綴白裘/四/雙官誥

Top / 綴白裘 / / 雙官誥

雙官誥

蒲鞋

(末上)

【解三酲】恨形衰,救貧無計;傷家難,主死人離。止留得碧蓮爭盡孤兒氣,五六載歷盡寒飢!

馮仁自從六十五歲上邊家主遭變,誰想大娘,二娘頓忘結髮恩情,欣然再醮,把一個三四歲的小官人狠心撇下。若無碧蓮姐苦守門,可不絕了先老爺的宗祀?𠲔!只恨那兩個狠心的婦人臨出門時,把房中物件罄捲一空。可憐阿!弄得我們衣單食缺!又虧得姐會做針指,鎭日替那些鞋襪舖裏緝幾雙鞋襪,又與人家做些針指,趁些手工錢,將就度日,不覺過了五六年光景。老漢今年已是七十一歲了。吓!幸而靠着天地,手脚還健;只是做不得重難生活,只好做幾雙草鞋相帮糊口。天吓!只願我再活幾年,待小官人長大成人,我死也無怨了!此時日已過午,眼力還清,不免把草鞋做起來。

我指望乘暄捆屨相為食,只怕垂死蒼頭歲月非!(旦上接唱)相依倚,苦貧無儲粟,泣撫孩提。

院公。(末)姐出來了麼?(旦)正是。(末)竈上可曾收拾完麼?(旦)我母親在那裏收拾。(末)旣如此,大家做些生活。若是手中略略放鬆些,就濟用不來了。(旦)便是。今早人家拿件舊衣服來補綴,不免就做起來。(末)你做衣服,待我打草鞋便了。(各做介)(合)

【前腔】禦飢寒,女工微細,痛連年減食單衣!還虧得嬰兒食用無多費,聊博個接濟無虧。

(旦)吓,院公。(末)姐。(旦)我看小官人資性聰明,讀書必然有望;但恐他出了書館,未必自肯用功。我要夜間親自督他勤讀(末)好吓!(旦)只是沒有燈油,怎麼處?(末)油吓?這個不難。今早那鞋舖裏店官與我的糴米銀子,原說要多趕幾雙草鞋與他的,如今先換了燈油再趲還他便了。(旦)如此甚好。吓!院公!

只恐聰明懶究詩書義,不爭的祇索糕糜苦攬衣。(合)空噓氣,嘆貧難就塾,撚斷空機!

(末)草鞋已完,待我就去。油瓶呢?(旦)油瓶在此,你去就來。(末)就來的。(末出門,旦關門下)(末)正是:不將辛苦易,難近世間財。

夜課

(小生搿書包上)

【引】厭辛勤,方喜離書堂。〔呀!〕又見清燈明亮。

馮雄放學囘來,已到自家門首了。院公,開門,開門。(旦上)來了。欲盡三遷敎,還燃子夜燈。(作開門介)(小生)吓,母親。(旦)我兒回來了?(小生)正是。院公那裏去了,母親出來開門?(旦)外邊換油去了。放了書包,進去吃晚膳。(小生)是。(下)(末上)休言織屨些微業,又得書窗一夜明。吓,姐,油在此。(旦)放下。(小生上)吓,院公。(末)小官人,你囘來了麼?(小生)正是。(旦)院公,你辛苦了,進去安息罷。(末)正是,我先進去睡了。待我閉上門吓。小官人,你要用心讀書吓,你着實要用心讀書吓。(小生)曉得。(末作欠伸下)(旦)我兒。(小生)母親。(旦)我聞古人讀書,囊螢映雪;如今不暖不寒天氣,夜間正好用功。我叫院公換得些油在此,你可燈下讀書,待我做些針指伴你。(小生)是。(旦)兒吓!

【綉帶太平】那人倫道書中備講,伊當仔細參詳。做官的要把君忠,為子的要把親揚。

(小生)母親,那文章多是聖賢經旨,為甚要讀他?(旦)

那文章多是前賢古聖留模樣,怎只把口頭閒唱?最難得是青年正芳。〔兒吓!〕你休辜負淨几明窗。(小生)

【懶針線】慈訓諄諄怎遺忘?我誓必耀祖榮宗,敢負娘?只恐命乖難强那穹蒼。論文才,我便可登金榜。

(旦)我兒,學問無窮,怎說這般大話?

怎便把心高氣蕩?從來的自滿人斯下,休道是他高我更强。(小生作倦介)難擋,(呵欠介)那倦魔侵擾,偏揀着人靜昏黃!

(旦)阿呀!纔坐得幾時,就是這般光景了?(小生)吓!母親,夜深了,明日再讀罷。(旦)住了!難道今夜獨深在你不成?(小生)㕶讀㖸讀。(旦作悲介)

【醉宜春】思量,孤兒寡婦,要爭名奪利,難比尋常。你心慵意懶,怎做得刺股懸梁?

吓!又睡了。我兒醒來讀書,醒來讀書㖸。

悲傷,空將苦口吿伊行。他早向黑甜酣暢。〔咳!罷,罷,罷!〕我眞做了一場春夢,五年痴想!

(作打小生介)吓!我兒醒來讀書,醒來讀書。怎麼這等懈怠?(小生)阿呀!親娘吓!什麼時候了,還不睡,只管打我介?

【鎖窗繡】是這等漏永更長,不顧我力倦神疲體欠康。(背介)總然伊行便是我親娘,(旦聽介)三遷敎子也須相諒。怎將人沒半些兒鬆放?不由人淚千行萬行!不由人淚千行萬行!

(旦)吓!我叫你讀書,難道是我歹心腸麼?你親娘嫡母雙雙現在,你要去自去便了。(小生)阿呀!就是我親娘也未必只管打我的。(旦)吓!原來不是我親生的,以致如此!▲啐!碧蓮碧蓮,你着甚來由吓!

【節節高】從今後,割斷了痴腸。悔當初何妄想!〔阿呀!相公吓!〕你陰靈須鑒我心無爽!

罷!(作燒書介)(小生)阿吓!親娘吓!(旦)

燒書卷,毀筐床,抛燈幌,從今你南我北休思傍!

(小生慌跪介)阿呀!親娘阿!

我一時顚倒言無狀只懇娘行念先亡,孩兒願受黃荊杖。

(丑持紙燈上)

【東甌令】黃昏靜,恁喧揚,底事娘嗔兒又慌?

阿呀!我個寶寶為𠍽了拉裏哭呀?呀呀呀!我個妮子,為𠍽了氣得手脚冰生冷介?(旦)母親吓!

他下流不肯思撐上。

(丑)哩那哼了介?(旦)

他道,道我不是親生養!

(丑)吓!有介事?我個妮子,㕶弗要動氣,等我去發作哩。㕶個小斫頭個,那能弗好,個句說話弗是㕶說個。那能弗婁得?(小生)阿呀!外祖母吓!

我從今不敢再乖張。只望你勸娘行,早回嗔,休把怒懷傷。

(丑)我個妮子,只要自今以後:

【尾聲】謹依母命休違抗,休敎負了再生娘。

來賠子娘個弗是罷。(小生)是。(跪介)孩兒今後再不敢了。(丑)罷,男兒小,間子渠下遭罷。(旦)咳!

我恕得他追悔,難禁那恐惶。

起來。(丑)娘拉厾叫㕶起來,起來子罷。今後弗可吓。(小生)是。(旦背白,丑與小生場角界白)(旦背)且住,方纔他說若是親娘,必多憐惜;我想他親娘嫡母離此不遠,把一個親生兒子丟了五六年——(丑界)阿呀!我個肉吓!個個娘是得罪弗得個㖸。若是得罪子娘是,天浪是介轂𨌠轂𨌠要佛佛响個㖸。(小生)是。(丑)虧我出來得早,弗然沒,亦是半死個一頓厾。昨夜頭出子尿,阿弗曾打來。(小生)是你出的。(丑)小斫頭個,那說倒是我出個?(旦接前白)信也不着人來問一聲。我如今叫他到大娘,二娘家去各走一遭,看他每怎生相待。(轉介)我兒過來。(丑)阿聽得娘拉厾叫?(小生)母親。(旦)自今以後,須要努力專心;倘得成名,一來與先人爭氣,二來也不枉我撫養一番(小生)謹依母命。(丑)句句纔是好說話,聽子吓。(旦)還有一說,我適纔看罈裏邊止有一日飯糧了。(丑)正是,米阿無得哉。(旦)生活又趕不及。(丑)日短了。(旦)我想你的親娘嫡母改嫁的多是富足人家。(丑)直頭纔好厾㖸。(旦)我明日叫老院公領你前去,不拘銀米借貸些來,權過幾日,再作道理。(小生)是,待孩兒明日就去便了。(丑)夜深哉,進去困罷。(旦)焭焭孤寡最堪傷。(丑)針指工夫各自忙。(小生)不是一翻寒澈骨。(合)怎得梅花撲鼻香?(旦)吓!母親,夜深了,又要你老人家起來。(丑)𠍽說話?自家大細進去困罷。(旦)母親,叫他睡罷。(丑)是哉,㕶先去困罷。(旦下)(丑)看仔細吓,被頭裏有一個火甏拉厾㖸,弗要踢翻子吓。阿呀,我個肉阿!個個娘比㕶厾個親娘要勝百十倍厾㖸。下遭沒——阿唷唷!尿急哉,跟我進去困罷。(仝下)

借債

(老旦上)

【步步姣】生小多情懷春便,怎負得豔冶韶華絢?你看雙雙燕影翩,可見物尙綢繆,怎敎人不貪戀?

奴家羅惠娘,自馮門轉嫁到此,不覺已是五六年光景。雖則破落人家,喜得風流子弟,那些雲情雨意,倍勝舊人。只是斷井頽垣,終輸故處,也只索丟開罷了。今日丈夫出外去了,不免到門首觀看一回,有何不可?呀!早已綠暗紅稀,春色闌珊矣!我如今呵:

只落得粉嬋娟,遇知音,正好把春光眩。

(末仝小生上)小官人走吓。

【前腔】只見姹紫嫣紅芳菲遍,鳥弄香風軟。聽笙歌處處喧(小生)可憐我感慨窮途,寂寥深院!

(老旦上)好天氣吓!(末)小官人,却好大娘在門首。(小生)這就是大娘麼?(末)正是。阿呀!小官人吓!

和你促步向堦前。(小生)〔院公,〕我忙將禮數來厮見。

(末)大娘。(老旦)是那個阿?(末)老漢在此。(老旦)吓!元來是你老人家。(末)小官人過來見了大娘。(小生)是。大娘拜揖。(老旦)吓!老人家,這是那個吓?(末)吓!大娘難道不認得了麼?(老旦)不相認吓。(末)諾,這就是馮雄小官人喲。(老旦)吓!這就是馮雄小官人麼?(末)正是。(老旦)阿呀,幾年不見,這等長成了。到那裏去?(末)特來拜見大娘。(老旦)特來見我?如此,到裏邊來。(末)小官人到裏邊去。(小生)是。(老旦)見我有何說話?(末)小官人把苦情吿訴吿訴大娘㖸。(小生)大娘吓!

【忒忒令】可憐我孤和寡,淒涼怎言?柴共米,桂薪難免。

(末)大娘難得緊㖸。(老旦作不應介)(末)㕶!(老旦)柴荒米貴,家家如此,說他怎麼?(末)(背白)不像吓。(小生)庶母呵:

因敎我來此,要借些餘羨。

(老旦)我這裏不過是溫飽人家,將就過日,有甚餘羨?(末)看先人面上。(小生)大娘吓!

惟望你念先人,恤孤兒,垂憐憫,感謝你不淺!

(老旦)阿呀,你這句話講差了。(末)何差呢?(老旦)我在家受了什麼好處,叫我念什麼先人舊人?恤甚孤兒?莫說沒有,就有也不便借與你。(末)大娘,這是為何呢?(老旦)哪!

【前腔】我雖然在你家幾年,今已是勾消前件。

(末)在我家這幾年,難道一些好處也沒有的?還該看先相公的面上。(老旦)

若敎我思舊,你的親娘曾見?

(小生)是,母親那裏,孩兒還沒有去,先來看大娘的。(末)是吓,先來拜見大娘的吓。(老旦)吓!阿呀,阿呀!如此,快些去。(末)吓,吓,吓!為何呢?(老旦)哪!

倘若是久遲延,我丈夫回——

(末)囘來便怎麼?(老旦)

生疑忌。

(末)吓!元來這個緣故。(老旦)請。

到望你快轉。

(末怒介)咳!大娘差矣!當初先相公在日,何等恩愛!怎麼說不曾受門什麼好處?就是今日有得借,——咳,咳,咳!沒得借,也須好好的說。難道小官人到此沒,茶也不値得留他吃一盃?(老旦)茶吓?(末)呣!(老旦)到不便。(末)呀!我看你這般光景,也太覺難為情了!

【沉醉東風】我怪娘行說得好偏!〔呀!〕早難道陌路人相見?

咳!可惜我老死快了!(老旦)你不死便怎麼?(末)我若不死吓!

我冷着那眼兒看。

(老旦)看我什麼?(末)

看你這淫賤!

(老旦)吓!馮仁,你休得無禮!難道我駡你不得麼?(末)住,住了!你怎麼還駡得我?(老旦)阿呀!你必竟還是家的舊奴吓!這等可惡!(末)是吓!我還是家的舊奴;走來,難道你就不是家的舊人麼?喲喲呸!

這其間怎不展轉?

小官人回去罷。

不須再言,早歸故園。

大娘走來。(老旦)怎麼?(末)

怕傍人直口要駡你這不賢!

(老旦)啐!老狗才!(小生)阿呀院公,回去罷。(末)不賢!小官人回去罷,不要睬他!(小生)阿呀!阿呀!(仝下)(老旦)啐!老狗才!這等可惡放肆!阿唷唷!這是那裏說起?平白地倒受這老狗才一番搶白。我欲待要駡他一頓,自己原有些不是了。且進去罷。正是:閉門不管窗前月,分付梅花自主張。且住,少間丈夫回來,可要對他說?啐!不要說了!不要說了!(下)(末,小生上)走,走,走!咳!不想世上有這等薄情的婦人!阿呀!小官人吓!看大娘這般光景,料想二娘那裏也沒甚好處,不要去了,回去罷。(小生哭介)阿呀!院公吓!你說那裏▲來?那邊是我親娘,難道也像這裏不成。我巴不得要見親娘之面,怎麼說不要去呢?(末)吓!你一定要去?(小生)一定要去。(末)如此沒,去,去,去!哪,打從那邊走。(小生)是。(小生,末合)

【前腔】早離却蒼苔斷垣,又過了綠楊平堰。遙望那粉牆邊,逶迤西轉,早來到那家庭院。〔咦!〕看小門緊拴。〔裏面有人麼?〕為甚的人聲杳然?

開門。(貼內應)是那個?(末)吓!小官人,裏面答應的就是你親娘的聲音了。(小生)吓!這就是我親娘的聲音?(末)正是。(小生)吓!院公吓!

怕娘兒對面,按不住淚漣!

(末)開門。(貼上)來了。是那個?

【園林好】恨狂狙被外人所牽,撇得我淒涼自遣!

(末)二娘開門。(貼)

是誰個來敲門扇?

(開門介)(末)吓!二娘,老漢在此。(貼)吓!原來是你這老人家。(末)小官人,這便是你的親娘了▲。(小生)阿呀!親娘吓!你撇得孩兒好苦吓!(哭介)(貼)阿呀!這是你父親命短所致,並不是我要來撇你㖸。

只是道永團圓,誰做假姻緣?

(末)何如又是那邊的光景來了?(小生)阿呀!親娘吓!

【前腔】雖然是爹行夭年,也須把孩兒照管。〔孩兒呵,〕那一日不——

(貼界白)叫我怎麼照管得你呢?(小生接上唱)

肝腸千斷!

(貼)就是斷腸也沒用吓。(末)吓,吓,吓!怎麼說斷腸也沒用?(小生)孩兒今日一來問候母親;二來奉庶母之命,目下柴完米盡——(末)便是,柴完米盡。(小生)難以支持,要向母親暫借些須。(末)正是,不拘多少。(小生)自當加利奉還。(末)加利奉還。(小生)只求母親俯念骨肉之情,不要空了孩兒這囘往返。(末)正是,不要負了小官人的來意。(小生)

豈容易見慈顏?遠懇你發矜憐。

(貼)你且起來。(末)官人起來㖸。(貼)阿呀!這個斷斷不能夠的。(末)吓!是什麼說話?(貼)我自轉嫁到此,你晚爹又貧窮,兼之嫖賭,自己身衣口食尙且不敷,那有銀錢借與你?(末)好說得乾淨!(貼)老人家:(末)㕶!(貼)你去對那碧蓮這丫頭說,當初原斷過在先,說不來干涉于我,怎麼今日又來饒舌?(末)吓!吓!吓!(貼)

【江兒水】不記得相辭日——

(末)相辭日便怎麼呢?(貼)

如何出大言?

(末)不曾說什麼吓。(貼)

好不瀾翻唇舌把人輕賤!那貞節牌坊是伊家建。這飢寒又何必向我求援?

(小生)阿呀!母親吓!須念母子之情便好,怎麼說起當初和庶母鬥氣的話來介?(末)是吓!這是舊話,提他怎麼?(貼)兒阿!常言道得好親娘轉嫁是閑人喲。假如你做了官——(末)做了官便怎麼樣?(貼)喏!

可知道輪不着我誥封榮顯?

也罷你旣來這一番,老娘是軟心腸的吓。有在此了。(末)好!有望了。(小生)母親發心了。(貼)哪!

我有一百黃錢,權留做一餐朝膳。

(小生接錢作喜介)(末看怒介)咳!二娘!

【前腔】虧你下得心腸硬,鐵樣堅!〔阿呀!小官人阿!〕反怪你多恩庶母無明見!〔你這樣婦人是,〕棄子忘夫,有何慈善?〔咳!原叫你不要來的喲。〕又何須敎你來生憎厭?〔嗨!我此來差矣!〕羞,羞殺了老奴顏面!

(小生拿錢仍作快活介)(末)方纔那銅錢呢?(小生)在這裏。(末)拿來,拿來。(小生)我要的,我要的。(末)咳!沒志氣呀!呀呀呸!

我就餓死黃泉,不要他做這碗羮飯!

(末將錢擲地,小生哭介)(貼)你們不要?(末)不希罕!(貼)我是要的。(拾錢介)如今料沒有什麼說了,快請出去。(小生)阿呀!親娘吓!孩兒巴不得多在母親身邊一刻也是好的;怎麼多餘孩兒得緊介?(貼)不要說一刻,就在此一日也沒用,不如早些囘去。(末)小官人去罷。咳!好沒志氣!𠲔!有這等事!小官人走罷。吓,吓,吓!(小生)

【五供養】娘行見淺怎忍將兒恁地輕捐?

(貼)啐!(小生)阿呀!親娘吓!

你資財無借貸,也須欵待好週全。(貼)〔啐!〕空抛淚漣,須自恨命途乖舛!勸你歸須早,莫遲延。〔我在此呵〕晏公落水自家難!

(末)吓嗄嗄!

【前腔】我從來罕見,骨肉相逢,似仇敵相看。〔小官人阿,〕你何須魂入地?

(小生)阿呀!親娘吓!(貼)啐!(末)𠲔!

我難按氣冲天!〔去吓,走喲。〕休多眷戀,算當初是空桑出現。(貼)〔呀!〕多少親娘嫁,寧獨我為然?何勞饒舌費多言!

喲啐!老狗才!這等不中抬舉!(推小生跌介,關門下)(末)吓!竟自閉門進去了。阿呀!你這賤——咳!我欲待要駡他一頓,只是小官人在此,不好意思。阿呀!小官人阿!你親娘尙然如此,那大娘越發不要怪他了。快些回去罷(小生)阿呀!院公吓!你看這般光景,叫我怎生回去對庶母說介?(末)阿呀!小官人阿!看你的親娘如此光景,家中的還叫他是庶母!(小生)叫什麼呢?(末)該叫他是嫡嫡親親的親娘纔是。(小生)阿呀!眞正是親娘!千虧萬虧虧殺了你㖸!(末)咳!可憐!小官人,不要說了,回去罷。(小生)

【玉交枝】我心酸足軟。

(末)看仔細。(小生)

待回家,叫我如何向前?只道是歡天喜地愁懷展,又誰知這樣回旋!(末)〔小官人,〕可見你家中母親眞可憐。〔吓,吓,吓!〕昊天罔極恩深遠!(小生)〔院公,〕只待我奮雄心,高攀桂仙,那時節,奉泥封,把雙親孝賢。

(末)已到自家門首了。(小生)母親開門。(旦上)來了。

【前腔】姣兒聲喚,他早回家,我憂心放寬。

(開門介)(小生哭進,末閉門介)吿訴你母親呀。呀,呀,我說不要叫他出去,出去惹人憎厭。下次餓死在家裏,不要叫他去。世上有這等狠心的婦人,氣死我也!(下)(旦)我兒回來了麼?(小生跪介)母親吓!(旦)

為甚的啼痕淚眼聲聲怨?又何須恁地悲惋?(小生)〔母親,〕再生恩莫言,孩兒萬死慚無限!感洪恩,恩高似天;負洪恩,罪深似淵!

(旦)兒吓!怎麼一句話也不說,只管啼哭?(小生)孩兒奉母親之命,先到大娘家去。(旦)那大娘怎生看待?(小生)那大娘全然不睬。後來又往親娘家去。(旦)住了,那親娘自然不同了。(小生扯旦哭介)阿呀!親娘吓!一發不要說起,苦死孩兒也!𠮾!𠮾!𠮾!(旦)這般光景,我多想像得知,也不必說了。兒吓!只要你自今以後——

【川撥棹】須把精神煥,破工夫,圖貴顯。(小生)我如今誓把心堅!我如今誓把心堅!向螢窗潛心究硏。(合)奮功名,願始完;報娘恩,心始安。

【尾聲】今朝心志天神鑒。(旦)願你早向雲中快着鞭。〔吓!兒吓!〕不枉了持節操的貞心一念堅!

(哭介)吓!我兒!(小生)母親!(旦)親兒!(小生)親娘!(合)吓!阿呀!(仝哭下)

見鬼

(老旦上)好苦阿!

【剔銀燈】空回首,難禁淚眼!圖恩愛,誰料中途抛閃?

羅惠娘為因馮郞早逝,轉嫁後夫,旣喜風流,又多憐惜;自謂終身有賴,十分歡喜。不想一病不起,遽又相抛。我想將起來,左右是改嫁過的了,還要守什麼志!因此,將他留下這幾件衣服到河邊滌洗乾淨,好待滿七之後,攜嫁別家便了。

我從來怕讀柏舟怨,待三醮好圖完善。

來此已是河邊了,不免就在這石上浣衣則個。

看清漣臨流坐浣。

(內吹打介)呀!遠遠望見一隻大官船來了。

看若個耶溪泛船。(暫下)

(生官帶,雜二牢子,外中軍,淨院子上)(生)中軍。(外)有。(生)吩咐梢水將兩傍吊窗開了,把船緩緩而行。(外)吓!(衆喝,內鳴鑼介)(生)

【太平令】鄕樹依然,從此欣能老故園。恩光滿載笙歌轉。

下官數年不回,喜得鄕關如故,風景不殊。(老旦上)吓!好一隻大官船阿!(生)呀!

見溪畔,立嬋娟。

(老旦見生作驚介)阿呀!阿呀!(下)(生)呀!

【園林好】見佳人睜睜水邊,宛似我那人治活。

且住,方纔看那岸上的婦人,行動舉止,好似我髮——(看兩邊介)退後。(衆應,退介)好似我髮妻氏,為何如此狼狽吓?難道我這幾年不回,他竟改——咳!豈有此理?若說改嫁二字,在于碧蓮這丫頭斷然有之;就是貞娘,或者我孩兒沒命死了,這也難保。若論那氏,他乃名門舊族之女,難道幹此亡廉喪恥之事?呣!如不然嚜——

他有甚葭莩親眷?却低似驚弦,頻垂盼,急回旋。

(引衆下)(老旦上)阿啐!阿啐!阿呀!唬死我也!唬死我也!吓!好奇怪!方纔船中那位官員宛然是我郞模樣。

【喜慶子】難道他當初未死,是出外遠?

只是那棺木是那裏來的呢?

眼見得靈柩扶歸在堂前。

縱使面貌相同,怎有這般相像吓?是了!

敢是他還魂奇變?

且住,若是他還魂,我這裏與家相隔不遠,也該早早聞得吓。

難道他嗔我嫁,鬼胡纒?却怎的旂蕩漾,樂喧闐?

阿呀!天吓!好生委決不下吓。有了,我不免拉了二娘同去問個明白,便知就裏。有理吓有理。正是:雪隱鷺鷥飛始見,柳藏鸚鵡語方知。阿呀!且住,若果是郞做了官,這官誥兀赫穩穩是我的了。就此前去!就此前去!(下)(貼提弔桶上)

【品令】紅顏命薄,又配惡姻緣。黑心病倒,死人把活人纒。

奴家貞娘,被千刀萬剮的媒人說騙,嫁了這短命的寃家!日日在外嫖賭,敎我受盡淒涼!略略開口,是,阿喲喲,非打卽駡。如今又害了勞怯之症,困倒在床。哪,哪,哪!那淘米打水多要我自去。天阿!索性死了,也好讓我去再嫁一個。如今這般光景,敎我怎生受得這般苦楚吓!

我如今問你難星何時滿?夙生何罪,將我這般凌賤?

來此已是河邊了。阿呀!天吓!

到不如死向黃泉,也免得餓眼垂涎,被活寡煎!

(內敲鑼,生引衆上)

【豆葉黃】滿懷悶慮,必竟難言。

(貼見生驚介)阿呀!(生)呀!

却怎生河畔佳人,好似我貞娘顏面?相同相像,這邊那邊。

吓!不信有這般奇異!

越叫人肝腸助我憂煎!

(生定睛看介)(貼)阿呀!

【玉交枝】凝眸驚看,這儀容與郞宛然。

(生)好奇怪!(貼)

却怎生睜睜不住端詳眼?早難道是寃魂出現?

(生)一些也不差。(貼)是了,是了!

他正是慘亡,做了冥府官,怪我改嫁胡厮纒。

(生)分付挽船。(貼)阿呀!

頓敎人魂飛胆寒,〔阿啐!〕急急回家求神拜天。

阿啐!阿啐!(拖吊桶下)(生)吓!事有可疑。院子過來。(淨)有。(生)你作速上岸到我家中把喜信報與大夫人,二夫人知道,說我卽刻榮歸了。(淨)吓!擺小船過來。(下)(生)

【尾聲】九疑山難分辨,攪得我寸心撩亂。分明是白晝相逢似醉夢間。

(鳴鑼吹打,衆喝,仝下)

榮歸

(丑上)

【引】老少孤嫠相倚憑,堪嗟骨肉伶仃!(旦上)盼斷柴門,多少淚珠傾!

母親。(丑)罷哉。吓,我兒,自從小官人進京會試,已經兩月有餘;但願他高中,把你旌表封贈,也不枉了你一場辛苦。(旦)母親,旌表一事,非我本懷;但得他一舉成名,接續氏書香一脉,奴願足矣。(丑)好!我個好兒子,有志氣!(淨上)纔離青雀舫,又到白雲鄕。一路問來,此間已是,不免叩門。開門,開門。(丑)我個兒子,外頭有人厾叫門,等我出去看看。(旦)是,母親出去看來。(丑)是囉個㖸?(淨)我是報喜的。(丑)報喜個?住厾。兒子吓,外頭說是報喜個,像是小官人中哉。(旦)謝天地。母親,快去開他進來。(丑)是哉。噲,報喜個呢?(淨)在這裏。(丑)裏向坐。你是報𠍽喜個?(淨)我是老爺差來的,報與大夫人,二夫人知道,老爺卽刻榮歸了。(丑)𠍽個大夫人,二夫人,冬瓜纒拉茄姆裏?報差哉。(淨)不差,是兵部老爺衣錦榮歸了吓。(旦)阿呀!你報差了。我家呵:

【粉孩兒】焭焭的守孤幃,形共影。

(丑)弗知瞎問哆哈𠍽個?(旦)

甚尙書馮老晝錦歸省?

(淨)吓!這裏難道不是家麼?(丑)幾里原姓耶。(淨)吓!旣是姓,怎麼又說不是?(丑)㕶報喜也要問個明白,我里相公死子十來年哉只有一個小官人拉厾京裏會試,只得十六七歲來,𠍽個大夫人,二夫人,老爺!(淨)沒有?(丑)無得得子人身就走來個蕩亂闖!(淨望內看介)㕶!不像有幾位夫人在那裏吓!(丑)呔!看𠍽?挖出㕶個兩隻眼烏珠賊忒嘻嘻,阿是要偷點𠍽了?(旦)

却不道疾風暴雨不入寡婦之門?怎望門投,一味胡行?

(淨)這等說,眞個不是了。(丑)弗是革裏,走㕶娘個清秋路!(淨)呣!近處又沒有別個姓的吓。也罷,且囘覆老爺便了。只道錦上花,誰知井中水?(下)(丑)倒不拉個毴養個騙了介一騙,明明是個白日撞!(旦)母親,關了門進去罷。(丑)正是,關子門進去罷。(旦)咳!我想相公在日,文才淵博,相貌魁梧。(丑)孔夫子能介才學,梓潼帝君能介一副好面孔㖸。(旦)此時若在,未必沒有高官顯爵。(丑)及弗才未入流有個拉身浪哉。(旦)怎奈早亡了。(丑)可惜短子壽命哉。(旦)

痛紫金樑,一旦摧頽!只願玉堦樹,依舊重整。

(丑)咳!弗要哭哉,進去罷。(仝下)(生引衆上)

【福馬郞】種種疑團如畫餅,早見柴門外疎樹影。

迴避。(衆)吓!(下)(生)方纔院子來回覆,說我家中不肯厮認,難道我數年不回,那房子已賣與別人了?因此,急急上岸。已到自家門首。開門。(丑上)亦是囉個㖸?(生)是我回來了。(丑)咦!

試聽聲音熟,快逢迎。

(開門介)(生)媽媽。(丑)阿呀!弗好哉!有鬼!有鬼!我個兒子,快點拿刀來!(旦上)吓!母親為何這等慌張?(丑)相公拉裏出現。(生界白)吓!為什麼?好奇怪!(旦)在那裏?(丑)哪,哪,哪!拉厾個搭,等我去拿掃帚來,趕渠出去(急下)(生)碧蓮。(旦)阿呀!阿呀!

難道郞渡,已迷津?

(旦作驚抖介)阿呀!(生)

因何事,恁躭驚?

(旦)阿呀!相公吓!我在此替你撫孤守節,敎子成名,還有什麼放心不下,反來驚駭我們介?(生)這又奇了!(旦)

【紅芍藥】悲十載,杳隔幽冥;怎鬼揶揄,白晝相驚?

(生)吓!我好端端在此,怎麼說是鬼?(旦)

眼見得君家遭不幸。

(生)我何曾死?(旦)

林喬那賊戕命。

(生)這是那裏說起?(旦)當初你死在開封,大娘,二娘不肯扶你靈柩囘來:

是我碧蓮典盡衣共荊,為盤費,載歸鄕井。

(生)不信有這等事。你們為何曉得我死了?(旦)

只因你久不回程,遣馮仁,探取方省。

(生)住了,是何年月日到開封府來的?(旦)是景泰元年正月上旬。(生)吓!一發奇了。那年呵:

【耍孩兒】我已受公入幕請。

(旦)什麼公?為何請你?(生)

為赴勤王事,驀忽地共赴神京。

(旦)旣如此,為何書信也不寄一封囘來?(生)怎麼說沒有?

我也曾寄家書,倂封着五百兩安家聘。

(旦)是那個寄回來的?(生)是房主人張近喬寄回的。

現附着老居停攜歸贈。

(旦)阿呀!何曾有什麼書信銀子寄回來介?(生)是了,一定是那房主人負了我的銀子,反把那假信來哄你們的吓!(旦)阿呀!(生)唗!縱使我是鬼,也曾與你同衾共枕過的,難道我忍心來害你不成?你看我有氣,有聲,有形,有影,是鬼也不是鬼?你且放大了胆,上前來認我一認。

須與你親折證。

(旦)相公,你旣不曾死——

【會河陽】那數載孤踪,在那方住停?從頭一一話分明。

(生)我那年前去勤王護駕北狩,後來聖駕幸回,不想我留陷胡地,直至如今方得逃囘。聖上道我護駕有功,特封我為兵部尙書,所以今日衣錦榮歸。你怎麼說我是鬼?(旦)如此說,眞個不曾死?(生)眞個不曾死。(旦)果然不曾死?(生)我何曾死?(旦)阿呀!相——啐!啐!啐!(生)▲,▲,▲,呸!上前厮認罷了,有這許多張智?(旦)如此,相公請上,待碧蓮叩頭。(生)罷了。(旦)

賤妾囈語施張,唐突貴人。

(生)起來。(旦)

乞恕奴痴愚心性。(合)淚兒擱不盡澘澘搵,意兒兩下裏生悲哽。(末上)

【縷縷金】忙抖搜,離神京;先遞泥金報,慰離情。

且喜已到自家門首。門兒開在此,不免逕入。吓!姐。(旦)院公囘來了?(生)馮仁。(末)阿呀!有鬼吓有鬼!姐!

你白日青天怎與鬼魂厮並?

(生)吓,吓,吓!這也可笑。哈,哈,哈!(旦)吓!院公,相公不曾死,你不要害怕。(末)又,又,又來了!那靈柩是我扶回的,怎麼說不曾死?(生)吓,馮仁。(末)阿呀!(生)馮仁,我當初原不曾死;因那年受了老爺之聘,將安家銀五百兩,修書央房主人張近喬寄回,不想他賴了這五百兩銀子,將這口空棺木來哄騙你們。我一向陷留胡地,今日做官回來了。(末)如此說,老爺眞個不曾死?(生)眞個不曾死。不須害怕,上前相見。(末)吓!哈,哈,哈!如此沒,老爺請上,待老奴叩見。(生)罷了。(末)

喜東君榮耀返家庭。渾同再歡慶,渾同再歡慶。

(生)起來。你老人家忙碌碌,從那裏來?(末)老奴麼,在京中回來。(生)惹大年紀,在京中何幹?(末)報老爺喜信:老奴仝小官人進京會試,中了探花,頃刻榮歸了。(生)那個什麼小官人?(末)就是馮雄小官人。(生)吓!馮雄孩兒中了探花?(末)中了探花。(生)頃刻榮歸了?(末)正是。(生)吓!哈,哈,哈!正所謂悲喜交集也!過來。(末)有。(生)分付滿門結綵。(末)是。(生)快請大夫人,二夫人相見。(旦不應,哭介)(生)吓!為何如此?(對末介)就是你去。(末)吓!老爺,什麼大夫人,二夫人?(生)就是大娘,二娘。(末)吓!就,就是他?(哭介)(生)吓,吓,吓!為何這般光景?(末)阿呀!老爺吓!若不說起他們猶可,若提起他二人,老爺吓,只怕你怒髮冲冠,淚珠滿地!(生)難道他兩個多死了麼?(末)𠲔!若是死了,到也乾淨。(生)這是怎麼說?(末)老爺請台坐,容老奴吿稟。(生)你且說來。(末)一自東君病愈,避仇下潛身。老奴呵,親自到彼探虛眞,悞得東君訃音。疾速歸家報信,忙摧扶柩攜靈。阿呀!老爺吓!豈知你妻妾各懷心,終日尋端覓釁。(生)這却為何?(末)他不顧孩兒幼小,終朝打駡欺凌。可恨他二人呵,把裝奩收拾罄無存,懷抱琵琶別艇。(旦)院公少說。(生)吓!怎麼說?(末)他兩個多改嫁了。(生)他,他,他二人多改嫁去了?(末)正是。(生)阿呀!(旦,末)老爺甦醒!老爺醒來!(生)吓嗄嗄!老人家,你把前後事情細細說來。(末)阿呀!老爺吓!你今日縱然衣錦耀門庭,只怕你羞覩故園鄕井!阿呀!老爺吓!他二人臨去之時,把房中物件收拾得罄盡,將小官人托付與姐,就向他深深下個全禮。

【越恁好】他,他拜辭賢婢,拜辭賢婢,撇親兒,再醮行。

(生)有這等事!吓嗄嗄!氣死我也!(末)老爺吓!千虧萬虧,哪!虧殺了姐㖸!(旦,末各哭介)

他與你撫孤守節,掙氏好聲名。

(生)住了,你兩人在家怎生度日?(末)阿呀!老爺吓!虧得姐會做針指,早起晏眠,替人家做些針指,趁些手工錢,勉强度日。又送小官人到學裏讀書。除了小官人,我兩人是只吃得兩餐薄粥㖸。

十年吃盡苦共辛,一言難罄!

(生扶旦哭介)阿呀!我那恩妻吓!你十二年躭飢忍餓,撫孤守節,敎子成名,莫說下官感激,就是我氏歷代祖宗,無不感恩于地下也!(跪介)(旦)阿呀!老爺請起。(生)

我感伊貞烈成家慶,伊行實丕丕相帮贈!

(生,旦各拜,起介)(末)吓!哈,哈,哈!(老旦,貼扮二小軍引小生上)

【紅繡鞋】鰲頭一舉成名成名。榜中誰似年青,年青?

(衆)老爺回府了。(小生)迴避。(老日,一貼應下)(末)小老爺回府了。(小生)母親。(旦)我兒回來了?(小生見生介)吓!這是何人?(旦)這就是你爹爹,過來見了。(小生)吓!我爹爹已死,那有此事?(旦)我兒,當初你爹爹不曾死,如今做官回來了。(小生)豈有此理?吓!院公,靈柩是你扶回來的,怎麼說不曾死?(末)小老爺,當初老爺受了老爺之聘,赴闕勤王,將家書銀信托房主人寄回,不想房主人欺心,賴了銀子,假揑空棺,是我錯認了。眞個不曾死,快去相見。(小生)咳!豈有此理?(生)吓!我兒,那別樣事呢,可以假得,這夫妻父子可是冐認得的?(笑介)哈,哈,哈!你從幼別了我,不知其間隱情。你若不信,待我差人到開封府拿那張近喬來問他就明白了。(小生)吓!如此說,果然是爹爹了。爹爹請上,待孩兒拜見。(生)罷了。(小生)

兒不孝,失趨庭;蒙慈訓,荷裁成。團圓會,喜難禁。

(生)下官當朝請得榮封誥命在此,請夫人受了。(旦)這個焉敢當此?(小生)吿母親知道,孩兒得第之後,備將母親賢德表奏,朝廷不日就有勅書到來旌奬。孩兒先得榮封官誥請母親受了。(生)吓!我兒也有封贈麼?(小生)正是。(生)夫人,一發妙得緊,正所謂冠上加冠了。(生,小生合)

【尾聲】父兒托庇多僥倖,聊當個酬恩薄敬。

(旦)相公,這冠誥若是該受,相公的先受了。(生)這却為何?(旦)哪!

這撫育是婢女之常,何須要謝承?

(生)說那裏話來?請到裏面細講。父子榮華雙誥封。(小生)酬恩報德意無窮。(旦)今朝賸把銀缸照。(合)猶恐相逢是夢中。(旦,小生下)(生)馮仁過來。(末)有。(生)吩咐把棺木燒化了,連夜差人速到開封府張近喬回話(末)曉得。(生下)(末)吓!哈,哈,哈!如今是守出了吓。哈,哈,哈!(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