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四/鐵冠圖

Top / 綴白裘 / / 鐵冠圖

鐵冠圖

別母

(老旦上)

【引】暮景喜安康,兩鬢星霜。(旦上)晨昏甘旨勤供養,侍奉姑嫜。(貼上)螢窗日夜苦鑽硏,黃卷青緗。

(旦)婆婆。(貼)婆婆。母親。(老旦)罷了。老身乃周遇吉之母。我孩兒職居岱州總兵,家眷僑居寧武關。老身年過耄耋,喜得媳婦賢孝,善調中饋;孫兒勤攻書史,娛我暮年。孩兒兩月不囘,使我時刻思念。(旦)婆婆,聞得流賊圍困岱州,你孩兒日夜在城守禦,怎得閒暇回來?(老旦)你一向為何再不提起?(旦)恐驚了婆婆,所以不敢說。(老旦)可着人打探消息便好。(貼)孫兒昨日已差人前去打聽,早晚必有囘音了。(生提鎗上,丑持皂旗上)

【引】敗北非因畏敵狂,慮萱堂,倚門凝望。

(丑接鎗下)(末)老爺囘來了?(生)我且問你,太夫人在那裏?(末)在堂上與夫人,公子講話。(生)吓,過來,你去准備酒筵伺候。(末應下)(生)母親。(三旦各見介)(老旦)我兒,你囘來了?做娘的正在此想你。(生)母親請上,待孩兒拜見。(老旦)罷了。(生)孩兒久離膝下,定省有缺,負罪靡涯,恕孩兒不孝之罪。(老旦)兒吓,你勤勞王事,職分當然,我豈罪汝?(生)夫人。(旦)相公。(貼)爹爹。(生)罷了。(旦)相公,聞得賊兵圍困岱州,何能得暇囘來?(生)我正為賊兵猖獗殊甚,特地囘來作個……(二旦)作個什麼?(生)咳!你問他怎麼?(二旦)好奇怪!(末上)啓爺,酒筵完備了。(生)看酒來。(末應下)(生)母親,孩兒特治一樽與母親介壽。(老旦)生受你。(生)

【小桃紅】擎杯含淚奉高堂。

(老旦)孩兒面貌聲音,甚是悲慘之狀。(生)

搵不住萬斛瓊珠漾也!勸萱親强笑加餐,好把暮年怡養。〔阿呀,親娘吓!〕切莫要念兒行。

(老旦)孩兒光景,似有可疑。(生)𠲔!我好恨吓!(旦)相公恨什麼來?(生)恨我幼時呵:

怎不去效漁樵,習耕牧,守田園,事農桑也?倒得個全終養,盡子職無妨。習甚麼劍和鎗!登甚麼廟和廊!到如今,敎我進退意傍徨!

(老旦)我兒:

【下山虎】恁般悽愴,這等悲傷,有甚衷腸事,何妨細講?

(生)孩兒只為遠在任所,不能早晚依依膝下,故爾如此。(老旦)吓,就是遠在任所,不過一兩日日程耳。

何必愁容切切,悲聲怏怏?必有萬恨千愁故斷腸。何須恁掩藏?

(生)孩兒沒有甚事,望母親寬懷暢飮。(對旦扭嘴介)(旦)媳婦奉敬婆婆一杯。(跪介)(老旦)生受你。

手捧這霞觴,心內細參詳。〔我曉得了。孩兒,〕你不須悒怏,我有個保節全身善後方。

(生)母親知道什麼來?(老旦)你因流賊圍困岱州,恐戰死沙場,無人奉養我,所以如此。可是麼?(生)吓!孩兒的心事多被母親猜着了,怎敢隱瞞?可恨流賊統領强兵,直壓城下,怎奈岱州兵少粮盡,孩兒連戰數陣,不能退敵,岱州已被打破。孩兒只得退守寧武關,怎奈賊兵接踵追來。我想此關前無應援,後無退步,旦夕必破;為此,特,特囘來見母親一面。孩兒戰死沙場,分所當然,只是不能保護母親,所以寸心如割。(老旦)我道你必為此事。(生)孩兒欲命家將保護母親逃往他州外府,暫避幾時,免得受此驚恐。(老旦)孩兒,此言差矣。我聞昔日王陵之母尙然能成子之名。

【五般宜】難道我未亡人畏着刀鋒劍芒?難道我暮年人戀着夕陽寸光,不能個成子效忠良?

(生)母親,還是遠避的是。(老旦)你敎我避到那裏去吓?

我平生志向,只愿你裕後流芳。

自古婦人三從為首: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夫死從子。吓!你父親不幸早亡,喜汝名登武庫,出鎭此土。今當國難盡忠,你做娘的呵!

也是理所正當,何必再商?

吓!遇吉的親兒!(生)母親!(老旦)

你若是為國捐軀,不負我諄諄訓義方!

(內喊介)(末急上)啓爺,賊兵圍困關前了!(生)閃開(兩邊望介)阿呀!母親吓!賊兵圍困關前了,怎麼處吓?——也罷!待我自刎了罷。(老旦)唗!你若戰死沙場,則名垂青史;若死在家中,只道你眷戀妻孥,可,可不遺臭萬年!(生)母親說得是。咳!皇天吓皇天!我周遇吉不幸至此!(老旦)過來,我說個古人與你聽:東晉時有個蘇峻跋扈,提兵犯闕。其時有個大夫卞昆仗劍與蘇峻戰于闕下而死,一子隨父而亡,家中妻子亦伏劍而斃。其母年過九十,拍案大笑曰:『吾門幸哉!吾門幸哉!父死為忠,子死為孝,妻死為節,母死為義!』其母亦自刎而亡。忠孝節義出于一門,至今巍巍廟像,赫赫丹青,千秋萬世,永垂不朽。我們也效學他家,豈不美哉?(生)母親說得是。皇天吓!周遇吉不幸至此!(老旦)家將過來。(末)有。(老旦)我家遭此大難,合門盡節,你每各自逃生去罷。(末)太夫人,小人蒙太夫人豢養,恩仝骨肉,怎忍抛撇而去?情愿死在一處的㖸。(老旦)好!難得,難得!我家有此義僕,勝似卞家一等也!家將,與我趕他出去!(末)是。老爺請出去罷。(生)母親,孩兒是去了㖸!

【山麻稭】遵嚴訓,難違抗;只得含悲忍痛,拜倒堦傍。〔阿呀!〕堪傷,痛衰年暮景,罹此災殃!

(老旦)過來。

從今後,絕伊留戀,斷伊縈繫,免伊凝望!

(二旦扯生付劍旦介)(生)母親,孩兒是去了,謹遵堂上慈親命。夫人!(旦)相公!(生)親兒!(貼)爹爹!(生)罷!捐盡餘生答聖明!(下)(旦)相公已去,妾當早為自盡便了。

【五供養】我是裙釵婦,守糟糠;閨箴從幼慕共姜,貞操自會凛冰霜。〔阿呀婆婆吓!〕只為齠齡幼子,衰老姑嫜,因此上,偷生忍死相偎傍。〔罷!〕到不如先淬青鋒,免使伊牽心掛腸!

(自刎下)(貼哭倒介)阿呀!親娘吓!(末)太夫人,小夫人自刎了。(老旦)好!眞乃烈婦也!(貼)阿呀!婆婆吓!孫兒呵:

【江頭送別】不能勾遵祖訓,光耀門牆;不能勾承父志,繼紹書香。窮途流落誰倚仗?〔罷!〕倒不如先遊黃壤!

(撞死下)(末)太夫人,小官人觸堦而死了。(老旦)好!我家有此賢孫,難得,難得!與我把前後門封起來,與我四面放火。(末執火把遶場下,老跳火下)(末刎介)(土地,仙童引三旦,末卽下)(丑素旂隨生上)阿呀!親娘吓!

【蠻牌令】看風助火威光,火趂猛風𩗺,漫天飛烈㷔,遍地閃金光。〔阿呀!親娘吓!〕不能勾殷勤奉養,倒使你骨朽刑傷!千倍恨,淚萬行。這的是終天抱恨,萬刼難忘!

帶馬。(丑)吓。(生)

【尾】騰騰怒氣飛千丈,絕却家庭內顧腸。〔也罷!〕俺待放胆揚眉和他戰一場!

阿呀!親娘吓!(下)

亂箭

(生趕殺丑上)(生)賊將報名上來!(丑)我乃左金王是也!(生)賞你一鎗!(作戰,丑敗下)(外上接戰)(生)賊將留名!(外)俺乃射蹋天是也!(生)賞你一鞭!(作戰,外敗下)(付上接戰)(生)賊將何名?(付)俺乃御弟一隻虎是也。(生)看鎗!(作戰,付敗下)(淨扮闖王引衆軍上)你看那總兵殺死我數員上將,越殺越有精神了。看他威風凛凛,抖搜精神,料難勝他,不如輟兵退囘,再去攻打別處,慢慢的來招撫他便了。(付)哥吓,我想那周遇吉雖然英雄,到底寡不敵衆。如今哥哥帶領了弓箭手埋伏在前面山谷之中,待兄弟與他交戰,詐敗佯輸,引他追趕到來,一聲梆子响,萬弩齊發,不怕他飛上了天去。(淨)御弟此計甚妙,叫他插翅也飛不去。我就去埋伏,你去引他到來便了。(付)得令。(下)(淨)衆將官,(衆)有。(凈)你們多帶強弓硬弩隨俺到前面山谷中去埋伏者。(衆)得令。(淨)用箭須用長,挽弓須挽强;射人先射馬,擒賊必擒王。(下)(生追外上,外敗下)(生)

【採芙蓉】戰場黯黯陣雲黃,雲寒霧慘,蒼茫。

(付上)嘚!周遇吉!敢與俺戰幾十個囘合麼?(生)呔!毛賊!

只俺這鎗尖動處,便披靡奔逸忙忙!

(付)放馬過來!(生,付殺陣介)(付敗下)(淨引弓箭手上)衆將官。(衆)有。(淨)你每就在此處埋伏,等待二大王引那周遇吉到來,聽我梆子响,便亂箭齊發,不得有違。(衆)得令。(俱立高處介)(生追付上)(生)呔!毛賊!那里走!(付敗下)(淨)衆將官與我放箭者!(衆亂箭,生敗下)(淨)衆將官,周遇吉已中箭,我們追上前去!(衆)得令。(淨)

似烏號遍張,飛蝗驟雨難遮障。(下)

(生敗上,將鞭拄地介)𠮾喲!𠮾喲!不想悞入羅網,身被重傷。雖然殺出重圍,我的性命决然難保了!

【尾犯玉芙蓉】悲怏!身未死,忠魂先漾;心已碎,丹心雄壯!

(付上)呔!周遇吉!你敢再與我戰幾十合麼?(生)放馬過來!(作殺陣,生鞭打付左臂,敗下)(生)聖上吓聖上!臣力已盡,不能保護你社稷了!

出師未㨗身先喪,嬴得英雄淚兩行!

(內)周遇吉還不投降,等待何時?(生)𠲔㗣!誰敢來吓,誰敢來!(內)早早投降,免得受死!(生)誰敢來!誰敢來!

休無狀!(拜介)望龍城𥡴顙。

也罷。(拔劍介)

好從容結纓,正是談笑飮干將

呔!誰敢來!誰敢來!也罷!(作自刎,站立場中介)(淨引衆上)(衆)周遇吉自刎在此了。(淨)吓!周遇吉果然自刎了?咳!可惜吓可惜!眞乃是忠良雄將!若是明朝將官個個如此,孤家怎能到此?(付紮臂上)𠮾喲!𠮾喲!罷了吓!(淨)御弟為何如此光景?(付)阿喲,哥吓,方纔與周遇吉交戰,左臂上被他打了一鞭。𠮾喲!痛殺我也!吓!這是何人的尸首?(淨)是周遇吉。(付)吓,吓,吓!你這等英雄,也有今日!拿刀來,拿刀來,待我砍他幾十段!(淨)他也自各為其主。御弟且到後營將息,快請太醫調治要緊。(付)多謝哥哥。(下)(淨)衆將官。(衆)有。(淨)把周遇吉的尸首衣冠盛殮,擡到高阜處安葬,不許傷損;待孤家登位之後,再行旌奬。(衆)得令。(作抬尸下)(淨)衆將官。(衆)有。(淨)與我整頓大隊人馬,直擣燕京便了。(衆)得令。(合)

【朱奴犯銀燈】蟠螭斾,雲中搖漾;飛豹旌,風外飄揚。虎將猙獰豪氣狂,馬如龍掣斷絲韁。遙望五雲帝鄕,指日裏,歸吾掌!(衆下)

借餉

(老旦老太監,丑小太監仝上)

【六么令】太倉久虛,呼庚嚎癸,無計施為。九重特命下丹墀。

咱家司禮監王承恩是也。只因流賊漸近神京,城中禁衞之兵雖有數十萬,皆老弱殘疲之輩;如今招兵聚粮,方可禦敵。怎奈倉庫空虛難辦無米之炊。因此,聖上特命咱家呼喚勳戚大臣商議助餉之策。此時想已到了。孩子們,引我到天順門去。

忙迤邐,下丹墀。殷勤勸勉輸金幣,殷勤勸勉輸金幣。(下)};(淨上)

【前腔】天家貴戚,玉食錦衣,安享朝夕。鴛班首領,恁威赫,恁威赫。

(老旦見介)(淨)𠰻,公公好?你喚我,我已猜着了。(老旦)你猜着什麼來?(淨)

不是齎金玉,定是賜珍奇。

(老旦)你怎麼這時候纔來?(淨)

我在羅綺叢中時時醉,羅綺叢中時時醉。

(老旦)你好受用吓!如今流寇將到保定府了,你可知道?(淨驚介)有這等事?(老旦)

【孝南枝】俺奉君王命,出禁帷。

(淨)聖上命你來何幹?(老旦)

只為賊兵如山壓帝畿,指日見鳳闕卽摧危,龍城卽崩碎,合宮驚悸。

可憐萬歲爺和娘娘呵!

旰食宵衣,憂惶勞悴。

(淨)作速差兵前去退敵便好。(老旦)

怎奈將寡兵微,更兼粮餉無接濟。

(淨)這是要緊的。(老旦)便是。只為太倉久虛,內幣已竭,左右支吾,無可措辦;因此,聖上特遣本監來傳集各勳戚大臣商議助餉之策,要老皇親做個首倡。

伏望捐私橐,濟國危。〔待國家安定了,〕少不得倍酬償,還要奬忠義。

(淨)阿呀!我又不掌朝綱,操國柄,就靠每年支這幾担祿米,幾兩俸銀,還不勾我家中用度,那有什麼羨餘,要我助餉?(老旦)老皇親位極人臣,寵冠百僚,自當首倡義舉,為國家出一臂之力。

【前腔】抒忠節,倡義舉,丹書彤管千古題。

(淨)銀子錢是勉强不得的,我家裏沒有,難道叫我賣身不成?(老旦)老皇親與國家休戚相關,國安家安,國危家危。

帶礪係安危,休戚應非細。〔國家若還不保,〕却不道山傾玉毀!

(淨)老夫閑宦冷官,有何所蓄?難道聖上與娘娘不知道麼?(老旦)你不見外邊那些文臣武將,拚身捨命的,抛家棄產,為國家勤勞?你是國家至戚,反如此起來?

早難道兩手堅持,從傍冷覷?〔萬一流賊打破了城池,〕你縱有金穴銀山,那時成何濟?

老皇親不可執性。(淨)果然沒有。(老旦)果然沒有?(淨)當眞沒有。(老旦)外戚如此,國事去矣!只管向這鄙夫說什麼!

含悲楚,搵淚珠;對西風,慢揮涕!

孩子閉了門,等別位到了再講。(下)(淨)他憤憤而去,倘奏知聖上,見罪起來,怎麼處?我今湊出萬金,自去獻上,諒他決不見怪。小公公,去請公公轉來。(丑)請公公轉來。(老旦上)又叫咱怎麼?(淨)老公公,我老夫一時昏憒,望公公勿罪。我如今囘去將家私變措萬金來助餉便了。老公公好好的奏聞于中宮得知。(老旦)老皇親,這不是咱得罪你,你的職分應該如此。(淨)是,是,是。(下)(外扮張文康上)疾風知勁草,板蕩見忠臣。(相見介)老公公有何聖旨?(老旦)只為賊兵臨近,倉庫久虛,聖上特命咱家傳集各官助餉哩!(外)不瞞老公公說:本爵累歲日用之餘,二十餘年積蓄,不上三萬餘金,情愿盡行交納,以助軍餉。(老旦)老皇親如此仗義,待咱家奏聞聖上。

只恐君懸望,敢怠遲?把臣衷奏丹墀。

(外下)(淨,付二相上)平明登紫閣,日晏下彤幃。老公公,有何聖旨?(老旦)咱家奉聖旨,命各勳戚貴大臣家捐輸家財,以充兵餉。二位乃朝中極富極貴數一數二的大臣,請二位老先到來,做個首倡。(淨,付)老公公,我二人呵:

【前腔】年衰邁,清且癯。在黃扉供職,調爕理;票擬贊樞機,平章軍國計,有限的祿薄俸微。

(老旦)二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權侔人主,富堪敵國,若捐三五萬金,打甚麼緊?(淨,付)承老公公再三勉諭,不好違命,也罷,待我們囘去設處百金來獻。(老旦)百金也不夠軍中一餐小菜,要他怎麼?(淨,付)若嫌少,學生就再不敢奉命了。(老旦)百金之事,幹得甚麼?(淨,付)若嫌少,學生便不敢奉命了。(老旦)走來。這是聖上旨意,誰敢違拗?你們一向在朝受了大俸大祿,今日國家有難,捐助些些也不為過。當初張子房破產為國報仇,張巡許遠烹童殺妾以勵軍心;二位身為元輔,反如此坐觀!

那些個為國捐軀,成仁取義!枉了紆紫拖朱,在三台躡躋!

(淨,付)不是我們慳吝,其實囊無所蓄。(老旦)二公平日所為,瞞得別人,瞞不得咱家。也罷,待咱替二位寫了罷:每位一萬,也不為多。(淨,付)這個怎當得起?還望公公見諒。(老旦)肯不肯由你,咱家去覆旨,但憑聖上處分便了。

嗟世途,恁嶮㟓;恨不得拔青萍,斬魑魅!(下)

(淨)公公含怒而去,我和你傳集衆官到舍下,只說聖上命我二人同衆官商議,各要捐金助餉,攅湊三五萬銀子進獻,不免慷他人之慨罷了。(付)有理。但是到尊府寂寥無興,不如到舍下有新開斗大一枝大紅牡丹,香豔撩人,大家痛飮一囘。正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什麼明日愁來明日憂?(各渾下)

刺虎

(小旦上)

【端正好】蘊君仇,含國恨;切切的蘊君仇,憤憤的含國恨!誓捐軀,要把仇讎手刃。因此上,苟日貪生一息存。這就裏誰知憫?

奴家氏,小字貞娥,從幼選入宮闈,以充嬪御,蒙國母娘娘命我伏侍公主。不想流賊簒奪我國,逼死君父,一家骨肉死于非命。可笑那些臣子沒有一個為國家報仇洩恨的。難道如此奇寃極恨,就干休了不成?我想忠義之事,男女皆可做得;為此,我到宮中取了一把匕首藏于身畔,又假粧公主模樣,指望得近賊,殺此巨寇,不想將奴賜與兄弟一隻虎為配。罷!且待他來時,我自有道理。

【滾綉毬】俺切着齒點絳唇,搵着淚施脂粉;故意兒花簇簇巧梳雲鬢,錦層層穿着衫裙。懷兒裏,冷颼颼匕首寒光噴;心坎裏,急煎煎忠誠烈火焚。俺佯姣假媚粧痴蠢,巧語花言諂佞人。看俺這纎纎玉手待剜仇人目,細細銀牙要啖賊子心!〔俺今日呵,〕要與那漆膚豫讓爭名譽,斷臂要離逞智能。拚得個身為虀粉!拚得個骨化飛塵!誓把那九重帝主沉寃洩,誓把那四海蒼生怨氣伸!也顯得大朝還有個女佳人!

(內吹打介)你聽鼓藥之聲,想是此賊來也。吓,不免喬粧歡笑去對他便了。(下)(四雜引付上)拓地開疆胆氣豪,從龍附鳳佐皇朝;龍潛且作趙匡義,有日天心屬我曹。方纔衆將每道俺今夜與公主成婚,備了筵宴與俺稱賀。俺那有心情與他每飮酒?被他每你一杯,我一盞,吃得大醉,方纔放我囘營。好不知趣也!將校迴避。(雜下)(老旦,正旦上)二大王囘來了。(付)公主娘娘在那裏?(二旦)在內帳。(付)與我請出來。(二旦)公主娘娘有請。(小旦上)(付)公主。拜揖。(小旦)將軍萬福。(付笑介)妙吓!這一福就酥了俺半邊!(小旦)將軍乃蓋世英雄,皇朝國棟。(付)不敢。拙夫不才,怎敢當公主稱羨?(小旦)奴家乃亡國之女,不堪侍寢官闈。(付)豈敢。公主乃金枝玉葉,鳳女天孫,萬望勿嫌愚夫粗莽,就是萬千之幸了。今後宮內之事,悉從公主掌握,凡有吩咐,小將一一從命。(小旦)但夫婦乃人倫之始,當行花燭之禮,合卺之儀,方成大禮。(付)如此,侍女每撤宴過來,待我與公主交拜。(二旦)喜筵俱已完備了。(內吹打定席介)(付)公主請。(小旦)將軍請。(付)

【叨叨令】銀臺上,煌煌的鳳燭燉;金猊內,裊裊的祥煙噴。

(付)我和你一夜夫妻百夜恩。(小旦)

恁道是一夜夫妻百夜恩;試問恁三生石上可有良緣分?

(付)公主,早些睡了罷。(小旦)

他只待流蘇帳暖洞房春,高堂月滿巫山近。恁便道上了藍橋幾層,還只怕漂漂渺渺的波濤滾!

將軍請。(付)公主請。(貼)請。(付飮介)乾。(付笑介)我好喜也!(小旦)

恁道是喜殺人也麼哥!

(付)樂殺我也!(小旦)

又道是樂殺人也麼哥!

(付)待我囘敬公主一杯。(小旦)將軍所賜,奴家自當遵命,也要請將軍奉陪一杯。(付)要我陪一杯麼?當得。侍女每斟酒過來。(二旦)曉得。(付)公主請。(小旦)將軍請。(仝飮介)(付)乾。(小旦)

赤緊的這蠢不喇沙叱▲,也學些丰和韻。

(付醉介)(二旦)將軍甦醒。(付)公主,俺醉得緊了,安寢了罷。(小旦)將軍,侍女每皆辛苦了,將喜筵分散他每去罷。(付)也要留幾個在房伏侍。(小旦)房中奴家自能侍奉巾櫛,可敎他每去罷。(付)吓,想是公主娘娘怕羞,不好解衣就寢。侍女每過來,公主賞你每酒筵,謝了公主,各自去罷。(二旦)多謝公主娘娘。(付)掌燈送入洞房。(吹打進房介)(二旦下)(小旦關門介)將軍,今乃喜日,為何還披此鎧甲?(付)一向在皇兄帳中護衞,防備奸細,日夜不能卸甲。(小旦)如今天下已定,還慮什麼奸細?今宵乃將軍百年喜日,豈可穿此不祥之服?(付)有理。咱也要卸了鎧甲,把身子鬆動一鬆動,快活睡一夜好覺。待我喚侍女每來卸甲。(小旦)不消喚他每,待奴家親與將軍卸甲,纔是婦道。(付)只是勞動不當。(小旦)好說。

【脫布衫】除却了鐵兜鍪鳳翅嶙峋;解下了八寶龍泉,偷開利刃;卸下了錦征袍團花襖襯;鬆解了獅蠻帶玉扣雙捫;卸下了𤠯猊鎧鎖子龍鱗。

(付作臂痛介)阿喲!(小旦)將軍尊臂,為何如此?(付)不瞞公主說:前日在寧武關周遇吉打了一鞭,至今未曾痊愈。(小旦)元來如此。侍奴家扶將軍入帳安寢。(付)我慾火如焚,按納不定,求你早些睡,不要遲延了。(小旦)待奴家除了簪珥,脫了袍服就來。

【小梁州】除下了翠翹寶髻耳璫瑱,脫下了鳳袞氤氲。俺把那金蓮兜緊鳳鞋跟,防滑褪,紮起綉羅裙。

(看兩邊介)呀!

【么篇】聽房櫳寂寂悄無人,但聞得戍漏頻頻。〔將軍,將軍呀!〕覷着他瞇𥉐醉眼醒還昏;休驚迍,覷定了心窩把寶刀掄!

(駭介)阿呀!賊子!(刺介)(付)不好了!(跌介)(奪刀介)(小旦拔劍亂砍介)

【快活三】鋼刀上,怨氣伸;銀燈下,寃家殞!〔嘆皇天不佑,〕不能把渠魁刃。便死向黃泉,猶兀自含餘恨!

(老旦上)姐姐,二大王與公主做親,為何房中叫喊起來?我每去看一看。閉門在此,我每打進去。(打進介)阿呀!二大王為何滿身鮮血倒在地下?呀!元來被人刺死了!好利刃吓!前心直透後心。(見小旦介)吓!你為何殺死了二大王拿他去見大王!(小旦)唗!你每誰敢來!誰敢來!我元非公主,乃氏宮人。今日殺此巨寇,替君報仇,便將我凌遲碎剮,亦不畏怯。(二旦)你配了二大王爺,享無窮富貴,也不辱抹了你;況何等將你寵愛?你也不該如此。(小旦)咳!

【朝天子】恁道謊陽臺雨雲,莽巫山。可知俺女專諸不解江臯韻?俺含羞酬語,搵淚擎樽。遇寃家,難含忍,猛𢬵得花憔柳悴,珠殘玉損!早難道貪戀榮華,便忘了終天恨!

(二旦)拿你去見大王,就是個死哩!(小旦)咳!

一任他屠腸截割,一任他揚灰碾塵!今日裏含笑歸泉,——

阿呀!宮人吓宮人,可惜你大才小用了!

又何必多唇吻!

你看此賊又活了。(自刎介)(下)(二旦)阿呀!他竟自刎了!好個烈性的女子!我每且把尸首抬過一邊。(抬付下)姐姐,我每去報與大王爺知道便了。正是:三寸氣在千般用,一日無常萬事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