末上)午門之外,誰人喧嚷?且去看來。呀!元來是老平章和新狀元。放手,放手。狀元何事激惱老平章?(外)他駡俺是罪人,俺得何罪?(小生)你還說無罪麼?便是處分令愛一事,也有三大罪。(外)那有三大罪?(小生)太守縱女遊春,家法不嚴,罪之一也。(外)再呢?(小生)女死不搬喪私建菴觀,罪之二也。(外)難道!(小生)嫌貧逐婿,吊打欽賜狀元,罪之三也。(外)好個狀元!那裏有做賊的狀元!(末)老平章請息怒。狀元,你已前也有些罪過,看下官面分,和了罷。(小生)黃門大人與下官有何面分?(末)狀元公有所不知,尊夫人請俺上過學來。(小生)吓!敢是鬼請先生的?(末)狀元公好忘舊了!(小生)怎麼忘舊?(末)當初失足溪橋,曾有老夫來?(小生)吓!足下就是南安陳齋長麼?(末)惶恐,惶恐。(小生)呀,老黃門,我與你分上不薄,如何妄報我為賊?你做門館報事不眞,只怕做了黃門,奏事也不實。(末)遠遠望見尊夫人將至。二位先行叩禮,今日便見虛實了。(內)奏事官上御道。(外)臣平章杜寶見駕。(小生)臣新科狀元柳夢梅見駕。愿吾皇萬歲。萬歲。(末)平身。(外,小生)萬萬歲。(內)聖上有旨,宣返魂杜麗娘朝見。(末傳介)(旦冠帶上)麗娘本是泉下女,重瞻日月向丹墀。來此已是午門。

【醉花陰】平鋪着金殿琉璃翠鴛瓦,響鳴梢,半天兒刮喇。

(丑,淨)啲!什麼婦人冲上御道?拿下!(末)是駕上宣來的,不要驚他。(旦)呀!

似這般猙獰漢叫喳喳,在閻浮殿見了些青面獠牙,也不似今番怕。

(末)前面來的是女學生杜麗娘麼?(旦)呀!那黃門官好像師父,待我叫他一聲。師父。(末)呀!眞個是女學生吓!恁是人是鬼,不怕驚了聖駕?(旦)禁聲!

再休提,探花鬼,喬作衙;則說狀元妻來見駕。

(末)奏事人就此拜舞山呼。(旦)臣妾杜麗娘見駕。愿陛下萬歲,萬歲。(內)平身。(旦)萬萬歲。(內)聽旨:杜麗娘是眞是假?就着伊父杜寶——(外)臣有。(內)出班識認。(旦)萬歲。爹爹,孩兒麗娘在此。(外)鬼乜邪,眞個一般模樣,好大胆!臣杜寶謹奏,臣女亡已三年,此女酷似。此必花妖柳怪假托而成。

【畫眉序】臣女沒年多,道理陰陽豈重活?愿我皇向金堦一打,立見妖魔。

(小生)好狠心的父親也!臣柳夢梅啓奏陛下,那杜寶呵:

他做五雷般嚴父的規模,則待要一下裏把聲名煞抹。(外合)便做閻羅包老難彈破,除取旨前來撒和。

(內)平身。(外,小生)萬歲。(內)聽旨:朕聞人行有影,鬼形怕鏡。定時臺上有朝照胆鏡,着黃門官引杜麗娘照鏡,看花陰之下有無踪影。回奏。(末)領旨。女學生眞個是人是鬼?隨我來。(旦)曉得。

【喜遷鶯】人和鬼,敎怎生酬答?人和鬼,敎怎生酬答?

(末)且隨我照鏡。(旦)

影和形現,托着面菱花。

(末)鏡無改面,委係人身。(旦)

只這波渣。

(末)再向花街取影。回奏。(旦)

花陰這答,一般兒蓮步迴鸞印淺沙。

(末)臣黃門官啓奏。(內)奏來。(末)杜麗娘有踪有影,的係人身。(內)平身。(末)萬歲。(內)杜麗娘旣係人身,可將前亡後化之事一一奏來。(旦)萬歲,臣妾二八年華,自畫春容一幅,曾于柳外梅邊夢見此生,妾因感病而亡,葬於後園梅樹之下。後來果有此生姓,名夢梅,拾此春容,朝夕懸念,感動十殿陰司,因此出世成親,幸爾復見天日。哎呀!

悽惶煞!這的是前亡後化,抵多少陰錯則這陽差!陰錯則這陽差!

(內)平身。(旦)萬歲。(內)聽旨:狀元質証,杜麗娘所言眞假?因何預名夢梅?(小生)臣柳夢梅謹奏:實名春卿,因夢而改名也。

【畫眉序】臣南海泛絲蘿,夢向嬌姿折梅萼;果登程取試,養病南柯

因借居紅梅院中,遊其後園,拾的麗娘春容,因而感此眞魂,成其人道。(外)臣杜寶啓奏陛下:此人欺誑陛下,兼且玷汚臣之女也。論臣女呵:

便死葬向水口廉貞,肯和生人做山頭撮合?(小生合)便做閻羅包老難彈破,除取旨前來撒和。

(內)平身。(外,小生)萬歲。(內)聽旨:朕聞有云,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則父母國人皆賤之。杜麗娘自媒自嫁,有何主見?(旦)萬歲,臣妾受了柳夢梅再生之恩:

【出隊子】眞乃是無媒而嫁。

(外)誰保親來?(旦)

保親的是母喪門。

(外)送親的?(旦)

送親的是女夜叉。

(外)這等胡為!(小生)陰陽配合,正理。(外)正理!正理!花你那嶺蠻一點紅嘴!(小生)老平章,你駡俺嶺南人吃檳榔,其實唇紅齒白?(旦)噤聲!眼睜睜立着個女孩兒,親爹不認,到做鬼三年,有個遠方秀才從夢影裏便認了親。

則恁這喇生生回陽附子,較個爭些為甚麼?翠呆呆下氣的檳榔,俊煞了他。

爹爹,你不認,還有娘在哩。

現放着實丕丕貝母開談親阿媽。

(老上)為奏重生事,踹入正陽門。(末)呀,老夫人也來了。(外)那來的眞像俺夫人,怪哉!(老旦)萬歲,臣妾平章之妻一品夫人氏見駕。(外)臣杜寶啓奏陛下:臣妻氏已死揚州亂賊之手,臣已奏請恩旨褒封。此必妖鬼,揑作母子一路,白日欺天,伏乞聖裁。(內)平身。(外)萬歲。(內)聽旨:氏旣死于揚州亂賊之手,何得臨安母子同居?(老旦)臣妾氏謹奏:

【滴溜子】揚州路,揚州路,遭兵刼奪。長安道,長安道,遠來藏躱。

(末)如此說,下官賊營聽見是假的。(老旦)

黑夜向錢塘經過。

偶爾投宿,遇着亡女麗娘,駭問其由。

方知已返魂,心才安妥。母子同居,豈是鬼窩?

(內)平身。(老旦)萬歲。(內)朕聽氏所奏,其女重生無疑。則他陰司三載,多有因果之事。假如前輩君王臣宰不臻的,可有發付他?從直奏來。(旦)這話不提罷了,提起多有。(末)女學生,不語怪,比如陽世府部州縣,尙然磨刷卷宗,他那裏有甚會案處?(旦)

【刮地風】〔哎呀!〕那陰司一樁樁將那文簿查,使不着恁猾律拿喳,是君王有半付迎魂駕。臣和宰,玉鎖金枷。

(末)女學生,你所言沒有對証。假如依你說,秦檜老太師在陰司怎麼樣受用?(旦)也知道些,說他的受用呵:

太師,他一進門,就忒楞楞的黑心搥敢搗了千下,淅另另的紫筋肝就刴作三花!

(末)為甚刴作三花?(旦)道他一花兒為大宋;一花兒為金朝;一花兒為長舌妻。(末)好利害!這等,那長舌夫人,有何受用?(旦)若說夫人的受用:他一到了陰司,撏去了鳳冠霞帔,赤體精光,跳出幾個牛頭夜叉,只一對七八寸長的指彄兒,輕輕的:

把他撇道兒揢長哎舌揸。聽的是東窗事發。

(外)多是鬼話!俺且問你:鬼乜邪,人間私奔自有條法;陰司可有麼?(旦)有的是柳夢梅七十條。爹爹發落過了,女兒陰司收贖。

桃條打,罪名加;桃條打,罪名加。做尊官勾管了簾下。則道是沒眞場風流的罪哎過些,有甚麼饒不過這嬌嫡嫡的女孩兒家?

(內)聽旨:朕細聽杜麗娘所奏,重生是眞。就撤殿前金蓮寶炬,着黃門官押送午門外父子夫妻相認,歸第成親。謝恩。(衆)萬歲,萬萬歲。(末)退班。(淨,丑下)(老旦)恭喜相公高轉。(外)怎想夫人無恙?(且)爹爹,認了孩兒罷。(外)青天白日,小鬼頭遠些。先生,如今連那柳夢梅俺也疑將起來,則怕也是個鬼?(末)是個踢斗鬼。狀元過來,認了丈人翁罷。(小生)我柳夢梅只認得十地君為岳丈,餘不相干。(外)俺也誰要你認!(旦)相公,見了我母親。(小生)岳母光臨,小壻有失迎接,罪之重也。(老旦)賢壻,恭喜,賀喜。相公,女兒重生,女壻高中,十分之喜,不必煩惱了。(末)狀元,還是過來認了岳丈。(小生)他也不認我,我也不認他了。(末)狀元,聽學生一言分勸:

【滴滴金】你夫壻趕着了輪迴磨,便君王使的個隨風舵。那平章怕不做賠錢貨?到不如娘共女,翁和壻,明交割。

(小生)老黃門,我是個賊犯,怎好相認?(末)阿呀!

你是個得便宜人,偏會撒科。

女學生,老夫看來,還是你不是。(旦)有甚不是?(末)

只道你偷天把桂影挪;不爭多,先偷了地窟裏花枝朶。

(旦)師父,你不敎俺後花園遊玩,怎看上這攀桂客來?(外)鬼乜邪,怕沒有門當戶對?看上柳夢梅什麼來?(旦)

【四門子】是看上他戴烏紗,象簡朝衣掛。笑,笑,笑,笑的來眼眉花。

爹爹,人家白日裏高結綵樓,招不得個佳壻。你女兒睡夢裏,鬼穴裏,選着個狀元郞,還要甚門當戶對?

則你個杜陵慣把女孩兒嚇;那柳州他可也門戶風華。

爹爹,認了女兒罷。(外)離異了柳夢梅回去,就認你。(旦)

你敎俺回家,赸了衙;便作恁杜鵑花,也叫不轉咱子規紅淚洒。〔咳!天那!〕見了俺前世的爹,卽世的媽,顚不喇悄魂靈立化!

(作倒介)(外)我那麗娘的親兒吓!爹爹認了。(付,貼上)

【鮑老催】到駕前定奪。

(付)呀,原來一衆官員在此。

眼見他喬公案斷的錯,聽了那喬敎學的嘴兒嗑。

(末)來的是春香。前在賊營見的首級都是假的,奇怪!(貼)老爺,夫人在上,春香叩頭。(付)道姑叩頭。(外,老旦)罷了。(貼)呀,師父也做了官了?恭喜。(末)春香賢弟來了。吓!這姑姑是賊。(付)啐!敎化,誰是賊?你報得好吓!報老夫人和春香多死了!

做的個紙棺材,舌鍬撥。

(旦)春香見了狀元。(貼)狀元老爺,春香叩頭。(小生)這丫頭那裏來的?(貼)你和小姐在牡丹亭上做夢時,有俺在哩。(小生)好!活人活証!(旦)春香,爹爹還認我是鬼。(貼,付)小姐:

鬼團圓,不想到眞和合;鬼揶揄,不想做人生活。〔老爺,〕你便是鬼三台,費評跋。

(貼)我們先囘府准備喜筵。(付)說得有理。(仝貼下)(末)朝門之下,人欽鬼伏之所,奉着聖旨,誰不敢從?少不得小姐勸狀元認了平章,成其大事。(旦)郞,拜了丈人罷。(下生)那個是我丈人?我不認得!(旦)

【水仙子】呀,呀,呀,恁好差!好,好,好,點着恁玉帶腰身把玉手叉。

(小生)打得好桃條!(旦)

拜,拜,拜,拜荊條,曾下馬。扯,扯,扯,做太山倒了架。他,他,他點黃錢聘了咱。俺,俺,俺逗寒食,吃了他茶。你,你,你待求官報信則把口皮兒揸。是,是,是,是他開棺見槨湔除罷。爹,爹,爹,你可也駡勾咱鬼乜邪?

(生上)聖旨下。聖旨已到,跪聽宣讀。詔曰:『據奏奇異,勅賜團圓。平章杜寶進階一品,封淮陰郡公;妻甄氏,封淮陰郡夫人。狀元柳夢梅除授翰林院學士;妻杜麗娘陽和縣君,特賜鳳冠霞帔。就着鴻臚官韓子才送歸宅第。』謝恩。(衆)萬歲,萬歲,萬萬歲。(衆合)

【雙聲子】姻緣詫,姻緣詫,陰人夢黃泉下。福分大,福分大,周堂內是朝門下。齊見駕,齊見駕。眞喜洽,領陽間誥勅,去陰司銷假。(衆下)(小生,旦)

【煞尾】從今後,把牡丹亭夢影雙描畫。(旦)虧殺恁南枝挨煖俺北枝花。則這普天下做鬼的有情誰似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