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テキスト/『說唐全傳』/05 のバックアップソース(No.1)

*第五回 [#v5be6a8d]
**潞州城秦瓊賣馬&br;二賢庄雄信馳名 [#p74fa624]

詩曰

>英雄受因運難通 賣馬他鄕路巳窮&br;
何日得乘雲霧起 奮鱗舒瓜顯神龍

當下王小二立逼秦瓊又說你那匹尊騎再兩日餓死了却不關
我事叔寶道我這匹黃彪馬可有人要麽小二道秦爺在我家住
這好幾時再不聽見你老人家說這句好話我們潞州城裡都是
用得脚力着的馬若出門就有銀子了叔寶道這裡馬市在那一
方小二道就在西門裡大街上五更時開市天明時散了叔寶道
明早去罷于是走到槽頭看那馬時但見蹄穿鼻塌肚大毛長見
了叔寶揺頭流淚如向主人說不出話的一般叔寶止不住眼中
流淚叫聲馬阿馬要說一個噎塞也說不出了只得長嘆一聲把
馬洗刷一畨斷些草與他吃這一夜叔寶如坐針襢盻到五更時
分起身出門那馬竟是通靈的一殷曉得纔交五鼓若是回家也
備鞍轡稍了行李方纔出門除非是飲水放靑沒有起五更之理
他把前蹄跕定在門檻上兩隻後腿倒坐將下去叔寶因馬休瘦
得緊不忍用力只得調息他慢慢的扯王小二却是很心的人見
馬不走提起那根門閂照這瘦馬後腿上儘力兩下打得那馬負
痛撲地跳將起來小二把門一關口內喃喃的道賣不得再不要
回來叔寶不理他牽了馬到西市裡來那馬市已開但見王孫公
子徃來不絶見着叔寶牽了一匹瘦馬夾有幾個浮浪子弟道列
位讓開些窮漢子牽着一匹瘦馬來了叔寶聽見對着馬道你在
山東時何等威風怎麽今日就如此埀頭落頸却到那個光景復
把自已身上看了一眼道怪你不得我却也是這般摸樣都只為
少了幾兩店賬弄得如此何况于你正是

>人當貧賤語聲低 馬廋毛長不顯肥&br;
得食猫兒强似虎 敗翎鸚鵡怎如鷄

牽着馬在市上没有人睬因空心出門走着路多是打睡眼順着
脚走過了馬市城門早已大開鄕下人挑柴進城來賣那柴上還
有些青葉馬是餓極的了見了青葉一口撲去將賣柴的老兒冲
了一交喊叫起來叔寶如夢中驚覺急去攙扶老兒起來那老兒
省着馬問叔寶道此馬敢是賣的麽那市上來徃俱是王孫貴宦
那裡看得上眼這馬麃雖跌了繮繩實是硬掙老漢今却認得此
騎是個好馬叔寶懊悶之際聽得此言是心中歡喜起來道老丈
你識得馬之勁春却在那裡去賣好老兒道賣金須向識金家要
賣此馬有一去處一見包管成交叔寶大喜道老丈你同我去賣
得時送你一兩茶金那老兒聽得歡喜道這西門十五里外有個
二賢庄庄上主人姓單雙名雄信排行苐二人都稱他為二員外
常買好馬送朋友叔寶聞言如醉方醒似夢初覺暗暗自悔失了
揀點在家時聞得朋友說潞州二賢庄單雄信是個招納好漢的
英雄我怎麽到此許久不去拜他如今衣衫襤褸若去拜他也覺
無顔欲待不徃二賢庄去猶恐錯過了機會却没有識貨的了也
罷我只認賣馬的便了就叫老丈快去那老兒把柴寄在一個豆
腐店內引叔寶出城約有十餘里果見一所大庄院但見

>碧流潆繞古木陰森碧流潆繞徃來魚躍縱横古木陰森上下
鳥聲稠雜小橋虹跨景色淸幽大厦雲連規模齊整若非舊閥
定是名門

這座二賢庄主人姓單名通號雄信生得面如藍靛髮賽硃砂性
同烈火聲若巨雷使一根金釘棗陽槊有萬夫不當之勇耑好結
交豪傑山東幾府算為苐一收羅亡命做的是沒本營生隨你各
處刦來貨物盡要坐分一半凡是綠林中人他只一枝箭傳去無
不聽命所而十分冨厚靑齊一帶處處聞名單二員外按上界青
龍臨凡在隋朝苐十八條好漢時當秋收之後閒坐在聽只見蘇
老兒走進來在二員外面前喝了個大喏雄信回了半禮道許久
不見你了蘇老說老漢今日進城賣柴撞着一個漢子牽匹馬賣
我看那馬雖瘦那是一匹黃彪馬特領他來請員外出去看看雄
信便隨身出來叔寶隔溪望見一人身長一丈面若靈官靑臉紅
鬚戴萬字皂包巾穿藕色道袍粉底烏靴自身不像個樣躱在樹
後抖下衣袖牽過馬來雄信過橋去且看馬不問人把兩袖一展
用力向馬背一捺雄信膂力最大那馬却分毫不動將手一托足
有八尺遍體黃毛如金色細捲並無半點雜色怎見得有詩為証

>奔騰千里蕩塵埃 神騎馴良君子材&br;
遍體金光籠玉轡 龍駒飛下九天來

雄信看完了馬纔與叔寶見禮道這馬可是足下賣的麽叔寶道
這是小可的脚力今在窮途貨與寶庄雄信道這却不管你自騎
的買來的咱這裡只問你價錢罷叔寶道人貧物賤不敢言價只
賜五十兩作回鄕盤費足矣雄信道馬價討五十兩也不多只是
臕跌重了若上細料還養得起來若不加細料這馬就是廢物了
見你說得可憐咱與你三十兩罷雄信還了三十兩也不十分要
買轉身過橋就走叔寶無奈只得跟過橋來口裡說道慿員外賜
多少罷了雄信進庄立在大廳滴水簷前叔寶見主人立在簷前
他只得跕于月臺傍邉雄信着手下人牽到槽頭去上些細料來
回話見叔寶狀貌魁梧因問道足下不像我這裡人叔寶道在下
是濟南府人雄信聽見濟南府三字早動了一個念頭向叔寶道
請進來坐有話動問兄濟南府咱有個慕名朋友兄可認得否叔
寶問是何人雄信道此兄姓秦咱不好稱他的名諱這時只講他
的號罷叫做秦叔寶山東六府俱稱賽專諸小孟甞君却在濟南
府當差叔寶隨口應道就是在下卽住了口雄信失驚道得罪連
連走下來叔寶道就是在下同衙門朋友雄信方立住了道旣如
此失膽了請問老兄尊姓叔寶急轉口道賤姓王雄信道小弟還
有一事相煩請兄畧坐小飯要寫個信與秦兄不知可否叔寶道
有尊托儘可帶得飯是决不敢領雄信進內去封了三兩程儀潞
細二疋并馬價出廳前慇懃作揖道小弟本欲寄一封書託兄奉
與叔寶兄因是不曾會面的朋友恐稱呼不便只好煩兄道個單
通仰慕之意罷了小弟異日要到他府上拜識這是馬價三十兩
外具程儀三兩潞紬二疋乞兄收下叔寶兄同袍分上弗嫌菲薄
叔寶再三不肯收雄信致意送上叔寶只得收了雄信留飯叔寶
恐露自己聲名急辭出門雄信送叔寶轉來只見蘇老兒在階沿
下瞌睡雄信道馬已買成賣馬的去遠了老兒攛醒來道如此我
要去追他拿了匾擔就走一竟趕上叔寶叫道王爺你先走了麽
叔寶見那老兒趕來他是個慷慨的人就將程儀拈了一錠遞與
老兒那老蘇千歡萬喜拱手作謝去了叔寶自望西門而來正是
午牌時分見傍有酒肆叔寶腹中有些饑餓走入店來賣酒的道
客官吃酒呢還是吃飯叔寶道先取些酒殽來吃了然後吃飯如
此裡邉請坐秦瓊入內一看却是三間大廳擺着些精緻桌椅兩
邉廂房也有些座頭叔寶看看自己身上這樣光景難道去坐在
上廳竟投廂房揀一座頭坐下將銀子放在懷內將二疋潞紬放
在一邉酒保擺上酒來叔寶吃不多幾杯只見外邉來了兩個英
雄後面跟着些家人為首一個戴一頂皂縀包巾穿一件圑花戰
襖腰係一條鸞帶脚踹一雙皂靴這一個戴頂白綾紥巾穿件紫
羅戰袍踏一雙弔根靴兩個走將進來叔寶一看却認得一個是
王伯當連忙把頭别轉了你道這王伯當是何等樣人他乃金陵
人氏曾做武狀元文榜眼若論他的武藝一枝銀尖晝戟神出鬼
没更且他箭法高强百法百中眞有百步穿楊之巧時人稱他為
神箭將軍只因他見奸臣當道故此棄官流行天下結納英雄這
一個却是長州人氏姓謝名應登善用銀鎗因徃山西探親偶爾
遇見王伯當同到店中飲酒叔寶回轉頭早被王伯當看見便問
道那位好似秦大哥為何在此走入廂房來秦瓊只得站起身來
叫聲伯當兄正是小弟王永一見叔寶這個光景這忙把自巳身
上那件圑花戰襖脫下披在叔寶身上叫一聲秦大哥你在山東
歴城縣何等英雄到此何幹却弄得這般光景當下叔寶與二人
見過了禮方說道伯當兄一言難盡小弟與樊虎當了歴城縣一
名馬快奉差到此樊虎走澤州小弟走潞州不太料爺迎接唐公
去了一月有餘樊虎又不見來盤費用盡只得將馬來賣方纔在
二賢庄單雄信處賣了三十兩銀子問起賤名不與說明王伯當
聞言阿呀叔寶兄雄信與弟相知旣問起兄長原何不道姓名與
他休說不收兄馬定然還有厚贈如今兄同小弟再去便了噯伯
當兄說那裡話我若再去方纔便道名姓與他了如今賣馬有了
盤費回到下處收拾行李卽轉山東自然後會有期雄信處煩兄
代為致謝慕想之情伯當道兄長旣不肯前去小弟也不敢相强
兄長下處却在何處呢叔寶道小弟下處却在府前王小二店內
伯當點首便叫酒保擺上酒餚三人同飲直至下午叔寶吿醉伯
當二人欲送叔寶再三不肯二人作别徃二賢庄去了叔寶回到
下處小二見没有馬回來知道賣了便道秦爺這遭好了叔寶也
不言語把飯銀一一算還與小二取了文書謝別柳娘打併包褁
與雙鐧背上肩頭因恐雄信追來故此連夜趕奔出城望山東而
來閑話不表單講王伯當謝應登到了二賢庄雄信出迎伯當叫
聲單二哥你今日却做了一件大不妙的事了雄信慌忙問道今
日囉子不曾做什麽不妙的事這話從何而來伯當微微一笑你
今日可曾買一匹馬麽雄信道囉子今日果然買一匹馬乃千里
龍駒二位原何得知伯當道若要不知除非莫為你貪小利將三
十兩銀子買了這匹馬他却怪得你狠哩雄信道他因何怪我二
位却在那裡遇見伯當道我們方纔在城因遇着他故此知道雄
信道二位原何認得他伯當咲道休說我們認得他就是天下的
人雖不相識聞他名聲也就知道了那像你當面也不識他雄信
道他不過是個快手有何名望呢伯當道你說他没有名望比你
稍有些兒我問你你旣買他的馬難道不問他住在那裡姓甚名
誰雄信道囉子怎麽不問他說住在山東濟南府歴城縣姓王我
便問起秦叔寶說是他的同袍囉子也曾托他問候叔寶王永聞
言拍手哈哈大笑道單二哥你正是踏破鐵鞋無覔處得來全不
費工夫你却當面錯過他正是山東的小孟甞賽專諸秦叔寶雄
信吃驚道阿呀他原何不肯通名如今却在那裡伯當道他的下
處就在府前他自回下處去了雄信道事不宜遲我們快趕去便
了伯當道天色已晚也趕進城不及了明日絶早去罷雄信十分
性急與二人吃了一夜的酒那裡還睡等得天色微明三人卽忙
上馬趕入城竟奔府前來到王小二門前下馬小二慌忙來接雄
信問道有一位山東秦爺可在內麽小二叫聲阿呀三位爺來遲
了這秦爺昨睌起身去了雄信跌脚道此時料他行不多路我們
一路趕去便了三人正待上馬只見家將飛忙跑來叫聲二員外
不好了雄信吃了一驚道住着有何事故這様慌張阿呀二員外
大員外在楂樹岡被唐公射死如今棺木到庄了雄信聞言放聲
大哭只得叫道伯當兄小弟不能去趕叔寶兄若得便去山東多
多致意代為請罪雄信話也說不完心慌意急飛馬去了王伯當
謝應登各自去了的話不表單表叔寶恐雄信趕來不徃大路上
走却奔山谷而行走了一夜叔寶自覺頭內有些疼痛只得硬着
身子而走捱了十多里不料兩隻脚玩不是他的了要徃前走却
徃後退了見那邉一所廟宇却是東岳廟叔寶奔入廟來却要去
拜單上坐坐不料一個頭暈仰後一交豁朗一聲振天响倒在地
下背上却背着雙鐧一倒在地竟把七八塊磨磚都打碎了驚得
道人慌忙來扶一似有千斤重那裡扶得動只得報與觀主這觀
主姓魏名徵曾做過吉安知府因見奸臣當道與知縣徐茂公也
是范陽人氏掛冠閑行從師徐洪客在此東岳廟住那徐茂公深
知隂陽過去未來算定天蓬星失運受難來此半月之前吩咐魏
徵道某日有個人得病在廟可好好伏侍他遲幾日自有青龍星
來救他的吩咐了魏徵自却雲遊别處去了當下魏徵聞報連忙
出來見秦瓊倒在地上面色發紅雙眼閃閃口不能言忙自坐倒
與叔寶把了脉便道你這漢子只因失饑傷飽風寒入骨故有此
症大事不妨敎道人取金銀湯化了一服藥與叔寶吃了漸漸重
樓一响叫一聲阿唷魏徵道漢子你是何方人氏却到此間叔寶
將從前之事說了一遍魏徵點頭叫聲長兄旣如此且在敝觀將
息好了回鄕不遲吩咐道人取幾束草在西廊下打鋪把蓆鋪好
扶叔寶去睡了却與他取出被來蓋字魏徵却日日按方定藥與
叔寶吃一連過了幾天這一日却有許多人到了道人擺正了經
堂只等員外到來卽便開經你道這個法事是何人的原來就是
單雄信因哥子死了在此看經少走雄信到了魏徵出迎叔寶却
在廊下草鋪上見是雄信進來忙把頭向裡睡了雄信來至大殿
叅拜了聖像只見家丁們把道人打嚷雄信喝問何故家丁道可
惡這道人放肆昨日吩咐他打掃殿上他却把一個病人睡在廊
下故此打他雄信聽了不覺大怒便叫魏徵你這邋遢道人囉子
吩咐你打掃殿上必須潔淨你原何容留病人睡在廊下你這囚
入所着做囉子什麽人魏徵滿面推下笑來叫聲員外有所不知
這個人却是山東人七日前得病在此上天有好生之德難道貧
道趕他去不成故此睡在廊下望員外詳察正是

>一葉浮萍歸大海 人生何處不相逢

未知雄信再有何言且看下回分解(終)