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四/釵釧記

Top / 綴白裘 / / 釵釧記

釵釧記

謁師

(生上)

【引】官有餘閒,垂簾下,鶴舞琴彈。

下官李若水,連日考試出簾,正覺煩冗。官兒。(丑上)有。(生)你到門上伺候,倘有各衙門拜賀,說我老爺連日科場辛苦,懶於接見,止留帖兒,容日答拜。(丑)吓。(付隨小生上)

【引】自慚未報有恩人,披肝瀝胆豈忘情?

(付)這裏是了。(小生)通報。(付)吓,相煩通報:新進士拜。(丑)家爺閱卷辛苦,懶於接見,止留帖兒,容日答拜。(小生)尊官,你去稟說,難生皇甫吟求見。(丑)報得的?(付)報得的。(丑)是。(付下)(丑)啓爺,新進士拜。(生)呣!我怎麼樣吩咐你?又來稟!(丑)小官也是這等回他。他說:難生一定要求見。(生)那個難生?呣,難門生皇甫吟。原來是他。說我出來。(丑)吓,老爺出來。(生)賢契。(小生)恩師。(生笑介)果然是賢契。阿呀,請起,請起。(小生)不敢。(生)賢契請。(小生)不敢。恩師請。(生)自然是賢契請。(小生)不敢。請。(生)吓,賢契執意不行,罷,老夫只當引道。(小生)恩師請上,待難門生拜見。(生)不消。(小生)難生幸賴恩師釋放,得以生全,今日又蒙提拔,此恩此德,捐軀難報。(生)前日釋放,是下官分內之事;今日高擢,是賢契文才所取,與下官何功之有?此乃天定,豈由人為?(小生)山海之恩,淪于骨髓,豈敢忘于旦夕?(生)看坐。(丑)吓。(小生)恩師在上,難門生怎敢坐?(生)未免有幾句話兒談談,那有不坐之理?請上坐。(小生)吿坐了。(生與小生隨意答白)(淨隨末上)

【引】高節清名獬豸冠,眞誠鐵面寸心丹。

(淨)這裏是了。(末)通報。(淨)門上有人麼?(丑)什麼人?(淨)通報,御史老爺拜。(丑)家爺閱卷辛苦,懶於接見,止留帖兒,容日答拜。(末)唔,留下帖兒。(丑)吓。(末)來。(丑)有。(末)這乘小轎是誰的?(丑)新進士的。(末)吓!新進士見得,難道我到見不得麼?迴避!(淨應下)(丑又進稟介)啓爺,御史老爺拜。(生)哦,御史賢契可曾拜過?(小生)還未。(生)如此,請到書房少坐。(小生)是。(小生下)(生)道有請。(丑)家爺出來。(生)吓,大人。(末)大人。(生)大人請。(末)請。大人請上,下官有一拜。(生)學生也有一拜。(末)恭喜大人主事文場,吾輩有光。(生)下官叨蒙聖恩,謬掌絲綸,實切惶愧!大人請坐。(末)有坐。大人。(生)大人。(末)聞得什麼貴客在此,何不請出來一會?(生)沒有吓。(末)外邊這乘小轎是?(生)吓,非客也,是敝門生。(末)是貴門生。何不請出來一會?(生)方纔正在此道及,正要拜大人。過來。(丑)有。(生)請皇甫爺出來。(丑)吓。皇甫爺有請。(小生)恩師。(生)賢契,你方纔說要去拜大人,哪,哪,哪,如今大人在此,何不就面拜了?來,來,來。大人,敝門生求見。(末)吓,這就是貴門生?(小生)大人。(末)進士公。(生)叩下去,下個全禮。(末)不消。常禮罷。(生)如此,從命罷。(末)進士公請坐。(小生)大人在此,怎敢坐?(生)大人在此,敝門生焉敢坐?(末)那有不坐之禮?(生)吓,也罷,賢契。(小生)恩師。(生)哪,吿個坐兒,吿個坐兒。(末)不消。(小生)大人吿坐了。(末)進士公坐了。(生)大人命坐,坐了。(小生)是。(末)請問進士公高姓是?(小生)覆姓皇甫,名。(末)貴處莫非是眞州?(生)大人何以知之?(末)下官久聞眞州有個飽學叫做皇甫吟,就是進士公麼?(生)就是敝門生。(末)久仰吓。(小生)不敢。(末)請問大人,諸進士多來恭見過了麼?(生)還未。(末)諸進士未來,惟公獨至,何也?(生)吓,有個緣故。(末)什麼緣故?(生)這個敝門生與別個不同。(末)為何?(生)他當初為事在獄,是下官恤刑釋放;今科高掇,又是下官所取:他感此二節,所以先來看老夫。(末)吓,想進士公旣在黌門,所犯的是何罪?(生)說也話長。(末)到要請敎。(生)敝門生呵,為結——(小生)恩師。(生)吓,你見大人在此,不妨說得的說說罷,說說。(末)請敎。(生)

【高陽臺】為結,分開

(末)他令岳叫什麼?(生)他的乃岳名喚史直

他嫌貧愛富之門。

(末)此女可從?(生)

斯女堅貞,相期會在園亭。

(末)其時進士公可曾去?(生)敝門生若去,到是一段好事。(末)為何不去?(生)他心上狐疑,與一個朋友商議。(末)那人叫什麼?(生)那人叫,叫——(小生)韓時中。(生)吓,韓時中。(末)韓時中便怎麼樣?(生)他假言利害,阻他的行期。

堪恨時中假扮去脫騙也。

(末)大人,此女可認得出否?(生)大人又來了。那史碧桃是個不出閨門的女子,那裏認得出是眞丈夫假丈夫?

他就付釵釧擬定成婚,待來朝,懸懸望娶,不來親迎。

(末)進士公,以後便怎麼樣?(小生)

【前腔】垂問,未語先淋。

(末)為何掉下淚來?(生)做門生事在傷心,提起掉下淚來。(小生)

可憐家貧守分,素心映雪囊螢。

我妻父見晚生家寒,要將寒荊改嫁。(末)改嫁那個!(小生)樞密。(末)可是魏公廉?(生)就是這老狗才!(末)大人不要駡,是學生的敝同年。(生)吓!是大人的貴同年?(末)是敝同年。(生)大人。(末)大人。(生)貴同年只怕欠通吓?(末)欠通?(小生)欠通,欠通。(生,末笑介)(末)令正可從?(小生)

此女不從。

(末)不從好。(小生)

含寃,溺水江心,無憑。

(末)吓,大人,想就把此事來陷害進士公了?(生)是吓,來陷害敝門生了。(小生)

吿我因奸致死,屈問也,

(末)進士公怎不向問官質辯麼?(小生)大人,那時怎容晚生質辯吓?(末)是吓。(小生)

百般的敲打招成。

(生)大人,敝門生是瘦怯怯的書生,怎經得三拷六問?受刑不起,屈打成招的吓。(末)問官不明,枉送性命。(生)問官不明,問官不明。(小生)

賴恩師明寃釋放,超吾軀命。

(末)請問大人,以後便怎麼樣問明此事?(生)下官呵:

【前腔】恤刑鞫審其情。〔我就心生一計:〕只得借觀人物,〔把時中取為首卷,〕拘留在府。無憑,只得詐,

(笑介)大人,說也惶恐。(末)大人,請敎。(生)

只得詐納東床,遣人賺取釵荊。多幸奸人釵釧誘出也。

(末)大人,旣賺出原贜,就該一頓板子活活敲死這畜生!(生)那時我怎肯饒他?

當時的入罪吾伸。〔敝門生呵:〕他復芹宮,於今得中,喜沐皇恩。(末)

【前腔】聽陳,知汝哀情。須知公冶原無罪,犯拘刑。主聖臣賢。果不負恩重殊深。評論,吾女碧桃也,他夫姓皇甫〔進士公,〕(背介)我待,待說來,欲言又忍。略試其心。

(生)大人請坐。大人為何沉吟起來?(末)不是下官沉吟。請問進士公如今高掇了,可思想那溺水的夫人麼?(小生)大人吓!(末)進士公。(小生)

【前腔】這傷心,妻室含寃。

(末)不要悲傷。(生)不必悲傷,且免愁煩。(小生)

夫遭縲絏,叫人怎不思想?

(末)可思想?(生)正是,你可思想?(小生)

欲見無由,除非是夢裏三更。

(末)這等青年,還該再娶一位。(生)是吓,還該再娶一位。(小生)

叫人難言難訴珠淚零怎能彀仍復前盟?

恩師。(生)賢契。(小生)

我佩釵釧,懸懸想念,怎敢別娶娉婷?

(末)大人。(生)大人。(末)老夫為小女出嫁在卽,欲造些釵釧,無有好樣式,適見進士公的寶釵樣式甚好,欲借一觀,不知可否?(生)賢契,你可使得麼?(小生)吓恩師。(生)賢契。(小生)

【尾聲】我思妻覩物如厮認,借去難抛夫婦恩。

(生)賢契,此間大人借你釵釧,無非是略觀樣式。阿呀,卽便送送來的吓。

你何必拘拘論假眞?

大人請收了。(末)吿辭了。(生)再請少坐。(末)不消。(生)有慢。(末)無限心中不平事。(生)一番清話又成空。(小生)兩葉浮萍歸大海。(合)人生何處不相逢?(生)大人請了。(末)進士公,老夫借去,明日就送來放心吓。請了。(下)(小生)吿辭了。(生)說那裏話?還要細談賢契。(小生)恩師。(生)那釵釧是朝夕佩帶在身的麼!(小生)朝夕佩帶的(生)好賢契你比前大不相同了吓。(小生)皆賴恩師提攜。(生)就是令正夫人,必然含笑於九泉。(小生)不敢。(生)阿呀,賢契請。(小生)不敢。恩師請。(生)來吓。(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