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四/義俠記

Top / 綴白裘 / / 義俠記

義俠記

戲叔

(貼上)

【縷縷金】痴男子假粧喬,我饞涎一縷怎生熬?

奴家一見了武二就看上了他,常把眼角傳情,話頭勾引,他却撇清粧假,只做不知。我今日浸得一壺涼酒在此。

待他今日來家後,用心引調,任從他鐵漢也魂消。須落我圈套,須落我圈套。

(小生上)

【引】揮汗歸來罷曉衙,何日成名得建牙?

(貼)叔叔回來了麼?(小生)嫂嫂。(貼)叔叔今日囘來得早吓。(小生)嫂嫂:

我公門無事早回家。問兄長可曾歇下?

(貼)吓,你哥哥麼,還沒有囘來。(小生)沒有回來,且到縣前去尋他。(貼)吓,叔叔,他是做生意的人,到那裏去尋他?且到裏面去坐了,等他回來就是了。(小生)旣如此,嫂嫂請。(貼)叔叔請。(進介)(小生)嫂嫂。(貼)叔叔。(小生)好𤍠天!(貼)叔叔身上穿的是幾層衣服?(小生)兩三層。(貼)這樣熱天,那裏穿這許多?你看做嫂嫂的穿得這等單薄。也罷,待我與你解下來涼一涼罷。(小生)不消。武二答應官府穿慣的,不勞嫂嫂費心。(貼)穿慣的?好性兒吓。(小生)桌兒上是——(貼)吓!這是奴家浸得一壺涼酒等叔叔回來解渴。(小生)旣有酒,等哥哥回來一仝吃罷。(貼)那裏等得及?我同叔叔先吃一盃。等他回來再吃罷。(小生)如此,多謝嫂嫂。(貼)叔叔是海量,大盃罷。(小生)竟是大杯。(貼)叔叔請。(小生)放在桌兒上。(貼放盃,斜看介)(小生)多蒙嫂嫂所賜,武二立飮。乾。(貼)叔叔後生家,不要吃單杯,吃個成雙盃。(小生)噯!有酒待武二吃便了,什麼單雙!(貼)叔叔,我說的是酒喲。(小生)我原說的是酒吓。乾。(貼)好量吓!(小生)我到忘了,待武二借花獻佛,囘敬嫂嫂一盃。(貼)奴家不會吃的,半盃罷,半杯。(小生)就是半盃。(貼)取來。(小生)閃開!待我放在桌兒上。(貼)又要放在桌兒上,古執得緊。(作𢵓肩介)多謝叔叔。(小生)我武二在此,多謝嫂嫂。(貼)阿呀!好說。叔叔請坐。(小生)嫂嫂請坐。(貼)待我閉上了門。(小生)青天白日,為何把門閉上了?(貼)閉了門穩便些。叔叔請坐。(小生)嫂嫂請坐。(貼)叔叔,今日無人在此。(小生)無人在此便怎麼?(貼)不是吓,做嫂嫂的有句話。(小生)嫂嫂有話,武二洗耳恭聽。(貼)吓!叔叔:

【古輪臺】我要問伊家,聞說你在東街,背地裏戀烟花。

(小生)噯!那有此事?(貼)

你緣何不說知心話?何不攜來家下?(小生)我是風虎雲龍,怎肯向平康走馬?(貼撓脚介)〔叔叔,〕你在客邸孤單,少年狂放,只怕你心頭不似嘴喳喳。(小生)我原非虛話。

(貼)我不信。(小生)

不信時,且待兄長還家,把咱行事試將來問他,可知眞假。(貼)休說那寃家!

(小生)𠰻!夫妻說什麼寃家?(貼)

這風流話若還知道,怎嫌他?(小生)噯!

【前腔】嗟呀!好敎人懸望巴巴!這時候不見兄歸。

(貼)叔叔再請飮一盃。(小生)嫂嫂:

你且暫停盃斝;況天氣炎𤍠——

(貼)叔叔往那裏去?(小生)閃開!

只索向門外臨風瀟洒。(貼)到如今把機關用盡,怎肯輕輕撇下?〔叔叔,〕且仝消夏却怎生忒不撐達?(小生)只為奔馳勞頓,心慵意懶,好難禁架!(貼)此意你知麼?伊休詐。

(洒酒作吃半盃,小生伸腰看介)(貼)叔叔:

這半盃殘酒飮乾咱。

(小生)住了!這酒是那個吃的?(貼)是叔叔吃的。(小生)是我吃的?取來!(作潑酒介)呀呸!(貼)阿呀呀!啐!啐!啐!(小生)

【撲燈蛾】我怪伊忒喪心,怪伊忒喪心,羞恥全不怕!有眼睜開看,把武二特地詳察也!

(貼)啐!啐!(小生)走來!

我是含牙戴髮頂天立地丈夫家,怎肯做敗倫傷化?

嫂嫂!(貼)呣!(小生)你不要想差了念頭吓!我哥哥倘有些風吹草動,武二這雙眼睛認得你是嫂嫂,拳頭——(貼)拳頭便怎麼?(小生)却不認得你是嫂嫂!(貼)阿呀!武二,你不要誇口吓!(小生)

我非誇,是從打虎手兒滑!

(貼)▲啐!▲啐!

【前腔】笑伊直恁村,笑伊直恁村,不辨眞和假!酒後聊相戲,怎便將人叱咤也?

武二,你將我做什麼人看待吓?(小生)不過是嫂嫂罷了。(貼)可又來?

常言道嫂如娘大。(嘖,嘖,嘖!好吓!)好一個知輕識重丈夫家!〔喲!〕只會把至親欺壓。(笑介)〔叔叔,〕總塗抹,從今兩意莫爭差!

(作背後抱小生腰,小生撇介)噯!

【尾】這場家醜堪羞殺!(貼)自恨當初錯認了他!

吓!叔叔!(小生)沒廉恥!(貼)啐!蠢才!啐啐!(下)(小生)阿呀!哥哥吓!

只恐終須作話靶!

(丑上)清晨出去猶嫌晚,下午囘來汗未消。(小生)哥哥囘來了?(丑)兄弟,居來哉。裏向請坐。(小生)𠲔!(丑)兄弟:

【五更轉】你甚時來家裏?

阿曾吃點心來?(小生不應介)(丑)若是弗曾吃飯,做阿哥個盤裏有兩個餿餅厾,拿得吃子罷。

敢是點心兒你尙未吃?〔阿要吓?阿要吓?阿呀!〕緣何頻問你多不應?〔𠍽意思吓?我曉得哉。〕敢是嫂——

(內喊介)嫂什麼?(丑)羅個說㕶,要㕶來厾冷膨𣬼咳嗽!噲,兄弟!

敢是嫂嫂跟前慢憎着你?

阿是介?亦弗是。我那間眞正猜着哩哉。

莫非你受了官司氣?

(小生)咳!本縣太爺,何等待我,什麼官司氣?把我行李搬出來,不住在這裏了。(丑)哫!哫!哫!㕶個賊狗腿,狗骨頭,欺老個,嚇小個!縣裏大爺歡喜㕶,應該欺瞞我做阿哥個𠍽?老虎呢不㕶打殺子,我做阿哥個汗毛吓阿敢拔一拔?㕶阿記得小時節,拖子兩管鼻涕,坐拉門檻浪子撈鷄糖屎吃個日脚哉?乞我一記硬爍勒,攢得來脫脫哭。那間長大子,長子兩斤毛力,自道人能介,欺瞞我做阿哥個𠍽𠰻?——阿呀!且住,我里兄弟往長日脚弗是介個,今日駡哩弗開口,打哩弗動手,是𠍽意思吓。往常日脚,阿哥長,阿哥短,無話有說,為𠍽了蓋個光景吓?有數說勾:若要好,大做小。我里兄弟及受劬個,讓我不一劬你使使沒哉。無得眼淚沒那處吓?有里哉,瀺吐來裏。阿呀!兄弟吓!同胞兄弟看娘面,千朶桃花一樹生。就是做阿哥個有𠍽弗到之處,萬百事體要看爺爺面上;弗看爺爺面上,要看阿姆面上;就弗看阿姆面上▲,要看㕶厾阿嫂面上。(小生)㕶!(丑)阿呀!我個好兄弟吓!

你若還怪我,我就先陪禮

做阿哥個跪里哉(小生)阿呀!哥哥請起。(丑)㕶說子沒我起來厾。(小生)哥哥起來,我說便了。(丑)㕶若說,我就起來哉。是羅個欺瞞子㕶了?(小生)阿呀!哥哥吓!

你若問起根由,與你粧些幌子!

(丑)㕶拉羅里居來?(小生)方纔兄弟呢,在縣前囘來。(丑)賣了鹽勒居來?(小生)不是,縣前囘來。(丑)我也拉縣前居來。(小生)多蒙嫂嫂浸得一壺好酒。(丑)吳家里五個,張家里三個。(小生)哥哥,我吿訴你。(丑)我也拉里吿訴㕶。(小生)我在縣前囘來,多蒙嫂嫂浸得一壺涼酒。(丑)我今朝原弗肯出去個,纔是㕶厾阿嫂叫我拿出去,鬥奪無人要,亂搶弗動手。(小生)飮酒中間說什麼單吓雙。哥哥!哥哥!(丑)廿四個餅出去,原剩十二隻。(小生▲丑翻觔斗介)呀呸!(下)(丑)第二個,二官人,二舍,阿二!個個入娘賊,我正是算賬頭上,拿我一▲,奔子去哉。且住,二官忿忿而去,大嫂必知其故,等我叫哩出來。(向內叫介)噲!我個房下,山妻,拙荊,內人,我里個,阿聽得吓?咳!有數說個:三朝新婦,月裏孩童。做親個夜頭要緊子點叫子一聲娘了,那間無個娘字再弗肯出來勾哉。我里個娘!(貼上)呀啐!敢是叫命麼?(丑)介中生介叫得應勾。(貼哭介)(丑)咦!一個氣出,一個氣進,我里二官人肚裏個氣為𠍽子過子㕶肚皮裏去吓?(貼)呀啐!

【前腔】只為你那蠢殺才不爭氣!

(丑)住子!㕶個樣女娘家弗知嫌足,嫁着子我堂堂一軀個武大官人,有𠍽蠢?㕶看我要上就上,要下就下,參頭狼能介拉里,有𠍽弗爭氣?弗要說別樣,㕶看我個兩根狗嘴髭鬚,有羅個生得出?(貼)

累奴家吃負虧!

(丑)吃子羅個個虧?一定是鄕鄰人家哉,等我去駡個星𣬼養個。呔!南北兩橫頭,羅裏個星烏龜花娘欺瞞我里家主婆?武大官人弗是好惹個㖸,等我賣落子餅担搭哩打一場興官司!(貼)進來。你駡那個?(丑)我拉里駡個星鄕鄰欺瞞我里家主婆!(貼)鄰舍人家誰欺負老娘?(丑)介勒羅個欺㕶?(貼)

情知,只有武二來家裏。見他冒暑歸來,備些酒漿茶水。

(丑)無茶有水,是娘個好意。(貼)可是好意?(丑)一團好意,個個蠢才無竅,弗曉得個。以後那介?(貼)

誰想他太不仁,將奴戲!

(丑)呔!呔!呔!將奴戲,將奴戲,放子㕶厾辣騷猪婆黃胖甕濃宿篤狗臭屁!我里二官人正直無私,弗是個樣人;吃酒打老虎是哩個本等。況且我里兄弟還是童男子,𨥰阿弗曾出個來。從來不聽婦人言。塞聾子耳朶,弗聽見,弗聽見(貼)大郞阿!

也無顏在此,必要遷居矣。

(丑)便是個一個兄弟,要住拉屋裏個。(貼)

若要兄弟仝居,〔也罷,〕還我休書一紙!

(丑)住子!夫妻淘裏,羅里無得句說話?開口休書,閉口休書!就是個把兄弟住拉屋裏,那就要哩搬起來?(貼哭打桌介)天吓!還我休書來!(丑)𠍽個打家生𠍽?我也會打個㖸,我打穿㕶個捲銅照壁,打碎個火石溜春灘個鑊子底,我𣬿穿㕶個花娘!等我舂穿子㕶個馬桶底,看㕶那亨撒尿!(貼)呀啐!氣死我也!(丑)阿呀!我個娘吓!㕶是氣弗得個,前夜頭氣子了,放子一夜個屁,虧得我兩個膝饅頭塞住子。(貼)沒廉恥!(丑)看你花消粉碎恨難禁。(貼)無奈强徒苦逼凌!(丑)須信路遙知馬力。(貼)果然日久見人心!明日快叫他搬。(丑)就搬耶,臭花娘!(貼)吓!你駡那個吓?(丑)羅個駡㕶介!(貼)你說什麼花?(丑)我說娘頭上到帶介朶好花。(貼)賊嘴!(丑)臭花娘駡哉,阿是駡子皇后了?(貼)吓唷!天殺的!好駡!(丑)阿唷!好打!我𣬿穿㕶個花娘!弗要箭箭上肚㕶會打,我也會打個㖸!(貼)你敢打!(丑)打沒打哉𠍽,𣬿穿㕶個花娘!非但打,我還會踢,我就踢!(貼)啐!(下)(丑)個一脚直踢子個毴養個戲房裏去哉!(渾下)

別兄

(末扮土兵隨小生上)

【秋蕋香】半月不瞻兄面,何時意惹情牽!

哥哥開門。(丑上)昨夜秋光入小庭,至今醉眼未曾醒。(開門介)(貼上)空堦夜色涼如水,羞看牛郞織女星!(丑)兄弟居來哉𠍽?(小生揖介)哥哥。(丑)兄弟。(小生)嫂嫂。(貼斜眼不理介)叔叔。(小生)土兵,你把酒餚放下,先到縣前去,有事卽來報我。(末)吓。(下)(丑)兄弟請坐。(小生)哥哥請坐。(各坐介)(貼背白)這厮敢是放我不下,故此又來了?(丑)吓!兄弟,昨日是七月七,買子一壺酒,削子一塊藕,滿膀介模再尋㕶弗着,弗知㕶拉羅里。(小生)縣中有事,所以不得工夫。(丑)今日為𠍽了,買子酒,拿個星物事居來?(小生)哥哥,兄弟蒙本縣大爺差往東京公幹,故此囘來一別。(丑)要幾時居來厾介?(小生)約要兩月方回。(貼背白)這厮要去了。(丑)𠍽能長遠介?(小生)哥哥,做兄弟的有句話要對哥哥講,若能依得我,滿飮此盃。(丑)㕶說個說話,做阿哥個豈有弗聽個?我乾子個鍾酒,㕶說嚜是哉。(吃介)乾。(小生)哥哥,我也別無他事。

【風入松】只為你從來心性軟如綿。

(丑)是吓!㕶厾阿嫂因為嫌我個軟了,日夜淘神碌氣個哉。(貼)啐!(丑)阿唷!阿唷!(小生)哥哥講話。(丑)拉里聽,拉里聽。(小生)

你是個隻手空拳。

(丑)長拳,我個拿手;只是㕶出去子,就有人欺瞞我哉。(小生)

你若被人欺壓——

(小生看貼,貼看小生,丑兩邊看介)兄弟,說話沒好好能說,弗要是介拍檯拍櫈。(小生)

遭人騙,我囘來後,畢竟(將將拳頭拍檯,又兩邊看介)他消遣!你須遲出去,早歸息肩。

哥哥吓!(丑)那?(小生)

你把門兒閉得安然。

哥哥可依得麼?(丑)兄弟,㕶個說話比金子更透,依㕶便罷。(小生)嫂嫂也請一杯,武二也有一句話在此。(丑)阿聽見?阿叔有𠍽話對㕶說了。立子起來㖸,立子起來。(貼)唔!叔叔有話請敎。(小生)哪!

只為吾兄質朴,他的命迍邅,望伊家看覷週全。

(丑)阿聽得阿叔說,叫你照看照看我,弗要搭別人七搭八搭。(貼)阿呀!我是婦人家,那裏週全得來介?(小生)常言道:表壯不如裏壯。(丑)自哩裏股裏壯得極個㖸。(小生)

須敎裏壯人欽羨,怕什麼男兒家柔軟?却不道夫禍少,皆因婦賢;那籬牢處,犬難穿。

(丑)是吓!籬笆夾得緊,羅怕野狗鑽?(貼起怒介)啐!天殺的!(丑)阿呀!(貼)你有甚閑話對外人說了?(丑)羅個是外頭人介?(貼)到來欺負老娘麼?(丑)弗吓,弗吓。(貼)武二過來。(小生)㕶!(貼覥包頭介)你不要認差了人吓!我是不帶網巾的男子漢,叮叮噹噹婦人家!(丑)婦人家!(貼)拳頭上站得人起,膀子上跑得馬過!(丑)肚皮上射得箭過厾來。(貼)我是要在人面前做人的㖸。(丑)弗差,單歡喜立拉人面前,不歡喜立拉人背後個。(貼)

【急三鎗】自從我與武大為姻眷,(不敢欺吓,)便是一螻蟻不敢進門前!

(丑)螞蟻無得一個進來個。(貼)

却有甚籬不固招外犬?胡言語,休得把人寃!

(小生)嫂嫂,你今日說便這等說。

【風入松】只怕你心頭不似口頭言!

(丑)好好能說。(小生)

若,若得能如此心堅,何須武二將言勸?

(丑)㕶厾是說,我是吃。(小生)

與兄長爭些門面。

(貼氣介)(丑)好好能說,好好能說。(小生)嫂嫂,你今日說的話——

我一句句不忘你言。請將此酒祭蒼天!

(潑酒介)(貼)武二走來。

【前腔】旣是你多伶俐將人勸。

(丑)㕶厾是說,我是吃。(貼)

却不道長兄嫂有父娘權!我當日嫁武大,元說無親眷。〔不知那裏來的這個什麼兄弟!〕眞和假,强來纒!

(丑)住厾,吃一鍾去。(貼)那個要吃什麼酒!少間進房來,我就——(小生伸拳睜眼介)吓!(貼抖介)啐啐!(抖下)(丑)阿呀!兄弟,弗要理個樣女娘家,我里是吃酒。(小生)哥哥請。(丑)兄弟。

【前腔】二哥休記婦人言,我和你且自留連。

兄弟,我拉里想。(小生)哥哥想什麼?(丑)我想,上床脫了鞋和襪,知道來朝穿不穿。

想人生難保長康健。

阿呀!好兄弟吓!(小生)哥哥。(丑)我個親兄弟!(小生)哥哥。(丑)㕶出去子,我做阿哥個倘然有𠍽三長兩短是,——阿呀!兄弟吓!(小生)哥哥。(丑)

須把一盃酒,將咱澆奠。

(哭介)(小生)哥哥為何出此不利之言?也罷,自今以後,不要出去做買賣了。

且只在家中自閑。

(丑)只是屋裏艱難嚜那?(小生)

常與你寄盤纒。

恐怕官府催促,就此拜別。(丑)𠍽就要去哉?(合)

【哭相思】一瓢長醉任家貧,明日千山與萬津。

(小生)哥哥在家保重,我去了。(丑)㕶去罷。(小生)哥哥請轉。(丑)那?(小生)這頭小門是開不得的㖸。(丑)曉得個。去罷,去罷。(小生)是。(丑)兄弟轉來,兄弟轉來。(小生)怎麼?(丑)㕶打子活老虎,弗要倒不別人打子死老虎去吓。(小生)噯!休得多講。(丑哭介)阿呀!兄弟吓!(小生)哥哥吓!(哭下)(丑)

正是流淚眼觀流淚眼,斷腸人送斷腸〔吚啞吚啞〕人哉𠍽!(下)

挑簾

(貼上)

【一江風】恨寃家聽兄弟臨行話,把我禁持怕,怎奈何他?索性做個乖張,早把簾兒下。叫他且信咱,叫他且信咱。爭知傒落他,有一日犬兒放入籬兒下?

奴家要挑這簾兒,不曾帶得竹竿,不免進去取了出來。(下)(付上)

【又】沒台孩,午睡醒來,快步出門兒外,記上心來。

前日子囉個說格裏紫石街上有個標致女客拉里,囉個說個吓?是哉。

記得王婆許我姻親在。行來紫石街行來紫石街,誰家簾半開?

(貼上,叉簾打付介)(付)囉個是介打頭打腦介?吓唷,妙阿!

這囘打動我的相思債!(貼)

【又】吿官人休把奴嗔怪。

(付)阿敢怪介?(貼)

失手把竿兒褪。

(付)弗要說失手,就是故意何妨?(老旦上)好天氣吓!這是西門大官人吓。

你忒殷勤。

(付)亦是囉個?元來是乾娘。(老旦)

不在他簾下低頭,〔打得好,〕打你個不淹潤!

(貼)乾娘來。(付)拉厾叫㕶。(老旦)大娘子在門首。(貼)奴家挑這簾兒,一時失手,打了這位官人的頭,叫他不要見怪,多多上覆,多多致意。(老旦)吓,吓,大官人,這位大娘子說,一時失手,掉下竿兒,打了你的頭,不要見怪。叫老身哪哪多多上覆,多多致意。(付)𠍽說話?只是學生個粗頭弗中打個,若是娘子見愛,送到宅上木魚能介敲白相,如何?(老旦)什麼說話!(付)乾娘也去上覆個位娘子:

說應該打小生。(老旦)還該打你每。(貼)叫奴難置身。(付)娘行何必多謙遜?

(揖介)(老旦)這是什麼意思?(付)有數說個,有個喏唱拉前頭。(老旦)休得取笑。(貼)乾娘,我進去了。(老旦)正是,進去罷。(付)再說說進去。(貼)正是,東邊日出西邊雨。(老旦)還有竹竿在此,拿了進去。(付脚踏竹竿)(老旦)尖酸老,促恰老!(貼)道是無情却有情。乾娘進去了,常來說說閒話。(付看呆介)(老旦)冒!(付)啐,啐!(老旦)到老身家裏去坐坐。(付)倒拉㕶厾屋裏去坐坐。(老旦)請坐,待我取茶來。(付)弗要茶,到是冷水罷。(老旦)為何?(付)殺殺個火。(老旦)這位娘子有火方,一根竹桿就燒酥了你!(付)個位娘子囉厾個㖸?(老旦)這是閻羅王的妹子,五道將軍的女兒。你要問他做什麼?(付)認認眞眞個問㕶,倒拉厾說鬼話哉。(老旦)把些糖兒抹在你嘴上,叫你㖭也㖭不着。我不說,你且猜一猜看。(付)要我猜囉個介?頭一猜就要猜着沒好厾。囉個個底老介?(老旦)就在縣前賣熟食的。(付)縣前賣熟食的吓?是里哉。

【紅衲襖】莫不是賣棗糕徐三的女豔姣?

(老旦)不是。(付)頭一猜就猜不着吓。是哉。

莫不是銀担子李二的親底老。

(老旦)也沒相干。(付)亦弗是吓。是哉。

莫不是花肐膊陸小四的家生俏?

(老旦)若是他,到是一對好夫妻了。(付)吓!

莫不是賣粉團許大郞的客標?

(老旦)多不是。(付)介沒猜不着個哉,到是㕶說子罷。(老旦)

我說着時,叫伊也心焦。

(付)個位娘子姓焦?(老旦)不是姓焦吓。(付)𠍽個新椒舊椒?一樣價錢。(老旦)

我說出來,叫咱也好笑。

(笑介)(付)介個老媽吃子笑蕈𠍽,能介好笑?(老旦)你道他是那個的老婆?(付)囉個介?(老旦)

他便是賣炊餅的武大的渾家也。

(付)吓!阿是拉縣前賣餅個武大,人人叫渠三寸丁谷樹皮?方才個此人就是哩個家主婆?(老旦)就是他了。(付)完了!完了!壞哉!壞哉!乾娘,故世去還要矮來。(老旦)為何?(付)折盡子福哉!(老旦)休得取笑。(付)咳!可惜

好一塊肥羊肉倒落在狗口嚼!

(老旦)嚼嚼。(付,老各笑介)正是,駿馬每馱村漢走。(老旦)巧妻常伴拙夫眠。(付)你一向許我個,就是此人罷?(老旦)這位娘子動也動不得。(付)為𠍽了?(老旦)這位娘子性子又不好,况武大又關防得甚緊,叫我難對他說。(付)個老媽就厾作難哉,若得上手,重重里謝你。(老旦)若要這位娘子,須要依我。(付)自然依㕶。(老旦)要買一疋白綾,一疋藍綢,十兩好綿與我。(付)事體拉厾鼓當中來,先要幾哈物事。(老旦)不是我要你的。(付)阿是個位娘子要?(老旦)也不是那位娘子。他做得一手好針線,只說央他做我的送終衣服,約他到來,大官人做個不期而會,拿耳朶來,如此如此,恁般就是了呀。(付)好計策!好計策!老媽也拿耳朶來,竟是介便罷。乾娘!

【皂羅袍】謝你不推別故,霎時間便有六出奇謀。山山九里十面大埋伏,十二峯雲雨來朝暮。千金莫吝,百年甚促。三生有約,兩情不辜,十分光做一個姻緣簿。

(老旦)一分錢鈔一分貨。(付)有錢使得鬼推磨。(老旦)不要說謊。(付)若還說謊負心的——(老旦)起個誓來。(付)難免天災與神禍。(老旦)東西就買了來。(付)我居去買子,就叫男兒送來乾娘,事成之後,還要答㕶是介來。(下)(老旦)我說這兩日有些財爻,昨夜燈花結蕋,今朝喜鵲頻頻,不是生意順溜,定有財物進門。竟與他做。(笑下)

做衣

(貼上)

【懶畫眉】昨日簾前事差迭,兩目相挑心共悅。重門一入暗傷嗟,水流何處花偏謝,路隔桃源雲萬疊!

且喜武大不在眼前,偶說出昨日心事。呀!聽小門聲響,想是乾娘來了。(老旦上)

【前腔】庭院涼生暑消歇。〔大娘子,〕想你玉手初親針線貼。(貼)〔乾娘,〕吾粧成未展綉文結。你清晨何事臨寒舍?(老旦)〔無事不登三寶殿,〕欲請神針特造謁。

(貼)昨日多謝。(老旦)好說。(貼)今日到此有何事?(老旦)老身向年蒙一個財主佈施送終衣料,一向不曾做得,今年正遇閏月,急要做完;只是沒有好裁縫,欲求大娘子裁一裁,改日再請人做。(貼)乾娘若不棄嫌,待奴家做了罷。但不知今日日子可好?(老旦)多謝大娘子。你一點福星,何必選日?就是今日罷。請到吾家去。(貼)恐怕大郞囘來。(老旦)大郞囘來,在吾家聽得見的。(貼)如此,乾娘請。(老旦)大娘子請

【前腔】曲徑通幽省周折,纔過門兒賓主別。

(老旦取衣料介)大娘子,衣料在此。(貼)乾娘,要做多少長?(老旦)三尺三寸有了。(貼)待吾量一量,一尺,二尺,三尺。(戲老旦介)(老旦)討吾便宜。(貼)乾娘,三尺有了。(老旦)長些的好。(貼)短些的好。(老旦)長些。(貼)衣短身長俏喲。袖子多少大?(老旦)一尺勾了。(貼)一尺二寸。(老旦)一尺勾了。(貼)袖大惹春風喲。(老旦)休得取笑。(貼)

吾將雲錦慢裁剪。(老旦)天生妙手被人間借。(貼)愿萬縷千絲不斷絕。

【前腔】針線初拈剪刀撇。(付上,敲門介)門外誰人聲響徹?

(老旦)待吾去看來。(付低白)乾娘,此人來麼?(老旦)來了。待吾先進去,你後來,做個不期而會便了。(貼)乾娘是那個?(老旦)是一隻狗在那裏走來走去吓。(付)乾娘阿拉屋裏?(老旦)

原來壽衣施主偶相接。

(付)拉裏做𠍽?(老旦)蒙你施的送終衣料,煩這位大娘子縫做。大官人來看㖸,絕好的針線。(付)若是裁縫做個,弗消看得;大娘子做個,倒要看看個(貼)不要看。(老旦)不妨的。(付)眞正好針線!

這般妙手難酬謝。〔乾娘,〕此位誰家宅內客?

(老旦)就是前日打你的頭這位娘子。(貼)乾娘走來。前日失手打了這位官人的頭,叫他不要惱。(老旦)是了。大官人,大娘子說前日失手打了你的球,叫你不要惱。(付)阿敢惱?若是娘子愛個粗頭,明朝送到宅上來排拉枕頭邊木魚能個打白相罷。(老旦)休得取笑。(付)個位大娘子拉里做衣裳,該備介點𠍽替大娘子澆澆手纔是。(老旦)大官人,常言道:『一客不煩二主,』就是大官人來澆手如何?(付)個個及使得。只是今日不曾帶得銀子出來。(老旦)待吾來搜搜看。(付)弗要搜,方纔討得一注房錢在此,哪,一錠拉厾。(老旦)那里要這許多?(付)用剩子送拉大娘子買菓子吃。(貼)乾娘,我要去了。(老旦)不妨事的。你不認得這位大官人,他是陽穀縣裏第一個有名的財主,本縣老爺與他時常來往,家中又開一爿生藥舖,最肯撒漫的。又是我的乾兒子,你又是吾的乾女兒,你們兩個就是乾姊妹了,就坐坐何妨?(貼)吾不信。(老旦)待我叫與你聽吓。乾兒子。(付)乾阿姆(老旦)吾的嫡嫡親親的乾兒子。(付)吾的嫡嫡親親乾阿姆。(貼笑介)(老旦)大官人,有現成的在此,先吃起來。(付)及妙個哉,待吾奉敬大娘子一杯。(貼)不吃酒的。(付)

【香柳娘】幸相逢舉觴,幸相逢舉觴。為娘稱謝,愧無珍品堪陳設。

(老旦)大娘子,你也囘敬大官人一杯。(貼)

感伊家用情,感伊家用情。淺量為君竭,羞顏為君撇。(合)料三生契結,料三生契結。歡情正奢,可能卜夜

(付)乾娘,個個酒弗好吃,去買呷好個得來。(老旦)元是前日子剩下來的,待吾去買好的來。(貼)乾娘,吾要囘去了,恐怕大郞回來。(老旦)大郞囘來,曉得在吾家,不妨得的。(付)乾娘,走遠點咭。(老旦)吾曉得。待吾關上了門。正是:天上人間,方便第一。(下)(付)娘子拜揖。(貼)方纔見過的了。(付)方纔見個是弗志誠個,那間是志志誠誠個。娘子請坐,請一杯。(貼)奴家量淺。(付)大凡堂客淺個好。(貼)什麼說話!(付)請問娘子尊姓?(貼)姓。(付)姓魯?(貼)姓。(付)姓蘇?(貼)姓吓!(付)吓!姓吓阿是文武之武?個個姓到少個。縣前有一個賣炊餅的矮子,也姓,還是宅上個尊使呢,還是盛族?(貼)吓!是拙夫。(付)是貼夫?(貼)是家主公。(付)吓!是家主公。阿呀!笑殺笑殺,話靶話靶,那說介位標致娘娘配子介個貨郞兒?咳!常言道:『巧妻常伴拙夫眠。』日裏呢,你入東,我入西,也罷哉;個個夜裏松篐段能介一段壓拉心口頭子,好弗難過!有子上頭,沒有下底;有子下頭,沒子上頭。那亨過?𠲔!纔是媒人之過,只顧銅錢銀子,弗顧別人生死!吾若做了官府,該打哩四十!(落扇介)(貼)扇兒掉了。(付)扇子掉哉,來囉哩?吾個娘吓!(貼)尊重些。(付)吾有個心來個。(貼)你旣有心,吾豈無意?只是怕你口嘴不好。(付)吾若口嘴不好,就對天罰呪哉。老天在上,吾西門慶呵!

【前腔】若忘了伊此情,若忘了伊此情,暫時抛捨,愿天罰吾遭磨折!

(付)吾罰哉,你也來罰一個。(貼)吾不會罰。(付)罰呪𠍽弗會?(扯貼跪介)

金蓮誓言,聽金蓮誓言:〔若忘了大官人呵,〕愿身首不相連,天誅更不赦!

(合前)(貼)吾要囘去了。(付)阿是要急殺我了!(貼作不肯,付抱下)(老旦上,聽介)

【前腔】聽人聲杳然,聽人聲杳然,想在枕邊低說。

待吾叫他們出來。你們快些出來。(貼整衣急上)(付)乾娘來哉。(老旦)好吓!你們幹得好事!武大郞回來,吾要——(付,貼跪介)

望高抬貴手來相赦。

(老旦)你們要官休私休?(付,貼合)

官休便怎麼?私休便怎麼?任伊怎的說,誰人敢逆也?(老旦)要官休,報武大郞;要私休,瞞武大郞(付,貼)私休計設,叩頭稱謝。

(老旦)旣如此,你兩人多要依我。今日為始,大娘子,你每日到我店中來,不可失信。(貼)奴家依乾娘便了。(老旦)大官人,你是不要說了,所許之物,千萬不可失信。(付)吾居去立刻就送來。(老旦)待吾去看看可有人。(暗看介)沒有人,去罷。(付與貼摟介)(貼)啐!(付)清秋路,黃葉飛。(下)(老旦)待吾閉上了門。唔!頭髮多亂了。方才是——(伸二指,貼搖手,老又伸一指,各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