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四/琵琶記

Top / 綴白裘 / / 琵琶記

琵琶記

墜馬

(衆引末上)

【引】杏園春早,星散文光耀。

珠簾高捲會羣仙,綉幙低垂列管絃。瓊林勝處風光好,別是人間一洞天。下官禮部尙書吉天祥是也。今日新科狀元遊街,赴宴瓊林,聖上命我陪宴。左右打道。(衆應合)

【水底魚】朝省尙書,昨日蒙聖旨,狀元及第。敎咱陪宴席,敎咱陪宴席。(下)

(四小軍引二生,付上合,)

【窣地錦襠】嫦娥剪就綠雲衣,折得蟾宮第一枝。宮花斜插帽簷低。一舉成名天下知。(下)

(四小軍引丑上)

【前腔】玉鞭裊裊,如龍驕騎,黃旂影裏笙歌鼎沸。(笑介)如今端的是男兒,行看錦衣歸故里。

(跌介,小軍扶起介)(二生,付仝上)快些扶好了。年兄為何墜了馬?(丑)列位年兄,小弟方才呵:

【叨叨令】只聽得鬧吵吵,街市上遊人亂,劣頭口抵死要回身轉。

(二生,付)怎麼不勒住了?(丑)

戰兢兢只恐怕韁繩斷。

(二生,付)為何不加鞭?(丑)

我是一個怯書生,怯書生,早已神魂散。

(二生,付)如今不妨事麼?(丑)

險些兒跌折了腿也麼哥,險些兒撞破了頭也麼哥!

列位年兄,小弟方才墜馬,到有個比方。(衆)有甚比方?(丑)

好一似小秦王三跳澗。

(二生,付)如今年兄的馬往那裏去了?(丑)不要問他。(二生,付)為何?(丑)傷人乎?不問馬。(二生,付)借一匹與年兄騎了去罷。(丑)若借來乘了,小弟就該死了。(二生,付)這却為何?(丑)豈不聞孔子有云:『有馬者借人乘之,今亡已夫?』(二生,付)今亡已夫。此去杏園不遠,大家步行去罷。扶好了。(行作到介)(末上)此位先生為何這般光景?(二生,付)敝年兄方纔墜了馬,故爾如此。(末)墜了馬?快請太醫。(丑)老大人,不消請得太醫。晚生方纔馬上跌下來,無非跌挫了這肋頭子,只消喚一名有力氣的排軍與晚生揉這麼一揉就好了。(末)喚個有力氣的排軍過來。(淨)有。小的有力氣。(末)與這位爺揉腿。(淨)是。爺,小的叩頭。(丑)你叫什麼名字?(淨)小的叫包有功。(丑)好,你的名兒就叫得好。包有功。(淨)有。(丑)我的兒,你與我老爺揉好了腿,重重有賞。(淨)謝爺。是左腿右腿?(丑)左腿。(淨)吓。(拍介)(丑)阿呀!我把你這該死狗頭!我老爺疼得了不得在這裏,你把我老爺的腿這樣軟欵揉揉才是,怎麼一上手就是這麼?阿唷!(衆)輕些。(淨)吓。(丑)再來。慢慢的。(扭介)阿吓,有些意思。再略重些。住了,把我的腿輕輕放下來,待我來。(立介)㕶,㕶,好了,明日領賞。(丑,衆)老大人請上,晚生們有一拜。(末)老夫也有一拜。(丑,衆)五百名中第一仙,花如羅綺柳如烟。(末)綠袍乍着君恩重,皇榜初開御墨。鮮(丑,衆)龍作馬,玉為鞭,等閑平步上青天。(末)時人謾說登科早,月裏嫦娥愛少年。(末)列位先生,每科狀元赴宴瓊林,多有吟詩舊例;如詩不成,罰以金谷酒數。(丑,衆)何謂金谷酒數?(末)三十六巨觥,七十二小杯。(丑)這也難飮。(小生)請大人命題。(末)就把龍鳳魚龜為題便了。(丑,衆)請。(小生)佔了。(衆)不敢。(小生)昔未逢時困九淵,風雲扶我上青天。九州四海敷霖雨,擊壤高歌大有年。(衆)請。(生)佔了。幾載丹山養鳳毛,羽毛初秀奮青霄。和鳴投入皇家網,五色雲中雜九韶。(衆)好!請。(付)佔了。三月桃花處處仝,門雷動尾初紅。人人盡道池中物,今在恩波雨露中。(衆)好!(末)請這位先生做龜。(丑)阿呀,言重吓言重!老大人,敝年兄做的是龍鳳魚,怎麼輪到晚生就做起龜來?(衆)是龜詩。(丑)雖是龜詩,也覺不雅。老大人,敝年兄做的無非是五言四句,七言八句,不足為奇。如今請老大人另出一題,或是長篇,或是短賦,做這麼一倘子,也顯晚生胸中——(衆)抱負。(丑)不敢。(末)也罷,就把方纔墜馬為題。(丑)吓,老大人,可容晚生手舞足蹈做這麼一做?(末)使得。(丑)老大人,得罪了。列位年兄,小弟就來也。

【古風】我就說個君不見,君不見去年騎馬狀元,他跌,跌折了左腿不相連?又不見,又不見前年騎馬試官,他跌,跌壞了窟臀沒半邊?我想世上三般拚命事:

(衆)那三般?(丑)

行船走馬,這是打鞦韆。小子今年大拚命,也來隨衆跨金鞍。跨金鞍,災怎躱?叵耐畜生侮弄我!我把韁繩緊緊拿,總有長鞭不敢打。〔唗!唔吓!〕大喝三聲不肯行,連攛幾攛不當耍。須臾之間掉下馬,好似狂風吹片瓦。昨日行過樞密院,只見三個排軍來唱喏。小子慌忙跑將歸——

(衆)却是為何?(丑)

怕他請我敎場中騎戰馬。

(衆)好!(末定衆席,衆答席,各坐介)(合)

【山花子】玳筵開處遊人擁,爭看五百名英雄。喜鰲頭,一戰有功;荷君恩,奏㨗詞鋒。(合)太平時,車書已同;干戈戢,文敎崇。人間此時魚化龍。留取瓊林勝景無窮!

【太和佛】寶篆沉烟香噴濃,濃熏綺羅叢。瓊舟銀海,翻動酒鱗紅,一飮盡敎空。(小生)持盃自覺心先痛,總有香醪欲飮,難下我喉嚨。他寂寞高堂菽水誰供奉?俺這裏傳盃喧鬨!(衆)〔年兄,〕休得要對此歡娛意忡忡。(合)

【舞霓裳】願取羣賢盡貞忠,盡貞忠;管取雲臺畫形容,畫形容。時清莫報君恩重,惟有一封書上勸東封,撰個河清德頌乾坤正。看玉柱擎天有何用?(衆合)

【紅綉鞋】猛拚沉醉東風,東風;倩人扶上玉驄,玉驄。歸去路,畫橋東。花影亂,日朦朧;沸笙歌,引紗籠。

【尾】今宵添上繁華夢,明早遙聽清禁鐘。皇恩謝了,鵷行豹尾陪侍從。

(衆先下,丑作勒馬)咦!又來了。(作加鞭打馬下)

廊會

(貼上)

【引】心事無靠托,這幾日番成悶也!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與人言無二三。奴家自嫁蔡伯喈之後,見他常懷憂悶;我再三問他,他又不肯說與奴家知道。原來他有媳婦在家,數載不歸,要與我一仝回去侍奉雙親。我去對爹爹說知,和他仝去,誰想我爹爹竟不肯。被奴道了幾句,幸得爹爹心囘意轉,已曾差人前去接取他爹娘來此仝住。倘或早晚到來,不免着院子到街坊上去尋幾個精細婦人來與他使喚,多少是好?吓,院子那裏?(末上)來了。書當快意讀易盡,客有可人期不來。夫人有何分付?(貼)院子,你到街坊上去尋幾個精細婦人來使喚。(末)曉得。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旦上)

【遶地遊】風餐水臥,甚日得安妥?問天天怎生結果?

我一路問來,此間已是府。你看那邊有一府幹哥在彼,不免上前𥡴首。吓,府幹哥,貧道𥡴首了。(末)道姑何來?(旦)貧道遠方人氏。(末)到此何幹?(旦)聞知夫人好善,特來抄化。(末)住着。(旦)是。(末)啓上夫人,精細婦人沒有。有一道姑在外,說夫人好善,特來抄化。(貼)道姑麼,且喚他進來。(末)曉得。吓,道姑。(旦)怎麼說?(末)夫人着你進去,須要小心吓。(旦)曉得。吓,夫人在上,貧道𥡴首了。(貼)吓,道姑何來?(旦)貧道遠方人氏。(貼)到此何幹?(旦)聞知夫人好善,特來抄化。(貼)你有甚本事,來此抄化?(旦)貧道不敢誇口,大則琴棋書畫,小則女工針指,次則飮食餚饌,無所不通,無所不曉。(貼)吓,道姑,你旣有這等本事,何不住在我府中吃些現成茶飯?强如在外抄化。你意下如何?(旦)若得如此,感恩非淺。只怕貧道沒福,無可稱夫人之意。(貼)吓,道姑,我且問你,你還是在家出家的呢?還是在嫁出家的?(旦)貧道是在嫁出家的。(貼)吓!幾乎悞了大事。院子過來。(末)有。(貼)他是在嫁出家的,是有丈夫的了。你可多打發他些齋糧,敎他往別處去罷,我這裏難以收留。(末)吓,曉得。道姑,夫人道你是在嫁出家的,必定有丈夫的了,府中難以收留,着我多打發你些齋糧,敎你往別處去抄化罷。(旦)啊呀!苦吓!我不合說出是有丈夫的吓。夫人,我不為抄化而來,特來尋取丈夫的。(貼)吓!元來如此。你丈夫姓甚名誰?(旦)我丈夫姓——阿呀!(欲言又止介)且住,夫人問我丈夫姓甚名誰,我若竟說出來,恐怕夫人嗔怪;若不和他說,此事終難隱忍。我記得臨行時蒙大公分付道:『逢人且說三分話,未可全抛一片心。』我如今把蔡伯喈三字拆開與他說,看他意下如何?吓,夫人,我夫姓白諧,人人都說在貴府廊下,敢是夫人也認得他麼?(貼)我那裏認得吓?院子,你管着許多廊房,可有個姓白諧的麼?(末)小人管這些廊房,並沒有什麼姓白諧的。(貼)吓,道姑,我這裏沒有,你到別處去尋罷,休得躭悞了你。(旦)啊呀!天吓!人人都說我丈夫在府廊下住,如今又沒有,敢是你死了麼?你若是死了,叫我依靠何人!(貼)咳!可憐!道姑,你不消啼哭,可住在我府中,我着院子在街坊上尋取你丈夫便了。(旦)若得夫人如此,再造之恩了!(貼)道姑,只是一件,你在我府中住,休得恁般打扮。我與你換了衣裝。(旦)吓,夫人,貧道不敢換。(貼)為何不敢換?(旦)貧道有一十二年大孝在身,所以不敢換。(貼)吓!大孝只有三年,如何有一十二年?(旦)夫人有所不知:貧道公死三年,婆死三年。(貼)也只得六年吓。(旦)我那薄倖兒夫久留都下,一竟不囘,替他代帶六年,共成一十二年。(貼)吓!有這等行孝的婦人吓!道姑,雖然如此,怎奈我家老相公最嫌這等打扮的。你略略換些素縞罷。(旦)勉依夫人嚴命。(貼)吓,院子。(末)有。(貼)你喚惜春將裝奩衣服出來。(末)曉得。吓!惜春姐,夫人着你拿裝奩衣服出來。(末下)(丑上)來哉。寶劍贈與烈士,紅粉送與佳人。夫人,裝奩衣服在此。(貼)放在桌兒上。(丑)是哉。(貼)道姑,你可照鏡梳粧則個。(旦)是,貧道吿梳裝了。(作照鏡介)呀!鏡兒吓鏡兒!我自出嫁之後,只兩月梳粧,幾時不曾照你呀!苦吓!我的容顏這般消瘦了!(貼)且免愁煩。(旦)

【二郞神】容瀟洒照孤鸞嘆菱花剖破記翠鈿羅襦當日嫁誰知你去後釵荊裙布無些

(貼)你且戴着釵兒。(旦)

這金雀釵頭雙鳳朶。〔奴家若戴了釵兒阿,〕可不羞殺人,形孤影寡?

(丑)若是不歡喜戴釵,阿要戴子個朶花罷?(旦)

道什麼簪花捻牡丹?敎人怨着嫦娥

(貼)旣如此,惜春收了進去。(丑)是哉。(下)(貼)

【前腔】嗟呀!他心憂貌苦,眞情怎假?〔道姑,〕你為着公婆珠淚垂;我公婆▲有,不能勾承奉杯茶。你比我沒個公婆承奉呵,不枉了敎人作話靶。〔吓,道姑,〕我且問你根芽:你公婆為甚雙雙命掩黃沙?(旦)

【集賢賓】為荒年萬般遭坎坷,我丈夫又在京華。

(貼)你丈夫不在家,遭了這等荒年,甘旨何人承奉呢?(旦)

把糟糠背咽暗吃擔飢餓。

(貼)你公婆死了,那得錢來斷送呢?(旦)

公婆死,是我剪頭髮賣了去埋他。

吓!如此苦楚!棺木埋葬呢?(旦)

奴把孤墳自造。

(貼)獨自一個怎生造得墳墓來?(旦)

運土泥,盡是奴蔴裙包裹。

(貼)呀,你好誇口吓!(旦)

也非誇。

(貼)我只是不信。(旦)吓,夫人!你若是不信,那!

只看我手指傷,血痕尙染衣蔴!(貼)

【前腔】〔咳!道姑,〕我愁人見說愁轉多,使我珠淚如麻!

(旦)吓!夫人,為何也掉下淚來?(貼)

我丈夫也久別雙親下。

(旦)為何不辭官囘去?(貼)

他要辭官被我爹蹉跎。

(旦)他家中敢有妻室麼?(貼)

他妻雖有麼——

(旦)他家中旣有妻室,自能侍奉,不囘去也罷了。(貼)

怕不似你會看承爹媽。

(旦)他的父母妻小如今在那裏?(貼)

在天涯。

(旦)夫人何不着人去接取到來仝住也好?(貼)

敎人去請,知他路上如何?(旦)

【啄木兒】〔呀!〕我聽言語,敎我悽慘多!〔吓!〕料想他每也非是假。

待我將言語試他一試,看他如何。吓,夫人:

他那裏旣有妻房,〔𠲔,〕取將來怕不相和?

(貼)咳!說那裏話?

但得他似你能掗巴,我情愿讓他,居他下。

(旦)難得吓難得!(貼)

只愁他程途上苦辛,敎人望巴巴!(旦)

【前腔】〔呀!〕錯中錯,訛上訛。〔啐!〕只管在鬼門關上空占卦。〔吓,夫人,〕若要識蔡伯喈的妻房——

(貼)如今在那裏?(旦)夫人,遠不遠千里,近只近在目前。(貼)吓!你說話好蹊蹺吓!(旦)吓!夫人,你當眞要見他麼?(貼)當眞要見他。(旦)吓!果然要見他?(貼)咳!眞個要見他。奴家豈有謊言?(旦)罷!我事到其間,也不得不說了。吓!夫人:

奴家便是無差。

(貼)果然是你?(旦)

非謊詐。

(貼)阿呀!原來是姐姐到了。啊呀!姐姐吓!

你元來為我遭折挫,你為我受波查!〔咳!〕敎伊怨我,敎我怨爹爹!

奴家實不知姐姐到來,有失迎接,望乞恕罪。(旦)豈敢。(貼)吓,姐姐請上,受奴一拜。(旦)吓,夫人請上,賤妾也有一拜。(貼)吓,姐姐。(仝拜介)

【金衣公子】和你一樣做渾家:我安然,你受禍;你名為孝婦,我被傍人駡!

(旦)傍人怎敢駡夫人?(貼)

公死為奴,婆死為奴。〔姐姐,〕奴情愿把你孝衣穿着,奴把濃粧罷。(合)事多磨,寃家到此逃不得這波查!(旦)

【前腔】他當初原也是沒奈何,被强將來赴選科。辭爹不肯聽他話。

(貼)吓,姐姐,他在此,豈不要回來?有個元故。(旦)什麼元故?(貼)

怎奈辭官不可,辭婚不可;只為三不從,做成災禍天來大。(合)事多磨,寃家到此逃不得這波查!

(貼)吓!姐姐,路上辛苦了,請進去安息安息罷。(旦)是。無限心中不平事。(貼)一番清話已成空。(旦)一葉浮萍歸大海。(合)人生何處不相逢?(貼)吓,姐姐請。(旦)豈敢。還是夫人請。(貼)吓,姐姐是客,自然是姐姐請。(旦)如此,賤妾斗胆了。(貼)豈敢。(旦)請。(貼)吓,姐姐請。(仝下)

書館

(小生上)

【鵲橋仙】▲香侍宴,上林遊賞。醉後人扶馬上。金蓮寶炬照迴廊,正院宇梅梢月上。

日晏下彤闈,平明登紫閣;何如在書案,快哉天下樂。下官早臨長樂,夜値嚴更,召問鬼神,或前宣室之席;光傳太乙,時頒天祿之藜。惟有戴星冲黑出宮,安能滴露硏硃點周易?這幾日且喜朝無繁政,官有餘閒,庶可留志于詩書,從事于翰墨。正是:事業要當窮萬卷,人生須是惜分陰。這是什麼書?吓,這是尙書。這堯典說道,虞舜父頑母嚚傲,克諧以孝。咳!他父母這般相待,他猶是克諧以孝。我父母虧了我什麼?我反不能彀奉養他,看什麼尙書!(又展看介)這是春秋春秋鄭莊公賜羮于穎考叔穎考叔曰:『小人有母,未嘗君之羮,請以遺之。』咳!我想古人有口湯吃,兀自尋思着父母;我如今享此厚祿,如何倒把父母撇了?枉看這詩書,濟得甚事!當年俺爹娘叫我讀書,指望學些孝義,誰知反被這詩書悞了!咳!

【解三酲】嘆雙親把兒指望,敎兒讀古聖文章。似我會讀書的倒把親撇漾,少甚麼不識字的到得終養!〔書吓!〕只為你其中自有黃金屋,反敎我撇却椿庭萱草堂!還思想,畢竟是文章悞我,我悞爹娘?

【前腔】比似我做負義虧心臺館客,到不如守義終身田舍郞。白頭吟,記得不曾忘;綠鬢婦,緣何在那方?〔書吓!〕只為你其中有女顏如玉,反敎我撇却糟糠妻下堂!還思想,畢竟是文章悞我,我悞妻房?

咳!指望看書解悶,誰知反添愁緖?如何是好!吓!也罷,不免觀些壁間山水罷。(出位看介)這是荳人寸馬。妙吓!這是清溪垂釣。這也畫得好。(看介)吓!這軸神像是我昨日在彌陀寺中燒香拾得,院子不知,也將來掛在此。待我看來。不知什麼故事呀!

【太師引】細端詳,這是誰筆仗?覷着他,敎我心兒好感傷!好似我雙親模樣。

且住!若是我那爹娘,有我媳婦在家,善能針指。

怎穿着破損衣裳?〔前日曾有書來,〕道別後容顏無恙。怎這般凄凉形狀?

且住!我這裏要寄一封書回去,尙且甚難。他那裏呵:

有誰來往,直將到洛陽?須知道仲尼陽貨一般龐!

(哭介)吓!我理會得了!

【前腔】這的是街坊誰劣像?覷庄家形衰貌黃。〔若是我那爹娘呵,〕若沒個媳婦來相傍,少不得也是這般凄凉!敢是神圖佛像?(看介)〔呀!我正看到其間,〕猛可的小鹿兒在心頭撞。丹青匠,由他主張。須知道毛延壽悞了王嬙

(末捧茶上)苔痕上堦綠,草色入簾青。老爺請茶。(小生)這軸畫像是你掛在此的麼?(末)是小人掛的。(小生)取下來。(末)是。(末收,生看畫後介)這畫後面有標題麼?(末)有標題。(小生)取過來。(末)是。(小生看介)你自迴避。(末)曉得,(下)(小生)『崑山有良璧,鬱鬱璠璵姿;嗟彼一點瑕,掩此連城瑜。人生非,名節鮮不虧。拙哉西河守,何不如臯魚宋弘旣以義,王允何其愚?風木有餘恨,連理無傍枝。寄語青雲客,甚勿乖天彝。』(看介)吓!這詩是誰人寫的?一句好,一句歹,明明嘲着下官。誰人到得我書館中來?且請夫人出來便知端的。夫人那裏?(貼上)

【夜遊湖】猶恐他心思未到,叫他題詩句,暗裏相嘲。

(小生)夫人,誰人到我書館中來?(貼)相公的書館,誰人敢到?(小生)說也可笑。下官昨日在彌陀寺燒香,拾得一軸畫像,那院子不知,也將來掛在此處。誰人在背後題詩一首?(貼)敢是當初畫工寫的?(小生)那裏是畫工寫的?況且墨跡未乾。諒必夫人知道,為此動問。(貼)吓!這詩上如何說?(小生念前詩介)(貼)奴家不解其意,請相公解說一遍。(小生)『崑山有良璧,鬱鬱璠璵姿;嗟彼一點瑕,掩此連城瑜。』(貼)相公,這是怎麼說?(小生)那崑山是地名產得好美玉,玉之溫潤者,乃是璠璵之姿;若有了些瑕玷掩了他的顏色,便不貴重了。(貼)『人生非,名節鮮不虧。』這兩句呢?(小生)孔子顏子是大聖大賢之人,如今的人,能忠不能孝,能孝不能忠,怎能彀名行無虧?所以說名節鮮不虧。(貼)『拙哉西守,何不如臯魚?』怎麼說?(小生)那西河守是戰國時人吳起魏文侯拜他為西河郡守;他貪官戀職,母死不奔喪。那臯魚春秋時人,只為週遊列國,他父母死了,那臯魚囘來,痛哭一場,自刎而亡。(貼)吓!原來如此。『宋弘旣以義,王允何其愚?』怎麼解說?(小生)宋弘光武時人;光武要把妹子湖陽公主嫁他,宋弘不從,回奏官裏道:『貧賤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這是不棄妻的故事。那王允桓帝時人,司徒袁隗要把侄女嫁他,他就休了前妻,娶了氏。這是棄妻的故事。(貼)『風木有餘恨。』怎麼說?(小生)昔日有個王裒,乃是孝子;他在城南守墳,每遇誕日,舉木悲號,卽淚涕着樹,樹亦枯死。子路山居,做詩兩句道:『樹欲靜而風不寧,子欲養而親不在。』這是大孝的故事。(貼)那『連理無傍枝』呢?(小生)西晉時東宮門首有槐樹二株,接脈而生,四下俱無傍枝。為人一夫一婦,乃為連理;再娶一妻,卽為傍枝。(貼)『寄語青雲客,甚勿乖天彝?』(小生)道傳與這些做官的,決不可違背了天倫之彝。(貼)原來有這些緣故。相公,那奔喪的和那不奔喪的那個是孝道?(小生)自然奔喪的是孝道,那不奔喪的是亂道。(貼)那棄妻的和那不棄妻的那個是正道?(小生)自然不棄妻的是正道。(貼)相公,你待學那一個?(小生)我的父母存亡未卜,決不學那不奔喪的。(貼)相公,似你這般腰金衣紫,假如有個糟糠之婦,襤縷之妻到來,你可認也不認?(小生)夫人說那裏話來?自古交不可絕,義不可滅;縱然醜陋,也是我的妻房,豈有不認之理?(貼)只怕事到其間,自然不肯認了。(小生)咳!夫人!

【鏵鍬兒】你說得好笑。可見你的心兒窄小。沒來由,漾却苦李再尋甜桃?〔古人云:棄妻有七出之條。〕他不嫉不淫與不盜,終無去條。〔那棄妻的,〕衆所誚。〔那不棄妻的,〕人所褒。總然他醜貌,怎肯干休棄了?(貼)

【前腔】伊家富豪,那更青春年少?看你紫袍掛體,金帶垂腰,應須有封號。金花紫誥必俊俏,須媚姣。若還他醜貌,怎不相休棄了?(小生)

【前腔】〔咳!〕你言顚語倒,惱得我心兒轉焦!莫不是你把咱奚落,特兀自粧喬?引得咱淚痕交,撲簌簌這遭!〔那題詩人呵,〕把我嘲,難恕饒。若不說與我知道,怎肯干休罷了?(貼)

【前腔】我心中自忖,料想不是個薄情,分曉。〔相公吓,〕管敎你夫婦會合在今朝。伊家枉然焦。只怕你哭聲漸高。

(小生)題詩的是誰?(貼)

是伊大嫂身姓。說與你知道,怎肯干休罷了?

(小生)不信有這等事。(貼)待我請他出來便知道了。姐姐快來。(旦上)

【入破】聽得鬧吵,敢是我兒夫看詩囉唣?

(貼)姐姐快來。(旦)

是誰忽叫?想是夫人召。必有分曉。(貼)〔相公,〕是他題詩句,你還認得否?

(小生)他從那裏來?(貼)

他從陳留郡,為你來尋討。

(小生)呀!莫不是五娘麼?(旦)正是。(各哭介)(小生)阿呀!妻吓!(旦哭介)(小生)

你怎穿着破襖,衣衫盡是素縞?莫不是我雙親不保?(旦)難說難道!從別後,遭水旱,只道兩三人同做餓殍!

(小生)大公可有周濟麼?(旦)

只有大公可憐,嘆雙親別無依靠。兩口顚連相繼死!

(小生)呀!元來我爹娘都死了!如何殯斂?(旦)

是我剪頭髮賣來送伊妣考。

(小生)如今安葬了未曾?(旦)

把墳自造,土泥盡是我蔴裙裹包。(小生)〔呀!〕聽伊言語,怎不敎人痛腸咽倒!

(昏倒介)(二旦)相公甦醒!相公甦醒!(小生醒,哭介)阿呀!爹娘吓!(旦)這不是你父母的眞容?(小生)吓!這就是我爹娘?(哭拜介)阿呀!

【下山虎】蔡邕不孝,把父母相抛!早知道你身難保,怎留聖朝?你為我受煩惱!(拜旦介)〔娘子,〕你為我受劬勞!謝你葬我爹,葬我娘,你的恩難報也做不得養子能待老!(合)這苦知多少,此恨怎消!天降災殃人怎逃!(小生)

【前腔】我脫却官帽,解下藍袍。(合)急上辭官表,共行孝道,豈敢憚劬勞?仝去拜你爹,拜你娘,親把墳堂掃。也使地下亡靈安宅兆,怨恨消。(合)這苦知多少,此恨怎消!天降災殃人怎逃!

【尾】幾年分別無音耗,奈千山萬水迢遙。〔阿呀!爹娘吓!〕只為三不從,生出這禍苗!

(小生)阿呀!爹爹!(旦)公公!(小生)母親!(旦)婆婆!(三人大哭,欲下又上)爹娘!(旦貼)公公!婆婆!(大哭下)

掃松

(生上)

【虞美人】青山今古何時了?斷送人多少!孤墳誰與掃?荒苔連塜,陰風吹送紙錢來遶。

冥冥長夜不知曉,寂寂空山幾度秋?泉下長眠人未醒,悲風蕭瑟起松楸。老漢張廣才,曾受趙五娘之托,敎我與他看守墳塋。前兩日有些閒事,不曾去看得,今日不免去走一遭。

【步步姣】只見黃葉飄飄把墳頭覆。(趕介)〔捉!捉!捉!〕厮趕的皆狐兔。

咳!不知那個不積善的將樹木多砍去了!

為甚松楸漸漸疎?

(跌介)阿呀呀!什麼東西把我絆上這麼一跌吓!

却元來苔把磚封,笋迸泥路。

老哥,老嫂,小弟張廣才作揖了吓。自古道:『未歸三尺土,難保百年身。已歸三尺土——』咳!

只怕你難保百年墳!

老漢在一日,與你看管一日。若我死後呵:

敎誰來添上三尺土?(丑上)

【前腔】渡水登山多勞苦,來到這荒村塢。遙觀一老夫,試問他家住在何所?趲步向前行,却元來一所荒墳墓。

那邊有個老公公,不免去問一聲再行。老公公請了。老公公。(生)吓。(丑)老公公。(生)小哥何來?(丑)小可從京中下來的。(生)到此何幹?(丑)特來問路。(生)小哥是京中下來的,不識路途來問我?(丑)正是。(生)但不知小哥往那裏去?(丑)咱要問到陳留郡去,往那裏走?(生)吓!這裏方方一帶,就是陳留郡了。(丑)這裏就是陳留郡了?阿呀!謝天地,陳留郡且喜到了!老公公,再問一聲,這裏有個蔡家府在那裏?(生)我這裏只有蔡家庄,沒有什麼蔡家府吓。(丑)俺老爺在京做了大大的官,就是庄也改作府了。(生)是吓。但不知你老爺叫甚名字?說得明白,指引得明白。(丑)阿喲,喲,喲!老爺的名字誰敢叫?前日有個人叫了俺爺名字,拿去砍了,還問了三年的徒罪哩。(生)一個人死了也就罷了,又問什麼罪?(丑)老公公,你有所不知,俺老爺是死也不饒人的。(生)小哥,名字或者叫不得,那表號是叫得的。況且這裏荒僻去處,無人聽見,但叫不妨。(丑)吓!旣如此,我說來你聽,不要嚷。(生)我不嚷,你說來。(丑)俺爺叫做蔡伯喈。(生)吓!(丑響說介)(生)吓!咳!

【風入松】不須提起蔡伯喈

(丑)為𠍽了嚷起來?(生)

說着他每忒歹!

(丑)他做官清正,沒有什麼歹處吓。(生)

他去做官——

(丑)有幾年了?(生)

有六七載。

(丑)正是有六七年。了(生)

撇父母,抛妻不睬。

(丑)他父母如今在那裏?(生)

兀的這磚頭土堆!

(丑)是什麼在裏頭?(生)

是他雙親喪葬在此中埋!

(丑)太老爺,太奶奶多死了?怎麼樣死的呢?(生)小哥,你有所不知。

【前腔】一從別後遇荒災,更無人依賴。

(丑)誰人承値這兩個老人家?(生)小哥:

虧他媳婦相看待。

(丑)他是女流家,那裏看待得來?(生)

把衣服釵梳都解。

(丑)就是釵梳典當,也是有盡時的。(生)便是。小哥,這小娘子將釵梳解得錢來買米做飯與公婆吃。

他背地裏把糟糠自捱。

(丑)有這等事?(生)

公婆的反疑猜。

(丑)敢是公婆道他背地裏吃了好東西麼?(生)正是。(丑)以後呢?(生)以後:

【急三鎗】他公婆的親看見,雙雙痛死!無錢斷送,只得剪頭髮賣了買棺材。

(丑)講了半日,調起謊來了。那頭髮能値幾何,斷送了人,又造得這所大大的墳墓?(生)小哥,你有所不知。

他去空山裏,裙包土,血流指,感得神明助,與他築墳台。

(丑)自古孝感天地,果然有此。如今這小夫人在那裏去了?(生)

【風入松】他如今已往帝都來。

(丑)這許多路程,把什麼東西做盤費吓?(生)小哥,說也苦憐。

他肩背着琵琶做乞丐。

(丑)阿呀!我老爺特差我來接取太老爺,太奶奶,小夫人;如今太老爺,太奶奶多死了,小夫人又往京中去了,敎我如何囘覆老爺呢?分明是一庄美差,如今變了一庄苦差了吓!(生)是吓!你如今反做一庄苦差了。來,來,你跪了;我叫,你也叫。(丑)吓!老公公叫,我也叫?(生)正是。(丑跪介)(生)老哥。(丑)老哥。(生)你該稱太老爺才是。(丑)吓!太老爺。(生)老嫂。(丑)太奶奶何如?(生)如今你兒子做了大大的官。(丑)你兒子做了大大的官。(生)今差——(丑)今差——(生)你叫什麼名字?(丑)你叫什麼名字?(生)我來問你。(丑)我來問你。(生)我問你吓!(丑)吓!老公公問我吓?我麼,姓,名,表字興之,小名阿狗(生)誰來問你的表號?(丑)不表也不明。(生)今差人李旺。(丑)差人李旺。(生)前來接你享榮華。(丑)享榮華。(生)受富貴。(丑)受富貴。(生)你去也不去?(丑)你去也不去?(生)咳!

叫他不應魂何在?空敎我珠淚盈腮!

(丑)呸!活見他娘的鬼!老公公,你休啼哭,待我囘去稟知老爺,多做些功果追荐他便了。(生)小哥,他生不能養,死不能葬,葬不能祭:

這三不孝逆天罪大,空設醮,枉修齋!

小哥,他如今在那里?(丑)他如今入贅丞相府中。(生)

【急三鎗】你如今疾忙去到京臺,說張老道與蔡伯喈

(丑)道些什麼來?(生)

道你拜別人的父母好美哉;親爹娘死,不値得你一拜!

(丑)老公公,你有所不知,不要錯埋怨了他。他辭官,官裏不從;辭婚,太師不容。也是個出于無奈吓!(生)果然?(丑)果然。(生)

【風入松】〔吓!〕他元來也是出于無奈?〔小哥,你今日來呵,〕好一似鬼使神差!

小哥,他當初在家元不肯去赴選的(丑)是那一個亡八入的叫他去的?(生)小哥,你不要駡,是我老漢再三强要他去的。(丑)吓!是老公公。得罪,得罪。(生)

這三不從把他厮禁害,三不孝亦非其罪。

(丑)險些錯埋怨了他。(生)

這是他爹娘福薄命乖!(合)人生裏多是命安排!

(生)小哥,你如今回去,一路上,但見一個婦人像道姑打扮,拏看一幅眞容,背着一面琵琶:這便是你小夫人了。你便好好承値他去了。(丑)這個自然。小可理會得了。(生)雙親死了兩無依。(丑)待俺回去說了,敎俺爺連夜趕回來便了。(生)小哥,就是今日囘來已是遲。(丑)夜靜水寒魚不餌,滿船空載月明歸。吿辭了。(生)那里去?(丑)你看天色已晚,且到前面飯舖子里去歇宿一宵,明日早行了。(生)小哥,前途沒有旅店,可到老漢家中權住一宿,明日早行便了。(丑)老公公從未識荊,今日怎好打攪造府?(生)說那里話?四海之內,皆兄弟也。隨我來。(丑)這等,多謝了。吓!來,來,來,老公公,說了半日的話,也不曾問得老公公尊姓大名。(生)吓!老漢麼,就是你老爺的比鄰張廣才,張大公就是老漢。(丑)吓!你老人家就是大公?張廣才就是你?待小的見個禮兒,見個禮兒。(生)豈敢,豈敢。(丑)一定要,的一定要的。怪道我家老爺在京時刻想念,吃茶也想,沒有大公怎有這樣好茶吃;吃飯也想,沒有大公怎有這樣好餚饌吃。一日,老爺在毛厠上登東,說:李旺,看粗紙伺候。小的拿了粗紙去,見老爺掙紅了臉,說:阿呀!我那洞公吓!(生)休得取笑。(丑)這叫做背後思君子。(生)方知是好人。我明日寫書打發你去便了。這里來。(丑)老公公府上在那里?(生)就在前面。小哥隨我來。(丑)老公公請。(生)這里來。(丑)走吓。(生)走吓。(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